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美麗的日語翻譯女朋友

成人文學
2013/ 10/ 09
認識她是在朋友的一個聚會中,她叫燕。1.65米的標準身高,略為超標的三圍,配上清純的面容,披肩的長髮還總是調皮的甩來甩去,很像流行日劇中的女孩。燕是個集純情和性感於一身的漂亮女孩。走到哪裡都會引人側目。經過搭訕,我知道她是本市外語學院的日語系高才生,現在一家知名日企當翻譯。老實說,我對日本根本沒什麼好感,但美女的誘惑又是讓人無法抗拒的。也許這就是命吧!貪戀美色的我最終也沒有抵抗住性愛的衝動。

誰知道今天的歡樂將是明天永遠的傷痛呢!!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不知道會不會還是選擇她!

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我很開心也很驕傲,誰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是各類場合的焦點呢!!但她的順從和溫柔又是我從沒想到的,一般來說漂亮的女孩多半是神經質和自戀的,很難相處。而她卻非常遷就我,基可以說是百依百順的。當時我認為是大概是多年受日本文化的熏陶的結果。

在我們認識後的第一個週末,我就把她帶到了我的小宿舍。當時我的性經驗盡顯於黃盤和黃書,還有一次不太成功的推油經歷。所以,當如此接近一個真實而又美麗的女人時,根本不知道怎麼打開局面,只是被慾火衝撞的滿頭大汗,而她開始只順從的被我上下其手,但一看我半天也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只是紅著臉直喘粗氣,只會像個嬰兒般的亂咬亂啃時,她就笑著一邊親吻我的耳朵一邊輕聲說: 讓我來吧,你躺好了就行。我如釋重負的一頭躺到我的小床上,看著她像一條美女蛇一樣的爬了上來,三下五除二的扒光了我身上的衣服。突然她俯下身,張開櫻桃般的小嘴,一下子把我那立正許久的肉棒含進嘴裡。一點一點的把我的小弟弟吃了進去,當幾乎深入至喉嚨時,她微微的皺起眉頭,當嘴唇接近肉棒根部後,她就前後擺頭,讓肉棒進進出出的在她的口舌間滑動著。她那柔軟而濕滑舌頭順著肉棒的背側來回游動,同時又在不停的用舌尖舔一下龜頭。細嫩的手指握著滿是唾液大JJ,溫柔的上下揉搓著,舌尖在龜頭上下左右摩擦。

作為一個沒見過什麼世面的處男,忽然有個絕色美女在用嘴吸吮著肉棒,那滋味實在太美妙了。我的小弟弟的一半都被唾液包圍著,而且有柔軟的嘴唇夾緊,蛋蛋又受到手指的溫柔愛撫。可惜,還沒等她將肉完全吞入嘴裡,正式做活塞運動時。我就感到一陣強烈的顫抖,發射了。

而燕的小嘴並沒有離開,而是停在那裡不動,只用柔軟的舌頭在龜頭上滑動著,小弟弟在她嘴裡一跳一跳的,我沒有想到她會真的要吞下我精液,當時感動的我都快哭了。而她抬起頭,頑皮的看著我的窘態,用尖尖的小舌頭舔了舔上嘴唇,好像剛吃完什麼美味的東西似的,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

直到今天,她當時的樣子一直像照片一樣印在我的腦海裡,如果時間能停止在那一刻,我情願用生命去做交換。

接下來的整個過程都是在她的主導下完成的,她很清楚男人在什麼時候需要什麼,她讓第一次我體會到和美女做愛的強烈的快感和駕馭美人的滿足感。那一夜我們不停的做愛,一直到天濛濛亮才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當她得知我還是處男時,笑的像花一樣。然後又鄭重其事的對我說:以後你就是我的寶貝了,我會為你付出一切的。

雖然她從不談她的過去,但我也朦朧感到她是個經驗豐富的女人,至少比我要豐富的多。而我當時只是個懵懵懂懂的少年,還曾為她的過去而暗自傷心了一段時間,但很快就沉浸在性愛的快樂當中而不能自拔了。

翻譯是個很辛苦的工作,雖然收入高但根本沒有正常的私人生活,做日本翻譯更是如此,經常要加班到深夜,(其實就是陪吃陪喝,日本的企業文化是家長式的,很是好色,他們的高層大多是獨自在中國,閒暇之餘就拿這些中國美女開心,找借口佔點便宜)因此,我們也是聚少離多。

一天,我心血來潮想給燕來個驚喜,打算埋伏在她家,好嚇嚇她。但在她家樓下我看到一輛豪華的凌志靜靜的停在那裡,我的心一沉。上樓後,我輕輕把門打開,最不願見到的場面還是出現在了我的眼前。臥室的塌塌米上是我熟悉的那具性感而美麗的侗體,而上面卻騎著另一個醜陋的肥胖男人。燕的眼睛上蒙著個我們常用的眼罩,根本沒發現我的到來,依然扭動著豐滿的身體上下承合著胖男人的律動,嬌艷的紅唇急促的開合著、呻吟著。我的燕啊!!她現在正陶醉在那個胖男人的胯下。我的血液凝固了!!

那男人望著呆若木雞的我,下體依然一下一下的抽插,根本沒有要停止的意思,眼神中勝利的笑意,我至今難忘。他當著我的面在玩弄我心愛的女人。忽然他開口說話了,但不是和我,而是和胯下那個被他的淫具玩弄的女人說。開始是日語,當他發現我無動於衷的時候,就改用熟練的中文了。字字入耳!!他問燕:是我的傢伙厲害還是社長的厲害?燕在他的胯下已經進入癲狂的狀態,嬌喘吁吁的說,課長的厲害!!課長厲害!!他又問:那比工籐呢?燕說:還是你厲害,但工籐的雞吧更大… … !!胖男人得意的望著我,仍舊淺淺深深的不停的操著我那美麗的女朋友。一邊問話還一邊把她翻過來,像操狗一樣從後面插進去,女友帶著眼罩面對著我,跪在那裡,雪白柔軟的屁股上被那大手揉捏著,一對美麗而豐滿的乳房隨著胖男人的抽插前後擺動,像在召喚著我一樣。他又問:是我一個人玩你爽?還是和司機張桑一起搞的那次爽?燕猶豫了一下含糊的說:兩…兩個人操更爽!! ……那個胖男人還在不停的問不停的操,而燕的每一次回答都令我目瞪口呆。我徹底沒有勇氣衝上去了!!我想,逃走是最好的選擇。我扭頭要走的時候,胖男人高聲說:等等!!我以為是喊我,條件反射的回過頭去。眼前的一幕讓我心碎啊!!胖男人已經從燕的後面撥出雞吧,而我美麗的女友正像一個標準的妓女在瘋狂為他口交,柔軟是舌頭上下舔弄著那個醜陋的大棒,白皙的小手揉搓著大如雞蛋的睪丸,口水混著那從小穴裡帶出來的淫液,滴滴答答的掉在潔白如雪的榻榻米上。我比你男朋友呢?胖男人得意的問。燕沒有回答,只是更加賣力的舔、吸,終於讓胖男人的漿液射在她美麗的臉上,性感的小嘴裡,整個人陶醉在淫糜的氣氛中,抽搐著癱在那裡。

這事發生後,我一直沒有勇氣見燕,她的電話我也一直沒接。直到兩周後的一天,我主動撥通了燕的電話,因為我有難了。我是個好賭的人,燕勸過我好幾次,我也試圖改變,但那事發生後,我徹底又回到原來的圈子了,賭博象吸毒一樣,終生相伴無法戒除。那一個晚上,幸運女神把我拋棄了,我不僅輸光了前幾天贏頭,還欠下了10萬元的賭債,賭錢的朋友是最沒義氣的,搾乾我之後就開始對我拳打腳踢,逼我還錢。我心情不好就和他們鬧翻了,結果被帶頭的大哥堵在家裡,威脅我,要麼立刻還錢要麼剁手剁腳抵債。

燕是我在這個城市中唯一認識而又肯幫我的人了,我撥通了她的電話,電話那頭依然是那麼熟悉溫柔的聲音,她並沒有責怪我,也沒有埋怨我,而是一如往昔的柔聲細語的安慰我,告訴不要擔心,一切由她來想辦法,但她一時也無法湊那麼多的現金,最後她說會找朋友想辦法的,我知道會是什麼樣的朋友,但卻沒有勇氣制止她。因為我面前是寒光閃閃的砍刀和凶神一樣的賭友。我害怕了!!當她匆匆趕來時,已經是中午了。精緻小巧的黑色制服短裙把她凹凸有致身材包裹的曲線逼露。她看到我沒事兒,就從大手提兜中掏出10萬元,扔給帶頭的大哥,讓他們快走,但那夥人被燕的美貌和性感身段打動了,淫笑著向我們要利息和精神損失費,原因是我罵了他們的媽媽!!我剛要大罵他們沒義氣時。忽然他們指著燕的屁股狂笑起來,笑的那麼無恥那麼放肆。燕也被他們笑楞了,回頭一看臉頓時通紅,下意識的把身子扭了過來,我一看原來在她黑色制服短裙後面上赫然一個手印!!那是粘滿精液的手猛然拍在屁股上留下的痕跡,白色的精液乾結在黑色的短裙上是那麼的扎眼。難怪燕過了那麼久才趕來,原來……那一刻我徹底崩潰了,似乎全世界都在笑我,笑我的女朋友是個人盡可夫的婊子。我狂叫著衝了出去,耳邊是尖厲是剎車聲、無恥的狂笑聲、和無助女人的哭泣聲。再後來就是無盡的白色蔓延開來… …當我重新回到社會上來時,已經是半年以後了。過去似乎都是一場夢,誰知道是否真的發生過呢?

一天,當我漫無目的在遊走在這陌生的城市,經過一家日本餐廳門口的時候,似曾相識的感覺湧上心頭。這是我和燕第一約會的地方。如今卻物是人非。我走了進去,坐在當年的位置上,點了當年的飯菜,呆呆的坐在那裡發愣。但我隱隱的感覺今天會發生什麼。

忽然,我對面的位置上有個人坐了下來,我滿懷期待的抬起頭,卻發現對面坐的是個胖男人。見到他,我的胃頓時開始痙攣,是那個騎在燕身上大發淫威的胖男人!!顯然,他認出了我,一屁股坐在我對面,他肯定是酒喝多了,嘴裡噴著臭氣,一副老朋友的嘴臉,喋喋不休是向我講起他和燕的事情來,我木然的坐在那裡聽著。他是這家日企的人事擔當。他驕傲的說,燕是他發現並聘用到公司的,燕是個非常有潛質的女孩(主要在性方面),他布下陷阱,漸漸奪走燕的貞操,並一步步誘惑訓練她,成為公司「知名」的員工… …「現在她在哪裡?」這是我唯一和他說的一句話。 「半年前,辭職到京都唸書去了。哼,這些都是借口,她是我見過最好的中國性奴。呵呵,到東京肯定會重操就業的!哈哈!!你要是看到她第一次的羞澀和現在的放蕩肯定不會相信會是一個人的,而我就是她的創造者… …」我抬起頭望著他那張因為張狂而變的更加醜陋臉。我深深的歎了口氣,唉!!曾經,坐在我對面的是那樣一個美麗清純的姑娘,吹氣如蘭,嬌小嫵媚。而如今卻變成一頭骯髒的豬坐在那裡,噴著酒氣向我炫耀,如何靠點小錢來玩弄中國姑娘。於是,我決定讓他閉嘴,但又不想和他說話,於是就用手邊的大號煙灰缸拍向他的臭嘴,一下、兩下、三下… … 然後是食盒、酒瓶… …直到他閉上他的臭嘴,血淋淋的倒在我腳下。旁邊的侍者一直驚訝的看著我們。但當他們確定我是個地道的中國人,而躺在地上的是個地道的日本人時,一擁而上把我圍在中間,拉扯著我的衣服,彷彿我是個破壞中日友誼的壞分子。

後來,我們英明神武的人民警察,為了中日的友好關係,叫囂著要起訴我故意傷害,要嚴懲兇手。而我那從遠方趕來的家人,用一張安定醫院的證明和一堆骯髒的鈔票,把我從漩渦中拉了出來,但我還得去住院。

這就是我的真實經歷。現在,我生活的很好,依然愛看日本的A片,聽SONY的音響,玩psp的遊戲,只是見到日本的胖男人,依然要用大號煙灰缸招待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