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的日子

成人文學
2013/ 10/ 11
「哎呀,起床了,大懶貓。」嬌妻明明的叫喚讓我睜開了睡眼。

「還早呀……」我不大情願的嘟囔著。

明明假意的扳著臉衝上前去,抓起我耳朵,再不起來我要你的命,惡狠狠的威脅我。

我一聽馬上攬住明明的蠻腰,嘴湊到明明的耳旁,壞壞得往裡吹了口氣。

「昨天晚上好像是我要了你的命。」我一邊說著,另一隻手便乘勢撫在明明的香肩,輕輕撫弄著。

想起昨晚的情景,明明的臉紅了起來。小手使勁推我,想要快點逃走。我看著明明慌亂的逃跑,心裡美滋滋的。任誰娶了這樣的老婆都會美上天的。何況我僅僅是一個小公司職員。

想歸想行動可沒落下。我在後面追逐著明明,快要追到時輕輕打一下明明的屁股。聽到明明的嬌呼,就像受到鼓勵似的,我一把抱住明明,輕輕的吻著明明的耳畔,雙手慢慢的伸進明明睡衣地領口。

接觸到明明滑嫩的肌膚,明明不由嬌喘著:「不要了……」

我馬上用嘴堵住明明的小嘴,舌尖貪婪的向裡探去。雙管齊下,我的手也向下探索到明明的雙峰,一隻手抓住那白嫩的乳房,另一隻手輕輕的擠壓著。

在顫顫的抖動中,一雙可愛的乳頭慢慢的含苞待放。明明一隻手想要推開我,反而把睡衣給敞開,我便搭住明明的香肩把礙眼的睡衣拋在了地上。

明明羞紅了臉:「你,不要嘛。」

我那裡給她說話的機會。更賣力的吻著。一隻手向下探到明明的小腹。在上面的凸起處溫柔的揉弄著,隨著我的雙手的不斷撩撥,明明的身體越來越熱,也越來越站不穩了。喘息聲也慢慢的粗重起來,我不失時機地撬開明明的雙唇,吮明吸著明的舌尖。

開始,明明還有點矜持,隨著我的指尖談入到明明的內褲,在芳草地摸索,愛撫著,她就不安的轉著皓首,舌尖也輕輕的打著轉,我的手指慢慢的擠進她地禁地,用手指夾住她的玉女花蕾並輕輕的彈動著,明明的姣軀顫動了一下,舌尖也就迎合著我,與我緊緊纏繞在一起。

我把一隻手收回,轉而放到明明雪白的屁股上,輕輕的劃著圈撫摸著,不是在輕輕的打一下,每次我,吧的一聲剛落下,明明就嬌顫一下。

明明不由的把一隻玉腿搭到我的身上,雙手也環抱著我的脖子。嘴裡也發出一連串的嬌喘:「唔……」

我索性把明明抱起來,明明也乖巧的讓我為所欲為。一時,房間裡春意盎然。

我把明明放到床上,嘴也順著明明的玉頸吻下去。在經過那兩團嬌嫩刺眼的白色時,我的舌尖輕輕的打著轉,在白色上時而吮吸著時而輕咬著,明明也用力的撫摸著我的腦袋,姣喘聲也一連不斷:「唔……好舒服……」

吻了一會,明明看我還在一個地方蠻幹,用力的啪啪我,我想明明肯定是想要了,就抬起頭來說:「對,也該去吃飯了。」說完就一臉傻笑的看著她。

「你好壞呀……把人家挑起來就不管人家了……」看著明明不依的嬌態,我就想逗逗她,一邊用手指撥弄著明明的陰蒂,一邊問道:「那我幫你找一個男人來怎麼樣?」

明明看著我,知道我在逗她,就說道:「你去找吧,你不怕你老婆紅杏出牆就去找吧。」

我湊近她,在她耳邊吹氣:「找個什麼樣的?明明索性把眼睛閉上了,就找一個高大威猛的吧。」

我一聽明明知道是假的也不由得嫉妒起來,我還不威猛嗎。就把我的雞巴露出來,對明明說:「那我的怎麼樣,和不和你的意呀?」

明明睜開眼睛一看又閉上了:「你,差老遠了。」嘴角還不屑的一撇。我只覺得一股熱量從我的腳底一下子傳到了我的頭上,假意的罵道:「小淫婦……」

我不理她,把明明的兩腿往兩旁一分,身體伏下去,舌尖來回摩擦著明明的陰蒂,時而重重的吮吸著。明明剛開始還可以忍受,一會雙腿就不安的蠕動著,小手也不知覺得放到了乳房上。嘴裡唔唔的呻吟著。

我吻了一會,從明明的玉縫開始滲出晶瑩玉液,越積越多。一會床單都濕了。

我抬起頭看看明明。見她扭曲著身子,小臉漲得紅紅的,舌頭也伸了出來。

兩隻小手也重重的捂著乳房。就把手伸到明明的嘴裡問道:「我行不行?小淫婦?」

明明哪裡顧得上我,只是一個勁的吮吸著我的手指。我把手指抽出來,明明還意尤未盡的不捨我的手指的離去。我把明明的小手拿起來放在我的早已昂頭挺胸的雞巴上。明明雙手握住它,感受著它的溫度,它的威猛。

我對明明說:「它壯嗎?」

明明看看我,不好意思地說:「剛才還像軟茄子似的,現在倒像個將軍。好像是活的一樣。」

我調笑著說:「當然了,要不怎麼叫小弟弟呢?」

明明添了一下嘴唇,把我的雞巴送到了嘴裡。先用舌尖勾勾我的馬眼,看到我一陣顫抖。便加大力度的吮吸著,上下舔弄著。我不禁一陣眩暈,看到我的愛妻,一個大美女跪在床上吻我的雞巴,雞巴不由得顫動了幾下。

明明看到我這樣,更加賣力的吮吸著。時而惡作劇似的用牙齒輕輕的咬一下。

一波又一波強烈的刺激襲向我,我也開始呻吟……在明明的調弄下,我的雞巴越來越大,越來越硬。明明的小嘴也含不住了。而明明的陰部已經氾濫成災。

我把雞巴從明明的小嘴慢慢抽出來。明明也慢慢的分開了大腿。

我輕輕的吻了一下明明的嘴唇,握住雞巴在明明的陰道口頂了兩下。明明的身體明顯的顫動了幾下。明明又期待又害怕他的威猛,輕輕的說:「輕點……我慢慢的屁股一沉,啊……」一聲歡愉的悶呼,從明明的嘴裡傳出。我很有節奏、很有技巧的時而細磨慢研,時而深入淺出。

「啊……輕點……嗯……哦……太重了……輕一點……別磨了……嗯……」

我把明明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上,磨了一陣後,又變磨為插了,並漸漸加強了力度和深度用力地抽出,狠狠地插入,速度越來越快……黑黑粗粗的肉棒使勁抽出的一霎那,帶出了明明小陰唇裡面的粉紅嫩肉,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淫水的瑩瑩反光。淫靡的「啪,啪」肉體撞擊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快。

明明也吃不消了,不斷地向我哀求著:「輕一點……你今天怎麼這麼厲害……啊……」

我想到:「還不是你說我的雞巴不夠威猛,這下讓你看看!」

我不理她,找了個枕頭墊在明明的身下,把明明的雙腿放在我的肩上。明明的膝蓋壓在自己的乳房上,這樣一來明明的下體與我接觸得更加緊密了。我一邊埋頭苦幹一邊問她:「還要我幫你找男人嗎?」

明明忙不迭的說:「你輕點,我受不了了,我只讓你幹我,我只屬於你…啊啊……啊!啊!啊!……」

隨著那聲「啊!……」的長音,只見明明的頭使勁後仰,手指緊掐我的手臂,無處著力的屁股難耐地向上一陣亂扭亂頂,架在我肩上的腳尖也繃得直直的,接著全身一陣劇烈的顫抖……然後--緊繃的雙手軟癱在床上,後仰的頭也無力地側貼在床上。只有身子還在無規則地持續抽搐著,喉嚨還在深一口淺一口地呼氣、吸氣。

*** *** *** ***

我看到明明已經到了,就不再用力,我一邊搜羅著滿腦子的甜言蜜語向明明灌去。一邊輕輕的撫摸明明的頭髮。

明明除了偶爾呻吟一兩聲外基本上沒有動作,一副嬌弱無力的樣子。慢慢的,激情散去,明明推了推身上的我問道:「今天你怎麼這麼厲害。」

我不好意思地說:「聽你說要找別的男的,尤其幻像你被別的男人壓在身下,我就很興奮。不過,親愛的,我真的真的很愛你,你相信我嗎?」

明明聽到我的話,先是驚詫了一會,想了一會對我說,「為什麼我同別的男人好,你就特別興奮呢?之後又不好意思地說:我也是,想到你同別的女人做愛,我也會。」說完,把紅紅的臉藏到我的胸膛。

聽到這些,我的雞巴又有些蠢蠢欲動,我一邊吻著明明,那不更好嗎,反正都是假的,就讓我們盡情享樂吧。一邊雞巴又開始湧動。

「啊……好舒服!真緊……啪啪啪,一陣連續的肉體撞擊聲…嗯嗯……太深了……輕一點……別頂那麼重……啪!啪!啪!……肉擊聲越來越急、越來越響……啊……明明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密、越來越響……哦……我要射了……」我和明明的呼呼的喘氣聲持續了將近兩分鐘……

我輕輕一笑,嘴巴湊到明明耳邊輕聲說道:「寶貝,起來吧。今天我們要出國,時間快到了。看看你,羞不羞,大姑娘不穿衣服賴在床上不起來。(由於工作需要,我和明明要到日本學習兩年)

聽到這些,明明坐起身來在旁邊翻找了一下自己的衣物裹在身上,匆匆忙忙跑向衛生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