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難忘的初戀

成人文學
2013/ 10/ 11
說起我的初戀要回到高中時期,我是高一熟悉她的,她是剛畢業來我們縣一高教數學,又是我的班主任。

由於第一年教學所以不怎麼熟悉業務,對學生更是像對自己的同學一樣,沒什麼架子非凡好接觸,而我從初中到高中有了質的飛躍,我變的能言善辯,喜歡和班裡的女生聊天,更是和班主任,也就是她走的很近。

她喜歡我的正直,自信,做什麼事都不怕困難。我那就喜歡和她聊天,她給我將她大學裡的故事,就這樣我們越來越近,她工作中有困難,我給她想辦法,她住在學校,宿舍和我們宿舍不遠,於是就整天的晚上聊到很晚,有時又在她那吃飯什麼的,就這樣日久生情,不知不覺的就愛上了她。

第一次關係的質變是她和我說她的男朋友,說她男朋友怎麼怎麼對她不好,家裡不同意什麼的。

當一個女生向你毫無保留的說自己的感情的時候,就是對你完全信任的時候,這也是男人下手的最好時機。

於是我就整天的陪著她,給她說笑話,逗她樂,給她買點小東西什麼的,有時候回家給她帶點什麼吃的,她也是感動的不得了。

第二次質變是她的日記。那天早上我去她那吃早飯,之前我已經經常在她那吃早飯,晚飯,什麼的所以很正常,她在洗臉,我看她有點不對勁,因為她沒理我。我一看不對勁就自己坐在了床邊,屋子比較小,就一張床,一個凳子。

我看到桌子上有個日記本,就拿過來看了。看完後我就感覺只看見三個字「師生戀」。

當時我哭笑了一下說:「這就是你不理我的原因嗎。」她說:「是,因為最近和你走的很近,學生和老師都說我們的事。」我說,「我們沒什麼啊!」之前確實沒什麼,都是單純的吃飯,聊天,講題,開開心心的,純潔的很,誰要說謊誰它媽的不是他爹生的,都它媽的人們沒事說事,結果就真成了事了,現在想起來都恨。

她轉過頭來說:「週六放學你來我這我們好好談談吧。」我帶著鬱悶的心情等到了週六,大家都回家的回家,玩的玩了。

我來到老師的宿舍,她還是板著臉,我也不好意思說什麼,於是就坐在床上不說話。

她開始和我講大道理,我還小,學習重要……等等吧。

講到最後我惱了,可是還是冷靜的說,我知道該怎麼辦了,以後我不會來找你了。

我起身就走,剛站起來,她就抓住了我,我一扭頭,看見她眼眶濕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眼睛也濕了。

她忽然吧我抱住說:「你以為我願意嗎,可是,我的壓力也很大啊。」就這樣我們抱著哭了一會。

我先說了一句:「算了,咱們以後少見面就是了,我也不會經常來這找你了。」她沒說話,眼裡有淚的在我的右半邊臉上親了一口。

當時我木了,我真的木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了,之前的什麼煩惱都沒了,我也是年少氣盛,看過幾本婚前性教育的知道怎麼回事,我也戰戰兢兢的親了一下她的臉。

這一下之後,解開了我倆的真正的性生活。

我親完她,她又把我的嘴送到她的嘴邊,進行了捨吻。第一接吻的我那裡受得了那種誘惑,不自覺的把她摟進了懷裡,放肆的吻了起來,第一次我們沒有做,甚至她結婚之前們都沒有做,稍後,具體給您敘說。

再接著說:「吻完以後的事吧!」吻完後她說:「咱們吃個分手飯吧!」我說:「好吧。」於是我倆又第一次到外邊吃了飯,我吃的是餃子,她吃的什麼我忘了,只記得,從此以後她也喜歡上了吃餃子。

第三次質變是過夜。

那是在吃完分手飯後,我倆大概2個星期沒有單獨接觸過,都是上課的時候見,可是彼此看對方的眼神都不一樣。

我們也有星期六趁大家都不在的時候,在宿舍裡熱吻一番,不過始終沒有越過那條線。

終於有一天晚上,冬天,我幫她備完了課,吻別的時候,忽然我的手伸進了她的衣服裡,找到了她的乳房,她也沒有反對,而我則找到了更刺激的地方。

我回想看過的教育書,書上說女人的性敏感區是那那那兒,就按著書上說的一一做了,而她也越顯的享受,我看她越享受,我也越享受就沒有停下來,我們的動作越來越大,忽然她停下來說,等等,等我把門插上。

她回來後直接把燈關了,不懂事的我,心裡一陣的狂跳,第一次享受偷情。

我把她摟入懷裡,順勢推倒在床上,接著是狂吻,手也不停的在她身體上半部分搜索著,那感覺對我來說是第一次,難忘現在想著,JJ都有點暖和了。

接著是她說:「等我把衣服脫了,你也脫了吧。」我像個聽話的孩子,乖乖的把衣服脫了。

她沒有脫內褲,不過胸罩已經沒有了,在沒有束縛的情況下,我的動作更放肆了,她也被揉的表情很淫蕩,也許每個女人都一樣吧。

我下邊的老二那裡受的了啊,硬邦邦的頂著她。

她也不停的用她的內褲磨蹭我的小弟弟。

這時,我非凡想看看她的陰道,就說,開開檯燈,讓我看看你的那兒吧。

害羞的我都不敢說那是什麼,現在想想有點可笑。

她默許了,開開了檯燈,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陰道,準確的說是處女的陰道外部。

看著看著,我想起了黃片裡的男人親女人那的場景,我竟不由自主的吻了下去,第一下她的腿收縮了一下,把我的頭夾的緊了點,我感覺可刺激,雖然有點點的什麼味。

我也沒多想什麼就更賣力的吻了起來,她也隨著我的力度大小有輕輕的呻吟聲,而這輕輕的呻吟刺激的我更加用勁的親她那,她的雙腿把我的頭夾的越來越緊,我們倆想瘋了一樣享受這從未有過的刺激。

終於,她忍受不了了,把我從下邊拉上來,使勁的把我抱著,一手在退我的內褲。

我一開始沒敢脫乾淨,我的JJ一下子彈了出來,在她的陰道四面磨,她也很享受的樣子,可是當我試圖插進去的時候她的表情很痛苦,我也知道處女第一次都很痛苦,就忍著沒敢往裡插,就在上邊磨啊磨的終於,我的JJ受不了了,射在了外邊。第一次在一個女人面前射精,也是第一次感覺那麼的舒適。

有好多的第一次,我都給了她。

射完之後,她把我抱在懷裡,像個小貓似的爬在我懷裡問:「你都從那學來的,怎麼還敢親我那啊!」我不好意思的說:「看書和看電視看的。」她也害羞的說:「什麼時候拿來也讓我看看。」說話是無比的溫柔,說完又帶點點的單純害羞,我這時感到了做一個男人的驕傲,感覺自己真是個男人了。

我也問她:「我插的時候你可疼嗎?」她說:「嗯,而且咱倆也不能那樣,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給我的丈夫。」我沒有說話,我倆只是緊緊的抱著。

她23,我18,我們相差五歲,她能等我五年嗎?我們的結合似乎根本沒有結果,可是沒有結果也是一種結果。

激情過後,我們又回到了現實,她說:「你明天早上不能讓人家發現在這,五點回你們宿舍吧。」我說了句好,我們就相擁而睡了。

那也是我第一次和真正意義上的女人睡覺,那夜我睡的很香,但還是在五點起往返宿舍了。

之後我們有斷斷續續的做過那中沒有真正插入的愛,可是每次我們都很舒適。

有幾次可好玩,本來她的宿舍就她一個老師,後來又來了個,這不耽誤我們好事嗎,可是沒有想到的是,我在等那個女老師睡覺後,又摸到她的床上親熱一番,那偷情的感覺更是讓我覺的興奮。

還有個小插曲,她的妹妹有次和她同床睡,這時是兩張床並到了一起,而我倆又想那樣,於是她睡中間我睡她左邊,妹妹睡右邊,等她妹妹睡著了我倆才睡,想想有點荒唐,有點可笑,可事實就是這樣,而且是我親身經歷的,刺激也是別一樣的滋味啊。

好日子不長,過完年過來後,她變了,有一次我找她談,她說,她今年必須結婚,而新郎就是她以前的男朋友。

我的心碎了,從那時我不再怎麼理她了,可是有時候我忍不住去找她,也不知道是因為性,還是因為情,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每次我去找她都會做一次,雖然是談不上真正意義上的愛,不過我們彼此都很滿足,我們能做的也許就這麼多吧。

天意弄人,高二我們分班了,我離開了她的班,到了一個生疏的班級,而她也像其他快結婚的人一樣,定親,買東西,預備著過年。

而我,則獨自忍受著被拋棄的感覺。那時我很失落,我跟自己說不要去找她,我真的很恨她,那時也想過自殺,那次我想從二摟跳下去,被她看見了。

她一下子似乎暈了,我看著馬上跑過去扶住她,她哭了,眼裡含著淚說:「你想害死我嗎?」我也哭了,只是眼裡有淚,沒有聲音。

她生氣的回了宿舍,而我跟著她到了宿舍,一進宿舍她就把門關了起來,緊接著就跪在了我的面前,當時我就傻眼了,趕緊扶她。

她一邊使勁向下跪一邊哭著說:「我求求你好好活著好嗎?我不想害你一輩子,答應我好好學習行嗎?」我從為感覺心那麼痛過,而且是我的老師跪下來求我,我哭著說,我答應你,我好好的活。

就這樣平息了這場風波。

她繼續她的生活,我則仍然痛苦著,第一次失戀。

下雨了,別人都在往回跑,而我趟著地上的水,在大街上淋雨,也只有淋雨的時候,我的心才能平靜下來,也只有淋雨的時候,我才能感覺到我的存在,我是真的愛了,我是付出全部真心去愛了,可是我的愛,在世俗面前是那麼的不堪一擊。

有人說:「治療失戀的最好辦法就是感情轉移。」我要說:「這是真理。」在另一個班裡我熟悉了那個女生,以後是我的女朋友,是她把我治好的,過兩天我會把我們之間的事具體的說一下。接著我感情轉移,當我把感情轉移到那個女生,暫時叫cx吧!

上時,心也沒那麼痛了,而她知道這事後,也沒怎麼說,究竟是她先不守諾言的。

就這樣又過了一年,而她也順利的在年前結婚了。

過年回來後我不知道怎麼面對她了。

可是開學後,心裡仍然放不下她,她的老公是在別的鎮教學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來一次,而且聽說正在辦理來我們學校的手續,我心裡有點放不下就想著去她那看看。

一個下午放學後去了她那裡,床還是那個床,只不過被子,褥子,枕頭都是新的了,看完又是一陣心痛,而她看到我來也是面無表情。

我先說的:「他怎麼不在。」她說:「回家了,正在辦理手續,過兩天可能就在這教學了。」我哦了一聲。

當時的情況很尷尬,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做,可是衝動告訴我們,我們需要性。

我有點小衝動,確實,因為我很想那樣,那樣比自慰舒適,而且我和她又有前科,於是當我拉她手她沒有反抗時,我知道我可以的手了。

她還是謹慎的先把門上住了,而我則迫不及待的把她抱到了床上,接著就是瘋了一樣的吻,而她在我吻的時候也迫不及待的在我身上摸索,我們像澆了油的棉花一樣,一點就著,而且一燒不可收拾。

我們根本沒在乎怎麼脫的衣服,只是倆人都裸這在干,我把她抱起來JJ硬的一不小心竟插進了她的那裡。

天啊,那幹勁兒如觸電一般瞬間遍佈全身,我在這種刺激下更加賣力的上下抽動著,她也面對著我毫無保留的展現在我的眼前,那淫蕩的表情與平時的嚴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似乎這樣更能激發我的性慾一樣,我不知倦怠的抽動著,也臉上幸福的表情告訴我她願意讓我插,我的手都不知道該放到那裡。

沒過兩分鐘,我感覺到自己要射了,就把她放到床邊,急速的抽插了幾下,就射在了裡邊。

第一次,並且是內射,那感覺從未有過,而從那開始我喜歡上了這種感覺。

就這樣我們在她結婚後,有了第一次,也是僅有的一次,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和她做過愛。

而她,也要我不要再提這件事。

也許是道德的原因,也許是她良心上覺的自己對不起她的丈夫,所以我們沒有再做過。

但是我要說的是,是她丈夫先搶走了我心愛的人,即使我們知道我們沒有結果。

可當時,我並沒有什麼負罪感,更覺的我們這樣是正常的。

我不知道我當時是怎麼想的,可能太單純了,現在想想都瘋狂。

第一和女人睡居然都會了口交,第一次竟然給了一個少婦,或許注定我是一個不平凡的人,所以才有這不平凡的初戀吧。

我倆的結果不用說,我愛上了別的女人,她和她老公過自己的生活。我們誰也沒有打攪過誰。

也許我們真的不是一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