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美色迷人心,淫男色膽性亡身

成人文學
2013/ 10/ 11
今天是六十歲商人周大富和三十歲的李雪花結婚三個月的日子。周大富中年喪妻,在歡場認識了李雪花,同居一段日子然後結婚,李雪花不但對他關懷體貼,相貌和身材更是萬人之選,周大富想不到晚年竟行了一個好運晚上兩個人在家進行燭光晚餐,喝著香檳,雪花以丈夫有心臟病為理由,禁止他喝太多酒,不准吃肉、不准與她同房睡,因為若他興奮的話,怕他的心臟負荷不了平時已是艷光四射的李雪花。

今晚在刻意打扮下,真似一笑傾城,老頭子那裡肯依她而且,自從良後,雪花平日變得高貴大方,端莊而不拘言笑,今晚卻妖冶如一支狐狸精,欲拒還迎如被勾搭的潘金蓮,早已使周大富神□顛倒了在他的哀求下,她答應同房睡,卻不許碰她,沐浴後兩夫妻一起入睡房。

李雪花的性感睡衣短至肚臍之上,上面又露出乳溝,一身雪白的她,祗要稍為搖動身體,甚至大笑下,巨大的乳房都會從口擠出來她祗穿一條內褲,雪白美腿白裡透紅,兩腿間有隆起小山丘,如肥大的三角洲,從背面看,那又圓又大的盛臀左搖右擺,濃密柔軟的秀髮長至腰,真是個絕色尤物。

她躺下,白了丈夫一眼,背靠著他,那驚鴻一瞥中,她淫邪的眼神早已勾去了他的□魄。周大富脫光衣服,手騰腳顫大力扯脫她的內褲,李雪花抖動了一下,轉過身子仰躺,正好被他剝脫睡衣,她兩腳合攏,雙手想推開他,兩支成熟的蜜桃抖動起來,含羞帶笑道:「你又不聽話嗎」但他好像年輕了三十年,像一支受傷的猛獸,瘋狂摸捏她的乳房,進而又握又壓,她深深歎了口氣,大胸脯起伏如巨浪,腿也軟了,輕易被分開。他急切如肚餓的嬰兒狂吸她的乳房,一支手大力揉她的乳蒂、另支手輕磨她的下體,在不斷的吮奶中,李雪花癱軟不動了,呼吸急又粗了。

在手指的揉乳中,她的小嘴半閉,蠕動著,上半身每隔十數秒便震動一下,此刻,他的手指已感到她下身的濕滑了。她兩眼泛起淫笑,如剛睡醒般伸懶腰低叫:「不要啦」她剛說完,老人興奮的長茅己直進入她的陰道內了。李雪花痛苦如便秘、興奮如中彩票,淫賤的瞳孔放大了,躺著不敢動,像一支山羊被兇猛的獅子咬住。

他感到年輕四十年了,強力挺進旋轉,凌空如做掌上壓,李雪花大叫「不要」,卻笑了,搖撼著頭,長髮有一半披散在她臉上,如被姦的少女奄奄一息。她那一對三十七寸大白奶,由輕微抖動而跳躍,再狂拋起來周大富感到她從未如此淫賤,因而他的呼吸己像百米短跑的運動員了。

他在狂操之中兩支手亂抓她的大奶,感受到她狂跳的心,和口中噴出的熱氣。

她急切低叫:「吻我吧」他狂吻她的嘴,感到幾乎窒息,馬上離開她的口,她說道:「摸我的奶,大力地摸吧」他出力握著豪乳,手都軟了,也許豪乳彈力太驚人了「大力肏我啦」她又氣急敗壞道。

周大富簡直當自己是超人了,以一秒一下的速度急插,李雪花呻吟大叫,使他驚心動魄,向她狂洩,伏在她身上不動,救護員來到時他死了。李雪花臉青唇白,一絲不掛開門,也許她受驚過度了但救護員都大飽眼福,驚為天人他們並且看見她下身流出丈夫的精液,和依然抖動的豪乳,幾乎發出衝動看著死去的大富,李雪花撲到丈夫身上,痛哭流涕。

經過法醫檢驗,證實周大富在性交中過度興奮而引發心臟病死亡,死因無可疑,不久之後,李雪花承受丈夫六千萬遺產,她終日躲在家中,直到一個月後,才肯見朋友。

她約了以前一個好朋友,三十五歲地經紀方志勇晚上到她家中談話解悶,李雪花雖沒化裝,仍難掩她的嬌艷。她的衣著不暴露,但豐滿的胴體己呼之欲出,衣帛欲裂她發端有一朵白花,一臉端莊憂愁,卻別有一番美態。

她和方志勇喝著啤酒,提起了亡夫,仍熱淚盈眶,方志勇有點酒意笑道:「人死不能復生,何況他也六十歲了,死了豈不更好你又有幾千萬之收入」李雪花掌摑他一下,趕他走,他連忙道歉。

她說:「以我的相貌身材,哪裡不可以賺錢人非草木,你養一支狗一支貓,也會有感惰,何況是人他對我好,我自然懷念他啦」李雪花提起傷心事,越喝越多,面紅了,動作也遲鈍了,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哭笑不分,但她忽然說:「你可以走了,我要休息,你別對我心懷不軌,我不是好惹的」她說完,自己跌跌撞撞入房睡覺,叫方志勇馬上走,並替她關好門。

方志勇開了門又關上,並沒踏出屋外,他悄悄走近房門,在門看見她一絲不掛仰躺床上,興奮地爬進去,扶著床,頭部仍高出床,看見李雪花閉上眼,緊咬嘴唇,兩支手大力握住自己的乳房,乳房太大了,她一支手握不完,豪乳四溢,壯觀迷人他馬上脫去衣服,又看見她兩腳輪流抬起又落下,輕擦著床,並且左搖右擺,時而屁股離地,下身上挺,這情景就好像在性交突然,她歎息著、呼喚著丈夫的名字,兩支手下垂,腰向上挺成弓型,方志勇忍無可忍,撲到她身上,陽具馬上插入她的小洞裡李雪花怪叫一聲,忙問什麼人方志勇正想逃走,陽具卻被她夾住,她又叫著亡夫的名字,抱他的頭,和他熱吻。

他大力挺進深洞,胸膛壓著她的巨乳喘息著,李雪花忽然哭了,方志勇又以為她認出了他,正想用手按住她的口,她卻一個鯉魚翻身,反壓在他身上,脫離了的性器在她大力一坐之下,又結合在一起,她的屁股上升又落下,兩支手扯住自己的秀髮,痛苦哭泣卻又邪笑道:「富哥,想得你好苦呀」她的多情使他十分感動,她的淫蕩又使他無比興奮,特別是她上半身那一升一降之力,不但使他的陽具強烈刺激她的陰核,而陰道也在收縮,夾得他快要發洩了而且,她胸前兩大團結實的白肉在上下狂跳逐漸地,她加上左搖右擺,使她的豪乳在上下跳動之中加上左右的橫搖。

忽然間,李雪花全身發軟,上半身向下傾斜,兩支手撐著床,兩支大肉球移近他,他伸手輕揉乳蒂時,她兩乳強烈抖動了,呻吟了,又哭又笑,兩支玉手亂打、亂抓他的胸膛,淫賤而又驚心動魄好像她的丈夫死了,她正跪在他的墓前,哭叫著兩手挖掘泥土,企圖使丈夫復活一樣。

但她的呻吟聲分明極淫蕩呀方志勇力握她的豪乳、向她射精,而她也俯伏在他身上熱吻,直至他發洩完,她仍在吻他,喘息著,淚水卻滴在他面上。

方志勇逃走回家,在幾天後和她見面時,他企圖提起上次做愛的事,但她卻一本正經地告訴他,那天晚上夢見和亡夫做愛。她的多情使他感動,冷艷又使他慚愧,不敢追求她。

不久,方志勇探釋得李雪花認識了一個五十歲的商人王德威,也為她高興,兩個月後,他們結婚了,還請方志勇去喝喜酒,他衷心祝賀她找到了一個好歸宿,也不敢去追求她了。

又過了兩個月,有人告訴方志勇,李雪花的第二任丈夫又突然死了,是在一次行房之中引發高血壓,腦血管爆裂而死的據說,她的亡夫留下了四千萬之財產給她。

方志勇深感奇怪,又因得不到她而妒忌。在一次喝了酒的晚上上門找她,乘著醉意脫去褲子,大叫李雪花是謀殺丈夫的兇手,在她的驚恐之中撕破她的衣服,站著就佔有了她,向她狂插,撫摸她的豪乳,狂吻她,正想發洩時,她卻哭了,淚如雨下,見者動容,嚇得他不能射精,十分內疚「我丈夫剛死,你就來欺負我他的錢任我花,我自己也有幾千萬,一生用不完,我為什麼要殺死他我是一個女人,可以殺死他嗎你告訴我,我如何殺死丈夫」方志勇相信了她,向她發洩了。

事後他向她借錢,但李雪花不單拒絕,也不肯讓他過夜,神色間當他是一個男妓。

他懷恨在心,決心偵查她,並且在幾次和她見面時,用暗示的語言,說李雪花以謀財害命的方法,殺死兩個丈夫,奪取他們的財產,李雪花說以後不願再見到他。

一天下午,方志勇帶兩個男客人去看層樓字,入屋後,他們將他毒打一頓,搶去他的手提電話、手錶、戒指和千多元,這本是一宗普通劫案,但方志勇認為事情不簡單,大聲質問他們,是否受個三十歲女人的指使兩大漢雖沒有回笞,但他們的神色己告訴了他,的確如此,或許他們的目的,在警告他以後不要多事吧!

方志勇憤怒了,他知道李雪花每天下午都去一間高級餐廳喝咖啡,習以為常,便在那時間內直闖入去,在她對面坐下,出奇不意地說:「我知道你叫人打我」李雪花大笑後說:「先生,這兒不准搭的」侍應生請他離開。

走出餐廳,方志勇十分滿意自己的突然反擊,從李雪花的反應看來,那兩個大漢有八、九成是受她的指使,可惜他沒證據控告她但也證明了一件事:李雪花作賊心虛。

據他的初步推測,周大富和王德威都是五、六十歲的商人,一個有心臟病、一個有高血壓,李雪花明顯利用她的美色,以色慾殺人但他又產生另個疑問:

他們並不是第一次認識李雪花,不是第一次和她性交,其興奮的程度,不致那麼厲害吧而且,何以以前的做愛他們不曾死亡,而要在李雪花成為合法太太后才出意外呢方志勇百思不得其解,他進行一項實驗,用千元代,和一個祗有二十歲的舞女去開房,當她走進房中時,那絕色的美貌、身材的高大、皮膚的雪白,早已使他十分衝動了。佳人脫光衣服,她那對比普通女人略大的乳房,竹筍型,巨大而不下垂,漲滿且堅硬,手握住,彈性之中有柔軟和熱力,比李雪花的更勝。

要不是他為實驗而來,在摸捏奶臀之下,早己狂洩了他壓在惹火尤物身上,輕揉她的乳蒂,以陽具凌空輕磨她的陰道,竟使女郎流出了淫水,於是一插佔有了她。

好戲在後頭,在他向女郎的挺進之中,她那神奇的小洞,一方面強烈收縮,夾緊他的是非根,另一方面像有支怪手在握住他的陽具向內力拉,加上洞內的狹窄、潮濕、灼熱,和她上半身大奶子的騷動、嘴的呻吟、眼的淫光,他不行了,要發洩了他的心跳和呼吸己和百米短跑運動員差不多了。

方志勇突然產生了恐懼,在他如此興奮狂熱之中,會否突然死亡呢恐懼和這次的目的使他泠靜,呼吸和心跳都慢下來,並且強力挺進磨轉,操得大屁股女郎一對淫賤的豪乳滿是汗水,在狂跳中互相拍打。風騷女郎大叫如哭泣,狂熱亂吻她,又驚恐又興奮又快樂,並且大叫「摸奶啦」,他用力握大奶,握得手都軟了。

「大力幹啦」她又叫。

他出盡吃奶之力一輪急攻,女郎的豪乳在被力握的痛苦和興奮之中,陰核被強力征服之下殺豬似地大叫,而他也乏力了,一邊吮奶邊向她射精,大波女郎在喘息中捏他的屁股。

事後她無限滿足,佩服他是個超人,方志勇卻向她請教個問題:一個男人,特別是老人,在興奮的性交中會突然死亡嗎女郎的答案是肯定的,特別是他第一次見那女人,而又用上催情藥,再加上有慢性病的話。

但他仍認為,李雪花的兩個死去的丈夫,並不會太興奮,他們是有錢人,什麼女人未試過剛才他的實驗證明,興奮與否,是可以人為控制的。至於他們用催情藥的可能性也極低,因為他們自知有病,難道生命不比女人重要唯一死去的原因,是疾病的突然發作。

不過,既然性興奮可以人為控制,則老人在疾病發作之初,死亡鹹脅了他,一切以保命為原則,他必定會馬上停止性交,起碼大大減低興奮,命也保住了。

那麼,唯一死亡的原因,可能是她殺了,但他百思不得其解,為了解開疑團,方志勇打電話向李雪花道歉,請她原諒他的魯莽多疑,她沒有什麼表示。

幾天後的下午,李雪花來到他任職的地產公司,高傲得使人反感,臉上帶著勝利的微笑,方志勇出於氣憤,也想用攻心戰術,以手親熱地搭在一個美女同事肩上,李雪花外表若無其事,卻難得她請他去喝咖啡。

喝了咖啡,她又故作大方,請他回家坐,說是一場朋友,既然冰釋前嫌,可以再詳談。到她家時,兩個人共喝一支啤酒,李雪花臉紅耳熱,行為有點不受控制,她入房換上一件透明睡袍,如模特兒般轉身,燈光下一對豪乳蕩來蕩去,就像兩支怪獸要衝破牢籠。

她又拿起一支啤酒,略帶害羞張口猛喝,有一部分酒流在胸脯上,兩個大肉球現了出來。方志勇明白這是女人的妒忌心,她妒忌他的女同事,而她如此放蕩,也含有討好和收買他的用意。

突然她失常地拉他入房,脫去了他的褲子,推他躺在床上,用啤酒淋向他下身,再自己脫去衣服,撲到他身上,吸吮他的是非根。

方志勇在興奮中保持泠靜,但她灼熱的口和舌使他全身發滾,一對重量十足的乳房壓在他腿上,那彈性熱力更使他失去理智,他咬牙切齒強忍,而李雪花己整個人壓到他身上,剝了他的衫,便以陰道吞沒了他的陽具,並且大力狂操,一邊狂喝啤酒。

有一半的酒流向她的兩個大肉彈,肉彈在她全身騷動中跳躍,酒花四濺,滴在他身上、臉上,他捧住她兩支壯實的大奶,輪流吸吮,雖喝不到奶卻喝到啤酒,酒香加乳香加上她的體香、髮香、香水,五香混合在一起,使他無比衝動,大力吸吮,也使她變成個徹底的淫婦。

她如此大膽,並且壓在他身上,除了證明她的淫賤之外,也說明了她的好勝,她要控制、支配一個男人。方志勇第二次強忍不發洩,忍得面紅耳熱。

在一輪興奮後,他克制住了,掌握主動權,兩支手握住三分之一的豪乳,握捏著,力度時大時小,有時又輕揉她的乳蒂,使她如觸電般全身發抖,又笑、又驚、又呻吟,當兩支手鬆開時,她的巨乳有如兩股狂風向他橫衝直撞,又被他大力抓住了,李雪花閉上眼喘息,發出便秘似的呻吟了剛才她知道他兩次強忍不射精,如今她的高潮已來到,而他仍不排泄,她不甘心被征服,便出新招數,在提升屁股下落時,整個人向他俯伏,一對玉手大力地擦向他的胸膛,口輕咬他的乳頭,放開,再以兩支大肉彈力壓住他,向前推磨,最後用朱唇狂吻他的口。她的這些動作重複了數次,已使方志勇興奮得要爆炸了,口被吸時,陷於近乎窒息,要命的是她的一招鳥龍擺尾,大屁股力壓力磨,左右擺動。

他真的不行了,要發射了這時,李雪花兩眼發出吃人的淫光,一對大豪乳滿是汗水和啤酒,加上他身上、手上污垢的混合物,她在怪叫之中加上了便秘和哭泣兩種混合的呻吟聲,仿似地動山搖突然間,她大力抽出他頭下面的軟枕,覆在他臉上,兩支手大力按住不放,方志勇向她射精時,手仍力握她的大奶,而她仍在氣急敗壞呻吟,呻吟中都充滿了殺機他撫奶的手逐漸沒氣力以至不動了,趁她移開軟枕的剎那猛吸口氣,再閉氣不動。

他徹底明白了,李雪花一定用這方法殺死丈夫。他們年老又有病,怎有能力反抗要不是他善長游泳,恐怕也難逃毒手她並不是有心想殺他,而是一種心魔作怪,一種罪犯的重演案情。

方志勇突然推開她坐起來,嚇得李雪花目瞪口呆但是,他沒有證據指證她謀殺前夫,反正他們都死了這樣的蛇蠍美人,他決定以後離開她,免遭她的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