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女囚犯

成人文學
2013/ 10/ 07
這個不幸的戰俘現在被捆綁著,她已飽受驚嚇,她的思緒象團漩渦轉著,混滿了驚慄和痛楚。各種難以想像的私刑都用在她身上.......似乎沒有什麼不可能的酷刑不會發生在她們身上。這是真的嗎?她是不是被個巨型的士兵像個木偶般拖來帶去?裸露地從當初被審問到現在?還是她的思想已經擾亂了?

但雙腿之間的痛楚卻是真實的,非想像中所能感受到的。啊.......這種痛苦,一陣一陣地悸動象火一般燒著!Gillian的剛鬆懈思緒再次混,又回到前天被電擊棒強姦的回憶。看來真的有場誤會,她被當作是游擊份子。

她躺在地上嘶喊著,瞭解到這場夢魘是個現實。牢門被鎖匙轉動,在地上拖得吱吱聲。然後牢房內登時被燈光溢滿,把Gillian照得睜不開眼。「不像奶上一次住的牢房那麼舒服吧,小姐?」Hardman上尉閃過一絲微笑:「很好.......看來奶還得慢慢適應這裡粗劣的環境呢。」

「你.......你必須幫我.......」她喘氣道「你是一個軍人,難道你沒看見他們對我所做的嗎.......」「我當然能看到,」Hardman答道「他們是在摧毀你的意志,還有,他們對女人在審問之下的尖叫呻吟聲已經完全麻木了。」

「無論如何,回到你這位年輕的女士這裡,」Hardman微笑著:「我在這個下午介紹妳一種軍隊發明的裝備,叫做『雄馬′,它可是台強姦機器。」Gillian躺著張闊了嘴,赤裸地攤在地上。而Hardman向她解釋她首個六小時裡,『雄馬′能對她做的姦辱和它如何會真正地令她發狂。

Gillian不斷地請求著他把她從這人間地獄釋放。

「好了,歡樂時間到啦」這禿頭的警官說道:「我敢打賭奶不會很期待奶和『雄馬′這夜的約會。」他看見這可憐的身軀在顫抖。沒有一個女戰俘會受那機器仁慈的待遇!它把她們整修得只能喘氣的,尖叫呻吟,顫抖軟癱得像堆泥。

「不.......Ohhhhhh.......先生請不要,我求求你............」

「當然你不會喜歡它,雖然它只會傷害些你的皮肉?」他邪笑道。

Gillian狂野地搖著頭,短短的頭髮卻沒隨著擺動。

「它將會徹底摧殘奶,讓奶不停地高潮.......高潮.......再高潮.......」

Gillian裸著胴體,張著嘴躺在那裡,她看起來沒那堅強,這女孩的頑強似乎真的被粉碎了。

Hardman湊向前拍打她的臉。她在他椅子前頭攤開癱瘓著。「別看起來這陰沉嘛!」,他說著,邊扭捏她靠近的乳頭。「AHhhhhh.......先生,別.......」Gillian像個嬰兒般啼叫道,從這狠狠的揉捏醒過來。

另一邊的面頰受到緊摑,而乳頭更被長長地拉起來。「我也這麼想。」Hardman打岔。「這種能掌摑一個漂亮的臉頰感覺真好.......更妙的是你可以對她為所欲為。或許我該以電擊棒挑弄她膠狀的乳頭,一邊讓她乘坐『雄馬′。那將會增添不少樂趣。那女孩子的雙乳彈性十足,配得上她健美的體格,堅固圓潤的,像煮熟的白蘋果,襯托著兩顆玫瑰粉紅色的乳頭。」他心想道。

「來吧,我的漂亮女孩,喜歡或不,這是一個奶和『雄馬′的狂野之夜。」

眼淚瞬間填滿了年輕Gillian的雙眸。她是這麼的無助的,這地脆弱!Hardman是如何喜歡這種神情。靜靜地嗓泣著,這可憐的女孩隨著她魁梧的監獄看守從那房間走出去。

雄馬′坐落在訓練區域的一座小附加物。建築物裡什麼都沒有,除了那機器,還有一個椅子和二大片的鏡子,讓所有坐在『雄馬′上的女俘虜清楚地看見自己被姦辱的一絲一毫。

鎖住身後的門,Hardman推著Gillian到那部不鋼的機器。

「跨上去,」這警官殘酷地命令。

Gillian淚汪汪的,裸露的手臂緊緊地蓋著雪白胸部和下體。日子已開始變得難過,一天比一天更糟。為什麼他們不肯聽取她而忽列她的存在?她順從Hardman的指示,攀登到Hardman那精巧的發明上。

這是十分簡單的。俘虜跪趴著被,雙膝由兩條黑橡皮綁到兩鐵柱,相當『舒服′的。這些鐵柱可自由調整,它們可向外移動,使到那些女孩子們的雙腿展開達到極點(或者接下來讓她向後和前方移動,以一隻膝蓋跑動。)她的手臂向前伸展的,各手腕分別套上一支桿子。然後機器移動著適合的位置。這可隨控制者的意念升起或降低她的體位。另外,還有兩支馬刺狀的螺旋,讓按摩棒安裝上去。這些馬刺可個別或同時地由控制者前後驅動的速度,那當然是.......Sgt.Hardman。

「我想我將在這個下午讓奶受到特別的待遇,Gillian。」他已所有拴緊那女孩子的大腿和手腕,盡可能地伸展她。「奶的肛門將會被插入,正如奶甜美的陰戶,但我將加上潤滑劑而不是痕癢劑。」

Gillian戰慄著,間接地啜泣。她知道就算求情也沒有用。將發生的總會發生,正如家鄉人所說的一般。閒怡地,Hardman從堆排列物選出兩條橡皮按摩棒。那一支插向她肛門的約6英吋長,直徑一英吋;那插入陰戶的則有9英吋長,一半英吋的直徑。「奶是多幸運的女孩子啊!」他歎息著鎖入那兩條人工陰莖。「很快地奶將高興得歡吟起來。」無論如何Gillian還是在低聲啜泣。Sgt.Hardman仔細地調整機器。每條陰莖輕輕地對上一個孔。然後他撿起遙控制坐在他滿身熱汗(白熱的嫻淑的)的待虐者的面前。

她顯得十分焦慮不安,眼淚直滑下她蒼白的臉頰。「讓我們開始吧!」Hardman道。他轉動手撥,女孩子喘氣地叫痛,肛門的按摩棒慢慢地轉入她的直腸,逗留了一會兒,它又推出去。幾乎同時的,第二枝按摩棒撥開她的花瓣,狠狠地侵入她的陰戶。她大口地再喘氣著。天啊!這枝怪物大的驚人!看來她很快就會給它摧殘了!它也停了一會.......再滑出去。滑出同時,肛門的按摩棒又再插入,如此地重覆這個程式。兩條活塞不停的在兩個淫穴中緩緩地衝刺後退,互相交替。Gillian咬緊牙齦,全身冒著汗,不停地哀泣。奧!這是多麼令人討厭!她被誤認為游擊隊而因此受到魔鬼遊戲的虐待。

讓那些按摩棒慢慢地在它們的受害人身內竄動,Hardman思考其他可用的設備。在機架上吊著兩個瓶子象靜脈般滴下,一包含著潤滑劑,令一包含著痕癢劑。兩條塑膠管子在尾端黏合變成一條。這時間那女孩應該受些潤滑吧!Hardman把塑膠管子貼上她的背部,管子尾端穿過她張得大大的臀肉,然後用貼紙把它在肛門一英上貼好。打開潤滑劑瓶的夾子,潤滑劑開始滑下她的肛門,然後是抽插著的按摩棒,多餘的再流下她前面粉紅色的肉壁。慢慢,慢慢地,Hardman增加按摩棒抽插的速度。Gillian可以扭動和蠕動著,但它們永不離開她一寸,她也避不開它們。是的,機器的設計十分聰明.過了五分鐘,Hardman停下肛門的按摩棒,卻把在淫水氾濫中抽插的按摩棒加兩倍的速度。幾乎是電光火石的,Gillian開始抽搐和象母狗般喘氣。那枝大型的按摩棒已經支配她了.......而她根本毫無能力反抗。然後她的後腿根及臀部開始隨著那橡皮陽物搖擺配合。她已經失去自我,開始迷糊了.......堵住的口傳出歡吟.......更加不停地沉淪.......Hardman淫蕩地微笑。他喜歡看她們享受的模樣。於是他撥動更快的速度那按摩棒移動得更快。Gillian達到一令人窒息的高潮。然後她的頭無力地垂下,淚汪汪嗓泣。她知道這只是開始而已。大的按摩棒已慢下來,但是還是冷酷地地在紅腫的陰戶進進出出,然後緊跟著肛門的另一支。「開心吧?」Hardman微笑著。Gillian只能軟弱地搖頭。她的身體.......她的性慾.......她知道,現在已經受到這難以抵抗的機器控制。這會把她帶到來極度興奮的高潮,然後又是不停的高潮,直到她完全虛弱,嗚咽失事的極度疲憊。在這怪物進行著它的「酷刑」時,Hardman再考慮其他多數的設備。從「雄馬」下方,他提起兩塊黑橡皮的擠奶圓錐體,附上到一個小型抽水機。各杯子內部由吸盤的力量轉動一個橡皮球,一起地或各自地在受害人乳頭周圍製造舔抵的感覺。Gillion再度被擠奶機器陷入兩個不自禁的高潮。在第三個高潮之後,Gillian發現兩條綁著她的鐵柵把她向外地拉退後。她像支弓般向後彎曲,豐滿的乳房傲然的向前突出。她意識到Hardman在他的手上拿著一支牛針刺。「不要.......求求你不要.......啊!!!」她尖叫地求饒.......但她還是不受憐憫。當她進入第四個高潮時,Hardman先震搖刺向著柔嫩的乳部下方,慢慢地朝那已十分敏感,小狗鼻子般的粉紅色乳頭移去Gillian還得細細地在那機器與她訓練者Hardman挨過下個六小時。

Hardman在考慮著他所有的選項,遲些電擊拷打機能(電極和夾子)也會派上用場,在那女俘虜的肉體煎敖,但是這一切,還得要她最少四小時在機器跨騎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