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錄像室裡碰到的熟婦

成人文學
2013/ 10/ 09
在我們的一生中,有無數的可以回望的片段,各種的顏色的生活片段,更多的是關於童年的記憶,這是最深刻的記憶;其次就是我們懵懂的少年和青年時代,我們這批七零年代的人生來似乎就是上不著天下不著地,什麼事情都能趕上。我們知道理想,也理解現實;我們的理想不如六零老大哥那麼激越和慷慨,他們有自己的旗幟和汩汩的蒸騰的鮮血,而我們沒有;我們的現實也不如八零年代那麼厚重和真實,他們有自己的奶瓶宣言和最真實的物質理解,而我們沒有。我們從少年向青年過度的時代是蒼茫的白色,是物質豐富而精神空虛的時代,是性釋放和性壓抑的無間地帶,這注定了我們貧血的青春。

現在時代對我們這代人的評價是一個不痛不癢類中性的詞:小資。結果在我解釋了半天之後奶奶癟著嘴嘲笑說還小資呢?才吃那麼幾天飽飯屙的粑粑都不硬就叫小資啦?唉,現實脫光了衣服裸奔起來可真讓人覺得無地自容啊!

扯的遠啦,回過神來,回想一下過去的生活吧,曾經出現過的,那些真實的生活場景,或者回想可以讓我們現在面對的生活更加的柔軟和溫暖。

諸位仁兄,我們一起回想一下1995年,那個時候你都在做些什麼呢?你能否真實地回想起那年你所做過的事?1995年的時候我還在上大學,但也就是那個時候對大學生活覺得無聊和乏味,於是逃課就成了經常的事情了。1995年的時候網絡好像還沒有,也沒有什麼網吧可以去,同學一起的娛樂也就是什麼PS、檯球、足球、麻將和沒完沒了的撲克大戰,但那時候我們這些光棍最有興趣的就是錄像廳了。那個時候年輕,精力旺盛,整天都在想些男女之間的事情,恨不得天天挺著桿大槍到處趕場搏殺傳說中的風騷女生。

那時候錄像廳很多,遍地都是,相互之間競爭非常激烈,不只放些好萊塢的大片或者港台片什麼的,幾乎所有的錄像廳都放黃色錄像,這樣可以創造不錯的經濟效益,我很多的同學沒事就一同去錄像廳去看錄像。

不諱言,大家都很喜歡看黃片,哪個時候A片的俗稱還叫黃片,還不像現在一樣大街邊隨便就有個安徽大姐拉住你推銷幾十塊買一大堆,網絡上更是沒有,所以在那樣A片稀少的年代中大家對那裡有放A片錄像廳都是趨之若騖。我那個時候也很喜歡看,黃片都是後半夜才放的,我邊看邊在錄像廳的黑暗中打飛機。那個時候雖然說自己已經不是處男了,但還是沒有經常的性伴,所以只有這樣的發洩了,並且我相信大家有很多的都是這樣發洩的。

佛羅依德說性意識流每15秒中在正常人腦海中閃過一遍,但在我身上我覺得有點慢了,好像很長時間都不怎麼閃。但生活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我要說的是我最瘋狂的時候的事情,這件事持續的時間長了點,基本貫穿了我的大學時代。

一天週六下午,我無聊透了,就一個人去了一家有點遠的錄像廳,在那裡看了幾乎是一下午的錄像,晚上也不打算回去了,想在錄像廳睡覺了,晚飯對付了一下,買了瓶啤酒烤了些肉串,之後就交了十元的「包夜」的錢,在裡間的雅座坐下繼續看錄像。

晚上放黃片有點早,大約是在十點多就開始放了,還是些歐美的片子,但對我來說還是看的津津有味。

正看的入神的時候,旁邊來了個人,好像不是從門進來的,我想應該是從後排過來的,因為我的雅座是三個人一起的座位,我自己一個人正好睡覺,來了個人我就有點不高興了,但一看,是個女的,藉著昏暗的電視的光亮看能有三十多歲了,頭髮在腦後梳了個馬尾巴,臉挺白的。

不一會,她就靠過來,說老弟給我根煙。我給她支煙,她又向我要了火,點上,一邊吸煙一邊就靠近了,笑嘻嘻地問我老弟你看著有意思嗎?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了,說還可以,她曖昧地笑了笑,把手搭在我大腿上,湊著靠過來說,一個人看多沒意思呀,要不大姐幫幫你?我問她怎麼幫,她笑了笑說老弟你不會不知道吧?我看你也經常來這兒,這個都不知道?我說我真的不知道,她又笑了,解釋說就是大姐幫你打打飛機,一回二十塊錢。

我一聽立刻就精神了:原來飛機也可以別人幫著打呀!呵呵,我只考慮了0。0001秒,就同意了。她於是就更加地靠近我,用手在我的褲襠上摸,一邊摸一邊揉,本來錄像刺激的就大,她一摸就更加的大了,她笑嘻嘻地在我耳朵邊輕聲說:老弟,看你的雞巴多大呀!真粗真硬,讓大姐好好給你擼一擼,舒服舒服!

之後她就把手伸到我的褲子裡邊去了,直接地抓住了我硬撅撅的大雞巴。她的手好軟和,很柔軟,摸著非常的舒服。她揉了一會,之後就不斷的上下擼動我的雞巴,還用拇指不斷地摩挲我的龜頭。真是太刺激了,我的龜頭上非常的敏感,不一會幾乎就被她摸射精了。

她趴在我耳朵邊淫蕩地說:你這雞巴好大呀!是不是經常殼炮兒?叫這大雞巴肏著一定可舒服了……。經常肏屄嗎?

我摟著她的腰,感覺她的腰比較的粗,但是腰間的軟肉手感卻是非常的好,這個時候我幾乎在她的淫話的刺激下要射精了。

她一邊摸我一邊拉著我的手伸到她的衣服下邊說:來,摸摸大姐的大咂,一邊擼雞巴一邊摸咂,大姐今天要讓你好好享受享受,等會兒一下子就把你的精子給姐射出來,好好放放,別憋著。

她的乳房很大,但有些下垂了,非常的柔軟,就像她腰間的軟肉一樣,但她的乳頭卻是很大,摸著的時候感覺都硬了。我們就這樣一邊看著黃片一邊相互摸索對方。

她一邊看一邊又說:老弟你經常來看黃片吧?喜歡看嗎?其實大姐也喜歡看,你看那女的叫那男的給肏的,直叫喚,大雞巴肯定是把她肏舒服了,你看那大騷屄叫人肏的都快翻過來了……快看,換姿勢了,嗯,從後邊來上了!這男的真會玩,從後邊肏……你看哪那女的的大咂叫人肏的直晃蕩,這個浪啊!……。啊!!!快點看!肏屁股了!殼屁眼兒了!真舒服!看他大卵子把女的屄都拍紅了…………啊!射了!看他射的!好像全射到屁眼兒裡去了…。

我那裡能受的了這麼的刺激!猛的從頭到腳一麻,精液就狂噴而出!

射完之後,我靠在沙發上喘氣,她掏出一沓手紙把自己的手擦乾淨了,又看了會電影,之後我就付給她錢,她就走了。

真是感覺到很刺激!

後半夜的時候,大約12點半近1點的時候,她又回到我這裡,摸著我的臉靠在我懷裡說:老弟,大姐要回去了,想大姐不?我沒說什麼,過了一會,她趴我耳朵邊上說:光看多沒意思呀!想不想真殼一炮兒?和大姐樂和樂和?

我到真的是感興趣了,反正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就去了!我就問她怎麼收費,她笑嘻嘻地說:姐還怕你嫌大姐老呢!不怕吃虧呀你?咱姐倆兒有緣分,看你這小俊樣兒大姐不收你錢,只要你把姐殼舒服了就行。

那裡來的這樣的好事?我當然是樂不得的了!我問她去那裡,她說去她住的地方。我想也沒想就和她一起走出了錄像廳。

過了兩條街,七拐八拐地來到了一處小樓,這裡都是一水的小洋樓,但比較舊了,還是殖民時期俄國人蓋的,很有風情。我們進屋子的時候我發現房子收拾的很乾淨,像個殷實的小康之家。這個時候一個女的從一個房間裡探出頭來,她只穿著個胸罩,看樣子和她差不多大,笑著對她說:怎麼著華姐今天往回帶小伙兒了?呵!挺帥的嘛!

我這個時候才明白,她們兩個可能是住在一起的野雞。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腦子已經被慾火燒的沒有了判斷力,絲毫沒有去想可能存在的風險,我的弟弟完全代替了腦袋在指揮我的行動。她也和那女的打趣說:中你找人回來玩就不中我找人啦?快把你那死屄腦袋縮回去,看你騷的!我們進了她的屋子,坐在她的床上,她撲過來,壓在我身上抱著我開始親我,一邊親還一邊把手伸到下邊摸我的雞巴,她興奮地說:老弟,你都硬這樣了呀!是不是想幹了?

她站起來,利索地脫光了,脫光了我才發現她的身體好白,圓嘟嘟的兩個大奶子稍微有些下垂,上邊是兩個又大又黑的大乳頭,腰還不算粗,更加顯的她的屁股的肥大渾圓,她的身上到處散發著成熟女子的極致的妖媚氣息。引人注意的是她迷人的三角區上陰毛是異常的茂密,烏黑茂密的一叢,陰毛很長。她看著我,淫浪地笑著說:看什麼看呀?大姐性感不?看姐的大咂大屁股好不好?別白看一會咱一定好好玩玩。

這個時候大約後半夜了,我洗了澡,等她上床。都怪她家的浴室太小,要不正好搞個鴛鴦浴。她很快就洗完了,風情萬種地爬上床,先是深深地親了一會,之後她就拖光了衣服,把兩個碩大的奶子塞在我臉上,像奶孩子一樣讓輪流吸吮她的兩個大奶子,吸了一會我就感覺她的奶頭變的大了很多,還硬了很多。她彷彿已經有點急燥了,抬起身飛快地扒下我的褲衩,稍微看了一下就快速地含在嘴巴裡嘓。她看來是很職業的,口交的技術非常的好,不時地含住龜頭用舌尖來回地掃,把我弄的幾乎都要射了。不一會我硬的快不行了,她突然一個轉身,橫跨在我頭上,形成所謂的69式,她毛茸茸的陰部就展現在我眼前:茂盛的陰毛掩映著肥厚狹長的大陰唇,她微微分開的小陰唇呈深褐色,裡邊早就浪水漣漣了,甚至還可以看到她粉紅色的微張的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