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明珠

成人文學
2013/ 10/ 11
歐明珠是一位美麗美麗而動人的女孩,個性爽朗,又有一身吸引人的身材,不論是何人見了她,都會投以羨慕的眼光。

剛過了十八歲生日,一切都成熟了。她在學校中出盡了風頭,是男同學追求的對象,明珠不論走到哪裡,身邊總跟著護花使者。

她在家中又是獨生女兒,嬌生慣養,沒有受過一點困苦,所以她把讀書看成了年青人經常聚會的地方。人是在教室裡,心早不知飛到哪去了。

明珠的父親是一位晚婚者,到了五十歲以後才生了這麼個寶貝女兒,她父親把她看得比自己性命還重要。母親生了明珠以後,就跟著以前的情人跑了,當她的母親離開她的時候,明珠才一歲多,一直到她長成,她的腦子中對於母親,並無一點印象。

生長在這環境中,她只知道享樂,每天和青年男女們享受著歡笑和嘻游。她父親對她總是百依百順,對於她,只知道溺愛之外,從來不說她一句,總認為她的行為是對的,因此養成了她浪漫性格。

明珠的父親,已經七十多歲了,因為自己年事已高,就把一個親戚接到家裡來,希望能照顧明珠,一方面也能陪伴自己。這親戚是明珠父親的表侄,叫胡義勇,他是個三十一、二歲的男人,已經結婚。妻子叫雪姑,是個二十七、八的女人,人長的漂亮。他們結婚多年,還未生育,所以看起來,人比實際年齡要少許多,也是個浪漫女人。

胡義勇雖已三十多了,可是一事無成,在家時靠父母養活,如今就靠明珠的父親了。在吃住解決了的義勇,可說是很得意了。成天無事可做,除了拍拍馬屁之外,就是和妻子雪姑打情罵俏,摟摟抱抱的。

如果雪姑看到明珠在家,就把時間都花在她身上,為明珠做點吃的、用的,或是陪她聊天。雖然胡義勇是明珠表哥,但對於這位嬌生慣養的表妹,只能忍受著,整天陪著笑臉,盡量逢迎她。

何建華,是明珠的同學,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有副英俊臉孔。他是追求明珠中最熱烈的一個。他為明珠耽誤的功課,不計其數,只要明珠不用冷淡的態度對待他,他就心滿意足了。明珠也知道他在追求自己,同時看他處處對自己那麼關心、熱情。漸漸的,也對他發生了好感。

這天下午,放學以後明珠在學校外等著何建華,眼看著許多同學都走了,建華還沒有來。明珠等的不耐煩了,很想回去。當她正要走時,何建華來了。

她道︰「建華,你怎麼到現在才來嘛!」

建華抬起青腫的眼睛一看,見是明珠,由內心高興起來。「啊!明珠,你也還沒回去呀!」

明珠道︰「我在等你嘛!怎麼那麼久才出來?」

何建華道︰「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等我,為何不先通知我?」

明珠道︰「我才沒那麼空呢!」

建華道︰「找我有事嗎?」

明珠道︰「一定要有事,才能找你嗎?」說著就一直往前走去,建華忙跟上去,「我們到咖啡館坐坐好嗎?」

明珠道︰「到哪一家嗎?」

建華道︰「紅橋好嗎?」

明珠笑了,點點頭。

他們在侍者的引導下,進到咖啡座上。明珠曾經來過此地,她笑問道︰「建華,你是不是常來紅橋?」

建華道︰「來過兩次,都是一個人來的。」

明珠道︰「一個人去,那有什麼意思?」

建華想了一下,笑著道︰「有你在一塊,那是最好的了」。侍者送來咖啡,桌上的小燈也息了。耳邊聽到情侶們的低低情話,和輕輕的嘻笑,低迷又醉人的音樂,輕輕的送進耳鼓裡。

明珠低低問道︰「聽說你常為了我跟人打架,真是抱歉,我今天等你,就是想跟你聊聊,臉還痛嗎?」

建華聽了,心中好高興,用手抱著她的肩誇道︰「不要緊的。我一聽別人說你壞話,我就生氣。」

明珠沒推開他的手。說道︰「何必管他們呢,看你弄成這副樣子。」

建華道︰「我愛你,我不要別人說你。」明珠十分感動。雖然有許多男人追自己,但像建華這樣的還沒有呢!

明珠一陣衝動,內心十分感動。她就伸手抱著他的脖子,吻了他一下。

建華被她吻的魂都飄了。臉上也不再感到痛了。他也忙著摟著她,吻上了她的唇。明珠對於接吻,可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所以就把舌尖送到建華的嘴裡去,讓他去吸吮。建華也是個老資格了,功夫非常到家。兩人纏綿了許久。

同時建華早已有了性交的經驗,而明珠雖然跟男人接過吻,直到現在,還是一個處女。她對性的追求,也很熱烈,所可惜者,是她沒有碰到一個真正喜歡的男人。

明珠對建華的印象很深,也很好,平時沒機會能夠單獨在一起,她只有暗暗的喜歡他。她總沒機會跟他說這些,現在兩人單獨在一起了,又是那麼安靜和真實。明珠陶醉了!建華也陶醉了,他們擁抱著,建華吻便了她的臉。建華的性慾也衝動起來了,更加緊摟著明珠。

明珠也反擁緊了建華。他就把她的手拿著,往自己的胯下摸。明珠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就順著他拉的方向,向下一摸,隔著褲子,一根硬硬的東西頂在她手裡。明珠好奇的,就伸手捏了一把,建華的雞巴就翹了起來。明珠明白了,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

她輕聲道︰「怎麼會硬呢,拿出來看看好嗎?」建華忙著把雞巴由褲子內搗了出來,趕緊送到明珠的手上。

明珠的手,握住了一根大肉棍,心裡就跳了起來。她暗暗想著,這東西怎麼那麼大呢?又硬的那麼狠。

她從來沒摸過這麼大的雞巴,也沒見過這麼硬的東西。明珠捏了幾下,又揉了幾下。建華被弄的衝動極了,一把抱著明珠,在她身上撫摸起來。

明珠被建華的手一摸,全身有一種舒服而奇異的感覺。

建華的手,摸到了她的乳房了。明珠就感到一陣又癢又舒適的感覺,湧上全身,她的臉紅了心也跳的厲害了,對建華輕輕的道︰「哎呀!你怎麼摸我的乳頭嘛,我好緊張呀!」

建華道︰「你這乳頭好可愛,給別人摸過嗎?」

明珠道︰「我是第一次被你摸,你別把我看得那麼值錢。」

建華是情場老手,由於明珠的臉在發燒,心也在跳,同時全身也在發抖,建華就知道她是毫無經驗的女人了。急忙解釋道︰「我只是隨便問問而已,請你別生氣。」

明珠笑道︰「死相!」

建華的手往她的小腹摸去,還想摸她的陰戶。明珠趕緊把腿夾緊,建華的手伸不進去,就在她的陰戶上輕輕揉弄起來。建華在她的陰毛上揉了又揉,揉的明珠有些控制不住了,她就一把握住了建華的雞巴,用力的套了幾下,把雞巴翹的好高。明珠低頭一看,就笑起來。

建華道︰「你笑什麼?」

明珠道︰「你這東西,好好玩呀!」

建華趁機道︰「我們到旅社去好好玩吧!」

明珠忙道︰「不好,我沒跟男人玩過那事,也不會。」

建華道︰「我教你好了。」明珠心裡也想,又有些怕,建華的手已伸進她的胯下了。明珠把大腿叉開了些,他的手指摸到了她的陰唇了,細嫩的兩片陰戶,下面一個圓圓的洞,也有些濕潤起來。建華的手指,就在她的小穴上摸了摸。明珠叫道︰「哎呀!可是怎麼弄呀,會痛的。」

建華只好是用手指揉弄陰唇,明珠全身無比的舒暢,感到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的。一面心裡又想著︰「如果建華帶自己去旅社,一定可以嘗到禁果的美味!」

明珠心裡正想著,就聽到建華道︰「走吧,明珠,跟我一起去嘛!」

明珠也沒了主張,便道︰「好吧!」建華知道她也在需要了,便忙付了帳。

明珠整理好了衣裙,可是下面總覺得癢癢的,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爬似的,便緊抱著建華。

兩人出了咖啡聽,便坐車到旅社。何建華把房門鎖好之後,這個天地之中,便只有明珠和建華了。建華過去一把抱住了明珠,明珠的臉紅了起來。雖然她剛才已經被他揉弄過,但在明珠心裡,那是在黑暗中,現在卻是在光亮的房間裡,在這種情形之下,明珠心情又緊張起來了。

建華自然的緊緊吻著她,明珠快要被滅去的慾火,又被建華逗的焚燒起來。

建華一面吻她,一面把自己衣服脫光。明珠看得臉更紅了。

建華又脫去明珠的衣服,雪白的肉體,細嫩光滑,胸前的那對乳房,圓滑高挺,十分迷人。建華抱起她,放到床上,明珠軟弱無力,任他擺佈。

人像床上一躺,建華就脫下他的三角褲。赤裸著全身的明珠,本能的把雙腿夾在一起,雙手掩著小穴。

建華道︰「讓我看看嘛!」

明珠道︰「不要嘛!」

建華道︰「剛才已經被我摸過了,看看有什麼關係?」

明珠道︰「怪不好意思的。」

建華道︰「這有什麼關係,我的雞巴讓你摸好了。」

明珠道︰「不要臉,誰要摸你!」明珠口中雖這麼說,可是手已伸過去,一把握住了大雞巴,對著龜頭上,捏了兩下,建華的雞巴翹的更厲害了。

建華這時也把手伸到她的下面去,明珠把腿張開了些,他的手摸到了陰戶,陰戶口上水汪汪的,紅嫩的小穴長的好美。高高的陰戶上一片穴毛,黑黑亮亮。

明珠的手套動著大雞巴。他就一翻身,騎到明珠身上,挺起了大雞巴,對著她的腹下亂頂。龜頭上那個小眼裡,流出粘粘的水來,頂的明珠的肚子上都濕濕滑滑的,明珠的小穴裡也冒出水來了,她感到癢癢的。

建華道︰「好小姐,讓我插一次好嗎?」

明珠道︰「好是好,可是我不會呀!」

建華道︰「你睡平了,把雙腿叉的開開的,小嫩穴不要夾的緊,放鬆一點,我就可以把雞巴插進去了。」

明珠道︰「你的雞巴那麼大,小穴裝不下呀!」

建華道︰「一定可以裝的下,你不要緊張。」

明珠道︰「你可要輕點呀!」

建華道︰「我不會弄痛你,你是處女,第一次給男人弄,一定有點痛的,可是雞巴頂進去時就不會太痛了。」

明珠這時也慾火上升了,陰戶裡面癢的好厲害。建華用手抓著大雞巴,明珠的大腿也叉的更開了,露出了整個水汪汪的小嫩穴來。

建華在她穴口上揉弄著,小嫩穴裡就流出許多騷水。建華的龜頭揉弄一陣,明珠的穴就越揉越癢了。明珠實在忍不住了,就說道︰「穴裡好癢呀,插一下試試!」

建華便把龜頭對著她的小穴中,頂了一下。明珠感到一個大肉球擠到裡面來了,雖然有點痛,但並不厲害,她就把雙腿再叉開了些。建華用力再一頂,大雞巴就插了一半進去。明珠感到穴裡一陣劇痛,小嫩穴好像撕開一樣,又像刀割似的,痛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她叫道︰「哎呀………痛死我了………快拔掉……」

建華也感到龜頭一緊,雞巴更硬了。他見明珠痛苦聲音,心中一陣高興,就安慰著道︰「已經插進去了,你忍一下就好了。」

明珠道︰「這麼痛,有什麼好玩的嘛!」

建華笑道︰「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明珠忍著痛想了一想,可能是有道理,就咬牙忍著。

建華見她忍住了,又用力一頂,整根雞巴都頂到穴裡去了。明珠感到穴裡又一陣奇痛,同時插的更深了,簡直要命了。她心裡在想,這跟殺人一樣,有什麼好嘛!她就叫著道︰「我不要了,我會痛死,快拔出來吧!」

建華道︰「不要叫嘛,已經都插進去了,也不會再痛了。」

明珠道︰「已經夠痛啦!」

建華的雞巴插到她的小穴去之後,便伏在她的身上,一動也不動的,兩手撫摸著她的乳房。

明珠的穴裡痛得有些麻木了。可是他揉著她的乳房,又揉著她的穴毛。使她感到全身十分舒服。建華一面撫摸她,一面吻著她,她也把舌尖送到建華的口中去,兩人互相吸吮舌頭。

大雞巴泡在明珠的穴裡,泡了有二十分鐘。忽然,明珠感到穴裡一陣趐癢起來,癢的使人無法忍耐,又覺得雞巴在穴裡一跳一跳的。

明珠道︰「哎呀……我穴心好癢……」

建華笑道︰「用雞巴頂好了。」

明珠道︰「好癢,我快受不了!」

建華道︰「頂幾下就會止癢的,讓我抽插好嗎?」

明珠道︰「好嘛,只要能止癢,你就隨便抽插幾下好了,可是不要太大力,小穴會弄破的。」

建華抬起屁股,向下一壓。明珠感到穴裡一陣舒坦。這是有生以來,從未嘗到過的舒暢,穴心上的癢味沒有了,代之而來有說不出的好法。

建華輕輕的抽送著。抽插了一會,明珠心想,抽快一點也許會更過癮的。

她就摟著建華道︰「你插快些,讓我試試好嗎?」

建華知道她嘗到滋味了,便抬起屁股,連連的抽插起來了。這樣一抽頂,明珠感到穴裡有無比的舒暢,一陣陣的趐趐,一陣陣的奇漲,把小穴插的只是直冒水,心頭上也美多了。她嬌聲叫道︰

「啊……這是什麼味……美死人了……哎呀……好哥哥……我的親丈夫……達達……你好會插穴……」

明珠一面叫,一面嘴中直喘,雙手把建華摟的緊緊的,建華就用起力來,大力抽插。明珠的小穴開始冒出大量的水來了,小穴中「滋滋」的響起來了。明珠又道︰

「哎呀……我這個……小嫩穴……怎麼插……的會響嘛……好哥哥……用力插吧……」

建華一口氣就插了三十來分鐘。明珠正在享受著這大雞巴抽插的舒服滋味。

忽然之間,全身都顫抖起來。這一顫抖,全身毛孔都張開了,身子一陣趐麻,穴心一陣快感襲來,人好像要飛起來一樣,一股奇特的熱流向外直洩。建華的雞巴一趐、腰上一麻,一股濃精便直射而出。明珠感到穴心上奇燙,有些液體射到穴心。她的陰精也同時洩了出來,加上建華的熱精一燙,穴裡好像開花一樣。

明珠覺得這是世界上最美的時刻!她本來還想讓他再繼續的狠插一些,可是自己全身都無力氣了,同時穴裡也「噗滋」一聲,冒出了白白的濃液。這些液體向外直流,她雙手一鬆,人像死了一樣,一動也不動了。

建華拔出雞巴,用紙擦了一下。上面又是紅的,又是白的。明珠不知道是什麼味道了,她只是想睡,但屁股下面都是水,睡不成。

建華由床上起來了,明珠也坐了起來。她向床上一看,濕濕一大片,便道︰「哎呀!怎麼這樣嘛!白的紅的都有。」

建華笑道︰「這是處女血呀,白的是精液,我們兩人的。」

明珠笑道︰「都是你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