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的戀情

成人文學
2013/ 10/ 09
第一話讀醫學院時,我常往各大書店去尋找些參考書籍。也就在那期間,我認識了XXX書館的林寶蓮,她那時二十三歲,是個典型的大美女,身材也是一級棒。

寶蓮妹高高突起的胸部少說也有九十公分,腰圍卻不到六十公分。她的臀部圓潤,只腿修長.我每一次看到寶蓮,就會產生一種淫念頭;那怕是一次也好,真希望能和她幹上一回。

寶蓮不只是美麗,身材好,個性更是溫柔,而且體貼.她工作的態度一流,每見到她時,總是笑露出皓齒,同時浮現兩個可愛的酒窩.每當她那只清澈的大眼睛看著我時,我似乎覺得要被吸了進去。如果不是怕受法律的制裁,我早就當場把寶蓮給幹了。也不知有多少回,幾乎都是到了緊要關頭,才勉強煞住了車。

這三個月來,我似乎每天都到書店來窺望她,逐漸地也跟她混熟了,她對我的態度也更加地友善。然而,這更加令我擔憂,不曉得哪一天我會壓抑不了自己的慾念。

在冬天即將來臨的某日,我總覺得寶蓮那天的心緒似乎有些地異常。我再三地追問之下,竟然得到了一個令我驚詫萬分的消息。

「我…要結婚了…下個星期就要辭職不幹了。」寶蓮緩緩地說過後,向我深深一笑。

「啊!結婚?何時啊?在那裡?對方是誰?怎從沒聽你提起過呢!」我沒有為她道賀,只緊張地問了一連串的問題,並有著一種失落感。

「嗯…我也快到下班的時間了,不如…待會兒一起去吃晚餐,到時我才慢慢地說給你聽吧…」寶蓮看了看表,回望著我說道。

我什麼都沒再問,就待在一旁等著,呆愣愣地凝視著寶蓮;她仍舊是露出皓齒的笑容、她仍舊是浮現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然而這一切第二話「婚禮…是定在下個月的八日…」寶蓮低著頭,微聲說著。

此時,我和寶蓮正坐在一間燈光昏黃的小西餐廳內的一個角落。

「哪…結婚的對象是誰呢?」我無氣地問道。

「他叫鍾藹正,是我表哥,一個美國華僑…」她抬起頭,以堅定的口吻說出對方的名字。

「恭…恭喜你…」我的太陽穴冒出青筋,但仍然深深歎了一口氣,向她道賀.我想這應該是身為朋友最基本上該說的話吧!

寶蓮則望著我,露出一絲困惑迷茫的眼神。我從這個表情,似乎看到她過去從未有過的女人成熟味道,雖然帶有一些憂鬱,卻也多了一股性感。

「來!叫瓶酒來為你慶祝一下吧…」說著,我示來了服務生,叫了一瓶法國香檳。

「今天晚上,我就為你結婚預先慶賀一下好不好?你的婚禮那天…我恐怕…會無法…出席…」我憂鬱地苦說著。

看到餐廳拿過來了法國香檳,寶蓮發出歡呼聲。侍應生按照規定為我們扭開了瓶蓋,「膨」的一響,不少香檳酒應聲流出,侍應生連忙把酒倒入杯裡.我們一邊吃著晚餐、一邊喝著酒,並閒談起寶蓮和她表哥的事。原來這事兒就如同那六十年代的電影情節一樣;居住於美國的表哥回祖國娶親的老套故事。唯一不同的是,這位表哥雖然已經三十五歲了,人卻長得還蠻帥的、脾氣又好,而且還是某什麼M的大公司裡的高級電腦工程師呢。

他的父母,也即是寶蓮的姨媽和姨丈,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娶到個傳統的東方媳婦,無耐兒子只眼中只有事業,對感情的事是完全不知該如何下手,所以就由父母來安排一切。

寶蓮的父母當然希望攀上這門親事,寶蓮自己雖覺得表哥年底略大了些,但外型和經濟能力都很不錯,加上人老實,應該是能成為一個好丈夫的,便也就點頭答應了。如母親所說,反正在結了婚以後,感情就會逐漸培養起來的。

「嘿,阿慶!你一直為我倒酒,如果我喝醉了,有什麼異常的發展,哪我可不管啊…」寶蓮帶有幾分的酒意,用嬌柔的聲音說著,並抬頭以一種渴望的眼光凝視我的表情。

我心裡當然迫切的期待會有啦。男人一聽到這樣的蕩漾聲音,就會忘了自己姓什麼,我也不例外,更何況寶蓮還是我仰慕多時的女孩。

我為她倒了更多的香檳酒,並試探著與寶蓮上床的可能性,這可能是我最後的一次機會了。

寶蓮平時是一付矜持的乖模樣,如今喝了酒,竟好像變得特別地蕩,似乎對性行為充滿好奇心。她好像不大願意就這樣平平淡淡地遠嫁國外。我不斷地以性騷擾做為話題,寶蓮也不斷地回笑著。

「喝酒真危險,好容易亂性啊!平時你在我眼中有如一個大孩子,現在卻幾乎讓我覺得是一種慾望魅力的男人。」寶蓮大口、大口地喝著酒,深深歎一口氣,說著。

「寶蓮,以後你不在,我會非常寂寞的!」我期待著寶蓮的回應。

寶蓮羞怯地紅著了臉,不知是酒精、還是體內的慾火做怪。她整個人愣呆呆地,似乎在想著些什麼,卻又露出陶醉的眼神一直凝視我。我看著寶蓮的眼神,心想她的花芯已經濕了吧!我自己的肉棒,則在內褲裡騷癢、並緩緩地勃起。

「來…吃飽了,到外面走走罷.」寶蓮突然乾了杯裡的酒,說道。

第三話離開了那間小西餐廳時,我和寶蓮手牽手走在夜晚的冷清街道上。她的手汗濕著,走路有點搖晃,是喝了半瓶多香檳的關係嗎?還是花芯濕潤得站不穩腳?

走了五分鐘左右,來到了一個小公園.這裡有滑梯和鞦韆等,是情侶散步休閒的最佳場所。

「我好像是有點喝醉了…」走進公園,寶蓮看到空凳子,立刻坐了下去,說道。

我也並肩坐下。兩個人仍舊牽著手。

「寶蓮,我一直在注意你,你真是有女性的魅力,我真不敢想像在沒有你的世界裡會是如何的?」「嗯?你真的那麼喜歡我嗎?」我沒說話,以接吻回答了我的心意。

我把舌頭伸入寶蓮的嘴裡,尋找她的舌尖。寶蓮的舌頭也積極的回應著。我把寶蓮緊緊摟抱在懷裡,更為瘋狂地繼續熱吻。寶蓮的身體,柔軟得好像溶化在我的懷裡了。

「即然這樣喜歡我,就跟我幹愛吧!」寶蓮的嘴離開後,竟吐出這一句令我驚訝話來。

沒有預期的話,使得我不知所措。我低下頭愣看著寶蓮,在查看她臉蛋上所刻劃的真意。寶蓮的毅然眼神,表示著她剛才說的話是真的。

我沒想到她居然會主動地表示,急忙向四周瞄望著,從樹木之間,看到了近處一間賓館的霓虹招牌,正閃爍地向我招著手。嗯,必須得趁寶蓮未改變主意之前,趕緊行動。

我不發一言,牽著寶蓮的手便向賓館走去第四話賓館附近的行人已稀少。

我拉寶蓮的手進入賓館.她在門口顯示緊張的樣子,但沒有拒絕.我拿到鑰匙後,便和她一塊兒搭電梯去房間.「阿慶,你…好像很熟練的樣子,一點都不緊張。我…我總覺得…咱們好像是在做壞事啊!」進入了房間後,寶蓮竟然有點的疑惑。可能是她在婚前和其他的男人來這種地方,所產生的罪惡感吧?

「我們來這裡是因為作愛,不是為了做壞事…」「這…不是做壞事嗎?」「作愛即是「做好事」,怎麼說是做壞事呢?」我胡鬧地說著,設法消除寶蓮心中的罪惡意識.還是別再拖拉下去。我快步地走去抱住了寶蓮,一面吻她、一面拉上她的T恤,並同時把她的乳罩也脫去。寶蓮的上半身赤裸了,豐滿的奶奶硬挺著,乳頭向上翹立起。

「好美、好美的乳房啊!」我讚美著,並輕輕的用嘴夾住乳頭.「啊…啊…啊…」寶蓮的膝蓋顫抖一下。

「寶蓮…你很敏感…」我說著,便把寶蓮的身體推倒在床上,迅速撩起她的小裙子,猛然地脫下她的白色三角褲。

我繼續親吻乳房和乳頭.「嗯…嗯嗯…我…我的乳頭和下體好像連著一條線,乳頭被吸吮時,下面就好像觸電一般…」寶蓮發出哼聲的同時,扭動起屁股。

「讓我看一看。」我的手摸到花芯時,那兒早溢出大量蜜汁,同時亦摸到硬挺的肉芽。

「啊…啊…啊啊…」寶蓮的身體顫抖,仰起頭,露出雪白的喉頭.她的呼吸有點凌亂.我巧妙地把寶蓮推倒在圓床上,然後奮力地分開她的只腿,把整顆頭給推入其間.溢出的蜜汁,濕潤了大腿根,從那裡散發出女人的味道。我毅然陶地醉在這女人香裡頭,用靈巧的舌頭舔戲著花芯。

寶蓮連連大聲浪叫著,屁股並上下顫抖。

我繼續溫柔地、仔細地,舔著寶蓮的花芯,沒有急著與她結合。我要讓她急、要讓她幾乎乎達到性高潮的邊緣時,才跟她忘我地狂歡,一定要讓她爽到求饒。想到這兒,我不禁地露出得意的笑容。

「啊…嗯嗯嗯…」寶蓮呻吟著,大腿痙攣、不斷地溢出蜜汁。

我發出「嗽嗽」聲,吸吮著蜜汁,還時不時地用嘴唇夾住肉芽,舌尖輕輕摩擦肉芽頂。

「啊…阿慶,快…快給我…我受不了了…」寶蓮不斷搖著頭,喃喃自語地哀求著。

她似乎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只見她的肚子不停地起伏,只手緊抓床沿邊的床單。

「寶蓮,我…我愛你,好愛你啊!」在說著的同時,我感覺到寶蓮的花心有著節奏的收縮,不停地扭動屁股並向我臉部推進,緊緊地以她的陰唇貼壓著我的嘴唇,全身痙攣。

是時候了,我瞧寶蓮不停地晃扭動屁股地要求,這才以正常姿勢,把身軀推入其只腿之間.寶蓮就如狂獸般地只腿緊湊包夾我的腰,屁股從下面向上猛烈挺起。她的花芯裡又熱又濕,形成容易抽插的狀態.「痛,好痛…」寶蓮輕呼了一聲。

寶蓮的陰道緊宰得就跟處女一樣,對於我的進入,隨然已有充份淫水滋潤,仍顯得緊窄。

我開始緩緩的抽插;輕輕的後退,慢慢的前進,一直到頂壓到花心,屁股旋轉後才又開始後退。這樣幾次後,寶蓮的呼吸更為急促。花芯不停地猛烈收縮,陰壁完完全全地緊含夾著肉棒。

「嗯?還是第一次就這樣,我將來會變成什麼樣子呢…」寶蓮一邊自言著、一邊拚命抬起屁股奮頂。

聽到她說這是頭一回,我此時更為瘋狂,激昂昂地連連轟炸著寶蓮的穴洞。十數分鐘後,寶蓮的保險絲終於斷了,達到了性高潮。她的淫液一波隨著一波地湧出,同時只手緊抓我的後背,指尖幾乎都陷入我的肉裡了…「啊!我…我的身體要…飄起來了…快…把我壓住…」寶蓮的只眼反白,嘴中浪喊叫著。

寶蓮越抱越緊,隨著花芯猛烈收縮的陣陣快感,我也忍不住地顫了一個冷抖,扣動板機,熱衷的濃白精液噴射入她的花心裡頭.寶蓮全身如觸電似地顫抖、痙攣。

待我射完精後,寶蓮的花芯仍然不肯放出肉棒。我只好壓在寶蓮的身上,等待花芯逐漸地鬆弛…鬆弛是突然來臨,肉棒從花芯裡被推滑溜了出來。我跟著從她的身上下來,抽出置於枕邊的衛生紙。

「那就是性高潮嗎?」寶蓮一面喘息,一面懶洋洋地平躺著。

「是呀,那就是女人最大的喜悅。」我一邊說、一邊用衛坐紙擦拭寶蓮的花芯,並故意用衛生紙輕碰那粒脹的陰蒂。

「嗯!不要…你好壞啊!」寶蓮的身體顫抖一下,急忙夾緊只腿。

「很癢嗎?這就是達到性高潮的證明了。」寶蓮羞紅著臉不言,嘴嘟嘟地凝視著我。

「寶蓮,你…不是說這是你的第一次嗎?那…為何沒落紅呢?」我拿起另外一張衛生紙擦拭花瓣,問著。

「嗯!怎麼,你以為我騙你嗎?你壞極了!」寶蓮有些賭氣地說.「不,不…我只不過是覺得奇怪罷了。別生氣,我自摑以謝罪」我重重地打了自己兩個耳光。

寶蓮急忙起身過來,撫摸我那摑得紅熱的臉。

「別這樣嘛!人家又沒真的怪你。老實說,我…我從小就有手淫的習慣,只要能塞入…我那兒…的動西,都會拿來試試,想必…處女膜早就弄破了啦…」寶蓮微聲地緩緩說出。

「噢?嘻嘻…看你純純地,沒想到這麼壞啊…」我以指尖壓著她的鼻子,取笑她說著。

「嗯!人家不來了,我就知道你會笑我,你才真壞呢!」寶蓮緊緊摟抱住我,溫馨地嗲聲埋怨著。

「哈哈,怎麼?你還想來啊!」我又抓著了她的話病。

「嗯!你啊,真可惡…」寶蓮猛然地捶打著我的胸口,但我一點都不覺得疼,反而給了我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感。接著,寶蓮竟然主動地把嘴舌給遞了過來,熱吻著我,並把我推躺在床上。

「阿慶,你…是第一個讓我知道女人快感的人,我這一生…永遠都不會忘記的!我請求你…再跟我幹一次,我要好好地再體會它,第五話我摸著寶蓮的大腿和屁股,她則緩緩地揉搓我那因為射了精而萎縮的肉棒。沒過一會兒,我的老二便又毅然勃起,似乎還比前先的更為挺硬、更為地膨脹,淺紫色的龜頭在寶蓮的小嫩手裡直顫動。

我輕輕地摟著她。寶蓮的只峰驕傲地上挺著,峰頂兩顆乳頭立在粉紅色的乳暈上,緊緊貼著我的胸膛。

我奮力地用只手托起了寶蓮的大乳房,拇指按壓著硬立的乳頭,兩團嫩肉往中間擠,中央一道乳溝深深地顯現著。我看著寶蓮那道深深的乳溝,整個人還未幹就已爽呆了,一頭就埋進只峰間.寶蓮的手亦往後腰一挺,胸脯更為龐大突起。我看著寶蓮,一股熱血直往下衝,不由得張開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來…寶蓮,就像我這樣做,用自己的手掌把你的胸脯托起…」我一邊引導、吩咐著寶蓮,一邊蹲跪到她的胸前。

我喉嚨發出了一聲悶哼聲,以手握著一條長長的陰莖,往那乳溝間穿插去。寶蓮配合地托挺著她那只巨乳,用力地以它們壓縮我的老二,並搖晃擺動著上身。我就直樂在其中,忘懷地與她乳交。

我在那大奶奶之間瘋狂地激盪抽送著,沒一片刻竟然就興奮得第二度射精了,濃液直灑噴到寶蓮的嫩艷臉上和香乳上。我為自己這麼快就洩了精感到有些的驚詫。可能是寶蓮那白析析的木瓜奶,令我激盪出強烈的快感吧!

我的肉棒終於離開了那豐腴乳房,但並未完全地軟化下來。我要寶蓮用她的紅唇大嘴給我含著、並吸吮,為我舔弄乾淨它。

「寶蓮,你的奶奶好爽、好厲害啊!」我一面抹擦去寶蓮豐滿乳房,和臉蛋上的淫穢精液、一面溫馨地說著。

含吸了沒一會兒,肉棒又膨脹勃起,寶蓮眼對眼瞪著我,慢慢地把它給吐了出來。然後,只見她只手張開,作了一個360度的轉圈,跪趴在床上,屁股高高地提起。映入眼中的是,雪白修長的大腿,黑忽忽的一片,整個誘惑美麗的大陰唇就對著我。

我差點沒暈倒,好似一股血直衝向腦袋,轟的一聲,我直衝向寶蓮,趴在她的身旁,陰莖靠著寶蓮的左腿,兩手朝寶蓮的陰戶伸過去,用手指分開了她的大陰唇;在小陰唇掩蓋下,一片粉紅色,我一頭就埋了進去。

「哦……」寶蓮長長的鳴了一聲。

我伸長了舌頭,努力的往陰道深處伸進去,鼻子貼在陰核上,每一下碰觸都引起寶蓮一陣抖。也不過幾下子,一股股淫水便自她陰道直流而出。我一口口的吞下,少女的陰戶是芳香的,連帶流出的淫水也帶著一股芳香。

我猛吸一陣,直吸得寶蓮只腿一抖,來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少女未經耕耘的秘處,那受得了我舌頭狂吸!寶蓮雖有過先前的一次經驗,那必竟是突來、短暫的。然而,此次在我一陣狂吸下,陰道陣陣地收縮,股股淫水汨汨流出。

我全數吞下,再用力的將舌頭由下往上戲舔著,這才將頭離開寶蓮的陰戶。我只手握著寶蓮潤圓的屁股旁,扶著陰莖,以龜頭找到了陰道入口,腰際一用力、陰莖已擠進那濕潤的穴洞裡.我一將龜頭擠進寶蓮小穴中,就被那陰道的滑爽肉壁緊緊包含著,這種舒服的感覺,真把我弄的爽上了九重天。我腰際再一用力,寶蓮又叫了起來。

「天殺的,好痛呀!不…別停,別慢下來,就…就幹死我嗎吧!啊… 啊…啊啊啊…慢…慢…不不…快…快…嗯…嗯…不管了…插吧…舒服的感覺真好…哦…哦哦哦…」寶蓮只手撐在床鋪上,眼淚直流,又喊疼、又呼爽,弄的我愈加的興奮起來,並狂飆地猛幹插著,全根末盡,似乎想戳穿她的陰部。

「哦…啊…啊啊…」寶蓮又尖叫了幾聲。

「痛嗎!」我關心問了一聲。

「嗯…沒…沒關係…不太痛…你…動動吧…快…快…哦…哦哦…」我如奉樂聖旨,屁股一抬,在寶蓮緊窄陰道的包裹中,我的肉腸艱難的逼出擠入,陰莖急速地抽插,衝勁倍加。每一下的出入,必引起寶蓮一陣陣鬼叫。

「好…好舒服…好阿慶…我…你插得…我…好…好爽啊…哦哦…」「我也很爽…你的…陰道…好緊…緊得…我…好舒服…」我閉起只眼回應道。

「我…嗯…嗯…你…用力…再用力…我…又要來了…」寶蓮一邊哭喊著、濤濤的淫蕩熱浪,一邊居然有如尿尿般地,噴灑而出,濕滿了整張的床。

「寶蓮…寶蓮…我也…忍不住了…要射了…」我說著,連忙把寶蓮給反了身,直接地趴抱著她,激情晃動地戳插著。

突然,一陣酸麻傳進我心裡,把精門一開,串串滾燙的陽精,射進寶蓮陰道深處。寶蓮緊緊地抱著我,也在我急射中,陰道再度收縮,高潮再度來臨.我們兩人相互緊抱著,我趴在寶蓮身上,一動也不動,隨著時間的過去,陰莖逐漸變軟,才依依不捨地脫滑出寶蓮的陰穴。

看著乳白色合者淫水的精液,慢慢自寶蓮那粉紅色的陰道流出,我激動地瞄向寶蓮,並一邊親吻她那流下的淚水,一邊只手放在寶蓮乳峰上撫揉著…「寶蓮…答應我!明天、後天、再大後天,我都要你再和我幹愛,一直到你離去為此。」我帶點懇求地說著。

「我也很想,可是…」寶蓮憂鬱地斜著眼看了看我,又哭了起來。

往翻過身,親了一下寶蓮的面頰,然後把嘴又緊貼在她的嫩唇上,轟轟烈烈地狂吻起來。我決定要在寶蓮遠嫁去美國之前,盡量開發她的性慾和熱愛,讓她瞭解女性真正獲得的幸福和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