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

成人文學
2013/ 10/ 10
記得那是三年前一個初秋的下午。天氣還很熱,和朋友們酒後,大家分手了,但是聚餐中新色界的主題卻仍在我的大腦中翻轉。舞廳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混雜、低級的場所,那裡又會有什麼像樣的女人哪。所以我是從來不肖一顧的。剛聽了朋友們的艷遇,我真的有些心動。

忘了自我介紹,我和夫人離婚已經將近三年,婚姻的經歷使得我再不敢談婚論嫁,一個人倒也自在,偶爾的會找女人玩玩,不過是金錢上的交易,夠了,也就一拍兩散,留有充分的自由。可以說幾年來,玩過的女人已經不在少數了,甚至有時同時把兩個女人帶上床,也和鐵哥們一起玩過幾次,覺得那樣更加的刺激,玩的特別盡興。

正是百無聊賴,何不也到舞廳裡碰碰運氣。我回家換上休閒服裝,把多餘的錢放在了家裡,只在兜裡放了一百元錢,打車去了另一個區的舞廳。

進門處,好像排隊似的兩列女人,坦胸露懷的,打扮的都非常的性感,也有長的非常漂亮惹人心動的。可是這樣的女人我不喜歡。我喜歡的是那些淑女型的女人,她們一般比較含蓄,更主要的是她們有一種安全感,誰也不想惹上麻煩。接連的幾個女人都被我拒絕了,我本來也不急,找就要找一個可心的女人。

我到吧台要了可樂,找了個角度非常好的位置坐下,聽著音樂,想先看看情況。舞廳裡根本就不是在跳舞,幾乎清一色的溫柔。甚至有的乾脆就把女人頂到牆上,屁股大動,讓人看了想吐。沒有興趣,飲料也喝完了,站起來想走。一個女人映入了我的眼簾。後來知道,她也在觀察著我很長時間了。

這個女人很年輕,估計三十多歲的年紀,身材非常嬌小,看上去顯得很柔弱,小臉蛋嫩嫩的,笑起來會現出兩個小酒窩,燈光下白淨的襯衫顯得耀眼,胸脯不是很大,但是,挺聳的乳尖明顯可見,緊身的短裙把小巧而又豐滿的臀部箍的很緊。特別引我注意的是,從她的眼睛裡流露著一種羞卻,一種期待。她直對著我走過來:「先生,可以請我跳隻舞嗎。看你很文靜的,一定不是和他們一樣的粗野。」很低的聲音有些顫抖,卻甜甜的。「哦,我不會的,只想來聽聽音樂,你可以帶我嗎?」我覺得自己的聲音也有些發顫,也許是頭一次在這種環境裡找女人,心裡總有些忐忑。

「可以的呀,何況這裡誰也不是真的想跳舞呀,來吧,就請我一次吧。好嗎。」她過來牽住我的手,很主動的樓住了我的肩膀,扇動著紅潤的薄唇對我說:「先生,頭一次來這裡嗎。看你不像常來舞廳的人,常來的,早就下來玩上了,你看哪有像你那樣坐在椅子上聽音樂的。」「小妹妹,你經常在這個舞廳玩嗎,看你這麼文靜、典雅的女孩子,怎麼會來這種地方。」「咳,這就是沒有辦法,哪個女人願意在這裡讓不相識的男人隨便擺弄哪。」她述說了自己的身世。一個下崗女工,老公又工傷在家,雖然沒有孩子,可沒有別的生活來源,指靠老公的撫養費,怎麼生活。就和幾個小姐妹上舞廳了。我漸漸的產生了同情,同時心裡也在想著自己的打算。如果把這種女人養在家裡,也許就是一種很大的恩惠,對她來說生活就不是問題了,而且,她的老公又是一個廢人,從性生活方面也應該是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心裡這樣想,卻沒有說出來,在這種地方誰知道她說的是真是假,還是看看再說吧。我更沒有忘記自己來這裡是為了什麼目的。我插個空問她:「我可以摸摸你嗎,我會給你錢的。」「嗯。」她點點頭,我也毫不客氣的開始了動作。我的手從她的襯衣下擺伸進去,鑽進她的絲質的乳罩,摸到了小巧而又尖挺的乳房,說她小巧,因為那乳房盈手可握,說她尖挺,因為那乳房非常豐滿。摸在上面手感特別細膩。我用手指輕輕的掃過乳頭,幾下,那乳頭就翹立起來,在我的手指下彈跳著。我看她的臉上一片潮紅,身子也隨著乳頭的彈跳,不斷的抽搐起來,她把俏麗的頭貼在我的肩頭,整個身子完全依附到了我的懷裡,兩隻小手緊緊的摟住我的上身。我的另隻手已經撩起她的短裙前擺,從前面伸入那條絲質的內褲,迎手的是光潔的皮膚,細細的摸才可以覺出稀少的絨毛狀的陰毛。陰阜非常突起,在往下深入,很輕易的觸碰到了軟熱的陰部,有些潮濕。我用兩個手指試圖分開已經開始顫抖的陰唇,手指剛碰到那條柔軟的裂縫,就被她的手抓住了「不要,不要用手摳,我從來都不讓人摳那裡的,對不起。」「可我看他們都這樣做的,我有錢給你的。」「我還很不習慣,覺得很不好意思,錢我當然喜歡,可我找你是因為我很喜歡你這種人,如果你和他們一樣,我會很後悔主動的約你的。」「可是,如果這樣,你怎麼能夠掙到錢,在這裡就得放得開的呀。」「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讓男人摳,我怎麼也不會習慣的,沒有辦法,所以,很少有人請我的。就是放不開。」「呵呵,聽你這麼說,就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你就可以讓我摳了。」「恩」她又是點點。我慢慢的有點喜歡上她了,我試探的問道:「我真的有點喜歡你了,可以跟我出去嗎,我會溫柔的待你的。」她的臉更紅了,小鳥依人似的依偎在我的懷裡「安全嗎,你不會害我吧,我身上可是沒有錢。」「到我的家裡。當然是安全的了,平時,你出台是什麼價錢?」「我不會和你要太多錢的,如果不是為了生活,我會很情願的和你在一起的,因為你很給我面子了。換了別人,不讓摳就要急的,那還會理我了。」

我們相擁著離開了舞廳,在離舞廳很遠的一個酒店,我們吃過了晚飯,然後打車回到了我的家。關上門,我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摟進懷裡,她真的很乖,柔順的象只小綿羊。任憑我隨意的擺弄她的身體。我摟著她,坐到床上,解開她的衣扣,除掉乳罩,豐滿柔嫩的雙乳就如一對發面饅頭,嫣紅的乳頭顯得細嫩,嬌媚。我含住一隻乳頭,用舌尖來回的舔弄,她的身子在不住的抽搐。我的手鑽進她的短裙裡,可以感覺到她緊繃的小腹在一下下的跳動,當我的手摸到了她光潔的陰部時,她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我覺得那裡已經非常的潮濕,也可以感覺的她陰部收縮中的開闔。她的身子已經無力的倒進我的懷裡。

我托起她,把她放到床上,解除著她的衣裙,很快她就被我扒光了。鮮嫩的侗體橫陳在我的面前。小巧玲瓏肉體,顯得非常的勻稱,一切都是那麼精緻,卻豐滿成熟。小巧的乳房,小巧的乳頭,小巧的臉蛋粉紅柔嫩,小巧的翹鼻子猶如懸膽,小巧的薄嘴唇紅艷艷的,兩條細嫩的大腿自然的叉開著,絨毛樣的陰毛,稀疏的帖服在突起的陰阜上,春蠶狀的陰蒂包皮伏臥在大陰唇的頂端,嫣紅的陰蒂只有一點露在外面。紅褐色的小陰唇從閉合著的白昕的大陰唇的裂縫中少許的露出,就像一隻剛被剝開的蛤蜊,粉白而又鮮嫩。

我站在她的兩腿中間,輕輕的分開她的大腿,隨著大腿的打開,兩片大陰唇裂開了,小陰唇也隨之張開,鮮紅的陰部豁然開露,水汪汪的陰道口裸露出來,可以看到環狀鋸齒樣的破損的處女膜。下面的菊花蕾似的屁眼更顯得小巧玲瓏,有些微微的突起。一看就知道,這個屁眼還沒有被開發過。,我伏下身子,在她的陰部聞了聞,有些少許的騷味,又扒開兩片陰唇,細心的觀察,我很擔心性病。然後,我把她扶起來,客氣的對她說:「來,我們先洗個澡吧,如果你這小逼被別人摸過了,會很髒的。呵呵。」她睜開眼睛,對我羞卻的笑了笑,默默的被我摟進了浴池。

我給她洗遍了全身,尤其是要害部位,更始精心的很。

我用手把浴液塗進她的陰道,然後將手指伸進去,來回的慢慢抽插,馬上發覺她的陰道的美妙之處,她的陰道口非常的緊窄,陰道裡有很多道環狀的褶皺,把手指緊緊的箍住,陰道底部卻是象海綿似的柔軟,滾燙,當手指伸到盡裡面的時候,好像有一股強大的吸力把手指緊緊的握住了。我心裡一陣驚喜,一種強烈的慾望再也抑制不住了,被她揉洗著的本已經挺立起來的陰莖更加高昂,我急不可耐的清洗了一下,馬上把她抱到懷裡,回到寢室,放到床上,我的陰莖在她叉開的大腿中間跳動,然後緊貼住在她的陰唇中間。我用手分開她的充血的小陰唇,龜頭一頂,「滋」的一下,就操了進去,龜頭馬上就感覺到被一股溫熱所包圍,再往裡面頂,好像插不進去,一種緊箍的力量封閉著緊窄的腔道。「疼嗎?」我問道。她仍是閉著眼睛,好像在咬緊著牙關,忍受著痛苦。「沒有,你弄吧,反正已經交給你了。」

我把陰莖抽出來,讓裡面的汁液流出來,使得陰道口更加濕潤,油滑,然後再一次插入,這次就比較順利了,圓潤的龜頭突破了一道道的環狀褶皺,直插進非常柔軟的陰道底部,立刻就感受到了那股溫柔的吸力和那些環狀褶皺的緊箍,更刺激的是一汩汩的濃烈的愛液纏繞著我的龜頭,是那樣的溫熱,那樣的體貼和親密。我把陰莖久久的埋在她的陰道裡面,品嚐著女人的溫柔。我將整個身子貼伏在她的肉體上,她的身子很柔軟,俏麗的小臉蛋紅撲撲的,柔嫩又艷麗。嬌艷的雙唇微微的張開,一股蘭香的氣味直沁我的喉嚨。我貼上她的雙唇,吸住她的香舌,久久的親吻著她。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柔弱的小胸脯,尖挺的乳尖觸動著我的胸膛,有意無意的刺激著我的敏感的乳頭。使得我幾乎有些把持不住,覺得精關已經打開,一股濃烈的快感從會陰部直衝向大腦,我急忙的從她的陰道裡拔出陰莖。我看到她陰道裡面的愛液噴流而出,她的身子在劇烈的抽搐,顫抖,她的兩眼顯得非常的癡迷,我知道她已經享受到了第一次高潮。我仔細的觀察她的陰部,芳草淒淒,淫液橫流,花瓣顫顫,陰蒂晶瑩。好一個嬌滴滴的美女,好一個文靜的淫女。這個女人真的是個不可多得的尤物,只要你把陰莖插進她的陰道裡,指靠她陰道的擠壓,懷柔,沒有非常定性的男人,就會忍不住射精。因為她的陰道裡真的好似有幾隻手指,抓住你的陰莖,揉搓和擼弄,使得你快感連連,精關難鎖。

我看著眼前這個女人,她的羞澀,她的柔弱,她的小巧的身子,精美絕倫的陰道,都使得我把玩不捨。但是我也明白,這樣的女人,一旦被開發出來,就將會是一個淫蕩的女人,沒有人可以真正的降伏她,尤其是她的肉體,她的性慾,如果得不到滿足,她肯定會遠你而去。當然在現在的情況下,她可以為了幾個錢出賣自己的肉體。可是,我又需要什麼樣的女人哪,不正是這種外表文靜,內裡淫蕩的女人嗎。

想到這裡,我突發奇想的要控制她,要讓她真正的享受到性的快樂,性的刺激,要使得她永遠不會忘記只有在我的家裡才會使得她得到性的滿足。我摳摸著她的嬌艷的陰道,邊深深的親吻著她的紅唇,心裡卻在打著一個主意,這想法也許會嚇壞她,可是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辦法也許就是可以留駐她的唯一的良丹妙藥。

我到客廳裡給我的炮友打了電話,告訴他,一個美女在我的家裡等著他的愛撫。又回到寢室,她仍然躺在那裡,四肢攤開,散發著淫蕩的光芒。我把她的身子翻過來,使得她的小巧的屁股崛起來俯臥在床上,我再次的插入她的緊窄陰道,感覺的更加的滾燙,一隻手捏住她的左乳,食指撥弄著她的挺翹的乳頭,右手的拇指配合著陰莖的抽插,一下下的摳弄她的緊翹的肛門,眼看著拇指一點點的往她的屁眼裡插進去,那種緊縮感是從所未見的。慢慢的她的嫩紅的肛肉已經翻出,顯得非常的細嫩,我抽出陰莖,頂住了她的屁眼,一直沒有說話的女人,終於說話了。「不要,那裡從來沒人碰過的,我怕疼的。」「沒有關係,哪個女人的屁眼不被操過呀,很快你就會適應的,你放鬆些,操進去就好了,放心吧。」「恩」她猶豫的答應了一聲。我的龜頭已經破門而入,她「啊……」的一聲驚呼,又轉入了沉默,可以看出她是在忍耐,忍耐著她對一個男人的承諾。她的屁眼裡面括約肌很緊,我很費力的才插進她的直腸裡面,一種光滑柔順的感覺使我覺得親切和體貼。我立刻屁股大動,快速的操了起來,她好像呼應著我的抽插,鼻子裡哼哼著,她的呼吸顯得更加的急促,白淨的小屁股使勁的後翹著,一對椒乳也在前後的搖晃。乳頭更加的尖翹,挺聳。

她乖乖的、柔順的伏在床沿上,苗條的肉體做著最大的彎曲,豐滿的小屁股潔白而又細膩。隨著我陰莖對她屁眼的攻擊,她的身子變得越來越僵硬,看得出她的腿在發抖,她的嘴裡在不住的呻吟,可以想像得到,她對陰莖插入自己的緊小的,從來也沒有被開發過屁眼,還很不適應。

我只在她的屁眼裡操了幾下,就把陰莖拔了出來,其實我只不過想嘗試一下而已,我不想弄傷了她,我真的已經開始從心裡面喜歡上了這個柔順、乖巧的女人。

我站起身,把她抱到一側的沙發上,拉著她的兩條細長的小腿,使得她的小屁股擔到沙發扶手上面,她的上半身仰面的躺在沙發裡,兩條腿,被我分得開開的,她的陰部被高高的突起在我的面前,顯得平整而又寬闊。兩片陰唇已經分開,露出紅艷艷的陰部前庭,充血的陰蒂,脫出包皮的護庇,粉水晶般的晶瑩剔透。微凸的尿道口,上面沾有些許的愛液。細小的陰道口,正在一下一下的收縮,愛液含在裡面,就好像一口溫泉,散發著女人特有的清香和溫熱。細小稀疏的陰毛,緊緊的貼伏在饅頭狀的陰阜上面,完全是一片少女的陰部。我挺起小腹,支起堅挺粗硬陰莖,貼近她的陰部,紫紅的龜頭頂住她的陰道口,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分開她的陰道口,她的小巧的陰唇立即含住了我的龜頭,陰道裡的嫩肉,被龜頭一點一點的撐開,一道一道的厚摺刮磨著龜頭的冠沿,摩擦著我的陰莖,我的陰莖包皮被擼得直翻到底,她的陰道壁的那種緊貼感,使得我非常的刺激,陰道裡的那種灼熱,那種溫柔,是我在別的女人身上從來都沒有嘗受過的。當陰莖插到了她陰道的底端,立刻一種奇妙的柔軟、纏綿的感覺,更使得你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一種柔軟的包裹感覺,使得你無法把持。我強忍著那種強烈的刺激,把陰莖深深的埋在她的陰道裡面,兩手伸過去柔弄她的已經充分勃起的乳頭,我的嘴壓住她的紅潤的雙唇上,吸出她的嬌嫩的舌頭,吸吮著,親吻著她。

其實這時我的心理非常的矛盾,我真的不捨得讓另外的一個男人來玩弄她,但是,我更知道,她對錢的需要更過於男人,如果我把她睡過了之後,給她很多的錢,她是絕對不會接受的,她的冷艷,她的文靜,已經決定了這一點。反正,我們之間還只是一種金錢的交易,那麼,多一個男人參與就會使她多得到幾倍的收入,我想她肯定是不會拒絕的。後來才知道,兩個男人一起來愛撫她,竟使得她得到了意外的開發,這是後話了。

當我一想到,會有兩個男人一起來玩她時,我的性慾就更加高漲了。我開始快速的操她,她「唔、唔」的回應著我對她陰道的激烈的抽插,她的陰道更加劇烈的抽搐,收縮,她的全身都在不住的抖動,顫動。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裡的抽插越來越急速,我在做著最後的衝刺,我覺得一種極強烈的快感,使得我的身體象打冷戰似的哆嗦起來,精液一洩如注的噴射出來。同時我也感覺到她的身體更顯得非常的僵硬,她的兩條腿使勁的夾著我的屁股,小腹極度的前弓,她的陰道就像一隻柔嫩的小手,緊捏住我的陰莖,反覆的擠壓,揉搓。我明白,她也達到了高潮。

我們到洗漱間裡把下身洗乾淨之後。我擁抱著她,躺在床上。我邊撫摩著她的乳房,邊親吻著她。看她很平靜,經過了這一次性交,我們好像又加深了對對方的瞭解。我試探的對她說:「我知道你非常的需要錢,你要養家,養你的那個病臥在床的老公,那你何不多做幾個,那就可以多掙到錢了。」「和你說過了,做這個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誰願意和不相干的男人做這種事哪。」她長歎了一口氣「也想多做幾個,可是這種事情很使人擔驚受怕的,男人要都像你這樣,即不變態,又不粗暴的能有幾個。一旦遇上了,不被害死,也會弄的遍體鱗傷,那敢哪。」她又是一聲歎息「在舞廳裡面,對那些摟住就想摳的男人,我都煩死了,那麼十元錢就想把你按到牆上,幹上一回,你說男人還能讓你相信嗎。」「那你看我怎麼樣啊,呵呵。」「你也是個急猴呀,剛進門,就給人家扒光了,連後面都不放過,壞死了。」「誰讓你這麼漂亮,又長得這麼嬌小,太惹人愛了。哈哈。等一會我再找一個朋友來一起幹你一回怎麼樣啊,那樣會更好玩的。」「竟瞎說,一個女人怎麼會給兩個男人一起玩,那還不被幹死了。

我可不幹。」「可是,兩個人會給很多的錢的嗎,你不是很需要錢的嗎,我找的人又很安全,也很溫柔,有什麼可怕的,幾個男人還不都是一樣的玩嗎,沒關係,大家一起玩玩嗎。」「你真的這樣壞,剛操完我,就想壞主意整我。還說喜歡我哪,你們男人沒一個好人。」「我說的是真的,一會會有一個朋友來,大家一起玩玩,我們不會虧了你的,可以嗎,如果你反對,我可以馬上告訴他,不讓他來了。」她長時間的沒有說話,只是把臉蛋深埋進我的胸脯上,用柔軟的舌頭舔我的乳頭,舔得我非常刺激,我感覺到我的陰莖騰的一下又高高的勃硬起來,我緊緊的摟住她嬌小的身子,兩手在她的豐滿的小屁股上來回的撫摩著。她小巧的嘴唇、牙齒、舌頭交替的進攻著我敏感的乳頭,一隻手捏住我的另一隻乳頭揉捏著,弄的我特別的刺激。我翻身又壓在她的身上,她分開大腿,讓我很方便的將陰莖再次的插進她的體內,她用力的挺動著小腹,使勁的用陰道包裹住我的陰莖「別讓別的男人來玩弄我了,那該有多不好意思呀,你捨得嗎。」「寶貝,你真傻,我是想讓你多掙到些錢嗎。我知道你是個很要強的女人,我多給你錢你會要嗎,所以只好這樣做了,名正言順的多掙些錢,不好嗎。」「那……」「那什麼那,乖乖的聽話。而且兩個男人一起玩,你也會更刺激的,只要你願意,以後我們就可以經常的在一起玩的了。」說著,我又開始操她了。

正當我們接近瘋狂的時候,我的炮友來了。這時,她正在我的身底下扭動著身子,忘情的呻吟著,看見一個男人進來,她的臉顯得更紅了,她想掙扎著坐起來,但是被我騎在身上,她馬上本能的把腿拼上,兩隻小手推著我的胸膛。「別怕,」我說:「這個就是我的那個朋友,他人挺好的,他也會非常喜歡你的。」「不,我不幹,誰說我要你們兩個人一起玩了……」「好哇,那就讓他一個人玩,總可以了吧」「你就是壞,誰說讓他玩了……」她的小拳頭就像雨點似的捶打著我的前胸「不玩了,你們男人都壞……」炮友已經走到了床前,我翻身從她的身上下來,看著他脫掉身上的衣服,爬上了床,我們就一邊一個的摟住她,躺到床上。她的眼睛緊閉著,兩隻手無所適從的扎煞了幾下,一字形的攤開了,腿仍然緊緊的纏繞在一起。等待著我們兩個男人對她肉體的的進攻。

炮友取悅女人是非常有經驗的,他用嘴含著她的翹立的乳頭,用舌頭舔弄,同時一隻手伸到她的下面,用拇指輕輕的揉弄她的陰蒂,其餘的手指在她的張開的陰唇上,旋轉的滑動。我也配合著他對她的乳頭和陰部反覆的揉摳起來。不一會,我就看到,她的身體越來越緊繃起來,她被分開的大腿伸的筆直,渾身有節奏的禁臠,抽搐。炮友把她橫著摟抱在懷裡,讓她的屁股擔在自己的腿上,她的兩腿打的開開的,陰部和屁眼全部的裸露在我們兩人的眼前。

我們兩個人輪流的用舌頭舔她的陰蒂和陰唇,舔她的紅艷艷的陰道口,也不時的舔著她的菊花蕾似的小屁眼,她的陰道裡更多的淫液在不斷的流出,她的身體由抽搐變成了抖動,她的聲音由小到大,由低吟變成了「哦……哦……」的呼聲,她的呼吸更加的急促,她的手在空中揮舞了幾下,然後,摸索著抓住了我們早已經尖挺起來了的陰莖,拇指在龜頭上來回的畫著圓圈。我把兩根手指插進她的潤滑的陰道,在裡面旋轉,撫摩著陰道裡面的嫩軟的肉芽,另只手在她豐滿的乳房上揉捏和揉弄著。我看到炮友的手指已經伸進了她的屁眼裡面,在來回的頂捅,不一會,她的身子突然劇烈的跳動起來,兩腿突然緊夾,是那樣的僵硬,同時,從她的陰道裡一股淫液連同尿液狂瀉出來,她的身子連續的抖動著,口裡「啊……啊……」的喊叫著。炮友抬頭看著我:「看到了嗎,她已經瀉身了,她真的很敏感,連尿都讓我們給鼓搗出來了。」我點點頭,拿毛巾把她的陰部搽乾淨,然後,把她的屁股挪到我的兩腿之間,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性慾,我把粗挺的陰莖前挺,分開她的大腿,她的陰唇是分開的,很容易的龜頭就埋進了她的灼熱的陰道,就這樣的讓她的陰道口含住我的龜頭,慢慢的在她的陰道口處摩擦挺觸。

這時,炮友就蹲在她的頭前,先是親吻她的小嘴唇,揉捏她的乳房,然後,慢慢的把陰莖貼上她的紅唇,她的唇張開了,那粗長的陰莖一點點的被她含進嘴裡。慢慢的,她更加淫蕩起來,我覺出她的體溫越來越高,她的叫床聲也越來越大,她的小腹不斷的挺聳,她的小屁股不停的扭動,我們故意的挑逗著她,並不進一步的真正操她,我們是要使得她主動的接受我們對她的玩弄,使得她能夠真正的放開女人的本能。

不出所料,沒過一會工夫,她就有些受不了了,她的身體急劇的衝動起來,她的手握住炮友的陰莖,來回的擼動,舌頭在龜頭和陰莖上「咂咂」的唆吮起來,口裡不斷的浪叫「別折磨我了,快點插進去,受不了了」「說清楚些,」我挑逗的說「插哪裡,怎麼插呀。」「操……操我的……」「快說,操她的哪裡。」「啊……操……操我的小……逼,快使勁操我的小逼。」她的腿辟的更開,兩條大腿幾乎成了一條直線,嫣紅的陰道口和黎黑的肛門都在不住的緊縮著。她的乳房好像被揉搓大了,顯得更加的豐滿和柔嫩。潔白的乳房好像佈滿了紅暈。我蹲起身,慢慢的把陰莖挺向她陰道裡面,一直插到盡裡面,然後開始第二次在她的嬌柔的肉體上的馳騁。在我們兩個男人的前後夾擊下,她很快的又一次洩身,濃濃的淫液連同清澈的尿水隨著我陰莖的聳動,抽插汩汩的從陰道裡溢出,淌流到床單上。她的身體變得十分的柔軟,好像一灘亂泥樣的躺在我的身下。她的嘴裡喃喃的低語著:「不行了,你們兩個一起整我,我的頭都讓你們整昏了,你們還是一個一個的來吧,操多長時間都沒關係,只是不要再一起擺弄我了。」「你是太興奮了,知道嗎,你已經連著洩身了兩次了,還不累。」炮友仍在調戲著她「你洩身時的摸樣好迷人,叫的也好聽,讓我們更想使勁的操她的小逼。呵呵!」「你們兩個也非常好,讓你們操,真的很刺激,我明白你們兩個一定是玩女人的高手,弄得我高潮不斷,我渾身一點勁也沒有了呀,饒了我,先讓我歇一會,然後讓你們一起操我,好不好?」

看到她求饒的樣子是那樣的楚楚動人,我和炮友會意的點點頭。炮友一翻身仰躺在了她的身旁,我沒有把陰莖抽出來,仍然深插在她的陰道裡,把她抱起來,讓她的一條腿擔在我的身上,另條腿夾在我的兩腿中間,我用左手按著她柔嫩的小屁股,右手插入她的頸下,摟住她,和她親吻起來。我慢慢的挺動屁股,使得陰莖在她的緊窄的陰道裡慢慢的摩擦,可以感覺到她陰道壁的顫抖和收縮,如果不是已經射了一次精,恐怕早已把持不住的射精了。「你的小逼真好,怎麼操也操不夠怎麼辦,以後你還會來找我嗎。」「我才不會,你這麼壞蛋,自己一個人玩還不夠,再找個人來一起整我,弄得我渾身秫秫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我也使勁的整你……」說著,只覺得她的陰道裡好像翻江倒海似的蠕動,痙攣,陰道底部海綿狀的腔肉柔柔的包裹住我的龜頭,我覺得一股秫麻從會陰部發出,陰莖不可抑制的抖動著,我使勁的把陰莖頂住在她陰道盡頭的子宮頸後面的深腔裡。她的小屁股在急速的挺聳,不斷的加強著我陰莖的快感,精液不可抑制的噴射而出,我「啊……啊……」的大叫著,她也同時達到了又一次高潮,口裡「嗷……嗷……」的呻吟起來。「太刺激了!」我和她幾乎是同時感慨著。

我把她緊緊的摟抱在懷裡,用嘴在她的臉上、嘴唇和脖頸上深深的親吻著「你真是我的小寶貝,我真的喜歡上你了!」我說真心話,然後不由得覺得自己的臉紅了起來。「我也喜歡你,我更喜歡這種被兩個男人同時擺弄的快感。」她的臉紅紅的,渾身都很潮濕,柔嫩的身體,被揉弄的顯得潮紅。我放開她,她仰臉的躺在床上,眼睛已經不再緊閉著,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顯得那樣的癡迷。像個孩子似的苗條柔嫩的身子在燈光下顯得更加的嬌嫩柔弱。

過了一會,炮友掉過身子。頭伏進她的大腿裡。她的陰道已經收縮的很好,些許的精液溢出來,滴落在紅褐色的菊花蕾上,就好像是雪壓梨花,紅白分明,煞是好看。他推開她陰蒂包皮,使得嫩紅的陰蒂脫穎而出。他用舌頭在陰蒂上擠壓舔弄。很快的又把她刺激的喊叫起來,她的身體再一次的僵硬起來,潔白的小腹有節奏的痙攣、蠕動。嘴裡「呵……呵……」的急促的喘息著。

她的兩腿很自然的越來越開的張開來,腹部漸漸的高聳,尖翹的小屁股也在來回的扭擺,她的陰部挺的更高,嫣紅的小嘴唇癡迷的扇合著,她的頭抬了起來,兩隻大眼睛噴射著濃郁的淫慾,盯視在自己那挺聳著正被舔揉著的陰蒂上。她拉住我的手放在她的酥胸上,讓我撫弄她的乳房,我用唇含住她的一隻乳頭吸吮舔頂,一隻手揉捏著另只乳房,她被舔揉的「哦……哦……恩……恩……」的呻喚起來進入了又一次高潮。

在她渾身癱軟的時候,炮友不失時機的將陰莖插進了她的陰道,剛一插進去,炮友就急速的抽送起來,操得她的身子上下的來回竄聳,只操了幾十下,炮友就「啊……啊……」的大叫著射了精。他從她的身上翻下身子,餘興未盡的說:「這小逼絕了,把我這雞吧攥的比手攥的都有勁,沒過癮,沒過癮,還沒等操夠哪,精他媽的就讓她給擠出來了。還得操幾回才能過癮哪,呵呵。」

這一晚,我和炮友操了她一夜,用盡了各種姿勢,甚至同時操了她的陰道和屁眼,我們一直沒有再射精,直到天亮時,我們才同時把精射到她的陰道和肛門裡。真的是一個絕妙的女人,絕妙的經歷。後來,她又來過我家裡幾次,我們玩的更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