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買春爽記

成人文學
2013/ 10/ 10
春天快要過去了,夏天馬上就要來了,五月初天氣已經是挺熱的了,不過早晨和晚上還是挺涼的。街上的女人早已按捺不住風騷的個性,早早的穿上了性感暴露的時裝,看的我是心頭火起。有一天,一個朋友給我打電話,說他有個朋友住在聊城,不小心,把單位同事的一台手機給弄丟了,本來想賠他一台差不多價錢的手機,可是人家就要這個型號的,正巧我自己用的手機就是這個型號,於是朋友打電話給我說他朋友願意出 800 元買我的電話,問我賣是不賣。我正想換一部電話,這個手機在二手電話市場裡最多也多值 500 塊,我都有心賣掉了,這一來我當然是很高興,不過朋友又說要我去聊城給他送去,我開始說不想去,可朋友說你不正想換手機呢嗎?那人出的價很高,再說從濟南到聊城,來回的車費最多也就是 20 塊錢,用不了半天就能回來了。我一想,朋友說的也是,我現在呆著也沒啥事兒,不就是一上午的時間嗎?權當睡個懶覺了,還能賺 300 塊錢,何樂而不為呢?於是和朋友訂好,第二天動身我就去聊城。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爸爸休息在家,中午吃過了飯,我帶上他的手機直奔火車站,買好了車票上了火車,如果做客車會更快一點,不過我坐客車有時會暈車,坐火車覺得比較舒服。一個小時左右後到了聊城站,那人的家住在聊城市茌平縣,我又坐中巴到了茌平。

這茌平縣是聊城市附屬的一個小縣城,聊城是一個縣級市,比起濟南這個省會城市要小得多,茌平更只是一個偏僻的縣城,按我朋友給我的地址,我很順利的找到了那個人,他對我的手機很滿意,因為我的手機保持得很新,他沒怎麼試機就給我點了 800 塊錢現金,還要留我吃飯,不過我急於回家就沒有多呆。下樓之後,將手機卡換到我爸爸的手機裡,剛一開機就收到了一條信息,原來是一個和我關係不錯的女孩說心情不好,要我上網陪她聊聊,我一直很喜歡她,於是也沒敢不答應,在附近找了一個小網吧開始上網。這地方並不繁華,不過也是五臟俱全,小飯館,網吧,洗頭房,服裝店什麼的一家挨一家。在網吧和她聊了半天,她東扯一句,西扯一句的沒完沒了,還不讓我走,一轉眼已經上了四個小時,一看表,已經下午六點半了,我的肚子餓得咕咕作響,她大概也餓了,說自己心情好多了,謝謝我陪她,要去吃飯了,我像得了特赦一樣下了機。在網吧對面找了一家刀削麵館點了一大碗刀削面,一盤醬骨頭,還要了一瓶啤酒,飯館裡人不多,老闆和小工都靠在吧台裡打嗑睡。吃飯的時候,旁邊的兩個中年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一個說遼東賓館旅館一條街上有好幾家旅館最近又來了不少漂亮姑娘,又靚又便宜,還說晚上呆著沒事,去找個好看的玩玩,另一個說要想去的話就應該 5 點之前去,現在再去,好看的已經讓人家挑走了,同樣花 50 塊錢,為啥不找好看的?先前那人連聲說有道理,那就明天晚上再去。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我一聽,在這裡找小姐才 50 塊錢?也太便宜了吧?要是在濟南,再難看的小姐也得 100 以上啊!心中不禁一動,暗想:要不要去看看?吃完了面結了帳,走出飯館,天色已經黑了,正考慮著該從哪條路去車站,一眼瞥見幾條路外的一棟樓上亮著四個大字的紅色霓虹燈:遼東賓館。我心頭一動,鬼使神差地向那走去。那賓館並不很遠,不到十分鐘的路已經到了這個遼東賓館。說是賓館,在濟南市裡充其量也就是一個三流賓館而已,恐怕連 3 星級都算不上。五層的白色大樓,兩旁路邊全是小旅館,門面不大,一家挨一家,最少也有二三十家的樣子。我走近一家旅館,門口有一個中年女人在門口嗑瓜子,她看見我過來,估計我不是本地人,笑臉對我說:「小伙,住店嗎?又便宜又舒服,你是找人還是過夜?」 我心想:我會找什麼人來旅館找?真是笑話。便沒理她。又往前走,看見一家旅館門口的燈箱上寫著:住宿優惠, 20 、 30 元。我心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乾脆進去問問看看。進門時剛好看見兩個年輕姑娘走出來,看我進了旅館,兩人馬上又跑了回來,上下的打量我。老闆是個中年男人,問我:「住宿還是找人?」我一聽,怎麼都問找人呢?不過我是何等的機敏,馬上想到:他們所說的「找人」很可能就是問你要不要小姐的意思。於是我不動聲色的說:「找人。有好的嗎?」那男人指了指跑回來的兩女說:「現在就她們倆了,你看行不行?」我心中暗笑,一看兩女,也就不到二十歲的樣子,身材瘦弱,長相難看,臉蛋暗紅還有一些雀斑,典型的農村妹子。我問她們:「多大了?」其中一個說:「俺們十八。」我又問道:「沒別的了?」老闆面露難色說:「現在貨少,時間也太晚了,有幾個不錯的早讓人挑走了。」我不太滿意,要走,老闆說:「小伙,給你優惠點怎麼樣?姑娘連住宿一夜 50 ,行不?」我沒答話,逕直走了出去。出了門時那老闆還在大聲的說:「別的家也都沒有好的了,要不能給你這麼便宜嗎?」我沒理她,走向路對面。對面一家旅館門面也不大,門口一個老闆模樣的中年女人迎上來說:「小伙,我看你走了好幾家了。我這兒有兩個還算不錯吧。你看行不?」我跟著她進了旅館,沙發上坐著兩個年輕姑娘,二十多歲,長的倒不難看,不過身形都挺瘦,我一向對瘦肉型的女孩沒什麼興趣,搖了搖頭。老闆說:「怎麼?這倆也不行?那你眼光也太高了吧?」我說:「我不喜歡瘦的,長相差不多就行。」屋裡另一個中年男人笑了:「那你說話啊。」沖隔壁說:「小玲,來!」隔壁那邊答應了一聲,跑過來一個女孩。這女孩身高不算矮,圓圓的臉蛋,皮膚挺白嫩,長髮在腦後紮了一個馬尾辮兒,大眼睛,紅嫩嫩的嘴唇挺性感的,長相一般,也是農村姑娘相,沒什麼看頭,不過倒也不很難看,但她的身材卻很吸引我:豐滿健碩的體形,上身穿一件白色的襯衫,胸前繡著蕾絲的花邊,一對豐滿的乳房緊緊地繃在面料下,裡面穿的蘭色吊帶胸罩清楚可見。腰間的肉也緊繃著,下穿一條黑色綢時裝褲,屁股又圓又大,大腿根也都快趕上我的粗了。她笑嘻嘻說:「怎麼,啥事啊?」 這一個肉感的大姑娘站在我的面前,直看得我大腦充血,當時下邊就有一股熱氣往上蠕動,也沒多想,說:「行,就她吧!」老闆大笑說:「原來你喜歡胖丫頭啊,早知道剛才就讓她出來了!」一旁沙發上那兩個女孩一臉不屑之色,哼了一聲進裡屋去了。我問老闆:「價錢怎麼談?」老闆說:「看你這麼相中,給你不能貴了。這麼著吧。一次 50 ,包宿 100 ,宿費 30 ,怎麼樣?」我心中暗道便宜,不過臉上不動聲色,說:「你也沒給我優惠啊?對面給我 100 一宿帶宿費我都沒幹呢。」老闆笑了說:「小伙,對面的貨色我還不知道?都是歪瓜裂棗的,誰要啊?這麼著吧!包宿帶宿費 120 ,給你挑個大屋,屋大床大,淋浴隨便沖,怎麼樣?」我心花怒放,說:「行吧,我也不和你講了,安全不?」 那中年女人發話了:「誰來查啊,誰來查俺們不知道啊?小伙,我看你也不像本地的,你是外來的吧?」我說:「我是濟南的,來茌平找個朋友辦點事。」他說: 「是嗎?原來是大地方來的呀!你們那裡俺也知道,查的嚴著呢,不過這裡你就放一百個心吧,茌平是小縣城,天高皇帝遠的,誰也不來管。咱是為了賺錢,你是為了樂,對不?」我說:「那對。」交了錢,中年女人帶著我和那叫小玲的姑娘來到走廊盡頭的一間屋裡,開燈一看,屋的確不算小,一張大床擺在地中間,雖然陳設簡單甚至有點簡陋,卻也乾淨。中年女人把我倆讓到屋裡,說:「淋浴間就在出門右走第一個屋,廁所在第二個屋。有套沒?沒有我這有賣的,一塊錢一個,先免費送你一個。手紙床頭有,有啥事就喊一聲。」那姑娘坐在床上,臉上略帶一絲羞澀,但還是笑吟吟地。我說:「行了,不用麻煩了,有事我再找你。」老闆娘轉身帶上門走了。

屋裡的燈光昏暗,不過倒也挺有情調的。我坐在姑娘身旁,她看了我一眼,臉一紅笑了,沒說話。我這個人最喜歡像這種豐滿健康型的姑娘了,伸手輕摟過她的肩膀靠在我身上,她順從地貼在我胸前,臉蛋貼著我的臉,我問:「你多大了?叫什麼名啊?」她說:「俺 25 了,你叫我小玲吧。」我右手摸在她的大腿上,手感豐滿又結實,我親了她的臉蛋一下,又在她柔軟的小嘴上印上一吻。她看了我一眼,又笑了,我笑著說:「你笑什麼啊?」她說:「沒啥,你還挺溫柔的呢。」我說: 「你知道我為啥不找她倆,卻找你嗎?」她說:「知道呀,你不是就喜歡豐滿的嗎?」我笑了,說:「對呀,所以我愛死你了,今晚你要陪我一宿呢,好不?」她點了點頭,嗯了一聲表示同意。我又問:「你做這個多長時間了?」她說:「沒多長,不到一年吧?其實也沒怎麼做過,我是農村的,就是在家閒著也沒事幹,工作也不好找,就來這兒賺點啥的。」 此時我也全想明白了,像茌平這種小縣城,地方偏僻,經濟也不發達,像她這種農村姑娘如果沒什麼太高的文化,又沒有特長,家庭管的也不嚴,沒工作的就跑到這種小旅館來做小姐,給自己賺點零花錢,而我也不必再顧慮什麼安全問題了,像這種偏僻的小縣城,恐怕連警察也不屑來找油水。於是我對她說:「我知道,其實我倆歲數差不多,都 20 多歲,我也沒把你就當成個小姐,要是你願意的話,今晚你就當我是你的男朋友,咱倆好好的過一夜怎樣?」她格格地笑了,說:「你這人還挺有意思的,我可是頭一回遇到這事呢。那行吧,你要是願意當我是你對像那我還高興呢。」我說:「那你有對像嗎?」她搖搖頭,說:「現在沒有,黃了。」 我右手離開她的大腿,隔著她的襯衫摸她那對豐滿的乳房,她的乳房又豐滿又結實,一隻手根本握不過來,我最喜歡這種典型的農村豐滿姑娘,於是用力地揉著她的奶子,她呼吸有點加快,臉上微紅,我親著她的嘴,舌頭伸進她嘴裡攪她的舌頭,她也動情了,恩恩地用舌頭和我的舌頭來回的轉動,我倆的口水互相流進對方的嘴裡,吃得咂咂有聲。我褲襠裡的雞巴也硬了起來,於是伸手解開她襯衣的扣子,她的襯衣剛剛好可以裹住她的那對大奶子,而我一解下她胸前最高點的那顆扣,她的乳房就像彈簧一樣從襯衣裡蹦了出來,要不是有胸罩包著,恐怕要彈到我的臉上。她穿著一件蘭色的吊帶胸罩,雖然她只是個農村妹子,胸罩的樣式卻很性感,大大的罩杯,上面全是蕾絲鏤空的花邊,罩杯很暴露,只能包住一半的乳房,白嫩嫩的大奶子呼之欲出,連乳暈都清楚可見,卻剛好不露出乳頭,十分的誘人。我雙手托了托她的兩隻罩杯,感覺沉甸甸的很有份量,我雙手環著她的豐滿的腰,從後面解開她胸罩的搭扣,又將肩帶從她的肩膀上拉下,胸罩就脫下來了,呵呵,這一對大乳房,白嫩肉之下泛著淡淡的青色筋脈,乳頭像兩隻大葡萄一樣,乳房稍微有點下垂,不過整體還是很堅挺,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看了這一對乳房之後,如果不感到餓的話那除非是個太監。我嚥了一口唾沫,將她扶下躺在床上,脫掉她的鞋,我也脫鞋上床,她穿著襯衫敞開著胸膛,露著兩隻豪乳,臉蛋潮紅,看上去十分的淫蕩。我跪在她兩腿間,先用舌尖舔了一下她鮮紅飽脹的乳頭,她身子微微動了一下,閉著眼睛,我又將整個乳頭含在嘴裡來回的撥弄,舔玩,故意發出咂咂的聲音來,果然她被我挑逗得春心蕩漾,身子輕輕地扭來扭去的,嘴裡還恩恩地有反應,我吃完了這顆再去吃那顆,手也不閒著,大把大把地揉捏著她的乳房,她雙手扶著我的脖子,口中「啊、啊」地叫著,我想:這農村妹子還挺會表演的呢,我吻著她柔軟的嘴,說:「你裝得還挺好的,跟真的似的,讓我更興奮了。不過今晚我要你把我當成是你的對像,所以你也不用裝,我不會怪你的。」沒想到她對我說:「不是……,我最受不了別人弄我的乳頭了,其實只要是別人一弄我的乳房我就這樣,真的不是裝的,俺不騙你。」 我喜道:「是嗎?那可太好了,那你下邊那裡濕了嗎?」 她紅著臉點了點頭,我扭開她褲子拉鏈的搭扣,拉下拉鏈,發現她裡面穿著一條紅色的蕾絲花內褲,內褲的樣式也很性感,很窄也很薄,雖然和胸罩很不協調,卻有另外一種誘惑,我脫下她的褲子,她的確很豐滿,豐滿得甚至有點過胖,不過因為肌肉結實,卻並不給人臃腫的感覺,肥大的屁股,健美的大腿包裹在一條窄窄的紅色內褲裡,真是一幅令人血脈賁張的畫面。我三下五除二脫光自己的衣褲,拉下她的內褲,分開她的兩腿,跪在她腿間仔細地端詳她的陰部,她陰毛不多,稀稀拉拉的和沒有差不多,不過我已經猜到了,因為書上都說如果豐滿的年輕女人陰毛不多,就表明這個女人性慾很旺盛,她的大陰唇肥厚又豐滿,因為她的腿分得很開,所以大陰唇也裂開了嘴,蜜液也已經流出來了一些,沾到了大腿根的邊上,我低頭聞了聞,淡淡的有一點味道,不過還不像我以前搞過的一些性慾強的女人那樣味大,禁不住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她肥厚的大陰唇,她呻吟一聲,好像禁不住這樣的刺激,手扶在我的頭上,我哪管這些?連連用舌頭伸進她的肥穴裡攪動,她身體扭得更厲害了,雙手抓著我的頭髮,嘴裡不停的浪叫著。她的淫水分泌得更多,弄得我滿臉都是,我的雞巴也硬得快爆開了,一把將她從床上拽起來,她還不知道為我什麼停下,拉著我的胳膊一臉懇求的樣子要我繼續,我站起來,將大雞巴湊到她的嘴邊,威風凜凜地說:「喜歡吃嗎?快給我吞下去!」 她漲紅了臉看著我,說:「我……我不太願意給男人果。以前和我對像做的時候,我也不怎麼給他果。」我說:「那叫啥呀?我都吃了你的逼了,你不吃我的雞巴呀?那也太不公平了啊?不行,快果啊,我的雞巴很好吃的,你要是不果我就不搞你的陰戶啊,讓你的水流個沒完,讓你的逼饞死也吃不到大香腸!」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了,只知道怎麼樣才能和這個騷妹子爽上天,她聽了臉更紅了,說:「那,那你一會兒幹我的時候可要讓我好好爽一爽嗷。」我哈哈笑了,說:「你放心吧,今晚我們誰也別睡,操一宿逼。」她用手扶著我的雞巴,張開嘴先將龜頭含在嘴裡,果了幾下,她的嘴又溫又熱,我不禁爽得吟哦起來,她將我的雞巴整個吞進嘴裡,像吃冰棒似的吃了起來,口水沾得我的雞巴上水亮水亮的,呵呵在牆上,閉著眼睛,只覺得整個人都像是要飛上天一般。她吃了一會兒,將口水吐在手紙上,說:「行了不啊?我嘴都累了。」我笑了,說:「好了好了,我也不行了,快爆開了,來,我們搞。」她脫下襯衣,順從地躺在床上,兩腿屈分大開,這姿勢讓人看在眼裡,爽在雞巴上,我跪在她屁股前,將雞巴抵在她的肥陰阜上,她的陰道有點低,陰道口已經很滑了,於是我滋地一聲就插了進去。她的陰道不鬆不緊,剛剛好包裹住我的雞巴,熱滑的感覺令我不自覺地做起了抽插運動,她摟著我的腰,嘴裡不停地呻吟著,聲音不高但是很動情,顯然是出自內心而不是裝出來的。我啪啪地操著她的陰道,她的淫水很潤滑,搞起來非常的舒服,好像在陰道裡面洗澡一樣,她隨著我的動作在呻吟,也緊緊地摟著我,我壓在她豐滿健美的身體上,就像躺在沙發上一樣的爽,我用力地幹著她的陰戶,持續的活塞運動令我渾身是汗,搞了一會兒,我將她翻過身去,讓她躺在床上,而我則壓在她的背上,從她屁股後面幹進去,因為她的陰道的位置比較低,這個背後式的姿勢搞起來正合適,我雙手緊握她的手背,一下一下地衝擊著她的大肥屁股,她顯然沒怎麼試過這個姿勢,爽得她閉著眼睛嗷嗷亂叫,我也對這種姿勢很有感覺,賣力地搞著她,搞了一會兒,我又讓她跪起來幹,她的頭貼在枕頭上,頭髮散落一床,上身低下而屁股卻抬得高高的,姿勢非常的誘人,一看就是經常被人用這個姿勢搞,我又搞了一會兒,又讓她站起來手扶著牆,我也站著從她背後搞她。這個姿勢有一定難度,不過刺激度也大大增加了,她已經被我搞得失去了理智,語無倫次地叫著,淫水順著她的大腿流下來,床上已經到處都是水漬,我搞得渾身酥麻,差點射了出來,連忙憋住,吸了一口氣躺下,讓她坐在我的雞巴上。她順從地用陰道吞掉我的肉棒,一上一下地玩仙女坐蠟台,不過她被我搞得沒了什麼力氣,所以動作也是有氣無力的。我說:「你怎麼了呀?沒勁兒了啊?」她氣吁吁地說:「我……我沒勁兒了……好累……還是你……你來搞我吧!」我一想也是,我也感覺有點累了,於是我又重新讓她躺下,我將她的兩腿高高地舉起,壓在胳膊下,舒舒服服地將雞巴插進她的陰道內,又開始新一輪的搞逼,她的淫水好像是水源地一樣的沒完的流著,又滑又熱的感覺令我的雞巴再也憋不住了,我腰間一酸,大聲的叫著:「我要射了……要射了……你給我生……生個孩子啊……啊……啊!」她也叫著:「啊……射進來……進來……我要……要來了……」 馬眼一鬆,大股大股新鮮熱辣的精液噴進她的陰道,我氣喘如牛,躺在她身上再也起不來了,她也渾身是汗的躺著不動,我倆都像死了一樣。就這樣我們都睡著了,半夜醒來時,我又忍不住搞了她一次,雖然沒有上一次刺激和激烈,卻也興致勃勃。第二天起來時我們又搞了一回。搞完之後,她摟著我說:「和你玩真好!你真能幹!和我做過的男人沒有一個像你這樣爽的。」我說:「她你做我老婆吧,我們天天都搞。」她笑了說:「我這樣的村妹子你能看上嗎?要是你真想我的話,就多來茌平看看我。來的時候給我打個電話,我們去別的地方玩。」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是再搞的話就以情人的關係玩,不要錢了。我心裡很樂,也暗自稱讚這個沒有多少文化的村妹子,心地卻比那些漂亮時尚的城裡女孩不知要好上多少倍。白天我們一起出去吃的飯,下午我就要回家了,她送我到車站,互相留下了電話,告訴她,無聊的時候就來濟南找我,我們吃住玩一起來。然後我坐火車回了家。這一次搞得實在是太爽了,以至於累得我回家連睡了十五個小時的覺,不過回想起來,這 100 塊錢花得真值!要是她真的再來濟南看我,讓我白搞的話,那可就是超值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