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報復女明星裸體示眾恥辱事件

成人文學
2013/ 10/ 07
張紫兒既已貴為國際級影星,氣焰自是不可同日而言,不少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都見識過她的真面目架子,更有些因為侍候得她不夠周到而丟了飯碗。

所謂種瓜得瓜,記恨張紫兒的人可謂多不勝數,可是大多只是選擇啞忍而不曾想過發難,不過今天卻有兩個極度渴望報復的人,他們正計劃一場大報復,誓要令張紫兒嘗到終生不能磨滅的羞辱。

郭小妍,女演員,曾為張紫兒的裸體戲份擔任替身,可惜為藝術而犧牲卻得不到應有的重視,更被張紫兒當眾奚落和嘲笑,說以郭小妍以姿色才藝,不脫光衣服的話怎可能有演出機會,現在可以當其裸替已是光榮了,而且張紫兒也一直都只稱呼她作裸替,從不叫其姓名,毫不尊重她,但更叫郭小妍羞憤的是,張紫兒在拍攝那一幕出浴戲時,諸多要求,令她赤身露體地在眾多工作人員面前不停的走動了許多回,讓數不清的階生人都把她看光了。

這個羞辱,郭小妍一直刻骨銘心,並矢言要雙倍奉還。

林蘋,二線女演員,受了不少張紫兒的氣,本來在戲中有一配角戲份,但因為張紫兒的一句話,就被導演徹換了,失去了一個演大片的好機會。

陳森,副導演,也受了不少張紫兒的氣,因為維護林蘋而仗義執言,卻從此被處處針對,後來連副導演一職也保不住,中途黯然離去,退居劇務。

這三人在機緣巧合下互吐苦水,更約定早晚要舒這一口悶氣。

今天,他們就要施行懲罰,教訓這個既虛偽又可惡的女明星,張紫兒將會遇到她不敢想像的可怕經歷。

陳森將一早已配好的鎖匙交給林蘋和郭小妍,讓她們可以悄悄潛入張紫兒的化妝間。

張紫兒此刻正獨自在化妝間小睡,殊不知大難即將臨頭。

林蘋和小妍進入後並反鎖了房間,林蘋先以毛巾捂著張紫兒的嘴,不讓她發聲,然後小妍亮出利刀架在臉上指嚇:「乖乖的別出聲嘛,張小姐!否則即時把你毀容!」張紫兒雖然驚慌,但仍懂得點頭示意會合作。

林蘋隋即以膠索將她雙手從後捆綁,然後再以膠布封住其嘴巴,然後命令說:「站起來,不許反抗!」張紫兒繼續點頭示意明白,然後立即站起來,不敢怠慢,以免惹怒她們。

小妍對林蘋說:「好了,脫光你的衣服吧!」林蘋二話不說,已一手把張紫兒的裙子連同內褲一併抓了下來。

張紫兒心下大驚,雖則冷靜但仍退了幾步,小妍便立即嚴厲地警告:「我說過了別動嘛,再敢亂動的話,我不會留手的了!」張紫兒果然不敢再妄動,任由林蘋把她為所欲為。

由於雙手被反綁,所以林蘋便以刀子把她的衣服割破,不一會,張紫兒已經身無寸縷,只剩下腳上的一雙高跟鞋,但小妍似乎仍未滿意,吩咐曰:「把鞋子也脫去吧,我要你嘗試在人前完全一絲不掛的感受!」張紫兒只好依言照辦脫去了高跟鞋,現在真的是徹底赤裸裸了,而且面對著兩個懷恨在心的女子,她內心的恐懼實在已經不能形容。

看著全身赤裸的張紫兒無助的站立在自己跟前,小妍得意地冷嘲說:「國際影星張紫兒脫光了原來也不外如是。

看你的身材!怪不得不敢親身上陣拍裸戲了,找我當你的替身實在抬高了你啦!也實在是太過欺騙觀眾了。」張紫兒露出可憐而帶有後悔的眼神,希望小妍能夠原諒並且放過她。

可是小妍看到之後反而更是心涼,說話更加不留情:「知錯了嗎?太遲了,今天我肯饒恕你,其他人也未必放過你呢!還記得你怎樣待我嗎?一場本來不過數十秒的出浴戲,就是因為你的原故,令我在鏡頭前後足足裸露了大半天。這還不止,你說要親自監場,竟然讓一大班不相干的工作人員也跟了進來……我永遠也記得這份羞辱。」林蘋:「別跟她說那麼多,先帶她離開這裡再說吧!」張紫兒一聽到她們要挾持自己離開,心知不妙,但現在卻又反抗不來,開始慌張得雙腳發抖,不知如何是好。

但她還未定下神來,更大的恐懼已即時擺在眼前,因為小妍命令曰:「裝什麼呆!?

快行吧!」說著已把張紫兒推到門前,而林蘋則作勢要開門。

這一連串舉動實在非同小可,因為張紫兒萬萬想不到她們原來要將她赤裸裸地帶走,若她這樣赤條條的樣子走出去讓別人看見,那還了得?她立即驚得跪下來哭求,兩行淚水流個不停,口裡也竭力發出模糊不清的哀求聲。

此刻張紫兒這副可憐相實在令人有所不忍,但眼前的林蘋和小妍卻是不為所動。

林蘋冷笑說:「呵呵,張小姐終於也有求人的一天呢!不想當眾出醜丟人現眼嗎?我卻恨不得即刻把你赤裸裸的推出去,讓外面眾多的人圍觀你、看光你,叫你無地自容。

你知不知有這片廠內有多少男人等著看你的裸體?」張紫兒越聽越是害怕,她實在不能面對將要被裸體示眾的事實,唯一可做的就是叩頭叩頭再叩頭,希望她們會心軟而改變初衷。

她的求情似乎有效,小妍說:「堂堂大明星當眾脫光光給人看的確是很丟臉的事,想不用在這麼多人面前出醜嗎?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吧,小心聽著……」張紫兒一聽見有轉機,即時不住點頭表示願意聽從。

林蘋:「你真的這樣便宜她嗎?她當初害你在片廠裸體了大半天給這麼多人看光,下得了氣嗎?」小妍向林蘋示意明白,繼續向張紫兒說:「我坦白對你說,你這次一定是走不了的,不讓你裸體出去走一走實在難消我心頭之恨,但我還可以令你留回一些面子,只要你合作不反抗,我便不會讓別人知道這個裸體女子是張紫兒……」張紫兒知道裸體出醜是免不了,心裡不禁絕望,但一想到只要真的可以不讓人知道裸體的是自己,還是沒選擇中的選擇,於是繼續留心小妍的話。

小妍續道:「現在大部分人都聚在別處吃午飯,在這裡行走的人不多,待會我便出去找藉口差開附近的工作人員,你只要跑到走廊盡頭的出口便可以去到停車場,我會在那裡等你,讓你上車。

當然,你可以選擇逃跑,但沿途林蘋會跟在你後面,如果你真的敢逃走的話,她便即刻喊叫,讓所有人都湧來看你裸跑,看你到時是否受得起眾人的目光。」林蘋大笑:「虧你想出這麼絕的點子,要堂堂大明星張紫兒在片場內裸跑,確是奇景啊!」轉頭向著張紫兒說:「我勸你乖乖跑一次好了,也別打算逃,看你這副樣子,雙手被綁,又沒穿衣服,逃往哪裡去?萬一一個不小心,跑到人堆之中,看你到時面子往哪裡放!」張紫兒無奈之下唯有同意好了,但一想到將要赤身露體的走到停車場,而途中又隨時會被人看發現,她心裡就只有恐懼和矛盾,她正考慮到底應該被人發現嗎?逃走,可能得救,但隨時引來眾人圍觀,全裸面對群眾,那時真是無地自容。

聽命,雖可暫時避免了裸體示眾的難受,但仍然要被小妍和林蘋控制著,始終是危險的……最後,她選定了。

小妍首先開門出去,果然走廊上沒有什麼人,根本不用多作什麼。

她行到走廊盡頭,確定了沒有人,於是致電林蘋,林蘋收到指示,知道好戲可以開始了,便得意地對張紫兒說:「哈哈,show time,你要出去裸跑了,快走吧!」話還未說完便一手開了門,把全身赤裸的張紫兒推了出化妝間。

30分鐘前還是人來人往的公眾通道,現在竟然有一個赤裸裸的國際級女星在毫無遮蔽下暴露著、展示著,誰人有幸偶然行經這裡,都不會相信自己的眼睛吧,但事實擺在眼前,張紫兒的的確確在走廊上一絲不掛地出現,她以戰戰兢兢的步伐向著走廊盡頭的出口進發。

張紫兒很想快快的跑到出口,可是她實在有心無力,由此雙手被綁在背後,她想跑得快也不能,加上沒有穿鞋,一雙赤足踏在冰冷的地板上更是令她極度的不自然。

此刻的張紫兒已經瀕臨崩潰,因她想起平日自己可以穿著一身華衣美服叫人艷羨,但現在竟然淪落至赤身露體,連鞋也沒有,更羞恥的是要行走在如此公開的地方,而且更會隨時被人發現這副醜態。

但更要命的是,她看到出口附近的樓梯正有7、8個工人正在吃飯盒,雖然他們很專注,一直沒有看過來,但誰敢擔保他們的目光會否在下一秒便轉了過來。

張紫兒的本能反應是立即轉身,寧願被人看見裸體也不要被看到樣貌,但一轉面便發覺林蘋正在自己身後,她兇惡的眼神正告訴張紫兒,如果不往前走便將會有更加悲慘的下場。

前行或後退都是死路,一剎那間,張紫兒失控了,驚恐至不能站立,只好跪在地上哭。

林蘋行近至張紫兒身邊,對她說:「放棄了嗎?那麼我幫你叫多一些觀眾來吧。」張紫兒急忙搖頭,但她不能說話,實在想求也求不出聲。

林蘋:「如果我替你脫下膠布讓你說話,你應該不會作反吧?」張紫兒即時點頭同意,林蘋果為你脫去膠布。

林蘋再一次警告:「如果出得了這片場,你還可以好過一些,否則我不單止在你臉上劃上幾刀,更要叫你當著全片場的人裸體展覽。」張紫兒:「的一定會聽話的,但前面有人,我這樣子怎在他們面前經過呢?」林蘋:「我自有辦法了,待會你一切都答是就可以了,不要節外生枝!」張紫兒:「是……明白」林蘋竟然拿出一個給疑犯用的蒙頭紙袋,一把就套在張紫兒的頭上,笑著說:「這樣便沒有知道你是誰了,滿意嗎?哈哈……不過身體還是要讓人家欣賞一下才是。」張紫兒:「這怎麼可以……」林蘋:「為什麼不可以,他們只會見到有裸女行過,卻不會知道是你張紫兒,不就是給你保存了面子嗎?總之我不會讓他們拿開紙袋便沒問題啦!」張紫兒:「但我雙手被綁,他們必會懷疑是你挾持我……萬一他們出手,事情豈不鬧大了嗎?」林蘋:「呵呵,你也怕事情會鬧大了會被人知道嗎?既然你那麼怕人知道,我幫你一把又如何?我可以解開你雙手,你裝作若無其事的行過去,我自會替你說話,你答是就好了,別的都不舛多講。」張紫兒:「一切都聽你吧。」林蘋果然放心解開張紫兒的手,她終於可以自由行動了,也表示她有逃走的能力和機會,但她會這樣做嗎?之前她已經考慮過了,選擇不走是因為當時雙手被反綁,也沒有紙袋遮面,就算走脫了也沒有能力自救,最後還不是一樣被眾人發現她裸體的樣子。

現在的情況大大不同了,如果幸運地成功走得了的話,她還有機會在被人發現之前自行找到衣服穿上,不用裸著身地出醜,然而她也得擔心失敗的後果,萬一被擒獲的話,必定不只是裸跑那麼簡單。

張紫兒的心意還沒有拿定,林蘋已經催促她:「快起身吧!別裝傻,要若無其事的往前行,工人們問起的時候,我會說你因為打賭輸了所以自願被罰脫光衣服,如果你有什麼整蠱作怪,我便即刻除下你的蒙面紙袋,到時人人都會知道張紫兒原來喜歡當眾裸跑了。」張紫兒站起來繼續其裸體任務,雖然沒有露面,但要赤裸裸地在公眾地方走動,還將要給一班男人肆意觀看,她已經羞恥得抬不起頭,但這時這刻好根本沒有選擇餘地,好只好一步一步地向著出口處走,等候著那些工人看到她裸體的那一刻來到。

隨著越發步近走廊出口,她最不想發生的事終於發生了,那7、8個工人卒之發現一個全裸的女子正向著自己方向行過來,他們無不看得目瞪口呆,但定過神後,其中一人終忍不住起哄叫囂:「wow……看這浪女,真的脫光光向這邊行過來啊!」男工甲:「你們看,她笠了紙袋蓋著頭,似乎不想給人知道她是誰。」男工乙則向著張紫兒說:「唏,美人兒,怎麼這般豪放?既然都脫光了走上來給大家看,何不讓我們也看看你的臉蛋兒呢?」男工丙:「讓我過去脫下它,看看她的真面目吧!」說罷果然動身向張紫兒走過去,他們之間的距離已近至只有3公尺左右。

男工這一舉動令張紫兒大驚,她心知絕不可以讓他脫下紙袋,所以立即轉身向相反方向奔跑,但是身後的林蘋已隨即一手將她捉住,不讓她得逞。

但是張紫兒已然驚慌得發了狂,只知道一定要走,不可再逗留此險境,於是一股蠻勁甩開了林蘋的手,繼續一直地向前跑。

雖然她不知全身光溜溜的樣子可以往哪裡躲,但也只好一股勁的見路便跑,總之就是不可以給人捉到,也不可以給人看到她的真面目,此刻她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就是慶幸自己還有一件遮羞物──紙袋!一條長長的走廊上,出現一個蒙面女子在裸奔,情景是多麼的令人震撼,但有誰會意想得到,這個裸女竟然是這片場中的天皇巨星張紫兒,而張紫兒自己做夢也想不到今天竟然會墮落至這地步,要在這個本來由她呼風喚雨的拍片場地,赤身露體的四處逃跑、躲藏。

面對林蘋和工人的追捕,張紫兒不得不拚命的奔跑,即使是裸著身,赤著腳,現在已不是問題了,最重要是逃至一個無人可找到她的地方。

跑了差不多30公尺,始終未甩開後面的追兵,張紫兒實在心急如焚,但她已無餘暇再想別的,唯有見步行步吧。

可惜她的運氣似乎差透了,當她越跑越近另一端出口之際,走廊的前方正傳來一片嘈雜聲,看來應該是一些吃完午飯的工作人員正行過來。

這一下子令張紫兒絕望了,她腹背受敵,無路可逃,但又不可以停下來,只好繼續向前衝吧,最好過坐以待斃。

雖說她沒有放棄,但命運似乎不願意放過她,因為出現在她面前的是一行十多人的劇組工作員,他們全部都看見這一幕裸女狂奔,有的女性更嚇得叫了出來:「這女人怎會沒穿衣服的四處跑?」另有人說:「是暴露狂呀!找人捉住她吧,太變態了!」某男工:「身材不錯啊,只是瘦了一點點,一定要看看她的真面目……大家幫手一起捉住她吧!」張紫兒聽到眾人一心要捉拿她,而眼前又沒有其他路可走,她心知一切都完了,終於徹底的放棄了,軟癱下來等候惡夢來臨。

林蘋第一個追了上來,一把將張紫兒捉住了,說:「看你還可能往哪裡走?

剛才聽聽話話便好啦,現在要裸體示眾了。」第二個追上來的竟是陳森,原來他是剛才說要脫下張紫兒頭上紙袋的男工,其實他一早就與林蘋和郭小妍串通了,原本計劃是把裸體的張紫兒運出外面再加以羞辱,但現在計劃已變了。

陳森上前捉著張紫兒的另一隻手,低聲的對林蘋和張紫兒秘密地說:「我有辦法讓你繼續蒙著面不用見人,事情也不再鬧大,識相的便合作別亂說話;林蘋,你要附和我,一切都照我意思,見機行事。」跟著,陳森大聲的說:「林蘋,你們玩的太過火了,竟然真的要打賭輸了就當眾裸跑,這裡可是片場呀!」這時,已經有20多個工作人員圍住了他們三人,赤裸裸的張紫兒已經不懂得怎麼辦,就只能默不作聲的等待事情發展,但她赤身露體地面對著數十人圍觀,本能地想掙脫雙手,希望可以遮掩著自己的重要部位,但更想的是希望可以用手抓緊頭上的紙袋,深恐一旦被人拿走了,眾人便會見到眼前的全裸女子原來竟是張紫兒!林蘋連忙呼應:「願賭服輸嘛,賠不起錢就要裸跑作抵償,這可是她也同意的,她說只要不露面便可以的,大家可以問問她本人。」某女工真的出言質問:「她說的是真的嗎?你是自願裸跑的?」張紫兒已經嚇得呆了,一時不懂作答,林蘋即時出口提示:「我們不是說好了嗎?只要你守諾言在片場裸跑一圈的話,三千塊錢便可作罷,我們也會替你保守秘密,總之就是不會讓人知道你的真面目,忘記了嗎?」張紫兒明白了,戰戰兢兢的說:「是啊…我輸了…要裸跑一周…自願的。」林蘋:「是啊!現在才剛開始,還要跑出去廠外的露天停車場再回來才算是一圈呢!」某女工冷諷地說:「為了三千塊便當眾裸跑,這麼不要臉的女人真賤!我真想看看她是誰,脫下她的紙袋吧!」張紫兒大驚,哀求說:「不!不!什麼也可以,就是不可以要我露面……」陳森不想事情鬧大,若一眾員工知道眼前的裸女是張紫兒,肯定惹上大麻煩,所以出言解圍:「大家冷靜點,她願賭服輸就可以嘛,別逼得人家以後見不了人呀!」林蘋:「那麼至少也要完成餘下的路程才算數啊,大家說是不是?」圍觀的眾人有人大聲和議:「當然啦,這麼賤的女人就是讓她裸跑到大街也是活該的!」又另有人呼叫:「有好戲看當然贊成啦,這女的心甘情願脫光光走出來,就預定要給大家看光了,我還要給好拍照留念呢!哈哈哈……」一言驚醒,某男工:「是啊,裸奔的新聞倒過不少,親身目睹還是第一次,豈可錯失良機,該拍些照片才是。」於是眾人紛紛陸續拿出手機拍起照來,大家都要記錄這一幕難得的奇景!可是張紫兒此刻卻是無從反抗,只好任由圍觀者肆意拍攝其裸體,然而她雖然百般不願意,也不敢有絲毫逃走的念頭,因為她知道只要她稍為輕舉妄動惹怒了任何一個人,她的真面目將會被公開,而且更會被拍攝下來,到時鐵證如山,人人都會說張紫兒原來是愛公開裸奔的暴露狂,什麼名譽、地位、身份亦一無所有……她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聽從指示,希望滿足完他們的慾望便可告一段落,但是現在張紫兒實在緊張得難以自控,因為她確是非常擔心隨時有人會把她的紙袋脫去。

她的擔心也是徒然,林蘋已經下了命令:「現在快起來,往外面跑吧!不跑的話,我可要脫掉你的紙袋!」張紫兒如言站起來,接受餘下的命運,準備繼續在數十人的圖圍觀下裸體行出片場,往外面的停車場去。

但此時早在外面等候的小妍原來已經因為不耐煩而回來了,她還裝作驚訝,無情再把張紫兒奚落一番:「噢!我還道是什麼事情如此熱鬧,原來是個女露體狂在裸奔,為什麼夠膽光屁股讓人看卻沒面目見人呀?」小妍續對張紫兒說:「你剛才是不是說過,只要不露面的話,做什麼也可以?」張紫兒一見是小妍,那敢逆她的意,唯有說:「是…的…只要…不露面…就可以……」小妍露出陰險的笑容,說:「就這樣裸奔太單調了,既然不露面,就當加一些難度了。」小妍拿出一卷棉線來,高聲說:「大家想不想看這浪女更淫蕩的一面?」此時全部人都已經被眼前的情景燃點得情緒高漲,不知不覺地加入了一同欺凌的行列,所以紛紛說好。

小妍對林蘋說:「先綁好她雙手。」林蘋依言照辦,張紫兒則只好如任由宰割,沒有反抗。

當雙手綁好了之後,小妍還未打算停下來,原來她下一步要用棉線拴住張紫兒的乳頭。

張紫兒感到這樣子被綁起來是極度的羞恥,禁不住終於嘗試掙扎反抗,但實在反抗不了,被林蘋和陳森硬生生的按著,只好哭著接受這羞辱式的對待。

小妍先用手指撩撥張紫兒本已因為走廊低溫而變硬了的乳頭,令它們更加勃起漲大,然後再分別以兩條棉線狂乳頭上打結綁實。

綁好之後,小妍冷笑一聲,跟著拉扯一下棉線,張紫兒的乳頭即時感受到莫大的刺激,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嬌嗔:「……」聽得在場所有男人無不心頭一振,情慾高張!小妍繼續一下一下的拉扯繩子來刺激張紫兒的乳頭,更似乎要牽著她向著出口方向前進。

小妍命令張紫兒說:「淫婦,快跟著來吧!」赤裸裸的張紫兒雙手反綁背後,被小妍牽著乳頭,在圍觀的人潮中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這是多麼淫穢變態的畫面,眾人都沉醉在這凌辱性虐的快感之中,沒有打算要停下來,張紫兒更是全然的崩潰了,她被精神上羞辱和肉體上性虐的感覺折磨得沒有了意識,只懂得繼續任人擺佈,在眾人的視姦之下,在片場的公共走廊上赤裸裸地展示著一向保持神秘感的身體,而且正步向更公開的露天環境──戶外停車場。

眾人圍觀住一名蒙面裸女由室內行至戶外停車場,數不清的照相機正在拍攝一幅又一幅的裸照,鏡頭的焦點都離不開那赤裸誘人的身軀,有些特寫著一雙被扎的乳頭,有些特寫著茂密的女體私處……只要他們直到現在還未知道,這些裸照的女主角竟然是國際影星張紫兒。

不消一分鐘,小妍已經牽著全身赤裸的張紫兒出到停車場,耀眼的陽光似乎令張紫兒意識到自己在光天化日之下當眾赤身露體,她本來已幾乎全然失去的知覺又稍為回復過來,哀求小妍說:「不,求你不要再走了,四圍會有很多人的!」張紫兒說的不錯,因為這個戶外停車場不是片場專用的,附近的市民也可以隨意使用,所以有些時候頗為是人來人往。

小妍當然懶理她的哀求,繼續牽著張紫兒往更遠處走,還警告好說:「你再出聲的話,我便把你牽到大街上裸體示眾,然後再脫去你的紙袋,讓所有人都看到你這見不得人的樣子。」張紫兒知道小妍是說得出口乾得出手的人,即時噤若寒蟬,繼續在停車場裸行,而隨行圍觀的人已不知不覺地增加至五十人以上,但沒有任何人打算伸出援手,他們都只顧看熱鬧,有些更希望一睹眼前裸女的真面目,但卻不敢造次。

離開了片場近5分鐘,張紫兒已赤裸裸地行到停車場的出口了,遠離片場一百多公尺,她看見出口外車水馬龍,行人熙來攘往的狀況,實在不能再自控了,她作出最大努力的掙扎,停住步不再前行,小妍發怒了:「你這婊子竟敢作反,的要你一輩子後悔!」張紫兒現在已顧不得一切,只知道不可以讓小妍等人將她赤裸裸的牽到大街上示眾,所以大聲呼喊:「救命!我是被迫的,快來救我!」可是圍觀者實在冷漠得可怕,他們都變成小妍三人的幫兇,即使聽到一個可憐無助的裸體女子在高聲呼救,但竟然全部無動於衷,無人出手阻止這場光天白化日的當眾凌辱事件,而且有些更推波助瀾,為的督只是希望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和慾望。

「擘開她的小穴讓大家看看吧!」「快脫掉她的頭套,我想看這浪女是什麼樣貌!」「她這麼愛露,就帶她到前面廣場遊街吧!」「街頭裸女還是第一次親眼看見,這段短片一定要放上網拿個威!」「幹她吧!」「看她興奮得奶頭都勃起了,還在裝淑女,掛起她示眾吧!」一連串不堪入耳、下流、無情的說話使企圖求助的張紫兒徹底的絕望了,但最令她心寒的,卻是小妍的一句話:「張紫兒!你這個暴露狂,是你剛才說自願的跑到這裡來,現在反過來說是被迫的!?」所有人一聽到「張紫兒」這名字,當場一片嘩然。

「我不是聽錯了吧?她說這裸女是張紫兒?」「這暴露狂是張紫兒?」「脫掉她的頭套證實一下吧!」張紫兒想不到小妍竟然在眾人面前公開了她的身份,她一時之間也不知如何應對,發呆了一會,只可以本能反應的說:「我…不是…我不過張紫兒……」但這樣的說話豈不是此地無銀嗎?所以眾人都幾乎認定了當前這個裸女就是張紫兒了,群情即時洶湧。

「嘩!張紫兒竟然脫光衣服的公然裸跑,這次有眼福了!」「快露出她的真面目吧!的要拍下她啊!」「是不是真的?」「看她的身材,又真的是極似張紫兒啊。」林蘋、陳森這時擒住張紫兒,使她動彈不得,小妍則仍然拉扯紮著乳頭的繩子,突然用力地拉緊起來,張紫兒的乳頭即時被拉得長長的,痛得張紫兒大叫起來:「嗚…求求你…好痛…請別這樣對我……」小妍:「呵呵呵…現在求我也沒用的了,就算我放過你,在場所有人都不會罷休的,他們都很想繼續看你的全裸表演。」小妍對張紫兒說:「很痛嗎?那麼便我說什麼你照著做吧!首先,現在張開雙腿,讓大家看清楚你那讓人幹過不知多少遍的臭穴。」張紫兒:「不,怎麼可以……」話未說完,小妍便發勁的拉扯張紫兒的亂頭,林蘋和陳森則把她按在地上坐,同時捉住她的腿向左右拉開,硬要把張紫兒的下體暴露在眾人眼前。

張紫兒此時已經哭不成聲,只能嗚咽地說:「嗚…不要啊…別看啊…」眾人都被這情景攝著,看得入神,小妍更是得意的說:「各位請注意,這裸女的廬山真面目要揭開了!」說罷,隨即一手脫去一直遮著張紫兒臉孔的紙袋,一張廣為人知的明星臉即時呈現在所有圍觀者面前,一時之間,喧嘩驚訝之聲四起,眾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因為國際知名的國內首席女影星,此刻竟然赤裸裸地展示在如此公開的露天地方,而且雙手被綁,異常突出的乳頭更被紮起拉扯得長長的,煞是誘人,下體也是毫無保留任由眾人觀看,這樣的性虐待情景素來只可在日本的A片才看得到,但現在竟然由張紫兒來演繹,實在令人感到不可思擬。

「嘩!真的是張紫兒啊!」「張紫兒脫光光了,快拍下來吧!」「真看不出,原來她的乳頭有這麼大!」「她的陰唇都這麼黑了,定是給老外玩過不少吧!」這回張紫兒徹底的絕望了,不但在這麼多人面前赤身露體,還給看盡身體上最私隱的部位,而且給一邊看一邊評價著,沒有比這更羞恥的了。

一下又一下的閃光燈,張紫兒知道她的裸照將會被傳遍網絡,今後人人都可以看清看楚她的裸體,她崩潰了,現在只懂得發狂似的掙著,但林蘋和陳森實在把她捉得非常緊,根本沒有可以掙脫的機會。

小妍、林蘋、陳森看見張紫兒此刻的可憐樣子,不但沒有心軟,反而更挑起他們想出更惡毒的念頭。

小妍竟把手上的繩子交給圍觀的人群,說:「你們試試拉吧,很過癮的!」即時有兩個男人搶著要拉,一時間令張紫兒的乳頭受盡痛楚,叫得死去活,而惡毒的小妍卻不是罷手,而是以手指去玩弄張紫兒的下體,她把張紫兒的陰唇大大地張開,以指頭一時撩撥她的陰核,一時又撩撥她的尿道口,令張紫兒產生不能自制的反應。

此時,陳森也忍不住手了,他也用手指插入張紫兒的陰道挖動起來,林蘋則把手指插入張紫兒的屁眼,不住的鑽探。

在這樣的折磨下,張紫兒的痛苦、呻吟和浪叫聲混雜在一起,消魂的淫叫聲令到在場不少男人都把持不住,即時打起手槍來,有些更連手也來不動作已經洩了一褲子都是。

小妍等三人繼續不住的玩弄著張紫兒的敏感部位,在乳頭、陰道、陰核、尿道、屁眼被同時刺激之下,張紫兒官能上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張紫兒這時已經不在乎被多少人看了,不沒空去想她的裸體片段和照片會怎樣傳開去,她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興奮得快要虛脫,就要支持不住,呻吟著:「我不行了…嗚……快停下來…嗚…別再來了,住手吧,支持不了啦……呀…嗚…求求你們」事實上她真的支持不住,一股便意催促著她別再強忍下去,仿似不停呼喚她快些釋放自己以換取一洩如注的快感。

終於,她失禁了,一向傲慢冷漠的張紫兒就這樣當著五十多人面前放了一大泡尿,射出的尿液撐得尿道口擴張得非常清晰,看得在場所有圍觀者如癡如醉。

林蘋大笑:「嘩!你這婊子真不要臉,竟然當眾撒尿!哈哈哈哈……」持續十秒的放尿狀態令張紫兒得到莫大的快感,當小便過後,她便軟癱下來,整個人像虛脫似的,連呼叫也沒有力。

但小妍仍未覺得滿意,她再次拿出棉線,不過今要綁的地方不是乳頭,而是陰核。

在小妍剛才不住的撩動磨擦之下,張紫兒的陰核已然完全的充血漲大,處於極度敏感的狀態,只要稍微的觸摸或刺激,都充以令她浪翻得死去活來。

這顆嬌嫩而敏感的小肉粒,現在被小妍以一條粗糙的棉線捆綁,試問教張紫兒如何忍受得住呢?一股又麻又癢的感覺令本來已軟弱無力的張紫兒再次發出僅有的力氣掙扎起來,可是一切都是徒然的,她根本就是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小妍成功在張紫兒的陰核上打了個結,然後得意地拉扯著,時快時慢,時鬆時緊,令張紫兒的身體麻癢得不住抖動,忍不住聲淚俱下的呼求:「啊…啊…饒了我吧…嗚…我快要死了…救我呀……」小妍笑曰:「沒死的這麼容易,還有你好受的!」說罷,她同時拿回綁著乳頭的兩條繩子,連同她手上綁著陰核的繩子,總共是三條。

她一手拿住這三條棉線展示在張紫兒的眼前示威說:「看到嗎?這表示由現在一刻開始,你的乳頭和陰核的命運都掌握在我手裡,只要好高興,隨時可以叫你痛不欲生。」張紫兒已哭得淚流滿面,無從反抗,只能不住的哀求:「不,我給你錢,多少都可以,只要放了我……」小妍:「媽的!有錢很了不起嗎?我就是討厭你有錢!」一怒之下,小妍用力地扯動三條繩子,張紫兒同時感受三股痛楚從乳頭和陰核傳送至全身,終於支持不住暈倒了。

小妍:「臭婊子,暈了也要弄醒你!」林蘋恐怕會出亂子,於是出言阻止:「小妍,夠了吧,再弄恐怕會要了她的命。」陳森也心怕小妍會過了火而不自知,亦勸曰:「要玩她還有別的方法,也不用急於一時,我有提議,待她醒後還有好戲上演呢!」圍觀者也好奇問起來:「還有什麼好點子可以玩得更刺激?」小妍:「好,就聽你的,我受了她不少氣,我可不會就此放過她的!」陳森:「哈哈…我沒有打算過她,我要她丟臉丟得更徹底。」林蘋:「已把她脫得精光的示眾,還羞恥得當眾撒尿了,不是已經丟盡了臉嗎?」陳森:「這裡才五十多人,算是什麼?我要把她赤裸裸的拖到鬧市遊街,那才是真正的裸體示眾!」眾人都瘋狂了,竟然一同贊成說好,暈了過去的張紫兒萬萬想不到更大的恥辱現在才是開始……陳森開了一輛白色的車子過來,林蘋和小妍則解開了張紫兒身上的所以繩,包括綁著乳頭和陰核的棉線也一併解除,張紫兒終於可以在昏迷不醒之中享受一刻的自由。

其實他們之所有放開她,是因為恐怕捆綁過久會對張紫兒造成永久的損害,事實上張紫兒的兩顆乳頭經過長時間的束勒,已經變得有些瘀黑,若不及時鬆綁,隨時也會有組織壞死的可能,她的陰核倒比較幸運一些,束縛的時候不太長,只是有些微因磨擦而有的紅腫。

雖然傷勢並無大礙,但作為一個普通女人,三處最私人、最幼嫩的身體部位受到這樣羞辱式的折磨和玩弄,張紫兒實在是身心俱疲,所以縱使現在仍是赤身露體地被這麼多人肆意觀看甚至觸摸,她都無力抗拒。

在迷糊半醒之間,她曾感受到一剎那的自由放鬆,但不久她又感覺到自己的雙手再次被捆綁,但今次不是背後,而是前面。

忽然一口冷水噴醒了張紫兒,她看一看自己,原來仍然是全身赤裸地被數十多人團團圍住,但最教她吃驚的,竟是她全身上下都沾滿了精液,肯定是剛才昏迷期間,她的裸體成為一眾男子的自瀆對象。

她的知覺還未完全恢復,另一個驚嚇又隨之而來,就是她看見自己雙手不但被綁,還有一條很粗的麻繩連繫著身前的白色汽車,任她再蠢,她也知道下一步將會發生什麼事了!小妍:「醒了嗎?剛剛的只是熱身吧了,現在好戲才上演呢,我們打算拖你到市中心表演,興奮嗎?哈哈哈!」林蘋:「呵呵,想起也感到興奮,大明星張紫兒脫光光在市中心裸跑,必定萬人空巷啊!」陳森:「最興奮一定是各大傳媒及記者們了,明天的頭條新聞不用愁啦!」張紫兒大驚:「你們都是瘋的,都已經把我脫光示眾了,為什麼還不滿意?」小妍:「還記得你當初跟我說過的話嗎?我問你:「我是裸替而已,為什麼要我在片場裸體了一整天等候拍攝?」但你說:「我喜歡!我喜歡看你光著身子跑來跑去任人家看的樣子,很滑稽嘛!」那時就因為你喜歡,我就要赤裸裸地被大家看光了,現在我也很喜歡看你在大街上裸奔!」陳森:「還跟她說這麼多幹嗎?出發吧!」陳森對張紫兒說:「放心啊,我會慢慢的開,讓所有人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呵呵…你要慢慢走啦,鬧市裸奔的機會不是常常有的,我看今天以後,你的奶子和小穴是什麼顏色,全世界都會知道了。」說罷,陳森便開動車子,張紫兒懇求:「我什麼條件也答應你,不要讓我遊街……一百萬!我給你一百萬!」林蘋冷笑:「我們剛才已用高清攝錄機拍了你不少精彩的片段,有齊你身體各部位的大特寫鏡頭,連你當眾撒尿也拍下了,還用愁賣不到好價錢麼?現在出去赤裸遊街就當是色費送給大家看,也當是預告片吧!」張紫兒一聽之下,知道什麼都完了,她這樣赤條條的在鬧市任人觀看,將來還怎樣面對所以人的目光呢,就連演藝生涯也要告吹了。

電視台突發新聞:「現場新聞直擊報導,今日下午5時,上海市中心大街,一輛白色汽車拖著一名全身赤裸的女子在街道慢駛,該女子身當時一絲不掛,連鞋也沒有穿,就這樣跟在汽車後面行走,由於她披頭散髮,初時未有人知道其身份,但後來有目擊者透露,該名裸體女子原來是國內著名的演員張紫兒。

全裸的張紫兒在街道上被拖行了二百多公尺,橫過了三個主要路口,引來兩旁市駐足圍觀,當時張紫兒曾嘗試高聲呼救,但圍觀者以為是正在拍攝電影,所以沒有人上前干預。

8分鐘後,汽車停了,車上有兩女一男即時奔跑離開,只留下汽車及全身赤裸雙手被綁的張紫兒在馬路中心。

當然大批途人及司機均蜂擁上前,為數有二三百人之多,他們看過究竟後,發現該裸體女子真的是張紫兒本人,並非替身,於是紛紛拿出相機及電話拍照,但沒有即時伸出援手。

直到2分鐘後,公安及警車趕到,驅散了群眾才把張紫兒鬆綁救出,叔立即披上毛氈遮掩身體。獲救後的張紫兒精神散渙,神智不清,似乎已受到極嚴重的打擊,現正登上救護車預備送往醫院檢查。

警方發言人稱,這是一宗擄人及傷害婦女案件,現正通緝兩女一男疑犯,希望目擊市民能夠提供線索。以下本台突發記所拍攝到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