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鄰居

成人文學
2013/ 10/ 10
2007年7月的時候,想給我租住的房子拉網線,考察了很多條件。這裡先說明一下,我租住的是那種民房,改造後的民房。一排房子,都是兩層小樓,樓頂都通著。下面每戶一個大門,裡面上下兩層樓各有兩戶,每戶又都有一個窗戶朝著樓道。就在我考慮拉網線的時候,我發現住在我隔壁的那個院子住著一對情侶,他們用筆記本可以上網,因為我晚上經常在樓頂抽煙,可以聽到他們qq的響聲。

於是有一天我就敲門進去,問他們的網線情況,看能不能大家合用一組網線。兩個人很熱情的請我進去,看了他們的機子,原來也是無線上網,這時候我也已經是辦理了無線網卡了,只是速度太慢,想換用電信的。他們說不準備長住,所以不拉網線了,就用這個上網算了。順便我就問了一下女的的qq號,因為當時也就是她一個人在上網。老公在旁邊看電視。回到家慢慢瞭解了一些他們的情況在qq上。後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在聊qq。再後來,我和她視頻,也發現她的面像是屬於比較風騷類型的。我就開始和她聊一些性的問題。那天晚上剛好老婆出去玩,我就和她聊做愛的問題,包括她喜歡怎麼做啊,在什麼地方做啊,我們大家平時都是怎麼做的等等。老婆回來時候我怕她看見掩飾了一下,結果就這一個掩飾的動作讓她發現疑點。要求看我的聊天記錄,調出來一看老婆大發雷霆。她認為一個女的和一個男的聊這些話題,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後來為了這件事和老婆鬧的不可開交,幾乎都要離婚了。經過我幾次好言相勸,又保證以後絕對不和本市的女性聊天,她這才慢慢消氣。和我和好。這期間一直在和鄰居聯繫。她知道我們的情況後表示不敢和我聊天了。但是後來我們一直也還斷斷續續的聊天。又讓老婆發現了兩次。我也感覺到這個鄰居是個災星,就不再和她聊天了,把她拖入了黑名單。

但是和她的聯繫都是斷斷續續的。中間有幾個片段。

我是個比較本分的人,婚前有過幾次不成熟不成功的和其他女孩的做愛經歷。和老婆認識後直到結婚的現在我都沒有和其他任何女的發生過關係。所以和女鄰居聊天的事情讓我覺得很刺激,經常在我的qq群上和網友們探討,那段時間我們的群也很熱鬧,大家經常會詢問我一些事情,問和女鄰居發展的怎麼樣了,搞得我也蠢蠢欲動。

我和女鄰居聊天的時候,有一次我說不聊了,我要看a片了。她高興的問我,我們家有什麼樣的片子,好看不?我一看有戲,就問她你想看哪個國家的?日本的?西歐的?韓國的?我們還探討了一下哪個國家的比較好看,但是我說都在我電腦上,不能拷貝出來,回頭等你家老公不在了我拿電腦過去讓你看。後來找朋友刻了幾張光碟。她又催我幾次。很明顯這傢伙也是個騷貨,我就專門逗她,就不給她。有天晚上,夏天比較熱麼,她就告訴我讓我把光盤放到樓頂,她過來拿。我不答應,只是告訴她,只能當面給她。那天她老公又出差,這騷貨估計也是飢渴壞了,非要當天拿到。後來過了一會她給我qq發信息說讓我上樓看看。我上樓頂一看,她在我們樓頂的一個床上,趴在床上玩筆記本。但是旁邊還趴著她四十歲的女鄰居。我一看這也沒辦法得手啊。雖然光盤就在兜裡裝著,我還是沒拿出來。和她瞎聊了一會下樓回房間了。回房間後她催著我拿片子給她,我借口說旁邊有你鄰居我不好給啊,她說那你就偷偷給我塞到被子裡啊。蒼天!要知道,一個沒有經驗的人是多麼不能重用啊,這點小經驗我都沒有,呵呵。但是我不可能隨便不停的上樓啊,老婆會懷疑的。我只好又在房間呆了一會,然後借口抽煙上樓去了。剛上樓,聽見他老公回來了,喊著她的名字從隔壁的樓梯上樓頂來了。這下又泡湯了,也還真玄,要是早來一分鐘這會就被她老公逮個正好!我站在樓頂抽了根煙,看著他們高興的逗樂,自己悻悻的回房間了。

我曾經在qq上讚美說她的腿有多美。還沒說呢,女鄰居尖尖的臉,看著比較騷媚,一雙眼睛笑起來含情脈脈的,喜歡笑,細細的嘴唇。身高大約有168cm,雙腿結實修長,實在是難得的一雙美腿。夏天她又喜歡穿著牛仔熱褲,性感極了!本來應該配一副照片的,但是陝西地方邪,萬一出事就不好了,還是免了吧,我說你的腿真性感,看了真忍不住想摸一下的。她看著很受用的樣子。後來聊到做愛的事情,我說你的腿哪麼性感,和你做真是太性感了。給我一次機會吧,我還從來沒有和其他女的玩過。她當然是不相信的,後來又給我一句:「小子,那不是你的奶酪!」反正我不斷的挑逗她,經常是她老公不在的時候。我感覺她老公是那種只知道工作的人,工作狂。他們兩個也經常在qq上互相幫別人挑逗異性。完全沒那這當回事。有一次她說我只是有賊心沒賊膽。那天也是她老公出差沒有回來。我說我立即讓你看看是誰沒有賊膽,立即從樓頂過去了,過去我鎖了她家的門,走到跟前,當然我是從來沒有這個經驗,完全不懂該怎麼辦了(不要鄙視我各位)。她又笑著說開玩笑的,不行不行。我也沒辦法,又回來了。然後說她總是挑逗我。有幾次我老婆不在,她也這樣挑逗我,說什麼她會什麼什麼動作,怎麼怎麼會玩,然後讓我一個人在家裡難受。就這樣反反覆覆好幾次吧。總是讓我半夜自己解決了。

快到秋天的時候,有一個週日,她給我發信息說她生病了,讓我過去陪她。過去一看還挺慘的。她打著吊瓶,腳還燙傷了。她一個人在家,我就坐在旁邊和她看電視。看了一上午電視,我說電視不好看。你不是要片子麼?現在我拿給你看。我過去家裡拿了碟片,到她們家用電腦放給她看。都是我比價喜歡的,看著比較刺激的,西歐人對東方模特,或者是黑人對日本妞的那種。一般我自己只看直入主題的部分,但是女人需要挑逗麼,我就從挑逗前戲的部分放給她看,一邊看一邊和她討論。我坐在沙發上,她坐在地上的地毯上。她估計是怕自己身體曝漏,大熱天身上居然披了一個毯子。本來她身上就只是穿著一件寬鬆的睡衣。我又坐在她上面,什麼都可以看見了。看了一會她不說話了,紅著臉。我這時候感覺到火候了,但是看著她的樣子,我一直在想怎麼做,打著吊瓶,腳還不敢碰,真麻煩。看了一會她受不了了,直接去廁所了。她起身去廁所的時候從腋下露出了平胸,乳頭還真小,黑黑小小的,像一個乾蔫的葡萄乾。胸也扁平的沒有任何東西。上帝有時候太公平了,給你一雙美腿的時候拿走了一對豐滿的好胸啊,呵呵。從廁所回來,她已經平靜下來,吊瓶也打完了,可以站起來收拾房子,也不用坐在地上看片子了,我一看沒戲了,就回家了。

晚上給群上的群狼說起這次的進展,有一個傢伙居然說:「據說現在有一種姿勢,專門為病人設計,可以打著吊瓶,燙傷著腳還可以做的。」我狂暈!過了一些時候和她聊起這件事,她說,當時開始看片子的時候,她才想到,說這小子居然想用這個方法勾引我。她也承認當時確實有哪麼一會有反應了,所以用毯子死裹著身體,不想讓我看出來,另一個原因也是她穿的比較曝漏,打吊瓶也不能換衣服。不過那又有什麼作用呢,不是還是沒有成功麼?

這大概就是我們最後一次交鋒了。這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因為怕老婆再和我鬧上吊我就把她徹底從qq上刪除了。也再沒見過她。在這之前我有一次借口說我qq軟件壞了,要從她們家拷貝一份過來,然後過去後我直接把她的整個qq安裝目錄拷貝回來。然後用我電腦上的一個軟件打開,查看了她所有的聊天記錄。驚奇的發現,和我預想的完全不一樣,我以為她是個很亂的女人,一定和很多人同時在網上調情。但是發現她的聊天記錄幾乎全是生活和工作中無聊的事情,只有一次,好像是和一個網友見面了,那個網友開車過來接她。估計是出去開房了。除此,和我的聊天記錄最長,70多頁。其他人的最長也就20多頁。這讓我對她的看法很有改變。

後來冬天的時候有一次因為其他的一點事情和她聯繫過,她說已經和男朋友分手,不再那裡住了。以後也永遠不可能是鄰居了。但是我有她手機號,還是能找到她。電腦是男友的,現在已經還給人家了。她也不能以後天天上網了。但是我覺得她總是在挑逗我,不給我實質性內容,也就不怎麼想她了。

過了年,到了2008年了。新的一年要有新的開始。

過完年因為我們民工火車票很難買,老婆就留在老家了。我一個人回來了,老婆買不到火車票,遲遲不能回來,一個人真無聊啊。期間在網上也試著撒網,聊了兩個,一個是個小孩,長的還比較難看。一個是元宵節晚上聊的,她也是一個人,於是聊的比較投機。這位網友很喜歡我,她說我真可愛。還相互交換了照片,在交換照片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曾經的女鄰居,很長時間不見她了,不知道她最近怎麼樣,分手了一個人還好嗎。

於是在2月24日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我試著撥了一下她的電話,還通著。我沒等她接就掛斷了,給發了一個短信,問她最近還好麼。她回復過來說好,電話也通著。然後自然聊了很多。還通了24分鐘電話。不過她現在換了新工作,搬到南郊去住了,我在北郊。她說也經常想起我,只是怕我和老婆吵架,也一直沒有敢主動聯繫我。提起以前的事情,我說你總是在挑逗我,不給我實質。她說因為我有家庭,如果是單身,隨便怎麼都可以。「年輕人麼,一起玩玩,只要大家高興,怎麼都可以的。」我說你現在是單身?她說是,我說那我現在也是單身。這不好麼?她說晚上喝酒有點醉了。我也能聽出來,感覺是說話挺累的。我說我過去找你吧。她說太遠了,也晚了。她也醉了,要睡了。而且也不想和我怎麼樣。我覺得她確實醉了,等我過去說不定都睡著了,而且醉成這樣確實也不太好辦。我發信息說:「你總是挑逗我,不給我實質。看在我癡情一年的份上,難道就不能給我一次機會麼?」她回復說:「我不想讓你再給老婆寫保證書。但是,如果真的和我在一起會很爽的」,呵呵!最後這一句話太有挑逗性了。我說:「那讓我現在過去吧,我一定會幹死你的,讓你也很爽的。」

「對不起,我不喜歡你用那樣的詞」

「算了,我早看出來了,你總是這樣給我的激情潑涼水。」

「我很瞌睡,哄我睡覺吧親愛的」

我還能說什麼呢,只好關機睡覺。然後打開電腦看我的a片,這些天那些片子看來好幾遍了,實在沒意思。她又這樣挑逗我,我只好又自己解決了。

第二天她晚上九點多就打電話過來了。我還以為她昨天是喝醉了說了很多醉話而已。沒想到她還記得。打電話給我解釋,說她以前從來沒有騙過我什麼,也沒有拿我尋開心,只是聊天而已等等了。她說其實以前有好幾次,我剛出門她老公就進門了,形式相當危險。但是我覺得她就是一直在玩弄我,我心情很不好,就懶懶的回答著,我說不計較以前的事情,就看現在怎麼辦。我覺得成功的希望已經幾乎零,也沒抱什麼希望,無聊的應付著她。我說過去找她聊天,她說太遠了。我說「只要你同意我過去,美國也不遠。」她讓我明天過去,明天六點下班,讓我六點到她住處。然後給我說了地址。但是我是個急性子的人,誰知道明天會怎麼樣呢?說不定明天又反悔了她。我要現在就過去,她說不行,今天不行。電話通了52分鐘。我不理她,沒有給她說,直接到路口坐了一輛摩托車,在這個堵車很嚴重的城市,摩托車的速度是最快的,何況又是晚上。和司機談好價錢,十五塊錢到沙井村培華學院村口。一路狂飆,路上我已經想到,過去的結果無非就是她不讓我進門,這樣我也就死心了,以後也不會找她,免得我總是覺得有機可乘,對她抱有想法。這段路程,坐公交車至少需要一個半小時,出租車也需要至少四十分鐘,但是我們英雄的摩迪司機23分鐘就到了。下車後我給了司機車費,然後告訴他,我可能二十分鐘後又要返回,讓他等我一會。我順著沙井村村口往裡面走去。已經晚上十點半了,但是這裡依然燈火輝煌,人潮湧動。這裡距離高新區和幾個大學比較近,是一個年輕人聚集的地方,美女超級多啊。我一路都看不過來了。一路走我一路給她打電話,電話一直占線,難道她知道我要來,把我拉入黑名單了?我的手機就有這個功能,拉入黑名單後打進去就顯示總是占線。在路邊找了一個話吧打電話給她,還真通了。問她是不是拉我進黑名單了,她說沒有,剛才一直在通話。然後掛了用手機打進去。她問我又有什麼事?我說我現在就在你樓下,她不相信,說不可能這麼快啊。既然不信那好辦。

我找了個路人,問他:「夥計,這個村子叫撒名字?」

「沙井村!」那人一臉不耐煩的衝著我的手機喊。

這下嚇死她了:「天哪,你怎麼這麼快就到了?」

我說你看吧,要麼讓我回去。她又反覆解釋說今天晚上確實不行,和朋友約好要去玩的。剛才就是朋友電話打來了,和我通話50分鐘人家已經等的不耐煩了,剛才又給解釋才好。馬上就到了。我心情當然很鬱悶。在通話中我聽到開門關門吱呀的響聲。我估計是真有人來了。也不好多說。就說算了我回了。她冷冷的說,你回吧,告訴你明天來的。我垂頭喪氣的又坐上摩托車狂奔回家。

花了三十塊車費連個人影都沒見。心情糟透了,大半夜的幹什麼呢我這是?我簡直想罵自己。發誓以後再也不上她的當了。

2月26日下午,也就是第二天下午。因為沒事幹,心裡又比較煩。又不想回家,就一個人跑到網吧玩遊戲。掛上qq,她在線。

她問我:「在哪裡?」

我說在網吧。她問具體位置,六點能到不。我不置可否,根本不相信她。她又打電話過來問我。我說幹什麼過去?她說陪她喝酒,我現在根本不相信她,怕是她和我聊聊天喝喝酒就讓我再回去。那我大半夜的不虧大了。我問喝完酒之後呢?她說隨你安排。我說我晚上是不是還要打車回來?車費怎麼報銷?她生氣了。說沒見過我這樣的人。又問我晚上過去不?幾點能到?說我不守約定。讓我六點到,五點半了還在北郊的網吧!我根本就不相信她。她說要等我吃飯,我問誰請客?那傢伙一下子生氣了,說沒見過我這樣的男人,真是太倒胃口了。讓我不要過去了。我早料到她不是真心的,就高興的回家了。在路上她又發信息給我,問我幾點過去?如果坐公交車過去她就不等我吃放了。我剛到家她又電話打過來,問我怎麼過去?要不要等我吃飯?我看她這麼誠懇,就想算了,再應付一次吧,大不了晚上再回來。放好車子,又跑到路上坐摩托車過去。

下班時間,車很多,警察查的嚴,摩托不敢走。只能坐電動車,時速最高四十公里。到處堵車,走的很慢。大約四十分鐘才到。到沙井村就給她打電話,她說好地方讓我等。見面後看,她那張尖尖的狐狸臉一點沒變。只是皮膚好像比以前更為細嫩了。穿著一身休閒的衣服,休閒的褲子還是遮掩不住她的一雙長腿。站在人群中鶴立雞群的樣子。問我吃什麼,我說隨便了。她說吃麵吧,吃麵便宜。一臉的挑釁。我笑笑,我從來都沒讓女孩掏錢請我吃飯,不是花錢的問題,而是我根本不相信她。後來吃了一碗砂鍋。兩個人一共花了十塊錢。吃完飯回到她住處。

房子很小,十個平米多一點吧。裡面擺了一張一米的小床,一個簡易布衣櫃。一小塊罈子,一個床頭櫃。別的什麼都沒有。看來這是個寄生蟲樣的女的。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時候都說快買房子了,沒有了男人居然一無所有。鄙視這種女人,呵呵。她脫鞋洗臉洗腳,然後躺在床上。我一看這樣子,難道我晚上不用回去了?這時候我心裡才有點相信事實了。畢竟第一次背著老婆在外面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有點緊張。我問她:「你不是說要喝酒麼?要不我下去買酒?」她讓我去。太緊張了,需要喝酒壯膽啊。買了幾罐啤酒上來,遞給她一罐,我坐在床邊喝了一罐,喝完還是很清醒,不對啊。平時我喝完一罐都有點暈了。算了,先洗腳上床吧。洗完腳我坐在床頭,不知道該怎麼開始,我還開玩笑問她:「那你這一床被子,怎麼睡啊?」她笑著說可以抽出來一床給我,我睡地上。我說那不行,你太冷。還是咱們一塊擠擠吧。就這樣名正言順的和她擠在一個床上。我太緊張,又喝了半罐啤酒,奶奶的,今天晚上酒量出奇的好,喝了這麼多沒事。

我從後面抱住她,想吻一下她,她不讓。我就細細的看她的臉。這麼光潔的皮膚美麗妖媚的臉蛋。我居然是第一次這麼近的觀察。不知道怎麼進行時候,她接了一個電話。趁此機會,我慢慢替她脫了褲子,留下一條內褲。這傢伙還挺配合我。電話接完後我又勸著她脫了上衣和胸罩。現在她全身就剩一條底褲了。她要我關燈,我堅決不同意。就是要讓她曝光在光亮之下,這才能挫傷她的銳氣。在她抵抗無效的情況下我除去了她最後一件衣服。現在我該檢查一下她的全身了:臉蛋光滑,皮膚很好,細膩美麗。那張狐狸臉一笑尤其誘人。往下摸去,乳房居然小的可憐,要用力擠出一堆肉來才能勉強握住。乳頭小的像葡萄乾,摸上去幹蔫無肉。感覺她的胸像是男人的一樣。往下摸去,三角地帶居然很特別,當然,我見識的女人也沒有幾個,呵呵。下面毛非常之稀少,bb也很薄,沒有哪麼肥厚。像極了剛發育的小孩。bb摸上去平滑乾淨,仔細才能從中間摸出一條小小的細縫來。我懷疑她裡面肯定很緊。只是腿修長的厲害,從大腿根摸到膝蓋需要很長的一段距離。

我下手一摸,這個騷貨,水已經很多了。只是脫了衣服而已,至於這麼激動麼?發揮我的一指禪,沒兩下就開始哼哼唧唧叫個不停了。她受不了了,抓著我的手不讓我動作,我說好啊,既然你不讓我手動,那我還有更厲害的,一定讓你受不了。嘴唇從臉蛋上一路滑下去,乳房沒什麼好的,放過,到了肚子上,居然找不到肚臍,奶奶的。直接下,吻吻大腿內側,她就開始叫床了:「啊……啊……哦……」逼毛少,剛好下嘴,用舌尖挑動了幾下陰唇,狂叫!試試陰蒂,不好使,用舌尖挑動陰蒂時候叫聲明顯減小,還是要在陰唇上挑動,小陰唇很緊,舌頭根本不能進入。淫水狂流啊,我知道了,女人的水是鹹的,奶奶的,弄了我一鼻子。吻了一陣,聽叫聲這傢伙已經受不了了,我也受不了了。硬的難受,乾脆開始進入主題吧。爬上來擦乾了嘴,提搶準備上馬,dd已經到了陰道門口,她突然說,這樣不行,要套子。什麼?大家都是良家,還要這個?忽然想起來,人家還沒有結婚,是要的。「我沒帶!」「那你幹什麼來了?你幹嘛來了不帶東西?」算了,既然這樣,大家休息一下吧。看你的高潮怎麼忍受?!我說其實我這樣已經很滿足了,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抱著你睡覺,多好啊。她紅著臉,興奮依然在,還沒有消褪,無法接受顯示。

抱著撫摸了一會,我用手指繼續在她的陰唇上上下滑動,她又開始叫了:「哦……哦……」,下面已經氾濫的像黃河一樣了。我一定要挑逗的她欲罷不能,看她還怎麼提套套的事情。要想增加這個騷貨的慾望,我看不用舌頭是不行的。一般男的都大男子注意,很少喜歡給女人口交,而對於這種經歷男人比較多的貨色,你不用狠招是根本不行的,否則她對你也沒感覺,一定要讓她享受到樂趣,記住你,下次還想找你。下去用舌頭挑動了一會,她已經到了極限了,用修長的大腿夾住我不讓我動作,雙腿扭來扭去的開始翻騰。我看到火候了,直接爬上來又一次準備進入。這時候她突然說:「等等……」一面媚笑這,從枕頭下摸出一個套套,靠!還要我自己穿上。既然自己有不早拿出來,還要受罪,何苦呢。雖然我不喜歡用套套,為了能插這個騷貨,還是忍了吧,帶上,插入,「哦!」真他媽爽!陰道太緊了,感覺都快要把我的dd擠出來了。但是陰道挺長的。想不通既然陰道哪麼緊小,為什麼我插進去還是感覺自己dd挺小的?管他呢,先狂插兩下再說!插了一陣,兩個人都太瘦,骨頭相互碰,不舒服。我翻身躺下,讓她在上面。我喜歡女的正對著我坐在我身上,看著她自己摸著乳房,那個性感啊。可惜我又錯了。她身高太長,坐在我身上我根本摸不到她乳房。她也沒有自己摸奶,而是在用手指揉自己的陰蒂。真是個騷貨啊。騎了一會馬,不爽。她要趴著,來小狗姿勢。腿太長了,看著真刺激,我從後面一插。b不舒服,怎麼插感覺都不爽,又給我加個套子,感覺我的小弟弟都沒有完全硬起來,她翹起屁股再亂動作,dd幾次都要出來了。我插了兩下,停了一下,把套子給扔了,一下子插進去,她感覺出來了。原來帶套和不帶套女人感覺也不一樣啊,我又學了一招。她感覺出我沒有帶套子,用手一摸,說堅決不行。沒有套子絕對不能做。一下子把屁股沉下去了。趴在床上。我沒想到她來真的,不帶套子真不行。她一邊怨我,來了不帶套子。我說那就再拿出一個吧,她說沒了。她就剩最後一個了,奶奶的,成天找男人,也不知道多帶幾個。這次我看是真的。她最喜歡的就是小狗勢,剛才正在高潮上,這會難受的不行。重新躺下,她怨我:「你這又一下把我從火裡扔到水裡來了,挨!」

試了一會,不行。熱情大減,沒有感覺了。她的熱情來的快也消沉的快,才一會功夫,一摸下面,已經乾了。沒辦法。怎麼辦?下去買吧。真受不了。我穿上牛仔褲,裹了大衣,真空包裝就下去了。沙井村就是不一樣,美少女們總喜歡夜不歸宿,所以晚上十一點了還是人潮湧動,大街上店舖都開著門。找到一個小巷子的計生店。喊老闆出來,隨便拿了一盒普通牌子的超薄套子。我估計回去她也早熱情消褪了,不知道該怎麼再挑逗她,剛才她明顯生氣了。進門,脫衣服,上床。她臉衝著牆,甩給我一個屁股,我從後面抱著她,絕對和她談談心。

我說:「你看,我也是第一次和別的女的在一塊,我也從來沒想到會和你上床。我確實沒有準備。」

她幽怨的怪我:「從下午一來我就不高興,你滿臉鬍子也不刮,看著像個民工。來了麼,又不會說話,明知道晚上要在一起,還問我被子怎麼分?」

「我開玩笑緩和氣氛的麼,嘿嘿」

「那你知道自己晚上過來,還不做準備,不帶套子。我剩最後一個了,好心給你用吧,你還把它給扔了?」

「我不是不習慣麼,帶著套子沒感覺。」

「那我不行,你看著辦吧,沒有套子堅決不行。」

「好了好了,我錯了……」

邊說著話,看她情緒好一些了,就開始慢慢在身上撫摸,我誇她的腿美:「你的腿真美,修長的呀,從屁股摸到膝蓋居然需要這麼長一截呢。」她很受用的自己撫摸著。我開始慢慢摩挲著她的身體。讓她翻身爬上來,摸了兩下她就又激動了,本來麼,剛才還在高潮上,沒有做完怎麼可能消停呢。我說你看,我都給你服務兩次了,你現在該給我服務一下了吧?她問怎麼服務,我說用嘴啊,推著她肩膀示意她下去,她說不行,自己不喜歡這樣。還不如小姐呢,鬱悶啊!然後她說,我喜歡你給我做,呵呵!騷貨,那就讓我來吧。這次套子很足,我要慢慢挑逗。吻著肚皮下去,到了下面,並不急著去吻陰戶。我從大腿內側開始吻,沒想到她叫的還挺歡。有門,居然對大腿的挑逗也激動,看來這雙美腿沒有白費。試著在膝蓋後面的腿窩吻幾下,高潮不斷啊。就這樣在雙腿上吻著,偶爾挑逗一下陰唇,用舌尖彈一下陰蒂。她狂叫不止,只是淫水比第一次挑逗時候少了一些,估計是流完了吧。感覺陰唇已經滑濕了,陰毛哪麼少,bb又下而平滑,實在沒有感覺。我爬下去帶上套子,插進入鬆動一下土壤,嗯……這次舒服一些了。插了幾下,翻過來,小狗勢,她翹起屁股,我從後面插。她腿太長了,雖然跪著,但是還是比較高。我有點吃力。直接壓下去,她平爬著,我趴在她後面,抱著她,抓著她的胸(實在算不上奶子),狂插了幾下。她嘴喜歡這個姿勢原來,開始激烈叫床,叫床聲音太小。

「嗯……嗯~~~~哦……嗯……啊……」

我感覺自己很硬了,經過幾次九淺一深,開始慢慢動作。慢慢抽出來,插進入一個龜頭,她拋送著屁股。我猛的再一插,她狂叫!幾次這樣後,我開始又猛插了幾下,在她叫床最激烈的時候突然停下。我想起她昨天晚上的那個短信了,我說要幹死她,她說不喜歡我的用詞。好,我讓你不喜歡。

我猛插了幾下後突然停下來,為了不讓她失望,始終插在裡面慢慢動作著。

「說讓我幹你!」

「嗯~~~ 啊--」

「說不說?」

「啊!啊!啊!幹我!幹死我!插我!插我!」

好麼,還說不喜歡,還知道「插!」心裡那個滿足啊,刺激啊,狂插不止啊!

「嘿!嘿!」

「幹死我!幹我!快插我!啊!啊!哦……,好舒服啊」

「啊--」

完了!

真她娘的爽!終於幹到這個美腿的騷貨女鄰居了!這是我但是第一個想法。

躺下來休息了一會。閒聊著,我問她,除了床上你都在那些地方做過啊?她一邊想一邊說:「沙發上……桌子上……地上……」這些都沒有創意,「車裡,公園,田野……操場上,樓頂上……」夠強,我有點佩服了「還有兩次是在有別人在的床上,朋友在旁邊睡著,我們就開始做,真刺激啊!不過還有一個地方沒有嘗試過……」「公交車上做過嗎?」「你怎麼知道,我正要說公交車呢。」「那下次我帶你到600路車(雙層)上面試一下?」「嗯……呵呵……還是不要了。記憶最強的是在田野裡那次,我們開車走到一個地方迷路了,周圍全是麥田。他突然說要和我做,然後就弄倒了一片麥子,拿衣服墊在下面,我躺在那裡,抬頭就能看見蔚藍無雲的天空,那個感覺真爽啊,感覺像小時候一樣。還可以放肆的叫床。」呵呵,夠騷的。

聊了一會我說你要是能給我吻一下小dd我還可以再來一次,有兩個好動作還沒有讓你嘗試呢。她說瞌睡了,要睡覺了。我說良宵難得,我追你一年了才得到,我怎麼可能睡呢,她高興的大笑著。這時候聽到樓道裡別人家的女朋友大聲叫床:「啊……啊~~~~啊~!啊!」沙井村真是個好地方,要是我在這裡住,一定找機會把叫床那個女鄰居也搞定。看看時間也不早了,快十二點了。明天還要早起呢,這裡距離我上班太遠了。剛才聽著鄰居難麼刺激的叫床我反應也很微弱,估計是不行了。這會啤酒的效力發揮出來了,我還真有點累了。這段時間老婆不在,a片看多了,手槍太多,難免有點失敗。調了六點的表鈴,準備六點半坐第一趟公交車回去。我要倒車的。

第一次抱著別的女的睡覺,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抱著這個女人,一點感覺都沒有。很想念老婆,她天亮就回來了,多好啊。時睡時醒,折騰了一晚上,感覺都沒睡著過。聽見外面有聲音,看著窗外慢慢變亮,估計天快亮了,到處摸手機,找不到。也不知道時間。從後面抱著她,慢慢開始撫摸,挑逗,一會她就被我弄醒了。一醒來就開始興奮,就配合著她開始又做了一次,側面抱著坐,她在上面插。(太淫蕩了,以下省去300字)。正在做聽見表鈴響,時間不早了,快插兩下,射了!我起身打掃完衛生,告訴她我要走了,起身穿衣服。她支起身子,發嗲的撒嬌抓著我胳膊:「不要走麼,求你了,別走~~」為什麼?因為女人習慣高潮後躺在男人懷裡。所以這時候只是一種生理反應,而不是真情流露,所以各位這個時候千萬不要上當,穿上衣服,吻她一下,毅然決然的出門向14路車站走去……第二天想起來,感覺是像找了一次小姐。雖然終於滿足了自己的願望,有了一次婚外偷換,但是感覺一點都不好。還是好好愛自己的老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