回憶我和老婆的暴露遊戲,刺激絕對真實!

成人文學
2013/ 10/ 06
我不會浪費時間寫一些虛構幻想的東西,只想將我和老婆這五六年來玩暴露遊戲的親身體驗分享給大家,把我們感受到的刺激和激情也讓廣大狼友感同身受一下,大家一起刺激刺激。

當然了,其中的一些心理活動、人物對話、細節動作做了一些文學加工,但這些經歷的真實性都在八成以上。

真空打麻將我和老婆在一起十年,這麼多年過來性生活什麼招數都玩過了,近這幾年真像大家說的例行公事甚至有時公事都不想做了,我多年都有上色網喜歡看一些暴露類淫妻類的文章感覺很刺激,就介紹老婆看了。

她一看下去就喜歡上了,一篇接一篇的看,然後我一摸她下面天啊,濕的一塌糊塗,椅子中間一圈水,我問她怎麼會出怎麼多水,平時做愛都沒這麼多。

她就摟住我紅著臉說:「這上面寫得好刺激啊,真的會那麼刺激嗎?真這樣做不會有點變態嗎?」接著我們就酣暢淋漓的做了一次,然後躺在床上回味這種久違的激情。

我試探問她要不我們試一下看好不好玩,老婆小聲的說:「真的要這樣啊,你老婆露給別人看你不會吃醋嗎,還是像網上寫的那樣你也會興奮啊?」我說:「你自己不是也感到挺刺激的嗎,我也一樣再說你以前不是也走光暴露過好幾次嗎,哪一次你看見我生氣過?」老婆說:「嗯,但那些都不是我故意的啊。」然後我們慢慢說起以前她走光的經歷。

那段時間老婆很喜歡打麻將,經常叫同事、朋友甚至公司裡的貨櫃車司機到家裡打,因為發現在外面打輸得多在家裡就贏得多,而且我們發現一個秘密,一次老婆剛洗完澡他們人就到了,她只好匆忙套上睡裙裡面真空就去打,結果那晚贏了四千多,把她高興壞了。

所以後來只要是在家裡打,老婆就都掛空擋,不知為什麼還真的是贏多輸少,於是我們就盡量叫一些跟我們關係比較好的貨櫃司機來家打,因為他們錢多打得大,又愛賭,隨叫隨到。

有一晚老婆又贏了好幾千,散場後一個和我們關係最好的那晚也贏了錢的司機就留下來幫我們打掃衛生,順便說一下第二天出車的安排,我在掃地下的煙頭,他在收麻將和麻將桌,老婆在他前面可能有一米半這樣,正在隔著茶几一手撐在上面彎腰伸手去拿沙發上的抹布,她穿的那睡裙不長不短,到大腿一半左右,結果往前一彎下腰腿又挺得直,睡裙就拉上蠻多後面都敞開來,大半個圓圓的屁股就露出來了。

雖然屁股沒有用力向上翹,但裡面褐紅色的屁眼,大陰唇上的兩排和前面雜亂散開的一撮黝黑的陰毛,以及中間閉合著的淺灰色小陰唇還是被我們清楚的看到。

那司機朋友看到這場景後愣了一下,然後回過頭來看我,我能說什麼呢,只好無奈的嘴角上翹笑了笑,他又轉過頭瞪大眼睛看著,老婆這時在擦著茶几,正好回過頭來要跟我們說著什麼,就看到我在那咪咪笑和司機朋友驚訝的表情,知道自己光屁股已走光,馬上用手壓下後面裙擺並站直起來叫到:「啊呀,你看什麼啊!」司機朋友說:「呵呵,怪不得你這段時間幾乎次次都你贏最多,原來你一直是掛空擋跟我們打啊。」老婆聽到一下就笑出來了,臉紅了一下說:「怎麼,不行啊,不然怎麼贏你們這些老賭棍錢啊。」司機朋友:「老潘和小徐跟我說我還不信,今天真是看到厲害的了。」老婆驚到:「他們怎麼知道的?看到了?」司機:「沒有,他們說一直都有觀察你的屁股,說奇怪一次都沒看到有內褲的印子過,就懷疑你根本就沒穿。」老婆笑說:「這是我的絕招,活該這兩色狼輸錢,不好好打牌整天就想看人家屁股,還有啊,你不要在外面跟他們亂說啊,翻臉的啊。」司機朋友立刻說:「我才不會跟他們說,媽的,老子明天也掛空擋跟你們打,看是你的威力大還是我的威力大,贏死他們。」搞得我們都笑翻了。

晚上老婆問我,說他當時都能看到她什麼東西,我就讓她擺了同樣的姿勢,在後面拍了張照片給她看,老婆看到自己的屁眼陰唇陰毛都看得很清楚,很不好意思的動情了(那司機朋友挺帥的,才二十八九歲),自然我們很激情的做了一次。

後來時間長了以後,那幾個常和我們打牌的司機都知道了老婆這個掛空擋的絕招,常常以此取笑她,不時還故意掉個麻將掉個火機的偷看她,老婆也沒有太在意這些,反正只要她能贏錢就高興,他們也沒有敢把這事傳開出去,因為他們有沒有活幹賺不賺得到錢都由老婆說了算,後來我們買了單身公寓後就不讓來家打了,房太小怕搞亂。

回憶到這裡我就問老婆是不是那時候起就覺得自己的隱私部位被別人窺視是一種很刺激的事,她說:「是有一點那種感覺,特別是想到那幾個五大三粗的司機知道我裙子裡面沒穿內褲在跟他們打牌而笑我,偷看我,下面就有點癢癢的,好像覺得他們有可能哪天就會幾個一起拉我進房間強姦我,你不知道,女人天生就有這種被強姦的幻想」又笑瞇瞇的說:「你還記不記得你告訴過我說男人都喜歡看女人的腋下和腳,就好像看到女人的隱私部位一樣興奮,打麻將那段時間你不是經常看見我打到一半會把兩手高高抬起來假裝是在綁頭髮,露出有時候刮得乾乾淨淨的有時候長著很濃很長腋毛的腋下的嗎,你還問我幹嘛不刮,其實我是故意給他們看到的,是不是你們看到這個就會想到我的陰毛啊,嘿嘿。」我捏著她的小臉說:「肯定會了,想不到那時你就已經這麼騷了。」老婆又說:「不是的,反正是你教我的,我這樣是想分散他們的注意力,你沒看到那幾把我會連續很容易糊牌嗎,他們不斷的瞄我,很容易打錯牌的,有時我還會側身坐,光著腳翹個二郎腿把白白的小腳丫放在他們椅子邊,他們就會一直偷偷看,笑死我了,這樣一來可以容易點贏他們錢,再有就是看到他們那個色迷迷偷看然後還輸錢的樣子覺得好好玩哦,心裡是有一點小刺激,呵呵。」接著老婆抱著我,頭放在我肩膀上一臉壞笑小聲的說:「老公啊,有件事我看你沒看見一直沒告訴你,其實那時候還有一個司機比小裴(那玩得好的司機朋友)還要清楚的看過我那裡。」「什麼,還有人看到過,我怎麼不知道,是誰?」我驚奇的問到,老婆叫我不要急然後告訴了我事情經過,原來那時候打麻將我們有時會多叫一個司機來做替補,因為有的司機晚上是有出車任務的,但又賭癮難忍能打幾個小時也好,所以就讓一人先等著或晚點來,我們一般都叫一個姓李的老司機,人很老實本分,他癮沒那幾個那麼大,先打後打都無所謂,而且他老婆孩子都在老家,晚上一人也無聊因此也樂得在我們那跟大家在一起說說笑笑。

那天是小徐輸了蠻多錢,到他出車的時間了還要賴著不走要多打一圈,老李也不和他爭就到我們房間裡看電視,老婆那晚工作挺忙,一邊打麻將一邊電話不停,剛摸好一把牌,終於電話打沒電了,就急忙跑回房間拿充電器,我們的充電器都在床頭的插座上,床緊靠著牆。

老婆跑到房間,看到老李坐在床尾地上的墊子上靠著床尾看著電視,就說來拿充電器,急忙挨著老李,雙腿跪在床尾上趴著上身去拔充電器,開始用一個手,結果拔錯我的她自己的拔不下來,又用兩手,兩個充電器的線又纏在一起,反正老婆說折騰了有好幾分鐘。

可能是平時我喜歡讓老婆擺成狗仔式翹著她的大白屁股操她,所以老婆說只要她跪趴著就會不自主的把屁股高高翹起來,很自然的姿勢,結果等她拿好充電器準備直起腰時,一扭頭就發現自己光光白白沒穿內褲的屁股正高高的翹著,睡裙竟然已滑到了屁股上面,而老李呢,正抿著嘴憋紅著臉,眼睛正正對著只有一個巴掌那麼近的老婆打開著的屁股。

老婆說那瞬間她突然都能感受到老李鼻子呼出的粗氣在吹拂著她的陰毛,她知道自己的小陰唇肯定都已經是打開著的,她腦子馬上一片空白,只好站下床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老李開口了:「小琪你怎麼不穿內褲撒,外面那麼多人呢,要被他們看到,你一個女娃娃影響多不好撒。」(四川口音普通話)老婆有點感動,通紅著臉小聲說:「不是的老李,今天我剛洗好澡小徐他們就到了,一個勁的催我快點開台,說要出車前多贏點,我房間都沒來得及進來就被拉著坐下來打了,你千萬別跟他們說啊,不然我羞死了,我贏了他們錢請你吃飯,明天派個好單給你。」老李說:「放心,我不會說的,你怕羞我說出來我還羞呢,哎,明明曉得我婆娘不在身邊,你還要搞這些東西來刺激我老人家,罪過囉。」老婆笑說:「好了,說好了哦,不准跟他們說哦。」第二天在公司樓下餐廳老婆請他吃飯,中間老李一個勁的誇老婆,說什麼「還是你們年輕女娃那裡嫩啊,那個地方真是好看得很,好像一朵花苞苞一樣(原話)。」搞得老婆不知道說什麼,只好安慰他說:「不會啊,你老婆年輕時候不也是這麼嫩的啊。」不提他老婆還好,老李聽到立刻憤憤的說:「嫩個錘子,之前不曉得是哪個樣,洞房那天我扒開一看,黑得像坨醬菜。」老婆當即噴飯。

我一邊聽老婆娓娓道來下面竟然慢慢起來了,怪不得老李有好長一段時間都拿好單做,原來有這麼一檔子淫事,於是隨手就端著她的屁股把她翻到我身上來,對著肉棒放她坐下來,沒想到竟然滑溜溜的撲哧一聲一下就捅到洞底,原來她早已淫水橫流,我就罵她:「你還真是個騷貨啊,自己這樣說著說著下面就濕的一塌糊塗,你說你在想什麼怎麼淫蕩。」老婆知道我喜歡聽她說淫蕩的話,就一邊使勁前後搖著屁股一邊說:「老婆是不是很淫蕩啊,我剛在想如果那幾個司機威脅我要把我不穿內褲跟他們打麻將的事傳到外面去,讓每個認識我的人知道我是個騷貨,然後逼著我把下面打開給他們看,老公你知道嗎,我想我會答應他們的,會按他們要求自己脫光光把屁股分開高高的翹起來給他們一個個仔細的看,會流出很多的水,多到滴下來,他們看得受不了肯定都會拿出又粗又硬的大肉棒直接捅進我的B眼裡。」老婆越搖越快,臉上表情痛苦的繼續說:「我開始肯定假裝反抗一下,但他們個個都那麼有力,一會我就不動了,就翹著屁股在那給他們又快又用力的使勁插,小裴高高瘦瘦的肉棒肯定又大又長,小徐黑黑壯壯的肉棒又粗又硬,公司去海邊玩的時候我就看到他們游泳褲下面包著滿滿的好大一坨,那時就想,他們軟的時候就那麼大一條,硬起來肯定會把我插得暈過去的。」我下面被她說得爆硬,老婆一聲聲的叫著,兩個乳房像兩隻小白兔一樣被她前後甩得上串下跳,我一邊頂她一邊問:「這些都是你真實的想法嗎,你怎麼這麼淫蕩,還有呢,還想些什麼,都說給老公聽。」「是啊,都是真的,真的這樣想過,你知道嗎,如果他們真的敢強姦我,我想他們一定會成功如願的,可惜他們都不敢,我平時怕你會生氣不敢跟你說,今天老公你肉棒好大好硬,頂得我裡面好舒服就說給你聽,但他們肯定會插得我更爽更舒服,因為他們是第一次操我,一定更加刺激。」「我還想到他們幾個可能會一起來威脅我,我也會答應他們,配合他們的要求,這樣搞不好會被他們一起操,面對這幾個人我肯定是無力反抗的,會被他們向玩具一樣擺著各種淫蕩的姿勢輪流或同時操,就會像A片裡那些女主角一樣嘴裡輪流吃著老潘和老李的兩根,小屄和屁眼各插著小裴和小徐的一根,他們司機出車天天都會去操那些髮廊妹,一定都會玩很多姿勢和花樣,肯定會幾個人變著花樣的死命的操我,像老婆這麼漂亮的髮廊妹他們肯定從來沒玩過,他們可能會操我整整一晚上,到那時我肯定屎尿都給他們操出來了。」接著老婆燜燜的沒出太大聲,自己快速的搖著屁股,大概一分鐘後尖叫了一聲:「啊!不行了,老公別動,高潮了!」然後爛泥一樣軟趴在我身上喘著氣。

這麼快就到了,我還沒出來呢,我雙手用力掰開老婆兩瓣屁股,大腿曲起來把他架到半空中,然後腰腹以自己最大的力量快速而用力的抽插她濕淋淋滴著水的小屄。

一邊說:「你真的那麼想被他們操嗎,那好,老公為你著想,過兩天打電話再把他們幾個叫來打麻將,前兩天我吃飯還碰到小裴,他還問你最近還打不打麻將,是不是還是不穿內褲跟別人打(大家都早已不在一家公司了,我是真的那天碰到他了)。」「到時我就說我晚上有事你自己賠他們打,他們來到家裡肯定會問你有沒穿內褲,你就說穿了,他們自然不信,小徐和老潘這種色狼肯定會開玩笑說要檢查,到時你就順水推舟同意他們,台詞我都幫你想好了就說:大家都這麼熟了也不怕你們看了,檢查就檢查唄,你們想要怎麼查啊。」「他們幾個都不是吃素的,見你這麼說肯定會讓你翹起屁股給他們看,到時候說不定就會像你想像的那樣他們幾個合力把你操個底朝天,你說好不好,騷老婆。」小小的單身公寓裡清晰的響著快速有節奏的「啪啪」肉體拍打聲,並且每一聲裡都夾著「咕嚕」的水聲,老婆自從高潮後就披頭散髮的趴在我身上忍受著我強力的抽插,一直嗯嗯的沒出過什麼聲音,臉埋在我脖子傍邊的枕頭裡,這時答了一句:「好。」我興奮到:「你答應的啊,到時別反悔啊。」老婆:「嗯。」兩手緊緊的抓著床單。

我聽到她竟然答應了,心裡想著到時可能會出現的淫亂場景,更加變本加厲的瘋狂抽插她,沒有任何節奏,老婆死死的用力抓扯著床單,從胸腔傳出嗚嗚的低沉聲,很快我感到陰莖變大變硬,來不及反應什麼就一跳一跳的射了出來,但陰莖根本沒有軟下來,依舊爆硬著插了幾分鐘,感覺老婆小屄那濕滑無比,水聲越來越大,變成「啪嘰啪嘰」響,這時聽到老婆顫抖著聲音無力的說:「老公,我尿出來了。」完事後我和老婆好好的談了一次,我問她做愛時說的那些淫話有多少是真的,她說基本上都是真的,是有這樣想過,但同時心裡也很糾結,怕真到了那種情況她會過不了自己心裡這關,即使他們用強的逼她就範,她只怕心裡也會想著我,能不能有她想像的那種快感還真說不好。

她又強調說這些都不過是情慾高漲時的幻想,只是想想而已,是不會讓它在現實中發生的,我也明確表態了,如果在我不同意或不知情的情況下她和別人發生關係讓我發現了,我立刻和她離婚分手,不會有第二個選擇。

她說她知道,不敢隨便亂來的,她確定心裡是真的愛我的也捨不得離開我,我也說我當然確定是很愛她的,永遠不會離開她,兩人自然又恩愛了一番,不過她說最後我說的那些好刺激像真的會被他們操一樣,我說當然是真的,但是讓我們都很鬱悶的一件事是,就算我們想讓它發生,憑我們和他們共事三四年對他們幾個的瞭解,除非我老婆主動勾引,否則他們絕對不會用暴力威逼強姦我老婆,這種事發生的概率微乎其微,最後,在準備睡覺時,老婆弱弱的小聲問到:「老公啊,你真的要叫他們來打麻將嗎?」廣大狼友們猜猜我會怎麼做,哈哈猜對了,還是你們瞭解我,我當然不會放過可以淫蕩老婆一下的機會,過了兩天就打電話約了他們,不過嘛,我還是要在家的,我可不想讓他們有機會那麼淫亂的操我老婆,老婆也還不想變成這麼蕩的蕩婦,只是想玩他們一下,好給我們增加點情趣。

晚上大家先到家來吃飯喝酒,都兩年多沒見面了,見了面就幾個不停的誇我老婆,說什麼越活越漂亮了,身材越來越好了,屁股怎麼還是那麼翹啊,皮膚怎麼嫩得像水豆腐啊,越來越有女人味啦,搞得老婆紅顏大悅,笑個不停。

不知他們是有意還無意個個都輪流灌老子幾杯白酒,酒菜過三巡後都聊開了,他們現在的公司我們也都有接觸,所以話題也不少,聊完工作就聊生活了,話題自然就說到了老婆不穿內褲贏他們錢的絕招,小裴和老李也都把看過老婆露光屁股的事當笑話拿來取笑她,都過了好幾年了,老婆自然也不怕他們說了,開始還有一點不好意思,後來就越說越鬧了,還笑他們說那時肯定沒少拿她來打飛機。

老潘和小徐當然就受不了,一個勁的後悔說怎麼就他兩沒得看,不公平什麼的,老婆笑他們沒運氣,說沒辦法啊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老潘小徐當然不肯了,果然如我所料老潘說到:「不行,你肯定今天又想用這一招來贏我們錢,一定要檢查清楚,檢查過了就算你是真的光屁股,我們也認了,不然我們不跟你打了。」老婆也幾兩白酒下肚了,本來今天就打算跟他們玩一下刺激的,看到他這麼說就趁著酒勁扶著桌子站起來,裝著走不穩似的走到他們面前說:「好,檢查就檢查,反正大家這麼熟,我還怕你們啊,那,看好了,不要眨眼哦,以後沒得再看了的啊。」說著雙手把棉布睡裙一下拉到腰上,下半身頓時赤裸,一大片黝黑濃密的陰毛,雪白肉嫩的大腿展露在大家眼前,接著優美風騷的轉過身,將又圓又翹的屁股對著他們,同時將雙膝彎曲屁股上翹身體擺了個前凸後翹的S型,我看到老婆白嫩的屁股瓣立刻向兩邊分開,裡面紅的屁眼、黑的陰毛、暗紅的小陰唇、褐色的大陰唇,全部都露了出來,微微張開的陰唇上閃著水光。

幾個人不可置信的瞪大著眼,張大著嘴同時「哇」的一聲,都有點被嚇到了,這姿勢雖然沒有跪著高高翹起屁股那樣看得絲毫畢現,但女人隱私部位所有能看見的東西一律清晰可見毫無遮掩,暴露不到一分鐘老婆就放下睡裙,通紅著臉說:「怎麼樣,檢查清楚了吧,我是沒穿,今天就是要贏得你們只剩條內褲回去,快,可以開台打了吧。」他們幾個久經沙場的老江湖這種時候怎麼肯放過她,都斷定老婆今天肯定是喝醉了,機會難得,要把便宜賺夠了,老潘定了一下神馬上叫嚷到:「不行不行,這太不公平了,你都給老李和小裴看那麼長時間看那麼清楚,給我們看就閃那麼一眼,小琪啊,你這樣做人太不厚道,太不夠朋友了啊,小徐你說是不是。」黑黑壯壯的小徐這時才晃過神來,說:「就是嘛,我們連裡面長什麼樣都沒看清楚,我和老潘輸給你的錢比他們的一倍還多,憑什麼給他們看那麼仔細,我們就只看一眼,不行不行啊。」小裴搭腔:「哎呀小琪,這兩個老色狼老早就一直心裡不平衡了,你就給他們多看一眼吧,不然他們一直鬧下去,今天牌也不用打了。」老婆跟我撒嬌:「老公,怎麼辦,你看他們佔了人家便宜還耍賴。」我只好也裝著醉醺醺的開玩笑說:「老婆,這兩個鳥人從來都是不肯吃虧的操蛋來的,反正你剛什麼都露出來過了,就再給他們看一下又怎麼樣,免得等會他們輸了錢找借口不認賬。」說完就學著網上很多色文寫的那樣頭趴在桌上裝醉。

老婆裝著口齒不清的對他們說:「好,給你們看可以,不過你們兩個今天只准輸錢不准贏錢,還有啊,只能眼看手不動。」他們立刻說:「好,今天身上有多少輸多少給你!小秦在我們也不敢碰你啦,你自己打開就好了。」老婆見他們這麼說,就大聲說:「不准反悔哦,起來!讓開!你們這麼喜歡看,今天就讓你們看個夠!」說著就擠到他兩中間,讓他們起來,把兩張椅子往後拉,然後兩條腿分別跪在兩分開的椅子上,睡裙拉到腰間,腰用力壓下,頭靠著椅背將屁股高高的翹在空中,雙手背在後面用力的把屁股向兩邊掰開,把裡面所有的細節部位毫無保留的全部打開暴露在他們面前,讓站在後面的老潘和小徐,當然還有立刻圍上來的小裴老李把她所有能張開的洞仔仔細細的好好看了個清楚。

老婆後來跟我說,之前的一分鐘她都沒有想過她會真的在他們面前擺出這種淫蕩無比的姿勢的,那真是一瞬間的衝動,特別是喝了酒後身體好像不受自己控制,在她雙腿跪上椅子上時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跪上來,跪上來要做什麼,只是她的腦子裡當時一熱,一個令她心快跳出來的想法蹦出來一閃而過。

這不就是她心裡性幻想時的那個場景嗎,怎麼會現在在現實中出現了呢,而且怎麼這麼容易她就做到了這一步呢,他們沒有威脅她也沒有逼著要強姦她,不對,要是做出那個淫蕩的姿勢他們可能會的,不過有老公在旁邊,他只是裝著喝醉,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天啊,真的要打開屁股翹起來嗎,好羞人啊,但又好想看他們的反應哦,他們會對她做些什麼,啊……,好刺激哦!心都要跳出來了!

在老婆腦子裡想著這些不斷衝擊她心臟的想法時,她都沒想到她的大腦在巨大的刺激感推動下竟然指揮著她的身體不自主的擺出了那個刺激卻又令她羞恥無比的姿勢,按她的話說就是她並不想這樣做的,但又明明看到了自己的屁股已經翹在了天上,她想既然都成這個樣子了,乾脆一咬牙真的是一瞬間衝動的決定,好像有人推著她做這個動作一樣。

她終於向後伸出雙手,自己掰開了屁股,把一切隱私部位全部展現在這些和她共事、聽她調遣、認識了四五年的熟人眼前,她知道他們無數次的意淫過她的身體,今天卻可以真真切切的玩弄她一次,雖然她可以裝著自己是喝醉酒,但畢竟還是有意識的並沒有昏醉不醒,他們要怎樣玩她,想到這些,老婆說當時那種羞恥的刺激快感讓她渾身發抖。

幾個人把臉都快貼到老婆屁股上,七嘴八舌的議論評價起來,「哇,小琪,還是這麼嫩啊,跟兩年前一樣顏色都沒變啊。」「小琪,看不出來你身體挺敏感的哇,水都流出來了。」「小徐,你看我說的沒錯吧,以前看到小琪長那麼濃的腋毛,我就說她下面陰毛肯定很多,你看毛都長都屁眼了。」「小琪,你屁眼上有個肉塊是什麼東西來的,是不是痔瘡啊,不會是經常打麻將坐出來的吧。」老婆被他們說得把羞紅的臉埋在椅子靠背上,說:「看就看,哪來這麼多話呀,都看清楚了,可以打麻將了吧。」這時老李說話了:「小琪,我們過兩個月可能會被派到新疆那邊開油罐車,這邊應該都不會回來了,我一直蠻喜歡你這個小女娃的,你對我們幾個都不錯,你也知道我老李,從來都不在外邊亂搞的撒,像你這麼水嫩的女娃娃,我怕是再也碰不到囉,你就讓我摸一下,就算以後進了棺材也好留個美好的念想撒。」老婆本來就被刺激得不行,聽到他這麼說,只好小聲迷糊著喃喃的說:「嗯……那就只能給老李一個摸一下,其他人都不准碰哦,老李你摸一下屁股就好了啊,我現在好像酒都上頭了,頭好痛啊。」說完就把手縮回來抱著頭,裝得很醉的樣子,屁股還是高高的翹著。

老李用雙手掰開老婆屁股一下分開一下合上的玩了一會,對老潘和小徐說:

「你們倆一人一邊幫我打開小琪屁股固定住。」老潘小徐就一人站一邊兩隻大手把老婆屁股大大分開,我看到老婆紅色的屁眼一下就給他們扯開了一個小黑洞,陰道口也開了,小陰唇V字形的分開著,淺白色的陰蒂頭都露了出來。

老李蹲在老婆屁股後面,先是用食指像汽車雨刮器一樣慢慢的左右刷著老婆的小陰唇,把上面的淫水都塗在兩邊大陰唇的毛上,而且刷的速度越來越快,手指像是一根彈簧一樣左右快速的刮著老婆的小陰唇,我看到那兩片小肉片被彈得發紅在手指下跳來跳去的,刷了一會後老李用兩手的拇指食指捏起兩片小陰唇竟然像冬天我們搓揉耳垂那樣來回搓揉著陰唇,搓一會然後又拿食指刷,還把陰蒂包皮擼下來,快速的輕刮脹大的陰蒂,就這樣交替著弄。

這老東西真不知道他從哪裡學來的這些招數,老婆嫩嫩的小屄幾何時被人這樣玩過,哪裡受得了這粗糙的手指在那又搓又刮的,整個陰戶被他搞得水淋淋的,強忍著也不敢發出聲音,身體隨著手指的快速撥弄顫抖著。

老李看我老婆也不出聲,像是不省人事似的,就把兩個手指插進了陰道,停了一會,慢慢的轉動起手指來,老婆終於忍不住低低的「啊……」了一聲,(老婆說老李那兩根粗得像陰莖一樣的手指一下插進並填滿她被撩得奇癢無比的陰道時,真是給了她極大的滿足,舒服極了,就像被蚊子叮了個大包很癢自己又不能抓,最後終於有人使勁給她抓癢一樣,根本不能去制止)。

老李加大了手指轉動的幅度和速度,整個手臂和胳膊都帶動起來上下翻動著,手指快速轉動掏挖著老婆紅紅嫩嫩滿是水的陰道,發出很大聲的「嘰裡咕嚕、嘰裡咕嚕」的水聲,真的跟A片裡的一樣。

老李手指向上就用力往裡挖,手指向下就快速往外掏,老婆陰唇周圍已被他搞得都是淡白色的泡沫,不一會,可能是實在忍受不住了,老婆用快哭出來的聲音發抖著說:「老李你別這樣子弄裡面啊,挖得太深了呀!」。老李聽到後就沒有往裡挖而是手指向下像電動的一樣往外掏,但是一旁的小徐可能是被這淫靡的氣氛刺激得受不了,竟然伸出空著的左手的中指插進了老婆冒著白沫的陰道,配合著老李進出的動作扣挖著,老李出他就進,老李進他就出,看來他們平時買的上百張A片也不是白看的。

老婆這時是真的不行了,被他們這樣配合著一進一出的插了十幾下,腰一下就沒力了,屁股也挺不起來了癱在兩椅子中間,不過這也不影響這兩人的抽插動作,兩椅子中間是有蠻大空隙的。

老潘也頂不住了,往我這邊看了看(我趴在桌上用頭髮遮擋著露出的半隻眼睛,以前在課堂上偷看女生練出來的),就說:「小琪啊,你屁眼上掉出來的肉粒我幫你看看能不能塞回去啊,這樣露在外面太不雅觀了,你自己都沒試過吧,塞進去有可能以後都不會再出來了哦。」好他媽爛的理由啊,這鳥人怎麼想出來的。

「啊?塞……?不要啊……」可憐的老婆可能都沒弄懂他的意思,就被老潘用塗滿了她屁眼周圍淫水的中指慢慢捅進了屁眼裡,「不要插那裡,那裡不行的,快拿出來啊。」老婆也學著很多色文裡的女主角那樣喊著,不過我們倆都知道一邊用手插她屁眼一邊操她會讓她高潮來得更快更強烈,她倒是經常要我這樣,但是我很少這樣做,因為手指會粘到她的便便。

不過看來老潘是不怕這個的,他在老婆屁眼裡旋轉著手指,整根中指插到底,旋轉著出來又旋轉著進去,這時他為了能更順利的插弄竟然用插在老婆屁眼裡的中指把她整個屁股給提了起來,恢復到了向上翹起的姿勢,真是厲害啊,老婆也被他這個沒人性的動作搞得連連「啊!啊!」的叫了幾聲。

(我開始以為她是痛,後來證實她是驚訝中帶著興奮的叫聲,說感覺自己在他們手裡像個小動物一樣任由他們隨意擺弄,自己又羞愧又刺激,很奇妙的感覺)老潘和小徐又再次把老婆屁股向兩邊掰開,不同的是現在裡面塞滿了手指,老李右手還在快速的從老婆陰道裡往外掏著東西,老婆的白漿已被他掏了好多滴了出來,小徐已經不再跟老李玩配合進出了,他中指深深的插在陰道裡面,左右橫向的不停掃著,老潘還是在轉著整根手指有節奏般的進出老婆紅嫩的屁眼。

小裴當然也不會閒著,他把老婆的睡裙從腰上推到脖子,露出她兩個垂吊著被幾根手指抽插得東晃西晃的小白兔奶子,用手捏揉拉扯著兩個不大不小的褐紅色乳頭,老婆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說:「你幹什麼呀……」小裴嬉皮笑臉的說:

「小琪,玩一下、就玩一下呵呵,媽的後面的洞都被這幾個鳥毛插滿了手指,搞得老子連個放手的位置都沒得!」這話說得老婆立刻羞紅了臉轉頭到另一邊不去看他,這時老李又用左手在加速的揉刮著她已經發紅脹大的陰蒂,老婆急速的大口喘著氣,整個身體都看到在一陣一陣的顫抖,終於哭出聲來:「老李你們快停手啊,不能再這樣了,小秦要醒了,你們快點把手拿出來,我要起來去尿尿啊……!」我聽到老婆還噗噗的放了兩個屁。

他們幾個都沒停下手,反而動得更快,老李說到:「你要尿就尿出來吧,尿出來就好了我們也不弄了,快!」老婆聲音嗚嗚的哭著:「不行了,真的不行了……不要再這樣刮啊,真的要尿出來了呀……」一陣沉默後,伴隨著老婆嚶嚶的哭聲和長長的、一顫一顫的「啊」一聲,我視線被他們的手擋著,只聽到幾十秒的「啪嗒、啪嗒」的斷斷續續、時急時緩的水落地拍擊地板的聲音。

他們動作都停止了,手也都抽離了老婆身體,在那你看我我看你還不時看看我這邊想笑又笑不出來的表情,老潘手指上掛著黃黃的液體,老婆屁眼裡也流出一滴黃白色的濁液,她伏趴在椅子上緩了一會,才下來急忙跑進了洗手間。

老婆後來跟我說,老潘和小徐這兩個流氓都不是人來的,小徐的手指一直就往她陰道深處挖,一直頂著她的子宮頸不停的刮,後來兩個人竟然隔著她薄薄的一層直腸壁在直腸和陰道深處互相搓著對方的手指,速度還越來越快,老潘還用手指按住老李快速進出陰道的兩根手指,老李又不讓他按住手指往上頂。

搞得她好像下身被他們都打通了似的,本來因為緊張刺激小腹裡緊繃著的一股勁突然一下消失了,下身無著無落輕飄飄像拋在半空中,屁眼裡和陰道裡像有一道閘門被抽掉了一樣,她感覺好幾個地方都不受控制的湧出好多東西來,所以一下就尿出來了,我說那不一定都是尿,可能是她潮吹了,還帶著尿。

老婆從洗手間清洗出來後,跺著腳很生氣的對他們說:「你們這幾個流氓色狼大混蛋,趁我和小秦都喝醉了就對我幹壞事,我記得我只是給老李一個人摸一下的,你們都來欺負我,哼!快點開台,我要報仇,你們今天不把身上的錢全輸給我就別想走出這大門!」幾個鳥人看來都挺滿足的說到:「哎呀,喝了點酒大家都沒忍住,好,開台開台,我們認輸贖罪。」老婆還真硬把他們都拉上麻將台,他們當然也只能輸不敢贏了,不到兩個小時就搞定了,贏了他們一萬多。人都走後我自然就醒了,老婆馬上過來抱著我,我問她今天爽不爽,她臉埋在我胸前點了點頭,說:「今天玩得好像有點過,要不是喝了那麼多酒,還有你這個壞老公教唆,我真不敢做出這些事來。」我溫柔的說:「只要我們都高興覺得幸福就行,人活幾十年死後還不都是一把土,不用想這麼多,就把他們當成我們叫的牛郎好了,而且還是他們給錢。」說完我就要檢查一下我的寶貝被這些粗人蹂躪成什麼樣了,老婆就臉紅彤彤羞羞的看著我說:「不要看了。」那怎麼行,把她按在沙發上拉起睡裙讓她翹起屁股給我看,等屁股打開我一看,媽的都快不認識了,屁眼由暗紅色變成了鮮紅的,漲得紅亮紅亮的反著光,兩片小陰唇明顯被玩腫了,像兩塊叉燒一樣翻開著,陰道口的嫩肉都兩小時了還留著一個小洞閉不起來,陰蒂被老李這老不死的刮得又紅又大,竟然縮不回包皮裡面去了。

靠,馬上二話不說打了她兩下屁股,喝問到:「自己都看過了是吧!」老婆:「看過了。」「自己說,都被玩成什麼樣了。」老婆弱弱的說:「屁眼被玩腫了,小屄被玩爛了,小豆豆縮不回去了。」我生氣了:「那等下老公的雞巴插哪裡啊,沒一塊好地剩下。」老婆興奮的說:「老公,我給你口爆。」「我爆你的頭就有,還口爆,滿嘴的白酒味,想讓我成醉雞巴嗎。」「你還被他們搞到尿尿了是吧?」我問到,老婆爬起來帶我到桌子邊指給我看說:「這些都是被他們挖出來的。」我看到地上有一大片未乾透的水跡,上面有一坨白色的粘稠物,「看來淫蕩老婆你的高潮很爽啊,白漿都流出這麼多。」老婆又抱著我說:「老公,說真的,今天真是醜大了,你可能沒看到,我的尿水流到老李滿手和褲子上都是,老潘扣我屁眼時我又放了好幾個屁,他又扣到了我的便便,還有我被老李和小徐挖出好多的白漿,很多都流到他們手臂上被抹掉了,小裴最後在我高潮時都把我的乳頭拉得像兩顆葡萄一樣腫脹起來,我真的不能再跟他們見面了,我會羞死的,真的會受不了的,不能再叫他們來了好嗎,求你了,今天真的像我們想的那樣,被他們弄到屎尿出來,真的是屁滾尿流啊,不能再有下一次了。」於是後來儘管他們找我們很多次,但都沒讓他們再來,過了幾個月他們真的就調去了新疆。

本來一開始還打算寫多幾個老婆的暴露故事的,但是最後發現打字還真是個體力活啊,而且我的文筆也就這水平了,之今天這篇花了兩天半,好累啊,只好以後再好好整理出來,等有時間了再分享給大家,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