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遇教堂

成人文學
2013/ 10/ 10
我是某市大一生,處男這個名稱整整伴隨了我20年,直到某天……

那天我無聊在學校周邊隨便逛逛,無意中發現一座並不起眼的教堂,出於新鮮感,我推開了半掩的門。「吱呀…」腳下是波斯的手工地毯,踩上去非常的舒適柔軟,正眼望去的是一個古樸十字架,奇怪的是沒見到耶穌,陽光透過,五顏六色的玻璃灑下來。

「歡迎來到白晝教堂。」只見一個白衣聖女,出現在十字架前面,約莫她1米6幾,一頭烏黑的長髮瀑布般的傾瀉下來,白皙的肌膚,身材在那大白袍的掩蓋下沒法判斷,姣好的面龐,眉清目秀,給人一種清純乾淨,如沐清風的感覺,她的聲音像目光一樣柔和,像是和煦的春風一般飄進我內心深處。「有什麼願望,獻上你的虔誠,無所不能的主都能為你實現。」

看著她你很容易就把心底裡最深處的話說出來,「我想破處。」我不禁脫口而出。

她十指相握,微閉雙眼,微聲道:「你願意把第一次獻給神的話。」然後,轉過身來,輕輕地解下白袍。我的瞳孔立即放大了一倍,心跳加速,一團無名火湧入下腹…聖女紅撲撲的臉頰,眼神裡帶著三分害羞七分撫媚,曲線玲瓏地軀幹,那奶子能稱得上的豪乳了,而且還挺拔得像山峰一般,尤其是胸前飽滿的雙峰就彷彿兩顆熟透的水蜜桃一般。我的腦子突然嗡的一聲,下身不由自主的支起小帳篷來。

她嫣然一笑,走到我跟前,一隻手摟我的脖子,一隻手上下撫摸著我那支起的帳篷,她滿臉羞意,櫻桃般的小嘴向我吻來,溫柔的雙唇貼住了我的嘴巴,然後一頭滑膩的舌頭已經了過來,我感覺自己快失去判斷能力。她悶哼一聲,小巧的舌頭伸進我嘴裡,吸食著,攪動著。

我一手抱住她的腰肢,一手就忍不住上下摸索起來,輕輕握住了聖女左邊胸口的那座柔軟的山峰的時候,聖女身子不可抑止的顫抖了起來,我的輕捏她的乳頭,不知是不是我第一次沒把握好力度的關係,她既然一下子軟軟的半倒在地,她示意讓我添她的奶子,一隻手抓著我的手向她的私處探索,另外一隻手幫我解開了褲鏈。我那凶物已經很硬並且高高翹起,我猴急的解開衣服,兩具赤裸裸的身體開始糾纏。

天啊,她開始舔我從脖子,胸,肚臍,小腹,一直到肉棒。歐,居然含進去了,難道她不嫌髒嗎?毫無疑問,我的感覺是非常爽的,第一次體驗到這種感覺,那凶物已經凶得不能再凶了,她讓我兩手抱著她的雙腳,然後她的雙手搭在我的肩上。我那凶器慢慢的入侵著她那茂密的叢林,呀,好緊。我心中暗想,唔,好溫暖。我暗暗用力,不知是不是因為我笨拙的技術,她低低的呻吟了一下,她渴求的看了我一眼。

「啊,好漲……不要停下來。」於是我就一點一點的深入他的蜜穴,一下,兩下,三下…那滑溜溜和暖洋洋的感覺,讓我想射了,聖女似乎明白了我的企圖,微紅的臉,明媚的眸子對著我,她配合我的活塞運動,然後抱緊了我,我倆像快要融化了。啊,舒服極了,我心裡暗想。

聖女合上了眼簾,只是睫毛顫動之下,使得她看上去簡直美極了……我深深吸了口氣,頂到了她的最深處……

在那美妙地一刻來臨的時候,聖女忽然睜開了眼睛,她微微蹙著眉毛。帶著三分痛楚,七分快感,緊緊的箍著我,如同八爪魚一般。

「啊…」「唔…」

生命的精華噴灑,與花露混和,給這最原始的樂章畫上了休止符。

我的雞雞似乎還似乎不滿足,這也沒辦法我準備離去,她看我的眼光帶著幾分無奈,幾分痛楚,幾分幽怨,說:「這個給你。」她向我遞來一張紅色卡片,「晚上,你一定要來哦。會有個盛大的宴會,你會開心的或許還能找到個女友。」

我走去教堂,不知不覺就到了傍晚,我看著那卡片,上面寫著「天體會」,我暗暗吃驚,原來……這當然是要去啦,無論的出於新鮮感還是對上午那個她的留戀。如果說上午的愛是純純的愛,是簡單的愛,那晚上的愛就是真正糜爛淫亂的了。

青青的灰,蒼蒼的白,這是一個晝日的終結曲。夜的到來,骯髒的故事一字排開,同時異地地上演。當天徹底黑透後,每個罪惡的人身上沾染的塵垢就會紛紛落下來,凝結淤積成黑色的痂,那是人的影子……

我打開教堂的們,突然發現那個十字架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門,我直走向前,這裡是一個長廊,頭頂是帶著波西米亞風格的水晶吊燈,我還看見了東方的陶器,還有木雕……佈置的有點宮廷的味道。

狹長而且陰暗的走廊,走廊的兩側牆壁上都掛著燭台,那是一種類似中世紀的風格,金屬的簡約和凝重冰冷的感覺,加上晃動的陰影,成功營造出了一種神秘的氣息。

腳下是冰冷的水泥地板,我現牆壁上也沒有做任何的裝修,而是很原風貌的磚面。而一些沾染著斑駁銹跡地海盜風格掛燈,放射出幽暗的光芒。身邊突然出現兩個打扮古怪的侍衛,把我攔下,我遞上那紅色卡片,他們讓我換上一身白袍,居然連內褲都不能穿,出於對這宴會的尊重,我換上了,還按要求帶上了個面具,我選了個類似白無常的面具,除了嘴巴能看到,其他基本上遮住了,據侍衛介紹,這都是社會上一些上層人物,出來尋找激情,又不願暴露身份,而舉辦的。

打開那扇厚實的木門,突然雄偉的大殿出現在我面前。這裡的裝修,天花板,牆壁,地面,全部都沒有經過任何的妝飾,粗陋之中帶著一種冰冷的氣息……但是這裡的擺設卻堪稱「奢華」!!心想這還是那不起眼的教堂嗎?兩邊放著一排中古世紀樣式的長櫃,那冰冷的角鐵,哥特式造型的設計,還有冷硬的氣息。以及上面歲月地痕跡,一看就絕對是真貨!長櫃上擺設著長長的一排金銀器皿……寬闊的銀盤子,閃亮地金盃。盛著血紅色酒液的器皿……

而最令人矚目的,是大殿的正中間,有一個圓台,大約直徑兩米左右,高半米……讓我驚訝的是。這圓台是用一整塊大理石打磨出來地,光鑒照人,周圍是一圈台階。而在圓台的上面,刻畫著一個奇怪的圖案,似乎是某種宗教地圖騰,似乎是一團火焰,裡面有什麼東西在掙扎一樣。這個圖案非常巧妙,讓人一眼看過去,就忍不住挪開目光了,似乎能撩撥起你心裡的一團戾氣……

看看周邊的人各個都是身穿白色袍子,還有帶著各種面具,慢慢的傳來一種奇怪的聲音,類似敲鐘的聲音。圓台上出現個人,他的長袍是金色的!這明顯是一個男人,臉上帶著金色的面具……有點類似於埃及法老戴的那種,只見他十指緊握一個小巧銀色十字架,低吟幾句,下面的白袍也跟著吟唱起來,詭異得讓人感到壓抑,那個男人大手一揮,侍衛們,推著一部小車,上面放著好多杯紅色液體,分到每個人的手上,見到周邊的人都喝下去了,我也咕嚕咕嚕的喝下去了,感覺有種奇特的香氣,全身不明的躁動,應該是某種催情藥吧

白袍們都一雙一雙或者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身邊的一個女人白袍完全脫落,露出雪白的胴體,三個白袍,露出自己的肉棒,下面就和看A片沒什麼區別了,身邊的一聲聲輕輕的喘息和呻吟,而那些聲音似乎越來越激動,越來越興奮……這麼近距離的幾乎是現場觀摩一次A片表演,我呆呆的看了半小時,身邊那個女人身體上滿是各種淫糜地體液,看上去極其骯髒,但是卻帶著某種很難用言語描述的原始的衝動。和金袍男人纏綿的那個女子似乎很眼熟,正好與我四目相對,她好像認出我來了,我也瞬間明白那個就是早上的聖女。門口出現一名白袍女子,慌張的四處望望,目光落在我這,並且向我走來至於為什麼向我走來,很簡單,全場就只有我和她還穿著袍子,「還沒找到伴嗎,這可不行。」她的聲音很嬌,像出谷黃鸝一般。

然後撩開我的袍子,「啊,已經這麼挺拔啦,我還以為我遲到,好的都被人搶光了呢。」我能感覺到她的目光之中,飽含了飢渴與挑逗,我想她應該是個辣妹,當然我也不會拒絕這段露水情緣。

她媚眼如絲看著我,輕輕解去了她的袍子,然後故意在我面前緩緩轉過身軀,女孩完美的臀部曲線,讓人看的忍不住心中熱血沸騰……她的腰肢輕輕搖曳,可以稱得上的盈盈一握,看得人暈目眩, 幾乎完美的胴體,還有那雪白的半球可以用得上山巒起伏這樣的形容,但卻顯得很勻稱!身高至少也有一百七十五以上,一雙健美修長,同時筆直滾圓的大腿毫無遮攔地呈現在我面前,還有那神秘是私處……一副幾乎完美的裸體。

她摟著我的脖子,很狂熱的吻了過來,經過上午那次初體驗,我很主動的用舌頭和她互相糾纏,她吮吸著我的唾沫,說「來吧,我會讓你舒服的。」聞著她的香水味,看著她那就要滴出水來的眼睛,聽著這嬌嫩的聲音飄飄入耳,激發起我的雄性荷爾蒙,下體高高立起,我在凳子上坐著,她俯下身來,口中吐出一條粉紅色的小香舌,舔了下我的耳垂,然後是我的下巴……脖子……胸膛……一手握著我的肉棒,一隻手放在小穴上自慰。

「唔唔……」的呻吟著。

柔軟的舌尖不斷的舔著我的龜頭,不時還往小縫裡喂口水,對著我說,「好棒的雞雞,又大又硬,光是舔就快要去了。」她技術太好了,我舒服到歎息都感覺到下身快爆炸了,呀,已經到極限了嗎。「現在還不行,要忍耐,我說射你才能射。」她嘴角微微上揚「已經流出來啦,我的舌頭舒服把,再來點激烈的。」說著,她把我的肉棒含在嘴裡,我的肉棒在那濕潤的空間裡充血膨脹,經過一番的深入淺出,龜頭頂到她喉嚨的深處。唔,好溫暖,好舒服,心裡暗想,我實在是憋不住了,一手按著她的頭,把積累的東西全部都射到她嘴裡了。

「出來好多,好濃,好喝噢。」抬起頭柔媚中帶幾分羞澀的對我說。

「夠了吧,繞了我吧。」我很窩囊的道。

她眼神裡閃動著興奮的光芒,嘴角帶著嫵媚的笑容輕輕咬著嘴唇。「這可不行,下面到我舒服了。別動!不許你動!讓我來!我在上面。」說著,把我推到在地,這個角度可以看到,她的小穴已經濕噠噠的了。她坐在我身上,用她的私處壓著我的肉棒,前後運動著,很快雞雞有力挺起來。

「嘴上這麼說,下面卻這麼硬,真色呢。」嗔怪道。她稍稍坐起,用手讓雞雞對準小穴,緩緩坐下,「唔。」她似乎很舒服的樣子,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然後一手撐著我的胸膛,一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那纖細的小蠻腰左右扭動起來,說實話,我怕她會把那腰給留斷。

「啊啊,唔唔,啊…」她嬌喘不斷,並且活塞運動速度越來越快,

「親愛的,我很有感覺了。」這女人簡直就是一個妖精!一隻瘋狂的小野貓!

「再裡面些。」「碰到了,唔,繼續。」她粉紅的唇半開的濁重喘息。

「不行了,繼續下去…」聽著銷魂的叫床聲,我的感覺也越來越爽,又有想發炮的感覺了,「我想射了」我說。

「沒關係,射在裡面,一起去吧……啊!」接著就是淫水和精液混合,充滿了她的蜜穴。我倆像觸電般的抽搐,她軟倒在我胸膛上,雪白泛著粉紅的胴體還在微微顫抖。

「親愛的怎樣,我那裡讓你舒服吧。」

「嗯,緊緊的,滑滑的,濕濕的。」

「那繼續把,我要把你全部搾乾。」她的嘴角拜出一個她自認為邪惡的造型。

我坐起來,一手摟著她那蜂腰,一手挑弄她乳房上的某個突起,看著她一絲慵懶的嫵媚神態,我不由得心中慾念大增。我能感覺到她胸前的飽滿,雞雞慢慢的放到她的小穴內,隨後她的胳膊從我的脖子下繞了過來,一隻手手指輕輕的在我胸膛上劃來劃去,她的鼻息漸漸粗重了起來,然後她鼻子裡出了哼聲,最後又出了發出的癡癡的笑聲,輕輕在我嘴唇上咬了一下,在我耳邊輕輕的呼了口熱氣,低聲說,「親愛的,不要說話。」

我其實也不懂得說什麼話,一邊有安撫,肉棒由淺入深的抽插,「嗚唔…啊啊…喔哦…」她開始是尖叫喘息,後來逐漸變成了低聲的呻吟,她的嗓音越來越嬌柔,越來越無力,卻帶著幾分惹火動人……低柔的嗓音好似一曲動人的催曲……聽著她的嬌喘,此時無聲勝有聲,彷彿任何的情話都比不上她那叫床。

我深深吸了口氣,緊緊的把她抱在懷裡近距離看她。從她眼神裡滿是飢渴和興奮,忽然伸出雙腿,好像蛇一般的緊緊糾纏住了我的腰部,我也忍耐不住了,猛的挺腰……

我腦子裡已經一片空白,覺得全身都在燃燒,好像全身力量都集中到下身,猛得一頂。

「啊!」她出了一聲近乎於虛弱的尖叫,聲音充滿了喜悅和滿足,眼神飄忽。她的指甲在我的背後留下了幾道劃出來的血痕她光滑的胸脯上已經滿是汗水,那雙長有開力心的就長好腿手依打然死死糾纏著我的腰部……說實話。和這樣一個身材近乎完美的女人做愛,由其是在高潮的時候,她的那雙有力的長腿努力扭動起來的時候,那種滋味爽的簡直無法用語言來描述!

我終於翻身從她的身體上滾了下來,就緊緊貼著她,大口喘息起來。

她高聳的胸脯上浮現出一層細細的汗珠,在喘息中,那誘人的胸部上下起伏。加上那若有若無的呻吟喘息……儘管管剛剛才佔有了她。可是我內心仍然忍不住讚歎這具近乎完美得可以讓男人瘋的身體。

她的身子柔軟的好像一癱泥,似乎已經連一絲力氣都沒了,那雙明媚眼珠看著我,充滿了複雜的眼神「寶貝,你實在太捧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歡上你了。」她喘息了會兒,柔弱的對我說。然後翻身在我的身上,身體正面的每一個部位都緊緊貼在一起。

她解下我的面具,同時也摘下自己的面具,我瞬間震撼了,這不是我們學校的校花林霏雪嗎?她擁有一張很清秀的鵝蛋臉,肌膚很細膩且白皙,鼻樑很高,嘴唇的輪廓也很豐潤誘人,嘴角微微上翹,由其讓人感到驚艷的,是她的那雙眼睛,碩大而黑亮,水靈得就彷彿一汪清澈的湖水。 那眸子子閃亮,隱隱的透著幾分勾魂的味道……很嫵媚但是媚得很正,顯得很清純的樣子。

我在圖書館見過她一面,在她安靜下來的時候,她那雙美麗大眼晴,是非常具有欺騙性的!那模樣使她看上去好像一個純潔天真的女孩,好像天使一般。可是當她狂野起來的時候,做起愛來她是一個妖姬,是妖精中的妖精,足以讓人精盡人亡!

「你認識我?」

「嗯,我也在XX大學讀書。」

「哦!」她輕咬食指,一副無知的樣子,「那做我男朋友,你要永遠愛我。」說著還瞄了下我下體。

「嗯。」我淡淡的笑了笑到道,「我會用一輩子愛的你。」說著把她擁入懷裡。

之後我們成為了一對,戰場轉移到學校。

(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