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站旁的小旅館

成人文學
2013/ 10/ 09
每次來到火車站,都會看見一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年輕姑娘,在火車站廣場上仨仨兩兩的游來逛去,不時攔住一些過路的客人兜攬生意。「先生住不住旅館?」「先生休息一下吧?」

只要你答話她就會糾纏著你說:「出來了好好玩一下嗎?光和老婆多沒意思瀟灑一下嗎。」「漂亮小姐多的是想要那個都可以,包你玩的舒服」……她們都是雞,只要你同意,他們就會帶你到附近的小旅社,茶樓,酒館,歌廳,去「辦事」(從事賣淫活動)。

在這其中最多的是為小旅館拉客的。這種小旅館,大都是個體旅館,房間條件比較差主要靠賣淫的女人兜攬生意。像這樣的個體旅館在火車站附近比比皆是,特別是在街道兩旁一家挨著一家,家家門口都座著幾個年輕漂亮的女孩依們賣俏招呼客人。特別是夜幕降臨之時,華燈初上,賣淫女們都穿上了輕薄透露的衣衫穿梭於歌廳,酒樓和小旅館之間,夾雜在那些形形色色尋歡作樂的男人中間,嬉笑聲打鬧聲,淫聲浪凋融成一片,遠遠看去真夠熱鬧的,好一片繁榮娼盛的景象。青青旅社坐落在火車站附近的一個小巷子裡,條件相比之下相當不錯。一個三層小樓,第一層和第二層都是磚石結構的房間,是主要客房。第三層是一些簡易房。這裡的客房大都是單間,只是在三樓有幾間雙人間,對了在一樓二樓有兩間三人間。旅館的老闆叫四海38歲據說在這一帶是個地頭蛇他和老婆共同經營著這家旅館,經常處理日常事務的都是他老婆。老闆娘很漂亮32歲嘴巴伶俐很會說話。晚上看門的是一個小伙子姓孫26歲。這裡經常住著四個到八個賣淫的女人,有東北的,有河南的,有甘肅的,有四川的還有湖南的。這些女的大都是20歲到30歲個個長的相當漂亮(不漂亮老闆娘不讓住)都是自己找上門來的,他們一般都是住在條件最差的三樓,每天給店裡交30塊錢的房費。(這裡最好的大單間客房才收30塊錢)第一次住到這個旅館是個偶然的事情。

那天下著大雨,我剛下火車沒帶雨具,天色已經很晚了。我沿著街道旁的房簷想找附近的汽車站。

路過一個小巷子時,突然有人用雨傘給我遮住了雨,我一回頭是一位年輕漂亮的姑娘,我正納悶,她笑嘻嘻的問我住不住旅館,我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個姑娘,穿著還不俗不像一個賣淫的風騷女子,我就問是那家旅館。她順手向小巷裡一指說:「就是那個旅館」我順著他的手看去在50米開外高懸著一個燈箱廣告「青青旅社」。

我的確感到有些累了時間也很晚了,我想就湊合一夜吧,就問她什麼價錢,她說,大單間30小單間20.她緊接著說:「過來看看嗎,滿意了就住不滿意也沒關係」我就隨她進了這條小巷子這才發現兩邊都是一些小旅館。青青旅館的門面在這裡面算是最大的。進門是個前庭值班室就設在這裡,牆上高掛著數面旌旗,營業執照,稅務登記,特別醒目的是一個獎牌「治安管理模範單位」。

值班的是一個20多歲的年輕人看了我的身份證,問我住大單間還是小單間,我說要先看看房間。她就叫帶我來的那個姑娘帶我去看房間,通過值班室旁邊的通道,裡面緊連著的是一棟三層小樓。(實際就是兩層,上面是個大平台)小樓的側面是樓梯。那姑娘帶我上了樓來到裡面的一個房間,這房間看上去像一個套間,實際上是兩個單間房子,裡面的大點,放了一張雙人床,有桌子有彩電還有沙發和一個掛衣架,條件還真不錯衛生也滿好的。

外面的小的多,放著一個單人床一張桌子上面放著一台黑白電視機,倒也很整潔,就是太簡單地方太小連個凳子都沒有。沒什嗎說的我要了大單間。手續很正規,登了記交了錢值班的小伙給了我房間的鑰匙對帶我來的那個姑娘說:「小陳給客人拿一個臉盆帶一壺開水上去。」我沒有等這個姓陳的姑娘,獨自進去上樓,路過的房間有三個有人,在樓梯對面的房間裡有兩男兩女正在打撲克,其中一個女的年齡有30歲園園的臉白白胖胖的,另一個看上去只有20來歲小小的身材小鼻子小臉,聽口音這兩個女的都是東北的。212房間燈亮著門開著,這個房間是個小單間,有個30多歲的男人正在看電視。208房間門虛掩著有一個女的穿著衣服躺在床上正在睡覺,她面向牆看不清臉面看上去也是20來歲。

我的房間是205緊靠著的是204還沒有人。我打開房間放下東西開開電視不一會兒小陳就來了提著一壺開水拿著一個盆,笑嘻嘻的對我說:「這是開水這個盆子消過毒」需要什嗎叫我,我就住在302.我感到很詫異問她:「你不是服務員?」「我是甘肅來的」她很大放的靠著我坐下來伸出手放在我的大腿上開始撫摸我的大腿。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但是心理一點準備都沒有,很緊張。我問她:「這裡安全嗎?」

她說:「下這麼大的雨沒人查。」說著她的身子已經靠到了我的懷裡,她的手已經摸到了我的雞巴開始揉弄。我從來就沒有經過這種陣勢,雞巴很快就硬了。我問她:「你叫什麼名字?」「叫我陳紅好了。」

我接著問她:「打一炮要多少錢?」這時她甜甜的笑了:「那還不給一張。」我故意開玩笑:「一張50?」

她顯然知道我在開玩笑撅著嘴在我的雞巴上用力捏了一下說:「要它進去還不得100,別人都給我200呢,小氣鬼。」我伸出手指頭在她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說:「你只要讓我滿意100就100。」她馬上抱著我親了一口,說:「我去洗洗馬上就來等著我。」

說完她高高興興的離開了房間。過了有15分鐘她才出現在門口,換了一身寬鬆的打扮,好像還淡淡的化了樁,顯得更加嫵媚,光彩照人。她進來後馬上關上了門,這時我正躺在床上看電視,她笑瞇瞇的撲上來趴在我的身上,摟著我就親起來,好像我就是她的老公一樣,她扭動著身子很自然的做出各種嬌柔之態。這種主動的大膽進攻的確讓人難以低檔,我伸出雙臂擁抱著她和她親吻,親了一會我已經忍不住了,伸手到她的衣服裡摸她的奶子,她的奶子好像不太大,小小的一把就可以抓在手裡。接著我的手向下滑伸進了她的褲襠摸到她圓滑的小屁股,她一點也不阻攔還是抱著我親吻,我把手挪到前面摸到她的穴,她的毛不多,穴肉肉嫩嫩的,我用手指沿著她的穴縫上下揉搓著,她立刻發出哼哼的聲音同時伸手到我的下面隔著褲子揉弄我的雞巴,其實我的雞巴早就硬了,漲的難受。隔著褲子很不舒服,我輕輕對她說:我不喜歡這樣隔著褲子摸,很不舒服。

她立即起身幫我解開了褲子,向下退去,用她細嫩的小手牽出我的大雞巴,二話不說伏下身子張開她那個小嘴一口就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裡上下舔起來,她含的不緊只是輕輕的含著上下套動著。她的小嘴很溫暖很濕潤加上來回的滑動和操穴差不多,只是第一次有女人用嘴給我做,我感到興奮無比,那種滋味無語言比,的確很舒服,我順勢掀起她的上衣露出一對不大的奶子,好像發育還不成熟像小姑娘的奶一樣像倆個嫩嫩的梨一樣奶頭很紅潤,像兩顆熟透了的大櫻桃一樣鮮嫩水靈。

她不停的在我的雞巴上舔來舔去,搞了好一會兒才起身說她要脫了鞋上床。她下床脫了鞋又爬上床來平躺在床上動手解開褲子向下退到小腿上,沒有完全脫掉但露出了整個下身。接著她掀起上衣向上扒到脖子下面,也沒脫掉,露出那對鮮嫩的小奶子,她平躺在床上袒露著整個身體,她微笑著看著我用手輕輕拍了拍她那很少陰毛的陰部,示意讓呵呵她的穴,她上至乳房下至陰部整個身體赤裸裸的呈現在我的眼前,她長得並不胖,身上線條柔和腹部平坦,皮膚白嫩乳房不大陰毛不多稀稀拉拉的集中在陰阜上,她的陰門很高,平躺著就可以看到很長的穴縫,陰部不太肥厚,小陰唇挺長夾在大陰唇中間形成三道縫看上去就像一個未成年的小姑娘,發育很不成熟,我撫摸著她的小腹一直摸到她的陰毛和大腿,我用手指輕輕撥開她的大陰唇,仔細看她的穴,她順從的抬起雙腿,伸過手來毫不害羞的扒開她的穴讓我看,她那嬌嫩的穴毫無保留的呈現在我的眼前,她的大陰唇還沒發育起來薄薄的,小陰唇到很肥厚,以至大陰唇擋不住夾在外面形成一條厚厚的肉肉。

我很興奮伏下身去用手撥弄著仔細看起來,這是我除了老婆以外看到的第一個女人的穴,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年輕姑娘的穴,她的穴整個顏色不深,皺褶也很少,平平展展的繃得很緊,上面一根毛也沒有光光的很細嫩。小陰唇肥厚細長上面一直通道陰阜上呈淡淡的褐色。下面在陰道口處翻開形成一個小小的淫窩窩,內壁呈粉紅色鮮嫩鮮嫩的。我仔細看了又看沒發現什麼可疑的和不正常的現象,也沒聞到不正常的氣味,我爬起身來趴在她那瘦小的身上伸出舌頭舔她的奶頭,她努力扒開上衣讓我舔,沒舔幾下她就哼哼起來好像很興奮的樣子。我一邊舔她一邊問她有病沒有她笑著搖搖頭說:「沒有你放心好了」

我順著她的身子舔到她的肚子,舔到她的陰阜,她再一次抬起雙腿用手扒開她的陰門,我又仔細看了看她的穴的確不像有病的樣子。我不顧一切的湊上去,伸出舌頭輕輕舔了起來,沒有什麼怪味,我開始大膽的舔起來。我用舌尖頂著她的陰蒂用力舔著,她當即興奮不已,身子扭動起來急促的喘著氣,大聲的哼哼起來,我一下接一下的從她的小窩窩下面往上舔,每舔一下,她的屁股就一抬一抬的,腰都拱了起來,兩腿一蹬一蹬的向後退,不知是太興奮了,還是受不了了。我停下來問她喜歡嗎?她迫不及待的說:「好舒服……我……喜歡……喜歡。」我低下頭來繼續給她舔,她努力用雙手扒開陰門配合我。

我從她的陰道口舔到她的小陰唇,再順著她的小陰唇舔到她的穴豆豆。

每舔到她的陰蒂我都用力快速多舔幾下,她興奮的張開嘴巴大口喘氣,身子一弓一弓的向後退,我得用雙手抱緊她的雙腿才能避免她從床上滑下去。就這樣她的半個身子已經懸到床邊了,終於她耐不住了,突然爬起來推著我躺在床上,她反趴在我的身上急急切切的捏起我的雞巴,再一次含在嘴裡快速的吸聒起來。

她的穴剛好對著我的臉翻開。我剛想再給她舔,她看到我的雞巴直直的豎起來了,就迫不急待的翻轉身體壓在我的身上。一手扒開自己的穴,一手捏著我的雞巴對上去就往裡塞,身子一下一下往下壓,由於她沒有脫掉褲子只能像小便一樣半叉開腿跨在我的身上,我眼看著我的雞巴一下一下越來越深的插進了她的穴裡,我感到插入的並不深,她的淫水不太多,穴眼不夠濕潤,只有一點滑滑的感覺,當插入的不能再深的時候,她就伏在我的身上自己一起一伏的幹起來,這種姿勢我並不用力,但插入的太淺不夠刺激,她的穴很溫暖也很肉感,我感到我的雞巴的確插進了她的穴裡但沒有那種緊握感而是一種特殊的夾持感。

她賣力的一上一下的用力套弄而且動作越來越快不一會我就開始感到興奮了,而且已經開始有射精的升騰感了,有些受不了了。為了防止過早完事我掙脫了她,翻身起來,眼看著我的雞巴從她的穴眼裡滑出來,上面並不太濕,我順勢把她推翻在床上,她心領神會,知道我要換個姿勢操她,她立即順從的平躺在床上,我翻身反跨在她的頭上,用雞巴對準了她的嘴巴,她毫不猶豫的張開嘴承接了我的雞巴,我順勢向下一趴就把雞巴操進了她的嘴裡,我的臉緊貼著她的小腹用手扒開她的陰穴,一邊揉弄一邊舔起,來同時我拱起身子一起一伏的像操穴一樣操她的嘴,她一點也不含糊,緊含著我的雞巴隨我的雞巴在她的嘴裡插進抽出而且還不停的哼哼著。

我用手撥開她的小陰唇,用手指揉搓著它的陰蒂。她含著我的雞巴直哼哼,身體開始不停的扭動,我用手指插進她的陰道,她的陰道滑滑的,但水不多,陰道手感很緊,窄窄的但上下挺寬。屬於一種夾縫型的。就這樣玩了一會兒,我感到很興奮,但升騰射精的感覺已經控制住了。我從她身上翻下來轉過身子,她馬上會意的翹起了雙腿擺出了挨操的姿勢。

我挺起身體,用雞巴頭在她的穴縫裡蹭了幾下就順利的插進她的穴裡開始正兒八經的操她了。我一邊用力抽插一邊摟著她,撫摸她的奶子捏她的奶頭。我低下頭舔她的奶頭,她抬起身迎著我,和我接吻,一對上嘴她的舌頭就伸進了我的嘴裡,用力吸聒,同時伸過雙臂緊抱著我的屁股用力向自己身上壓,幫著使勁。身子還一挺一挺的迎合,嘴裡喃喃有詞……快射……快射……這時我感到她的小穴裡一陣陣緊縮。……快射……她不停的叫著,我這時明顯感到興奮在迅速上升,我有意控制自己放慢了速度,平緩了片刻再次用力操她,她同樣加緊了配合緊抱著我的屁股,用力幫著用勁,同時身子亂擰起來,一扭一扭的磨我,沒幾下我就又忍不住了,我抱著她的屁股用力的制止她的瘋狂。她也很知趣,配合著放慢了速度,就這樣反覆了三四個回合我再也忍不住了,本想再次延長時間,急急忙忙翻身下馬從她的小穴裡抽出濕淋淋的大雞巴。

她正扭的來勁呢,突然見我停了下來,她愣了一下嬌聲嬌氣的說;"你好壞快來麼「我努力強忍著不要射精但已經來不及了,我只好強壓著精關併攏雙腿,面對著她,我的雞巴漲的有紅又硬,她抬起身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的雞巴,臉上露出渴求的樣子,顯然她正在興頭上,我馬上一手壓著精關一手攬過她那苗條的身子,最後一次把雞巴插進她那幼嫩的穴裡,猛烈的操起來,她也像發瘋一樣緊緊抱著我的屁股身體瘋狂的上下擺動著,嘴裡氣喘吁吁的最後竟然叫出聲來。我明顯感到了她的陰道在劇烈的收縮,她的手指摳緊了我的肩膀,身體在顫抖,直到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裡軟下來,她才停止了扭動,我趴伏在她身上,她也靜靜的躺著,我輕輕撫摸著她的身體,她也輕輕的親吻著我,真像一對真正的情人一樣,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從她的身上翻下來,軟縮的雞巴從她的穴縫裡滑出來,她動作迅速,用手捂著穴立即翻身起床下地,正對著我叉開雙腿,向我要衛生紙,我笑了說沒射進去,同時遞給她一條小毛巾,她似乎不相信,當著我的面裂開穴用毛巾擦了又擦沒看見什麼精液的痕跡,竟用手扒開穴用手指插進去攪了攪,抽出來一看:」咦……說真的什麼都沒有,咋回事?「她奇怪的問我為什麼不射,我笑了說射了只是沒射到你的穴裡,我說射進去對你不好,她笑了說沒關係,她開始穿衣服我也動手穿好了衣服,她理好了衣服和頭髮就座在我的床邊,我讓她打開了門,我也起身坐在了床邊,我問她舒服不舒服,她笑瞇瞇的答非所問說:」好累呀「我順手掏出了100元錢遞到她手裡,她笑著說了聲謝謝,也沒計較多少就收了起來。她隨即又問我還想不想玩說她住的房間還有一個女孩也是幹這事的,問我要不要讓她晚上來陪我。

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問她剛才為什麼不讓我帶避孕套,她說一般客人都不願意戴,玩起來不舒服。我說那你不怕染上病嗎?她說沒事,幹完了用藥水洗洗就可以了。她突然靠在我的懷裡撒嬌的輕輕問我,你覺得我怎麼樣。我笑著說你很不錯特別是你那個地方又嫩又乾淨讓人喜歡,她依在我的懷裡高興的說:」你也很棒很乾淨你好壞呀,搞的我好累一點勁都沒有了。「她還說:」我覺得你這個人不錯,很會體貼女人是個好人。「並告訴我這裡黑得很,叫我小心點,說以後你最好自己來,老客都是自己來的。(她的話一點也不錯)我問她是什麼地方的人,多大了。她說是甘肅西峰市的,才19歲。我又問她幹這事有多長時間了,她有些不好意思,說出來時間不長,還不到一個月。(其實她決不會是個新手)這時聽見有人在外面叫:「小陳……小陳……」她馬上起身說:「對不起,小孫叫我呢,你明天不走吧?我明天夜裡再來陪你睡覺。」就離開了我的房間,下樓去了。

小陳走後,我休息了一會兒。感到有些餓,就關了房門下樓,在值班室理又看見了小陳,我問她附近有飯館嗎?她好像老熟人一樣,馬上告訴我在不遠就有一個。這時的時間已經是晚上10點半了,值班的小孫緊接著囑咐我,別走遠,吃完了就回來,12點關門。你回來要是門關了,敲一敲我就給你開門。

在小飯館裡我吃飽了飯喝了一瓶啤酒,回到旅社已經是11點半了,在房間裡我打開電視看節目,整個人有些飄飄然。也不知什麼時候進來一個胖胖的女人,個子也滿高的。她說她的房間的電視收不到台想在我這裡看一個節目,聽口音就知道她是東北人,正是樓梯對面那個房間裡的那個胖胖的女人。我很客氣的請她自便躺在床上沒有起來,她就站在房間中間看電視有一個男的緊跟她進來幫她調了一調電視就走了,我問她這個人是誰,她說也是住店的大家都很熟。她也不好意思座仍舊站著看電視,我很明白她不是看電視的她也是想賣淫掙錢的。我喝了酒有些迷糊不便起身就客氣的對她說:站著幹嗎請坐吧。

她好像真的不好意思推讓了幾次最後才坐在我床頭的椅子上。她的年齡顯然有30多了,我沒想到她也是幹這個的。她看了一會兒電視,突然問我:辦了沒有。我故意反問:辦什麼?她說:剛才和302的小陳,她接著問我還幹不幹。我說等晚上再說吧,她說:對,等晚上關了門保險。我沒有接她的話,我發現她太直截了當了。她滿有興趣的勾引我說她會吹蕭,保證讓我舒服,這個詞我是第一次聽女人講出來。

含義我是清楚的。我問她是哪裡人,他說她是東北吉林的她說她姓鄭別人都叫她胖子實際上她也並不是太胖臉園園的體態豐盈皮膚很白顯出一種中年婦女的風韻。別有一種風味十分吸引人。她顯然是都市化的人不像那幾個女人有些土氣。我問她一個月能掙多少錢,她沒有馬上回答,我說總有兩千多巴?她嗤之以鼻說兩千多就不在這裡混了言外之意遠比這個數大的多,她說她生意可好了,好多人都願意操她,她說正因為她比較胖許多人專門找她。她說她原來是商店的營業員,下崗了沒工作,結過婚男人很懶不會掙錢沒本事,她只好自己出來掙錢。她說她的皮膚又細又白,說著就毫不害羞的掀起衣服裡面竟然沒有帶乳罩露出一對圓滾滾的大奶子和光滑的腹部。的確她沒有說錯,她的皮膚細嫩白白的。她特別喜歡誇耀她的吹蕭本領,說一般男人都受不了還沒操穴呢就把精子射到她的嘴裡了,她還說精子可好吃了,大補呢。

她好像特別健談,說道這家旅館的情況,她說目前在這家旅館賣淫的女人有5個,河南的小蔣和小黃,陝西的小孫,還有一個是湖南的姑娘姓鍾。這時我們好像已經無拘無束談的火熱了。正談著,隔壁房間的客人回來了,胖子好像和他也很熟見面就和她搭上了話,這個人姓黃是河北人做防腐生意的,他和胖子說話一點也不顧慮,男長女短的胡扯一通。說的儘是賣淫嫖娼的事,津津有味。

看來這裡這種事簡直就是公開的,言語中挑逗之意非常明顯,顯然他不止一次操過胖子。這時有一個50多歲的男人也湊過來,我看見他的頭髮都花白了顯然年齡不小。老黃沒幾句話就給胖子拉生意,讓胖子和那個老頭在他的房間裡辦事,胖子很爽快的就答應了。說幹就幹和那個老頭進了老黃的房間關上了門。老黃留在我的房間裡繼續和我說那些男男女女的事,僅僅一牆之隔,隔壁房間裡的動靜聽得清清楚楚,那個老頭好像挺有勁,吭哧吭哧的動靜不小,可以聽見胖子的呻吟聲,肚皮碰肚皮的啪啪聲,床搖動的吱吱聲。好像也就10分鐘不到就沒動靜了,很快門就開了,胖子出來直接回自己的房間去了。老黃也回到他的房間,我的屋子才安靜下來,我正看著電視有個高個子的女孩闖進來,進門就問我辦不辦。我推說有些累了今晚不行。

她沒說什麼轉身就進了老黃的房間,和老黃糾纏起來,顯然和老黃也很熟,和老黃說話就不是那麼生硬了,很隨便。好像非要糾纏著老黃操她,後來老黃出去了,不一會帶來一個30多歲的中年男人,接著把她們單獨留在房間裡自己出去了。隨後隔壁房間就開始了,可以聽見那姑娘被操的直哼哼,緊一聲慢一聲非常清楚。搞的床吱吱作響。過了大約20分鐘才平息下來,兩個人都走了。大約12點半的樣子胖子才回來,我問她上哪裡去了,她說接了一個電話,打的出去搞了一回,她好像對她的生意津津樂道。

大講她的賣淫經過,她說:剛才那個老頭的雞巴特別大頂的她直冒汗,她說不喜歡那個老頭,煩的很所以叫他快一點,她說打電話的是她的一個老相好,住在xx東路,打了一炮給了她150,她說在這裡她和小黃生意最好。小蔣就是能磨能纏的主,沒臉沒皮硬上,她說她從來不糾纏說辦就辦,不願意的決不勉強,閒談說說話也行,隨便摸摸不給錢也行。

說到小黃她眉飛色舞說小黃長的有意思奶子特別好玩,說到小孫她說小孫淫興大水多還說小孫好玩,和顧客混著玩,抽煙,喝酒打牌樣樣會花錢大手大腳的存不下錢,正說著剛才那個高個子女孩和老黃回來了,那女孩見胖子在我的屋子裡臉就拉了下來,老黃開了門她們就進去了,門開著我聽到那女孩還在糾纏老黃,胖子告訴我那高個子的女孩就是小孫。她說:老黃給小孫介紹了一個漢中的小伙子,小孫衣服都脫光了,那個人害怕了,不敢上沒弄成,當然也就沒給錢。小孫氣得很,非要老黃給她補上,說不划算。

我說小孫剛才來過我沒同意,哦……怪不得我看她見了你不高興說著就拉著我過去打招呼,小孫穿著一件睡袍斜靠在床上,胖子指著我對她說:我和她約好了叫她別生氣說他下次就和你辦,小孫連理都不理滿臉的不高興。老黃只穿了一條褲衩坐在床邊好像老黃要睡覺小孫不讓非要補一次不可,胖子笑著指著老黃的下面,說:瞧雞巴都硬了你就給小孫吧,其實我也沒看出來,老黃還真的毫不在乎的撐起褲衩掏出雞巴讓胖子看,的確軟軟的沒有起來。老黃罵罵咧咧的說:雞巴的,幹不成嗎。胖子又勸了小孫幾句,小孫還是不理,胖子看沒趣就和我回我的房間了。

胖子真沉的住氣也不急著辦事繼續和我閒聊,胖子說這裡這種事司空見慣的,一到晚上關了大門這裡就熱鬧起來,特別是夏天的時候太熱,有的乾脆開著門幹毫不在乎。

她說有個河南的小蔣不但喜歡開著門讓人操還叫他們進去看,她說她就看過老黃操小蔣的樣子,小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老黃的雞巴插在小蔣的穴裡來回抽動小蔣的水可多了老黃操一下小蔣就叫一下可有意思了。

她說還有一次來了好幾個小伙子每人都要幹兩次,整個晚上到處都是操穴的聲音可熱鬧了,她說她認識的有一些老客說一晚上不幹兩次就不是男人。時間大概有一點了,胖子起身說去看看大門關了沒有,不多時她就返回來輕輕的關好門說大門關了來咱們弄,說完就先脫褲子露出肥肥的雪白的大屁股緊接著就脫去了上衣一面脫一面還說:咱們玩時間長一些我一定讓你操的舒服。我也很快脫光了衣服,只留了一件背心。

她赤身裸體的站在屋子中間,渾身雪白整個身體都很豐滿。奶很大呈一對半球型別看她是一個30多歲的女人奶還很堅挺不像生過孩子的樣子,她的陰毛比較多濃濃的黑黑的在她的膚色下顯得格外醒目。她光著身子爬到床上二話不說伏下身來捏起我的雞巴就往嘴裡塞,她的嘴好溫暖呀濕濕的,她開始一上一下的吸聒舔從第一下我就感到她特別會舔不輕不重搞的我非常舒服我撫摸著她光裸的身體充分享受著著這美好的感覺。

她的身體太美了是我喜歡的那種樣子,上身比較胖下身並不胖,腹部很平坦屁股很大。我發現她的腹部有一條明顯的手術刀疤像一條蚯蚓一樣爬在她雪白的肚皮上特別顯眼,她一面給我吸聒著雞巴一面側身叉開大腿露出多毛的淫穴,我看到她的陰毛一直延伸到大陰唇上但在下面沒有形成包圍。

由於毛比較多看不出她的穴到底有多大,我伸出手在她的穴上揉摸起來。她吹簫的技巧的確很高不是一般女人能做到的,她不僅會用嘴上下套弄而且不是伸出舌頭舔我的龜頭,陰莖和冠狀溝,甚至陰囊,她會把我的雞巴蛋含在嘴裡吸弄那種舒服勁妙不可言,的確是第一次享受這樣的美事,我舒服的斜躺在床上,任她在我下面鼓搗我的雞巴我眼看著我的雞巴已經又硬又紅直直的插在她的嘴裡進進出出和操穴差不多就這樣她給我弄了有10多分鐘,她問我受得了嗎,我說沒問題,她看到我的雞巴已經很硬了就說來吧打洞吧,我怕給你弄出來。實際上我並沒有要射的感覺我只感到興奮很舒服,我笑著說不會早著呢,她笑了說,你挺利害一般男人都受不了。我說:來我也給你舔舔讓你也舒服一下。

她高興的說:嗯,舔穴可舒服了。說完仰面朝天躺下叉開腿扒開穴等著我給她舔,我爬在她的肚子上開始撥弄她的陰門。她的穴不太大,色也不太深,陰毛遮蓋著大部分大陰唇。她的大陰唇實際上很肥厚,我扒開她的大陰唇,粉紅色的小陰唇露了出來,小陰唇的邊沿有些色素沉著,扒開小陰唇裡面相當鮮嫩,薄薄的小陰唇大小合適,緊包著上面的陰蒂。她的陰蒂好像並不突出,我伸手揉了幾下。她興奮的哼了起來,我搓開陰蒂包皮,看見她的陰蒂也就有綠豆那麼大。

我仔細觀察了她的整個陰門,沒有發現什麼問題,而且她的穴很乾淨,一點臭味都沒有,還散發著剛洗過的香皂味,我毫不猶豫的伸出舌頭從她的陰蒂舔起來,順序小陰唇找她的穴眼,把舌頭插進去來回轉著圈舔她,她開始就有反映,急促的喘起來,當我舔到她的陰蒂時,她情不自禁得直蹬腿,嗷嗷的叫起來。我問她舒服不舒服,她氣喘吁吁的說:「太……太舒服了,你怎麼這麼會舔。」我又繼續給她舔了一會兒。她爬起身來說:「來我也給你舔。」說完就側身捏起我的雞巴,塞在嘴裡賣力的來回吸。我也側身躺下掀起她的一條大腿,繼續給她舔穴和她形成了69式進行口交。我盡量扒開她的小穴一邊玩一邊舔,她也一刻不停的含著我的雞巴又吸又舔,不時伸出舌頭在我的雞巴上下來回舔。我一直很興奮,但一點也不過分,好像很適應她的吹簫技術很適應口交。我的雞巴始終又紅又硬,在她的舔聒下勃動著,但由於她的動作力度特別好,我始終沒有要射的感覺,這樣我和她採取69式幹了又有10多分鐘。

我有些累了,翻身爬起來讓她也平躺在床上,接著我伏身和她接吻,從她的奶開始一直舔到肚皮和陰部。當我再一次把舌尖頂進她的穴眼時,我翻身跨在她的頭上,用雞巴對準了她的嘴。她立刻張開嘴接納了我的雞巴,我感到了向下一用力就像操穴一樣把雞巴操進了她的嘴裡,並且來回抽插起來,她努力的配合著,緊緊的含著我的雞巴,還一緊一鬆的吸聒,這種感覺和操穴沒有兩樣,溫溫的濕濕的粘粘的滑滑的也是一縮一縮的。

我瘋狂的在她的陰毛上大陰唇上小陰唇上陰蒂上和穴眼裡來回舔弄,舔的她屁股一挺一挺的,淫水不斷往外冒,舔的她含著我的雞吧直哼哼。就這樣我們又搞了有10多分鐘,我才翻身下來,拿出避孕套。她二話不說幫我套好了,用她溫熱的小手捏著我的雞吧套弄了幾下,還戀戀不捨的伸出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舔了幾下,才仰面朝天的躺下來,裂開被我舔的濕濕的穴,等我的雞吧進入她的陰道。

我迅速翻身上馬,挺起我的大雞巴對準她的穴眼向下一壓,嗤溜一下我的雞巴就滑進了,她的穴裡簡直太順了。我感到她的陰道口很圓滑很有彈性,由於她的淫水我的口水已經巴她的眼眼搞得很濕很滑了,所以操起來一點不費勁。幾乎沒用力我的雞巴就滑進去了,我立刻大抽大插的操起來,她的陰道口有些緊,但裡面不緊不鬆的相當舒服。整個雞巴都被她的陰穴包繞著,感覺美極了。我抽插了有百餘下,她輕輕的叫我停下來,讓我的雞巴深深的插在她的陰道裡不要動。我照辦了,這時我感到她的陰道在有力的收縮一陣陣的一緊一鬆妙不可言。

她問我怎麼樣,舒服麼,我點點頭很高興。她繼續努力的一夾一夾的非常賣力,看來她的確很有功夫。停了一會我繼續配合著她的動作有大抽大插的幹起來,操的她的穴撲哧撲哧作響。幹了又有百餘下,我換了一個姿勢,讓她側過身來我從她的屁股後面把雞巴操進她的穴裡,一面操一面抱著她摸她的奶子。她側躺著閉起眼睛撅起屁股做出很舒服的樣子,但這種姿勢我的雞巴插的不深,感到不太過癮。我抱著她對她說:「來,你在我上面給我座好嗎?」她說她不太會,但還是點頭說試試。

我平躺在床上豎起雞巴,她跨在我的身上,叉開腿裂開穴,用手捏著我的雞巴塞進她的穴眼裡,開始一蹲一蹲的套弄還不錯,我伸過雙手托著她的屁股幫著她用力,沒幾下我就發現她很吃力了顯然她太胖不適應這種操法。也就20多下她說不行了,我只好叫她下來,仍舊平躺著我還是從正面操她,從開始到這麼長時間,無論我的雞巴怎樣進進出出,我發現今天我的雞巴都很爭氣,一直硬硬的直直的,非常強壯,無論什麼角度什麼姿勢操她進入的都非常順利,每次都是一下就插進去了。

我開始變幻著節奏,速度花樣不停的猛操她。開始她也表現出興奮的樣子,但我總覺得她有些裝樣子,後來我發現她真的興奮起來,一面哼哼一面扭動著身體迎湊我。我搞的時間的確不短了,她一直也沒有不耐煩的樣子,我一會兒10淺一深的操她,一會兒撲哧撲哧的長驅直入或是噗噗的給她跋塞,有時還搖動她的大屁股來回碾壓,我的手也不閒著,一邊操她一邊扣她的陰蒂,嘴也不閒著和她熱烈的接吻舔她的奶頭,我用力扒開她的陰門,托著她的屁股往我的雞巴上套。就這樣又幹了有20多分鐘,我的雞巴在她的穴裡操了大概有千餘下,我看也差不多了,一則怕她第一次和我產生反感,二則也擔心夜長夢多。

我開始發動最後衝刺,我加快了速度加重了力度,深深的猛操她,把她操的身子直晃,她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緊抱著我下面加緊了收縮用力夾我的雞巴,很快我的快感和興奮直線上升。我有意識的控制了一下,還好仍舊能控制的住,我緩了一下再次瘋狂的猛操起來,像一匹脫韁的野馬,一股從沒體驗過的感覺在迅速升騰化作一片空白。高潮到來時我緊緊的抱住她,任下面強的抽動著一瀉千里。握緊抱著她圓滾滾的大屁股,讓我的雞巴深深的插在她的陰道裡,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強烈的勃動著,她的陰道也一陣一陣的強烈收縮使我興奮到了極點。

我趴在她的身上喘著粗氣,休息了一會兒雞巴仍舊深留在她的陰道裡,過了有4_5分鐘我才爬起身來,把雞巴從她的穴裡抽出來,我看見我的雞把雖然已經有些軟了但還很粗大,套子裡充滿了精液巴前面的小套漲的滿滿的。

她一直靜靜的等著我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的雞巴。我找出衛生紙撕給她她就當著我的面擦起穴來,光著屁股下床蹲在洗臉盆上洗起穴來。我們什麼話都沒說默默的穿好了衣服我打開了房門,她卻沒有要走的意思座在我的床邊和我說起話來,她說謝謝我,我感到很奇怪說是我應該謝謝她,我說我非常滿意她的床上功夫,特別是她的吹蕭功夫的確一流,她馬上顯出得意的樣子,我說她的穴很乾淨味道不錯,她說她每次幹完了都要好好的清洗回去還要用藥水洗,她說她也怕染上病,她說她看見過男人雞巴上長的病,還幫那個男人找醫生治療。她說她每天晚上叫男人操完以後,回去睡覺時還要在穴眼裡塞上兩片藥。再用牙膏塗在大小陰唇上,剛開始殺的痛得很,過一會兒涼涼的可舒服了,她說牙膏又很強的殺菌作用。她還說我著個人也很乾淨。我說我每天晚上睡覺前都要洗洗屁股,她高興的說她也是這樣,說這是個好習慣。

這時我們好像已經很熟悉了談得很隨便,我提議給她撓撓癢癢她很高興的掀起衣服讓我給她撓。她就像我老婆一樣依偎在我的懷裡讓我隨便撓隨便摸。撓著撓著就有捏捏她的奶子掏掏她的屁股,她樂呵呵的掀起衣服露出兩個園園的大奶子讓我摸。我們又閒扯了一會兒她才告辭要走,我說來留個念想,扯過她來拉開她的褲子在她的肥穴上親了一口才放她走。臨走時我說叫她明天早晨過來看看我,她答應了。

胖子走後我發現隔壁房間裡始終沒有安靜下來,小孫和老黃還有另外兩個男人。我仔細一聽是小孫在說她的戀愛經過,說她的男朋友怎樣操她,她說她的男朋友每天都要操她好幾次,最多一次一天幹了她7次操的她的腿都軟了站不起來,她說等結婚的時候一定要她的老公一天操她十次才過癮。他們還談到胖子,說胖子厲害特別是吹蕭的功夫,老黃說受不了。有一個男的問什麼是吹蕭,小孫笑了說,就是用嘴弄你哪兒麼。我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突然感到隔壁好像安靜了,仔細一聽有女人被操的哼哼聲,顯然是小孫又在被那一個操著呢。

床板的晃動聲,小孫的哼哼聲一會緊一會鬆不絕於耳。再仔細聽甚至雞巴操進小孫的穴裡的噗噗聲都能聽得到,大約有近20分鐘接著是嘩嘩的洗穴聲音再就是開門的聲音完事了。從晚上11點半開始,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小孫已經幹了三次了。都是在這個房間顯然都是老黃啦的皮條。最後一個應該是老黃,我出去解手時看見小孫穿著睡袍在走廊上死皮賴臉的抱著老黃非要老黃操她不可,老黃說第二天要回家操,老婆不能再幹了,小孫不依硬是纏著老黃。最後老黃還是幹了,操的時候我聽見老黃說小孫還真動了真情。

小孫走後我過去向老黃要煙,有個年輕姑娘來找老黃,看上去挺秀氣的,我回到房間後,老黃過來問我要不要和那個女的來一回,我下意識的就同意了,老黃就去找那個女的沒多少時間那個姑娘就來敲門了,開了門我發現她的確長的很秀氣。像個南方姑娘,身材很瘦皮膚挺白穿著棉毛衣褲,進來就往床上座有些睡意好像剛剛被叫醒。

迷迷糊的就問:給多少?我說一百。她二話再不說就脫衣服,先脫掉了褲子,露出並不大的白屁股,接著把上衣向上脫露出奶子就懸在哪兒,往床上一躺兩腿向兩邊一叉開,露出淫穴用小手在穴上拍了拍就示意讓呵呵她。

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我感到好沒意思,提不起情緒,但畢竟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大姑娘脫了褲子叫你操,不玩白不玩。我馬上動手脫去了褲子和她並排躺下。她還是一言不發沒有任何表示。只是默默的用她的小手輕輕的揉摸我的雞巴,我一點也不興奮反而很緊張。她的頭髮很黑,長長的帔在身後。陰毛不多但很黑,集中在陰阜上陰門上基本上沒毛。大陰唇不太肥,小陰唇很厚,緊緊的夾在大陰唇中間,和小鳳的差不多年齡,她也就20剛出頭,還是個小姑娘就出來賣穴了。

看來年輕姑娘的穴都差不多大陰唇閉合較緊小陰唇肥厚。我緊緊抱著他年輕的身體感到是那麼瘦弱有點可憐,她的奶也還沒發育成熟,小小的整個胸部幾乎是平平的,奶頭也不大乳暈都沒有,微微發紅像兩粒櫻桃。我撫摸著她,但她一點反映都沒有像一條死魚,白白的橫在那裡,揉搓我雞巴的動作也很機械,一點也挑不起我的情慾。

我換了一個方式,坐在她的身體下面,用手分開她的兩條大腿看她的淫穴,我用手指撥開她的大陰唇和小陰唇,看她裡面的肉肉粉粉的嫩嫩的,她的陰蒂也不大,不仔細還看不出來。我試著揉搓她的陰蒂,她好像也沒有什麼明顯的反映,穴裡乾乾巴巴的沒有一點水,我禁不住說了出來:「怎麼一點反映都沒有?」她到不耐煩的接了話說:「要弄就弄問這些幹啥,都半個小時了。」

此言一出我更感到沒有意思,看來她的確太年輕還不懂調情,她就這樣躺在床上光著身子任我摸弄任我觀看,像個冰清玉潔的冷美人。我也許剛幹過再就是不喜歡這種氣氛,我的雞巴一直硬不起來,我也就算了。再次和她並排躺下來抱了抱她,摸了她一會兒就讓她起來穿衣服,她感到很奇怪,穿好了衣服,我遞給他100元錢。她不敢拿,說沒弄成算了,我說沒什麼你拿上好了,她把錢塞進了胸罩連聲說謝謝並叫我以後多關照,她就離開了房間。

早晨也就是6點多天已經亮了,我的門一直也沒關緊。剛剛睡了一個多小時,胖子穿著棉毛衣褲推門進來一進門就和老熟人一樣,坐在我的床邊府下身來就親我,我很高興的說我很喜歡她,她馬上掀開被子就上床,和我並排躺下。我說我覺得和她很合適,我問她我的雞巴大不大,她說不大不小正合適,她說昨天那個老傢伙雞巴可大了,操的她直冒汗痛得很。

我很快就感到雞巴硬起來,我說想再操她一回但錢不夠,她說沒啥,欣然同意。她說穴裡塞了藥,就下床蹲在盆子上自己用手指插進穴眼裡摳了幾下說這藥很苦,隨後又洗了洗穴才爬上床來,幫我脫掉褲衩張嘴就把我的雞巴含進嘴裡吸聒起來,舌頭不停的在我的雞巴上舔來舔去,真實太舒服了,的確是一種享受。我說我也給你舔吧,她馬上斜躺著叉開腿露出穴讓我舔。我扒開她的穴先玩弄了一會兒,她哼哼了起來。我記得她說過那藥苦的很,我就決定不舔她的穴了,順勢趴在她的身上用手捏著雞巴對準了她的穴眼就捅進去,根本沒費力撲哧一聲就插到底了,我感到她的穴眼裡已經充滿了淫水,我就開始大幹起來。我一會兒快一會兒慢,用力的操她,她也挺起屁股一迎一迎的用力,不時叫我停下來感受她陰道的功夫,她用力的收縮陰道夾我的雞巴。這種感覺妙極了,我一加快速度操她,她就歡快的哼哼起來,好像也很享受。

我發現和她操穴的確很合適,她的陰道不緊不鬆感覺正好,水也多操起來不費力,她會調情很能煽動男人的情慾。她配合的不緊不慢,我感到越來越有勁控制自如想操多長時間就操多少時間。逐漸我感到她的淫水在減少,陰道開始發乾,這樣操起來她一定不太舒服,這時也已經幹了有20多分鐘了,我決定見好就收,開始大幅度的抽插,狠狠的操她,操的她叫出聲來,終於我把精液射進了她的陰道,興奮的趴在她的身上不動了。

我感到身子軟軟的非常舒服和飄在雲裡一樣欲仙欲死。這是一次難忘的經歷我第一次嘗到了做男人的樂趣。一晚上呵呵了三次女人見了不同的三個女人的身體。比較一下我感到還是胖子最好,身體豐滿水多花樣多善解人意,床上盡心盡力特別是她的淫穴簡直就是人們常說的那種名器,非常難得。操起來太舒服了無語言比。

一夜的瘋狂給我帶來了無邊的遐想耐人回味無窮。看來青青旅社的確是個容留婦女賣淫的地方,在這裡搞女人很方便也很安全。這裡的妓女都是以住客的身份呆在旅館裡,晚上一鎖大門就開始作男人的生意。那次我沒敢多呆,第二天就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