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美麗

成人文學
2013/ 10/ 09
吳sir是一位政府官員,所以我當然會更刻意地修飾他的身份。事實上也不是什麼高官,講出全名應該也沒人聽過,只是他剛好是跟我們公司業務有相關的一個官員,在不怕官、只怕管的環境裡,當然是講名字就會威震四方的那種情形。

我們那是一個偶然的機會,部門老闆設宴請吳sir,我們大概四、五位有參與案子的也一起作陪。老闆刻意挑在一家知名的排翅餐館,也特別一一叮嚀我們要好好打扮、好好講話,甚至一個個叮嚀……「小陳!吳sir喜歡聊車子,你對車子有研究,記得要多陪他聊車,知道嗎?」「是,老闆!」小陳一副摩拳擦掌、準備好好表現的樣子。

「林姐,吳sir不喜歡人家口紅畫太重,你今天妝淡一點……」我們忍住笑,看著林姐忍住怒氣:「是的,我會注意的。」他又叮嚀了幾個,換到我時,眼神在我身上轉了一圈:「Sandrea,吳sir喜歡美女,拜託你今晚好好穿……」「穿少一點!」一位同事起哄。

「對呀,穿那件露乳溝的!」另一位同事也附和。

他們在指的是我去年尾牙穿的一件morgan T恤。當時我還有一件圍巾,在全桌喝酒起哄下,我把圍巾拿掉,那時的場面只差沒把桌子掀了,大家不停地吹口哨,一直喊著要再脫,連女生也一起加入鬧我。

我看是你想看吧!我心想著。不過還是很有禮貌地點頭:「好,老闆,我知道了。」那晚,我挑了一件性感但不失暴露的衣服,是一件Mango的黑色露背小禮服,胸前是綁帶式的,綁個七、八結就不會露出溝,都不綁,胸部就會門戶大開。我折衷了,綁了四個結,形成有點低、有一點點溝的高度。

我很滿意地出門……席間,老闆當然極力奉承;我們舉杯一起敬酒,祝他早日昇XX局長,這種馬屁場面當然是少不了的。吳sir也很high,跟我們都有說有笑,倒也沒特別對我色瞇或多交談。

吃完那餐,我想老闆很滿意,把吳sir服侍得很好。我們都整理東西、準備要走,老闆忽然跟吳sir稍為討論了一下,接著宣佈我們要去KTV續攤,除非有事,不然就都一起去。林姐率先宣佈她有事,不過其它都表示沒事,會一起去。

我正要坐上載我來的同事的車,老闆卻忽然走了過來,低聲跟我說:「……Sandrea,你跟我來,我們坐吳sir的車。」我有點摸不清頭緒,不過,老闆交待不能不從,就跟著去了。老闆帶著我一起走到吳sir一台很大的、黑色的奔馳車前。

「吳sir,我跟我的特助Sandrea一起坐你的車,她可以陪我跟你簡報我們希望你幫忙的案子。」老闆這句話至少把我的職等高估了四五級!

「原來老王你都專挑美女當特助啊,哈哈……」吳sir略帶色意地向我瞄著,老闆也陪笑著,我們就坐上了車。

老闆刻意地說:「Sandrea,你陪吳sir坐後座,跟他報告案子情形。我坐前座……」這當然就是打美人計了。

事實上,我的職位根本不容許我瞭解太多決策過程。不過醉翁之意不在酒,長久以來都是如此。

上了車,吳sir的眼神就色迷迷地不停在打量著我的身體。我覺得有點不舒服,但也想的到老闆的用意,於是,只好很配合地用比平常還要更嗲聲的跟吳sir聊天(那時林志玲還沒那麼紅,不過,這種語氣沒有男人不愛的),他也一副很滿意地開心聊著。

其實並沒有發生什麼意外的事,吳sir大概頂多是用眼神大方地視姦,真要什麼動手動腳的倒不會,我也大大方方地讓他一直瞄著我的胸部。

(再說一點:男生從上往下看女生的乳溝時,不要很天真地認為沒被發現,女生不用正眼看你,通常就已經知道你在看哪裡了!)到了KTV,大家又開始熱鬧的氣氛,開始唱歌,又起哄要我去陪酒、敬吳sir。全場的氣氛我當然不能拒絕,心裡原本有點不快,但其實在場的,論輩份、論年紀,我都最小,而且……我轉念想,我也是最漂亮的!就會比較甘願了……吳sir很高興地跟我對喝。

這時,又有人提議我跟吳sir猜拳,輸的就喝。

之後,大家開開心心地唱著歌,有事沒事也輪流敬著吳sir喝酒。

吳sir酒量很好,怎喝都沒反應,但他們敬吳sir都很奇怪的起哄叫我陪,我至少喝了有十杯海尼根,就開始覺得有點茫茫了。

這時老闆看氣氛很不錯,示意我們專心唱,他就坐到吳sir和我之間,低聲的講著悄悄話:「吳sir,我們那個案子,現在就是怎樣怎樣……在等這個那個……」他們開始講著公事,我則舒舒服服地躺著、看大家唱著。

我發現吳sir認真了起來,全沒有剛才的那種奢華樣,很認真地在跟老闆討論著。

(其實,在商場上很多deal是這樣完成的。另一個地點是高爾夫球場。

這兩個地點談成的生意遠比辦公室裡的多。高爾夫球場,我也有一個讓人無法相信的經驗,有機會再講。)吳sir說著:「我剛這個idea應該可行,不過我需要跟你確定。我叫我一個助理來,這部份的業務他最清楚。」他拿起手機,到門外去講。回來後就說,「他馬上過來,你等一下。」老闆很高興,看事情有著落了,又拿起杯:「來,Sandrea,我們一起敬吳sir!」該死,自己敬就好,幹嘛叫我?!……幾分鐘後,有敲門聲,一個男子走進來。

從他走進來那瞬間,我的酒意全消!

他年約三十出頭,身高約一百七,身材中等,皮膚不算黑,舉止談吐彬彬有禮。重點是他的臉,是讓我瞬間心跳加速的原因!他的輪廓很深,濃眉大眼,五官有型,沒戴眼鏡。我的直覺想到了「潘安」這個名字,好像古文中對潘安的描述大概就是這樣。

而且他綁著一個小小的馬尾,更增加了俊美中的一絲邪氣、狂放,有點像齊秦,但更俊挺迷人。他的動作穩健,聲音低沉,咬字清楚,我相信沒有女生看到他不動心的。

(我刻意避開了任何會暗示出他是誰的線索。不過,我還是認為搞不好會有人猜出來。因為這個造型蠻特別的,反正我也不會幫你證實就是了。)吳sir介紹了他,叫James。他坐了下來,開始有條理地跟老闆分析情形,討論,我在旁邊看得都幾乎出神了。

他們討論了很久,大概半個小時,這中間我根本是一直偷瞄著他,只見他正襟危坐的在侃侃而談,讓我整個心像回到國中那樣迷戀的情愫。

他們似是討論出了結論,老闆很高興地跟吳sir握手,很海派地又叫了一大堆飲料和酒來慶祝。

我有點想喝個熱的東西,就走了出去,去倒杯熱茶。一路上,我腦中根本全被James的臉和講話的神態佔滿了。

回來的半路上,有個人影走到我前面,我停下來,抬起頭,差點叫出來。

「你好,我是James!」他那迷死人的笑容對著我說。

「我……我是Sandrea。」我勉強保持鎮定的說。

「你是王總的特助啊?這樣真得要好好認識一下,以後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幫忙。」他笑笑。

「我只是小小職員而已。」我說。

這是實話,不過,他把我當成了客氣。

「能幹又漂亮,王總真是千挑細選啊!」他仍微笑著遞過來了名片:「我是James,這是我的名片,以後Sandrea小姐有任何需要我們這裡幫忙的,請直接聯絡我。」「嗯……」我拿過來,不知要怎麼反應。

他的眼神深遂而明亮,定定地看著我,似是看穿我最深的想法。

突然,他把名片拿了回去,拿出鋼筆,寫了幾行字,再拿給我:「我把我的一些業務寫下來,這些相關的業務都可以找我。請你等一下務必仔細看一看,這樣以後我們合作會更愉快。」「嗯……」我收下了,說。

他又笑一笑,再度說:「請等一下一定要仔細看清楚哦!」「嗯……」我仍沒反應過來,說。

他揮揮手:「那我走了,請你一定要仔細閱讀我的名片!byebye!」就這樣,在迷人的微笑中,他走了。我呆在那裡,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他要強調三次?

拿起名片,背面寫著:「Sandrea,你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女人,我希望能當面跟你說你有多美!我在KTV旁這家便利商店等你。如果你不方便,我半小時後會自動離開。我希望能看到你!James。」(我必須說,我不是那種一張紙條就會馬上跑去跟他做愛的那種欲女,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用這招,但在這種超級美男,這種招式,一招即夠!就像王力宏如果開口跟你約一夜情,你根本不會在乎他有沒有好好設計場景。因為他是王力宏,這樣就夠了!)我回到包廂,掙扎了一會,後來還是無法克制、編了個理由說我要先走,說我坐捷運回去。

「啊,Sandrea小姐你要走啦?」吳sir似有點失望的說。

我道別著,拿起包包,走了出去。我打了通電話跟我先生說我晚上不回去,他似是有默契的知道,口氣沒說什麼。

「我也有事,不回去。」他說。

解決了技術性問題,我走到一樓,出口右邊看到一家便利商店,走了進去。

他正低頭看著商業週刊,看到我,笑著把雜誌合起。

「我差點就要把這裡的雜誌都看完。」他笑笑,拿起雜誌走到櫃檯去:「這本,還有這個……」他又拿了一盒保險套。

我們心照不宣地裝作沒事,他帶我走到巷子裡他的車上,發動了車,開始開著……一路上我們閒聊著。我才發現他有一個留美碩士學位,回國後先是在一些私人公司作事,接著被吳sir延覽,叫他考過公務員,任用了他。

「我不想一直在這裡,我日後應該會往國會助理或是往政黨的黨部發展。」他說。

我也稍為跟他聊著我其實不是特助,只是小職員。他輕輕地笑著,優雅地開著車。

天啊,為什麼他連輕輕的笑都那麼迷人?

他把車子轉進了一家汽車旅館,還沒熄火,轉頭看著我,我們有一陣沉默。

「王老闆說你結婚了,可是我沒看到你的戒指?」他說。

我想不出怎麼解釋:「會痛,後來拿掉了。」他再度抿嘴一笑:「Sandrea,我們都是成年人了,你我都很清楚我們接下來要幹什麼。這個時候,我想請你考慮清楚,我們都可以為我們的行為負責。你只要一句話,我現在開車送你回家。」(這才是真正老手的風範。這個意思是一種互相約定:我給你機會反悔,你如果不要,那表示你心甘情願跟我上床,到時就不可以怪我或告我什麼的。這像是ONS老手一樣共同的語言,是不用翻譯的。)我也笑一笑,搖了搖頭:「我很想聽你名片上想說的話。」(這也是標準回答,就是什麼都不講破,但卻已經太明白了。)他會心的笑了,熄了火。

我們進去,他要了一間最高級的房間。我們行禮如儀地並肩走到房間,他開了門,我們進了去。

他先調了燈光,開了柔和的音樂,從冰箱裡拿了一杯。他把飲料放在床邊,接著向我走來,我們什麼話都沒說,他就輕摟著我的肩,深情地吻了上來……被一張俊美的臉吻著就已經讓人雙腿發軟了,我閉上眼睛,感覺到那俊挺的鼻尖輕壓著我的臉,舌頭輕柔而慢慢地探索著我的唇,兩個舌尖慢慢地、刺探性地交錯;他的舌開始大膽地在我的口中游移,我們激烈地舌吻著;他的手也開始大力地撫摸我的裸背,我的手則忙著在解他襯衫的扣子……他忽然抽出舌來,將頭埋在我的頸子,我仰著頭,任他的舌尖挑逗著我的頸部;他的手繼續在我的背上探觸,開始伸進衣服內撫摸,我全身一陣酥麻,眼睛已經閉上,享受他的舌技……他又再往下移、用口輕輕咬住我胸前的綁帶,先用舌尖隔著衣服輕觸我的乳房,再一個一個的把我的綁帶用咬住的方式拉開。我嬌喘著,愈來愈不能自己,直到他拉開最後一個為止。

他抬頭凝視了一秒鐘,接著兩手往上,移回肩頭,輕輕一推扯,我的小禮服就掉了下來;我配合著讓它掉至地面,而我雙手環抱著裸露的乳房和丁字褲。

他慢慢地脫下他全身的衣物,戴上套子,走了過來,兩手握住我的兩手,讓我的乳房裸露在他的面前……「我現在跟你說你多美,好不好?Sandrea。」他微笑著說。

「嗯……」我感覺彷彿置身仙境。

他慢慢把我放平躺在床上,一手開始溫柔地撫摸我的乳房,一手托腮,側著頭,開始邊說話,每說一句,就低頭伸舌舔弄著我另一邊的乳房。

「你的乳房好美!好漂亮!」他低頭含著我的乳房前緣,輕巧地舔著。

「啊……」我兩邊乳尖同時被刺激,呻吟了出來。

「皮膚又好嫩,看了就好想咬一口。」他又伸舌更用力地畫著我的乳頭。

「啊……我……嗯……」我開始亂講。

「人又美,身材又好,腰又細,胸部又大……」他這次更大口地吸吮著,並另一手用力地揉握著。

「我……啊……」我已經顧不得自己,這個畫面和言語,使我已經完全酥麻了。

他停了下來,跨過到我正上方,面對著我,用兩手撐著,那張俊美的臉離我的臉不到五公分,而胸膛更若有似無地碰觸著我的乳房。他一手拉扯著我的丁字褲,我也伸手去幫忙,往下拉到小腿;他的弟弟刺探性地在尋著我的洞口,我們維持了那個姿勢許久……(這個姿勢男生應該很累吧!不過,氣氛真的超好~~)他找到了洞口,將龜頭頂在洞口,磨擦著,我的陰道早已濕透不堪了……他輕舔我的鼻尖,我眼睛本能地閉起,輕嚶了一聲。

他低沉迷人的聲音傳來:「Sandrea,我最後問你一次,你有先生,我想聽你說你想要我。」「我……想要……」我用細得聽不到的聲音回答。

「再說一次!」他那弟弟慢慢插了一點進來,我的陰唇被頂開。

「啊!」了一聲:「我……想要……啊……」他繼續插進來:「再說!再說出來。」「想要!想要!啊……想要!……」我開始語無倫次,不停地浪叫著,愈來愈大聲放開。

「舒不舒服?」「舒服!舒服……啊……」我呻吟著。

他開始用全力抽插到底,他的速度不快,但很深,而且每一下深淺不一,會有那種突如其來的快感:「啊……你……啊……啊……啊……」他插了幾分鐘,開始愈來愈快,忽然停了下來,「啊……」我的呻吟正要變大,就忽地中斷。

「Sandrea,你好緊,我一不小心就會繳械。」他笑笑說著。但語未畢,他又插進來!

「啊……你……啊……」一陣子後,快感稍退,他把我轉過身,調整一下角度,從我背後進來;我跪在床上,他從後面抓住我的臀部,不停地抽插……「喜歡嗎?這個姿勢。」他一邊抽插著,一邊問。

「喜歡!啊……」「你先生會不會這樣插你?」他開始更用力地抽插。

「啊……為什要問他?!啊……」我意識不清地回答。

「快說,你讓我好舒服,比我先生舒服!」他似是有點吃力地,腰部抽送著,不等我回答,口中繼續念著:「啊……好緊!一定會射很多……很多!啊……」語未畢,他的弟弟一陣痙攣,在我裡面射精!

我感受到他的射精,而自己口中也是不停吟叫著。不過,其實肉體的高潮並不極強烈,只是不停地隨著性愛的節奏而歡吟著。

他射了精後,喘著氣,躺在我身邊……我側過身去,撫弄他那像畫一樣的臉龐,手指劃過他的臉……「你好棒,Sandrea!」他喘氣著說:「我好想每天跟你做愛。」他的手無意識地揉著我的乳房。

我笑笑的看著他,也同樣是心裡一陣心神蕩漾……我們這樣在旅館裡過了一夜。

第二天,我醒來時,他已經貼心地買好了早餐,我們看著新聞邊吃著。

他紳士地送我回去,我則迫不及待地開始紀錄這個故事。

事後,他會再聯絡我,但我明白地跟他說僅止一夜。

接下來那一年,情人節和生日我都會收到他的花,也在辦公室引起了議論紛紛。不過,之後我仍持續地拒絕著他。慢慢的,我不再收到他的花和他的電話。

僅將這個故事獻給我兩天前才在電視中看到的你,James!希望你接下來這年會有好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