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惑的艷遇

成人文學
2013/ 10/ 07
我叫楊輝,我要講出來的艷遇,也許是很簡單的。不過很可能其他的男人並沒有經歷過。這也可以說成是一種機會,或者有些正經的男人遇上了,也不會去把握的,不過我承認我可沒有這種定力。

那件事情就發生在我十九歲的時候。那時我已中學畢業,家裡雖然不要我供養,但是也沒有能力供我繼續讀書和進大學。所以我就找了一份工作。薪水不算很高,不過已經夠我自己獨立生活。於是我就搬了出來,租了一間小房間,自己一個人住。

我並不是與家人吵了架,只是家裡一向對我都是不怎麼關心,幾乎就是屬於讓我自生自滅那類,總之有飯給我吃就算數,所以我能夠自立,就覺得特別開心過癮了。家裡不表示贊成,也沒有加予反對。

房客與二房東有染的故事並不鮮聞,而我正是其中之一。當時的環境,也似乎是對我甚為有利,我所租住的房子很大,是一座舊式唐樓。女房東張霞是一個二十來歲左右的少婦,雖不是特別美麗,但是也絕對算不得是醜,而且有幾分嬌媚,特別是微笑起來時很動人。她不是為了不夠錢用而把房間租出去的,而是因為屋子大,這間屋只有她和一個女傭人居住。她認為多一個人住就不那麼冷冷清清,也會安全一些。

張霞的丈夫往往是一個星期都不回家一次的,由於他在外埠有生意,常常要過去打理。那時的我還沒有女朋友,卻已經開始對女人感興趣了。我不知道張霞是不是對我感興趣。她對我很好,有時也問候我的生活。

事情是一步一步發生的。

有一天晚上,因為天氣太熱了,半夜裡我起身到浴室去洗一個澡,因為是深夜,我以為沒有那麼巧會遇上人,就這樣穿著一條三角內褲出去。這裡的浴室晚間是長開著電燈,那是因為張霞不喜歡太黑暗。也因此我不知道裡面有沒有人,因為並不是開了燈就是有人的。

我走到門口,才看見張霞穿著睡衣,正在洗臉,她的臉是向著門口的,因此我一出現她就看見了我。她只是對我微微一笑,我則是很不好意思,連忙逃回房間裡。我的心跳得很厲害,暗地裡只希望她不會怪我。

張霞並沒怪我,過了一陣子,她輕敲我的門說:「楊輝,你是不是要用浴室呢?」

「是的。」我說道,「多謝你。」

我起身開門,這時自然已經穿上睡褲,不過她也已經走掉了。

我進入浴室洗澡,憑浴室裡的氣味,就知道了張霞是洗過了澡之後才打開門洗臉的。而且她也是把換下來的衣服放在浴室。這是等明天讓傭人拿去洗的。我既然想入非非,行為就難免怪異一些了,我把這些衣服拿起來研究,看看聞聞,聞到了張霞的香氣,原來女人是那麼香的。

其實,這也是我沒有經驗之故。女人都是喜歡搽粉搽香水的,多多少少總有這些都是有香料的東西,所以女人的身上和衣服上就必定有這種香味,其實不是肉香。

我研究了她的乳罩,又研究了她的內褲,那麼動人的東西,內褲上還留下了兩條捲曲的毛,這就更加使我想入非非,想像著這東西的原來生長之地是怎樣的不過實在甚難想像,因為這時是多年之前,裸女雜誌並沒有如今日那麼大膽,犯法的照片之類是有得賣的,我只是聽到過而未看到過。所以我就很難找到一個根據去比較,也因此我特別希望看到。

最不夠香氣的反而是那個乳罩。我聽說女人是有乳香的,但是我知聞不到。倒是有少少的汗味。至於那條內褲,我卻是遲疑了一陣,因為她是有丈夫的,假如她丈夫的東西流回出來,就是落在這上面了。不過我又想起,張霞的老公已有一星期沒回過家,不會有什麼的,而且也看不到有什麼,照算就應該是沒有什麼了。於是我也拿起來聞一聞。這個可是沒有那麼香了,有些身體的氣味,不過也不是臭,而且也很輕微。也許這是因為天氣熱,她換的次數多。

我在這些衣服上所花的時間還多過花在洗澡上的。也好在我可以洗一個冷水澡,否則我就不知如何可以睡著了。

自從這一次之後,我就對張霞多了許多慾念,我不知道我在與她見面的時候有沒有表現過出來,假如有的話,就是她就沒有看出來,或者是看出來了也沒有表示。

過了一星期,我又有了第二次更加犀利的誘惑。這一次我也是半夜起來出去洗澡,因為實在是太熱了,而我上次是因為走向浴室時有腳步聲,所以她聽到而轉向門口看到我,這一次我則是連拖鞋都不穿,只是光看腳,這樣她就不會知到我來,假如她在浴室裡的話,我心裡倒有一個相當渺茫的希望,我是希望她在浴室裡面衣衫不整,這樣她沒有聽到我來,就不會拉好衣服。

可是,她並不在浴室裡,不過浴室中知有她用過而留下來的氣味。我似乎是來遲了一步了。但是,我隨即看見了她的房門是開了一線的,正透出燈光。我的心大跳起來。我知道今晚張霞的老公又是不在家,於是我就壯起膽子過去窺看一下。

這一看,使我熱血沸騰,也一躍而進入了極度興奮的狀態。因為她原來正在房中用一條毛巾抹身子,上身是赤裸著的,可惜她是用背對著我。不過,假如她是面向著我,她便會立即看見我了。

燈光之下,張霞的皮膚是那麼嫩白和滑美,簡直像是麵粉做的,誘人的程度非常之強。我呆在那裡看著,見她把自己的身體摸了一陣,就拿起一乳罩套上,又伸手到後面把扣子扣上。

回到自己房間裡後,我躺在床上胡思亂想。我想像著張霞身上未被我見到的神秘部份,卻想不出什麼頭緒。

從此之後,我老是尋思,想一睹張霞肉體的秘處,但是,來來去去總找不到機會,這種事情的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有一天晚上,我還未睡著,在房間裡看書的時候,張霞卻是不請自來了,她來敲我的門,我去開門時,就立刻吻到一陣濃烈的酒氣,她是飲過了酒。

她嬌笑著說道:「你不必擔心,我並沒有醉。」

我聽說醉了的人最喜歡強調自己不醉的。也許她不是醉到不知自己幹什麼,但是她的確是有幾分酒意了。

我說道:「哦,我不怕的。」

張霞說:「那麼我可以進來坐坐嗎,我很怕黑。」

她說怕黑並非沒有道理,因為傭人突然辭工走了,還來不及再請一個。這個時候,女傭人已是不容易找了。張霞的老公又不在家,屋裡只有她和我兩個人。

張霞一進來,就坐到我的床上。她幽幽地說道:「我那個老公,假如也像你那樣喜歡我就好了,他在那邊有個女人,他回來也不和我同床。你知道他巳經多久沒有和我親近過了嗎?」

這一問,我是很難回答的,到底那是她的夫婦間事,我總不便加以置評的嘛。

她又說:「看你多麼好,你沒有女朋友,都不亂找女人。」

「我……」我張大嘴巴只是一個洞,我跟她實在是沒有什麼好談的,平時招呼兩句還是很自然,坐在一起,卻是談不出什麼來了。好在張霞自說自話,我才不會太不知所措。她靠在我的床上,我坐在床尾,她豎起了一條腿。她是穿著一件長到大腿中段的睡袍的。這個長度,人一坐了下來,衣腳就已經升得很高,再一豎起腿,其下的春光就盡露在我的眼底,所謂盡者,即是說她在裡面穿什麼就可以看見什麼。

此時我是看到她穿著一條白色內褲,與我在浴室中所見的一樣,這束西的中段是雙層的,所以雖然其他部份的透明程度雖然很高,這段部份卻是並不透明。但是周圍仍然是十分之動人的,尤其是那腿肉的嫩白,與及不透明部份的掩掩映映的黑色。

我的下體立即就反應強烈到要把腿交疊起來了,假如要我站起身,那我是必然會醜態畢露的。

張霞就這樣閉著眼睛靠在那裡,一時之間又不再講話了。我則是真想挨上前去把她擁住。但是我又不敢如此做。我對這種事情實在是太缺乏經驗了,我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入手才是對的,假如做得不對,那就很不妙了。

過了一陣,張霞又張開眼睛對我說:「你這裡可真熱,我不能穿這麼多衣服了。」

她說著就站了起來,竟然把那件睡袍拉上去,拉過頭而脫了下來。我看得為之目瞪口呆。即使她有穿乳罩,在這種情形之下也是很誘惑的,但眼前的她並沒有穿著乳罩。那兩個彈性的球形一跳一跳的,嫩白的肌膚與桃紅色乳尖眩著我的眼睛。

張霞丟下了睡袍,又在床上躺了下來。我呆呆地癡望著她白嫩的肉體,她笑著說道:「你認為我美麗不美麗呢?」

我吶吶地說道:「很……很美呀……」

我雖然不知道應該怎樣做,此時卻已不由自主地動起手來了。我捉住她的一支玲瓏的小腳兒,輕輕地撫摸著。她突然吃吃地笑起來,原來她的腳怕癢。她笑得打滾著,就把頭躺到了我的腿上。我的手也自然地放到了她的胸部。

我畢竟太缺乏經驗,這樣做也做得不大對,她說道:「不用這樣大力呀。」

我放輕了手,但還是不對,我當她的乳房是兩團麵粉似地搓捏著,她又要矯正我,因為這不是她所要的,她拿起我的手掌,讓我的掌心輕輕摩搓著她的乳尖同時指導我說:「應該這樣才是舒服的。」

我用手掌在那尖峰上輕揩。果然是有效的使她呼吸急促起來。其實我也知道這是好方法,只是以前想不到。她既然教我這樣做,我就這樣做了。

她呻吟扭動起來,而且也伸過一支手握我。嘩,這一握真是不得了,幾乎使我靈魂出竅似的,不過我還是強忍住了。

她顯然是飲了酒才這樣狂熱,翻來覆去的,有時把牆壁踢得砰砰地響。我這房間實在是太小了,這件事情做起來甚不方便,一但動起來,假如不是撞牆就是跌到地上的危險,因為床也是單人床,兩個人是不夠用的。

我不敢說出來,她卻提出來了。她說道:「你的床太窄了,而且又硬,還是到我那邊去吧。」

於是我們就起來,她要我摟抱著到她,屋裡沒有第三個人,真是太方便了我們用不著再穿上衣服才出去,也不怕人知道。不是在這屋子裡的人,就不會知道我們是正在幹什麼。

到了她的房間,那裡果然是很舒適,房間大,床也寬大,又有冷氣。在冷氣之中,煩熱盡消,本來身體是熱得非洗一個澡不可的,在清涼之中又覺得不必如此了。

而她也說了一個很受我歡迎的提議。

她說道:「我們還是把衣服都脫光了吧?」

男人在女人的面前脫衣服通常都是不會難為情的,而我也是並不例外。不過我因為太緊張,所以毛手毛腳,幾乎給自己的睡褲把自己絆倒。她則是沒有多少好脫了,只剩下一條三角褲而已。

她脫下了就躺在床上等我。我走過去擁住她,在柔和燈光和舒服的環境之下細細欣賞她的肉體,那種享受真是美妙,我從來沒有想像過可以是如此的,以前看過的一切文字形容都是不夠的。

我見到了張霞的陰戶。那個地方其實並不太美感,然而吸引力卻又是那麼強我不太懂得如何做,她就教我的手該怎樣動才令她舒服。而我也是一個很好的學生,一下子就已經學得很好了。

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張霞的老公要冷落她呢?這樣美艷的女人。我雖然沒有見過別個女人的身體,無從比較,但是我已知這她是一流的,她身才那麼好,容貌也甜美。也許不及少女的地方就是略肥,較為豐滿,不過少女也有許多是厚肥的,用不著脫衣服也可以看出,而看到了就已經沒有胃口了。

無論如何,她的容貌如果是拿來與別的女人比較,是足以勝過許多其他女人的。

我的手依她的指導而動,有時我也去吻她。可惜我不能夠充份聞到那肉香,因為酒氣太濃了。一個人飲了酒,原來每個毛孔都有酒氣,嘴當然是最濃的,原來另外一個嘴巴也是一樣有哩,也許是錯覺吧,我不知道,因為我接觸的時間不太長。

她叫我吻過,但是我並沒有吻得那麼努力。我總覺得吻那地方不大是味道。

我最感興趣的當然就是真正行事,這是一件我從未做過的事情。我的龜頭一接觸她的陰戶,她很快就忍不住地湊過來了,她又教我如何抽送。當我望著肉棒在她的肉體裡進進出出時,我想,我和張霞終於可以性交了,假如不是她這麼主動,我倒不是那麼容易成功。

人與人之間真是奇妙,這件東西與另一件東西要接近是那麼困難,而接近了之後再要配合,又是更加困難。一但除去了屏障,卻是像握一下手那麼容易。

這時,我就像是初次出賽的騎士,只懂得狂衝。不過她的反應也是非常之強烈,不知是不是因為她飲了酒之故。她大聲叫喊,也痙攣過幾次,那時我還以為她是辛苦,後來才知道原來這是極樂的表現,她就是極樂才會如此痙攣。

在一段我知道並不長的時間之後,我的衝刺也是結束了。我也是幾乎死去了似的,我可以感覺到我的精液狂湧而出。好在她的反應強烈,我雖然時間不長,也還能夠使她滿足了,而且有幾次高潮之多。

到了此時,我們就糊理糊塗就睡著了,原來事後是那麼倦,那麼想睡的。我就是這樣住不知不覺地睡著了。她也是一樣,而且找們下體都沒有分開。

不知過了多久,我覺得有一對軟綿綿的手在撫摸我的身體。我醒來了,原來我還壓在張霞上面,而且陰莖也仍然放在她的肉洞裡。

張霞也醒來了,她收縮著陰道,我感覺到她在夾我。我的陽具慢慢又在她的陰道裡堅硬起來,我蠢蠢欲動。

我問她好不好,她對我點了點頭,但是她教我不要那麼粗魯,不妨插得深一些,不過在節奏的方面,我則實在是感到不容易掌握的。

不錯,她說有時要慢,有時要快,不過我不可能分清楚她是什麼時候要快,什麼時候要慢的。在我來說,則是越快越是享受,叫我慢下來,我就不夠舒服,所以我多數時候都是快的,我把粗硬的大陽具在她陰戶狂抽猛插。無論如何,她又是痙攣了好幾次。然後,我又是再度在她的體內射精。這之後,我們就一起睡著了。

其實這是相當危險的事情。假如張霞的老公在半夜三更同來呢?他並不一定是在白天回來的,不過我也不知道他通常是什麼時間同來,因為我白天返工,放工回來後不久就睡了,有時放工同來已經看見他在。並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只是當時我也沒那麼細心去想到這個可能性。

第二天一早,我就醒過來了,仍然是在張霞身旁,房間仍亮著燈,不過的窗子外已有白白的光照進來,在這樣的光線之下看她,又是更為動人,她伸開了手何成為大字形躺在那裡的。我又忍不住了,這時我也已經變得熟練了一些,用不著她幫忙了。

我就好了位置,而她又仍是那麼濕滑,所以一下子我就成事了。

這當然是能使她有強烈感覺的。她張開眼睛,說道:「怎麼是你?」

她這樣說,便使我吃了一驚,因為她這即是說她毫不知情的了。我幾乎嚇得軟了下來,不過這時的我正是年青力壯,血氣方剛,是沒有那麼容易軟的。我只是停在那裡不動,像等待著判決。

她卻又並沒有反對,只是閉上了眼睛呻吟起來,而身子也是慢慢動了起來。她動也即是叫我動,於是我又瘋狂衝刺起來。

她又是有了許多次極樂,後來,當我年紀大了,在其他女人身上經驗多了時我就明白她實在是一個很好的對手,她的反應算是甚為特殊的,因為多數女人都是不能夠那麼明顯地使你知道她已達到的,她則是很明顯。我終於也衝到了終點這時我才發覺我的支出是較為吃力了。可能是因為我的支出次數在短時間之內太多了,不及補充。

我們休息了一下之後,她說道:「我還以為我昨晚是做夢,原來是真的。」

她這樣講,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昨夜她是酒氣很濃,而且也是飲醉了,但似乎又並不是醉得那麼厲害,講起話來總是有些紋路的,起碼她就有教我如何做一個人醉了又怎能教人呢?

她笑著說:「我飲了酒之後是很怪的,完全變了另一個人。」

我說道:「我不知道,我還以為你……」

「這其實也不是你的錯。」她說:「你應該是不知道的,不過昨夜究竟發生什麼事情呢?你詳細告訴我吧。」

我一五一十把昨天夜裡發生的事情說給她聽,她紅著臉說:「這更怪不得你了,男孩子,怎麼受得住這樣的誘惑呢?」

我說:「為什麼你會飲酒呢?」

「我很悶,」張霞歎了一口氣,說道:「我的丈夫忽略我,你也是知道的啦他常常都是不見人的,陪我的時候有多少呢?」

我說:「你說他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是真的嗎?」

「大概是真的吧。」她說道:「我有朋友見過他拖著一個女人,他沒有認,我也沒有問。已經有了這種事情許久了,吵又怎樣呢?而且,他回來也沒有跟我親近,難道一個男人會永遠不要的嗎?」

「一次都沒有嗎?」我問。

「很久才是一次。」她說。

「我真不明白。」我說:「你是這樣可愛,他怎麼可以當你不存在呢?」

「男人嘛,」張霞說:「對得妻子多,就會厭的。而且他可能是在外面搞過不知道是不是傳染到什麼髒的病,怕傳染給我。」

我說:「他傳染了也會不知道的嗎?」

「這些你還不懂,有種病是患了七天之後才發作的,發作之前並不覺得,只知能夠傳染,他怕我也染上,只好等足了七天。」張霞又說道:「你說我可愛,你認為我是很可愛嗎?你喜歡我什麼呢?」

我擁看她說說道:「你實在是很可愛的女人,你的笑容甜美,還有,你和我做那回事時,使我很享受。」

她笑著說道:「你又沒有跟別的女人好過,你怎麼知道呢?」

我說道:「別人怎樣我不理,總之我是知道你很可愛。」

她吻了我一下,隨即就把我推開,說道:「好了,你也得起身了。」

事實上時間也是確已不早了,我也是要上班了,而且已是遲到定了的。不過張霞並不是為了我這一點而著想。她淡淡地說道:「這件事情,我們以後還是不要再做了,就當沒有發生過吧。實在是不應該的,我不是怪你,不過我不想良心難過。」

我心想。既然她的丈夫也對她不起,那她又怕什麼呢?不過這種事情,我又是不好對她講的,因為事實上我現在做的事情也確是不對的,我已經佔有別人的老婆。我還要對她講她丈夫的壞話嗎?

我說:「既然我們已經做過了,有機會的時候再偷偷地玩,不可以嗎?」

她輕輕摸摸我的頭髮,說道:「不可以的,我們就當沒有發生過,好嗎?」

我很傷心,而這之後,她見了我,果然是若無其事,隻字也不再提上次那件事情。但是,我也沒有完全失望,否則,我就會搬走了。而且,她也沒有叫我搬走。

還有,她是還可能又飲酒的,既然她說飲了酒之後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人,那麼她不是也可能再做同樣的事情嗎?

過了幾天,張霞的老公回來了。我見了張霞的老公,心裡是很不好意思的,我只好盡量顯得若無其事。好在他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而他又是甚少跟我談話的。

他同來了,我的心裡就大為妒忌。他會不會與張霞相好呢?張霞是說他已經很久沒有跟她要好了,但是這是不能作準的,也許這一次又會呢?我真是又羨又妒,他是可以名正言順地和她做的,然而照她所講,他不是享受她,憑張霞所講他只是敷衍而已,這是多麼浪費呀?我胡思亂想著,卻就睡著了。

過了兩天,張霞的老公又走掉了。無論如何,張霞說他不願意留在家裡,這是真的。也許是為生意,也許不是,但若然真的是搞生意,張霞就也不會飲酒和不會找我了。

張霞的老公走了那天晚上,張霞又來了。

那天晚上是星期六,我次日不必返工,就在房裡看書,她又來敲門了。我一開門就先聞到她那陣酒氣。她對我微笑說:「你到我的房間來。」

「但是……」我還沒有說出什麼,她卻轉身走了。她不讓我有機會講話。

我遲疑了一會兒,終於還是到她的房間去。

她的房門大開看,她就躺在床上。她微笑招手說:「快來跟我好,我真喜歡你。」

我猜測,張霞的老公這次回來,沒有與她親近就走了。不然的話,她就也不會有如此的表現,又飲酒又叫我來。不過,我還是問她有沒有。

她怨憤地說:「沒有,他回來又推說疲倦和不舒服,都不願碰我。我最後一次做那件事,就是上次和你的那次。」

我心想,真是太可惜了。這樣可愛的女人,張霞的老公居然也不識得珍惜。

這一次,我又可以很放懷地吻她了,那即是說吻我平時不願意吻的地方。本來我可真不願意。但是我對她已經有了很深的感情了,張霞的老公又沒有上過她而且原來她又是特別喜歡這樣的,她把我的頭推過去,教我如何運用我的嘴唇和舌頭。

張霞的老公一定不會對她這樣做,因為連吻都沒有興趣吻她,就更不願做如此吃力的事情了。那麼是誰教她這樣做的呢?也許是張霞的老公初期是如此對她的吧,人人都有最初的時候,他們新婚當然是很恩愛。無論如何,張霞對這件事情是非常之享受的,她的反應十分強烈。

一會兒,張霞推開我的頭說道:「楊輝,我也應該替你服務一下的,我們換一個姿勢吧,你先躺在床上。」

於是,我躺在張霞的床上,然後她伏在我身上。她把陰戶湊到我嘴上,同時也把我的龜頭伸入她的小嘴裡。她把我的陽具又吮又吸,這種滋味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那種感覺上比和她性交時還要刺激。

因此,我很快就有了想射精的感覺,我不敢貿然在她的嘴裡發洩,又不想很快終止這特別歡娛,只好強忍著性慾的衝動。可是張霞的口技實在太利害了,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我終於警告她道:「張霞,你這樣搞下去,我可能會在你嘴裡射精哦!」

張霞吐出龜頭,笑著說道:「我就是要你在我嘴裡射精,你放心發洩嘛。」

張霞話音未落,我的精液已經從龜頭急射而出。有些射入她的口腔,有幾點濺到她的脖子上。張霞趕緊又把我的龜頭含入她的嘴裡,她用力地吮吸著,直到我射精完畢,仍然吸著肉莖好一會兒,才把我射出來的精液全部吞食下去。又用指頭把剛才射在她指尖上的精液也揩進嘴裡吃了。

接著,張霞又把我軟下的陽具含入嘴裡。我也感恩戴德地把她的陰戶又舔又吻。還用舌尖撩撥她的陰核。張霞渾身顫動著,她的陰道裡流出許多淫水。雖然這淫水並沒有什麼特殊的異味,但是我並沒有吃進去,反而吐了許多口水出來,把她的陰戶弄得水汪汪的。

張霞仍然吸住我的陽具吞吞吐吐,想不到我的陽具竟然又在她的小嘴裡硬立起來了。張霞回頭對我說道:「你真棒,想不想再入我下面呢?」

我點點頭,張霞笑著說道:「你剛出過一次,一定累了,讓我來就你吧。」

說著,張霞轉身蹲在我腰部,把她的陰道套上我的一柱擎天。不等她出聲,我也伸手去撫摸她的乳房。這個姿勢,我特別受落,我既可享受陰莖納入她體內的快感,又可以很方便地玩摸她雪白細嫩的乳房。她也低著頭,雙眼情深款款地凝望住我,一邊用她的寶貝吞吐著我的寶貝,一邊注視著我的反應。

玩了一會兒,我看出她也累了,於是我把她摟下來,讓她的乳房貼緊了我的胸部,哇!真不愧古書上形容什麼「暖玉溫香」,真是舒服極了。

我們摟抱了良久,又變換了姿勢。我讓她躺在床沿,先讓她雙腿垂下,然後坐在她的大腿上,把肉棒從腿縫擠入她的肉洞。雙手則摸捏她的乳房。我問她覺得這個花式怎樣,她告訴我說:「這個姿勢的特點是接觸很緊密,因為我的雙腿是併攏著,陰道合得緊緊地讓你刺進來,特別有一種擠迫的感覺,不過你要慢慢來,否則恐怕我們都會擦傷哩。」

我也覺得抽送有點兒困難,於是我把她的兩條嫩腿舉高,然後又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她的肉洞。這時她的陰道裡淫液浪汁橫溢,使得我抽送起來發出奇異的聲響,我不禁笑了。

張霞也笑了。她說道:「楊輝,你是不是笑我多水多汁呢?」

我笑著說道:「多水才好嘛,沒有水怎玩呢?」

張霞又說道:「你的東西好長,插到我的癢處了。」

我說道:「只是我怕你明天醒來的時候,又會什麼都不記得了。」

張霞笑著說道:「上次我真的是酒醉亂性,這次我可是有心和你好呀。」

我說道:「可是你還是喝過酒,我不知你是不是說醉話呀。」

張霞說道:「醉不醉並不重要,你最緊要的事是先狠狠幹我一陣。幹死我也行。」

我見她這麼騷,於是雙手執著她的腳踝,一陣子狂抽猛插,直把張霞幹得雙眼反白,手腳冰涼。突然,她像暈過去一樣,一動也不動了。我慌了手腳,趕緊把手指放到她的鼻孔,幸好還有氣息。才放下心來。

這時我正值箭在弦上,可也不願意好像姦屍似的幾下弄下去,於是我就暫時不動,雖然我是很想動的。過了一陣之後,她悠悠醒返,過度敏感的階段已經過去了,她又催我動。她要求我快些結束,因為她已經夠了。

可是這時我就是想快也不易辦到,因為我剛才已經在她嘴裡洩過一次,而此時她的反應又不是非常強烈的,所以我好像得不到鼓勵。她也看出來了,於是她又變換姿勢,她伏在床上讓我從後面幹,她先聲明不許我弄她的屁眼。接著就讓我插進她的陰道。

這一回果然很有效,連串的抽送引起她再度興奮起來,我也在她得到相當美滿的時候,火山暴發似的把精液噴入她的陰道。

張霞倦得立即睡著了。此時我就考慮起來了。是睡在她的身邊好呢,還是回到自己的房間好。後來我還是決定回到自己的房間睡,假如她第二天醒來,又說以後不好再如此,那就不好了。

也許她是飲了酒之後真不記得的,那就讓她不記得好了。如此就多數會有下一次了。

之後,張霞又以這樣的方式和我相好了幾次,而我也仍然是在事畢之後,休息一陣便離開回到自己的房間。我知道這樣較好,因為她既不要求我留下來,就是不願我留下來了,如此,她次日就大可以裝作若無其事。

這可能是自尊心的問題,她也明知這樣做是不大好的,但是又想做,便做了而當作根本沒有發生過了。

我們就是如此繼續下去。我一直都在擔心,這情形是不會持續得久的。也許終有一天,她會通知我,說不要再與我保持這種關係了,也許叫我搬走。

我是料得到不會長久的,卻就是沒有料到會如此發展。有一次,張霞的老公忽然回來,把我們捉到了,事後想起來,我也覺得真是又笨又大意,因為我是應該先把大門鎖起來的。但是我又沒有想到這樣做。

那天晚上,張霞的老公就是忽然間回來了。那個時候,我正到達了欲仙欲死之境,實在沒有辦法逃走。因為連房門都沒有關,他衝了進來。而我還趴在他太太身上,我正在完成那欲仙欲死的過程。

張霞的老公大罵著衝過來,一手把我拉跌在地上,若是真打起來,我未必是打不過他的。不過在當時的情形之下,自知實在是我理虧,因而我也不敢還手。

這時張霞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張霞的老公大罵我乘他太太醉了來侮辱她。她醉了,醉到不省人事。此時看來的確是如此,不過在此之前,她還是在呻吟讚好,聽到門聲才不出聲又不動的。

我相信她是裝醉,如此她就可以推卸全部責任了。但是我也不能揭穿她。揭穿她又有什麼用呢?這既對她不利,又不能給我帶來什麼好處。所以沒有辦法,我就只好極力向張霞的老公求饒。

張霞的老公望著我赤裸的身體,突然說道:「要我饒你也行,但你必須聽我的話。」

我低聲說道:「只要你不追糾,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作為補償。」

張霞的老公看了看床上赤身裸體睡在床上,而又「醉得不省人事」的太太。出乎人意料地對我說:「好吧,我要你在我面前繼續和她做下去,現在就做。」

「這……」我竟不知所措了。我經過剛才一嚇,連陽具都已經變軟了。我說道:「現在這個樣子,就是我想做也做不來呀。」

張霞的老公說道:「好,我先到浴室沖涼,但是我出來的時候,你必須正在和她做。」

說完,他果然在我面前脫得精赤溜光。然後走進浴室去了。這一切突然發生的事令我百思不解,為什麼張霞的老公會要我在其面前姦淫自己的太太呢?究竟是他有點兒變態,或者另外有更大的陰謀呢?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望望床上的張霞,這時她仍然保持剛才讓我幹時的姿勢仰臥著。我突然覺得現在的她特別誘人,她「大」字地躺著。裸體的每一部份都散發出女性的魅力。我的陽具又硬起來了。於是我不顧身處於什麼環境,一下子撲到張霞身上。

我繼續著剛才未做完的事,我趴到張霞身上,把肉棒插入她的陰道裡。在我頻頻抽送之下,張霞的陰道裡越來越濕,她終於有反應了。她身不由己地融入性的高潮。雙手將我環抱,嘴裡也「伊伊嗚嗚」地呻吟出聲。

這時,張霞的老公沖涼後從浴室出來了。

他示意我把他太太的身體反過來玩「狗仔式」。我見到他的眼神裡只有慾火並無敵意。於是便照他的意思去做。張霞似乎也有了知覺,她很配合地讓我把她翻了個身。

我見到張霞的老公的陽具已經硬立在雙腿之間,便低聲說:「馬先生,不如你來吧?」

張霞的老公說道:「不,還是你來幹,我想看你們玩。」

我只好又插入,這時張霞已經被我抽送得如癡如醉,不過她只是呻吟著,始終沒有把眼睛睜開。張霞的老公終於加入了,他讓太太口交。這時的張霞嘴裡含住她老公的龜頭。陰道裡塞入我的肉棒,她可謂太充實了。

不過,張霞的老公很快就在她嘴裡射精。他躺到床後休息,留下我做未做完的事。我本來就已經箭在弦上,現在也不再控制自己了。匆匆地在張霞肉體裡射精之後,我便悄悄溜回自己的房。

這次之後,我就準備搬走了,但是我又發現陳家並沒有趕我走,所以我也沒有立刻搬走。

奇怪的是不僅張霞平時對我若無其事,而且張霞的老公也好像根本沒有發生過把我和他的太太捉姦在床的事。而且,張霞仍然不時會喝醉酒來叫我。

更離奇的是,有時當我進入她的房時,她老公也在場。但是他也像喝醉酒似的,並不計較我和張霞當著他的面前做愛。

初時我是非常不慣的,而且親眼見到張霞在和她的老公親熱,心裡竟有點兒不是滋味。然而玩過一兩次,就習慣了,甚至覺得兩男對一女特別刺激。

不久,張霞懷孕了。她和老公喝醉酒的事也不再發生了。雖然除此之外,一切仍然如常,可是我卻覺得很不是滋味。

張霞終於生下一個男孩了,她和張霞的老公十分恩愛,她不再喝酒了,一次都沒有。

她和張霞的老公做愛時,好像不當我存在似的。我可以聽到她欲仙欲死的呻叫,也可以偷看到她和張霞的老公的床上戲,但是我不再侵入過她一次肉體。

我終於沒趣地搬出張家。我仍然帶著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團離開。直到事隔三年後,我偶然見到張霞拉著兒子,才恍然大悟。

張霞兒子的模樣,酷似我所珍藏的自己一張三歲時的舊照片裡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