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褻

成人文學
2013/ 10/ 06
局長走出辦公室,看見晚班巡邏的小范帶回來的一堆人,只瞄了一圈,局長的眼光就被一個漂亮動人的年輕女孩子給吸引住了。跟小范使了個眼色,一句話沒說就轉身回辦公室,小范知道局長的意思了,跟值班警員交待了一下,就單獨把那個女孩子叫過來,叫她手背到身後,從她身後拷上手銬,押到局長裡面那間辦公室裡。局長已經拿著她剛填的資料跟身份證,兩條腿翹在桌上在看著。等小范押著她進來,反手把門關上鎖好,局長看了一下站在桌前面低著頭的小美女,然後看著她的資料說:「阮玉,二外一年級,還不到十九。你知不知道你犯了什麼錯誤?」

小美女抬起頭來,目光還挺鎮定的,不像一般十幾歲女孩子那麼驚慌,咬著下唇點了點頭。局長瞪著小阮說:「搖頭丸是非法藥品,攜帶非法藥品,是要坐牢的。」

小阮側過頭去避開他的目光,輕聲說:「那是人家給我的,我不知道那是非法藥品。」

局長放下雙腳,站起身來繞過桌子走到小阮身邊問她:「不管你知不知道,非法藥品就是非法藥品,是不是都交出來了?」

小阮沒回答,小范在她身後搭腔說:「報告局長,她身上帶的東西全都沒收了!除非她還有藏衣服裡,今天晚上沒女公安值班,所以我們沒對她搜身。」

「沒有女警值班,你就不搜身了?」

局長故意瞪了小范一眼,小范趕緊回答說:「報告局長,沒您的許可我們不敢搜。」

局長手叉在腰上,上下打量著穿著一件無袖白色紗質圓領襯衫,米色麻布短裙,雙手被拷在背後的小美女,雖然不滿十九,可是看起來身裁發育已經完全成熟,圓渾渾的胸部包在白色緊身襯衣裡看起來很是挺拔豐滿,兩個奶子應該有34C或更大,局長的十指已經開始發癢,迫不及待的想摸上去好好搓揉搓揉,心想你這個小美女今天可是難逃魔掌了,嘿嘿陰笑兩聲跟小阮說:「沒有女公安在,可是我們又不能不搜身,小姐,你不介意由男公安進行搜身吧!」

小阮一聽局長要搜身,讓這麼一個五十幾歲猥猥瑣瑣,色迷迷的老公安動手搜身,再加上後面一個血氣方剛,年輕力壯的小范,別說脫衣服,讓他們摸摸就夠難受的了,何況衣服一旦被剝光了,肯定會被他們給輪姦了,當下就有點急了,哀聲說:「我身上沒有了,都在包包裡,剛才都被沒收了,真的身上都沒有了,能不能不要搜身?」

局長漸漸露出猙獰的笑容說:「你說的我們就信了?別忘了,你是現行犯,你說沒有就沒有?那我們公安還混什麼?」

說著一支手就搭到小阮肩上,小阮嚇得閃開,可是小范就頂在她身後,閃也閃不開,就被局長大手抓在小阮裸露出的圓渾肩頭上,局長用手掌心摩搓著小阮雪白圓潤的肩,露出淫邪的笑容說:「年輕真好,這小皮膚還真細嫩,又白又嫩的。告訴你,你最好識相點,乖乖聽話我們的話,讓叔叔我高興了,也許什麼你事都沒有。」

一邊說,那支撫摸小阮肩頭的大手就順著她前胸摸下來,結結實實的隔著小阮的白紗衫,摸在小阮的左邊圓渾挺拔的乳房上,局長手掌一摸上她豐滿厚實又柔軟的乳房上,手指一扣,就開始恣意的用力捏揉起來。面帶淫笑的說:「唉呦!看不出來咱們小美女的胸部還真不小哎!」

小阮後面被小范架著,雙手又被拷在身後,閃也閃不掉,就被局長摸上胸部猥褻的捏揉起乳房,只有扭著身子,但還是甩不掉他的祿山之爪,局長一摸上就覺得小阮那奶子軟硬適中,彈性十足,那捨得放手,小阮急著說:「你…你這…這那是…搜…搜身…」

局長摸揉著小阮那軟硬適中,摸起來手感一流的奶子,正想兩邊一起摸,一聽她說,馬上另一支手就摸上小阮右邊乳房,雙手齊上用力的捏揉著她豐滿的乳房,把小阮捏得疼痛萬分,局長還一邊跟小范說:「小范,你幫我把這小賤妞給架好,讓她看看什麼叫搜身。」

小范看局長摸小阮奶子摸得過癮,自己下面也是熱流直竄,一聲「是!」

原本抓著拷住她雙手的手銬,就改從小阮背後一邊一個架住她手臂,然後身子貼住小阮背部跟臀,不但把小阮前胸更挺出來,自己下面那根已經勃起的陰莖也正好貼在小阮圓渾柔軟的屁股上,她一掙扎著扭身子,屁股就一直磨蹭著他那根,蹭得他很是過癮。小阮被兩個男人一前一後的猥褻著,卻絲毫動彈不得,只能扭著身子,哀求道:「求…求你…你們,不要…不要這…這樣…」

局長雙手捏揉著小阮那對少女豐滿圓渾,彈性十足的酥胸,正過癮萬分,那理會她的哀求,還淫聲淫語的說:「小美女,誰叫你不守規矩,媽的!我就不信你沒被男人摸過,何必裝得那麼痛苦。」

局長摸著摸著,正想扯開她上衣把她上身胸部給扒光,但低頭一看她一雙修長圓潤的白嫩美腿直蹬,兩支手就往下摸,順著小阮的腰摸下來,摸到她的短裙邊時,兩手一起把她短裙往上撩了起來,一路撩到腰部,把小阮一雙修長白嫩,曲線玲瓏的美腿,連只包著一條白色薄紗三角褲的私處都暴露出來,薄紗的半透明三角褲隱隱約約的可以看到黑茸茸的陰毛,少女的下體私處。小阮看他越摸越過份,祿山之爪已經馬上要襲向她下體,但仍只能無助的哀求:「不…不要,求…求你,不要摸…摸那邊…」

局長先蹲下身子,順著小阮的一雙美腿一陣撫摸,摸著她細緻白嫩的大腿肌膚,再用一支手撩起小阮的短裙,另一支手就從小阮大腿內側伸進她薄紗三角褲,用手指挑弄著她的私處陰唇陰蒂,局長抬頭看著她說:「為什麼不要摸那邊?是藏了東西在裡面,還是摸了會受不了?會發春?哈哈…倒要看看你這小美人受不了挑逗是什麼德性…是不是快要濕了啊?哈哈哈哈…」

再一看小范動作倒快,早已經趁機從小阮身後伸過兩支狼爪,一邊一個,接手他隔著衣服捏著小美女高聳圓渾的雙峰了。

小阮前後被夾住,雙手又被銬起來,只有雙腿還能動,以前她有一次在迪廳的衛生間裡也被兩個男的一前一後架住,像現在這麼猥褻過的經驗,她先任他們把她上衣剝開,前面的男子捧著她赤裸的胸部,使勁親吻恣意捏揉著她誘人的雙峰,後面那個扒扯她裙子內褲時,趁他們注意力鬆懈,同時用膝蓋用力頂前面那個男的下部,用手肘撞後面那矮個子的肚子,兩人都痛得半死的剎那逃離魔掌的。可是現在是在公安局裡,被兩個又高又壯的公安架住,雙手又被銬住,上次那招是絕對不管用的,眼看著這兩個膽大包天的公安越來越過份,再讓他們這麼為所欲為下去,肯定今晚就被他們在公安局裡強暴了,而且還可能是輪姦,整個公安局裡還有五六個值班男公安,要是被他們一個個輪流上她就慘了。

局長挑弄小阮私處的手指又粗又硬,而且毫不憐香惜玉的亂撥亂摳,弄得小阮稚嫩的陰唇疼痛不堪,她痛苦萬分的哀求道:「唉喲!疼啊!不…不要弄…」

局長跟本不理她痛苦的呻吟,甚至把她小三角褲從小腹往下扒,露出小阮細嫩濃密的陰毛,然後倒轉掌心整支手伸進去摸上她的私處,用他的粗手上下的摸揉,口裡還說:「好嫩的小逼啊!喂!小美人啊!你已經濕了耶!」

原來他中指往小阮的陰唇裡摳,還沒摳進小阮的小穴裡,只撥弄了她陰唇幾下,中指已經感覺濕濕的了。局長先拿中指找到小阮的小穴口,往裡探了探,然後中指就一路摳進她濕潤炙熱的小穴裡,一路捅到底,在她體內恣意的摳弄,只摳得小阮又痛得叫了起來,眼淚都流出來了。

「哎呀!這小穴可真夠緊,喂!小范啊!搞不好是個處女耶!」

局長一直專心玩弄小阮的小嫩穴,抬頭一看才發現小范不知何時,連衣扣都懶得解,已經把小阮的緊身上衣給撩起來,一路撩到胸脯上,小范那兩支淫手把小阮圓渾豐滿,雪白稚嫩的一對成熟的少女乳房,從她淺粉色的乳罩罩杯裡給掏出來了,正一邊一個把她那對圓渾厚實又彈性十足的年輕少女乳房盤在手裡結結實實的恣意捏揉,更用手指把小阮那兩棵嬌艷欲滴,粉嫩堅挺的乳峰夾在指間玩捏。小阮身上白嫩的肌膚比她臉龐手臂玉腿更為白細柔膩,那對誘人的乳房成熟豐滿,漂亮又性感,小范一雙大手已經把她兩顆白嫩的乳房肉球揉得變了形。

局長玩弄過無數女人,可是從沒看像小阮這個小美女的胸脯乳房這麼誘人的,不但肌膚白晰細緻,兩個奶子高聳挺拔,圓渾厚實又柔軟,看得他口水直流,馬上站起身來把小范的手扒開,自己雙手齊上摸上小阮的乳房。他剛才隔著衣服已經摸揉過小阮的胸,知道她雖然不到十九,卻已經發育成熟,那對豐滿厚實的乳房摸起來手感非常好,很是過癮。可是隔著衣服還是不能跟赤裸裸的直接摸上肌膚相比,小阮乳房的肌膚真是細膩光滑,柔嫩無比,加上一握不能盈掌,柔軟又堅實富彈性的乳房,簡直無法用筆墨形容那種爽。

局長一面揉,一面看著小阮痛苦的咬著下嘴唇,忍不住湊過臉去企圖吻她那漂亮的櫻唇,小阮被他那滿口煙味的臭嘴親得左閃右閃也閃不掉,只能緊閉著雙唇躲他。他沒好好吻到,手上一用力,使勁抓著小阮稚嫩的豐滿雙峰用力捏揉,痛得小阮不得不張口大聲叫痛,他就趁機結結實實的吻上小阮的唇,用力把她濕潤滑嫩的舌頭都吸到嘴裡品嚐,等他吻個夠以後,鬆開她的櫻唇喘一口氣,淫邪的說:「少女之吻,果然又香又甜。」

小阮等他臭嘴放開了,才得以喘一口氣,拚命的企圖把他的臭口水從嘴裡吐出來。

局長伸手拍拍小阮漂亮的臉頰跟烏黑油亮的秀髮,一面繼續捏揉她胸部乳房,一面淫穢的說:「小美女,別著急,今天時間早呢!咱們慢慢玩,好戲還在後頭,反正你今天也跑不了了,再怎麼掙扎也沒用,乾脆就乖乖讓公安叔叔跟公安大哥玩個過癮,玩個爽,只要你聽話,叫你幹嘛你就乖乖幹,叔叔答應不告你,玩完玩夠了就放你回家,啥事都沒有。反正你今晚是被我們搞定了,你要是不乖乖聽話,讓我們玩得太費勁,不夠過癮的話,搞完了再把你關起來,你這麼成熟性感,又長的漂亮誘人,大概每天晚上值班的男公安都會把你揪出來輪流幹你的小嫩穴,幹到爽為止,怎麼樣?決定一下,要不要乖乖聽話?」

小阮一看已經落入他們的魔掌中,看樣子今晚是難逃被這兩個公安姦淫的命運,要是真能滿足他們以後安然無事回家,總比關進牢裡好,一咬下唇,含著淚說:「你…你是說…真…真的?你們玩…玩完就…就放我走?」

他一看她鬆口了,又拍拍她可愛動人的臉龐說:「叔叔我是這派出所的老大,我說放人誰敢不放?不過你要好好伺候叔叔我才行,要是你伺候得不滿意,我就救不了你了!」

她低下頭來輕輕點了點頭,一串淚水流出來正好滴在他捏揉著她乳房的手上,被這猥瑣的老色狼淫辱她實在不甘心,可是看來是沒法子了。

局長看她順從了,滿意的點了點頭,面帶淫笑的說:「對嘛!這才是乖女孩。」

說完跟小范使了個眼色,小范立刻知道他的意思,拿出鑰匙幫她解手銬,他把她上衣拉下來,開始剝小阮的衣服,他一面猴急的解著她胸前的衣扣,一面問她:「你,不是處女了吧?」

小阮雙手手銬一解,趕緊伸過來搓揉著剛才掙扎時蹭得紅了的手腕,害羞的低下頭,輕輕的搖了搖頭。他把小阮圓領衫前胸的衣扣全部解開,衣襟往兩旁一扯,小范馬上幫忙從她後面扯著衣領,把整個上衣從她身上剝下,他繼續伸手解她被扯得亂七八糟的胸罩前面的扣子,問她:「跟幾個男人上過床了啊?老實說,你這麼漂亮性感,一定不少男人天天打你主意,讓你夜夜春宵吧?」

她無奈的任小范剝著上衣,他解著她的胸罩,噙著淚說:「沒…沒有,我…只…只做…做過一…一次,也…也是被…被強…強迫做…的。」

他一面把她被解開的白紗胸罩從她圓潤的玉肩上剝下,使她上半身誘人的胴體,一對成熟豐滿,圓渾白嫩的乳房完全坦露出來,兩顆淺粉色嬌艷欲滴的稚嫩少女乳峰挺拔高聳,漂亮極了,他迫不及待的馬上兩手一邊一個摸上去,恣意的捏揉小阮那摸起來手感極佳的白嫩乳房,一面驚訝的說:「噢?也是被強姦的?被那個渾球拔了你的頭籌啊?是一個人強姦還是一群人輪姦的?」

小阮痛苦的忍受著他那雙粗手在她細嫩白皙的豐乳上捏揉,後面小范更是藉著把她乳罩剝下的時候將她雙臂高舉過頭,使她雙峰更為突出,讓他更方便撫摸,她上半身已經被他們剝得一絲不掛,白嫩誘人的胴體完全暴露出來。他過癮的用力捏揉小阮的乳房和粉嫩的乳峰,小阮一對白嫩圓渾的豐滿乳房已經被他捏揉得完全變了形,可是她一點也不敢反抗,只是噙著淚任由這老色狼猥褻著她動人的少女雙峰。他淫笑著追問道:「沒關係,小美人說說看是被誰怎麼強姦的嘛!叔叔我想聽聽助興。」

小阮噙著淚水任他們兩個上下其手,小范看他摸小阮漂亮誘人的雙峰摸得愛不釋手,就環抱著她的腰,伸手去解她短裙的扣子,看樣子非立馬把她給剝光不可。

局長看問了三次小阮還是不肯開口,右手拿食指跟中指夾住她右邊乳頭,用力一扭,小阮那稚嫩的乳峰怎堪他這麼用力的扭,痛得小阮忍不住尖叫出來,他看她痛苦的表情,淫笑著說:「好嫩的奶頭,那麼禁不起掐,跟你說乖乖聽話你不肯,教你說怎麼被強姦你就乖乖的報告,聽到沒有?」

小阮痛苦的哭了出來,淚珠子一滴滴的流下來,咬了咬下唇,勉強的說:「高…高中二…被…被一個…男老…老師,趁…趁我暈…倒,在…在醫…醫務室…強…強姦的…」

局長一聽了,哈哈大笑,繼續問她:「那只做過一次了?那色狼老師沒再找你上床嗎?」

小阮這次不敢怠慢,低聲說:「有…我…不敢去…」

他聽了淫笑一聲說:「嗯!還滿乖的,沒被姦一次就幹上癮了。那你那僅有的一次爽不爽啊?有沒有高潮啊?」

小阮搖搖頭說:「很痛…不…不爽…」

雙手鬆開小阮那令他愛不釋手的豐滿乳房,往後退了一步,雙手插腰色迷迷的看著她,原來她的短裙也被小范給脫到她腳下,此刻她全身除了一條被他扯到恥骨以下,叢叢濃密的陰毛都露了出來的白色半透明的三角褲勉強蔽體,以及纖細白嫩的小腳上一雙紫色細帶子高根鞋以外,一身白嫩誘人,秀色可餐的少女胴體幾乎全裸的暴露出來。他哈哈大笑跟小范說:「小范啊!那咱們倆今晚責任重大啊!哈哈…咱們今晚非使出全力讓咱們小美人來一次高潮,好不好?」

小范正吻著小阮雪白的玉頸,抬起頭來淫笑道:「那一定的,有老闆您一人就夠了!」

小阮在局長一從她乳房上鬆開手,就趕緊雙臂還抱遮住胸部乳房,可是身後的小范馬上就抓住她粉藕似的雙臂,往她身子兩側一張,使小阮那對誘人性感的豐滿乳房再度抖跳著袒露出來,然後就從她兩邊腋下,伸過兩支祿山之爪,一邊一個用力的捏揉起小阮的乳房。她全身肌膚不僅白嫩細緻,光滑柔嫩,毫無暇疵,豐滿圓渾的乳房,弧線纖細的腰身,修長圓潤的雙腿,真是難得一見的成熟性感少女年輕的胴體,加上她又長得那麼漂亮動人,簡直是萬中選一的美女,無論如何今天一定要痛痛快快的好好把這送上門來的性感美少女幹個夠。

局長欣賞著小阮無助的被小范把她唯一蔽體的透明白色三角褲從兩邊股側扯斷,使她下體也完全袒露出來,平坦的小腹下一片濃密細緻的陰毛,逐漸向下延伸到她突起的恥骨和兩腿間神秘的嫩穴,她內褲一被小范扯掉,就害羞的夾住白嫩的雙腿,伸手撫住暴露出的下體,但是小范那容她遮掩住下體,用一支腳從她雙腿之間伸進去,硬把她雙腿扳開,讓她敞著雙腿站開,完全暴露出小阮誘人的私處,再抓住她的雙臂架到她身後,她也不敢抗拒,只好張著一雙修長白嫩的腿,敞著下體站著。白嫩嫩的小美女此時已經一絲不掛,白嫩誘人,年輕性感的少女胴體也完全暴露在兩個色狼的淫威下。

局長看著小范的一雙手藉機在小阮動人的白嫩胴體上恣意的遊走撫摸,只見小范一手恣意搓揉著小阮白嫩豐滿的乳房,一手伸到小阮敞著的雙腿之間撫摸著小阮的下體陰毛,挑弄著她的私處陰唇。小阮倒是真的挺乖的,任小范恣意猥褻著她赤裸裸的白嫩胴體,動都不敢動。他們最近幾個月姦淫的女孩子水平跟小阮比起來都差遠了,已經很久沒碰到這麼漂亮又性感的美女了,小臉蛋比明星還漂亮,一身肌膚又白嫩又細緻,豐滿圓渾的一對乳房不但形狀曲線優美,揉起來柔軟又結實,手感好極了,纖腰美腿看似修長,但是白嫩嫩的肉一點也不少,像個發育完全成熟的小蜜桃,也難怪她老師會忍不住趁她昏迷就把她給強姦了,任何正常男人看到她都會忍不住動淫念強姦她。

局長性奮的自己解著褲子,迫不急待想的把他那根早已被小阮誘人胴體刺激得勃起多時的肉棒掏出來,他年紀雖然不小了,可是早年開始一直練著氣功,加上姦淫過的少女處女不計其數,擷陰補陽的結果,身上那根老寶貝仍是硬挺巨大,不輸二三十歲的年輕小伙子。可是轉念一想,應該讓小美女來服侍一下才過癮,於是回身坐在辦公室的雙人沙發上,抬手向小阮招招手說:「來!過來伺候叔叔,叔叔年紀大了,你得先幫我口交,好好幫叔叔吸一吸,等下叔叔才能玩得過癮,懂不懂?」

小范一看局長坐下,就知道他要小美人先幫他口交,於是抓著小阮的雙臂把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小阮推到沙發旁,讓她站在他雙腿間。他也不急,先伸手摟住小阮赤裸胴體白嫩的纖腰,把她拉坐在他左大腿上,一支手在她背後撫摸著她的秀髮跟赤裸的背部細嫩的肌膚,另一支手就襲上小阮的前胸,繼續把她那令人愛不釋手的酥胸乳房握在手中把玩捏揉,抬頭問她:「老實說!有沒有給男朋友口交過啊?知不知道怎麼吸啊?」

小阮坐在局長大腿上,任他恣意的猥褻,不敢絲毫反抗,抿著櫻唇忍受著,大眼裡噙著淚,搖搖頭說:「沒…沒有過。」

他一聽更樂了,高聲淫笑後說:「那感情好,正好今天叔叔教你怎麼口交,告訴你,男人沒有不喜歡美女幫口交的,所以你今天也沒白來,總有點兒收穫的,學會怎麼口交了。對吧!哈哈…」

說完摟著她纖腰的手臂一箍,腦袋往小阮赤裸的圓渾渾、白嫩嫩的豐滿雙乳上湊過去,張開滿嘴黃牙的大嘴,雙手抓住小阮的雙臂,把她動人的白嫩的乳房跟嬌嫩欲滴的兩顆粉嫩乳頭擠出來,湊過張著的大嘴把小阮的乳頭含在嘴裡像吃奶一樣用力的吸吮。少女的乳房果然吸吮起來就是不一樣,還有一股鮮美的乳香味,加上小阮乳房上的肌膚又特別的細嫩,讓局長吸得過癮之至。

接著局長推下小阮,按下小美女的頭,把烏黑發亮的陰莖捅進了她的櫻桃小口裡,小阮屈辱地用舌頭服侍著粗大的陰莖,局長淫笑地看著身下正在為自己口交的美女,把她的小嘴當成了緊窄的陰道狠狠地抽插起來。 沒到20分鐘,他就射精了,射得小阮滿嘴滿臉都是白色的黏液,才滿足地抽出了軟掉的陰莖。然後他抱起小阮到沙發上,分開她的雙腿,開始準備真正的強姦,而這時小范沒給小阮休息的時間,迫不及待地把陰莖插入了她的口腔裡。看著小阮被口交的痛苦表情,他的陰莖迅速地挺起,雙手抬起小美女的一雙玉腿,對準露出的陰戶直插了進去,只聽小阮慘叫一聲,吐出了小范的陰莖。小范抓住她的嘴,重新塞了回去,並更猛烈地在她的嘴裡抽插著。這邊他的陰莖在她小小的陰道裡緩緩地進進出出,鮮血淫水不斷地被帶出來,滴到沙發上,待抽插了一段時間後,他猛一挺腰身,粗大的雞巴狠狠地刺穿了她的處女膜,直奔向子宮。小阮痛的身體一陣亂扭,想甩掉他的雞巴,可是兩個男人一個緊緊按住她的頭,一個箍住她的纖纖細腰,她根本無法動彈,無法擺脫他們對她的身體摧殘。聽到小阮淒厲的慘叫,強姦美女的快感不禁讓用力抽插的他有了飄飄然的感覺。

小阮嬌嫩的陰道緊緊地包住他的陰莖,就好像她的陰道裡有一張小嘴在吸吮著它,使的他的陰莖比以前更硬、挺立得更高。在他陰莖的不斷進攻下,小阮的陰道連綿地流出淫水,並且隨著他的抽插越流越多。他開始趴在小阮身上緊緊摟住她苗條的身體,同時加快了撞擊的力度和速度,然後低吼了一聲,用盡全部力氣插到了小阮陰道的盡頭,小阮感覺到麻臉的陰莖在抖動和抽搐,一股滾燙的液體隨之射入了她的陰道。而這同時小范的陰莖也在小阮的嘴裡開了花,嘴裡陰道裡充滿了白花花的液體,她整個人被幹的全身疲軟,陰道口一片紅腫,兩手兩腳無力地懸靠在沙發上。兩個男人同時在她的身上繼續地親吻撫摩,不多久她的淫水又開始分泌出來,小范馬上躺到沙發上,而他抱起小阮分開她的兩腿往小范已經挺立如初的陰莖上放了下去,由於重力小阮的小穴一下子就全根沒收了小范的雞巴,小阮感覺自己的下體已被小范的陰莖撕裂了,她痛苦地叫著。

局長興奮地把小阮推倒在小范身上,把充血的陰莖對準小阮露出的肛門,狠狠插了進去,他用力之大,竟然讓自己陰莖直接全部鑽進了小阮細小嬌嫩的肛門。小阮身體內的兩根陰莖便同時開始抽插,兩個色狼一個比一個更用力,小阮被他們插得幾乎昏死過去。他抓住小美女光滑的屁股用力擠壓著,雪白的股肉在他的擠壓下已經變成了充血的粉紅色,他的陰莖每次都幾乎完全抽出,再全部擠進小阮狹小的肛門。好像不脹破美女的肛門他就不甘心,每次的動作都是那樣凶狠。而小范的雙手用力地揉捏著小阮的雙乳,好像要把這兩隻白嫩的乳房揉爛似的,他的腰奮力地向上不停地挺著,每一下都似乎要把美女頂上天一樣。在小阮肛門裡抽插的他首先忍不住了,他用力地做著最後的衝擊,精液爭先恐後地從他的陰莖裡噴射出來,射進了小阮的肛門裡。緊接著小范也達到了頂點,他的精液悉數灌進了小阮的小子宮裡。待兩人離開小阮身體時,只見她胸前的乳房被男人的髒手弄得傷痕纍纍,好幾處的皮膚都被劃破,鮮血一點一點從傷口裡滲了出來,可這並不是最讓她感到疼痛的地方。

陰道口的大小陰唇被強姦得完全外翻,上面沾滿了淡紅色的液體。小阮的陰道裡不斷流出白色粘稠的液體,其中夾雜的血絲證明小阮的陰道已多處受傷,小阮的肛門已經完全脹開,洞口被男人的陰莖撐得有雞蛋大小,從裡面不停流出小阮的鮮血和男人的精液。

小阮癱在沙發上,兩條腿無力地張得大開,她已經沒有力氣去併攏麻木的雙腿了。

兩個公安把她的衣服丟到了她的身上,小阮艱難地穿上衣服,咬著牙拖著蹣跚的腳步離開了這個惡夢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