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明星的性交易

成人文學
2013/ 10/ 11
本故事講得是一位影視明星的成才之路。她叫任音音,剛成年的任音音沒出名時,為求能上名導演的戲。任音音母女倆竟不惜「前赴後繼」和導演「交易」。

為博得上戲的機會,首先是她母親小莉打頭陣,找導演「交易」,因為其母親風韻猶存,長得也很不錯,比有些導演還年輕,還是有導演願意和她這麼做。

等她母親搞定導演後,再把她奉獻出來……就靠這樣的套路,她拍了很多部戲。終於一舉成名了……

這故事實在有點駭人聽聞:其實「性交易」這樣的事情在演藝圈子裡很普遍。

娛樂圈存在「色導演」不假,同時某些喪失人格自尊的女演員主動獻媚,甚至開好了房間向導演「獻春」的情況也為數不少。

女演員上床是要上戲的「必要」準備,然後按照「規矩」在其所導演的影視作品中,給她安排角色,導演玩幾個女演員太不算什麼了,說到底,影視藝術,就是女演員向導演獻身的藝術,是千萬演藝界女子賣身求名的慷慨悲歌。

任音音

暱稱:音音

生日:1982年。9月,16日

星座:獅子座

血型:A型

身高:164公分

體重:52公斤

學歷:大學/某戲劇學院

出生地:上海市 現居地:北京 職業:無業。北飄一族,

個人才藝:舞蹈、鋼琴……


吳小莉

任音音的母親

一位長得非常性感的女人,長得很像明星奧黛麗。赫本--【羅馬假日】的女主角。

身高:167公分

體重:60公斤

學歷:大學職業:舞蹈老師

出生地:上海市現居地:北京


第一章

1998年。吳小莉為了任音音在戲劇學院學好影視藝術,她辭退了在上海的舞蹈老師工作,把家搬到北京做專職陪讀。她堅定不移的相信任音音的前途就是成為影視明星。

吳小莉為了能讓任音音上名導演的戲。通過朋友介紹和著名導演黃大山的助理小王認識了,第一次見面是在電影學院附近的一酒家。席間,兩人不停地敬酒,吳小莉與小王都喝了不少。

第二次和王導演見面是3月的一個下午,吳小莉提著價值二千多元的禮品,登門拜訪了小王。之後兩人曾有多次約會。

小王說現在進入影視圈,我有必要提醒你們影視圈挺亂,不好混。我剛進入的時侯,就發現大多數導演都是那樣。大部分導演和演員都是各取所需。不知道你和任音音會不會付出那麼大的犧牲。

任音音的母親吳小莉說「沒辦法,誰讓這孩子就要走這條路呢?王導演看在我們老鄉的情份上,請把音音推薦給黃大導演。給我們一次機會」。

後來才知道,這個王導演是個大流氓,面對這位37歲風騷無比的俏少婦。

小王的心不禁癢起來了,他看上了吳小莉,每見到她小王都有一種衝動在下腹湧起。想要和她上床。

「好吧。你稍等等。我看有機會就把音音推薦給黃導演好吧。」

在他們多次約會談話中小王以自己是單身,有時苦悶,以對「房中術」有興趣等方式對她進行了暗示。

聰明能幹的吳小莉在多方面探查瞭解後,發現小王和黃導演確實很熟,很受黃導演的器重後。為了任音音的前途,要想見到黃大導演,她必不可免地給於他「好處」。吳小莉毅然主動給小王打手機說;只要他能把任音音推薦給黃導演演戲,她會答應小王的「房中術」要求。

「性交易」自然而然的達成了。當然這種事是瞞著才18歲的任音音進行的。

那天上午,小王給吳小莉打手機說有急事要見她。

10點小王如約開著奧迪A6來到任音音母女平日租用的那一套住房。那正巧是任音音去上課的時間。

吳小莉下了樓對小王嫵媚迷人地一笑,手掠了一下前額垂下的波浪短髮。坐進小王的車裡。她穿的短洋裝一坐下來便縮到膝蓋以上,露出一大截誘人的大腿,連長筒絲襪的寬花邊都能看見。

「饞貓,你這麼猴急找我幹什麼?」

「我想觀賞你的小穴。」小王一隻手放在了她的膝蓋上,扶摸著她的長筒絲襪。

「討厭,說這麼難聽的話。我看把你寵壞了。」高雅的吳小莉不禁別過臉去,露出羞恥的表情。

「我給你約好了導演黃大山。推薦讓她演戲的事。」

「真的?!太好了!你真幫忙。」吳小莉喜不自禁地說。

「不急呀,你該讓我解饞觀賞了吧?」聽得吳小莉不知所措。

接下來小王不再說了。吳小莉也默默無語。半晌吳小莉用低得幾乎讓別人聽不到的聲音說;「你真想要,就找個地方」。

小王把車一直開到郊外的一處無人的稻田旁。小王不客氣地一把抱住吳小莉又是親又是摸,將吳小莉按在座位上,將嘴吻著她的嘴,將她洋裝上衣的扣子解開脫下,玩弄她的又大又圓的乳房。用二根手指夾住那粉紅的乳頭磨來磨去,並不時拉著乳頭向前拉。

吳小莉的乳頭是嬌嫩的粉紅色,大小很適中,乳暈也不大。小王用舌頭嘗遍吳小莉充血凝硬的飽滿乳頭,又吸又咬。搞得吳小莉微閉雙眼很受用的輕哼。

接著小王的手費勁地想將吳小莉的紅紗內褲從腿間拉下來,越急越脫不下來。

「好笨呀你。」吳小莉微笑著嗔斥他。

她輕抬起屁股,紅紗細邊內褲一點點脫落在腳下。凝脂似的腿間不能掩飾濃密捲曲的陰毛。

吳小莉大腿根用力夾緊,企圖阻擋住小王摸索的大手。小王把她的大腿分開,手伸到吳小莉白晰豐腴的小腹下面,摸到茂密的陰毛裡面,一根手指陷入她的潮濕的陰道裡,吳小莉扭動屁股來逃避。

「啊,啊……不要」吳小莉臉頰一紅,呼吸急促起來,她的手緊緊的抓著小王動作的手腕,圓滾的臀部也隨著動作一挺一挺的。

「你好騷啊,下身都潮水氾濫了。我的雞吧硬梆梆的啦」小王的一根手指粘滿了她的亮晶晶的淫水,繼續探索著。

「……嗯…讓我洩出來……我想洩了……插進來吧!小王,快一點。」

吳小莉拉下小王牛仔褲的拉鏈,裡面是他白色的內褲,吳小莉柔軟的手指從內褲的縫隙鑽進去,完全不忌諱女人所有的矜持。把他的肉棒握住後,慢慢地上上下下來回套弄著。

小王扒光了吳小莉的裙子和乳罩,直到她勻稱光滑的身體只穿著薄薄的兩雙肉色絲襪。

「咱們出來幹。」

「不好,被人看見不好。丟死人了。」

「我以前試過,沒問題。」

小王從車上把吳小莉扶下來,讓她趴伏在奧迪A6的發動機蓋上,乳房緊貼在機蓋上,吳小莉雪白且渾圓的屁股不住的搖動,雙腿間儘是肉洞流出的愛液,眼睛警惕地不住環顧四周。

「…嗯……」小王把粗大的肉棒完全刺到了她花徑的深處。小陰唇的褶皺因此完全消失,只留下一小段粗肉棒與渾圓的美臀形成強烈的對比。肉棒用力的抽插著,她的小陰唇隨著陰莖的進出一張一合……

「啊……你的陰道好緊啊……夾的我厲害……」

小王用肉棒拚命的抽插著她的小穴。吳小莉豐滿的大腿顫抖不已,大腿盡頭之肉洞被無情的肉棒前後聳動,引起強烈的性高潮。肉與肉的「卜哧!卜哧!」水漬聲和吳小莉發出的「……唔……嗯……」的喊叫聲混合在一起。

小王終於佔有她充滿魅力的身體,插起來就更有興致了,插得一下比一下賣力……

為人母的吳小莉被比自己小10歲的小王插得渾身發顫,口中激動的呻吟。

粘滑的液體不斷從交合的縫隙滲出。她害羞的搖著頭,小嘴張開,發出「啊啊」

的叫聲。

「快啊,我已洩出來……你快射吧……這被人看見不好。我還有姑娘呢,丟死人了……」她的絲襪美腿不停地逢迎的彎屈,主動以花徑向後攻擊小王的陰莖。

「我,我不行了……你插死我了……啊……」

15分鐘後小王的的雞巴也顫抖起來,一股無法阻擋的衝力,伴隨著劇烈的高潮,濃精噴射而出,射在她的體內。肉洞裡慢慢湧出白色的精液,順著陰唇的下部滴到了草地上……

事畢,兩人又在車裡纏綿了許久,直搞的吳小莉求饒為止。

第二章

在他們回來的路上,小王告訴吳小莉導演黃大山正在籌拍一部40集的古裝電視劇。現在正在挑演員。他已經推薦了任音音演一個丫環,雖說是女配角2號,但主角都是大腕,劇本很好肯定火。

吳小莉問小王,黃大山看了音音的簡歷是什麼態度。小王說不太確定,黃大山說:「這姑娘模樣倒是蠻可愛的,只可惜年齡小了點。」

吳小莉讓小王想個好辦法對付黃大山。

小王說:年前,黃大山執導一部電視劇時,曾經與一名條件、感覺都不錯的女演員達成了類似的「交易」,不過可惜的是,當導演和女演員即將就演出簽訂合同時,製片人卻表示反對,稱香港投資方老闆已經定好了女一號。就在黃大山心急如焚,準備將女二號的表演機會給該女演員時才發現,女二號的人選也早就定。

最終的結果是,該女演員在經歷了一場「交易」後,居然一個角色也沒爭取到,她認為黃大山是存心欺騙自己,於是就將兩人隱秘的「交易」錄像寄到報社及黃大山所在的單位,黃大山因此被單位處分過。

黃大山現在是一次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對和他上床的女人,挑剔的很過分。

說實話他現在喜歡的是聽話的,像女奴隸似的女人。沒有危險性。凡準備上床的女人都要在他家當幾天僕人。讓他觀察滿意後,才有下一步。

吳小莉恍然大悟,「你是讓我做他的女奴?」

「確實很難做,你想好了,再給我打手機。」

那天音音發現她母親吳小莉回來的挺晚,問她話也沒精打采的,母親換了衣服洗澡後就睡覺了,也不問自己吃飯了沒有,心理很疑惑。

在打開洗衣機準備洗衣服時,發現裹在母親吳小莉外套裡面的紅紗細邊內褲,被撕破了,上面有粘乎乎的東西,她隱隱約約有不祥的預感。

3天後吳小莉給小王打手機說她想試試。過了2天小王通知吳小莉他和黃大山介紹了情況。黃大山要面試她。

吳小莉深知黃大山是玩弄女演員的高手,很講品位的,於是精心地打扮,光艷動人的雪白胴體穿上了一身高檔性感的黑絲內衣。黑色吊襪帶。黑色的帶大花圖案的長筒絲襪。細高跟皮鞋。外面是洋裝短裙。凝脂似的雪膚、苗條勻潤的身材,一點都看不出她已有37歲。

那天是中午小王開著奧迪A6把吳小莉送到黃大山的別墅。在車內小王讓吳小莉把內衣脫去,光身子穿上了洋裝短裙。吳小莉沒問為什麼。乖巧溫順的照辦了。

開門的是一個18歲左右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笑吟吟的,說話露出一對酒渦兒,

「王導演你們來了,黃導剛起來,在二樓臥室。你領吳女士上去吧。」小姑娘穿了一身紅色的短裙,長筒絲襪。高跟皮鞋也是紅色。全身都顯示出了少女特有的誘人媚力。

黃大山的臥室很大,拉著窗簾,他坐在雙人床邊的大皮沙發上。看著劇本。

黃大山有58歲,一米八0的個子,紅光滿面,大背頭。

他傲氣十足地端詳著吳小莉。只見她一頭焗成栗色的波浪短髮,鴨蛋臉,兩道細細的柳葉眉下,水汪汪的大眼睛,還有一雙豐挺的乳房向上翹翹,起來路來微微抖動,高高的鼻樑,櫻桃紅的性感嘴唇。

「小吳,你以前是搞藝術的吧?很有氣質。」

吳小莉的心緊張地彭彭亂跳,簡單扼要地把自己和任音音的經歷述說了一遍。

希望黃大山能給任音音一次機會上他導演的戲。,自己會報答他的。

「你咋報答我?你能做什麼?」黃大山咄咄逼人地說。

氣氛越來越緊張,吳小莉無法說出口,快急出眼淚般地看著小王,期盼他的解圍。

小王坐在雙人床上悠閒自得地吃著果盤裡的櫻桃,「你咋想得就和黃導直說,黃導是大好人,很會幫助人的。」

「我想做您家的僕人。我會聽話的,讓您舒服滿意。」吳小莉潮紅著臉低著頭,用很低得聲音說。謙卑地真好像是一個女僕。

「我想看看你是如何聽話的,小王你和她做給我看」

小王一把摟住吳小莉讓她坐在自己懷裡,脫下她的外套,露出赤裸的好像雕像般勻稱的上半身,白桃般的乳房是向上翹的,

兩手各握住吳小莉的一隻乳房,大力揉搓起來,觸感柔嫩豐滿。

「黃導這對乳房長得美吧。你再看她的小穴,那是我的最愛」。小王把吳小莉仰面躺倒在身旁,像擺弄玩具似的隨心所欲。

他把吳小莉的短裙推到腰部,腰以下都是赤裸裸的,凝脂似的雪膚、苗條勻潤的身材,將她兩大腿打開,一條腿抬起抗在小王的左肩膀上,讓她的陰戶大開。

濃密捲曲的陰毛不能掩飾陰唇的粉紅細嫩,肉縫是淫濕緊密。

「真是夠淫蕩的吧?她的陰道能3段咬合,把男人的根夾得很緊,您試試」黃導的眼睛正盯著那裡看著,雞巴已經變硬了。

「啊,真讓我心動啊,小吳我可以試試嗎?」黃導脫下褲子。

吳小莉被臊得滿面通紅,兩手摀住臉。不情願地點點頭。

黃導把吳小莉的高跟皮鞋脫掉,將還穿著黑色長筒絲襪的小腳放進口中吸了起來。他吸著她的腳趾,用舌頭輕舔著她的腳背,

吳小莉的雙腿被抬起抗在他的左右肩膀上,黃導一手握著陰莖,一手扶著她的豐臀,對住陰道口往裡用力一插,「唧」的一聲,便捅了進去。

聽見吳小莉「嗯」的一聲叫後。口中激動的呻吟不斷,小陰唇隨著陰莖抽插也一起捲進翻出,粘滑的液體不斷從交合的縫隙滲出。

黃導彎腰兩手各握住吳小莉的一隻豐滿的乳房,揉搓起來。用力的捏擠,彷彿要擠出乳汁似的。

「唔……唔……唔……」在不道德的性交中吳小莉也會抑制不住的呻吟。她感受到了高潮,身體逐漸僵直,頭部後仰著,

隨著吳小莉陰道發出的「撲哧~~~ 撲哧~~~~~ 」的插穴聲,黃導滿意地說「

臉蛋兒長得這樣高尚的女子我還頭一次玩。我開始喜歡她了」

黃導一口氣就是一百多下的猛操。抽插地速度越來越快,吳小莉的下身也越來越濕,「呱嘰、呱嘰」的不停的響。

吳小莉兩腳朝天,小腳掛在他的肩上一甩一甩的,呼吸急促,挺高胸部,勃起的奶頭被小王用牙咬住,揪起2寸多長,

「啊!!!嗯!!!嗯!!!嗯!!!」吳小莉挺不住了,下身不斷的急促緊縮著,發出亢奮的嬌喊聲……發情的淫液已洩出來,很快流濕了她的整個大腿根。

黃導噴著熱乎乎的鼻息,拚命的忍著做最後衝刺。大腿也因為流汗的關係閃著細細的光點。將陰莖抽出大部分,跟著猛沉屁股,「撲哧」一聲,雞巴完全捅進的吳小莉陰戶中,把吳小莉捅得在床上向前一聳。就那樣像打椿機一樣用力向下撞擊,每插一下,吳小莉都浪叫一下。

「啊,天啊,黃導,你好猛,輕點,」吳小莉討好地媚笑著嗔斥他。

「啊,出來了!!!」黃導滾燙的精液象洪水一樣地噴了出去,直射入吳小莉的子宮中,而且連續噴湧了好多下。

「小王來接力!」

第三章

吳小莉深知黃大山是玩弄女演員的高手,很講品位的,於是精心地打扮,光艷動人的穿上了一身高檔性感的黑絲短衣裙。黑色的帶大花圖案的長筒絲襪. 細高跟皮鞋。還不停地讓音音換上最漂亮的服裝……

任音音嘲笑她媽媽是老土,像是去相親. 她穿了一身白色的短裙,旅遊鞋,全身都顯示出了少女特有的誘人媚力。

那天下午小王開著車把吳小莉母女送到黃大山的別墅。在途中他又給傭人張玲打了個電話,說他們就要到了,讓她準備一下。

京城郊外,一片翠綠的群山環抱之中,黃大山的豪華別墅佔據了約50畝土地。高大的院牆,裡面是一座3層的白色別墅。花圓,假山,小型高爾夫球場,處處顯示了主人的尊貴和對西洋風格的喜愛。

開門的傭人是一個40多歲的婦女叫張玲,笑吟吟的看著他們。

「表弟你們來了,黃導剛起來,在二樓臥室。你領吳女士上去吧。」

黃大山的臥室很大,拉著窗簾,他坐在雙人床邊的大皮沙發上。看著劇本。

黃大山有45歲,一米八0的個子,紅光滿面,大背頭.

「黃導,這位就是任音音,條件很好的,音音過去讓黃導看看。」小王說.

一個看上去十八歲、長著很漂亮身材的女孩子走了過來,身穿一件的白色短裙,雪白的短襪,休閒鞋。她看見黃大山不好意思的微低下了頭.

黃導傲氣十足地端詳著任音音。

只見任音音一頭長髮,瓜子臉,兩道細細的柳葉眉下,水汪汪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樑,櫻桃紅的性感嘴唇。還有一雙豐挺的乳房向上翹翹,走起來路來微微

抖動……

「音音,這兒有首歌曲,你給我唱一段。」

任音音看了看歌曲,輕聲唱了起來--

「情深深,雨濛濛……」

黃導聽著露出一絲笑容,一邊鼓掌,一邊稱讚她有專業水準。

「音音以前學過鋼琴吧?發音很準。很好!小王,你咋不讓客人們坐啊?」

小王趕緊讓吳小莉母女坐到真皮沙發上。

「黃導,你們先聊著,我出去看看您的高爾夫球場。」

小王出了別墅,穿過花圓,上了假山,他沿著山路一口氣爬上假山頂。在涼亭下一張石桌旁邊坐著兩位女士,一位是小王的表姐張玲--她是黃大山夫人的保姆。

一位是黃大山的夫人--鞠雪,很美艷的少婦. 今年41歲,她原本是電視台的女主播,她氣質高貴,舉止溫柔文靜,極具東方美女的柔媚風韻。

20年前她千挑萬選後,嫁給了剛留學回來的黃大山。當時鞠雪的名氣遠在黃大山之上,這段「佳人愛才子」的美談在文藝界很是轟動。

只可惜紅艷薄命,婚後鞠雪才發現黃大山是個品行卑劣的惡棍,他思想淫穢不堪。

他憑借自己是導演的地位,長期與多名女演員有不正當性關係. 有的女演員

懷孕後鬧到她這兒……

多年來,黃大山不僅不聽鞠雪的苦口婆心地勸告,還動手打她。他說國外的導演都這樣,讓她以後少管他的事情。

3年前,精神幾乎要崩潰的鞠雪不堪忍受來自黃大山的種種緋聞,她寫了一封檢舉信送到了黃大山的單位後,服了大量安眠藥企圖自盡. 雖被救活,但昏迷了5天的她得了記憶力喪失的重病,反應沒過去那麼靈巧,失去了記憶,那也就是說她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

黃大山可被那封檢舉信害慘了,單位對他進行嚴厲批評,記了大過. 要不是有領導出來說情,要愛惜「人材」,他差點被趕出文藝界。

可是黃大山並未改惡從善,隨著他幾部電影獲得國內國際的大獎,他更變本加厲了。而對夫人鞠雪他除了冷漠之外就是仇恨!

……

「表姐你看,我給你兒子辦好了上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小王興沖沖地對表姐張玲說.

「呀!這太好了,我還以為你辦不來哪,你又花不少錢吧?」張玲喜不自禁地說.

「沒關係,區區幾萬元吧,算我出了。誰讓表姐從小就對我那麼好。」小王老練地摟住表姐張玲的豐腰,親吻她的脖子。

「討厭。小心被別人看見」

「夫人,您還認識我嗎?您還和以前那樣光彩,美麗。」小王看著鞠雪標緻的臉說.

鞠雪迷惘的眼睛看著前方的遠山。一點反應都沒有。

「她除了自己的兒子以外,誰都不不記得了。可憐啊,」張玲看著大學錄取通知書頭也不抬地說.

小王內心油然升起一股想要玩弄她的念頭,為這念頭他已經準備了很久了。

他走到鞠雪身邊,故意用手不經意地碰了碰她的乳房,他的心彷彿馬上就要跳了出來。可鞠雪一點反應也沒有。是啊,她怎麼會有反應呢,她現在是失去了記憶啊。

「表姐現在別墅還有誰在?」

「人都不在。司機和廚師到市裡去了。」

「你給我看著點外面,我玩玩她。」

「你真要做?我的心緊張得彭彭亂跳啊。」張玲知道,表弟的付出是要她回報的。

「我來之前不是和你說好了嗎?你想反悔了?」

「那你可快點. 別叫黃大山發現了。我好害怕。」她走到山路口窺視下面的動靜.

鞠雪穿著白色真絲襯衫,白色短裙下露出穿著淺肉色絲襪的一對筆直勻稱的小腿,白色的高跟涼鞋。

小王坐在一個石磴上,把鞠雪拉到身邊,然後抱起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小王貼近她,一隻手挽著她的腰,一隻手伸進她的白絲襯衣,

一邊隔著她的蕾絲邊乳罩把玩著她的乳房,一邊側過頭去,嗅著她淡淡的髮香,不斷親吻著她的臉頰,慢慢地吻到了她柔軟紅潤的嘴唇。

「不要,你是誰?別碰我。」鞠雪有反應了,開始反抗。小王早聽張玲說過鞠雪很聽醫生的話。

「我是你的醫生啊,給你檢查身體,給你看病來了。你聽話啊。」

鞠雪聽信了小王的謊話,不再反抗。

他把她的乳罩推到胸部以上,好漂亮的兩隻乳房,白嫩的乳房上粉紅的一對小乳頭已經堅硬地挺立著了。小王低頭含著一個乳頭吮吸著,柔中帶嫩。

小王的手又伸到她的白裙子下面,扒下她的繡著花邊的內褲扔在一邊。然後直插她的陰部,天哪!摸到劇雪的陰毛了,陰唇夾得很緊.

小王又把手往下伸,手觸摸到她的小縫. 伸出一個手指,一下子插入她的陰道,在裡面放肆地來回划動,中指在濕潤的裡面抽插,同時,用姆指壓迫轉動陰核。

忽然小王發覺鞠雪的臉紅了,可見她還很敏感。眼睛也羞澀了--她真美。

沒一會兒,她的小嘴微微噘了起來,嘴裡微微喘息著:「……嗯……癢……

嗯……不要弄啦……」

她細膩的皮膚光滑而潔白,她大腿間的神秘花園裡緩慢流出了甜美的蜜汁。

做賊心虛的小王停下來又騙她,「這是治病,要聽話啊。」

小王心想我不需要你的腦子,我只要你的身子。

他讓鞠雪平躺在石桌上,把她的短裙推到腰部,兩手將劇雪的兩條腿往兩邊用力撐開,雪白的大腿殘忍地分開,讓她的陰戶大開. 濃密的陰毛下粉紅陰唇的濕滑。柔嫩的裂縫口看得很清楚。

鞠雪的陰道口立刻被小王的手指最大限度的張開. 小王將她的屁股抬高點,然後用嘴含住她的陰道口,伸出舌頭抵住她的膨脹到極限的陰蒂。

「……唔……啊……受不了……」

在他的不停抖動舌頭下,鞠雪的淫水隨著他的舌頭,流入他的口中。在受到猛烈的口交下,鞠雪雪白的肩頭開始顫抖,小王知道她的內心在羞恥哭泣。

把鞠雪的高跟皮鞋脫掉,將還穿著白色長筒絲襪的小腳放進口中吸了起來。

他吸著她的腳趾,用舌頭輕舔著她的腳背,用自己的臉頰貼在她的腳弓上輕輕的磨擦著,那種滑潤絲質的感覺真是太好了。小王的雞巴終於硬挺了。

然後鞠雪的雙腿被小王抬起,架在他的左右肩膀上,小王一手握著陰莖,一手扶著她的豐臀,邊用雞巴在她的陰唇裡磨擦,弄得她的陰毛、大腿根上都是的淫水。

「美人!!你現在已經是我的人了。黃大山不要你了,就讓我的大雞吧來收拾你吧!想不到我竟有這等艷福!」小王對住陰道口往裡用力一插,「唧」的一聲,便捅了進去。

聽見鞠雪「嗯」的一聲驚叫後。肉棒一半插進淫肉穴裡. 小王往裡一寸一寸的插入,等到完全插入,又慢悠悠地抽出,直到油光光的大雞吧上都是鞠雪的淫水後。

突然他用力往上一挺,粗長的大陰莖在那細小的陰道裡、大行程的抽插,猶如急風暴雨,小陰唇隨著陰莖抽插也一起捲進翻出,粘滑的液體不斷從交合的縫隙滲出,

鞠雪口中激動的呻吟不斷。呼吸急促,挺高胸部,扭動雪白的屁股。

「……唔…捅死我了……啊………」

小王彎腰兩手各握住劇雪的一隻豐滿的乳房,揉搓起來。用力的捏擠,彷彿要擠出乳汁似的。

「舒服嗎?舒服你就叫出聲來嗎!」小王地抽插足以讓任何一個良家婦女失去理性和理智,完全沉浸在肉慾的享受中去。

「唔……唔……啊……受不了……了……哦……天哪……啊……」鞠雪抑制不住的呻吟。她感受到了高潮,身體逐漸僵直,頭部後仰著,下身往上挺著。嘴裡發出性快感時才獨有的呻吟。而且呻吟聲愈來愈大……

小王滿意地說:「臉蛋兒長得這樣高尚的女子,我還頭一次玩。我開始喜歡你了。」

他一邊不停地抽動,一邊親吻她濕潤的雙唇,鞠雪的陰道柔軟而富有彈性。

陰道的肌肉有力而均勻地夾著小王的雞巴。她的淫水好多,陰道猛然縮緊好像不肯放鬆的樣子,小王幾乎把持不住要射精,咬牙強忍著。

小王一口氣又是一百多下的猛操。抽插地速度越來越快,鞠雪的下身也越來越濕,「呱嘰、呱嘰」的不停的響。

「啊!!!嗯!!用力!嗯!舒服!!嗯!!!」鞠雪挺不住了,下身不斷的急促緊縮著,發出亢奮的嬌喊聲……發情的淫液已洩出來,很快流濕了她的整個大腿根。

鞠雪兩腳朝天,小腳掛在他的肩上一甩一甩的,呼吸急促,挺高胸部,勃起的奶頭被小王用牙咬住,揪起2寸多長,小王的手掌在她雪白苗條的裸體上不停地愛撫著……

小王噴著熱乎乎的鼻息,拚命的忍著做最後衝刺。

他將陰莖抽出大部分,跟著猛沉屁股,「撲哧」一聲,雞巴完全捅進的鞠雪陰戶中,把鞠雪捅得在上石桌向前一聳。小王像打椿機一樣用力向下撞擊,每插一下,鞠雪都浪叫一下。

「啊!啊!天啊……輕點,」鞠雪地輕聲嗔斥小王。她的屁股淫蕩地扭動,銷魂的嬌叫聲不絕於耳,完全不忌諱女人所有的矜持。

小王的肉棒拚命地抽插著,她的小陰唇隨著陰莖的進出一張一合。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

鞠雪迷亂的呻吟著,扭動著滿身是汗的肉體,淫液也隨著陰莖的出入流了下來。她下身流出的淫液已經把身子下的石桌都濕了一頁紙大小。她兩對雪白的奶子隨著抽送前後激烈搖晃,屁股瘋狂地前後擺動。

「啊……呃……啊!我要來了!!」鞠雪的高潮終於到來了,她長聲地尖叫著,向上反弓起了腰,纖弱的美手緊緊的握住,雙膝微屈、兩條雪白勻稱的腿浮出繃緊的肌肉線條. 圓滾的臀部隨著小王的動作一挺一挺的。屁股離開身下的石桌,抬得高高的……

「小王!小王!有人上來了……」張玲驚慌失措地喊叫著。

「啊!!??呵呵。慘了!」小王趕緊從鞠雪的身上爬起來。淫液順著她的大腿兩側慢慢地流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