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兩個業餘模特性的趣味1-5

成人文學
2013/ 10/ 08
第一章

這是在2000年的事兒了,這事現在想起來仍然使我內心有些內疚,到底是對她、另一個她還是他呢,說不大清楚。因為這些往事關係到我的一位表姐夫,所以一直不敢透露,也只有通過這種方式向他略表歉意了。

2000年5月份左右,我和表姐夫一起去河南辦事,我從南方飛到了鄭州,他從北京開車到鄭州和我匯合。說起我這個表姐夫,做過很多種生意,以前挺牛的,可是這些年好像突然停滯不前了,當然他一直做的都是貿易,所以也很難做得大,不過他人很好,挺仗義,也很豪爽。所以全國那兒都有他的朋友,而且都對他很敬重,我也從他那兒學了不少東西,其中也包括泡妞,也算是我的一個大哥了,以下就稱呼他大哥吧。這次來河南一方面是陪他談一筆生意,另外也是出去散散心。

下午6點我到了鄭州,他還沒到,我就在市區的亞細亞酒店附近等著他。一直到了晚上7點半,他才抵達鄭州,把我給餓得夠嗆,他非要我等著他一起吃飯,說是帶我好好去擄一頓。結果他也餓得不行了,我們在亞細亞酒店開好房間後,就近去了一家粵菜酒樓,沒喝多少酒,說晚上有節目,還搞得挺神秘。吃完飯後,大哥就不停地在打電話,除了和他的幾個哥們打打招呼,約好要辦的事兒外,我還聽見他和一個女孩通話,好像叫什麼婷的,約她晚上出來玩,結果人家在開封,看見大哥很失望的說要有空就去開封找她。通完話他告訴我,剛才和他講話的是一個模特,叫徐婷,家在鄭州,和他是多年的朋友了,以前大哥在鄭州做生意時認識的,有一年多沒見面了。本來這次說好要陪我們的,但模特隊臨時去了開封,真不湊巧。好咯,模特沒見著,我們倆去幹啥呢,大哥說鄭州這兒有一間夜總會挺大的,很好玩,反正沒別的事就去吧,讓我見識一下鄭州的娛樂場所。

我們進夜總會時都差不多已經晚上十點了,估計小姐都不多了,但一進去才知道,乖乖,這家真夠大的,那包房可能都有幾十上百間,我們被帶到了一間中房,其實房間很大了,最有意思的是它的設計,像是北方坐炕一樣,大家都脫了鞋,中間桌子下面掏了一個大洞,腳可以放下去,大家好像是坐在床上一樣。嘿,這樣好,大家親如一家嘛。大哥很快就叫媽咪給我們安排了小姐,我這是第一次和大哥進KTV玩,畢竟是我表姐夫,我還有點拘束,他看出了。就要我放鬆些,別回去給家裡人說這些就行了,我當然明白。所以他就優先我來選個喜歡的,我一向比較喜歡北方的高個兒女孩,就要了一個。他結果反而要了個矮個,他說他不太喜歡大個的,喜歡小巧點兒的,難怪他老往南方跑呢!

這是我和大哥第一次卡拉OK,所以慢慢就完全放開了,陪我那小姐好像是河北的,挺不錯,話雖不多,但很溫柔,很體貼,很會照顧人,我和大哥整整喝了有50多瓶啤酒,我的酒量沒法和他比,鬧得差不多,也喝得差不多,我居然枕著小姐的大腿睡著了,一會兒就不行了,來不及就往那個中間的大洞直接去了……,真丟臉。大哥還開玩笑說這個大洞設計得好,專門為我這樣的客人準備的。瞧我那樣,大哥要那小姐陪著我一起回酒店,其實我心裡挺想的,但醉成這樣也不成啊,另外那小姐也不願意,說這是第一次見面就跟客人走,不好。那就算了吧,一看時間都臨晨4點了,還是回四星級酒店好好睡一覺吧。

以後幾天,我們在鄭州辦了事,喝喝酒,晚上照直還是花天酒地,弄得人也挺累的。

這天,我們的事兒也辦完了,大哥問我還想去哪兒,我一時也沒什麼主意,他突然想起了那個模特--徐婷,就給她撥了電話。徐婷說還在開封,還得呆幾天,大哥問我有沒有興趣去開封玩,我才想起我小時候7歲去過開封,是老爸帶我去的,也沒什麼印象了,但畢竟去過,所以再想看看,答應了。何況還能見見那個久聞大名的模特徐婷呢!

我們很快就動身去往開封,一路上大哥給我說了不少以前他在鄭州和開封兩地做生意時的情形,那會兒開封只有一間三星級酒店,算是全開封最好的了,他們幾個哥們由於生意做得還可以,就長住酒店,說那會兒他們泡妞就直接在酒吧或者是夜總會要一瓶人頭馬,幾個人坐下慢慢喝,很容易就能邀請到漂亮妞過來聊天,慢慢就搭上了。為了找回一些美好記憶,他建議我們還去當年他們長住的那間酒店。一路上聊著天,我們很快就到了開封市。我已經完全記不住我曾經還來過了,這城市很不錯,我感覺挺安靜的,好像人口不多,街道也很乾淨,印象不錯。我們就直接奔向那家酒店,現在已經是四星級的啦,看樣子也重新裝修過了,雖不算豪華,但也算很好了。

沒忘記我們來這兒的主要任務就是要找那個婷婷的模特,我估計大哥曾經跟她有一段,我知道大哥的風格,他不喜歡玩小姐,而是喜歡良家,還要費些功夫搞到的才上心。出於好奇,我很想見見這女孩兒,看看品位是不是還可以。大哥不停的給她電話,她說今天晚上她們先要去排練,之後就來酒店。我和大哥吃了晚飯後,徐婷還沒來,我們為了消磨時間就去了酒店的卡拉OK,但是沒叫小姐,等著徐婷來,大哥還囑咐她帶個女朋友一起來,說有一個帥哥在,既有錢人又帥,還要她最好叫她們模特隊的。大哥誇張了些,不過女孩子特別是這些模特女孩就看重這些,咱們那會兒也就30歲不到,玩個模特的錢還有,也受過點兒所謂的高等教育,玩一下模特的自信還是有的。大哥要她叫個漂亮的陪陪我,大家唱唱歌,敘敘舊。咋,還挺重情的!這是大哥老辣的地方。他要不把我給搞掂了,我能讓他和那個徐婷去安心「敘舊」嗎!

我和大哥要了包房後,基本上在喝酒,一邊聽聽音樂,一邊等著她們。差不多晚上9點左右,她們來了。我晃眼看過去,前面的那個應該就是婷婷了,個子很高,好像和我一般了,大約1米73左右,皮膚很白,而且眼睛嘿亮,果然是個美女,她後面跟著一個女孩,個子稍矮,皮膚也稍微黑些,婷婷介紹我們認識,那女孩叫阿梅,也是她們模特隊的,兩個女孩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有些高傲,不過婷婷畢竟是大哥以前的相好,還是顯得有些親熱。大家一起又要了一瓶洋酒,估計這是大哥以前在這兒最喜歡的。邊喝酒邊唱歌,婷婷和大哥多在那兒喝酒敘舊,我就主動邀請了阿梅一起唱歌,她唱的歌還行,勉強可以和我配合一下,雖然嗓音一般,但至少不會像好些女孩人雖漂亮,歌聲可是不敢恭維。她唱得音很準,所以大家玩得也挺開心。

我注意了一下阿梅,她和婷婷比起來,雖不如她漂亮,但阿梅的身材卻沒的說的,腿很性感,上身也比婷婷豐滿些,她的口音是當地開封人,而且性格開朗,阿梅的話明顯比婷婷多些,更像典型的北方女孩,大大咧咧的。我們兩對人,玩起來正合適。阿梅性格直爽,和我玩色盅老輸,喝了不少酒,但看起來她挺能喝的。這樣,我們一直玩到下半夜,大哥和婷婷想出去兜兜風,就提出先走了,好像也不想管阿梅了,阿梅和我玩得正興起,她越輸越要來,最後我讓了她幾次被她發現了,我就說乾脆出去吃宵夜吧,她滿口答應了。她帶著我坐的士去開封最熱鬧的夜市,我暗想她也不怕碰見熟人,不過和我一起出去,給她長臉了!

我們在夜市吃燒烤,又要了啤酒,她居然也不拒絕,看來能喝。喝了幾瓶後,我都有些微醉了,再看看阿梅,壞了,頭有些歪了,眼睛也直打架,還以為她很行,還是女孩。等我把她扶起來時,她已經忍不住了,朝我身體側面一下就吐出去了。一股濃烈的洋酒味,髒了我一身。還以為洋酒喝起來順口,這下知道了吧。

吐完,阿梅就灘在我身上,我馬上請示一下大哥,結果他要我看著辦,反正他今晚不回酒店房間了,嘿,他偷著樂吧。瞧阿梅這樣,我心裡直想乾脆把她強、見了算了。她弄起來肯定很爽,我意淫著她。回頭一想,又不知道她住哪兒,那個婷婷也只顧自己開心了。我只有把她帶回酒店了,我這一身臭的!

好不容易把她弄回了酒店,她很沉啊。把她放在床上後,我自己先徹底地打掃了一下全身,幫她洗了把臉。我自己沖了涼後,看她在床上睡得很熟,我就在旁邊床上看起了電視,也不知道想把她怎樣,如果強行把她給弄了,我怕以後會找大哥的麻煩,還是算了。和她調調情吧,我就坐到了她的床邊,輕輕的撫摸一下她紅潤的臉和烏黑的頭髮,她好像有一些意識了,沒推開我,我就乾脆穿著睡衣慢慢鑽進了她的被子,她和衣而睡,但全身都在發燙,我輕輕地就這麼摟住她,慢慢地居然睡著了……也不知過了多久,她一翻身把我給弄醒了,她突然約帶吃驚地看著我,她酒已經醒了,然後低下頭鑽到我的懷裡,細長的手臂摟著我,手指甲還輕輕的在我的背上刮著,我全身一麻禁不住去吻她的嘴,她閉著眼睛,也閉著嘴,但我在她的嘴唇和臉頰上遍吻,慢慢地她張開了她的雙唇,阿梅很會接吻,她有節奏地吸吮著我的舌,我被弄得很興起,GG已經抵住了她的身體,她用手握住了它,輕輕的撫摸、轉圈。

我迅速脫去了睡衣,兩三下扒去了阿梅的衣褲、胸罩和內褲,她這會兒非常配合,而且並不扭捏,阿梅的乳頭很小,但乳房很結實豐滿,我兩隻手才可握滿,我親了親她的乳頭後,就忍不住往下面探去,哇,她的陰毛真多,又濃又黑,長在她這樣一個本來就漂亮而身材豐滿的女人身上,顯得尤其性感。我拔開了濃密的毛髮,她的陰唇很厚很紅,翻開裡面才看見點點晶瑩,我不自覺地就親了過去。

阿梅突然夾緊了雙腿,對我說:「那我怎麼辦,我也要親你。」這話簡直讓人的骨頭都酥了,我馬上很配合地翻轉身和她形成了69式,沒想到阿梅的口技相當好,她親得讓你感覺不到牙碰,還時常伴有旋轉和舌撓,好傢伙,我的口技顯然不如她,乾脆我就享受吧。阿梅繼續很投入地幫我吹,我卻改著觀察和撫摸她的整個下體,那黝黑而性感的大腿根摸著很光滑,差不多後,我轉身向她的巢穴進攻了,這下我才感覺到阿梅裡面的淫液很充足,這樣的女人性慾都很強的。我採用著傳統姿勢有節奏地在她上面抽送,阿梅的呻吟聲慢慢大了起來,還非要抓著我親我的嘴,真是自己吃自己了!不過男女間真正投入以後,是根本不會顧忌這些的,很顯然她比我還投入,一邊溫柔地叫著我:「老公,你先不要給,我好舒服啊!」一邊她在下面比我動得還厲害。這樣一個模特美女在床上還這樣表現給你看,讓人實在有些難忍,我馬上更換姿勢,從後面插了進去,阿梅繼續主動性地運動,我省了不少力,但有情人這種做法不夠親近,我感覺有些忍不住了,就又把她翻過來採用傳統姿勢,我們從嘴到臉,再到手、胸脯再到最深入的棒穴,都緊緊地連在一起,可以說是徹底的融化在一起,隨著我的硬度不斷加大,阿梅的高潮一步步地推進,只見她的手緊抓著床單,一陣用力,她好似痛苦的表情,我的硬度達到了極點,一陣痙攣,我全部給了她。

我們歇了一會兒後,她臉上的醉意全無,而且顯得益發美麗動人,難怪別人說高潮可以使女人越發嫵媚而嬌人。我們分別洗完澡後,我留她住下來,她卻說家裡父母會怨她的,從不讓她在外過夜,連男朋友都不行。我笑了笑沒再堅持,隨她吧。我們穿上衣服後,走出了酒店,感覺空氣異常的清新,開封真好!一路上她緊靠著我,也不顧的士司機在場,就毫無顧忌地和我接吻,火熱的性格,真敢愛啊!臨下車前,她說下午再給我電話,我就約好一起吃晚飯吧,她就騰騰騰地往家走去了。這會兒天已微微亮了,美好的一天在等著我們了。

我回到酒店後,實實在在地睡了一個完滿的覺。一直到下午三點左右,我才接到了大哥的電話,他也在本酒店的另外一個房間,和婷婷還在纏綿,他問我阿梅走了嗎?我說她就沒睡這兒啊,問我別的,我就笑笑,我怕在婷婷面前壞了阿梅的名聲,就沒多說。哎呀,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了。大哥叫我一起出去吃西餐吧,我說晚上已經約了阿梅,等男女到齊再搞情調吧。大哥大笑,好,我們三人中午就吃粵菜吧。

在婷婷的帶領下,我們去了一家好點兒的酒樓吃海鮮,席間,婷婷老開玩笑,問我把阿梅怎樣了,我也狡猾地不答,讓她去問阿梅去,婷婷看著我的眼神怪怪的,似乎大哥有哪裡得罪她了一樣,她顯得不太高興。我暗想著,肯定大哥給人家的零花錢少了,像她們這些模特,穿的都是名牌啊,掙的那點兒錢哪夠她們花的呢。我突然想到要和阿梅保持這種關係,我得先給她買些高檔的禮物才行啊,下午沒事兒再去吧。吃完飯後,我就打算去商場看看,但不好告訴她們,就說自己出去轉轉,他們兩個小戀人就自便吧,晚上約好一起吃飯。

我下午休閒似的在商場逛了好久,還一個人去看了場電影,我一個人時最喜歡幹這個。在商場以我自己的眼光給阿梅買了一個意大利rossini的皮包,一千多的。白色的,應該可以配得上阿梅。我看完電影後,差不多5點了,我打電話給阿梅,她已經醒了好會兒,聽說我一個人去逛商場,還怨我不叫她一起,我說想讓她多睡會兒唄,還不領情。我就直接上她家接她去了,今晚阿梅刻意打扮了一下,穿著一身白色有花的連衣裙,哈哈,配上我給她的皮包,絕了。在車上她也沒問我自己買了些什麼,我就把皮包連包套一同遞給她,問她這包怎樣,她喜不喜歡,打開後,她那個興奮勁兒啊,說最喜歡的就是白色,我的眼光還不錯。

她高興得馬上就給了我一個臉吻,還神情地說:「謝謝啦,奇哥哥。」呵,男人經常為了聽這聲兒,要出多少血啊,想想很蠢,但男人就是喜歡,也值!

阿梅馬上就背上了新包,我們在一家西餐廳和大哥她們碰面了,那婷婷也真是的,說去上洗手間馬上就把阿梅給拉走了,兩個要去悄悄話了。這時大哥問我怎樣了,搞定了嗎,我點點頭,他老人家又一次大笑:「好,好,男人就該這樣,沒給我丟臉,可是你別虧待了人家哦。」這,我還不知道,那也是我還喜歡,要不喜歡,我懶得費事兒。不一會兒,她們兩個有說有笑地回來了,一回來,婷婷看我的眼神就詭秘多了,估計以阿梅的性格肯定什麼都給她說了,說就說唄。

我開玩笑地說:「獲得有價值的情報啦,這下滿足了吧。」

她調侃道:「你們男人都是些壞蛋,你還不感謝我?我們阿梅可是很多人追哦。」

「我大哥肯定會好好謝謝你的,你還不滿足嗎?」我笑著說。

阿梅好像沒聽懂我們的對話,她這會兒好似完全沉浸在戀愛的幸福中,才不管外面發生了什麼呢。但阿梅很懂事兒,對大哥也很尊敬,在我面前就好似小鳥依人般的。大哥還搞得很嚴肅的對她說,我還沒女朋友,又沒結婚,要阿梅好好的對我。這不是害我嗎,大哥,這才認識多久啊,我想都沒多想。但是阿梅挺當真的,這麻煩了,我還真沒想過找娛樂圈的女人作老婆,這很危險,不可靠。我這人骨子裡還是有些傳統的。

飯桌上,就是婷婷老怪怪的看著我,搞得我不知說什麼好。飯後大家一起去河邊散了一會兒步,我和阿梅倒是挺像一對戀人,手拉著手,大哥和婷婷就不這樣了,她們兩人好像都沒什麼話說了。看表情,婷婷還有些生氣的樣子。後來大哥說他先送婷婷回宿舍去,他也要找一個哥們談點兒事,就讓我們小兩口自便,提醒我們注意安全,早點兒回酒店,說完他就開車送婷婷走了。

這男人女人有時很怪,大哥這麼有錢的人,但他好像沒有完全征服徐婷,反而我和阿梅搞得像一對戀人。我們的故事沒完,特別是和徐婷的故事。

第二章

我和阿梅雖然第一次通過模特姐妹徐婷的介紹,見面後喝酒高了,結果我和阿梅有了第一次做愛,很溫馨,也很投入。但真正讓我影響深刻的是我們的第二次性愛。

那天我和阿梅還有我大哥和徐婷一起吃完西餐後,我們在開封也沒有什麼別的地方好去,就一起回酒店想休息一下。結果我們進了房間,阿梅就一把抱著我,吻我的嘴,臉,脖子和胸膛,我還真有些害怕,要是她愛上我,可就有點兒麻煩了,但我確實喜歡和她做愛,因為她很主動,也很有技巧,這是天生的一種感覺。

不是隨便學得來的。在她這樣熱烈的強吻之下,我很快有了反應,她幫我脫去了全身的衣服,還沒等我脫她的連衣裙,就一下把我推倒在床上,立刻給我吹上了,這兩下又搞得我興奮起來,突然,房間電話鈴響了,我被嚇了一跳,趕緊推開她,拿起了聽筒,原來是我大哥從外面打來的,看看我們在不在房間,看來他以為我們現在沒在幹壞事,就和我聊了起來。

他跟我在說徐婷那個模特,對大哥有些怨氣,好像是以前大哥答應過養她,後來又沒有消息了。這次向他發了不少牢騷。我問大哥在哪兒,他說在酒店附近的大排檔上,一個人在喝酒,問我要沒事就下去陪他喝酒,我說要他等等我。在我和大哥在電話裡聊天的時候,阿梅有些不耐煩了,就自己低下頭又幫我吹起來,我有些像A片裡演的一樣,在辦公室,老闆一邊通電話,下面一邊有個美女在幫他吹簫,看著這場景,我不禁有些發笑,這要讓大哥知道了,不笑話死我啊。我還算沉得住氣,沒讓大哥聽出有什麼問題,但太久,我有些難耐了,就說一會兒就下去,我撂下電話就急忙把阿梅的連衣裙脫了下來。

還沒等我摸摸她的下面,阿梅就有些急不可耐的蹲在我上面,將她那一片濃密森林中的涓流泉口,對準了我即將要發射的堅挺矗立的長征導彈,一下就滑溜地裹住了我的東東,阿梅在上面動得很有技巧,不快不慢,但很深入,接觸也更全面,我的龜頭最害怕被橫向搓揉和轉圈,我一下緊繃著我的大腿,這時阿梅才將她的乳罩脫去,她主動將她那豐滿的乳房對著我的臉,我發現她的乳暈在慢慢的擴大,變成了好大一圈,全是紅色的,嘿,真有意思,以前我可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乳房,看起來,阿梅是個天生的性愛高手,生理反應都和常人不同。她的乳暈一邊在變大,她的呻吟聲也在變大,身體的搖動程度也在加大,要來高潮了,她和我做愛,怎麼這麼容易達到高潮啊,我被她這種特殊的反應一刺激,更加興奮,一炮就射了出去。

我抱著阿梅繼續舔吻著她的乳暈和乳頭,這時乳暈慢慢的恢復了以前的樣子,哈,真是刺激啊。

阿梅抱著我說:「你要出去嗎。」

「大哥在下面等我陪他喝酒,好像和你朋友徐婷鬧彆扭了。」我回答道。

她笑笑,張大著晶瑩的眼睛對我柔聲說道:「寶貝老公,我還好想和你用各種姿勢做愛噢,哪一天,我先請好假,我要好好的和你過一夜,好嗎?」

我開玩笑地說:「好,只要我不走,早晚要被你搞死的,我的母狼!」

阿梅打了我一下,說:「就是你最壞,誰叫你把我搞成那樣的,你要負責,我就是要把你搞死,我還要把你的雞雞吃了,免得去搞別的女人,哈。」

哇,嚇我一跳,我趕緊安慰她一下,阿梅應該不是那麼愛吃醋的女人,但婷婷好像就不同了。

我和阿梅一起去到大哥喝酒那兒,阿梅隨便吃了點兒,就一個人打車回家了,她非不要我送她回去,讓我們兩個男人聊聊天。他把以前和婷婷的事都說了,沒有傷感,只是遊戲人生而已嘛,他們倆這次算是分了,也好,大家本來就是為了開心來的,搞得大家不愉快就沒意思了。

三章

我和大哥一起在開封又待了幾天,徐婷一直沒有來找過大哥,阿梅倒是天天給我打電話,因為排練和走場比較忙,都沒空和我在一起。在這幾天當中,有幾次和阿梅通電話,感覺有些不對勁兒,可能是女人的多變吧,也有可能是徐婷在她面前說了些什麼,她和大哥搞成這樣,估計不會說我什麼好話,這些女人事兒,男人沒法控制的,由它去吧。雖然有些影響心情,但這幾天和大哥又見了不少朋友,弄得挺疲倦的,也就懶得想這些事兒了。

大約有一周了,這天大哥的一個鄭州朋友,約他去鄭州談點兒事,就說好第二天我和大哥一同回鄭州。我就給阿梅打了電話,說我要走了,看看她的反應,結果太出乎我的意料。

她很平淡的說:「哦,那就走唄,反正大家只是玩玩。」

我氣得半晌沒說出話來,雙方都停了會兒,我說道:「那好吧,希望還能做朋友。」說完我就掛了電話。他媽的,什麼東西,說這種話,我心裡想著。獨自一個人在那兒生悶氣,仔細想了想和阿梅從見面認識到雙方像戀人一樣在床上的烽火雷電般的做愛,發生得太快,其實無論是性格還是人品等等還很不瞭解,純粹是男人和女人的互相吸引,也可能是錢在其中起的作用,她看見大哥這麼個大款,想必我也差不到那兒去,就先上了,後來看我也沒有進一步承諾,加上徐婷的影響,也就想開了。我這會兒更想開了,只看成是我們去鄭州途中的一次艷遇罷了,雖有些喜歡,但要結果太難太難。

大哥聽我把和阿梅的對話的事說後,嘻嘻一笑,說這是一個必然的結果,當然主要看我的態度,他問我是不是很喜歡阿梅,如果喜歡就要了也可以。我思索了一下,覺得還是不能再進一步了,養著個女人麻煩,結婚肯定不行。我給大哥說算了吧,還是恢復我自己以前的生活吧,畢竟現在還只是喜歡,要久了生出感情就不好處理了。大哥也同意我的想法,說就算一段插曲吧。

我們就說好明天一早就上路去鄭州。晚上,大哥的那些開封朋友要為我們餞行,叫了一幫人來喝酒,我借口要開車,就少喝了點兒。大哥明顯的被這幫哥們給喝高了,大家正喝得高興,這時我的電話響了,一看是阿梅的,我吃了一驚,本想不接,但想想明天就走了,以後可能根本就不會再見面,何必呢?我就接了電話,一聽就知道阿梅喝了酒,說話有些醉意。

她問我:「你明天要走啊?」

「是的,明天一早就走,怎麼啦?」我問道。

「那你願不願意過來喝酒呢,算是我給你餞行吧!」她低聲柔情的說道。

我有些受不了她的語氣了,和在床上做完愛的語氣一樣,酒精又在燃燒,我急切的問道:「你在哪兒,我過來吧。」

我開著車就去了。阿梅在一間酒吧和其他兩個女朋友一起喝酒,徐婷也在。

我裝著什麼都不知的和她們一一打招呼,三個女孩都喝了不少,在酒吧混暗的燈光下,感覺很迷醉。阿梅一直沒有正面看我,看表情,另外一個女孩也知道阿梅和我的關係,看氣氛有些沉悶,徐婷就主動和我聊了會兒,她那大眼亮晶晶的看著我,弄得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阿梅坐在我旁邊,沒和我說一句話,一個勁的碰杯喝酒,徐婷看看她,又看看我,就說:「好了,看你們倆,還是好好談談吧,你別再讓阿梅喝了,開車帶她出去兜兜風吧。」我就準備攙著阿梅往外走,可她不要,說沒醉。臨走前,徐婷要了我的電話號碼,怕阿梅醉了,找不到我們。

我們上了車後就慢無目的的亂轉,阿梅這會兒好像清醒了,坐在我旁邊,一言不發,我轉頭看了看她,發現她眼睛裡閃閃淚光,我知道我真這麼走了她心裡還是有些難受。我忙問我們去哪兒,怎麼走。她指示著我把車開到了郊區,停在了河邊上,我打開了CD機,我點燃了一支煙,就這樣我們安靜的聽著《廣島之戀》,阿梅慢慢的把頭靠在了我的肩膀上,還是沒說話。

這時外面下起了雨,怎麼戀人分手總是在雨天呢。我關上了車窗,雨下得很大,蒙住了視線,車窗把我們和外面的世界隔成了兩邊。我低下頭輕輕的去吻阿梅的嘴,她閉上了眼睛任由我吮吸著她的唇舌,她的氣息慢慢變得急促,主動的大口吮吸起我,她的舌在我的脖子上跳動,在這樣下去,就得在車裡幹了。這時阿梅已經把我的衣服給扒了,我只好示意她到車後座去。在車裡幹,我也沒經驗。

我先把阿梅的吊帶裙的吊帶從肩頭滑了下來,解開了胸罩,並把她的內褲除了去,讓她面對著我,往我上面一坐,阿梅立刻就呻吟了起來,她跪坐在我上面,上下抽送搖擺起來,我的感覺始終有些不爽,就把她放下來,讓她跪在後座,我撩起她的裙子,從後面頂了進去,阿梅的雙手緊緊的抓著皮後座,並大聲的叫著,我一邊有節奏的抽送著,一邊撫摸著阿梅又園又結實的臀部,她的右手一個勁的過來抓我的手,緊緊的捏著,我用單手從後面摟抱著阿梅豐滿的乳房,這時她抓著我的那隻手,突然用力一捏,一聲吟叫,她高潮了,下面變得很濕,我也很快一送發射了出去。

剛一完,阿梅就緊緊的抱著我,並伴著低聲的抽泣,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就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髮,並安慰她道:「好了,寶貝,別哭了。我們又不是不見面了。」「你壞蛋,我愛死你了,怎麼辦?」她說道。

愛就愛唄,這女人的多變實在讓你無法琢磨。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呢!

第四章

和阿梅在車上瘋狂了一次後,第二天我和大哥就一起去了鄭州,臨走前我還是給了阿梅兩千塊,讓她自己留著用,本來她還不想要,我說沒時間陪她去買衣服,讓她自己去買,她就把錢收下了。

我和大哥到了鄭州後,他有個朋友請大哥一起解決一單經濟糾紛,其中的扯皮事兒一大堆,反正最後離不開喝酒,大喝特喝,喝得我感覺性功能都有點兒下降了,晚上大家唱歌叫小姐,我就應付一下和小姐猜色盅,根本就不想碰她們,可能是因為剛和像阿梅這樣的精品幹過,實在不願意和這些小姐再糾纏,所以晚上都差不多喝得醉醺醺的睡覺。

這天又是老一套,準備吃晚飯時,我就給大哥說我今天請個假,不去喝了,他也知道我平時不怎麼喝酒,跟著他出來這麼個喝法,簡直受不了,他笑笑就讓我今天別去了,問我要不要叫人陪我去玩,算了吧,還是讓我一個人清靜一下好,這整天過的是什麼日子啊,什麼事兒都沒做成。索性我晚上就在酒店吃飯,買了幾本雜誌看得津津有味的。一會兒阿梅給我打來電話,說想我了,其實我也有點兒想她,就說:「那你就趕過來唄,正好我們可以睡一整晚。」「你真壞,幾天沒見面了,還這樣開玩笑。」她柔聲說道。

「你這幾天在鄭州,有沒有泡妞,肯定有,老實交代。」她又問我。

「泡妞就沒有,叫小姐就天天叫,但是沒睡覺,有你了,還要小姐幹啥。」

我坦率的說。我這人不愛在女人面前裝好人,有什麼必要,撒謊累得很,壞就壞,別出格就是了。阿梅聽我敢這麼說,不僅沒有生氣,反而還很理解,又說:「叫小姐很正常,但是不准和她們上床,我可告訴你啊,這段時間你的JJ可是屬於我的哦。」這女人和自己的男人說話就敢這麼放肆,在外面一個個都像是淑女,什麼世道!

「那我想要了怎麼辦,你又不管我。」我說。

阿梅想了想說:「要不,你來吧,反正幾個小時就到了,我今天就陪你一晚上,好嗎?」我想了想,在鄭州也沒什麼事兒了,正好我可以躲躲喝酒,就答應了。

「那好,我現在馬上就過來,今晚你可不能讓我一個人睡哦。」

「太好了!說話算數,我等你哈,親一下。」她高興的說。

我立刻就打了出租車趕往開封,路上給大哥又請了假,他笑我有麻煩了。

等我到開封,已經是半夜了,阿梅已經在我們住過的酒店開了房間,一個人洗了澡,躺在床上看電視,可精神了!我笑她發騷,她滿房間的追著我打,最後就打到洗手間,陪我又洗了一回澡,這女人已經完全服服帖帖,給我慢慢地搓背,又給我認真的洗了JJ,可她洗著洗著,就用嘴包上了,我站在淋浴中,她就跪在地上幫我吹簫,沒幾下,我就興奮了,把她拉起來,靠著牆,將她的右腿抬了起來,我順勢就輕鬆地插了進去,我還是第一次在淋浴中做愛,動作還不太順當,阿梅把臀部挺著,雙手抱緊了我,死命的親我,還伴隨著呻吟聲。

我又將阿梅翻轉過來,她雙手扒著牆壁,我從後面開始抽送,可能是因為她看不見我,親不到我,她不幹了,非要看著我,抱著我,親著我。我們就隨便擦了一下身子,她穿上了自己的黑色高跟涼鞋,手扶在床上,雙腿叉開,我的JJ在裡面左右擺動,弄得阿梅大聲的叫,手還不停地亂抓我,一會兒我就給了她。

我們又洗了一下在床上相擁而睡,她現在兩眼放光,簡直一副幸福極了的樣子,她說今晚要搞死我,她以前的男朋友教會了她很多做愛的知識,也包括姿勢。

我納悶還有比我還厲害的?

後來,我們一起又做了一次,這次是她教我,在沙發上,她在我上面,用盡了她的渾身解數,她的妖嬈身姿加上逼穴的極度潤滑,很快就讓我繳械了。我們倆全身是汗,疲倦得一起睡覺了。

我們醒來得很晚,差不多要中午了,我們像夫妻一樣的醒來相對而笑,我抱著阿梅,撫摸著她渾圓的臀部,她用手碰了碰我的下面,說辛苦了。她挑逗性的用舌頭舔了舔我的龜頭,沒想到它又起來了,我也開始撫摸她的陰蒂,沒幾下,她的下面就濕了,看來我們倆的性慾相當啊,我將她放在我的上面,手握著她的臀部,慢慢的搖擺,讓JJ更深入的觸摸,她在我這樣充分而刺激的搖擺下,很快就進入了高潮,開始叫我:「老公,快給我啊,啊…,啊……」可能是休息得不錯,我突然像發炮似的射了出去,而且很多,阿梅都感覺到了,說:「老公,你真厲害,這次居然有這麼多,你是誠心要我給你生小孩啊!」我說:「生就生唄,那我馬上就娶了你,好不好?」

我們還真的要開始談論婚嫁問題了,因為她很愛我了,我也很喜歡她。阿梅說昨晚讓我辛苦了,今天她埋單要為我好好補補,這會兒想著她還真可愛,會疼人。

第五章

話說我和阿梅睡過那夜後,第二天,她帶我去好好的補了補,還真有情調。有這樣的女人對你如此關心和體貼,確實還是能感動一下男人的。

我中間給大哥打了一個電話,他很理解的笑笑,讓我多呆幾天唄。我就實實在在的和阿梅纏綿在一起了,不過除了那天晚上,阿梅還是沒再整夜的陪我,還是個乖女孩,晚上不想讓家人擔心。這幾天我心裡還真在考慮了一下和阿梅的以後,我有打算看看在開封能做些什麼生意,最後讓她去打理,我來投資,讓她分成,也算對她有個交代,如果真能成一家人,自然就不成問題了。所以我在她有事忙時,一個人去考察了一下,以她的能力或者是愛好,只能考慮一下服裝行業、酒吧或者咖啡廳等方面的生意。我更看好開酒吧,有大哥的關係,阿梅又在娛樂圈朋友多,這生意是有可能的,問題只是開什麼檔次、風格的。

我暫時沒有把想法告訴阿梅,只是讓她晚上帶我一起去酒吧玩,她很高興,說多叫幾個人一起才好玩,就把徐婷也叫來了,還有另外兩個美女,都是她們模特隊的,這女人就是好面子,好像有個不錯的男朋友就想讓身邊的朋友都知道。

晚上我就和這四個美女一起進了當地最熱鬧的一家酒吧,把周圍的男人給饞的,我和她們開玩笑說,再這樣下去,我肯定要被其他男人扁一頓的。我們喝了很多百威啤酒,不知為什麼徐婷喝得特別多,而且話也很多,老拉著我說,儘是些控訴大哥的話,我聽著也只能安慰她一下,我不想讓阿梅誤會我們,就躲開了徐婷,去找到了阿梅,她和兩個美女一起在蹦迪,我過去抱著她,她順從地把嘴在我臉上親了一下,說:「婷婷怎麼樣了,說了你大哥不少壞話吧。」「是啊,能怎麼辦呢,我就好好聽著唄。」我不太耐煩地說。

我們一起跳了十幾分鐘,我覺著有些累了,想叫阿梅和我一起去休息一下,可她和她兩個姐妹跳得正興起,我就自個回到了座位上,徐婷還一個人在那喝著酒,我就過去勸她少喝點兒,沒一會兒她突然站起身跌跌撞撞的往酒吧外跑去,我一看這情形,知道她要出去解決了,就趕緊扶住她往外面跑,在酒吧外面的樹林旁,徐婷就吐了,我看著也挺可憐,幫她拍拍背,她蹲在地上,好半天差不多了,我才慢慢攙扶她起來,徐婷剛一起身就像是故意一樣雙手抱向我,整個頭就倒在了我的肩上,這突然一下,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推開她,好像也不太好,畢竟都喝成這樣了。我一邊拿紙巾給她,一邊輕輕拍著她的背,由於徐婷身材也很高,她的頭不在我懷裡,而是靠在我的肩頭,她慢慢把頭轉向我耳邊,說:「讓我就這樣歇會兒,好嗎?」我說:「行,沒問題,你好些了嗎?」。就這樣,我們倆像一對戀人一樣站在那兒,要是讓阿梅看見了,非得恨死了我,好在離酒吧還有段距離,阿梅這會兒不可能會出來,因為在樹下,光線較暗,我也就不太緊張就讓徐婷靠著吧,這會兒我才注意到徐婷身上的香水味兒,有一種成熟女人的誘惑,作為男人我這會兒不討厭這樣欣賞另一種女人香,徐婷慢慢的在我耳邊說:「你知道嗎,我喜歡的是你。」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她卻在輕輕地咬著我的脖子。

我仍然無話可說,只能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背,很顯然她不是在說醉話,但我只能說:「你可能今天喝多了點兒,沒事兒的,明天就好了。」她並不理會我,繼續道:「我一直都沒機會告訴你,你以為我是因為你大哥今天才喝醉嗎,是因為你。」

我無語。徐婷哽咽著說:「算了,你現在畢竟是阿梅的男朋友了,我只是想告訴你而已。」說完,徐婷毅然的離開了我的肩頭,一邊整理著頭髮,一邊向酒吧走去。我獨自一個人在樹下,點著了一支煙,深深的吸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