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長的騷

成人文學
2013/ 10/ 09
她是我們這裡一所民辦幼兒園的園長。那天我和幾個網友相約吃飯,其中一位老姐就帶著她來了。

飯桌上認識以後,就交往起來。她經常約我一起吃飯,沒事就來我這裡坐坐。我逐漸對她有更深入的瞭解。她創辦了該所幼兒園,跟一群智障孩子打交道,所有經費全部由她自籌,非常不容易。而且我也知道了她跟她老公關係不好,一來是她老公不支持她的工作,還經常懷疑她,二來是她老公性功能不好,結婚三四年了兩人還沒有個孩子。這兩樣讓她非常苦惱--

她的QQ空間日誌曾經寫過這樣兩句話:「我也是女人,也是性的生理需要,也需要滿足……」和「誰能跟我生個孩子?」--誰能想得到?這樣一個把青春和精力幾乎全部奉獻給特殊教育事業的女人,也有這樣的苦惱!仔細思量也實屬正常,女強人也是人,女人也是人,人的七情六慾總歸是有的。只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她這樣一個在外面精明強幹的女人,竟攤上這樣一個家庭和老公!

有一次她來我這裡玩,讓我看她的空間日誌。我看了以後不好表態,只是笑了笑。她突然扭頭以我說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我想跟你……」然後又搖了搖頭。我說怎麼了?她答沒什麼。後來我琢磨她那半句話的意思,會是什麼呢?

未遂的電話激情今年夏天的一天,我因事外出到z縣。晚上無聊就給別人發短息玩兒,也給她發了一條,沒一會她便打過電話來了。那會已經十點多了,我一個人躺在賓館的大床上,枕頭邊的筆記本電腦裡放著一部老外的A片,我放低音量,邊看邊跟她聊。閒扯了幾句後,一股曖昧的氣氛漸濃起來……她問我:你在幹嘛?

「一個人在賓館裡沒意思啊,看電視唄!」

「不信!沒找個人陪陪?」

「人在他鄉,找誰呀?要不你來陪我?」

「我倒想去陪你吧,可是太遠了呀!現在的賓館不是都有那個什麼嘛,你咋不找個?」

「賓館能有什麼?」我明知故問。

「別跟我裝傻啊,小姐唄,你不會不知道吧?」

「嘿嘿!不知道是假的。不過呢就算有,找她們多沒意思。」

「那找誰有意思呢?」

「比如,你……」

「切!想得美!」

「咋了?想也不行啊?」

「行啊。告訴我你想什麼?」

「我想……想……想跟你……」我故意吞吞吐吐。

「想跟我什麼?」

「想跟你做愛。」

「就知道你要說什麼。哼,你們男人都一個德行。」

「呵呵,知道男人都是這個德行那就表示理解吧,不要生氣哦!全當開玩笑了。」

「沒事。」她停頓了一下:「你真想?」

「當然是真想了!

「怎麼個想法?」

「我旁邊放著筆記本電腦,裡邊播放著外國黃片。我跟你邊說話邊看,眼睛看著,嘴巴說著,腦子裡想著你現在躺在被窩裡的樣子,而我的手,正伸在下邊,摸著……」

「摸著什麼?」很明顯,她在故意裝傻。

「下面能有什麼,當然是我的小弟弟了。」

「小弟弟?什麼小弟弟?」

「不會吧?男人的小弟弟就是那個呀,就像你們女人說下面的是小妹妹一樣啊!」

「什麼小弟弟小妹妹,人家真沒聽說過嘛,不如你告訴我?。」她繼續裝著,語氣發嗲。

聽著她說話的聲調,我血往上湧:「好好好,我告訴你。這個小弟弟嘛,就是男人的雞巴了。小妹妹,就是你們女人下面的屄了。」

「什麼呀?你真粗俗!」她在電話那頭嬌嗔道。我彷彿看到她在被窩裡只穿著奶罩和三角內褲的身體扭動的樣子。

「哈哈!怎麼粗俗了?」

「就粗俗了!沒看出來呀,你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樣子,竟也這樣下流!」

「嘿嘿!人哪有不下流的?要都正人君子了,還娶什麼媳婦,生什麼孩子呀,對吧?」

「切,狡辯!那是兩回事嘛!」

「兩回事?那我問你哦,你結婚這麼時間了還沒有孩子,是不是老公在床上不夠下流啊?」

「你跟嫂子就是在床上下流啊?!」

「不下流怎麼辦事啊?難道溫文爾雅地說請,說謝謝,說請多多關照?」

「撲哧~~」她一下子被我的話逗得笑了起來:「你真逗!不過你說得也有幾分道理。那,你跟嫂子在床上是咋樣下流的呢?」

「嘿嘿,這還用問?都一樣啊!」我避而不談。

「那哪能一樣呢?說說看嘛!」她撒起嬌來。

「那從哪說起呢?你問吧,你問我答。」

「好啊!嗯,那就先告訴我一般是誰主動的吧?」

「這個都有了。一般是她比較多。」

「為什麼是她比較多呢?難道男人不應該更主動嗎?」她問。

「嘿嘿!你沒聽說過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嘛!躲都躲不及還敢主動?想累死呀!?」

「呵呵呵呵~~~這就是害怕了呀!難道你已經不行了?」

「什麼不行了?要不你試試?信不信我一晚上搞你五次?」

「切~~~五次?還七次類?你就吹吧!!」她不屑。我彷彿看到她在那頭撇嘴的樣子。

「什麼叫吹啊?七次倒沒有過,五次還是有的。」我腦海中浮起跟陽泉一個女網友一夜幹了五次的情景,口氣肯定地說。

「五次?不是跟嫂子吧?」她馬上想到什麼。

「當然是了。」我馬上肯定地說:「而且平均近一個小時一次。當然了,這是還沒有結婚時候的事情了。現在老了,力不從心了,不過一晚上一次還是幹得動的。」

「又粗俗開了!」

「哪又粗俗了?」

「還沒有?剛才你說什麼『幹』得動的。」她在「幹」字上加重了語氣。

「哈哈哈。這就粗俗了?難道不是幹嗎?」我憋住笑:「那要不弄?做?搞?或者,幹?」

「越說越不像話了你!」她嗔怪道。

我怕我說過了她真生起氣來就沒戲了,趕緊說:「就是幹啊!我媳婦被我摸得起性了,就會說『老公,快插進來,幹我』之類的話。」

「……」她沒說話,半天才又道:「暈,真的呀?」

「當然真的了。這騙你幹嘛呀?」

「你們真會玩!」

「你老公不會玩?」

「你!」她聲調一下提高,但馬上幽幽:「不說這個。好吧?」

我一下子想起她的情況,於是馬上道:「對不起啊!!我只是開玩笑。」

「沒事。我的情況你知道的,拿這個開玩笑不好。」

「好好好,那我以不後不提這個了。」

「我困了,你也早點睡吧。」她口氣一下子冷漠起來。

氣氛急轉,這次聊天再也繼續不下去了,我只好說了聲晚安也掛斷電話。放下電話我想:可能話說得太過,就此得罪她了。

但是由於這通電話而勾起的慾火卻再也平靜不下來,我在床上輾轉反側,沒有絲毫睡意。我一邊看著電腦裡的A片,腦子裡想像著她脫光衣服露出豐腴肉體並在我身下婉轉承歡的樣子,一邊手淫,直到痛痛快快、酣暢淋漓地射了,這才困意泛起,於不知不覺中沉沉睡去。

酒醉之後的迷失後來老長一段時間裡雖然仍然和她保持著聯繫,偶爾吃飯,但除了偶爾在網上聊天的時候逗逗她以外,我不再對她有任何的其他心思。

直到有一天,我一個人在辦公室,突然響起一陣不熟悉的敲門聲。我開門一看,原來是她。只見她紅著個臉蛋,倚在門框上,滿身酒氣。我趕緊讓她進來,一邊讓她坐下一邊道:「你又喝多了?沒事吧?」

她坐在沙發上很快便歪躺在靠背上,一揚手衝我道:「喝了,不過,沒事,你放心。」

我趕緊拿杯子給她到飲水機上接水,邊接邊說:「還沒事呢?都成這樣了,我都奇怪你怎麼過來的。喝酒了騎個破自行車瞎跑什麼呢?」

她沒反應,我扭頭一看,她已經歪著個脖子昏昏沉沉,要睡著的樣子。

我把水杯端到她向前:「快喝點熱水醒醒酒吧!」

她的頭稍動了一下,含混不清地說:「我沒事。」

我把水杯放下,推了推她:「要不,上床上躺著睡會兒?」

這個時候,我的心裡其實已經有了一點綺念,才這樣說的。下一步就要看到酒醉到什麼程度了。如果還清醒,那就隨她,如果不清醒了,我就硬把她弄到床上去,能幹什麼看看再說。

她答了一聲:「好!」便要起身,我趕緊扶住她,讓她穩穩地站起來走向床邊。

她低著個頭又含混不清地道:「不好意思,讓老哥見笑了,我真喝多了。」

我讓她在床上躺好,枕好枕頭,蓋上毯子,拍拍她:「快睡吧。睡一會就好了。對了,要吐的話吱聲啊,別吐我床上了。」

她在床上轉了個身:「你別管。」

我苦笑了一下,繼續幹我的活去了。

約摸有半個小時的樣子,我突然聽到她乾嘔的聲音,怕是要吐,我趕緊過去一看,她趴在床邊,準備要吐,我立馬拿起個平時澆花用的水盆,伸到她臉下。誰知她只是嘔了幾聲,並沒有吐出來,我長舒了一口氣。

她再跌回床上,又沉沉睡去。我站起來把盆放到一邊,彎下腰去整理已滑到一邊的被子。突然,她一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嘴裡還嘟囔著:「別走,別走,我害怕!」我一個沒防備,正彎著腰的身體一下子失去重心跌在她身上,雙手被壓在她和我中間,巧的是正好一手一個,隔著衣服按在了她的兩個乳房上,感受到了她的那兩團豐滿和鼓實。她的手又環到我背後,緊緊地抱住了我。嘴巴正好湊我的耳邊,又說道:「吻我!」

我不知道她是怎麼了,但熱血上湧,也就沒去細想。我一扭頭吻住了她的嘴唇,並把舌頭伸進她的口中,和她的那條香舌牴觸纏繞,同時用雙唇包住她的雙唇用力吸吮。她的一口酒氣並沒有讓我感到不適,相反產生一種異樣強烈的刺激。

我倆就用這樣的姿勢熱吻了一會兒,她一隻手向我的腰帶處伸去,頭扭到一邊,大口地喘息著道:「快,快,我要你,我受不了了,我要……」

我沒想到平時穩重端莊的她能說出這樣騷浪的話來,但我決定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住她的手按在我已經硬挺的小弟弟上的刺激,假意不解,問她:「要我幹什麼?」

她什麼也不顧的樣子:「我要,要你,幹我。」

我又問:「幹你?怎麼幹呢?」

她那隻手隔著褲子握揉著我的小弟弟,另一隻手急促地來解我的衣服扣子,喘著氣說:「用你的雞巴插我,插我的下面,插我,快……」

聽著如此淫蕩的話語,看著她如此急迫的樣子,我再也沒心情逗她。一把將她身上的被子掀到一邊,雙手齊下,迅速將她的內外衣褲脫了個乾淨,片刻功夫,我在想像中意淫過好多次的這具豐腴的肉體便一絲不掛地呈現在我的眼前。

只見她胸前一對碩大的乳房,還顯粉紅的粉暈正中間,兩粒紫紅的奶頭早已挺撥而立,小腹光潔,正中一個淺淺的肚臍眼有點可愛,比例還算勻稱的兩條大腿盡頭三角地帶一叢黑色的陰毛十分茂密。她的兩腿來回扭動間,露出的陰部已是溪水潺潺,淫液晶瑩。

我低頭含住她的左乳頭,舌尖掃掠著,一手握住另一個乳房揉搓起來,不時用指肚刺激著乳頭,另一隻手伸到她的兩腿之間,藉著她淫液的潤滑,中指順利地探入兩片肥厚的陰唇之間,順著溪谷的走向一上一下地摩擦起來,前進時指頭陷入那個令男人銷魂蝕骨的仙人洞口裡,後退時按壓在谷口那粒迷人挺立的肉豆之上。

隨著我侵入她最私密之處並不斷地刺激,她被自己的愈來愈旺的慾火燒得身體如蛇般不斷扭曲著,雙腿緊合夾住我的手,口中發出一聲接一聲且愈來愈粗的喘息聲和呻吟聲。雙手也不閒著,在我身上摸來抓去,想要找到褲帶並解開。我騰出一隻手來幫她解開了我的腰帶,又繼續揉搓她的肥奶。

我吃夠了她的乳房,轉移陣地,舌尖從高聳的奶頭向下,拂過平坦的小腹和那淺淺的肚臍眼兒,來到她的三角地帶。這時我和她的姿勢已經是頭腳相向,我的頭低在她的兩腿之間,她的頭拱在我的腹下。

當我舔在那粒水淋淋的肉豆上時,她一下子身體繃緊了,口中更是發出長長的一聲呻吟,隨著我舌頭的繼續活動,又演變成一聲高過一聲的喘息和粗重的「哦嗯」聲。

突然我腰下一涼,回頭一看,原來是她拉下了我的褲子,讓我的下半身完全暴露在她的臉前。已經硬得像根鐵棍似的雞巴,前端滲出一滴透明的液體,在她眼前一抖一抖地。她的眼神迷離著,一口將我的雞巴含入口中,緊接著一條軟滑溫熱的東西開始在龜頭上舔來舔去,強烈的刺激讓我的雞巴在她口中又漲大變硬了幾分。

為了轉移雞巴上的強烈感覺,免得還沒有插入就射出,我急忙掉轉頭,繼續對她的三角地帶進行「攻擊」。我用舌頭舔弄著她的肉豆,不時含在口中,用雙唇夾住搓揉,用牙齒輕咬。雙手也不閒著,一手分開她的陰唇肉縫,一手的食指伸進肉縫裡沾著淫水上下滑動,不時插進屄裡挖扣。

我的動作讓她鼻息越來越粗重,不時停住對我雞巴的吸舔,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並發出令人銷魂的「哦……哦……噢~~~~」呻吟聲,然後再度把我的雞巴含入口中,用力地吸吮,大幅度地舔上舔下,甚至從龜頭直舔到雞巴下面的蛋蛋上。

「哦,你舔得美死了,我要升天了……噢,天哪!……用力肏我……用力舔,美死了……」她含糊不清的叫聲斷斷續續,越來越大聲。

我知道這是她快要高潮的前兆,於是加快了舌頭和手指的動作,舌頭在她的肉豆上越轉越快,手指在她屄裡的抽插也越來越快、越來越深。

「啊~~~~~~我要死了……」她一聲長長的大叫,身體猛地繃緊,腰部拱起,屁股高高地抬離床面,我看到一股白色的液體從她的屄裡冒出來,沿著肉縫向下流去,淹沒了暗紅而緊閉的屁眼,慢慢地流到了屁股上,滴在床單上。大概有十幾秒的時間,她才像散了架似的,身體一鬆,重重地跌回床上,軟綿綿地癱成一堆。

原來她如此騷浪她完事了,可我的雞巴還是直挺挺的呢!

我將她的大腿分開,壓在她身上,雞巴準確地頂在她的屄口,藉著她剛剛冒出的淫水的潤滑,「撲哧」一下便捅了進去。酒意正濃、尚在高潮餘味中沉浸的她,小穴突然被粗大的雞巴插入,不同發出一聲「啊「的呻吟聲。

只被丈夫一個男人的雞巴偶爾地插過,而且還沒有生過小孩的肉穴依舊如處女般的緊湊,像一隻柔軟的手緊緊地握住了我的雞巴,讓我舒服和刺激的差點一下子射出來。我深吸一口氣,收縮腹下肌肉,緊固精關,保持一插到底的姿勢,讓龜頭緊緊地頂住她的花心,一動不動,讓自己習慣一下她的屄。

她的花心象嬰孩的小嘴般蠕動並吸吮著我的雞巴頭,屄一緊一鬆地握著我雞巴子.我保持著不動的姿勢,享受著她屄的美妙.而她卻漸漸不耐起來,腰腹一拱一拱地,抬離床面,大屁股像個磨盤似的,以我的雞巴為軸,主動地旋轉摩擦著我慢慢抽出雞巴,只餘一個龜頭還留在她的屄口處,然後再猛一挺腰,猛挺到底,再慢慢抽出,再狠狠插進.我每頂一個她的花心,她都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淒慘的呻吟.就這樣頂了有十幾次之後,我沒有心思再逗她,雙手撐在她的腰部兩旁,膝蓋將她的大腿牢牢分開成大字形,腰臀快速起伏,讓雞巴如梭般在她的雞巴裡抽插起來,一下一下,如打夯般每下都結結實實地頂在她的花心上她隨著我的抽插一聲接著一聲地發出淒厲的叫聲:」啊~~~啊~~~哎呀~~~~啊噢~~~」然後就淫詞浪語不斷地湧出口來:

「哥呀~~~美死了~~你肏得妹妹好爽啊~~~~~~又頂得底了~~~~~」

「爽死妹妹了~~~妹妹從來~~~~~~沒有~~~~這麼爽過~~~~~~用力~~~~讓妹妹爽~~~」

雞巴每一次抽出,都帶出一大灘她的淫水,從屄口真淌下去,流滿了她的屁股我每隔幾十下,都慢慢減緩抽插的速度和節奏,並不時地把雞巴抽出她的屄,用一隻手的食中兩指夾住根部,讓龜頭沿著她的肉縫,從上到下,再從下到上.頂在肉縫上端的肉豆上摩擦時,她的身體禁不住會顫慄幾下;當龜頭沿著肉縫滑下去, 頂在她的屁眼上揉按時,她的兩瓣肥臀便會收縮夾緊起來,讓我的龜頭無法動彈,而她口中則發出騷浪難耐的」哦嗯」聲看著她的騷樣,我不禁想從後面幹她,看雞巴在她臀縫中出入抽插的樣子於是我抽出雞巴,跪到一邊,將她的身體翻轉變成背部朝上.我膝蓋分跪在她屁股兩側坐在她的大腿上,一手分開她屁股,一手扶住雞巴對準她的屄插將進去,前後挪動屁股抽插起來用這個姿勢,當我的雞巴抽出時,會緊緊地挑著她屄後壁,而每一次插入時,則會緊緊地頂著她屄的前壁直到花心,不時地頂住一個厚厚的肉突,貌似傳說中的G點強烈的刺激讓我心馳神蕩,而她在這樣的姿勢下臉埋進枕頭裡,雖然看不到臉,但可以知道,她所受的刺激也非比尋常,因為隨著我的幹幹,她口中含混不清的浪叫一句接著一句,一句高過一句「好美呀~~~這樣肏屄太爽了~~~~」

「哥真是太會肏屄了~~~~妹妹要被你肏死了~~~~~」

「你的雞巴好硬~~~~肏得我的屄舒服死了~~~~~~」

我俯下身去,把嘴湊到她耳邊,問道:「喜歡我的雞巴肏你嗎?」

她嗯哦啊呀地,喘著氣答道:「喜歡,喜歡!」

我又道:「喜歡它什麼?」

「喜歡它粗、長、硬,撐得我的屄好舒服,肏得我好爽!」

「還想吃吃它嗎?」

「想,想,快給我,我要吃雞巴。」

我翻身從她身上下來,跪在她面前,硬挺挺的雞巴象根燒紅的鐵棍般,一跳一跳地聳立在她的鼻子前。

她上身仰起來,用一隻胳膊的肘部撐在床上,身體微側,另一隻手握住我的雞巴,前後捋了幾捋,便塞進雙唇之間,用嘴緊緊地裹住,吸吮起來,舌頭地龜頭上打著轉、繞著圈兒地舔來舔去,不時掃過馬眼的部位,讓我快感如潮。含著舔了一會兒,她又吐出它,歪著頭伸出舌來,從龜頭舔到根部,再把頭轉到另一個方向,從根舔到頭,再從上舔到下,直舔到雞巴下面的蛋蛋上。她用手將我的雞巴壓在我的肚皮上,將頭歪著拱到我的兩腿間,舌頭在那鬆弛下垂的卵袋上左舔舔,右舔舔,舔著舔著,居然張嘴將一隻蛋蛋吸進口中,像舔龜頭那樣含著舔起來,完了吐出來,又把另一顆蛋蛋吸入口裡含著舔著。

我仰著頭,大口地喘著粗氣。真是太刺激了。這騷娘們吃雞巴的技術真是沒話說。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高水平的舔雞巴服務。

突然,我察覺到她停止了動作,就低下頭來看。只見她抬著頭向上看著我,滿面紅潮,雙眼迷離,但卻是直勾勾地盯著我的眼睛,還把舌頭伸出來,沿著嘴唇舔了一圈,像是剛吃過雪糕清理嘴角似的。

她挑釁似地說:「我舔得好嗎?爽不爽?」

我忙不迭地說:「沒想到你技術這麼好啊!!爽,很爽!」

「現在該繼續肏我了吧?」

「再舔會吧!讓我再舒服舒服。」

「肏我吧!我屄裡空虛得很。」她目光中透著幾分乞求。

我「呵呵」一笑:「你很騷呀!沒看出來。」

「騷不好嗎?你們男人不都喜歡騷女人嗎?」她歪著脖子道。

「當然喜歡了。只是沒想到你這麼騷。」

「喜歡那我就繼續騷給你看,快肏我的騷屄吧!!騷屄裡癢著呢!」

恭敬不如從命。我又跪坐在她大腿上,一手分開她的屁股,一手插進去在她的陰戶上摸了一把,濕淋淋地沾了我一手。我將手伸到她臉前,笑嘻嘻地說:「看你的騷水,這麼多。」她沒說話,張嘴伸舌就在我手上舔了起來。

抽回手來,扶住雞巴對準她的屄,腰向前一挺,「撲哧」一聲,直插到底。

她禁不住「哦……」了一聲:「好美,好充實!」

我雙手按在她豐滿碩大的屁股肉峰上,運動腰部,雞巴在她的騷屄裡緩慢而有節奏地抽插起來。隨著我的動作,她的浪叫聲又如泉湧般一聲高過一聲:

「你的雞巴好美,肏死我了,好舒服,快肏,用力……」

「我是騷屄,是蕩婦,我就要被你幹,喜歡被你肏……」

「哦,又頂到花心了,好麻,好爽,雞巴好硬……」

聽著她騷浪至極、淫蕩無邊的叫床聲,我彎下腰,雙臂撐在她的身邊兩側,屁股離開她的大腿,腰部大幅度和用力地一上一下,讓雞巴加快了在她屄中抽插的頻率和力度。我的腹部和她的大屁股快速地撞在一起,發出高分貝的「啪啪」聲。我低頭看去,她屁股上的肥肉被我撞得一湧一湧,狀如波浪。

「啊~~~啊~~~啊~~~」她大叫著:「你好棒~~好爽~~~~大雞巴肏死我了~~~~~噢~~~~要飛了~~~~你肏得~~我~~~~高潮了~~~~」

她的身體不斷地繃緊,直到突然一下子雙腿緊並伸直。她的脖子向後猛仰,螓首高高抬起並一陣亂搖,口中發出一聲像要死去似的叫聲:「啊~~~~~~~~~~~~~」

我只覺得她的屄緊緊握住我的雞巴,嫩肉抽搐起來,有一股熱乎乎滾燙的液體從花心湧出,澆在我的龜頭上,讓我差點精關不固,洩出來。

這是她高潮的症狀。我加緊用力抽肏了幾下。她終於頭一低,身體一鬆,趴在那兒一動不動了。

她還有一個騷屁眼為了充分享受這個已經醒了幾分酒而露出淫蕩真性情的騷貨的肉體浪穴,當她從高潮的餘韻中漸漸清醒過來的時候,我分開她的雙腿,伸手攬住她的腰拉起來,將她從俯臥變成雙手雙膝著床,像狗一樣爬著的樣子。我則跪在她的屁股後面,扶著雞巴對準高潮之後淫水淋漓濕漉漉的屄肏了進去,不緊不慢地繼續肏她。同時,雙手在她的臀峰上揉捏著,欣賞著她豐滿肥厚的臀肉在我掌指間不停變化成各種形狀來。

她高潮剛過,雙臂無力,我只肏了幾下,她便上身一軟,貼在床上,只有雙腿還保持著跪的姿勢,一個大白肥屁股向上高抬。我的目光停留在她屁股縫裡屁眼上。只見那狀如菊花、滿是褶皺的小洞隨著我雞巴的插抽和雙手的揉搓,時而緊閉,時而微微張開一個小眼兒。

我伸手到雞巴和屄交接處,抹了一下,撈了一些粘乎乎的淫水,用拇指按到那個小巧的菊花眼兒上慢慢地塗抹開來。被這突出其來的刺激嚇了一跳,她的身體猛顫了一下,屁眼收縮了進去,形成一個陷下去的小坑眼,但她沒有躲避,任我的拇指繼續停留在那裡。於是我繼續塗抹著,當她稍微有些習慣了,身體又放鬆下來,屁眼恢復成原來的樣子時,我藉著淫水的潤滑,力度逐漸加大地向她的屁眼裡插進去。

「嗚~~~不要~~~~」她有些抗拒,或者是不習慣,大屁股左右擺了擺,但沒有大幅度地脫離慢慢侵入的指頭。

我沒有理她,直到整個大拇指全部插進去,才停住。下面的雞巴則仍舊一下接一下地在她的屄裡插出抽出。隨著下面雞巴的抽插,她的小屁眼也一緊一鬆地夾著我的拇指,讓我不禁想早點體驗一下雞巴插入那裡被夾的感覺。

於是我的拇指也隨著雞巴的節奏,慢慢地抽出,再插進去,對她的屁眼進行預熱。漸漸地,她的屁眼習慣的被異物抽插的感覺,並默契地配合著我拇指的動作,當我插入時會放鬆開來,當我抽出時會緊緊夾住。

「哦,哦,哦~~~~~舒服~~~~」

「噢,又頂到花心了……雞巴好硬~~~~~」

「哥你真會玩兒,我的屄好爽,用力肏,肏我的騷屄~~~~~」

「噢~~~屁眼好漲~~~~~要裂了~~~~」

「屁眼好麻~~~好舒服~~~~~肏我的屄~~~~別玩那裡~~~~」

聽著她的淫聲浪語,我覺得要是插她的屁眼的話,她一定不會反對。於是我將雞巴從她的屄裡退出,用手撈了一把已經把她整個陰戶淋漓得一塌糊塗的淫水,塗抹到她的屁眼上,然後雙手牢牢摁住她的屁股兩邊並向兩邊盡量分開,讓她的屁眼擴張開一個小洞,雞巴頭端頂在了那裡,準備進入。

「怎麼出來了?」她不由回頭。

「啊~~~~別插那裡~~~~不能插那兒啊~~~~」她肥臀亂擺起來,欲要擺脫我頂在屁眼兒上的雞巴。

我死死摁住她的屁股,安慰她道:「忍一下就好了,我會讓你更爽的。」

我一邊說話,一邊挺著雞巴慢慢地用力向屁眼裡進發。在她亂搖的當中,我突然用力,雞巴一下子突破障礙,插了進去,等她「啊」的一聲叫之後,龜頭已經沒入她的屁眼裡,將她屁眼四周的褶皺完全撐平展了,她的括約肌緊緊地圈著我的冠狀溝,感覺之爽,前所未有。

「疼~~~別動啊~~~~」她哀求著我。

我保持插入一個龜頭的姿勢不再前進,而她的身體微微顫抖著,肌肉緊繃,屁眼一緊一緊地夾著我的雞巴,好半天才略微放鬆下來。

「還疼嗎?」我問。

「好點兒了。不讓你插那裡嘛,你非要插!」她嗔怪道。

「插屁眼也很爽的,你不想體驗體驗嗎?」我笑嘻嘻地道。

「真的?」

「當然,現在什麼感覺?」

「漲~~還有點疼~~~~」

對於剛破處的屁眼兒來說,感到不舒服甚至是疼是肯定的事情。我除了表示理解之外,愛莫能助。但既然已經插入了,我就一定要將抽插進行到底,不會因為她的不適半途而廢。

「一會就好了,你忍著點兒啊!」

「嗯,那你動動看。」

既然她讓動了,我當仁不讓,不再客氣,立即動作腰臀,一點一點地讓雞巴向更深處進發。雖然她的屁眼很緊,但藉著大量淫液的潤滑和這大會半天的適應,不一會兒,雞巴還是全根沒入她的屁眼之中。

「哦,噢~~~噢~~~~好漲~~~~~」她粗喘著,呻吟著。

果然是個騷屄,插屁眼也有這麼大反應。我開始緩緩地抽插起來,抽的時候將雞巴只留龜頭在裡邊,插的時候讓雞巴全根沒入,腹部緊緊貼在她的屁股上,還以屁眼為中心旋轉幾下,用我的陰毛摩擦她的陰洞和屁眼兒。

「好麻,好舒服,好爽~~~」她的浪叫又一聲高過一聲。

「沒想到屁眼也可以幹,也可以幹得這麼舒服,好美~~~」

我問道:「你以前沒玩過插屁眼兒嗎?」

「沒有,我都不知道屁眼也可以幹。」她呻吟著答,又說:「哥你真會玩兒,把妹妹幹得好爽,好美~~~~~」

「快點肏,用力,屁眼好癢~~~」

「呵呵,那哥我就不客氣了,現在開始猛幹屁眼了啊!」

「肏吧,用肏幹,肏我的屁眼,讓我爽,讓我高潮~~~~」

我便加快頻率和速度,讓雞巴在她的屁眼洞裡快進快出,用力幹將起來。

「啊~~~美死了~~~~」

「肏屁眼真爽~~~~爽死妹妹了~~~~~」

「哥你幹死我吧,肏爛我的屁眼,讓我升天~~~~」

「啊~~~來了~~來了~~~~嗚嗚~~~~」她由高叫變成低沉地嗚咽,浪叫聲從緊咬的牙關中發出來,像是痛苦至極的樣子。

我只覺得她的屁眼突然一緊,抽搐起來,整個屁股,整個身體都打起擺子來,雙腿只覺一熱,原來是她的屄中噴出一股陰精,直噴到我的大腿上。

幹她的屁眼也可以令她高潮,這倒讓我感到意外。不過沒等我細想,在她屁眼的猛夾之下,我的雞巴上傳來如潮快感,我加快速度猛幹幾下,馬眼一鬆,一股滾燙的精液「撲撲撲」地噴射而出,一滴不剩地全部灌進她的騷屁眼中。我又抽插了幾下,努力一點不漏地盡享受在高潮時的屁眼裡射精的快感,直到雞巴慢慢變軟,「叭嗒」一聲,被她的屁眼擠了出來。只見一股濃白的精液緊隨而出,向下淌進肉縫裡,流到她的濃密的陰毛上掛住,有幾滴掉落在床單上。

她撲通一聲全身趴在了床上,口中直喘粗氣。連續三次的高潮,讓她已經是渾身軟綿綿的,像鋪在砧板上的一堆白花花的肥肉。

尾聲她穿好衣服坐在床邊。我倒了一杯水端給她,她低頭啜飲了一口頭,說:「其實我早就想跟你做愛了。」

這時她已經是完全酒醒的樣子了。不知道剛才幹她的時候她那樣的淫蕩和騷浪,有幾分是本性,有幾分是醉意。

「我很騷,很浪,很淫蕩,是不是?」

「沒有啊,床上是床上,不一樣的。」我替她辯解道。

「你知道的,他不行,我經常是幾個月沒有夫妻生活,偶爾有一半次,不是我主動要求,就是我故意穿得暴露點,或者學著黃色小說和A片裡的情節,做出騷浪的樣子誘惑他才行。」

「是嗎?」

「是的。可是他從來就沒有超過兩三分鐘的時候,有時甚至還沒進入就射出了。」

「有時候即使是這樣誘惑他,他也沒有反應,有幾次,我甚至學著黃片裡的樣子給他用嘴吸,都不行。」

「唉!」我歎氣。

「就像你說的,女人三十如狼,我其實是個性慾旺盛的女人,可從來……別說得到滿足了,就連基本的頻率都辦不到。」

「於是我就從黃片上學會了自慰,學會了看著黃片或成人小說,用手指,用身邊各種東西來自慰。」

「自慰的時候就想像,想像是在跟男人做愛,你是我最多的想像對象呢!」

「真的呀!!??」我驚訝。

「真的,不騙你。」

「可是從來光想像,我連暗示你一下都不敢,更不用說表示出來了。」

「今天我其實是故意喝醉了來你這兒的,就是下定了決心要把想像變成真實。」

「嘿嘿!是這樣啊!!我還以為你喝蒙了呢!」我恍然明白,接著說:「你何苦遭這個罪呢?別的忙幫不上吧,幫你解決個生理問題還是辦得到的。」

「今天我的表現讓你滿意嗎?」

「你太會玩了,我頭一次這樣放開自己,也頭一次完全盡興地享受到性愛之樂。說實話,你,肏得我像死了一樣。」她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飛起紅霞,跟剛才滿口淫詞浪語的她像是換了個人。

「那今後想肏屄的時候就找我嘍!」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