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拒絕性生活 逼我與小保姆出軌

成人文學
2013/ 10/ 10
有次,同事生病住院,我和這位同事關係特別鐵,於是就拎著一袋水果去了醫院。那天正好是芳芳值班,我和同事寒暄了幾句,在病床邊剛坐下不久,她就端著一個盤子進來了。她走過我身邊,沖躺在病床上的我的同事笑了笑,給他量了一下體溫,然後囑咐了幾句,就飄然而去。

雖然我只來得及看她一眼,但她給我留下的印象卻出奇的好。她的身姿那麼飄逸,步態那麼輕盈,笑容和嗓音,又都是那麼甜美,簡直像從戴望舒的《雨巷》裡走出的紫丁香一樣的姑娘。我暗自思量著,看她的年紀,一定是剛從護士學校畢業的,說不定還沒有來得及談男朋友。如果是那樣的話,真是太好了。因為,我也沒有女朋友,而她正是我夢中的那個女孩。雖然我是農村出身,芳芳是一個城市女孩,但我是個自信的男人,相信只要努力,我是可以把她追到手的。

就在我去醫院實施我精心策劃的愛情方案時,巧的是,同事這個病房的另一位病友剛好出了院,於是偌大的病房裡只剩下了我和同事,這無疑給我接觸芳芳提供了更自由的空間。第一天,芳芳來送藥的時候,我便有事沒事地和她套近乎。她的工作大概也不太忙,索性就站在那兒和我聊了起來。

到了下午芳芳來送藥時,我們就混得很熟了。

就這樣,在醫院裡泡了幾天,我和芳芳慢慢熟了起來。到同事出院那天,我終於鼓起勇氣,趁她最後一次來送藥的機會,偷偷塞給她一封信。在信中,我以優美的筆觸,委婉地向她傾訴了我對她的愛慕之心,希望能和她交個朋友。

幾天後,我收到了芳芳寄來的信。她的字和她的人一樣,小巧、娟秀,透著一股羞澀的純靜。她在信中說,收到我的信她很意外,因為我們畢竟交往還不深,互相之間還不太瞭解,她雖然沒有男朋友,但也不敢草率地允諾我什麼,因為對一個女孩子來說,婚姻是一件大事。不過,在與我交往的幾天中,她對我的第一印象還不錯,所以她覺得只要我是真誠的,她還是可以考慮和我處一處,做個普通朋友……我把這封散發著淡淡香氣的信讀了一遍又一遍,一個字一個字地揣摩著她的心思,最後決定大膽行動。我跑到花店買了一大束花,早早地候在她每天上班的必經之路。等了大約半個小時,果然看見她穿著紅色風衣騎著一輛銀白色的自行車往我這兒駛來了。自行車離我十多米的地方,她看見了我,然後就下車與我打起了招呼。

她是個爽朗的女孩子,很快她就收下了我的花。不久我又請她吃了一頓飯,她也爽快地答應了。從那以後,隔三差五的,我就會約她出來,不是吃飯,就是看電影,再不就是陪她逛商場、公園。

在頻繁的接觸中,我們對彼此的瞭解也慢慢加深了,在我感覺她對我的印象越來越好時,便大膽地向她求婚。她接受了我,半年後,她就成了我的妻子。

芳芳是個純潔的女孩兒,婚後她曾向我坦白,她在認識我之前,只有一次戀愛經歷。那是她在護士學校讀書的時候,那時候,每天下午放學時,都有一幫男孩兒守在那兒等她們出來,然後就厚著臉皮湊上去和她們搭話。後來,這幫男孩兒中最帥的那個,就成了她的男朋友。

不過,他們好了沒一個月,有一次晚上她陪媽媽到公園散步,卻看見這個男孩兒摟著另一個女孩子卿卿我我地從她的面前走過。於是,她就和這個男孩兒分了手。從那以後,她再不敢輕易相信男人,直到碰到了我。

說到這裡,我跟她開玩笑說,那你怎麼輕易就相信我了呢?芳芳說,第一眼見到你,我就覺得你是個值得信賴的男人,所以就在你的迷惑下,上了賊船。我逗她,怎麼叫上了賊船,我是賊嗎?她說,你難道不是賊?我說,我偷了你什麼?她羞澀地說,偷了我的心!

我能感覺到,芳芳是很愛我的,結婚後,她就把心全交給了我。她是個比較傳統的女人,很賢惠,從不讓我幹一點家務,她說這些都不是男人幹的活,由她一個人幹就可以了。每天我下班回到家,就能吃上熱飯。她做的飯很香,我明顯地感覺到,婚後我的飯量比以前大多了,我甚至擔心這樣下去我會發胖。

吃完飯,我坐在沙發上看報紙,她則去洗鍋刷碗。等忙完這些,她就像小貓似的,偎在我的懷裡陪我看電視。

她一切都順著我,家裡的事,無論大小,她都聽我的,乖得讓我恨不得把她吞進肚子裡。在夫妻間的性生活上,她雖然一直扮演著比較被動的角色,但在我的引導下,她很快就能主動配合我。

我們的性生活很頻繁,也很和諧。相親相愛的二人世界,的確是人生的天堂啊!這是沒有結過婚、沒有愛的男人,很難體驗到的。

我對她非常迷戀,婚後好長一段時間,我還能感受到那種讓人心醉神迷的戀愛感覺。那段時間,我的腦子裡只有她,她的溫柔,她的體貼,她那充滿誘惑的身體。

即使在工作,我也會動不動就想她,只要一想起她,無論多累,我都會覺得很放鬆,幹起事來又快又好。我在單位裡是做秘書工作的,那段時間,領導總誇我的文章寫得比以前更有文采。能得到領導的誇獎,我很得意,覺得這份功勞應該記在妻子的頭上。

下班的時候,我會一刻也不耽擱地往家趕。如果是騎自行車,我會把車子蹬得飛快,而如果是坐公車,我會暗暗祈禱千萬不要堵車。我必須盡快見到妻子,我要好好看看她,我要抱著她,吻她,如果她願意,我還想在她做晚飯前和她做一次愛。

新婚歲月是我生命當中煥發容光的日子,精力特別旺盛,性慾特別強烈,生活因性的存在而變得如此多姿多彩和充滿活力,我幸福得像在做夢。

然而,因為長時間的放縱,我的體質開始慢慢下降,面頰也開始消瘦,眼眶深陷,一副縱慾過度的樣子。同事們見狀,就半開玩笑半當真地說:喂,老兄,地下水抽得太多,地面會下沉,大樓會倒塌的,不回灌怎麼行?同事的玩笑像警鐘一樣敲在我的頭頂,讓我顯得面紅耳赤,我也不是不懂這個道理,只是到了實際情況下往往控制不住自己的意志和行為罷了,性愛的美妙讓我欲罷不能。

可不管怎麼說,我的功夫沒有白費,老婆終於懷孕了,我欣喜若狂,如果沒有我的辛勤播種,哪有我們倆今天的收穫呢?

懷孕的頭3個月和後3個月,妻子是堅決不讓我碰她的。

為了孩子,我只得咬著牙挺著。每當看到我憋得難受的樣子,妻子總是安慰我說,等生了孩子後,她會好好補償我的。

妻子以前是不寫日記的,但自從懷孕後,她就每天堅持寫孕期日記了。她把肚子裡的那個小傢伙的一舉一動,事無鉅細,都密密麻麻地記在了一個日記本上。什麼時候孩子踢了她一腳,什麼時候這個調皮的小傢伙又在她的肚子裡翻跟頭了,她都一一記錄在案。

有一次,我看了她的日記後,跟她開玩笑說,老婆,你記這些該不是以後要和孩子算賬吧,他(她)現在一共踢你多少腳了?等他出生後,咱們是不是也要踢他這麼多腳,或是在他的肚皮上翻跟頭?

本來是一句玩笑話,誰知卻把妻子惹生氣了。她冷著臉說,你看你,像個做爸爸的樣子嗎,跟孩子說這種話,真是沒大沒小,將來還怎麼給孩子做表率!

自從懷孕後,妻子的脾氣就一下子變得大了起來。以前她不論碰到什麼事,都不會生氣,現在可好,隨便一句玩笑話,她都會莫名其妙地衝我發火。剛開始我還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後來特意看了一下這方面的資料,才知道幾乎所有女人在懷孕期間都會有發無名火的表現,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

我開始學著體貼妻子了,處處小心,盡量不讓自己說錯話,否則她生起氣來那可是要影響胎兒的發育的啊!現在只能生一個小孩,大家都特別講究優生優育,我這個做爸爸的,也應該把這些事情處理好呀!

在決定懷孕前,妻子就常和我說,她特別想要個女孩兒。我對男孩兒女孩兒都無所謂,既然妻子這麼想要個女兒,我也就盼著咱們的孩子是個女兒。9個月後,妻子如願以償,果然生了個女兒。

小傢伙真是太可愛了,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很快就佔據了妻子的全部心思。在與女兒的呀呀對話中,妻子覺得自己彷彿又回到了童年。她把女人天性中的母愛發揮到了極致,只要一開口,就是女兒的事,從此她無暇也沒有心情再顧及我。對我提出的性要求,置若罔聞。

她的理由似乎很充分:我們的旁邊就睡著女兒,萬一我們做愛做昏了頭,忽略了旁邊的女兒,壓著她怎麼辦?再說,女兒現在還這麼小,時時刻刻都離不開母親的照顧,整天光顧著做愛,冷落了女兒,我們還算是稱職的父母嗎?

為了讓我對她的話高度重視,她還給我講了這樣一個慘劇,她說她的一位同事的朋友,兒子3個月的時候,小孩子讓被子摀住了鼻子,等父母發現後這個小孩子竟被活活地憋死了。「他們肯定是做愛時忘記了旁邊的孩子,最後才讓孩子活活地憋死的。說不定,還是他們翻身壓死的呢!好不容易生了個兒子,就這樣死了,你說他們該有多後悔啊!」妻子這樣猜測說。

我不怪妻子,儘管她用這樣那樣的理由拒絕與我過性生活。我知道,有些女人生了孩子後,會發生「性冷淡」等性障礙,典型的症狀是把全部愛心傾注在孩子身上,對性生活感到是一種負擔,甚至厭惡。

其實,事情遠遠不是妻子擔心「怕壓著孩子」那麼簡單,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由於幾千年封建思想的影響,國人大多談性色變,尤其女人的性慾望更是受到壓制,她們覺得主動提出性的需求會被視為「不正經」,是「淫婦」。與此相適應,她們對婚姻中的性也僅僅看成一種為了傳宗接代、生兒育女而不得不為之的事情。這種性觀念的偏差,使她們遠離性愉悅、性享受,造成事實上的性與愛的分離。

妻子從來不願承認這一點,她的借口總是緊緊地圍繞著孩子,比如她怕我的鼾聲影響孩子的睡眠,後來甚至讓我搬到隔壁房間去睡。為了孩子的健康成長,我雖然不願意和妻子分床,但也不得不這麼做。分了床後,我們之間的性生活就更少了。

妻子已經把自己修煉成了一個無性無慾的偉大母親,除了女兒,她對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趣來。自從分居後,她就從來沒有主動向我表示過自己的慾望,即使在我的乞求下偶爾同意和我同房,她也像例行公事似的,心不在焉地敷衍我,弄得我一點心情都沒有。

有幾次,趁孩子睡覺,我好不容易把她引誘到我的臥室。剛進入她的身體,她就一把推開了我,像家裡失了火似的,驚慌失措地嚷著,不行,不行,要是暖暖(女兒的小名)醒了可怎麼辦?我得去看看!說完,她不顧我的感受,穿上衣服就跑出了我的臥室。

這樣折騰了幾次,我不敢再對性生活有興趣了。有了性慾後,只得壓抑著自己,實在憋不住的話,就通過手淫解決。我今年剛剛30歲,妻子才26歲,按說我們都處在生理需求比較正常的階段,但我們之間已經幾乎沒有性生活了,這事想起來就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也覺得害怕。

現代婚姻應是性愛與情愛的和諧統一,和諧的性生活不僅有助於夫妻情愛的加深,而且有助於夫妻的身心健康。雖然我感覺性生活頻率的減少,已經影響到了我們夫妻間的感情,但結婚幾年了,我們彼此已經離不開對方,雖然愛情的成分可能減弱,但我們之間多了一份難以割捨的親情。

生完孩子後,除了對性生活不感興趣外,妻子的另一個變化,便是理直氣壯地把自己變成了一個不修邊幅的懶散女人。

在我們剛結婚那陣子,妻子最大的愛好就是做家務和打扮自己,她的衣服雖然不是名牌,但她是個很有品味的女人,她懂得按自己的身材特點選擇服飾,更懂得色澤的搭配,什麼顏色啦款式啦,說起來一套一套的,我根本聽不懂。總之,她選的那些衣服,像是特意為她量身訂製似的,怎麼看怎麼順眼。

可生了孩子後,她的這些好傳統通通被拋到了九霄雲外,現在她只喜歡與寬大的睡衣為伍,連出門都不屑換掉。理由是,孩子的事就讓她忙不過來了,哪有時間操心這些瑣事?再說現在都有孩子了,變成了黃臉婆,誰還會在意她這些?看到她臉也沒洗頭也不梳,就穿著睡衣抱著女兒大大咧咧地在樓下和鄰居拉家常,我都替她感到臉紅。

我喜歡穿著講究、打扮得體的女人,而妻子卻越來越讓我失望。我忍不住提醒她,以後能不能不要穿著睡衣到外面跑?我的提醒讓她很生氣,竟然指責我是個小男人,管得太多。見她生氣,我想逗她,便跟她開玩笑說,男人都喜歡漂亮、愛打扮的女人,你這樣難道不擔心我被別的女人勾走了嗎?

誰知,妻子卻自負地「哼」了一聲,繼續我行我素。她始終認為,她早已用她的美貌把我「套牢」,所以敢安心地過著懶散的黃臉婆的生活。如果我背叛了她,那只能說明我是個花心男人,這種男人,還值得珍惜嗎?我雖然不是那種朝三暮四的男人,但在街上看見漂亮的女人時,心裡總會若有所失,有時甚至還會想入非非。

像妻子這樣的女人,在我們的生活中不在少數,尤其在她們生完小孩兒以後。這時的女人往往會產生這樣的心理:一是「保險箱」心理,以為「革命」已經成功,可以馬放南山了,所以衣著隨便,不再注意修飾。二是產生了懈怠心理,就是不再「嚴格要求自己」,一切馬馬虎虎,得過且過。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可妻子卻不再對什麼美呀醜的感興趣了,她的眼裡只有女兒。不僅如此,妻子對家務也開始馬馬虎虎起來。以前總是收拾得一塵不染的家,現在變得像個狗窩,摸到哪兒都是灰,走到哪兒都是滿眼的髒衣服。

每天,如果她8點30分上班,那一定是8點10分才能起床,然後從衣櫃裡隨手抓起一件衣服穿上,衝向洗手間胡亂整理一下,套上昨天穿過的髒鞋,便匆匆出門。下班後,她也不再思量做什麼菜,永遠都是只做西紅柿炒雞蛋,或是紅蘿蔔炒肉,要麼就是給我來盤拍黃瓜或是煮花生米。

我多次提醒她,我們這是在過日子,飲食要講究營養均衡、合理搭配,哪能這麼湊合?她聽了後,不是生悶氣,就是索性不答理我。如果我不小心得罪了她,她就會二話不說,抱上女兒就回娘家,非得讓我拿出三顧茅廬的精神,否則她就堅決不回家。

唉,女人結婚後怎麼都一個樣?真是惹不起!

「劉仁和妻子瑪卓很久沒有做愛了。雖然在婚前,劉仁是那樣癡情地追求美女詩人瑪卓,但婚後不久,他竟不怎麼碰她了。有一次,劉仁在大街上看到一個性感的女人後,便跑回家裡二話不說將瑪卓壓在沙發上做了那久違的男女之事。」

這一幕,發生在作家北村的小說《瑪卓的愛情》裡。其實,在沒有讀到這篇小說之前,我和妻子之間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後來偶然一個機會,我讀到了這篇小說,才知道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其實早就在別人身上發生過了。

一個週末,吃過午飯後我閒得無聊,就揣著一包煙出了門(妻子不讓我在家吸煙,她說這樣會影響女兒的健康,我吸煙一般都要到樓下)。下樓後,我邊吸著煙邊打量著哪兒有下棋的。

走到馬路邊的一棵大樹下,便看見兩個老頭坐在小凳上在那兒下棋,我站在旁邊看了一會兒,給其中一位棋下得很臭的老頭支了幾招。眼看著在我的指揮下他就要反敗為勝了,就在這關鍵時刻,我突然聽到身邊有人問路。是一個聲音甜甜的女聲。我不禁抬起頭,眼前站著一位亭亭玉立的時尚女孩兒。

這女孩兒年紀大概在20歲左右,個頭很高,因為穿著超短裙,所以我能看到她的腿很白,白得像玉脂一般。女孩留著一頭披肩發,臉蛋兒有點像電影明星章子怡,不過她的眼睛很大,有點像趙薇的眼睛,更誘人的是,她的胸部很豐滿,把衣服撐得像是短了一截。

我怔了怔,緩過神來便熱情地告訴了她要去的方向,女孩笑著向我道了謝,然後扭著腰肢,帶著一股清香離開了。望著女孩款款離去的身影,我的心裡一熱,一股不可遏制的衝動,順著小腹湧上了全身。我丟下這兩個殺紅了眼的老頭,趕緊向家裡跑去。

回到家,妻子正在洗澡,聽著浴室裡傳出的嘩嘩水聲,我的慾望更加強烈,我厚著臉皮擠進浴室……很快,我們兩個人就渾身赤裸地扭絞在了一起,聽著她輕微的呻吟聲,我激動得渾身的血管都要爆裂了。從浴室的大鏡子裡,我看見她的眼睛微微閉著,臉上滿是少女般的紅暈,此時的她真是美極了。

這是自有了女兒後,我和妻子的第一次性高潮。不過,讓我悲哀的是,從那以後,這種讓我激情萬丈的感覺,便再也找不到了。雖然我們現在每隔一兩個月偶爾還會過上一次性生活,但每次我看著妻子的裸體,看著那熟悉得乏味的肌膚,我再也找不到那天在浴室裡那種衝動的感覺了。慢慢地,我開始不喜歡甚至有點厭惡夫妻之間的那點事了。我懷疑,我的性功能已經出現了問題。

面對婚姻中的無性現狀,妻子一直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她曾正兒八經地告訴我,現在即使讓她一輩子不做愛,她也不會去想那事。她振振有詞地說,自從有了孩子後,她都快把那事給忘了,整天又要上班,還要做家務,生活本來就夠瑣碎的了,誰還有心思想那些事呀?

我真佩服妻子的境界,她大概已經把自己修煉成佛了吧!不過,作為男人,我的確要比女人「沒出息」一些。六根不淨的我,時時還會被性的衝動困擾著,在衝動中,我恢復了婚前的自慰習慣。

一向被人們諱莫如深的「性」,原來在人們的心目中竟處在「舉重若輕」的地位。一方面,婚內無性;另一方面,婚外戀、包二奶、網戀又比比皆是。我雖然還沒有墮落到婚外戀(在我看來,這也是件挺麻煩的事)、包二奶(我是靠工資吃飯的人,想包也包不起呀)、網戀(網上的事不能當真)的地步,但現在的我整天沉醉在酒精的麻醉中,不也是一種墮落嗎?

我們的孩子剛出生不久,就送到她娘家,由岳母幫忙照料。可是一年後,岳母生病,沒法照看小孩。岳父疼愛女兒,就為我們雇了一位保姆。這是一個大約十八歲的小姑娘,個子不高,但人長得倒是有幾分水靈,最重要的是手腳勤快,比較懂事。老婆很滿意,就決定把她長期留下來料理家務。這個小保姆會燒一手好菜,很懂得調理我和老婆的口味,我看著也覺得挺好的。

由於我和妻子的關係不太好,所以妻子經常下了班後約同事去逛商場什麼的,不到八九點鐘一般都很少回來。而且她還有一個習慣,那就是在臨回家前,一般都先用手機給保姆打個電話,告訴她自己大約幾點到家,讓她做好飯等她回去吃。我也知道,吃飯還是其次,主要還是因為她的大小姐脾氣在作祟,想使喚使喚別人,順便抖抖威風罷了。

這樣一來,每次下班我就先到家,出於無聊,沒事的時候,我和小保姆經常拉拉家常什麼的。可是莫名的一來二去,我和小保姆之間竟然產生了幾分戀情。

我們最初是在廚房一塊擇菜的時候由聊家常慢慢進入角色的,我們倆在心靈上都有一種孤獨的感覺。她隻身一個人到合肥打工已經有好幾年了,掙錢不多,生活雖苦但又不願回家,所以她的心靈也非常苦悶,既看不到前途也沒有什麼希望。

她已經習慣了城市生活,看慣了城市男女在一起談情說愛的情景,所以也很難再接受農村那種千年不變的婚姻模式和生活習慣了,可她又不可能被城市男人所愛,內心就非常淒苦和悲涼。她一旦和我有了共同感受,自然就會把積鬱了多年的苦悶向我宣洩出來,包括她自己內心裡對感情上的渴望等等。

我們之間的兩性關係就是在這樣一種背景下自然發生的,面對純真的小保姆,我毫無保留地向她講述了自己婚姻中的無奈與煩惱。她從來不知道我有這麼多埋藏在內心的苦楚,顯然挺吃驚。說實話,我到合肥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這麼暢所欲言地對著一個女人,傾訴著被壓抑了太久的苦悶和對婚姻的感受,而這種情況在過去是不可想像的,因為我會首先在潛意識中把自己高高凌駕在小保姆之上。

因為無論在讀書時還是在剛結婚不久,我都覺得在潛意識裡不可能讓自己去接近一個沒有文化、隨風飄蕩的枯葉似的生命,更談不上要和她去討論有關生命意義和其他富有哲理性的問題了。因為我在過去的十年中,總是在潛意識中想逃避我的身世,希望能跳出過往生活的陰影和羈絆,我甚至認為農民的兒子對我是一種難以啟齒的恥辱,我總是想把自己理所當然地視為一個真正的都市人。

可直到今天我才發現,一個人不可能改變你的出身和骨子裡所賦予你的許多被融入血液中的東西,比如我和小保姆實際上就有一種天性的相互吸引的氣質,至少我們倆能夠彼此欣賞和相互慰藉,能夠在一起無所不談並經常發出愉快的笑聲,這在老婆那裡是從未出現過的。

不管怎麼說,當我和小保姆在一起的時候,能夠感受到進都市後從未享受過的歡愉和幸福。我們在一起甚至都搶著說話,而且似乎有說不夠的話。我們彼此關心--比如小保姆經常單獨為我做幾道她最拿手的好菜,而我也經常給她帶回一點小禮物來哄她開心。

她弟弟念高中,家裡沒錢,我將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2000元錢給她,作為她弟弟的學雜費。當然,我給她錢,並不是說要包養她或者怎麼的,那不是,她也從來都沒有這樣想過,我只是出於對她的愛護、幫助甚至是同情,何況,2000塊錢也不是一個很大數字。

妻子不在家就是我們最開心的時光了,但是,當我妻子在家的時候,我們又不得不彼此裝作誰也不理誰的樣子。老婆可能也沒想到我們之間會有什麼,因為一個大學生和一個普通小保姆之間的距離好像是非常遙遠的。但她忘了,至少是她忽視了我們之間都是農民出身這一最重要的聯繫紐帶,這也是她最初未對我產生懷疑並保持戒備的最主要原因,男女之間的事情說不清楚的。

最後,我們的隱情還是被她發現了,起因是我每次和小保姆在做這種事時,總要使用避孕套,因為小保姆還沒有結婚,要是到時候出了什麼事情,那可就糟了。我和老婆平時很少過性生活,避孕套都是她從醫院裡要的,我和小保姆每次要用的時候,就從老婆拿回的避孕套盒子裡面拿出來應急用,事後又沒有及時補充掩飾。有一天她在清理抽屜時,不知怎麼發現避孕套少了好幾個,於是就多長了個心眼並設了個圈套將我和小保姆的事抖了出來。

有一天週末,她來電話說她不回家過夜。我以為她真的不回來了,於是就和小保姆歡天喜地做了那事。幸虧我們熬不住提前先做了,不然,結局可就更慘了,因為到了8點多鐘的時候,妻子突然回來了。平時她一般都是先敲門,這次她卻徑直用鑰匙打開門。當時我和小保姆正坐在客廳裡一邊說話一邊看電視,不過小保姆是很隨意地坐在我腿上的,我們連一點兒心理準備都沒有。

就在這時,老婆突然闖了進來,幸虧我聽到門響趕緊把小保姆從腿上推開。然後裝成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樣子站起來迎接她。但老婆憑著女人的直覺發現了什麼,她先是讓小保姆回自己的房間,然後就問我臥室床上的被子為什麼這麼亂?我說我剛才躺著看了一會兒書。她不信任地看了我一會兒,然後就去拉開抽屜打開了避孕套盒,哎,我當時的心都快停止了跳動,我沒有一點兒這方面的心理準備,所以當她質問我,怎麼又少了一個避孕套時,我竟一時說不上話來。然後她就直截了當地問我,你是不是和小保姆做了那事了,你們一共做了幾次了?

我本來還心存僥倖,以為能矇混過關。但是她卻不依不饒地對我說:你看,這兩盒避孕套都快讓你給抽空了,你還不承認。隨後她就發起瘋來,從裡屋把小保姆給拖出來,一邊撕扯她一邊逼她說出實情。但小保姆卻死活也不招認。這時老婆反而冷靜下來,她沉著地說,好吧,你們既然不肯說,那我就找出證據給你們看。

我不知道她要找什麼證據,結果她進了廚房,我不知道她想幹什麼,就跟在了後邊。天哪,她竟然在翻那個裝垃圾的塑料袋!我當時的心又揪了起來,她怎麼知道我把用過的避孕套給扔到那裡了?

她突然又翻了臉說,你這個臭不要臉的鄉巴佬,竟和這個臭保姆通姦,還死不承認,你今天要不承認,你看我能饒過你,我會到你們單位對所有的人說你和我們家的小保姆通姦!

到了這時,我就只好承認了。老婆馬上像瘋子似地衝上來就打了我一個耳光,然後她又抓起一把炒菜的鏟子來追著打我。小保姆在此之前見事不好,已經趁機拿上自己的東西偷偷溜了出去。但我卻沒法逃呀,只能抱著頭讓她出氣,你看我這脖子上至今還留著一道傷痕。

哎,那天晚上我們倆都沒睡,她一直在哭著問我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和一個小保姆通姦,她為我的行為感到可恥,她說你要是和一個有文化、有層次的漂亮女人發生關係我也沒有什麼話可說,你怎麼這麼下賤?小保姆是個什麼東西?

自從我和小保姆的事敗露後,我和老婆的關係變得緊張起來。現在,我越來越害怕回家了。下班後,我喜歡和一些知己朋友就著幾碟小菜,在小酒館裡一邊喝酒一邊東拉西扯地高談闊論。我開始喜歡上了這種醉生夢死的生活,在醉眼朦朧裡忘記了時空忘記了自我,更忘記了家裡還有妻子和女兒在等著我。

以前,我是單位裡公認的顧家男人,可現在我怎麼變成了這樣?我也不知道我這是怎麼了,我只知道我的確是變了,變得脾氣暴躁,心情壓抑,看見什麼都想發火。其實變的並不止我一個人,以前那個溫柔的妻子也變了,變得不再溫柔可愛,變成了一個很厲害的女人,一個讓我看著感到陌生的女人。我知道,這都是我們之間長期以來缺乏性交流惹的禍。

我們都變得互不相讓,為了生活中的一點瑣事,會吵個不停,然後就從吵架升級到了動手。有一次,我一怒之下,竟然把她的胳膊扭傷了,而她則把我的臉抓得血跡斑斑,害得我幾天都不敢出門,只得打電話到單位,謊稱自己病了,不能去上班。結婚之初的繾綣纏綿,變成了結婚後的勢不兩立,我們的婚姻也因此變得飄搖不定,隨時都有分崩離析的危險。

沒事時,我常上網看看。最近在網上看到一則新聞,竟然是說××的婚姻也是無性婚姻。××是我最喜歡的女歌手,因此我對她的無性婚姻給予了特別的關注。

1984年,某男導演因拍攝一部電影而結識了這位女歌手。在男導演熱烈的追求下,女歌手墮入情網。一年後,女歌手和男導演喜結良緣。然而,沉浸在浪漫幸福中的女歌手,沒有意識到這樁婚姻似乎從一開始就暗示了危機和不幸。

男導演在結婚時,就向女歌手提出了「無性婚姻」的想法,他對女歌手說:我們應該保持柏拉圖式的交流,不讓這份感情摻入任何雜質,不能受到任何的褻瀆和束縛。因為兩人的事業都有待發展,要共同把全副精力放到工作中去……或許是對愛情太癡情、太執著,或許是戀愛中的女人大腦容易遲鈍,女歌手竟然同意了沒有性愛的婚姻。他們同居一室,卻不同床而臥;他們有夫妻之名,卻無夫妻之實。

婚後,女歌手繼續為人們吟唱情歌。男導演則成為「台灣新電影」的實力幹將。他導演的好幾部電影佳作屢獲國際大獎。他的每部電影都融入女歌手無怨無悔的付出。

在這期間,男導演不時有緋聞傳出。女歌手不相信,也不願意去相信。「無性的婚姻」悄悄將10年的光陰磨去。男導演終於向女歌手攤牌:他有了外遇。表面上恩愛的夫妻關係轟然倒塌,女歌手只覺得天昏地暗。男導演給他們的婚姻下結論:「10年感情,一片空白。」而本想以愛情維繫婚姻的女歌手全部的付出,卻換來一紙離婚書。

女歌手和男導演是名人,因為名人效應,所以他們的無性婚姻更容易受到人們的關注,而普通人的無性婚姻,大多被他們自己隱藏在黑暗深處了。近日不斷有報道說,北京、西安、武漢、瀋陽等城市的離婚案件明顯增多,法官調解時問雙方為何離婚,70%以上的夫妻回答只有一句話,那就是「性格不合」。

雖然這些離婚的人沒有細說不合的原因,但婚姻專家認為,「性格不合」這四個字蘊含了許多欲說還休的潛台詞,其中最重要的一句就是「性生活不和諧」,其結果必然導致「婚姻的無性」和「無性的婚姻」。於是,有人「聳人聽聞」地提出,中國社會進入了「無性婚姻」時代。

毫無疑問,性是一個快樂、愉悅、享受的過程,雖然它並不是解決人生苦惱的靈丹妙藥,卻是幸福人生的一股甘泉。但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我們卻很難享受到這婚姻的「甘泉」,相反,卻把這上天賜予我們的瓊漿玉液,當成了一杯苦酒來喝。

有一項調查顯示,我國人年平均的性行為次數僅為69次,而歐美國家卻是100多次。現在,45歲以上男人的性生活頻率低於每月1次,有人稱為性的「待業」;而55歲以上的男人,一年平均1次性生活都不到,這些人被稱為性的「下崗」。這些「下崗、待業」的男人越多,無性婚姻也就越多。

現在的我,就處於這種下崗狀態,我曾經無數次地想過離婚,想要像重生的火鳥一樣建立自己全新的生活。可每次一看到女兒那可愛的小臉,一看到妻子那無辜的眼神,我就覺得所有的想法全盤崩潰了。無性的婚姻是痛苦的,但怎麼也不會比孩子生活在一個單親家庭裡更痛苦。我沒完沒了地壓抑自己,只希望能通過這種壓抑來換取家庭的表面完整,以及孩子童年的天真無憂。

沒有性的人生,是悲哀的。一個正常男人,即便給他千萬資產讓他去當太監,他肯定是不願意的,因為他的人生將會失去意義。性是健康的標誌,美國前總統老布什在他的競選演講中宣稱,70歲的他還在過性生活。我現在不過35歲,離70歲還有漫長的路要走。可讓我沮喪的是,我卻提前結束了自己的性福。70歲還能過性生活,那是老布什的偉大宣言,對我來說卻遙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