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女情節

成人文學
2013/ 10/ 10
我有非常濃烈的" 處女情結" ,箇中原因卻有些令人羞以啟齒。任何事情都有因必有果,那我就先道出這原因,然後再敘述這紀實故事的全部結果。

我以前曾經是教師,前妻也是個小學教員,算是" 門當戶對" 了。在與前妻搞對像之前,我還是一個連女人氣味都不曾聞到過的正宗" 處子" 之身,更不用說什麼" 幼香味" 了。在熱戀中,第一次真正肏我前妻時,我的雞巴好硬哦!

那是暑假的一天,我赤身裸體地端坐在凳子上,雞巴早已" 直衝雲霄".見到此情此景,一絲不掛的前妻這時也忍耐不住了,一個跨步就騎在我的右大腿上,雙手緊緊摟住我的脖子,急切地用她的屄穴找準我的龜頭後,就使勁用力往下壓。

早就飢渴難耐的我,也順勢用力向上一挺,人生中第一次,把自己年輕壯實的雞巴直直地插進了一個女人同樣青春飽滿的陰道。激動,興奮得忘乎所以的我,雙手緊緊摟住她結實,豐滿,渾圓的屁股,不由自主地趕緊上下抽送了起來,但是,還沒等到那令人消魂的射精時刻,不速之客來訪的敲門聲攪亂了我們的好事。

當我把硬梆梆的雞巴很不情願地從前妻豐滿,緊握的陰道中抽出來,低頭一看,卻沒有見到那同樣令我興奮和激動的寶貴" 處女紅" 時,我熱情激盪的心一下子就給涼透了,原本就硬梆梆的雞巴,頓時像被人迎頭痛擊一般地給耷拉了。對此我耿耿於懷," 處女情結" 也從此油然而生。

後來,我果斷地砸碎了戴在自己手腳上的" 為人師表" ,和" 師道尊嚴" 的道德鐐銬,一頭扎進商海,拚命地掙錢,發瘋地嫖小姐,玩雛妓。而我最強烈的願望莫過於是想要多" 破處" ,以得到那寶貴的" 處女紅" ,這樣才算不枉此生,唯有如此,也才能化解我心頭之怨恨,了卻我心中的夙願!然而,造化往往捉弄人。你根本不想要的東西或者說機會,有的時候它竟會不期而至;而你一直都在千方百計,苦苦尋覓的機遇卻偏偏難逢難遇。為了這朝思暮想,苦苦尋覓的" 處女紅" ,我不知花費了多少金錢,也記不清嫖宿了多少小姐和雛妓,但是,卻遲遲未能了卻此願。

有一次,我獨自乘出租車,前往出席一位客戶的宴請酒會。由於路途比較遙遠,那中年的哥也許害怕寂寞,上車不一會兒,他就主動與我搭起話來。沒想到三五幾句話下來,我倆居然談得十分的投機。大約車過中途,我們開始聊到泡妞,玩小姐,開苞破處的話題上來。本來話匣子就大開的司機,一談到我倆這" 臭味相投" 的話題,就更加一發不可收拾。

他很興奮地談到,離城較遠的山區,有個叫銀州鎮的小鄉鎮,地處偏僻且貧窮落後,民風純樸而重男輕女,但那小鎮上的娛樂生意卻非常紅火,因為,那裡以小鎮附近的農家小妹,雛妓多,價格便宜,娛樂場所家庭式而聞名。而鎮周圍不遠的山村,希望讓嫖客給" 破處" ,以獲取較多" 開苞" 費來補貼家用的農村小妹崽多而嫩,更是其一大特色。他還饒有興趣地給我講了一個在當地廣為流傳的" 娛樂段子" ,來對此加以佐證。說是,只要鎮上有名的女老闆" 鄧娘" (農村不叫" 媽瞇" ),站在鎮口的土坡上吆喝一聲:" 么女子,家裡來客人了哦!".你就會看見:正在田里幫父母插秧的張家大女子,扔掉手中的秧苗拔腿就向鎮上跑,在坡上打豬草的李么妹背上背簍急忙就往家裡走,去年初中一年級就輟學在家的王家三女子,正騎在牛背上放牛,聞聲跳下牛背,飛快地朝著村口趕。

這葷段子還沒講完,那的哥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看他接電話那喜形於色的樣子,我忍不住向他尋問起來。的哥也很高興地給我道出了實情。其實,為了跑出租多掙錢,他早就與銀州鎮的幾家女老闆有" 業務" 聯繫,一旦到了" 鮮貨"(新來的小姐)或者" 嫩瓜" (未" 破瓜" 的嫩處女),女老闆們就電話通知的哥拉客去,他也可從中提成。這不,剛來電話說," 嫩瓜" 已到貨,叫他趕緊拉客人給送去呢。

聞聽此言,我激動得差點兒從後座上跳了起來。哪裡還顧得上什麼宴會不宴會的,我急切地要求的哥馬上調轉車頭,直奔銀州鎮去,來回車費加倍付給。一聽這話,那的哥樂壞了,二話沒說,迅速調轉車頭,加大油門,向著銀州鎮飛馳而去……!

幾經顛簸,好不容易才趕到了目的地,天色已近午夜。整個小鎮寂靜,昏暗,全然看不見如城市裡那般熱鬧,喧嘩,燈火通明的娛樂場所。只有停泊在大街小巷的高檔小汽車顯得特別引人注目,這倒使我感到非常驚奇。我們在一戶人家門前停下車。一個衣著樸實,面貌賢惠的少婦早已在門口等候我們了。經的哥介紹,我知道她就是女老闆" 廖娘".女老闆非常熱情地歡迎我的光顧,直徑將我領進二樓的一間乾淨,整潔的寢室後,立馬去三樓將那個等我給她" 開苞" 的嫩處女帶到我面前,說她叫小翠。

女老闆對我耳語交代了幾句,又向小翠嚴肅地要求了幾句之後,對我微笑地擠了擠眼,就反手關了房門離開了。當我仔細打量起這小翠時,眼睛不禁為之一亮:她果然如" 廖娘" 剛才交代的那樣,高二就輟學了,剛滿十八歲的模樣,個子卻長得高挑,結實,飽滿,但仍顯滿臉的稚氣,一頭又黑又亮的頭髮,束成兩條長而大的羊角辮子豎起在腦後,更顯天真,幼稚。

農村丫頭,臉蛋雖不盡如人意,但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特別是那渾身上下散發出來誘人的鄉土氣息,卻令我異常興奮和喜歡。進了房間,還沒等我坐停當,那小翠就如侍候父親一般,勤快,懂事地為我打來熱水,侍侯我洗漱。當時,我對她的行為表現很感動的同時,也不免有點狐疑,因為,雖還未曾給小女子開苞,破過身,但憑我在風月場中的直接和間接經驗而論,如果是真正的處女,特別是第一次單獨面對一個陌生男人的黃花閨女,表情通常會是羞澀,拘束,行為也會顯得很不自然的樣子才對。

當然,懷疑歸懷疑,也許,農村的貧困丫頭好不容易有掙錢的機會,如今能在客人面前表現得大方,勤快點也不難理解,馬上" 開苞" 驗貨就可辨別真假了。當那小翠脫光了衣服,赤身裸體溫順地仰面躺在床上,雙手摀住臉面,向我坦露著她的白嫩,豐滿的一對乳苞,光鮮無毛,高高凸起在小腹下面的飽滿陰阜的小窩的時候,我頓時沒有了任何思想顧慮.三五幾下,我也脫得個精光,像餓狼抓小羊一般撲了上去,把她重重地壓在身子下,根本就顧不上走什麼" 前戲" 的過場了,我一口含住她小嘴巴的同時,

雙手急不可待地握住那對白嫩,豐滿的乳房,放肆地揉搓起來,興奮的雞巴也很快勃了起來,直直的,硬梆梆的,抵在她的兩腿之間。那乖巧,溫順的小翠就躺在我的身子下,緊閉著雙眼,一動不動,任我瘋狂地蹂躪著,她不時地喘著粗氣,低聲" 嗯,嗯……" 地吱唔著。

就這樣盡情地把玩了一會兒之後,我翻身側臥在她傍邊,左手摟住她的脖子,嘴巴就在她那迷人的雙乳之間來回貪婪地飛快啃咬起來,右手也心急火撩地向她小腹下伸去。當我一把摀住她那光滑無毛的嫩屄時,心中不禁暗喜,原來這正是我最喜歡的嫩屄類型:高高凸起,光滑無毛,富有彈性,一條細縫緊緊閉合,沒有半點贅肉伸出縫外。這就是人們常說的" 一線天" 式的" 蚌殼屄" !在一陣驚喜中,我右手握住她的嫩屄,興奮地用力上下揉摸起來。

不過就如此七上八下的一會兒功夫,我的手指感覺到那細縫處,屄穴口已經變得濕漉漉的了,我的中指也如泥鰍鑽洞一般,順溜地穿過滑膩的大陰唇,小陰唇,直抵處女門前___ 我突然又停止了,心中想到,既然是給嫩處女開苞,破處,應該我的雞巴先進入才對,這樣,我多年的宿願也才算得到了圓滿呀……

想到此,更加興奮,激動,我迅即一翻身又撲在小翠身上,用腿飛快地分開她的雙腿,飢渴難耐的雞巴找準她濕漉漉的屄穴,就迫不及待地要往裡沖,我的屁股往下一沉,剛剛一用力,那小翠卻本能地往床頭退縮了一下,我竟然撲了個空。如此反覆了兩三次,我頓時來了脾氣。 "你退什麼退?不准退……" 我生氣地對她喝斥道。見我態度突變,她害怕起來,一直默不作聲的她,這時候又順從地重新擺正姿勢,連忙低聲膽怯地回答道: "好……好,我不退了嘛,不退了。」

我重新扶正雞巴對準她的屄穴之後,在洞口前試著進退了兩下,雙手緊緊向下拽住她的雙肩,心一橫,深吸一口氣,屁股一收緊,腰部往上一挺,就給她狠狠地插了進去。這時候,我已經感覺不到什麼" 阻擋感" 了,只感到自己硬梆梆的雞巴被她的陰道握得緊緊的。一陣勝利的征服感,還有那如願以償的喜悅感在我心頭油然生起來。因此,我伏在她身上,讓雞巴深深地插在她緊縮的陰道裡,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然後才爽快地用力抽送了起來。那小翠就躺在我的身子下面,緊緊咬住下嘴唇,一言不發,雙臂用力摟住我的脖子,不停地喘著粗氣……

就這樣舒暢地抽送了一陣後,我想變換一種體位,以便充分飽嘗這尤物的美妙滋味,比如,來個" 隔山掏火" ," 老漢推車" 什麼的。想到此,就行動了,我把硬梆梆的雞巴抽了出來,剛要叫小翠翻過身時,低頭一看,我頓時驚呆了--我硬梆梆的雞巴上,床單上居然沒有見到半點" 處女紅" !一種又一次被欺騙的羞辱感頓時湧向心頭,令我怒火中燒,我一把將那小翠拉起來坐在床上,把硬梆梆的雞巴衝著她的臉蛋,憤怒地逼問她道: "你看看,為什麼沒流血?你說,是咋回事?……

「我……我也不曉得嘛……」 她羞紅著臉,低著頭,不敢正視我發怒的眼睛,膽怯地回答道。……事已至此,天色也早已過了午夜,我也只好既來之則安之了。

反正我還沒買單,(按當地的慣例,不見" 處女紅" ,是不付" 開苞" 費400元錢的),更何況自己雖久經慾海,但那小翠對於我而言,也算是" 鮮貨" ,人也嫩,身材也不錯,何不把她飽餐一頓,也不虛此行。這樣一想,心情倒也平靜了下來。

當晚,我就發瘋似地折騰了她很多次,以發洩心中的情慾和不快。 "你這死女子是咋搞的?床單上乾乾淨淨的。你是不是在山上放牛時,讓放牛娃給破了處的?你說呀……" 飯廳裡鴉雀無聲,其他幾個小姐都把頭埋得低低的,大氣都不敢。

" 沒……沒有嘛,爸媽管我好嚴的,我……我也不知是咋回事嘛……" 小翠紅著臉,低頭看著飯碗,可憐兮兮地回答道……我也沒心思吃早飯了,臨走之前,看到小翠滿臉委屈,怪可憐的樣子,我還是按" 包夜" 的規矩,付給女老闆200元錢。其中一百元是" 包夜" 的嫖資,另一百元是我的" 招待費".因為,按當地的規矩,給嫩處女" 破處見紅" 的第二天,客人是要請店裡的所有小姐們在飯館吃頓飯的,以祝賀已破處的小姐可以正式接客了。

這就是我追求" 處女紅" 的親身經歷。把這一段紀實故事的原因及結果都敘述出來與處迷們共勉,也希望大家從中能吸取我的教訓,以免花費了高價卻買了個落地桃子,既丟了自己的面子又不划算,你說對不?哦,我差點忘了。幾年以後,我與現在的老婆結了婚,雖然她長得並不漂亮,但是我卻很喜歡她,因為我得到了她寶貴的" 處女紅" ,這才了卻了我一生的夙願。因此,時至今日,我還珍藏著那沾滿我老婆" 處女紅" 的雪白絲巾呢。當然,這些都已經是後話了,那就以後再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