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玩弄重口味

成人文學
2013/ 10/ 07
強制醫院--矗立於強制山,一個龐大的地域醫院。在這個女權世界,只有被判處終身奴隸刑的人才會被帶到這裡,因為主宰這個世界的女權者們認為,這些奴隸是骯髒的垃圾,必須要送入強制醫院裡進行隔離,讓他們受盡徹底的調教,才有資格活受罪,才有資格做女性們的奴隸。

「還不爬進去」女警的吆喝聲打斷了我的沉思,我--一個被判終身奴隸刑的人,即將踏進這神聖的白衣天使的天堂,也是奴隸的地獄。3天前,我因為在路上行走時,一個不謹慎,被送上了一條不歸路。故事要從那天說起。。。。。。在這個星球上,女性完全支配男性,任何法律都是為女性的利益而存在,而男性做為一種弱小的生物而苟活,時不時就會因為一些小小的舉止,而淪為女性的階下囚。我當然不可能逃脫命運。送我上路的那個女人叫葉倩凌,那天她和往常一樣在路邊尋找獵物,(後來我才知道,葉倩凌就喜歡折磨男人,喜歡把男人親手送進強制醫院,這就好像送他去斷頭台,能得到充分的主宰男人的快)可憐的我就這樣成為了葉倩凌的犧牲品。「喂,你過來,幫本姑娘試下鞋感」

我不敢怠慢,馬上到了葉倩凌跟前,眼前這個女人二十左右,一身性感的打扮,公主背心,彩色綢帶,粉色的芭蕾短裙,蕾絲花邊黑絲襪,最耀眼的是一雙水晶透澈的高跟鞋。男人在這個女人面前,理所當然越加顯得低微,我不由地雙腳沒了力氣,撲地跪倒在葉倩凌身前,

「還算乖哦,這是剛買的鞋子,穿著還不習慣,你快讓我練習下感覺。」

「嗚。。~」我迷惑地抬頭往著這位美麗的小公主,不知道該怎麼為她服務。

「真笨,快把你的鳥伸出來躺好,讓我踩著玩^」

「~~請您腳下留情~」,這個世界男人不可以違抗女人的命令,不然就是犯法的,我沒有辦法,只好乖乖掏出自己的鳥,祈禱著可憐的鳥鳥能平安無事。

「廢什麼話,好好把鳥躺平了,伺候我的腳」葉倩凌不由分說地便抬起高跟,踏到我的命跟上

「嗚。~~嗚」

「彈性好像不錯,怎麼穿透力似乎不夠,是我沒使力嗎?。。那這樣呢」葉倩凌根本不把踩在鞋下的我的鳥當作生物,任意蹂虐,我就這樣掉入了她為我準備好的陷阱裡。

「這樣呢?」

「嗚~~~嗚」

「那這樣呢,好像慢慢有些感覺了哦」葉倩凌開始用腳尖攆,然後時不時壞壞地把身子立起來,讓我的鳥承受她全身的重力。

「嗚~求。。求你了。」

「什麼,現在怎麼樣了?求我再做些動作嗎?呵呵那這樣呢?」葉倩凌笑著用左腳將我鳥鳥墊起,然後用右腳的高根鞋跟插入我的龜頭。

「啊嗚~~饒命啊~」我無法再承受痛苦,一邊求饒,一邊想用手反抗。葉倩凌一眼就看出我的企圖,更加踩緊我的鳥鳥,用鞋跟刺激我的龜頭,這麼一來我早沒了氣力,無力的雙手怎麼反抗也挪不動葉倩凌的雙腳。孤立無援的鳥鳥,在葉倩凌高跟的刺激下,被迫發射。。。。

「好啊,你居然敢用雙手反抗,而且還故意用那麼低賤的精液弄髒我的鞋子,哼,等著被判刑吧」葉倩凌生氣地一腳踢開我的鳥,坐上車,朝我凶巴巴地甩出一句「明天法庭不見不散哦」便開車離去。我被嚇癱倒在地上,腦子裡一片空白。「如果被判那個刑的話,不知道等待我的是怎樣殘酷的折磨,不,絕對不行,一定要想辦法」我拿定主意,帶上唯一的一點錢,尋求辯護師。最後一個叫王宛詩的辯護師願意幫我出庭辯護。。。。。。於是,到了開庭當天

這個世界的最高法院,執法人員都是女性,而所有的被告,一定都是沒有權利的男性。法庭規定開庭審理前,被告(既男性)都要先被原告(既女性)在陰莖上繫上一個鐵球,然後由原告牽著鏈條,被告爬著出庭。整個審理過程中,被告被戴上口環無發言權利,被告的一切發言權由他的辯護士發言。而被告要匍匐在原告腳下,並且整個審理過程用舌頭為原告舔鞋。

「開庭」隨著女法官的宣告,葉倩凌牽著我開始進庭,

「原告人就坐」

葉倩凌,在庭前坐下,前面一共5個審理員,正在看著案件資料

「被告人,入位」

我匍匐在葉倩凌腳下,開始用舌頭為她服務,腦子裡緊張地想著辯護士是否能夠幫自己洗刷罪名。

葉倩凌驕傲地朝下邊注視著正為她舔鞋的我,故意要羞辱我。我避開她的雙眼,沉思著。

「原告葉倩凌告被告人狗奴(在這個世界男性的姓氏只能是狗)故意弄髒了她的鞋子,向我院提起訴訟,今查證如實,被告方可需辯護?」

我的辯護師--王宛詩拿出準備好的辯護搞開始為我辯護。。。

「被告-狗奴用精液弄髒了原告葉倩凌的鞋子,並且在原告葉倩凌踩他鳥鳥玩的時候,公然用雙手反抗,根據最高法第三十二條規定,已經是構成犯罪無誤,在此,我為被告請求受刑」

當我聽完王宛詩的辯護詞,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拚命想大聲抗議,可是因為被戴著口環,無法出聲。正在我不知如何是好時,葉倩凌彎下腰來,命令我伸出鳥鳥為她做腳墊。

「嗚。~~~~」我又急又恨,只得用搖頭來抗議

「抗議無效」中間的審理員向我表示道。我只得又一次把鳥躺在葉倩凌腳前,準備被她屈辱,葉倩凌將雙腳踩在我的鳥上

「法官大人,我能要求被告人用龜頭,向我的高根懺悔嗎?」

「當然可以。原告辯護有異意嗎?」

「沒有」

葉倩凌緩緩抬起左腳,跟上回一樣將我鳥墊起來,然後右靴鞋跟插進我的龜頭口。

「滋味如何呀☆?」

「嗚~。。嗚啊」

「好好懺悔哦,說不定法官能給你從輕發落呢哈哈」葉倩凌任意地用高根掏我的龜頭。我只能忍受。並發出嗚哇的呻吟聲

「肅靜,被告人在法庭上不得喧嘩。」法官敲錘向我示意。我只好連呻吟的聲音都強忍著

「繼續開庭,據上述情節,被告人以構成故意犯罪。原告可有給予判刑的要求?」法官向葉倩凌問道

葉倩凌邊用高根掏弄著我的龜頭漕,回道「我要求將被告判處終身奴隸刑,並送入強制醫院進行徹底奴役治療」

「成立,現在宣佈被告狗奴因故意犯罪,現判處終身奴隸刑,明日押送強制醫院。。。。。。」

後面發生的一切我都迷糊了,只知道我痛苦地承受著葉倩凌的高根虐待,一直到審理結束。出庭時被判了終身奴隸刑的我,絕望與憤怒的交織下,企圖攻擊葉倩凌,之後就被後面的女執行人員用警棍打暈了過去。。。。。。。。。。。。。。。。。。

兩位女警押著被扣著手拷的我,慢慢步入強制醫院入口。我被押解到醫院的正門口一個房間,房門上寫著--註冊中心,四個大字。我不敢多問,身後女警已把我推進了裡邊。房間當中坐著三個女工作人員,兩個女警開始把我的事情告訴三位工作人員。

「名字叫狗奴是吧?」其中一個茶色的頭髮的小姐問道。

「是。。是」

「在這裡敲個章吧」旁邊小姐,把一張文件遞給我。

「嗚~」我雙手被拷在身後,無法接受文件,只好嗚嗚地叫

「哈哈,奴隸還需用用手嗎?之後的日子裡,恐怕你的手會一直乖乖地拷著哦」工作小姐嘲諷我,另一邊的工作小姐,突然雙手伸到我的檔部,毫不客氣地將我僅存的短褲剝去,扔進了腳邊的垃圾筒中。我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任命地等待著女性們的下一步動作。

「快把你的鳥浸到墨裡去然後在紙上花押。」

原來我的鳥鳥要被當作花押的工具了。沒辦法我只能老實地將鳥浸到墨裡,然後用鳥頭在文件上花押。一切就緒,剛才那個茶色的小姐,接過我的文件,將它放入打印機複製,然後上傳入電腦中,最後定位在人物消除的界面上,用她高俏的手指按下Enter鍵。

「徹底消除咯,你的資料已經從這個世界完全消除了,現在開始你的身份就是最最下賤的M病奴了。好好享受醫院護士小姐們的治療吧」

一種終級判刑的絕望在我心中油然而生。。。。。接著我被帶到醫院正樓的1樓院內辦公室。辦公室的門微微掩著,兩位女警命令我下跪,在她們監視之下爬進辦公室。辦公室裡面從上到下都是極其豪華的裝飾,正中的沙發椅上更坐著一個美艷的女主人,我被女警命令爬到這位女主人的腳前。粉色的芭蕾短裙,蕾絲花邊黑絲襪,耀眼的水晶高跟鞋。正當我想把目光抬起時,那雙絲襪腿突然高高抬起,威嚴的高跟鞋不由分說地踏上我的頭顱,並把我的頭踩在地板上。

「在女人面前男人是沒有權利抬頭的。男人只是我們的玩具哦。」女主人的聲音似乎在哪聽過,那麼高貴嫵媚。

「痛~痛啊,別這樣求你了」

「你注定是我的玩具了,慢慢享受十八層地獄的滋味吧。在這個醫院所有都由我葉倩凌說了算。知道嗎?」

葉倩凌!我恍然大吃一驚。「怎麼會這樣,她怎麼會是這個醫院的主人。那她那天是故意要把我送到這裡來了?那。。。。

」我痛苦地思索著,想到那天法庭宣判後我所企圖攻擊葉倩凌的行為,之前僅是弄髒了她的鞋,我就被判了終身奴隸刑。那企圖攻擊的行為又會受到葉倩凌怎樣的虐待呢?想到著我不禁打個寒顫,不敢再往下想。

「來,讓本姑娘看看你絕望的表情吧」葉倩凌看出了我的心事,把腳拖起我的下巴,讓我能看到她美麗高貴的面容

葉倩凌笑地那麼燦爛,那麼殘忍,我絕望了,絕望地哭泣顫抖著「。嗚。~饒~饒了我吧,公主請饒了狗奴吧~」

我一時驚慌過度,居然把葉倩凌當作了公主。確實,如此美麗高貴,又擁有能主宰奴隸生死的權力。公主是對她再恰當不過的形容了。。。。。

公主看著我哭泣求饒的表情,讓裡房的助手來宣佈對我的「治療方案」。接著我聽到助手小姐婀娜地踏著高根鞋向這邊走來。

「葉姐姐的話都聽明白了沒,在這裡沒有人可以反抗我們,你們男人將成為畜生來供我們玩弄,取樂。所以以後可千萬別要在做出跟葉姐姐打官司這麼愚蠢的事來哦。」

「啊~~」我無奈抬頭一看,果然這個助手小姐就是之前我的辯護律師--王宛詩。而這一切不用說,都是葉倩凌為了玩弄我而為我準備的。。。

「嗚~是是~公主們請饒了狗奴吧~奴再也不敢了。~~請放了我吧」

「放了你?那就要看葉姐姐的心情咯」王宛詩笑著回頭朝葉倩凌問道「姐姐你說呢」

葉倩凌望著匍匐在她腳下,我正無助的眼神,呵呵地笑著對我說「你的公主我,可是很仁慈的哦,所以雖然你罪該萬死,本公主還是開恩給你留了一條生路哦。你要怎麼感謝我呢。。。咯咯。。宛詩你幫我給它指條明路吧」

王宛詩繞著我開始對我宣佈治療方案。。。。。。

「從明天開始我們將把你送入地下18層地獄治療室的第一層,你在那將會得到護士們的幫助跟病魔戰鬥。每完成一個療程你就會被送到下一層的地獄治療室,當然了,治療的手段也會一層比一層難熬。如果你能順利忍受下18層的地獄治療,那你將會被送到我們的秘密基地由我們親自對你進行總治療。」

「那。。~那。。。」

「那什麼,快說」

「那如果無法忍受18層地獄的治療呢?」我害怕地看著王宛詩,等待她的回答。

「那當然就是萬劫不復咯,當病奴無法承受折磨時,護士小姐會通知我們,倩凌姐姐馬上給你安排一個工作,你就永遠在地下工作吧。對了,你在地獄一路上肯定會遇見許多病奴在各自的崗位上日夜工作哦。到時候你就會知道在地下的工作有多麼好玩了。」王宛詩神秘地眨眼微笑著。我越發覺得恐怖就在靠近。。。。。。。

「好了,今天你就好好地睡一覺享受最後一個晚上吧,咯咯」

「睡覺?宛詩,你好像忘了一件事哦」葉倩凌提醒王宛詩道

「啊,是哦。今天你還得接受倩凌姐姐親自實施的病奴祝福呢。是吧,姐姐?」

「時間也差不多了哦,宛詩準備刑具,3分鐘後把這奴隸帶過來」葉倩凌說完舒服地伸了個懶腰,然後立起身子,那雙水晶鞋從我身上踏過。走出房去。。我一邊承受著被葉倩凌水晶鞋踩踏的痛楚,一邊想像著一會葉倩凌對我的病奴祝福是什麼。。。

三分鐘後我被女警押到另一個房間。與其說是房間不如說這是一個刑房,房裡到處掛滿了女王們折磨奴隸的各種刑具。葉倩凌,王宛詩正在饒有興趣地擺弄著當中一張刑架上的道具。

「還不快向兩位公主行禮。用你最下賤的雞巴」兩個女警舉著警棍對我吆喝著。我不敢怠慢立刻爬到葉倩凌,王宛詩的腳前磕頭。

葉倩凌對著我的臉就是一腳,不滿意地叱責道「耳朵聾了嗎?讓你用你的雞巴來行禮,沒聽到嗎」

「。。。。」我無可奈何地跪著把雞巴伸到台階上,正好在兩位公主的腳前,使雞巴在地上顫抖來向兩位公主表示屈服。

「姐姐,那麼祝福儀式差不多可以開始了嗎?」

「嗯,那就立刻開始吧,看著這雞巴就讓我生氣,居然敢弄髒我的高跟鞋,非讓它知錯不可」葉倩凌說完用玉指撥動沙發側面的按紐,突然間,一個人行的拘束刑盒從天花板上落下。就要把我罩住,我本能地想閃避,剛要起身,雞巴上一股鑽心的疼痛傳遍了我全身。原來就在葉倩凌按下按紐的一刻,王宛詩心領神會地把玉腳輕輕往前一挪,狠狠踩在了我的雞巴上。那麼一來我當然沒能動彈,聽著「咚」的一聲,我眼睜睜跪著被這人形拘束盒罩住。我回過神這才看清楚是一隻玻璃制的人行容器罩住了我,由於玻璃容器底部有一個凹口,於是使得我被王宛詩踩著的雞巴倖免遇難。可是這麼一來公主們更可以在外邊肆虐地折磨我的雞巴了,我只好在裡邊嗚嗚地叫著。

「嘻嘻,蠻合身嗎?接下來就進行第一個祝福節目吧。」葉倩凌笑著按動沙發另一側的按紐,於是我的面前,胸部,屁股處分別打開了三道口子。我無助地看著葉倩凌對我一步一步的處置,一邊聽候命令,一邊腦海裡每每浮現葉倩凌侮辱我的--男人是女人的玩偶。

「在18層的地獄治療中,會讓你痛不欲生,所以本公主特地送你4個祝福哦。它們會給你幫上大忙哦,你要怎麼感謝我呢哈哈」葉倩凌說完,指示兩個女警將準備好的道具拿過來。接著解釋道「看到了沒,3個烤紅的火煤餅哦,這不是一般煤餅呢,它上面刻著你的奴隸編號,和證明,他們將終生伴隨著你,讓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奴隸哦」

「嗚~~不~不要~」葉倩凌的話幫我回過神來,我立刻感覺到刑前恐怖的感覺。

「怎麼,不想要嗎?那可不行哦,這三個火煤餅是特地為你準備的第一道祝福哦,這樣護士們才會給你特殊照顧呀,咯咯」葉倩凌說完將玉手舉起,示意準備用刑,兩位女警察分別用鉗子鉗起火煤餅,對準我的胸部和屁股。王宛詩也鉗起一快對準了我的臉。

「~~~嗚~~不啊~求您了」

葉倩凌纖細的玉手在空中放落。。。。。。。

「啊啊啊~~~~」伴隨著一聲穿心的餐叫聲,我昏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