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和女軍人的故事

成人文學
2013/ 10/ 11
現在很多的年輕男人的不只玩過一個女人,現在的年輕女人很少只和一個男人發生性關係,男人的高潮來得快去的也快。女人的高潮來得很慢,卻很持久。很風流的男人不代表以後也風流,保守的女人也不能保證以後也保守。

馬蓮今年35歲,和丈夫都是某軍區某團的軍官。丈夫一年參加了蘇丹維和部隊,只剩下孩子和她。馬蓮是團裡的衛生隊的隊長,平時部隊裡也沒什麼大事,特別清閒。她每天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家裡,學校,部隊三點一線。

馬蓮的名字很普通,可是她的模樣卻一點都不普通。接近1米7的身高,是女性之中比較高的。由於部隊制度的原因,烏黑的長髮每天都梳成馬尾辮。模樣俊俏,乳房高聳,雙腿修長。就是部隊肥大的制服也不能遮擋住她那苗條的身材。已婚少婦成熟的韻味和豐滿性感的身體讓她對男人有一種獨特的誘惑力對於一個成熟的女性來說,丈夫不在家的日子很難熬,尤其是丈夫離家已經一年多了。馬蓮是一個很傳統的女性,從來沒想過要去找一個情人,雖然好多同事和領導向她暗示過。有時身體的渴望抑制不住的時候,就一個人躲在衛生間裡,用水龍頭流出的水流聲遮擋住壓抑的呻吟聲,自己解決了。沒有丈夫的撫摸,親吻和丈夫的激情,總感覺很空虛。

每天平凡枯燥的生活使得馬蓮感覺到厭煩了,正好維和部隊要向海地派遣一支醫療小分隊,執行任務的時間是半年,準備在各個軍區抽調一批專業的醫護人員。馬蓮馬上報了名。打電話讓在老家的母親過來照看孩子,馬蓮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跟隨醫療小分隊來到了海地的首都太子港。

海地是世界上第一個獨立的黑人國家,1000多萬人口,黑人佔了95%。這裡氣候炎熱,居民的生活水平和醫療水平都很落後。馬蓮來到這裡之後非常不適應,幸好有隊友的照顧才堅持了下來,本地的居民也很熱情,經常過來幫助馬蓮她們做一些零活,還會給小分隊送一些好吃的,相互之間相處的很融洽。

一個多月後的某一天下午,馬蓮和兩三個隊友正坐在帳篷裡休息,一個高大強壯的黑人居民跑了進來。屋裡哇啦的叫了一陣,馬蓮和隊友都聽不懂他說什麼。其它的小分隊成員都去了一個偏遠的山村發放醫藥用品去了,翻譯也隨隊前往了。那個黑人好像很著急,連說帶比劃好幾遍,馬蓮和隊友才大概才猜出他說的什麼意思:好像是一個老人得了急症,想請醫療隊過去看一看。沒辦法,馬蓮和隊友交代了一下,背著藥箱隻身跟隨那個黑人前往病人的家裡。

左轉右拐的走了大約40多分鐘,兩人來到一處陳舊的房屋前,那個黑人打開門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馬蓮抬腿先進了屋裡。剛進到屋裡,馬蓮就感覺後腦一懵,眼前發黑,摔倒在地。

「被人襲擊了……」這是馬蓮昏迷之前的最後想法。

馬蓮幽幽的醒來之後,發現自己在一個昏暗的小房間,嘴裡被塞滿了東西還用膠帶纏住了,想說話都不能,接著馬蓮才發覺自己一絲不掛,完美而白皙的裸體,纖毫畢露地讓人可以一覽無遺,她本能地發出「呀!」的一聲驚叫,想立刻跳下床去,可是赤裸的身體被呈大字型綁在一個簡易的小木床上,腕部,頸部,腰部和腿部都被用膠帶反覆的不鬆不緊纏了好幾層,竟然沒有絲毫沒有不適的感覺。

「喔……唔唔……嗯……喔……」她使勁的掙扎幾下,可是無濟於事。

這時側面傳來一陣開關門的聲音,她扭過頭,那個黑人男子向她走來。

「……嗚嗚……」她掙扎著,想讓那個人把她放開。

「別費心了,馬蓮小姐,既然敢把你弄到這來,就沒打算放你出去。」一個怪聲怪調的聲音傳來過來,居然是漢語。

「啊?他會說漢語。我得想辦法讓他們放我走。」馬蓮努力的抬起頭,沖那個人搖搖頭,又點點頭。那個黑人來到馬蓮身邊,「是不是想讓我把你放開?」「……唔唔……」馬蓮拚命的點著頭。

「不可能的。我好不容易把你騙來,怎麼可能把你放走呢?」說著,伸手把馬蓮嘴裡的東西掏了出來。

「呼呼,你是什麼人?快把我放開。」「馬蓮小姐,很奇怪我為什麼會說漢語嗎?因為我在中國留過學,我的名字叫盧維。我太喜歡中國的女孩了。我也知道你們中國女人的思想觀念,今天你要是乖乖的把我伺候好了,我就不為難你,要不然就把你強姦完再把你光著身子偷偷的扔到宿舍去。」「卑鄙。你要是敢侮辱我,我就自盡。」「你怎麼自盡?咬掉自己的舌頭嗎?我在中國聽說過這一招,就是你真的死了,我也會強姦你的屍體的。」馬蓮一聽,嚇得沒敢說話,心想:

「怎麼辦?要真被強姦了,怎麼跟丈夫交代?孩子怎麼辦?以後還怎麼回部隊工作?要是被姦屍,那豈不是更慘嗎?」馬蓮正胡思亂想的時候,黑人盧維已經站在了馬蓮身體的一側。馬蓮嚇得大聲哭喊著:

「救命啊,你要幹什麼?求求你放了我吧……」「不要叫了,外面聽不見,這裡是地下室。」說著,黑人盧維把馬蓮的一個乳頭含在嘴裡,輕輕的舔著,另一隻手溫柔的揉搓著她的另一個乳房。羞愧憤怒的馬蓮一時氣火攻心,暈了過去。

黑人盧維並沒有理會馬蓮,他吐出馬蓮已經硬挺的乳頭,轉身來到馬蓮的胯下,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起馬蓮的陰道來。昏迷中的馬蓮有了感覺,身體不安的扭動著,一絲淫水緩緩地流了出來。黑人盧維張開嘴巴對準馬蓮的陰道口吮吸著,一根手指借助口水和淫水的潤滑,慢慢的插進了馬蓮的肛門。馬蓮此時已經快醒了,已經明顯有感覺到了肛門傳來的脹痛,在手指插進去的時候,屁股向上抬了一下。一股電流瞬間充滿了馬蓮的全身,馬蓮「啊」的一聲身體一下子繃得緊緊地。黑人盧維知道馬蓮已經快醒過來了,手指和舌頭的動作明顯加快,還時不時用牙齒輕輕的碰一下馬蓮的陰蒂。馬蓮好像在做著春夢,那種一年多沒有嘗到酥麻的滋味讓馬蓮酣暢淋漓的呻吟著……「老公,對不起了。我是被逼的……」漸漸地醒過來的馬蓮在心裡無力的吶喊著,她的身體已經誠實的出賣了她。她無奈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她的心裡還有一絲絲的抗拒,一絲絲的緊張,也還有一絲絲的期待。既然無法逃脫,就認命吧吧。她突然想起來以前和丈夫一起看過的A片,當時裡面黑人男主角的超大陽具把她嚇了一跳,「這個黑人的陽具會不會也是那麼大呢?」黑人盧維嘴裡吸著馬蓮的淫水,一隻依舊在馬蓮的肛門抽插著,一隻手撥弄著馬蓮的乳頭,很溫柔,也很熟練。馬蓮的乳頭早已經硬硬的的挺立起來,手腳亂動,呼吸急促。黑人盧維還在繼續挑逗著馬蓮,他要把馬蓮的情慾完全的激發出來之後再進行下一步的動作。乳頭,陰道和肛門同時傳來的快感讓馬蓮此時的感覺像飛起來一樣。乳頭被輕輕撥弄著,偶爾還被捏一下,肛門被手指粗大的關節摩擦著,陰蒂被舌頭一下一下輕輕的舔著,這樣的刺激哪是一個一年多沒有性事的已婚婦女所能承受的?馬蓮很快就高潮了。

就在馬蓮已經完全沉浸在快感之中的時候,她感覺一陣空虛,「不要停啊,我還要……」原來黑人盧維見她已經完全動情,就站起身脫掉自己的衣服,露出一條接近30厘米長的陰莖,已經迅速地膨脹起來,粗的象小孩的胳臂,青筋畢露、鴨蛋大小的紫黑色的龜頭,顯得特別猙獰,讓人看著十分害怕!

「啊,那麼大……不知插進來是什麼感覺……」馬蓮緊張的盯著黑人盧維的超大陰莖。

「別擔心,親愛的馬蓮小姐,我會很溫柔的……」黑人盧維好像看穿了馬蓮的想法。接著,黑人盧維跪到小木床上,手扶粗大的陰莖,用龜頭在馬蓮的陰道口摩擦著。

「……啊……哦,求求你,盧維,求你輕一點……」黑人盧維沒有理會馬蓮,把陰莖慢慢的插進馬蓮的陰道,只插進三分之一,就退了出來,又插進去,又退出來。不慌不忙的重複著一個動作。馬蓮從最初的害怕,驚恐,到後來開始享受。那種久違了的感覺像潮水一般席捲了她的全身,一股最原始的慾望,從她內心的深處象原子彈爆炸般的崩裂出來……「咕唧……咕唧……」馬蓮的淫水很多,陰道又很緊,黑人盧維一開始抽插就發出「咕唧」的聲音,每插一下,馬蓮的身體就不由自主的顫抖一下,嘴裡就發出一聲呻吟。接連抽插了幾十下之後,黑人盧維速度由原來的不慌不忙變得越來越快,陰莖插入的長度也由原來的三分之一逐漸的變成三分之二。馬蓮只覺得陰道裡淫水奔流、有著火燙的疼痛感和酥麻感,她雙眉微皺,腰臀搖擺,內心一點點的羞恥感已經從腦海中消失了,連同她那僅存的抗拒感也一併被她拋到九霄雲外了。

「啊……哦……啊……啊嗯……嗯……」馬蓮只感覺到快感越來越強烈,根本無法抑制自己的興奮,嬌喘噓噓的呻吟著。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她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承受了以前根本沒有承受過的長度。龜頭每次頂到子宮口的滋味讓她的大腦一片空白,舒服,只有舒服,只有從沒體會過的舒服。她開始無意識的擺動著臀部,讓自己已經淫水橫流的生殖器去迎合黑人盧維粗大的陰莖的快速抽插。

「舒服吧,親愛的……啊……真緊……啊……」黑人盧維又抽插了幾下之後拔出陰莖,在一旁拿起一把匕首把綁在馬蓮身上的膠帶全部割開,馬蓮已經被他征服了,不需要再綁著了。黑人盧維一把把馬蓮抱了起來,馬蓮下意識的摟住黑人盧維的脖子,那雙優美動人,白皙修長的玉腿盤在了他的腰上。黑人盧維扶著自己的陰莖,找準位置,又插了進去。這一次比以前又深了很多。

「……哦……噢……盧維,你頂到了我從沒被人碰到過的地方……噢」馬蓮好像有點受不了,身體向上一挺,雪白豐滿的乳房緊緊的貼在黑人盧維結實的前胸,雙腿盤的更緊了。黑人盧維雙手捧著馬蓮的臀部,把她的身體抬起來,放下去,抬起來,又放下去,如此反覆,速度飛快。他的陰莖一陣瘋狂抽插之後,碩大龜頭不經意的闖入了馬蓮那已經悄然綻放的嬌嫩花心──子宮口,龜頭頂端正好緊抵在馬蓮陰道最深處的花心,「啊……啊……啊啊啊啊……哎呦……啊……啊……」馬蓮堅挺的乳頭在黑人盧維的胸前摩擦著,子宮口被黑人盧維的龜頭一下一下的頂著,呻吟聲也已經變的嘶啞而短促,頭不停的向上仰著。

抽插了一百四五十下,已經累的大汗淋漓,氣喘吁吁的黑人盧維停止了抽插,他把龜頭緊緊地頂在馬蓮丈夫的陰莖從來沒有光臨過的陰道深處,然後便是一陣令馬蓮魂飛天外,終生難忘的揉動。馬蓮像觸電般地顫抖起來,她那微張的小嘴發出一陣迷離而沉醉的呻吟:

「……啊……嗯嗯……哦……要死了……啊呀……噢……啊……我不行了……」黑人盧維也被馬蓮的一聲聲嬌啼刺激的身體發軟,龜頭與子宮口摩擦的感覺讓他脊背發麻。他強忍住射精的慾望,雙手緊緊地摟住馬蓮渾圓的臀部,陰莖狠狠的,用力向馬蓮的子宮裡捅了進去。

「……啊……」突受重擊的馬蓮慘叫一聲,暈了過去。黑人盧維的陰莖直接插進了馬蓮的子宮,龜頭上的冠狀溝緊緊地卡在子宮口上,「啊,要射了……」一股股濃精灌滿了馬蓮的子宮。

體力已經有些透支的黑人盧維緩緩地拔出陰莖,抱著昏迷馬蓮躺在小床上,昏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馬蓮先醒了過來,下體的脹痛讓她皺了一下眉。看著還在熟睡的黑人盧維,心中愛恨交加。恨的是黑人盧維強姦了她,愛的是黑人盧維讓自己終身難忘的嘗到了作愛的美妙滋味。黑人盧維此時也醒了過來,他把馬蓮摟在懷裡,親吻著她,「對不起,親愛的馬蓮……自從你來到海地那天起,我就注意你了。今天把你強姦了,請你不要恨我,我不會傷害你的。如果你要報警,我不會反抗的……我真心希望以後我們還會在一起,好嗎?」聽著黑人盧維怪聲怪調的話語,馬蓮靜靜地看了他一眼,輕輕的歎了一口氣,緩緩地趴在了黑人盧維胸前。

「我還能怎麼樣呢?已經被你強姦了,報警有什麼用?就是真的報警了,弄的滿城皆知,以後我還怎麼做人呢?我怎麼去面對我的親人,朋友,和同事呢?既然已經這樣了,只好便宜你了……」說完,馬蓮羞澀的笑了。

「OK,OKOKOK……哦,寶貝,我愛死你了。走,我送你回去,」黑人盧維扶著腳步踉蹌的馬蓮回到醫療隊時,同事們圍過來七嘴八舌的問她怎麼了,馬蓮鎮靜的說:

「啊,沒事,就是感覺頭暈,好像有點中暑……這裡的天氣太熱了。」兩三天的時間,馬蓮才恢復過來。

自從那天被黑人盧維強迫著發生性關係後,馬蓮第一次嘗到了和丈夫以外的男人作愛的滋味,嘗到了高潮後那飄飄欲仙的感覺,感受到了黑人盧維巨大陰莖的的魔力,馬蓮不可自拔的沉淪在和黑人盧維瘋狂的性愛之中。不知不覺的過去了又是兩個多月過去了。

一天早晨,馬蓮剛起床,就接到上級通知,馬蓮的丈夫再一次行動中被一顆流彈擊中,不幸犧牲了。悲痛欲絕的馬蓮顧不上和黑人盧維打招呼,就被直接送回家裡。在處理完丈夫的後事之後,馬蓮又回到了過去那種平淡的生活。她從丈夫不幸去世的悲痛之中恢復過來,也會經常想起黑人盧維,想起黑人盧維帶給她的瘋狂刺激。但她知道,那些只是回憶,就像去世的丈夫一樣,永遠也不會再出現了。

星期六的早晨,馬蓮把孩子送到美術學習班後回到家裡,準備清洗上個星期積攢的髒衣服,門鈴響了。她打開門一看,驚呼一聲:

「盧維?你怎麼來了?怎麼找到我的家裡的?」黑人盧維嘿嘿一笑,一把將馬蓮摟在懷裡,雙手不老實的在馬蓮誘人的肥臀上揉搓,「你走了以後,我非常想你,就經常跑到醫療隊幫忙,時間一長,就慢慢的把你家的地址打問清楚了,我就跑來看你了。」說完,黑人盧維用舌頭在她耳垂下緩慢地舔著,又轉移向頸部、然後舔上了她略顯憔悴的俏臉上,同時他將雙手伸到高聳而誘人的乳房上,輕輕的撫摸,揉搓。馬蓮身體一顫,昂起頭任憑黑人盧維輕薄,一股久違的酥麻酸癢的感覺悄然爬上她的心頭。在黑人盧維熟練的挑逗下,她的臉上已是嬌艷欲滴,呼吸也漸漸急促,喉嚨發癢,一聲聲誘人的呻吟終於哼了出來:

「啊……哦……嗯……嗯……」馬蓮熱烈的回應著,和黑人盧維緊密地親吻在一起,只見她雙眼微閉,滿臉緋紅,兩隻手臂緊緊摟著黑人盧維的脖子,鼻子裡發出的嬌哼不斷,細腰豐臀緩緩搖擺,迎合著黑人盧維不斷在她身體探索的雙手。黑人盧維的右手揉搓著馬蓮左乳,用左手的兩根手指隔著褲子在馬蓮的陰道和肛門上摳弄,這種上中下齊頭並進的挑逗方式,讓馬蓮癱軟在黑人盧維懷裡,嘴裡發出一種興奮喜悅的呻吟聲,一聲媚過一聲:

「哦……盧維……哦……抱我到床上去……嗯……快點……來操我……」黑人盧維抱起馬蓮向臥室走去,一邊走一邊撕扯馬蓮的衣服。走到床邊的時候,馬蓮已經渾身赤裸,玲瓏有致的胴體微微泛著粉紅色。

黑人盧維把馬蓮輕輕的放到床上,迅速除掉自己的衣褲,直接趴到馬蓮的身上,早已勃起的大陰莖對準馬蓮早已淫水四溢的陰道插了進去。

正常的體位,迅猛的抽插,瘋狂的親吻。兩個人就像天雷勾動地火,瘋了似的,不知疲倦的做愛。

沒有多餘的話語,只有不停的做愛。

兩個人好像要把分開那段時間沒有做愛的次數補回來。一個多小時後,兩人才終於把體內的慾火平息下來。

安靜下來的兩人悄悄的說著話,商量著以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