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之行

成人文學
2013/ 10/ 11
「林科,林科!」一陣叫聲將我從睡夢中吵醒,我睜開朦朧的雙眼,映入眼簾的是我屬下的科員張正,他滿臉關切的問:「林科,你感覺怎麼樣?」

我用力晃了晃腦袋,昨晚的宿酒已醒了大半,頭腦也清醒了很多,於是對張正說:「我沒什麼事,再睡多一會就應該好了。今天上午的培訓我就不去了,你一個人去吧。」

他說:「我還是留在這兒照顧你吧。」

我說:「沒事!我又不是第一次喝醉酒,沒事,你去吧!」

張正於是不再堅持,出門去了。

省行在珠海舉辦了一個為期七天的「計算機網絡安全與技術防範培訓班」,要求全省各分行的對口專業人員參加,我作為科長,於是帶了屬下的一個科員張正前來與會,住在大會安排的大酒店。殊不知大會才開了三天,昨晚就餐時就被中山分行的幾個人硬灌了半瓶五糧液,結果我當然被灌醉了,昏睡了一晚。

張正走後,我又迷迷糊糊地睡著了。不知什麼時候,一陣門鈴聲把我吵醒,我爬起來準備去開門,門卻從外面開了,進來一個女服務員,她是這一層樓的服務員,前幾天都是她幫我開的門,她還主動跟我聊過幾句,因此也略微有點熟,我知道她叫雪兒。

但是現在的場面卻很令人尷尬,我大醉剛醒的從床上下來,忘記了身上只穿著一條短褲,而且短褲還因為陰莖的晨勃被頂了個半高。雪兒看見我這副模樣也愣了。但她很快就回過神來,說道:「林科,你怎麼沒去開會?」

我也清醒過來,趕緊睡回到床上,答道:「我昨晚喝多了,直睡到現在。」她說:「我還以為你們都去開會了,就進來整理床鋪。」

我說:「那你就整理張正那鋪床吧,我這鋪就不用了。」

她於是邊幹活邊和我聊天,我也側過身去邊看她幹活邊有一句沒一句的應答她。

這時正是夏天,她們的工作服都是白襯衫配黑短裙,而她們整理房間、床鋪時要不停地蹲下或是彎腰,於是我就大飽眼福了。當她蹲下時,我就從她張開的裙間看見她雪白的大腿和裡面粉紅色的短褲;當她彎腰時,我要麼從她襯衫的領口處看見她深深的乳溝和黑色胸罩裡面包著的兩個雪白的大奶子,要麼就從她翹 起的屁股後面看見她白花花的玉腿和僅包了半個臀部的粉紅色短褲。

這一切強烈的刺激著我,激起我漫天的色慾,尤其是我剛剛睡了一個大覺醒來,專家說這時男人的慾望是最強的。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問:「你們酒店晚上不是有很多雞嗎?怎麼白天一個都不見?」

這是實話,前幾天在酒店的歌舞廳裡面就不停地有雞婆來挑逗我們,甚至晚上還有雞婆打電話到我們房間來騷擾,可惜礙於周圍都是同行或同事,我不敢輕 舉妄動,因此我這麼問。

她笑咪咪的說:「怎麼?你想叫雞呀?」

我說:「是呀。你能不能幫我找一個來,我頂不住了!」這時我想起中山分行的李科長對我說的話,他說這酒店裡有一些女服務員本身就是雞婆,那眼前這個是不是呢?

她問:「你要什麼條件的?」

我決定試一下,於是跳下床,走到她背後,雙手扶住她翹起來的大屁股說:「像你這樣就最好了。」

這一試果然試中了,她沒有立刻回答,繼續彎腰幹她的活。我知道她心裡有些猶豫,便彎下腰去,一邊伸出雙手抓住她的兩個奶子,一邊挺著硬邦邦的陰莖頂住她的臀溝一下一下的頂著,說:「雪兒,前晚是不是你打電話來騷擾我?」她掙扎說:「不是我。」

我得理不饒人,「怎麼不是,那聲音一聽就是你!」

說著,我一把將她按倒在床上,然後把她翻轉身,我緊緊地壓住她,在她耳邊說:「你要多少錢?」她終於露出了真面目,說:「兩百。」

我說:「兩百就兩百吧,不過你要做夠一個小時喲。」

她點點頭答應了。我於是放開她,去關好房門。

然後,我們脫光衣服,走進衛生間放水洗澡。我給她洗,她也幫我洗。說實話,她真不愧叫雪兒,渾身上下雪白雪白的,腋下幾乎沒有腋毛,肚臍深陷,小腹很結實,呈一個弧度深凹下去,陰毛非常稀疏,陰阜高鼓,陰唇微微張開。我低下頭去,用兩根手指慢慢的摳進去,她頓時發出呻吟聲。摳了一會,她的淫水汩汩的流了出來,我的陰莖也脹得難受,於是讓她單腳站立,一隻腳打開踩住浴缸邊,我站在她面前,用手扶著陰莖,對準她的陰道,頂了進去,接著開始大力抽插起來。

抽了一陣,覺得有些累了,便叫她雙手扶住浴缸邊,翹起屁股,我的陰莖就從她背後插了進去,這是我最喜歡的姿勢。雪兒也很是淫蕩,咿咿呀呀的大聲呻吟,不久,我感到一股精液噴湧而出,深深地射進了她的子宮裡面。

隨後,我們坐在浴缸邊上,用花灑洗乾淨了身體。又來到床上,我躺下來,雪兒就跪在我的大腿中間,用手扶住我軟綿綿的陰莖,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著。很快,我的陰莖又挺了起來,她就更加賣力的含住我的龜頭,一吞一吐的吸吮著,我的慾望又給她挑逗起來了。

於是我示意她面向著我,張開玉腿,坐在我的陰莖上面。我一邊伸手揉抓著她的雙乳,一邊不時挺起陰莖狠狠的往上頂去,一直頂到雪兒的子宮口,她立刻大聲嚎叫起來,淫水順著陰莖流了下來,一直流到床上。這樣插了十來分鐘,雪兒渾身一陣顫抖,軟倒在我身上,她也達到高潮了。

我頓時覺得威風起來,把她放倒在床上,在她臀部下面墊了兩個枕頭,將她的陰阜托高,分開她的雙腿,我跪在她腿間,扶著粗大的陰莖,對準她紅嘟嘟的陰阜,大起大落的抽插起來。

雪兒在我身下發出鬼哭狼嚎般的呻吟,我也發瘋般地一插插到底,一抽抽到盡,沒多久,我下身一挺,陰莖緊緊地頂住雪兒的子宮,射出了滾燙的精液,我 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休息了一會,雪兒起身到衛生間再洗了一次澡,穿好衣服,接過我給的錢,出去繼續幹活了。在離開珠海前一天,我在開會中間偷偷溜出來,又找雪兒幹了 一次。真是不虛此次珠海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