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樂部狂想曲

成人文學
2013/ 10/ 10
最近很久都沒有動筆了,有不少人都以為老頭我壽終正寢了吧?

其實也快了,如果豬頭繼續這樣玩下去,垂死老頭就真的變成死老頭了這一篇文章,是我跟我的「同好」所一同想出來的,裡面有不少的點子是她想的,我在依據此來寫成短文內中有食糞等劇情,請各位考慮清楚後再決定要不要進來,慎入、慎入幻影俱樂部VIP專用包廂,一個男人身上沒有穿任何衣服的坐在包廂的正中間,享受專屬於他特有的服務,他所坐的椅子是俱樂部特製的。

一個曾經是俱樂部內最大的權力者,至高無上的女王,如今只是個全身被黑色皮具拘束住的女人。

女王的雙腿被一大片皮革包裹著,她的雙腳被皮革緊緊的包覆,就像是一條黑色的火腿,腳踝的位置被腳銬銬著,腳銬上的鐵環連接著她頸上項圈的鐵環,讓女王的腳往後彎曲,穿著黑色高跟鞋的腳底正好抵著女王的後腦,鞋尖上的皮帶將女王的腦袋緊緊綁在鞋上,細長的鞋跟抵著女王的後腦,讓女王不得不拚命的抬起臉孔。

而女王的雙手同樣被皮革包裹著,左手與右手手臂被束縛成錐形,用繩子與雙腳捆綁在一起,一根由天花板上垂下的粗大鐵鉤,由後方穿過雙腿間插進女王的肛門及陰穴中,讓女王像是屠宰場的肉塊般浮掛在半空,隨著身體的掙扎旋轉著。

那根掛勾是男人設計的,雙重鉤刃的設計,讓掛勾可以同時插進女人的雙穴,鉤身不如外表看來的平滑,藉由精密的鍛造技術,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倒鉤,不會傷身,卻會讓人刺激的生不如死。

痛苦和快樂的折磨,讓女王不斷的發出呻吟,男人欣賞著女王痛苦的掙扎,他沒有封住女王的嘴,因為他喜歡聽到女王的聲音,這也是他;慈悲地給女王唯一的一點小小自由,欣賞了許久,帶著戲謔的笑容,起身走到女王的面前,伸手掐著女王的下巴,看著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個隨意玩弄的肉塊。

「看看你這個樣子,還敢自稱是偉大的女王?」看著男人,已經被長時間吊掛的女王雖然一臉倦容,但是眼裡出現深刻怨恨,毫不客氣的對著男人吐口水,男人不閃不躲,臉上的笑容更盛,雙手抓著女王的肩膀,在女王驚恐的眼神中,用力的往下壓去,女王的身體硬生生的往下沉,插在她的陰穴與肛門的鉤子跟著深深插進她的體內,深深的抵住她的直腸深處、子宮內部,享受著女王發出慘叫的同時,男人又再次的抬起女王,倒鉤刮動著肉壁的感覺又讓女王再次慘叫。

拉高、壓下、拉高、壓下、拉高、壓下。

臉上帶著愉快的笑容,男人不斷重複這樣的動作,把女王當作是一個樂器般,不斷操弄著著她,讓她發出自己最愛的慘叫聲,發出自己最愛的音樂。當女王被折磨的不斷發出慘叫,聲音逐漸開始微弱時,男人用了全部的力氣,將女王的身體用力往下壓後,一口氣拔起。

「啊啊啊~~~~~」隨著一聲輕響,鉤子同時離開女王的穴及屁眼,突然來的強大力量,那所帶來的痛苦,讓女王發出了最大的尖叫,一股金黃的液體及固體,也由女王的臭穴及屁眼噴灑出來。

「哈哈哈哈哈,竟然痛快的失禁了,你這個騷貨女王,被人這樣玩還能爽,真是個超級賤貨,哈哈哈哈。」看著失禁的女王,男人愉快的嘲笑著女王,而女王卻渾然不知,她只是翻著白眼,眼淚、鼻涕、口水同時在臉上流動,一副淫蕩又醜陋兼具的模樣,倒臥在自己的排泄物上。

男人嘲笑一陣之後,伸手拿起桌上的遙控器,按下幾個按鍵後,一個平台由地板升起,上面擺放著一堆奇怪的道具,男人先走到女王旁邊,抓著女王的頭髮,將女王的身體轉向平台,讓女王的眼睛能夠看見平台上的道具。

原本疲累不堪的女王在看見平台上的道具後,雙眼頓時睜大,拚命的搖動著身體掙扎著尖叫起來。

「住…住手,不准用那種東西,快放開我,這是命令。」聽到女王的話,男人便是用力一巴掌甩下,冷冷的說道:

「搞清楚你的身份,你在我面前,只是連奴隸都不如的賤貨,我說你是什麼,你就是什麼,別想要命令我。」被男人突然的巴掌和冷酷的音調嚇到,女王一時安靜下來,男人則是按下開關,將女王放到地上,抬腳踩在女王肚皮上,女王哀叫一聲,一股透明的液體隨著男人的施力從陰穴噴出。

「看看這模樣,被這樣虐待還能洩那麼多次,說你是女王都沒人信,說你是超級被虐狂還像些。」「嗚……」聽到男人羞辱的言詞,女王痛苦的流下淚水,男人一邊嘲笑著女王,一邊拿起一旁的道具,首先拿起的是一個粗大的導管,對準女王的屁眼後,毫不留情的將導管插入,女王只覺得屁眼先是一陣劇痛,接著便是一陣冰涼的液體,強力的衝擊著她的直腸。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剛剛才飽受虐待屁眼和直腸,變得更加敏感,身體深刻的體會到這股液體在體內的衝擊,並將其感覺忠實的傳給大腦,女王顫抖著身子,兩眼翻白,張大著嘴巴,口水不受控制的流出,即使在皮衣的拘束下,原本平坦的小腹,依然漸漸的漲大,一倍、兩倍、三倍,最後腫脹成比女王的腦袋還要巨大的球體。

看到女王那誇張的肚子,男人滿意的停止灌注,在導管上一扭,靠近屁眼位置的導管應聲脫落,同時自動的封閉住女王的屁眼,而還在女王體內的導管,同時自導管周圍突出數根短短的圓錐,分成數節在女王的直腸波浪般的轉動。

「啊…廁、廁所…………啊啊啊…………」肚子的腫脹加上皮衣的擠壓加上直腸導管的轉動,女王難受的在地上打滾,嘴裡語無倫次的哀嚎,男人完全不理會,逕自拿起接下來的工具,一根細小的導管和一支粗大的按摩棒。

男子先熟練的將導管插進女王的尿道,與身體上的疼痛相比,尿道的插入讓女王沒有什麼感覺,但是當男子按下開關後,女王整團身體在地上激烈的彈跳著,因為導管在女王的尿道內激烈的轉動著,劇痛加上排尿的衝動還有刺激的快感,種種的感覺同時刺激女王。

因為女王的掙扎太過激烈,男人不滿的蹲下,用膝蓋壓住女王腫脹的肚子,將手中的按摩棒深深的插入女王體內,並且與身上的皮衣相固定,當開啟電源後,女王發出恐怖的慘叫聲,按摩棒的棒身,除了在轉動之外,還不斷的發出電流,隨機的刺激女王穴裡得每一寸肉壁,甚至還毫不留情的電擊子宮口。

「啊…………住手、住、啊…………饒、饒了我、饒嗚哇啊啊啊啊…………」慘忍的對待,女王已經無法逞強,一邊痛苦的在地上滾動,一邊卑賤的求饒,但是話才說到一半,便突然拉直身體,張大著嘴巴,高潮了。

「哈哈哈哈,被搞成這樣還能爽,還爽成這副德行,太讚了太讚了,你簡直就是一流的賤貨,當女王實在太浪費了,哈哈哈哈哈。」一邊嘲笑女王的醜樣,男人一邊拉著女王的頭髮,將女王拖到房間中不知何時升起的支架前,支架的構造很簡單,兩根L型的長柱,顛倒著立在地上,男人先將女王的身體卡進兩個支柱中間,操作支柱慢慢降下,等扣住女王的肩膀後,支柱便將女王往下壓,讓女王屁眼及淫穴上的塞子及按摩棒,能夠確實的壓在地板上,更確實的刺激著女王。

女王想要掙扎,但是已經虛弱無力的身體,讓她動彈不得,加上拘束的關係,她只能仰著頭,流著口水,讓男人用一塊透明的,漏斗狀的東西,將底下的管口深深插進她嘴裡。

到了這個地步,女王已經知道男人接下來的目的是什麼了,已經無法掙扎的她,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男人在她身前轉身,赤裸著的屁股慢慢坐到她的臉上,女王甚至能夠聞到一股臭味,當臭味越來越濃烈,她看見一個腥苦噁心的東西,從男人的屁股出來,直接進入她的嘴裡,她想要吐出來,但是那塊漏斗狀的板子卻讓她的舌頭動彈不得,能夠嘗到味道,但也只能這樣。

女王只能任由那堆糞便從男人的屁股出來,進入她的嘴裡,滑進她的食道,最後進入她的胃裡。

男人則是一邊解放自己,一邊用腳跟踢著女王圓鼓鼓的肚子,滿心愉快的想著,接著要使用的道具,和女王在馬桶之後接著的身份。

幻影俱樂部,都有固定的表演項目,內容是將一名女奴改造成道具,而道具的人員及種類,都要到表演當天才會公佈,今天一如往常的聚集了滿滿的客人,期待今晚由新進調教師所表演的節目。

在所有人的期待中,俱樂部外聘調教師站上舞台,與名稱不相似的秀氣外表,這時的眼中帶著充滿得意的目光,對著舞台下的人說道:

「各位來賓,現在將開始本俱樂部成立以來最盛大的表演,請各位好好欣賞。」震天的掌聲回應著男人的話,也代表著舞台下的所有人心中的期待。

「讓我們歡迎,今天的主角。」隨著男人的呼喚,四名全裸的助手,簇擁著今天的主角出場,一看清出場的主角,立刻引起了引起眾人的一陣驚呼,因為這主角不是別人,正是俱樂部裡至高無上的女王。

大家印象中一向高傲美麗的女王,這時卻變成了全身赤裸,雙手雙腳大開,成大字型的被兩片薄膜夾在一座方形的鐵框上,這時舞台上的大螢幕突然啟動,螢幕上出現女王的身影,鏡頭跟著拉近到女王的雙腿間,已經剃光沒毛的光禿陰戶清楚的呈現在螢幕上,大家也在這時發現到女王的肛門以及陰戶上插著一粗一細的兩根管子。

「各位,女王為了今天的表演,已經在四個小時前,插入了導尿管以及排泄管,這兩根管子會不斷的重覆進行灌入及排出的動作,將女王自己發臭的淫穴及屁眼沖洗乾淨。」男人這時對著麥克風,故意大聲的說著,聽到男人的話,女王突然微微掙扎著,並且發出幾聲悶哼,但是男人故意裝做無視,讓助手們扶著女王再抬上繞過一圈,讓所有人都清楚看見女王的樣子後,將固定女王的鐵框放在舞台中央。

將著一名助手拿著一把手術刀,俐落的將女王頭部的薄膜切開,讓女王的頭獲得自由,剛剛獲得自由的女王還沒來得及喘氣,另一名助手已經快速的拿著鼻勾勾進女王的鼻孔,用力的向後拉扯,讓女王整個腦袋向後仰去,鼻孔被拉得老大,美麗的臉孔整個變形,女王痛苦的想要掙扎,但是身體仍然被固定在薄膜中,動彈不得。

將鼻勾固定好後,助手跟著拿出兩顆小圓珠,女王知道那個東西,那是一種形狀記憶合金,當感應到訊號後,會自動的改變形狀,女王眼睜睜的看著助手將圓珠分別塞進鼻孔中,清楚的感覺到圓珠自鼻孔中變形,逐漸的塞滿自己的鼻孔。

正當女王被整治鼻孔時,另外一名助手拿著馬桶口鉗,粗暴的塞進女王嘴中,口鉗中間的管子長度直抵喉嚨,女王只覺得一陣噁心,但是卻嘔咳不出。

一直看著的男人,在確定女王的臉已經整理好後,指揮助手將女王的頭在固起來,然後將女王的雙手解開,女王的雙手不斷揮舞著,但是頭跟身體依然固定著,她的掙扎只是不斷的晃動著自己的身體,這時四名助手分別移動女王兩邊,將女王的雙手抓住後,拿著另外的模具,將女王的雙手裝進模具,倒進快干樹脂。

女王的雙手被模具扣鎖著,等待快干樹脂硬化,助手將模具取下後,女王的雙手已經變成了ㄑ字型的曲折狀,而手指也被固定成勾起的形狀,男人走上前去,檢查了一下形狀後滿意的點頭,接著命令助手解開女王的雙腿,助手們熟練的抓住女王掙扎的雙腿,分別別將大腿及小腿對折後,以皮帶一層又一層的包好,遠看就像是兩個黑色的圓錐般。

接著助手拔掉女王身上的管子,解開女王的身體,抬著女王用力分開她的雙腿,讓男人上前檢查,女王狠狠的瞪著走近的男人,想要吐口水洩憤,也因為口鉗而讓口水流到自己身上,男人看著女王凶狠的眼神,臉上帶著笑容,身手用力的捏住女王的陰蒂,接著像是檢查般,雙手不斷在女王身上捏來捏去,女王不斷的呻吟著,等到檢查完了,男人還伸手在女王的淫穴上抹了一把,將濕透的手掌讓女王看,像嘲笑女王的淫蕩一般。

看到男人手上濕亮的痕跡,女王的臉忍不住羞紅,接著助手替女王戴上項圈,並拿出兩個S鉤分別將一端固定在女王膝蓋上後,用力推著女王的雙腿靠近身體,讓男人親手將另一端鉤在女王的項圈上,這時女王的身體幾乎對折,膝蓋靠著下巴,雙腿緊貼著身體,男人仔細打量了半天後,不甚滿意的搖頭,指揮駐守在拿出兩條皮帶,綁住女王的腳踝後,用力的拉向女王背後,固定在項圈上。

看著雙腿大開的女王,男人終於滿意的點頭,女王如今的姿勢已經將自己的淫穴及肛門曝露在眾人眼前,舞台上方的大螢幕甚至特寫出她那光禿的陰戶及粉色的肛門。

指揮助手放開女王后,女王只能無力的在桌上晃動著,男人這時慢慢的走向前去,在女王驚慌的視線中,抓住女王之前被固定的雙手,由女王身後移動到女王的雙穴上,接著將雙手被固定成勾狀的手指從左右插進女王的淫穴及肛門中,助手跟著在女王的手掌上塗上黏膠,將女王的手掌緊緊貼在自己的屁股上,手指深深的插進自己的淫穴與肛門中。

助手們接著拿出拘束棍,分別拉著女王的雙手往左右拉開,將女王的淫穴及肛門緩緩的拉開,直到能看到陰道裡的肉壁和肛門裡的直腸,肉穴被自己手指拉開的痛苦和羞辱,讓女王大聲的呻吟著,但是淫穴流出的愛液卻越來越多,助手跟著講女王的手肘固定在拘束棍上,讓女王保持著拉開自己淫穴及肛門的姿勢。

到了這個程序,舞台下的氣氛已經到了最高潮,每個人都好奇女王將被變成什麼道具,這時助手們抬著依各L型的模子登上舞台,看到那個模子,女王瞬間瞭解自己的命運,驚慌的掙扎著,但是依然無法反抗自己的命運,助手們抬著女王,將女王台到男人身前,男人拿出一條橡膠長管,捏著女王的下巴,將膠管插進女王的嘴中,女王感覺著膠管延著喉嚨穿過食道,慢慢的插進胃袋中,難過的感覺讓她作嘔,卻無法嘔出膠管。

當膠管插進胃袋後,剩下的那端剛好與口鉗平行,助手這時剛好遞上一個漏斗狀的機器,男人臉上帶著讓女王膽寒的微笑,一邊將機器與膠管結合,扣在口鉗上。

「各位,這個機器是我特別訂做的迷你抽水幫浦,安裝在女王的嘴上,將會幫助女王將各位賜給她的尿水送進胃中,讓女王好好品嚐各位的恩賜。」聽到男人的宣佈,女王絕望了,她已經可以預見自己之後的命運了,助手們接著將女王頭下屁股上的顛倒過來,放進那L型的模子中。

女王的頭被模具的形狀所頂著,幾乎與身體呈現直角的模樣,這個姿勢更讓女王清楚的看見自己的淫穴及肛門,助手跟著拿出耳塞塞住女王的耳朵,又拿出一副透明的眼罩,放在女王的眼睛上。

將女王的身體固定好後,助手將蓋子蓋上,頭部的模子上不知為何有一個圓孔,女王正奇怪時,男人伸手抓著女王嘴中的漏斗幫浦,調整好位置後密合蓋子,剛好與漏斗的開口吻合,女王這時只剩下這個開口再露在外面,接著助手將身體部分的蓋子蓋上,與臉部的蓋子相同,只是在跨下的位置上有著兩個圓孔,男人再次拿出兩個圓柱,站在女王的面前,當著女王的視線將圓柱穿過圓孔,插進女王的淫穴及肛門中。

突然的刺激讓女王身體一震,但是男人仍然殘忍的不予理會,助手們接著拿出管路接上模具,開始灌入透明的液化樹脂,女王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樹脂漸漸包圍,跟著樹脂逐漸硬化,身體的活動也漸漸困難,最後當樹脂硬化後,女王整個人被拘束在樹脂中動彈不得,只能眨著眼睛透過透明的樹脂看著上方。

當助手們拆開模具,展現出女王時,男人慢步上前,身手拔下圓柱,女王臉的表情、肛門和淫穴的收縮全部被特寫拍下,讓舞台下的所有人清楚看到,接著男人舉高雙手,對著舞台下大喊道:

「各位,從現在起,我們的小便斗女王,將會為各位盡心盡力的服務,一定讓各位滿意。」女王眼睜睜的看著金黃色的尿水從男人的龜頭尖端噴出,成一道細長的水柱射進自己的嘴巴,同時幫浦快速的轉動起來,溫熱的尿液通過口中的管子,自動的打進胃中。

當男人小便完畢,助手們抬起小便斗女王,帶著一群緊跟在她們身後的男客走向男廁。

從此以後,變成小便斗的女王,每天用自己低賤的嘴與身體,無時無刻的替客人們處理尊貴的尿水,只要客人高興,他們甚至可以尿到女王的肛門及淫穴上,這些尿水最終都會匯流到小便斗女王的嘴中,進入她的胃袋,成為她的食物,若是客人們性起,也可以隨時用女王的肛門或淫穴發洩,小便斗女王都會盡心盡力的為客人們服務。

走在走廊上,男人的心情正處在一種很詭異的平靜中,長長的走廊上,除了空白的圍牆外,整個空無一物,彷彿永無止境一般,但是男人知道這條走廊有個盡頭,在盡頭處有一個房間,房間裡面有著一個女人,一個在這個建築中最偉大的女人。

而男人正要去羞辱這個女人。

走道盡頭,男人來到了一座巨大的門前,在進入門裡前,男人先按下了身上的遙控器開關,隨著門開的同時,傳出一聲倒地的聲響,女王陛下正倒在地上,她的四肢,正散落在四周。

隨著科技的進步,醫療上發展出了結合奈米機器及微米技術的最新技術,藉由此項科技,可以讓截肢者保有大部分的原生肢體,減少復健時的負擔,只不過男人在女王身上所裝的東西不太一樣,它的厚度被男人壓到最極限,薄薄四片幾近透明的膠膜,連接到女王的肩膀、股關節,只要男人輕輕一個按鈕,她的四肢便會像這樣,與身體徹底分開。

事實上這個主意是女王想到,命令男人開發的,只是男人受到這個主意的啟示,除了在四肢外,女王的體內每個股關節處都被男人裝上了這種機器,只要男人想,隨時可以讓女王變成一個軟體動物,不過這個事情男人還沒告訴她。

「你這個混蛋,又搞什麼鬼!!」失去四肢的身體躺在地上,女王抬起頭看著我,眼神充滿憤怒,但也非常誘人。

男人一邊想著一邊走道:

「太明知故問了呀,女王陛下。」「你…唔唔…………」話語說到一半,女王便再也說不出來,男人抓著她的頸子將她提起,呼吸受阻的女王不斷吸氣,無法再繼續言語。

男人並不去想女王想要講的話,玩具不需要太多的話,她現在不再是女王,只是一個肉塊玩具,所需要的就是讓人玩得盡興,快手快腳的脫掉肉塊身上的衣物後,隨手將她仍在地上,順便將女王的四肢踢進一旁的儲存箱冰存。

拍拍手,男人專屬的道具箱從地板升起,男人悠哉悠哉的挑出要用的道具,一腳踩在肉塊的臉上,一邊踩踏著。

片刻後,男人將準備好的道具一一挑出,隨手扔到地上,故意的;讓肉塊能看到這些。

看著肉塊的臉色隨著掉在地上的道具變化,忽疑惑忽憤怒,顯然很清楚自己將被男人怎麼玩弄。

將幾個道具整理好,男人把腳移開,抓起地上的口鉗組,熟練的鉤上鼻鉤、塞入管箝,肉塊的臉蛋頓時變得畸形好笑,大大的鼻孔配著圓圓的嘴箝,口水正從口鉗邊滲出。

「這像什麼樣子,虧我當初還以為你是個多高傲的女王,沒想到竟然是這副賤樣。」看到肉塊滑稽的臉,男人用力捏著她鼻子,邊罵邊前後晃蕩,即使眼裡都痛得流出眼淚,肉塊的嘴裡還是傳出一連串的漫罵,只是聲音都是含糊不清的。

放開她,讓她繼續罵,男人從工具箱旁邊拉出注射器,按著肉塊的小腹,手指先在菊花按摩一會,細嫩的觸感,感受到細微凹凸的縐折,肉塊的菊花不管玩弄多少次,都是好玩,雖然她拚命的夾緊,但是當注射器的尖端抵住菊心時,還是出現了一瞬間的放鬆。

呵,明明想要還想要裝得高高在上。

將六公分長的注射器尖端緩緩插進肉塊的直腸中,肉塊看著男人的眼神充滿不屑,對她來說,這樣子的虐待只是小兒科,連抓癢都不配,但是當男人開啟活拴,強力的液體從注射器尖端四周的開口噴出時,肉塊兩眼一翻,眼淚、鼻涕、口水同時從臉上流出,身體僵硬的顫抖。

滾燙的感觸從直腸裡像起火般迅速的蔓延全身,肉塊只覺得身體像是岩漿般發熱,而一瞬間的滾燙過後,緊跟腸胃著出現強烈的疼痛,漲滿的感覺不吐不快,這樣從未有過的異樣,讓肉塊忍不住扭動身體,腹部用力的想將注射器擠出。

男人緊緊按著肉塊的小腹,感受到她逐漸腫脹,直到五千CC的注射液全部的注入肉塊體內後,肉塊的小腹已經像是一顆小圓球般的鼓漲,慢條斯理的拔下注射器尖端,安裝上循環導管,封上塞子,過程中肉塊幾度想將體內的液體擠出,但是都沒有成功。

「這個液體是我剛剛調好的,根據藥理,以辣椒為引配上數十種藥材,可以加快消化和腸胃蠕動,對人體有極佳的效果,只是好像有點刺激呀?」看著肉塊痛苦的表情,原本白嫩的皮膚,已經通體泛紅,渾身冷汗直冒,看著這些反應,男人很滿意這次的注射效果。

拿起延長管接上菊花上的導管,將作成陽具狀的前端對著肉塊,故意的說道:

「女王陛下,請允許屬下將這根導管塞進您的玉口裡。」嘴巴恭敬眼神戲謔,肉塊雖然一副想要將男人碎屍萬段的眼神,但是直腸理滾燙得感覺,讓她忍不住點頭,即使知道那不過是由直腸轉到胃裡,即使知道那是自己的糞水,肉塊這時候已經顧不得這些了。

得到許可,男人將尖端對準箝口,慢慢的慢慢的將它深深插入女王的喉嚨,動作很慢也很細,這樣的速度讓肉塊更加的難受,男人甚至能感覺到她拚命的吸著導管,想要趕快解脫。

固定好導管,男人還把長度作了縮短,讓肉塊的頭逼近自己的屁股,眼睛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見透明的導管裡,正要流動的東西。

一切準備後,男人還拿出固定座來固定住肉塊的身體,接著才將導管的開關打開。

打開的一瞬間,糞水可以用洶湧的詞語形容,飛快的順著導管湧進肉塊嘴裡,肉塊的臉上出現解脫和屈辱兩種悲喜交加的表情,男人站到一旁看著她的反應,心裡在默默計算液體的第二種效果的反應時間。

大概一分鐘不到,肉塊的臉色突然大變,原本已經趨緩的糞水,突然又加快速度,只是剛剛是由下往上噴,現在卻是由上往下吸。

看到這樣的變化,男人知道液體的第二種效果已經起作用了,立刻將管子拔出肉塊的嘴巴,在那一瞬間,肉塊發出了不滿的呻吟聲,但是隨即注意到失態,停住了。

只是聲音雖然停住了,但是肉塊卻不斷吞著口水,眼神不斷的偷偷看著導管,時間一久,索性直接盯著導管,露出渴望的眼神。

「餓了嗎?想要吃嗎?」男人拿著導管在肉塊的眼前晃著,肉塊飢渴的眼神一直盯著導管,忘神的點頭。

看著肉塊的反應,男人忍不住微笑,這液體的第二種效果,是會跟胃酸起混合作用,讓人體產生嚴重的飢餓感,現在的肉塊就像是三天沒吃飯的人一樣,即使那個東西是自己的糞水,肉塊也只會以為那是美食。

「想要,就自己用吧。」說完,男人把導管往地上一扔,肉塊立刻撲到地上,拚命的扭動身體,想要將導管再次含入,但是少了手腳的補助,不管肉塊怎樣的扭動,都是無法將導管含入。

連續好幾次的失敗,肉塊急得連眼淚都流出來了,嘴裡不斷的怪叫,完全沒有女王的威儀,只是個淫賤肉塊,看著這副醜樣,我突然有了一個主意……

*************

俱樂部賭場區的一角,在一座透明的房間周圍,圍著好幾群人,每個人都僅緊盯著天花板上的時間,房間裡面有著一個沒有四肢,帶著水管口鉗的女人,因為口鉗和鼻鉤的關係,女人的臉蛋已經變形,看不出是誰,但是大家注意的重點都不在那,所有人注意的除了時間外,就是在女人頭上的那個導管,導管的一端連接在女人的屁股中,另一端陽具型的正對著女人的嘴巴,而女人正拚命的抬起身子,用自己的嘴去含住那根導管。

這周圍的人就是在賭,賭女人花多久的時間含住導管。

每當女人偶爾含住導管時,周圍的人群有的歡呼、有的叫罵,而雖然女人拚命的吸住導管,但是不久後便會因為力盡而掉下,接著又是一輪新的賭注開始,但是即使在這樣的狀態下,女人的表情永遠都只是飢渴,拚命地,往那根導管靠去,不斷的吸著導管裡自己的糞水,在周圍的人群注視及歡呼聲中下,像是永無止境的持續這些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