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友面前勾引陌生男人

成人文學
2013/ 10/ 10
我叫李玲,自認為長的還算不錯,雖然不高,但是身材還算誘人,有個男朋友,交了有幾年,但是後來我開始有些反感,因為他實在不像個男人,從來都不能滿足我,我的性慾又特別強,一晚上至少要讓我高潮7,8次我才會滿意,但是他實在差的可以,讓我很是鬱悶,而且他一天到晚游手好閒,也沒有工作,還要靠我養他。所以慢慢的我越來越看不起他,把他當成廢物一樣看,侮辱他。我發現這樣做我還能得到一絲快感。他還真是配合,就這麼承受著我的侮辱。好像還樂在其中一樣,真是讓我看不起到了幾點。可是時間長了,我又失去了那僅有的快樂。

就在這天,天氣很熱,我不知道怎麼回事,性慾那天特別的強,特別想被幹。就要求他來滿足我,結果還不到2分鐘他就洩了。氣的我一腳把他踢下床。「你這個不是男人的東西,你也能算個男人?氣死我了你,一會老娘就出去找人操我,找可以滿足我的人去!」「玲玲。你別生氣,我給你舔屁眼。」他爬起來跪在地上。

「滾,離我遠點。賤了吧唧的。」我沒好氣的說道他聽到我這麼說,拚命的給我磕頭,因為以前我還會同意讓他做我的狗,給我舔屁眼,舔我的騷逼,可是今天實在生氣,所以就連屁眼都不想給他舔,「玲玲,別這樣,求求你,讓我舔舔吧,我賤,我是你的賤狗,女王,你就讓我舔舔吧。」「哈哈,女王?我告訴你,我很騷的,我沒有男人活不了的,你竟然願意當我這個騷貨的賤狗?」真是氣死我了,我怎麼會找了這樣一個男朋友。

「是,是,我是您的賤狗。」他說著就朝我爬過來,想要舔我骯髒的下體。

「好,也罷,那你就舔吧,舔乾淨一點,正好你把我的騷逼和屁眼都舔的乾乾淨淨,然後老娘出去找人操我。」他好像根本沒聽到一樣,得到了我的同意,他開始拚命的舔著我的屁眼,他倒是聽話,真的是很用心的在舔,把舌頭使勁往我的屁眼裡伸,舔完我的屁眼,他又按我說的,開始舔我的騷穴,說實話,舔的我癢癢的,淫水不停的流,本來就沒有得到滿足的我,更加的想要了,可是我沒有在給他機會,因為我知道就算在給他機會,結果也是一樣的,我往後挪了挪,用腳踹到他的臉上,「滾吧你。

」我把他一腳踹倒,然後自己爬起來,從衣櫃裡選了一件低胸的上衣,和一件粉色的超短裙,我並沒有穿內褲,沒有帶文胸,而是直接穿上低胸背心和超短裙。

然後轉身就往門外走。

「女王。您要去哪?」他看到我轉身就要離開,顯得有些著急「我不是說了嗎?老娘要去找男人操我。找個能滿足我的人去!」說完我沒有等他說話,直接摔門就出去了。

我走在馬路上,感覺所有的男人都在用狼一樣的眼神看著我,我心理興奮到了幾點,可是畢竟這是在大馬路上,又不是在拍電影,我當然不能撲上去直接拔人家褲子,我只好正視前方快步的走著。不知不覺的走到了一家星巴克前,天氣這麼熱,進去喝杯咖啡想想去哪裡吧還是。

進門隨便找了個位子坐下點了杯咖啡,我發現在我的斜對面坐著一個很帥的男人,他從我進門開始就一直在盯著我看,而就在我發現他再看我,也看向他的時候,他也不把眼神移走,還是直直的盯著我看。

「小姐,您的咖啡。」「哦,謝謝。」我藉著服務員端上咖啡,把眼神移開,但是我用餘光撇了他幾眼,發現他還是在一直盯著我看。我的心開始撲通撲通的加速亂跳。我故意裝作很熱的樣子,左右把低胸的背心往下扯。猶豫我根本就沒有胸罩,本來就是低胸的背心被我再往下一扯,輕輕鬆鬆的就把我左邊的奶頭暴露了出來,我得寸進尺,劈開了雙腿,而且還微微轉了下身體,這樣我等於就是正對著他了。沒有穿內褲的我,把我的騷穴清晰的暴露給他,如果他離我再進一點,我想他就可以看到我的騷穴已經濕了。

他看到我的這些舉動,已經明白我是個什麼樣的女人。雖然他不一定知道我想要的到底是什麼。可是如果他還不坐過來,那真是太讓我失望了,不過還好,他還像個男人,沒有讓我失望。走過來坐到了我的對面。

「從進門就開始盯著人家看,你好不禮貌哦。」我嗲嗲的說道「哈哈。你個小騷貨,明顯實在勾引我啊。」他笑起來更加的帥氣了。很陽光,像個大男孩一樣本來就是來勾引男人幹我的,我也沒必要假裝乖乖你,把我那小手從我的騷穴拿開。移到了他的褲襠上,「好大哦,這麼快就漲的那麼大了?」我一邊摩擦著他的褲襠,一邊挑逗著他「看到你這麼騷的,哪個男人還能做正人君子?」他也不客氣的一把按住我的小手。

「那還等什麼,快點拿出來讓人家見識一下呀。」說著我就拉著拉鏈往下拉「就在這裡?」他有些驚訝,的確,他一定不敢想,我會要求就在這裡「怎麼?怕了?我都不怕,你怕什麼?」我假裝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不能讓你看不起。」顯然他是被我的話刺激到了,掏出了他那個巨大的寶貝真的好大,這才是我想要的,這才是能滿足我的,不知道比我男朋友的大了多少倍。看的我心花怒放,我二話沒說,鑽到了桌子下面,一口把他那大雞巴含到嘴裡,才含進去一半,但是我的小嘴已經被撐爆了,實在放不下了,可是我還是拚命的把他的雞巴盡量往裡面含,我實在對他的寶貝愛不釋口。他也被我的舉動刺激很大,用他的大手,按著我的頭往下壓,和我一起努力著。

「騷貨,你不會真的想讓我就在星巴克裡幹你吧?」其實我也知道,這個場合不太合適,我只是被慾火支配的有些昏了頭,實在控制不住自己。

「在讓人家吃一會嘛!」我撒著嬌說道。

「不行,我受不了了,我現在就要幹你,門口有廁所,我們去那裡做。」說著他把寶貝收起來,站起來拽著我就往外走。把我帶到男廁所,找了最裡面的一個坑位,鎖上門,一推我,脫下褲子就插了進來,從站起來,到他走進廁所把大雞巴插進我的騷穴,用了還不到1分鐘的時間,看來他是真的被我勾引的快要爆炸了,我對自己的成果感到十分滿意。

「你倒是涼快,內褲都不穿,就是專門來勾引男人性愛的吧?」他一邊操我一邊問「對,我就是來勾引男人操我的,我是騷貨,我是個狐狸精。操我,使勁草我,啊……你好棒,你的好大。比我男朋友的大好幾倍,人家以後天天都要你操呢,才不要那個窩囊廢,啊……用力啊。」我被他操的開始語無倫次了「你男朋友?有男朋友還勾引男人性愛?是不是他不行啊?」可能是虛榮心的原因吧,聽到我說他比自己的男友強,他更加賣力的操我了「是……那個窩囊廢一點都不像個男人,只有你……只有你才能滿足……人家……啊……好棒。用力,啊……操……使勁操我呀……」說到這裡,我突然掏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號碼「你幹什麼呢?」他對我的舉動顯然很費解。

「一會……一會你就知道了,一會電話……電話通了,你可要好好……好好表現哦,別……別讓人家失望呢。」我一邊等著電話接通,一邊對他囑咐著「喂?玲玲,你在哪裡?」這個電話當然是給我男友打的,我突然很想這樣侮辱他,「窩囊廢……我……我正在被操,被操呢……」男人明白了這個電話是打給誰的,果然,他使出了120分的力氣操我,「啊。。啊。。不行……不行了,每一下都頂到人家的……子宮,你的……太大了……人家受不了了……要爽上天了……人家要洩了呢……啊……快……用力操……操我啊……啊……」我大聲的淫叫著,不知道這時候會不會有其他上廁所的男人聽到,我想一定會吧,估計我的聲音連廁所外面都能聽到了呢……「玲玲……你……」「玲什麼玲……人家現在舒服死了,他才是我的老公……我的大雞巴老公……他都把人家操上天了……好爽……人家天天要被他操……啊……好老公,你操的人家好舒服,繼續……用力啊……啊……」我繼續侮辱著那個窩囊廢男友。

嘟……嘟……電話被他掛斷了。他竟然敢掛我的電話,回頭在找他算賬,現在老娘可沒時間理他,我也放下手機,反手抓住他的手,「不……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我要……我要洩了……」「啊……我也要射了。」他猛地把大雞巴抽出來,射到了我的屁股上。

我一下跪倒地上,他的傢伙實在太大了,弄得一點力氣都沒有了,緩了一會,回過點精神後我對他說:「幹嘛拔出來,怎麼不射在裡面?」「你還真是騷啊……會懷孕的。」「切,怎麼?不想負責呀,你可跑不了了,人家以後可離不開你的大雞巴了呢,要你天天操。」我嗲嗲的挑逗著他。

「哈哈,小浪逼。你這樣的呵呵多久都不會膩的。放心吧,以後哥哥天天性愛。」男人聽到我的話很開心。「聽剛才電話裡那窩囊廢叫你玲玲,你叫玲玲?

」「嗯,我叫李玲,你呢?」「我叫張華。」「華哥,一定還想要吧?忍一會,去我家幹我怎麼樣?我想當面讓那窩囊廢看著我被你幹。」我不知廉恥的要求著,我男友遇到我這麼個騷貨,也真是算他倒霉。

「好啊,走著。」張華一臉無所謂由於我們都在飢渴的狀態,所以都是迫不及待,攔了一輛出租車,就飛奔向我家。在出租車上,我給張華口交,讓他在出租車上射了一次。到了家,我打開房門,看到那窩囊廢一臉沒精神的樣子坐在床上。

「喂,窩囊廢,幹嘛呢?」我見到他就沒好氣「玲玲,你……你回來了呀,太好了,我可擔心死了。」他看到我,傻乎乎的笑了這時候張華也跟著進了門。「這就是我的大雞巴老公,華哥。」我男朋友看到他,人都傻了。傻了吧唧的站在床邊,丟了魂一樣。「對了,你剛才竟然敢掛我電話?你不想活了嗎?找死呢吧?現在給你個彌補的機會。我的大雞巴老公要在這裡操我,你伺候好我們,我就饒了你。」我男朋友顯然很不樂意,一臉的不情願,在我面前他又不敢反抗什麼,可是,他下面的雞巴卻出賣了他,我注意到,他臉上雖然很不情願,底下卻已經挺的直直的,雖然還是那麼小的可憐,我上前一把攥住他的小東西,「怎麼?不願意嗎?可是我怎麼看你很興奮啊。」我男友站在那不一動不動,好像是在做著強烈的心理鬥爭,我看他沒有反應,說道:「好吧,實在不願意那算了,我們分手好了,以後永遠都別見我!」說著我放下抓住他雞巴的手,轉身假裝就要離開「不……不要……玲玲,我願意,我願意,別離開我。」他聽到我這麼說,嚇得魂都飛了,馬上跪著哭求起來。

「呵呵,算你識相,那還不快點,先脫光了,像狗一樣給華哥磕頭,然後對說『求華哥狠狠操我的騷貨老婆。」我明白我已經完全控制了他,他離不開我,那就必須完全聽我的。

果然,他很聽話的脫光衣服,爬到張華腳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一個頭,然後說道:「請……請華哥狠狠操我的騷貨老婆。」張華露出了邪惡的笑容,但是更加的迷人,有一點壞,卻仍然陽光。「你叫什麼名字?」張華低頭看著我男友,真的好像再看一直賤狗,不屑,鄙視。

「我……」我抬腳揣向我男友的腦袋:「我什麼我,問你叫什麼呢。默默唧唧的,又找死呢?」「我叫李楠,華哥。」男友重新跪好,回答著張華「玲玲,想不到你把你老公調教的這麼好,不錯。值得獎勵,哈哈哈。」我聽到張華的話,以為他已經忍不住,想要開始操我,我趕緊脫光衣服,「華哥,怎麼獎勵人家呀,是不是可以要你的大大寶貝插進我的騷穴了呢?」我脫光靠在張華的懷裡,好像男友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張華三下兩下的脫光衣服,露出了他那龐然大物。卻沒有記著操我,而是走到了床邊坐下,劈開雙腿,完全把他的大陽物呈現出來。「獎勵你給我吹的機會,來吧,李楠,我的太大了,剛才你老婆給我口的時候有些費勁,你就在後面幫我按住他。」我跑過去,跪在張華陽物的面前,用嘴含住,這時李楠也放棄了他作為男人最後的一點自尊,因為他知道,他已經沒有了選擇的餘地。爬到我身後,輕輕按住我的頭,小心的往前推著,我知道李楠對我是下不去那麼狠的手,可是張華的雞巴太大了,我的嘴又比較小,屬於櫻桃小口一點點那種類型,不用力真的進不去。「看來你還真是窩囊,操,沒他媽吃飯嗎?」張華對李楠很不滿意,大聲罵道李楠手一抖,嚇了一跳,我抬起頭,轉身看著李楠,「華哥讓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他的話和我的話一樣,做不好看我收拾你!」我重新對準張華的巨型陽物含了下去,這次李楠真的是喝出去了,狠狠的壓著我的頭往下按,這樣以來,張華的雞巴真的是一下子頂到了我喉嚨的深處,我的眼淚不停的往外流,有一種窒息的快感,嘔……嘔……不停地乾嘔,口水順著嘴角不停的往外流,留到床上,留到張華的腿上。

張華看著眼前受虐的我,和我的窩囊廢老公幫助他折磨自己的老婆,他對這樣的畫片很是樂在其中,「李楠,哈哈,你也是男人,怎麼,看著我這麼折磨你老婆,什麼感覺呀?」張華在赤裸裸的侮辱著李楠,我聽到不但不反感,反而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快感。

「我……」李楠還沒有說完,我就把話搶過去說道「還用問嗎華哥,看看他下面就知道了,一定很興奮。」我啪啪李楠的雞巴,像是在嘲笑他一樣,「華哥,看他多喜歡,快來操人家吧,人家癢死了,想要華哥的大雞巴操了」我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要求華哥操我。

張華沒有說話,只是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把我拽到床上。他並沒有讓我躺下,而是讓我跪在床上,從後面插進我的騷逼,「過來,躺在下面,張開嘴接住你老婆流下的淫水。」張華命令著李楠。李楠像狗一樣乖乖爬上床,躺在我下面,用嘴對準張華陽物和我騷逼交合的地方張華開始猛烈抽插,他巨大的陽物至少有20厘米,直徑要5,6厘米的樣子,這個龐然大物真是讓爽上了天,「華哥……好棒,你的陽物太大了,那麼有力,每一下都操到人家……人家的最深處,用力操玲玲吧……把玲玲操上天。啊……啊……」我已經完全沉浸在被張華操的快感中,淫叫著「說,你是什麼?」看來張華很喜歡聽這些淫亂的話語,羞辱我和李楠已經是他取樂的一項不可少的項目。

「我是母狗,是妓女,是華哥的玩物,我是個不要臉的婊子。」我也顧不得那麼多,其實我也喜歡說給張華聽,既然他喜歡聽,那我說的這些就更可以刺激到他,讓他更加瘋狂的插我飢餓的騷穴了「妓女?你也配說自己是妓女?簡直是在侮辱妓女!」「是……是……我不配……妓女還要收費……我……我是免費的騷逼……妓女在我面前,就是一個高貴的公主……我只是個騷逼,是個最下賤的母狗……操我,使勁操我這只不要臉的母狗。啊……」我像瘋了一樣,什麼都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麼。

張華侮辱我覺得不過癮,開始侮辱我那可憐的男友,「窩囊廢,告訴我,我們在做什麼?」李楠在下面聽到張華的問話,回答道:「華哥在操我老婆的騷逼。」「哈哈哈,那你在做什麼?」「我在下面接我老婆被華哥操出來的淫水。」「喜歡喝嗎?好喝嗎?」「喜歡,很好喝。」看來李楠也慢慢適應了他的角色,而且開始享受起來這種感覺。

「啊……啊……華哥……人家不……不行了,人家要高潮了……啊……」我被張華的大雞巴操的快死掉了。

「我也要射了,玲玲。」張華被這淫慾刺激的很是興奮,加上我的騷逼這麼配合,也是忍不住了「這次不許……不許在拔出去了……華哥……就……就射在裡面,人家要懷你的孩子,華哥。給我……玲玲要精液……」老公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別的男人操就已經是極大的侮辱,而現在,這個女人還要求那個陌生的男人,當著她老公的面內射自己,這無疑是一種無法表達的侮辱。

啊……隨著張華的一聲吼叫,我感覺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進我的子宮深處。

張華慢慢抽出雞巴,「窩囊廢,不許浪費了,從你老婆騷逼裡流出來的精液,全部給我喝掉!」張華火上澆油,又是一個巨大的侮辱。張華的精液慢慢從我的騷逼流出來。我低頭看到李楠睜大眼睛,是一種被這極大的侮辱刺傷後痛苦的表情。

「看什麼看,趕緊給我吃了!」我往後一仰,用手撐住床,把淫穴露到前面,對準李楠的嘴,湊了過去,李楠不敢閃躲,而精液也已經流了出來,他只能張開嘴,接住所有的精液。

「幫我舔乾淨,玲玲。」張華命令著我轉過身,用嘴清理著張華的雞巴,上面有他的精液,有我的淫水,混合在一起,現在我要把這些全都舔乾淨,讓張華的雞巴上只留下我的唾液。

張華果然不一樣,才不到3分鐘,他的雞巴就又恢復了精神,一根神采奕奕的陽物又出現在我面前,「玲玲,我又想要了。」「窩囊廢,剛才出門前讓你舔乾淨我的屁眼,我不會讓你白辛苦的,哈哈。

」我看了看李楠。他的嘴角還殘留著張華的精液。

「華哥,這次,就讓玲玲用屁眼伺候你吧。」我看著張華對他說道「屁眼?你的屁眼能受的了我這麼大的雞巴嗎?」不知道張華是對我沒有信心,還是對他自己的陽物太有自信。

「人家可喜歡肛交了,平時自己經常弄,那個窩囊廢也經常操我的屁眼呢。

華哥你別擔心我,只管操。」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那麼大的陽物我還真是怕受不了呢。

「求我!」張華聽到我喜歡,知道不只單單是羞辱李楠,也不單單是為了讓他開心,更多的是我自己本身就想要。

「求求華哥,求華哥操玲玲的屁眼。」我不知廉恥的跪在床上,嗲聲嗲氣的求著「你一個人求可不行,讓你老公也替你求,我才答應。」張華顯然看出我的心思,知道我想得到他的雞巴來安慰自己的屁眼,所以他一點不著急。

「窩囊廢,快替我求華哥,今天華哥不操我的屁眼,看我不打死你。」我瞪著李楠,命令著他。

「求華哥大發慈悲,狠狠的操我老婆的屁眼。」李楠不敢抬頭,替我求著張華。

「哦?那我就發發慈悲吧。」張華一下子侮辱了我和李楠兩個人,一臉開心「去把潤滑劑拿過來。」我命令李楠道。

張華雖然不停的羞辱我,還有我男友,但其實他的本性不壞,是個很好的人,估計我的小屁眼很難承受他那巨大的雞巴,所以摸了很多很多的潤滑劑在我的屁眼。我感覺到大量的潤滑劑塗抹到我屁眼的周圍和內壁。準備工作做好,張華開始準備進攻我的屁眼。

「我要來了,玲玲。」「來吧,華哥,盡情的性愛的玲玲吧,操死玲玲,不用考慮我的感受,華哥只管狠狠的草我這個下賤的騷貨吧。」我真是騷的可以,這麼刺激張華,明顯讓他的雞巴又大了一圈。巨大的陽物插進我的屁眼,感覺屁眼都要裂開了,平時讓那個窩囊廢操,怎麼可以和張華的雞巴相提並論,那簡直就是星星和太陽比嘛……雖然張華給我塗了3倍多的潤滑劑,可我感覺還是無濟於事。

「啊……疼……疼……疼死我了……華哥……你的……太大了啊……要……要裂開了,人家要死了……不行……不行了……玲玲……要死了。」我的眼淚嘩的一下子流了出來。

「怎麼?受不了了?你不是經常被你老公操屁眼嗎?」張華很紳士,並沒有上來就一插到底,只是很慢很慢的往裡伸,讓我的屁眼先適應他那巨大陽物。我想如果他真的一查到底,我的肛門一定直接就壞掉了,我也疼得會暈死過去。「現在後悔可來不及了,這是你自己選擇的!」張華雖然體貼,紳士。卻根本沒有要停的意思。

「人家……才……才不後悔。華哥,你就狠狠的……狠狠教訓我這個騷貨吧。我這樣的騷貨……就是要華哥這樣的大雞巴……來滿足。」我後悔?我才不後悔,這才是我想要的,我那個窩囊廢男友怎麼能跟張華的雞巴比,就算被張華操死我也心甘情願!

「那我可要加速了,玲玲!」張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但仍然不是很快。

經過短暫的適應,我的屁眼已經差不多可以接受這樣龐大的雞巴,「來吧華哥。用你的寶貝狠狠教訓我這個人盡可夫的婊子。」「玲玲,你的屁眼太緊了,夾的我好舒服。」張華顯然也對操我的屁眼感到很滿足「華哥……」被張華的雞巴操屁眼對我的挑戰可實在是不小。我已經沒有多餘的精力在去用淫語挑逗他。

啪……啪……聽不到我的淫叫,張華開始尋求另一種方式刺激我,和他自己,啪……啪……張華開始不停的抽打我的屁股。幾巴掌下去,我的屁股明顯紅腫腫的,張華並不滿足,雙手移到我的乳房上,捏住我的兩個奶頭。

「疼……啊……」張華幹的我興奮,力氣也控制不住了,捏的我兩個奶頭一陣鑽心的疼痛。

「疼的還在後邊!」張華並沒有憐香惜玉,而是更過分開始往下拉扯我的奶頭。

「再拉就要掉了,華哥……不……不要……好疼。」「你個騷母狗,不喜歡嗎?」張華聽到我說不要,反而更加用力,他是興奮到了幾點,也不再對我那麼紳士了。

「是……玲玲喜歡……啊……只要華哥高興……做什麼玲玲都……都願意……」其實張華說的很對,我確實很享受這樣的虐待,如果他真的停下來,我反到會生他的氣。

張華玩膩了,鬆開我的兩個乳頭,一把抓住我的頭髮,往後一扯,我的頭隨著他的力度往後一仰,「啊,華哥……」「他媽的,你個賤貨。真他媽騷。操死你個浪貨!」我的淫蕩已經把張華的野性全部勾引出來,他不在是那個溫柔陽光的男人,而現在的張華像一頭野獸。

一頭不管不顧的餓狼,狠狠的操著我的屁眼,啪啪,我可以明顯聽到他撞擊我臀部的聲音,一聲一聲清晰可見。

「我不行了……我又要射了……」我的屁眼雖然已經開發過,已不是處女屁眼,但是對於張華的雞巴來說,仍然是緊的可以。我淫蕩的表現又刺激著他。他雖然是第二次操我,時間也沒有太長,就堅持不住。20分鐘的攻擊後,一股股的精液直射到我的屁眼深處,這次他並沒有徵求我的同意,而是直接射在裡面。

「趕緊給我過來,你的補品趕緊給老娘喝了。」我命令著跪在一旁的李楠。

「給我好好吃了!」這次我並沒有等張華開口。因為這樣的刺激,我也很喜歡。

所以我主動要求他過來喝掉張華射在我屁眼裡的精液。

其實張華這次並沒有想讓李楠吃掉射在我屁眼裡的精液,因為他知道我的屁眼塗了大量的潤滑劑。可是我沒有考慮那麼多,只是想繼續侮辱自己的男朋友。

李楠喝掉從我屁眼裡流出的精液。夾雜著潤滑劑吃了下去,猶豫潤滑劑的緣故,李楠開始不停的咳嗽,一定是潤滑劑刺激了他的喉嚨,可是看著這窩囊廢我就來氣,我沒有一絲的心疼,對他說道:「咳什麼咳嗽,給我滾一邊跪著去。窩囊廢!」說完我轉過頭看著張華,他一臉滿足的樣子,靠在床被上正在休息,我湊過去躺在他的懷裡和張華纏綿起來,「華哥,玲玲的騷逼你還還滿意嗎?」「你個騷貨,真他媽夠勁。怎麼可能不滿意?」說著張華摟住了我。

「嘿嘿,那你以後可要天天操人家哦華哥,人家離不開你的大雞巴了呢。人家要你天天操。」我嗲嗲的對張華撒著嬌。

「我才不要。你可太騷了。我可受不住!」張華沒有看我,把眼鏡往上挑。

明顯實在調戲我!

「啊……怎麼這樣啊老公。不行不行,人家不幹了啦。人家以後不能沒有你。華哥……」呵呵在張華的懷裡,左手在張華的身體上胡亂的滑動著。

「老公?你老公不是在那裡跪著呢嗎?」張華故意說道。他明明知道我的心思,卻還在調戲我。

「啊……討厭了啦華哥。你才是人家的老公,那個窩囊廢,人家才不要。人家要你,只有你才能滿足人家。」我有些著急,這個臭張華。總是不滿足。

「要我什麼啊?」張華摟著我,看了看我,明知故問道。

「當然是要你操人家一輩子,永永……遠遠……」我低下頭,把頭埋進張華的胸膛。我那可憐的男友李楠,安靜的跪在角落,聽著我和張華的曖昧。

「哈哈哈。」張華只是爽朗的笑了,卻什麼都沒有說。但是,我明白,而他,我知道,也明白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