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我怎麼肏你

成人文學
2013/ 10/ 09
已經很久沒有失眠了,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

妻子被我翻身的聲音吵醒,她睡眼惺忪地把眼睛睜開一條小小的縫隙:老公,怎麼還不睡啊?

哦,就睡就睡……我關上檯燈閉上眼睛不斷的使用各種辦法試圖入睡,但還是不行,明明困得厲害可就是睡不著。

煩躁之下,我下床來到客廳,下意識的在電腦前坐了下來。

在幾個我常去的網站轉了轉但卻沒有什麼令我感興趣的人或文章出現,我歎了口氣,打算再回到床上試試看能不能睡著。雖然這麼想著,但我還是無意識的打開地址欄的下拉菜單,忽然一個從沒有見過的網站地址出現在我的眼中,我好奇心起,點擊了下去。

這只是一個一般的綜合性網站,不同的是它既不是英文也不是中文而是個日文網站。我在裡面逛了逛,沒多久就被裡面奇形怪狀的日文字母搞得昏頭轉向。

當我正要關上瀏覽器的時候我那該死的好奇心卻被勾起來:我們家裡沒有懂日語的人,我和妻子所認識的朋友中也沒有幾個和日本有什麼關係的,那麼這個網站是怎麼出現在電腦中的呢?

我想了半天,排除各種可能之後終於斷定這是妻子所為。但她不懂日語,那麼她去日本網站幹什麼?

當我點擊EMAIL圖標之後,所有的疑惑都得到了答案。ID一欄中有妻子名字的英文縮寫。

這麼說,她來日文網站的目的之一是申請電子郵箱。我的心裡忽然不舒服起來:妻子為什麼這麼做?我們夫妻間一直以來都是共用同一個電子郵箱,她申請另一個郵箱的目的是什麼?難道她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不想讓我知道?

經過一番思想鬥爭,我還是沒有經受住誘惑,決定進入她的郵箱看看到底有什麼不能讓我知道東西在裡面。

密碼對我來說不是什麼問題,按照妻子一直以來的習慣,我把她英文名字的字母反打進去,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密碼不對!媽的,用得著這麼小心嗎?竟然捨棄了以前的習慣!那麼就是說這個郵箱對她十分重要了?!

我的額頭開始流汗,心裡千種念頭紛飛而至,最後化為幾個血紅的大字定格在我腦中:妻子有外遇!

不可能的!這是根本不可能的!妻子是那麼端莊那麼賢淑那麼傳統,這只是心胸狹窄的我在胡思亂想而已!我猛的甩了甩腦袋想把這骯髒的褻瀆我純潔端莊美麗的妻子的念頭徹底甩出腦外,但沒有用,這該死的念頭揮之不去。

不行,我一定要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於是我便絞盡腦汁的去破解妻子的新密碼。試了大約一個多小時,我終於在一個黑客網站文章的幫助下進入了妻子的郵箱。

裡面很乾淨,只有一封郵件。但就是這一封郵件將我完全擊倒徹底的打碎了我的世界--它的題目是:吻你。

腦中轟然一聲巨響,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坐在那裡,我急促的喘了幾口氣,平靜了一下紛亂的思緒然後伸出顫抖的手打開來信,裡面只短短的寫了幾句話:親愛的,你嬌美的身體讓我念念不忘,下次我會給你更多的激情。

署名是:愛你的楓我呆呆的坐在電腦前不敢接受這個事實,我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但腦海中卻越來越清晰的出現妻子在別的男人身下輾轉呻吟的模樣。

我該怎麼辦?是衝進臥室叫醒妻子質問她?但就憑著這麼模模糊糊的幾個字她能承認嗎?她為什麼要背叛我?我哪裡對她不好了嗎?我忽視了她嗎?沒有給她性生活的滿足嗎?我有什麼地方對不起她?!她為什麼背叛我?!?

處於極度混亂狀態的我就這麼胡思亂想了整整一夜。

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天已大亮,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蓋上一條毯子。看著身上的毯子,我的心裡又矛盾起來:妻子看起來還是很關心我的,我是要現在就和她挑明呢還是~~~老公!快起來吃早飯!妻子在廚房叫我,我歎了口氣:現在還沒有確鑿的證據說明妻子真的背叛了我~~我還是調查一下再說吧。

不是週末所以我雖然疲憊不堪但還是要上班的,不知撞了什麼邪,今天的臨時會議特別的多,一夜的折騰讓我的身心俱疲憊至極點,吃過午飯我便一頭趴到休息室的沙發上睡了起來……整整一個下午,我的精神都沒有集中起來,腦子裡轉的都是關於那封電子郵件,另外妻子在別的男人身下呻吟扭動的樣子也在腦海裡盤踞不去,這些念頭幾乎把我折磨瘋了。

正在胡思亂想,忽然老闆的聲音傳來:KIM,你不舒服嗎?臉色怎麼這麼差?

我遲鈍的抬起頭:什麼?老闆盯著我的臉看了看:我看你還是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吧,這段時間你可千萬別生病,麗山那個單子可全靠你了。

老闆讓我提前收工,我只好收拾了一下回家了。

站在家門前,我想著方才遇到的小區管理員對我說的話身子竟然不受控制的發起抖來,他告訴我說:金先生,你們兩口子今天怎麼都這麼早就下班那?對了,是有客人來了吧?剛才看到你太太和一個男的進了樓呢……

男的?她……她竟然敢把情夫帶回家?不,不會的,應該是同事吧?或者是什麼朋友?

我拿著鑰匙的手劇烈的抖動著,深呼吸了好長時間才讓它平靜下來。下意識的,我悄悄的打開了門。

玄關裡除了她的鞋子外,還有一雙男鞋--那不是屬於我的。

我感到一陣眩暈,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她和那個男人呢?不在客廳也不在廚房,那會是在哪裡?我悄悄來到寢室門口,耳朵裡清楚的傳來妻子興奮時的喘息聲音,這聲音我熟悉得不能再熟了。

怎麼辦?衝進去抓住這對狗男女?我的視線落在廚房刀具架上,臉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起來!

但最終我並沒有拿刀衝進寢室,而是悄無聲息的擰開了寢室的門。

裡面的情形簡直可以用噁心來形容,我那端莊賢淑的妻子像一條母狗一般跪在地上,而她的面前是一個男人醜陋的屁股。妻子正無恥的用她那曾被我溫柔的含吮無數次的舌頭舔舐著男人骯髒的肛門!

我渾身發軟,胃一陣接一陣的強烈抽搐著,我想吐,可乾嘔了幾下卻什麼也吐不出來。我想衝進去,但身子軟軟的連邁步的力氣都似乎使用不出來,甚至連我的聲帶都失去了功能,我只能像一個傻子一樣呆呆的看著我的妻子用她的舌頭一遍又一遍的清理著那男人的屁眼!!

那男人被妻子服侍得顯然十分舒服,他邊哼哼著邊上下活動著屁股在妻子的唇舌上蹭著,一會兒又微微抬高屁股將垂懸的陰囊頂到妻子的嘴唇上。妻子膩聲一笑,然後便張嘴含住男人的一隻睪丸吮吸起來,滋滋作響淫穢不堪,我從不知道妻子還會有如此淫蕩的一面!

那男人被妻子吮得興起,把一個長滿紅疙瘩的屁股扭動不停,妻子似乎沉迷其中,竟膩聲向那男人請求:好老公,讓我給你裹一裹大雞巴好不好?

怎麼?嘴饞了?那男人依舊沒有轉過身子,而是再次提臀,把一根挺得筆直的陽具頂到妻子的唇邊:乖,好好吃啊。

妻子一臉淫蕩之色,像一隻母狗般將男人的陽具從他屁股後面含住,然後瘋了一般前後活動起腦袋來,妻子的臉蛋和那男人的臭屁股不停的撞擊著,發出啪啪的肉聲,像一記記耳光狠狠抽在我的臉上…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怒火已徹底燃燒起來。

狗男女,都給我去死吧!我掙扎著衝進房間,卻不慎摔倒在兩人身邊,妻子斜眼看了看我,眼中儘是憐憫蔑視,卻沒有停止動作。

你給我停下!我肝膽俱裂,狂怒的向她嘶喊。但妻子卻沒有理睬像一條癱在地上的賴皮狗般的我,反而示威似的拉開那男人的兩片屁股,再次慢慢的舔上了那醜陋男人的肛門……不要……我憤怒我不甘我羞愧我想狠狠的掐死這個淫婦,但我絕望的發現,我動不了了。

KIM?你怎麼了?快醒醒……

妻子和那個男人的身影迅速的煙消雲散,睜開眼睛看了看周圍,我發現自己正躺在公司休息室裡的沙發上睡覺呢,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是個惡夢。

上午開會的時候就看你不對勁,到底怎麼了?老闆在蹲在一邊看著我:

看你這一腦袋汗,做惡夢了?他掏出手絹扔到我身上:我可跟你說啊,身體不舒服趕緊上醫院,心裡不舒服趕緊找心理醫生,這段時間你可別給我出事,麗山那單……

慢著慢著…慌忙打斷老闆的話,因為這話聽著令我十分不好受--夢裡他也是和我這麼說的…難道!?不行,我得回家看看。

這可是你說的。我連忙起身:我還真有點不舒服,想先回家可以不可以?

呵呵…這小子一臉奸笑:你小子不會是約了什麼漂亮美眉吧?行了,去吧去吧。

還沒到下午四點,路上的車不是很多,因此我的車很快就回到了小區。上帝,可別讓我遇到管理員…不能忘掉那個惡夢的我不住的祈禱著,下車的時候我竟然發現我的腿在發抖。

還好,沒遇到管理員大叔。我站在樓道門口,心中忽然輕鬆起來:我太疑神疑鬼了,妻子那麼端莊的一個人怎麼會背叛我呢?何況我們還是那麼的相愛,呵呵,我多慮了。正了正領帶,我邁步向樓上走去。

沒走兩步,背後忽然傳來一個聲音:金先生,今天你們兩口子下班怎麼都這麼早啊?我目瞪口呆,猛的轉過身子,管理員正笑嘻嘻的站在我的身後:

今天家裡來客人吧?撞的是什麼邪?怎麼會這樣?難道我還是在夢裡?我狠狠的在大腿上扭了一把,好疼,這不是夢!顧不上理會管理員,我邁著軟綿綿的雙腿跌跌撞撞的跑上了樓。

拿著鑰匙的手在發抖,老天,可千萬不要讓我看到夢裡的那一幕,只要不讓我看到那令我噁心的一幕我寧願用一切來交換!

我悄悄的打開門進了玄關,妻子的鞋在,但令我鬆了口氣的是,只有她自己的鞋而沒有另外的不屬於我們家的鞋,謝天謝地。我擦了擦頭上的汗,脫鞋走了進去。

妻子呢?不在客廳不在廚房,難道是累了在睡覺嗎?我躡手躡腳的向臥室走去,貼著門聽了聽,裡面一點動靜也沒有。雖然還不知道妻子在不在裡面,但我終於完全的放下心來。

老公你幹嘛呢?怎麼和小偷似的?背後忽然傳來妻子的聲音,讓我受驚非淺。

我轉過身子,妻子正站在衛生間門口歪著腦袋看我:我還以為你要晚點才能回來呢,好啦,你換身衣服咱們走吧。走?我呆呆的看著她:到哪裡去啊?你傻啦?妻子驚訝的睜大了眼睛,伸手在我額頭摸了摸:也沒發燒啊?好啦快走吧,媽剛才還給我來電話催呢,說小雷他們都到了。我這才恍惚記起今天是岳母的生日,早晨妻子好像和我說過要我下午請假早點回家。不到一天就讓我經歷了這麼多折磨,這在平生還是第一次,比當年追求妻子的時候還要累。

岳母準備了滿滿一桌子酒菜,妻子的姐姐和弟弟都帶著各自的家人去了,席間一片和樂融融,大家的情緒都很好,只有我還有些煩悶,因此多喝了一點。

晚上回家的時候妻子說什麼也不讓我開車,最後只好把車留在妻子的娘家,我們夫妻叫了出租車回家。

這晚我睡得很平靜,連夢都沒做。

家裡又恢復了平靜,看起來和從前沒什麼兩樣,我也把那封莫名其妙的電子郵件的事情扔到腦後,不打算再追究了。

我畢竟是個男人,心胸不應該那麼狹窄,把一件簡單的事情搞得如此複雜,到頭還不知道會是什麼結果,家庭的平和才是最重要的,但一個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我卻揭開了我這種豁達態度下的本質--我害怕,我怕追查下去會得到我不想要的結果,所以與其說是我怕影響夫妻間的感情而放棄追查,還不如說我是在逃避,逃避這個有可能毀滅我的世界的問題。

但真的就結束了麼?我真的不在懷疑妻子對我的忠誠了嗎?不。

從那天開始,我下意識的加強了對妻子的觀察,幾年的偵察兵生活給了我一副慎秘的思維和超強的觀察能力。在這種能力的觀察下,我發現妻子確實變了,變得和從前不一樣了。妻子對我的關心淡了很多,每天早晨我們分別上班之前的吻也不再那麼投入,有時甚至沒有,晚上我加班時也沒有了電話,沒有了溫柔的關心,沒有了讓我按時吃飯的嘮叨…而變化最大的就是我們之間的性生活。

妻子美好的身體從來沒有停止過對我的誘惑,從前我們在一起時總要極盡溫柔的相互親吻相互撫摸,到情難自己的時候便瘋狂的在家中的每一處角落做愛,妻子也很喜歡這種隨意的激情,她甚至在情動的時候對我說過想讓我的陽具永遠就那麼堅硬的肏在她的體內……但如今這些統統都沒有了,每次和妻子做愛都是我唱獨角戲,妻子則一副可有可無的樣子,敷衍的呻吟上幾聲,有時連敷衍都沒有,推說自己疲勞,乾脆就拒絕和我同房。

太明顯了,親愛的你做得太明顯了,你真的是那麼疲勞嗎?還是另外有人給你滿足,不再需要我這個丈夫了?就算你真的背叛了我,為什麼不做得更好更隱密?為什麼要讓我看出來?你的聰慧到哪裡去了?你的細心到哪裡去了?哪怕讓我屈辱的生活在你虛假的笑容和關心之下我也願意,只要不讓我失去希望,因為我愛你,不想失去你……難道,你已經不再愛我了嗎?

這種情況折磨了我整整三個月,我愈漸憔悴,但在這三個月中我的心理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懊惱不甘到怨恨憤怒。親愛的,你不是要讓我看出來嗎?那好,我隨你的意,我倒要看看你能做到什麼程度,我要看看你到底能傷我多深,然後你就和那個分明存在的姦夫等著我殘酷報復吧,雖然我性情溫和對你始終溫柔,可親愛的你忘了我在部隊裡是幹什麼的,必要的時候我不在乎殺人!

我翻出了壓在箱底的東西-一隻五四手槍,那是我臨近復員的時候從一個傣族邊民手裡買來的。子彈不多,但殺你那個姦夫卻足夠了。我把槍從裡到外仔細的擦了一邊,烏黑的槍身在黑暗中泛著如幽靈般的死光,我坐在客廳裡靜靜的吸了一支煙,然後拿著槍進了臥室,把槍口對準了妻子的太陽穴。

老婆,但願不要讓我看到你和姦夫的醜態,不然你這顆漂亮的小腦袋就保不住了。我對著熟睡中的妻子喃喃的說著,同時扳動了扳機,一聲脆響迴盪在臥室中,但妻子沒有被吵醒,還在甜甜的酣睡。

我回到客廳坐下,靜靜的看著窗外漆黑的夜幕……次日我來到公司,和老闆請了一個月的假。因為我剛剛圓滿的完成了一單生意,讓公司獲利不少,所以他很痛快的就答應下來。

還有,我想求你件事情。我看著老闆,他聳了聳肩膀:說吧,我全力以赴。過一會兒開個會宣佈一下,就說我到外地出差。老闆奇怪的看了看我,但並沒問什麼原因,再次痛快的答應下來。

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對妻子說要到外地出差一個月左右,嗯。妻子抬眼看了看我,簡單的回答一聲低下頭繼續吃飯,連我要去哪裡也沒問。這個賤人,心裡不知道有多高興呢。我恨恨的想著,但你高興不了多久了。清晨,我沒有叫醒妻子,獨自走出了家門。在樓下,我抬頭看了看家裡的窗戶:好了老婆,現在--遊戲開始了……出乎我的意料,妻子並沒有從我剛離開家就找姦夫尋歡作樂,她還是如平日一般正常的上班下班,偶爾回娘家或者去見見幾個閨中姐妹。我到車行租了一輛車出來日夜的跟蹤妻子,但幾天過去,什麼異常的地方都沒有發現。唯一有些不同之處是妻子在她的大學姐妹章百鳳家中住了一晚上,章百鳳是個獨身女人,男朋友沒少交往,但卻一直都沒有結婚。

那天我在章百鳳家下面守了一夜,直到次日早晨跟蹤妻子一直到她上班的公司裡。

是我錯了嗎?從這幾日跟蹤的情況來看,妻子沒有絲毫的異常之處,難道是我太敏感、太多心了?但妻子確實有改變啊?這點不會錯的,我從不懷疑我的直覺~~不管它了,反正時間還長得很,在這一個月中,如果我真的沒有發現妻子背叛我,那麼以後我會如從前一般的愛她、寵她……一切還是等到這個月結束再說吧,遊戲既然開始了就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還要繼續下去。

很快的,二十天過去了,隨著遊戲結束時間的到來我的身體雖然疲憊,但心卻漸漸平靜下來--我覺得我確實是多心了,妻子並沒有背叛我,每次給她打電話妻子那驚喜而幽怨的聲音是那麼的真實,讓我對妻子產生了強烈的愧疚之心。

好媳婦,對不起了,也許我真的不該懷疑你對我的忠誠。

到了二十五天頭上,我正打算到妻子的公司前跟蹤她回家,卻忽然接到表弟的電話,說舅媽住進了醫院,現在急需一筆錢救急,我本打算從銀行中直接提出錢來給他們送到醫院去,但考慮到妻子也會知道這個消息,所以打消了去醫院的念頭,我告訴表弟讓他等一會,我馬上去銀行把錢劃到他的帳戶裡面。

銀行裡人不少,讓我等待了大約一個小時。把錢劃到表弟賬戶裡之後,我想舅媽進醫院的事情妻子很快就會知道,反正也將近一個月了,我不如現在就回家去,然後和妻子一起到醫院去看望一下舅媽。

於是我跑到車行裡還了車,然後叫了一輛計程車向家裡駛去。

很快就到了家,我爬上樓拿出鑰匙打算開門,妻子這個時間應該已經回到家了。我該怎麼和她說呢?說任務提前完成了所以我盡快的趕回了家裡?好,就這麼說吧!

玄關裡妻子的鞋子端正的擺著,她已經回來了,我豎起耳朵聽了聽,臥室裡隱約傳來聲音,妻子在那裡呢!

我脫了鞋子,把行李放到廳裡,然後躡手躡腳的向臥室裡摸去,哈,妻子在幹什麼?換衣服洗澡嗎?她見到我忽然出現在她面前會是一副什麼樣子呢?想到妻子誘人的身體,我禁慾近一個月的陽具立刻就堅硬了起來!

但是隨後我就呆立在臥室的門口!

臥室的門開了一條小縫隙,這條小縫剛好可以看到半張床,而我那純潔的妻子的赤裸的上半身也同時出現在我的視線裡。

妻子緊閉著雙眼,不住的甩動著她的頭,而她光潔白嫩的乳房正隨著身體一下一下的晃動著:啊~~楓~~楓~~我要瘋了~~要瘋了~~你都要玩死我了~~顯然那個男人正跪在我妻子兩腿間肏著她。

只要把門稍稍推開一些我就可以看到正在肏我老婆的那個男人,但像那個我一直不能忘懷的夢中一樣……我雙腿發軟,腦中一片空白,而且--我沒有勇氣推開門,我如同被抽出了骨頭的賴皮狗一樣軟軟的站在門前,看著自己的妻子被別的男人肆意地玩弄、盡情地肏……啊啊~~楓,我真的不行了~~饒了我吧~~你真的要肏死我了~~耳中繼續傳來妻子放蕩的聲音,我心如刀絞。妻子彷彿知道我在門外一樣,口中的淫聲越發淫蕩:好人兒~~我不行了~~你饒了我吧~~我……我伺候你好不好?我用舌頭伺候你,我舔你,你要我舔你什麼地方我就舔你什麼地方好不好?

饒了我吧~~我……我給你舔屁眼兒……無恥的男人淫蕩的低笑一聲,好像是同意了妻子的要求,妻子的身子終於停止了晃動。妻子像一堆爛肉一般癱在那裡急促的呼吸著,然後懶懶的爬起身子伏在床上,接著一陣舔舐之聲響了起來。

我閉上眼睛,腦中浮現出妻子淫蕩的樣子,她像條狗一般跪趴在男人的屁股後面,貪婪而又淫蕩的用舌頭舔吮著男人黑乎乎的肛門,妻子那蔑視的無情的目光也同時在我腦中……這個賤人!

猛然間,我滿腔的恥辱和悲憤有如爆發的火山一般狂噴而出,槍呢?我的槍呢?我壓抑住怒火轉身回到廳中從箱子裡拿出手槍,然後回到臥室門前,裡面的一對狗男女還在恬不知恥的調笑,陣陣放蕩的淫笑和妻子舔舐男人的聲音傳進我的耳內,我握緊了手中的槍,深深的呼吸一口,盡力地將砰砰亂跳的心平靜了一下,然後猛然將虛掩著的門踹開衝了進去!

床上的兩個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殺氣騰騰的我,大概正在懷疑她們是不是在夢裡,而我也被眼前的景像所震驚,這算什麼?這是真的嗎?

床上是兩個女人,一個是我妻子,而另一個卻是她的閨中膩友章百鳳!我的腦子混亂了好一會才找到頭緒,想起妻子郵箱中的那封電子郵件簽名,我不知道是應該哭還是笑,愛你的楓的就是愛你的鳳?那個號稱忘不掉我妻子嬌軀、要給她更多激情的男人就是她?!

我的上帝啊,給我戴上綠帽子的居然是一個女人?!我真的感到很好笑,而且我真的笑了出來,哈哈大笑著幾乎癱倒在地上,手裡的槍同時對著床上的兩個女人比劃,倒不是我故意想這樣,而是實在控制不住手臂的抖動,我笑得太厲害了~~章百鳳是最先反應過來的,她慌忙扯過身邊的被子想遮擋住自己,不料卻被她綁在胯下的那根假雞巴給擋住,扯了兩下沒扯動。她抓著被子徒勞的向身上拉著,兩隻眼睛驚恐的從我手裡的槍轉移到我的臉上。

妻子這個時候才尖叫一聲從床上撲了下來跪到我的腳下,她抱著我的雙腿不住的發抖:老……老公~~不……不是你想的……想的那個樣子……噢?我止住大笑,冷冷的看著我那面無人色的妻子:不是我想的那個樣子?那是我看錯了?我指了指在床上縮成一團的章百鳳:剛才你沒被你這個『姦夫』肏?沒給她舔屁眼兒?我用膝蓋將妻子撥開,緩緩走到床前坐下,用槍管撥了撥章百鳳胯下的假陽具:說說吧,你們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兩個看著挺正常的女人原來背地裡竟然如此讓人噁心……槍管頂在章百鳳碩大的乳房上深深的陷進一團軟肉之中。

我看著床上這個瑟瑟發抖的裸體女人,竟然感到一陣衝動油然而生:你很喜歡帶著這個玩意肏我媳婦兒嗎?不……不是的~~她……她有時候也用這個……用這個……用這個幹什麼?肏你?我繼續將槍口在她雪白的身子上拖動:剛才還讓我媳婦兒給舔屁眼兒了是不是?舒服不舒服?舒……舒服……啊~~不是的,不舒服……章百鳳抖動得越來越厲害:

金……金~~你……你饒了我吧~~我以後不敢了~~饒了你?!我哈哈大笑:你把我媳婦給玩了居然讓我饒了你?眼角餘光中我看見妻子正從地上撿起衣服要穿上,我猛然扭頭大喝:你老實的給我跪在那兒!就那麼光著!看著妻子戰戰兢兢的樣子,一種異樣的情緒在我心裡慢慢滋生,胯下的陽具越發堅硬,瞬間一個從來沒有過的念頭出現在腦袋裡,我咧嘴一笑:我說親愛的~~你過來,在你好朋友旁邊躺下。妻子臉色煞白,她慌忙爬上床,在章百鳳身邊躺下:老公,老公~~我錯了~~你原諒我吧~~住嘴!我一把將床上的被子扯到床下:今天算你們走運,要是你和一個男人讓我抓住的話……我晃了晃手裡的槍:我當兵的時候就殺過人,所以不在乎多殺兩個!在兩個女人的注視下,我從櫃子裡將掌上攝影機取出來:你們繼續。老公~~繼續做剛才的事情!我把鏡頭對準床上的兩人:剛才什麼樣,現在照做!妻子還愣愣的躺在那看著我,但久經情海的章百鳳卻似乎從我的舉動中看出了什麼,她不但一掃剛才的恐懼之色,竟然還對著我淫蕩地舔了舔嘴唇,然後扭頭對我妻子說:小月,你老公想看咱們親熱呢~~來,讓我先給你舔舔……說著便趴到我妻子的兩腿間對準屄舔了下去。

沒多久妻子的臉色就開始紅潤,口中也斷斷續續的發出細微的呻吟聲。章百鳳舔了好一會,然後抬起滿是淫水的俏臉看了看我,我伸出中指對著妻子比劃了一下,章百鳳妖媚的一笑,然後在妻子的雙腿間跪了起來,把那粗大假陽具的龜頭對準了妻子的陰道口。

妻子尖叫一聲:鳳~~不要!沒事沒事~~章百鳳偷偷看了看我,見我沒什麼舉動便伸手壓住正在掙扎的妻子:你老公想看呢~~來吧小月……說著猛然一挺腰肢,一根粗大的假陽具就讓她頂了一半進入我妻子的小屄。

老公~~老公~~你原諒我吧,我以後真的不敢了~~小鳳,求求你快拔出去,我不要~~妻子四肢亂蹬企圖把章百鳳擺脫。

我走近兩人對準交合處拍攝起來:你少在這兒裝純情了,剛才不是挺淫蕩麼?繼續啊,讓我看看這個騷女人是怎麼樣讓你滿足的~~放鬆一點自然一點,咱們去離婚的時候沒準還能用上這段精彩小電影呢~~不要!!妻子尖叫一聲,忽然瘋了一般擺脫掉章百鳳的糾纏撲到我的身前:老公~~不要,我不要離婚不要離婚,我愛你,我不想離開你啊~~你原諒我,原諒我這一次,就這一次好不好?我保證以後不會了……我面無表情的看著妻子跪在面前乞求,胯下的陽具卻硬得驚人,看著妻子和章百鳳赤裸而妖艷的裸體,我不知道還能堅持多長時間才可以控制自己撲到兩人身上,但現在還不能,還沒到時候,也許再堅持一會就會有我希望看到的情況出現。

我貌似平靜的樣子引起了妻子更大的恐懼,她驚慌失措的把我的衣服拉了又拉:老公~~老公你倒是說話啊~~我抬起頭向躺著的章百鳳看去,這個風騷的女人正叉開雙腿躺在床上看著我,雪白的身體、淫蕩的表情,讓我不由自主的嚥下一口唾液。

此時妻子大概是發現了我的目光正對準章百鳳,她出乎我意料的猛然伸手按在我的褲襠上。我一驚:你幹什麼?妻子迎上我的目光急切的說:老公,你是不是想肏小鳳?沒關係的沒關係的,你去,你去呀?說話間她開始解我的腰帶,沒多久妻子就將我身上的衣服脫光,然後把我推到章百鳳身邊:小鳳,讓我老公和你做一次,這樣他就會原諒我了~~妻子扭頭看著我:好不好老公?你……你肏她一次就會原諒我的,是不是?胯下的陽具青筋畢現而且腫脹得令我難過,但我跪在章百鳳兩腿間卻忽然間感到有些失措。我這是在幹什麼?

事實上從進臥室門的那一剎那,我對妻子的怨恨和不滿就立刻煙消雲散了-對妻子和一個女人偷情的事實我並沒有太多的憤怒,因為在心裡我並不把女人看成是對手,況且妻子一直沒有停止下來的乞求和討饒讓我知道她並沒有從感情上背叛我,那麼我為什麼還要作出種種看來比較冷酷的舉動呢?妻子那可憐的樣子真的讓我好心疼~~只要我稍微一挺腰,堅硬的陽具立刻就可以進入到妻子以外女人的陰道中,但我遲疑了,如果肏進了章百鳳的小屄,那麼以後的生活可能將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我有這種直覺,儘管我不清楚那種變化會是什麼。

妻子見我遲疑不前,也許是心急起來,她伸手扶住我的陽具對準章百鳳的陰道,看著我說:老公,肏進去啊?我不吃醋,真的不吃醋,只要你高興怎麼樣都可以~~快啊~~妻子的小手牽引著我的陽具,將充血的龜頭抵在章百鳳柔軟的小屄口上,然後轉到我身後摟住我,嘴唇貼在我耳朵邊上嬌媚地小聲說:肏進去吧,狠狠的肏她~~就是她引誘我的,她還說要給我介紹男人呢~~你不想報仇嗎?所有的慾望在這一刻爆發出來,是啊,既然妻子不介意甚至在鼓勵,那我還有什麼可猶豫的?再說章百鳳這個婊子確實風騷誘人,沒有男人會不喜歡和她做愛的。妻子扭動胯部向前輕輕的頂我,我順勢趴到章百鳳充滿彈性的身子上,陽具蓄勢待發。

你說,我盯著章百鳳的眼睛:你想讓我怎麼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