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真愛

成人文學
2013/ 10/ 07
1990年九月,我跨入了大學的校門,成為了一名天之驕子。我父親樂得成天合不攏嘴,人前人後滿面紅光。我也開始一掃過去不愛交際的習慣,魅力和信心不斷增長。

寒假回家的火車上,坐在我對面的是一位個子中等,唇紅齒白,面容清秀白皙,眼角上挑卻又略帶羞澀的女孩,從行裝上很容易就能分辨出她也是一個放寒假回家的學生。自小就聽大人們說,眼角上挑的女人很風騷。我就不由得暗暗心思萌動。

一問一答中,我瞭解到女孩叫楊中岳(為避免傷害別人,取諧音),當時感覺很奇怪的名字,不過她還是我的老鄉,湖南湘潭市人,也是今年剛上的大學。

更為讓人振奮的是,她居然和我是同一個學校!

楊中岳穿著中規中矩的長褲和一件淺緋色的羽絨服,看起來家庭環境不錯,至少比我這個老農民家的兒子強不少。她留著過耳卻又不及肩的頭髮,面孔比較漂亮,並且時不時泛過一片紅暈,然而眼睛總是有些游移不定,似乎不敢正視別人。

我這個人,平時話不多,但一旦碰到喜歡的女孩,智商立馬就會翻一倍,談話的題材思路滾滾而來,幽默智慧交相輝映(聲明:那都是十幾年前的狀態。現在,呵呵,不說也罷,別扔磚頭哦)。

漸漸地交談久了,在我的帶動下,她才開始敢和我對視。我發現,這時她看著我聽我說話的時候神情特別專注,尤其是聽到我發表一些特立獨行的見解時,眼睛似乎在放光,嘴唇一抿一抿的。看到我在奇怪的看著她,馬上臉上一紅,又垂下眼睛看著地上。

我比她提前下車。整個路上她的話雖然不多,但每次說的都很有思想,考慮問題很全面很細緻,處事謙恭大度,完全不像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下車的時候我的思想已經起了變化。最初我只是想娛樂一下,但現在我覺得我可能已經真的喜歡上這個小老鄉了。

回到學校後,我很快與楊中岳取得了聯繫。因為不愛交際,楊中岳基本上沒什麼朋友,包括女朋友。我的出現,讓她們宿舍的女生大跌眼鏡,因為她居然是他們宿舍裡第一個有男朋友的人(她們那樣認為的,我自己倒沒覺得是)。

那個學期是我最快樂的一個學期。我們一起上圖書館,逛街買東西,一起去食堂吃飯。

一個深秋的晚上,我們從圖書館出來,在後面的花園裡隨便走走,因為剛下過雨,花園裡沒什麼人。在一個角落裡,我把書包墊在凳子上要求坐一會。外面還是有些許寒意,我們擠坐在一起,我右手輕輕的摟過她的肩膀,左手仍舊抓著她的左手。

楊轉過頭,眼睛深深的看著我,我也看著她,心像兔子一般跳。我曾經歷過舅媽的誘惑而不曾退縮,然而面對嬌弱柔美的楊,我似乎不敢輕易觸碰,害怕讓她受到丁點的傷害(然而最終深深的傷害了她的那個人,是我)。

楊看著我然後輕輕的閉上眼睛,她的默許鼓舞了我的信心。我貼過頭去,用鼻尖,用嘴唇輕觸楊的嘴唇。也許寒意更甚,當我輕輕含住楊的嘴唇,用舌頭探索並尋找她的舌尖時,我感覺到楊身上一陣陣不由自主的輕抖。

楊甚至不會接吻,我一邊吮吸她的舌、她的唇,一邊左手捧著她的臉撫摸,然後逐漸隔著衣服在她胸口摩挲。楊的胸脯並不大,當我從衣服裡面伸進去的時候,我甚至都覺她的乳房太小了,跟我舅媽的簡直不能比。然而她那小小的乳房卻別有一番味道,因為小,所以很翹,突起很明顯,尤其是乳頭,直徑不大,卻很長。整個乳房在手掌裡盈盈一握,如醉如癡。

纏綿了半個小時,我的雞巴硬得不行。我把手從楊中岳的乳房上拿下來,找到她牛仔褲的腰口就往下面伸。

然而此時,楊突然神經質一般把我的手猛力推開。我以為我弄疼了她,就沒有再往下面伸,而是接著去摸她褲子的拉鏈。然而楊再一次堅決的阻止了我。她也不接吻了,兩隻手抱著褲子很驚恐的樣子。我害怕了,我覺得可能嚇著她了,就沒有再堅持解她的褲子。我摟過她的額吻了一下說了聲「對不起」。

以後的日子,類似的情況又發生過。楊褲子以上的地方我都親過摸過,然而那最神秘的桃花聖地,我甚至連用手摸一下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楊開始有了一個新的變化。就是她開始不厭其煩的問我同一個問題:

「你愛我嗎?」我說:「愛,你看我的眼睛裡都是愛,我的心已經在你的身體裡」。為了攻克最後那一片窪地,我搜腸刮肚用盡了甜言蜜語,我信誓旦旦,百般利誘,然而楊似乎總是在最後一刻,放不下那顆恐懼的心。

轉眼又到了第二年春天。那天全校師生都組織到挺遠的一塊墓地陵園植樹。

至少要到下午五六點才能回來。我因為打球腳崴了,留在宿舍休息。我讓楊中岳謊稱身體不舒服請個假來陪我。偌大一個宿舍樓就只有我們倆(那是我們學校只有女生宿舍有看門的),我那膨脹的慾望又開始撕裂開來。我插上門,抱著楊使勁的親吻,撫摸。

我感覺到楊也十分動情。我說:「岳,我不知道我有哪裡讓你不放心,難道你不知道我愛你的心有多麼真,難道你不知道你的拒絕會讓我痛苦得要死去?」楊哭了,她說「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沒想到你會這麼在意」。她一邊哭一邊捧著我的臉又說:「我愛你,我是你的,你想要你就拿去吧,我什麼都給你就算明天死了我也不遺憾,明天死了我也滿足了。」我說:「說什麼呢,什麼死不死的,愛你都來不及呢,還能讓你死,你死了我怎麼辦?」楊哭的更厲害了,她撲上來狠命的抱著我,親得我的皮膚都疼。

我們猛烈的呼應。我把楊的上衣全扯開,她的身子第一次暴露在我面前,皮膚白皙光滑,乳房驕傲的挺著,看起來卻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小。楊閉著眼睛,雙手只是不停的抱著我在我身上撫摸。我把楊抱到我的床鋪上,拉開牛仔褲的拉鏈,並同裡面那件緋色的內褲一起輕輕的扒了下來。

一層淡淡的陰毛下,緋紅色的陰唇晶瑩透亮,真個外陰已然淫水滿溢。然而我還是震驚了,想遍了千百個年頭,我無法想到我所見到的一幕。楊中岳的陰道上方,赫然矗立著一個陰莖!

幾十秒鐘的時間我的大腦意識都沒有反應過來。等我清醒的時候,我看到楊滿眼淚水,正可憐楚楚望著我,那副無助的神情讓人心痛,彷彿生命中所有的一切,都只等我一聲判決,就能決定她的生與死。

我不敢多看個究竟。我一下子明白過來楊為什麼對那裡堅守不懈。那裡會讓她失去所有的愛。震驚之後,我的心一陣陣發疼。為我也為她。在我的心中,我已認定楊就是我的未來的伴侶,我將與她共攜人生,這種意外,讓我的心靈遭受到了無法意料的重創。

而她的痛苦我卻又明顯的感覺得到,我知道她也是愛我的。我暫時不敢去想更多。

看到我茫然失神的眼神,楊中岳似乎感到了絕望。突然她發瘋似的坐起來,一邊哭,一邊臥起拳頭使勁的砸剛才在情慾下還略帶充血的陰莖。

我趕忙摟住她,一邊親她臉上的淚,一邊脫掉自己的衣服和她躺在一起,我撫摸著她的肩膀、乳房、她的屁股,我是多麼喜歡他們啊,我的陰莖開始又昂立起來。

我感到楊中岳慢慢停住了抽泣,雙眼重現以往那種熟悉的迷濛,我從楊的唇上一直吻下去,用舌尖輕點她那挺立的乳尖,然後慢慢吮吸。每吸一下,楊都不自覺的跟著挺一下胸。我又俯下接著吻下去。

此時楊陰道上的陰莖又開始充血,雖然尺寸比平常人的小了一半,但卻也昂然挺立。陰莖基本上是非常完整的,嫩嫩的包皮,紅紅的龜頭,還有馬眼。(後來楊告訴我那裡不會尿)陰莖的左下方約隱約現的似乎有一粒睪丸。

陰莖下面,就是陰道了,陰道可以說是十分完美,鮮紅嫩滑,陰唇肉很少,顏色較淺,因而顯得非常乾脆淨潔。我慢慢用舌頭在陰唇上刮,時不時用舌尖往那肉洞裡刺一下,楊就每次都輕聲哼了一下。

那個不大不小的陰莖老是碰著我的額頭,我抬起頭,它是那麼乾淨以至於我心理上居然沒有一絲厭惡,我突然把它含住,並一邊用舌頭在馬眼、龜頭上舔。

楊似乎很意外。她抬起頭對我說:「××,你別含那個髒東西,我討厭它。」我說:「沒事,只要是你身上的我都愛」。

楊似乎又動情了,她又淚汪汪的說:「××,我愛你!今天有了你,今天給你了,明天我死了都願意!」我連忙說:「快別說什麼死不死的,我也愛你。」我移身向前,把陰莖移到楊的陰道旁邊,慢慢的往裡面一點一點探。我知道處女會疼。

然而楊卻很急,看到我在那陰道口磨蹭了半天,又探起身對我說:「我不怕疼,只要你高興,我什麼都不怕。你快進來吧,快進到我裡面來吧。」說完摟住我的屁股使勁一拉,同時自己把胯往上一挺,只聽一聲尖叫,楊張開嘴直喘氣。

我連忙停下不動,然後一邊撫摸她的屁股,過了一會,楊對我說:「現在沒事了。」我才開始慢慢的抽送,一點一點的鮮血不斷被我的陰莖帶出來。然而楊卻很高心,她眼睛癡迷的看著我,嘴裡不斷的重複說:「我是你的人了,我是你的人了。」半小時後,我感覺到仙境漸臨,手無意中握住了她的陰莖,剛一握上套了兩下,又覺得她可能不喜歡我弄,又拿了下來。

沒想到的是,楊中岳剛才還兩手緊緊抓住被子,臉色潮紅,陰部隨著我的節奏迎著我用力送胯,我的手剛一拿下來,她眼睛仍然微閉,右手連忙到處亂抓,抓到我的手之後迅速拉到她的陰莖上,要我繼續給她套。

我感到很意外,同時也更興奮,不斷加大了抽送的力度和速度,就聽見楊突然啊的一聲,兩手拉住我的屁股使勁往她陰道裡送,並緊緊按住不讓我再抽送,我感覺到她全身緊繃,陰道裡一陣一陣收縮,擠壓著我的龜頭,不斷加強著我的射精慾望。

與此同時,握在我手上的楊中岳的那個小陰莖居然撲的噴出一股精液來,一下一下的噴了有七八下。如此情形下,我不由得一陣興奮,猛地使勁頂住楊的陰部,龜頭似爆裂一般,往楊的陰道裡射出了一陣陣滾燙濃濃的精液。

之後的日子,我陪著楊偷偷的上網查資料,到比較偏遠的醫院詢問有關雙性人的治療。

楊告訴我,她小時候一直到小學畢業都很正常,只是初二的時候,當初次來月經後幾個月的時間,一次偶然的機會她發現自己的陰蒂上居然有個小洞。更為驚恐的是,慢慢的,這個自己開始以為是陰蒂的東西,居然從月經來了之後開始發育長大,最後長成跟書上說的陰莖一模一樣的東西。於是她不斷看書查資料,知道了自己可能是雙性人。

由於害怕別人知道恥笑,從來都不敢想別人透露。剛上大學的第一個學期,她就把家裡給的生活費拿去到醫院檢查了一次,醫生說她女性各項器官都正常,只是比一般的女孩子多了一個長得比較深的睪丸(醫學上稱隱睪)和陰莖,需要開刀做手術切除就能恢復女孩子模樣,不過手續費很高,需要自己慢慢一點一點積攢。

本來她是準備等偷偷做了手術之後,再和我親熱的,可是架不住我老是給她壓力,她又怕我誤解她而離開,終於一時激動讓我知道了真相。同時,楊還很羞澀的告訴我,她的那個只有一個睪丸的陰莖,其實也有快感,以前她就自己摸著它高潮過。那天我一邊在她陰道裡抽插,一邊給她的陰莖套弄的時候,她體會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真正的高潮。

大學畢業了,我考上了研究生繼續深造,她則進了一家有名的外企,待遇很好,並且成功的進行了陰莖和睪丸的切除手術。由於不像在學校裡那樣有護花使者,追她的男孩子一群又一群的。

一天深夜,在完成導師給的一項重要課題後,我突然心血來潮,攔住一輛出租越過整個××城(十五公里以上,平時不太方便),拿著她給的鑰匙貓著步偷偷進了她租住的房子。我想給她一個驚喜。然而我第二次經歷了我人生中最刻骨的一次震驚。這兩次震驚都是她給予的。

我看到她床上除了她之外,還有一個女的和兩個男的。房間裡酒氣沖天。那個女的更是只穿著胸罩和內褲,男的也都是衣衫不整。我血往上衝,抓起桌上還在發光發熱的檯燈使勁的砸在地上。所有人都醒了,但是都還沒明白怎麼回事,我走到楊旁邊,把鑰匙塞進她的手裡,狠狠的打了她一個耳光,然後揚長而去。

接下來每個禮拜,我都能看見楊在我實驗室前後徘徊張望,我避開她走,即使被她截上,我也裝作形同陌路。楊總是眼含淚水,似乎有很多話要說。然而我不會再給她機會,我的心受到了重創,我一心撲在學習工作上。

研究生很快畢業了,我的成績很優異,導師推薦我接手一家外國公司的中國總代理,並慎重的給我介紹了一位女朋友,是同行的師姐,年齡卻和我一樣,人長得一般,能力很強。導師推薦我們一起開創公司的事業,駐紮地點由外方選擇在武漢。我開始四處忙碌起來。臨行前的那天,導師遞給我一個信封,說是有個女的找到他,讓他在我走的時候給我。

回到宿舍,我打開信封,信是楊寫的,內容並不多。楊在信中說:「親愛的××,我至愛的××,我不想再為那天晚上的事自我辯護,我只是告訴你,我還是你的岳,過去、現在、永遠都是,沒有人能取代你。

我知道,不管你相信不相信,你我都已無法換回了。也許,我給你造成了深深的傷害,這是我多麼不願意看到的啊,即使事實不是你想像出來的那樣,但畢竟那是我造成的,我情願自己一百次的死去,也不願意你痛苦。

親愛的××,你離開了,我的生命從此灰暗,我一生中再也不會像愛你那樣愛上別人,我的愛已被你帶走,不復存在。

親愛的××,在這個世界上,是你首次給了我愛,讓我在自卑和痛苦中得以重生,是你讓我有過男人和女人的雙重高潮,是你佔據了我真個靈魂的空間,我內心深處是多麼依戀你給予的愛啊,然而這一切都煙消雲散了,我是多麼難捨啊。

曾經的纏綿,曾經的激情,在我心裡鑄成一座愛的墳墓,我的血液會終生守候在這座墳墓旁,直到我死去。

親愛的××,無論你在哪裡,我都會為你永遠祝福。同時我也有一個小小的請求,也是此生對你最後的請求了,請你親親的吻我一下好嗎?」信的下面有一個淡淡的緋紅色的唇印。我輕輕的吻上,從前的一幕一幕閃電般在腦海翻騰。我淚如雨下,我內心深處是那麼深愛著我親愛的岳,我怎麼能拋下她!我拿起電話一遍一遍的撥,始終是忙音。

我衝出宿舍,攔輛的士,跑到她租住的房子前,一張大大的求租廣告已醒目的貼在門上。我又跑到岳的公司裡,他們說她已經辭職一個禮拜了。我無力的蜷縮在馬路邊的電線桿旁,任憑汽車呼嘯和人聲鼎沸而茫然不知,我的心一下一下的抖痛,我此刻才體會到什麼是真正的心痛。

她走了,她離開了我的世界,一件那麼小的誤會,斷送了我和她的愛。我自責、懊悔、痛苦、揪心、流淚,我腦海裡一片空白,我感覺到我追求了一輩子的東西,在這一刻丟失了,我覺得生存已沒有任何意義。

當我醒來的時候,小師姐正焦急的守候在病房前。我朝她微微一笑說了聲謝謝。我感覺到我又走入了對另一個人傷害的軌跡。

許多年過去了,那份炙熱的愛始終無法從我心中淡去,我會一直思念我親愛的岳,一直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