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星村村姑之被催眠的翎兒

成人文學
2013/ 10/ 12
打開的電視裡,嘈雜的綜藝節目還在繼續,幾個藝人做著種種譁眾取寵的行為,並且時不時的發出驚訝的叫聲。

客廳裡的燈並沒有全部打開,幾盞壁燈正散發著柔和的光線,既不刺眼,也不昏暗。

翎兒正坐在沙發上,眼睛盯著電視屏幕,隨著藝人種種耍寶的行為發出一陣陣開心的笑聲,只是她的俏臉上帶著一抹揮之不去的紅暈,滿是香汗的身體不著寸縷。

而此刻坐在翎兒身邊的金旭,他的注意力卻完全不在電視節目上。

金旭身上只穿著一條短小的三角內褲,陰莖充血勃起,將內褲撐起一個高高的帳篷,客廳裡明明開著空調,但他卻還是感覺到一陣陣的燥熱。

金旭緊緊挨著翎兒坐在沙發上,一隻胳膊從她背後伸過在翎兒另一側的肩頭伸下,輕輕揉捏著翎兒豐滿挺拔的乳房,那充滿彈性的柔滑觸感讓他樂不思蜀,指縫間滿溢而出的乳肉如果凍般順滑柔軟。

金旭的另一隻手輕輕捏著翎兒另一側的乳頭來回的揉捏,感受著那粉紅色的小肉粒在之間緩慢的充血發硬。

翎兒兩條白嫩的長腿微分,她的幾根白皙修長的手指正在那泥濘的甬道裡來回的進出著。

她白嫩的身體汗津津的,就像才爬上岸的美人魚一般,兩腿之間的地方早就堆積了一小灘帶著淫靡氣味的粘稠液體,正順著真皮沙發的邊沿緩慢的滴落在厚厚的地毯上。

金旭再也忍耐不住,放開摟著翎兒的手,跳下沙發推在了翎兒的雙腿之間。

拉開翎兒不斷蠕動的雙手,白皙渾圓的大腿盡頭,兩片微張的粉嫩肉唇出現在金旭的眼前。

他瞪著一雙眼睛,顫巍巍的伸出雙手,將兩片肉唇向兩側拉開。肉唇間粘稠的淫液被抽拉成絲,如蛛網般掛在甬道的入口處,甬道中粉紅色的嫩肉不停蠕動,將那一汪春水徐徐推出。

金旭呼出的熱氣噴在大張的甬道口上,那裡的嫩肉不停地哆嗦著,好像被抓著癢的孩子,扭動著身子,不停的歡笑著。

欣賞良久,金旭才將一根手指緩緩的伸入甬道內,如同挖洞的鼴鼠一般在緊緊纏繞著手指的人肉之間艱難的爬行。

甬道之內,炙熱緊致而濕潤,彷彿夢幻般的樂園吸引著每一個男人。

金旭的手指開始緩緩的抽動,指尖一次次擠開緊緊閉合的嫩肉,反覆在翎兒體內進出著。

「…嗯嗚嗚…」翎兒發出低低的鼻音,卻嚇得金旭慌忙停手,他抬起頭盯著翎兒看了一會兒發現還是看著早已播完綜藝節目,正在放著廣告的電視看得津津有味,才長舒了一口氣。

然後,他低下頭,一口含住了那兩片微張的肉唇,舌頭闖進了那條甬道肆意的攪動,吸吮著其中滿溢的蜜汁。

翎兒的身體輕微的抖動著,胯部更是開始痙攣一般的扭動,不斷的向上迎合,雖然視線還是盯著電視屏幕,但喉嚨裡卻還是不斷的發出低低的呻吟聲。

金旭的舌尖零活的尋到了甬道口那顆發硬凸起的小巧肉蒂,快速度舔舐…吸吮…伴隨著一陣低低的呻吟聲翎兒的身體軟軟的靠在了沙發靠背上,身體如同打擺子一般不停的哆嗦著。

金旭站起身,臉上黏滿了翎兒高潮時噴出的愛液,他用輕輕抬起翎兒的臉頰,望著翎兒的小臉,啪的打了個響指。

翎兒的眼睛立刻變得無神起來。

「翎兒…能聽見我說話嗎?」「…聽得見,主人。」金旭本來不是個宅男,但自從他年幼的時候出了一次車禍,他的左腳受了傷,走起路來有點跛,被戲稱為金左腳之後,他就義無反顧的加入了宅男的滾滾洪流之中。

就好像他的數億同行一樣,他每天的工作就是窩在家裡吃飯睡覺打遊戲。而且不知是不是由於跛腳受到的歧視導致的,金旭一直對SM有著瘋狂的熱愛,每每想到將那些衣著光鮮,趾高氣昂的女人按在胯下盡情蹂躪羞辱,他邊熱血沸騰。

這種愛好幾乎伴隨了他過去二十年的人生,而如今,正是開花結果的時候。

金旭的父母由於突然有事,要離開一個星期,但又不放心把金旭自己放在家裡,畢竟雖然金旭二十歲了了,但是作為一個宅男,他還是很有可能因為斷食和過度疲勞陣亡在他一直奮鬥的電腦前的。

所以金旭的父母就請來了金旭的表姐,翎兒。

翎兒今年25歲,未婚,有著一張美麗的小臉和火爆的身材,開有一家自己的心理診所。

翎兒的大學和金旭家在一個城市,所以,翎兒上大學的四年裡,是寄住在金旭家的,和金旭關係十分要好,讓她來照顧金旭,金旭的父母,還是十分放心的。

而對於金旭來說,最重要的是,翎兒一直是她的意淫對象,那些寂寞的夜晚,他不知多少次幻想著翎兒將精液噴灑在衛生紙上。

今天本來應該是平凡的一天,除了早上打掃房間時,翎兒發現了金旭藏在床底下的重口味SM書籍,引發的一陣無聲的尷尬外,一整天都平淡無奇,但金旭還是覺得今天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吃過晚飯,金旭和翎兒坐在客廳寬大的沙發上看著電視。

電視裡正在播放一個綜藝節目,一個自稱催眠大師的嘉賓正侃侃而談,宣稱只要給他合適的條件,他就能催眠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

金旭看得兩眼放光,興奮異常。而翎兒卻興趣缺缺。

金旭知道翎兒是心理醫生,也許對於催眠這種東西,早就爛熟於胸,於是開始不停的追問。

「有什麼好問的,哪來什麼催眠,都是騙人的。」面對翎兒的回答,金旭有些愕然,他堅信隨眠的真實性,作勢就要隨眠翎兒。

翎兒雖然對金旭的舉動嗤之以鼻,卻也還算配合,咳嗽了一聲,端坐在沙發上。

「你要是催眠成功了,明天就做好吃的給你。」而催眠竟然真的成功了,金旭興奮得心砰砰直跳,一個完全聽從自己命令的翎兒,金旭感到自己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夜深了,街上的行人也越發的稀少,路兩旁的路燈散發著昏黃的燈光,除去路燈下不大的一片區域被照亮外,放眼望去,一片漆黑。

街心公園的公廁裡空無一人,成群結隊的蒼蠅圍繞著發出嗡嗡電流聲的白熾燈管飛舞著,不大的空間裡充斥著廁所特有的氣味以及廉價的空氣清新劑的濃重味道。

翎兒小心翼翼的從門口像內窺視著。

廁所內不大的空間都被有效利用起來,一條狹窄的通道兩側,一邊是成排的小便池,而另一側則是用板子隔起來的,一間一間的小隔間,小隔間的四壁和門板都距離地面大概十公分左右,能看見裡面人的腳。

翎兒一眼望去,整個男廁的情況盡收眼底。她屏住呼吸,側耳聆聽,整個男廁裡異常安靜,只能聽見茲茲的電流聲和滴答滴答的水滴聲。

翎兒小心翼翼的走進這間狹小的男廁,她不停的左顧右盼,生怕哪裡藏著一個人。

此刻的她全身赤裸,身上僅穿著一雙黑色的長筒絲襪和一雙高跟鞋,帶著黑色絲手套的雙手背在身後,緊緊的捆在一起,白皙的脖子上繫著一條紅色的長筒絲襪,長長的襪筒像狗鏈一般垂在胸前。

翎兒快步走到小便池前,高跟鞋的鞋跟敲擊在水泥地面上,發出清脆的聲音迴盪在男廁裡。

她深吸一口氣,分開雙腿,彎曲膝蓋,像是扎馬步一般蹲在小便池前,雙手搭在小腹上,暗自用著力,可不知道是不是太緊張了,試了幾次都沒能尿出來。

她站起身,活動了幾下有些發酸的雙腿,緊張的回過頭看著男廁的入口,再次開始用力,這一次很順利,一條微黃的尿液畫著弧線流入小便池裡,發出嘩嘩的水聲,而因為是站著的關係,不少尿液滴落下來打濕了她腿上的絲襪和腳上的高跟鞋。

獲得釋放的感覺讓她有些放鬆,身體甚至獲得了一些快感,兩腿之間的甬道裡甚至產生了些微的麻癢。

就在她對著男廁的小便池暢快淋漓的小便的時候,身後的男廁門口卻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聽到腳步聲,她嚇得一激靈,連忙四處尋找著可以藏身的地方,慌忙中甚至將尿液噴得到處都是。

在來人走進男廁的同時,她才連滾帶爬的跑進了一間小隔間,呯的一聲關上了門,可回頭想杈上門的時候,卻發現這個門板上的鎖壞了。

站在隔間裡靠著薄薄的門板,翎兒屏住了呼吸,她感到一陣陣的頭暈,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來人走進廁所,快步向她所在的隔間走來,她嚇得緊緊抵著木板門,試圖做著最後的抵抗,腦子裡全部都是對方發現自己這個樣子之後,如何羞辱自己的幻想。

背後一陣大力推來,翎兒被嚇得緊緊閉上了眼睛,眼淚幾乎奪眶而出,她咬緊牙關,死死的抵著背後的門板。

誰知,對方並沒有繼續推門,而是又推開了隔壁的一個隔間的門,並且快速的跑了進去。

「唔…嘔……」一個男人不斷嘔吐的聲音傳來,伴隨著的還有一股讓人作嘔的酸臭氣息。

高高懸著的心緩慢的落地,翎兒悄悄的長舒了一口氣,一種劫後餘生般的幸福和異樣的快感逐漸湧上她的心頭。

而這時,又一串腳步聲傳來。

「都叫你別和這麼多酒了。」來人也走到她邊上那個隔間門口,傳來輕輕拍打後背的聲音。

「不行啊,都是領導,得罪不起。」「你啊,就是太老實,看陳超那個滑頭,礦泉水對老白幹,肏,喝的那叫一個愜意。」「哎,人跟人不一樣。」「你呀……哎呦……呵呵!」伴隨著一聲大喊,緊接著就是一個重物墜地的聲音。

翎兒聞聲嚇得身子一抖,顫巍巍的繼續聽著外面的聲音。

「呵呵,誰他媽弄的滿地水,真他媽沒公德心。」「不對啊,這味兒……誰尿地上了!」翎兒的臉瞬間紅了,她知道,讓那個男人滑倒的,就是自己剛才慌亂逃竄間尿到地上的。此刻她的臉蛋滾燙燙的羞臊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兩個男人罵罵咧咧的走了,她靜靜的等了一會兒,再也沒有任何聲音傳來,她繃緊的身體才放鬆下了,偷偷的長舒了一口氣。

這一放鬆下來,她才發現,自己剛才尿了一半被打斷,雖然慌亂間尿了不少在地上,可還憋著一些呢,就想就地解決。

她悄悄的打開隔間的門板,探出頭四處望了望,發現沒有什麼人,才小心的退回隔間裡,蹲下身子,呼出一口氣,開始舒舒服服的方便起來。

就在她方便完,準備起身的時候,隔間的門卻被彭的一聲踢開了。

她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感覺繫在脖子上的紅色絲襪一緊,她就被踉踉蹌蹌的拽出了隔間。

連滾帶爬的被拖了出來,發現一個高個子的男人正手中握著她脖子上的絲襪,一臉戲虐的打量著她。

「我就說,大半夜的男廁所裡,怎麼會出現個穿高跟鞋,果然是變態。」她用雙手用力的捂著自己的臉,兩道淚水不知何時早就已經滑落,她現在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絕對不能讓對方看見自己的臉!

男人見她雙手用力的捂著自己的臉,也不在意,一把就把她掀翻在地,一手抓住一邊乳房用力的揉搓著。

「穿成這樣跑到男廁來,不他媽就是想叫人幹嘛,老子這就滿足你!」男人用力吸吮著她的乳房嘻嘻的笑著:「呵呵,這就濕了,真他媽是個賤貨。」她用力的扭動身體,不停的掙扎,卻都在男人強壯的身體下變作無效。

男人已經用力按住了她的腰肢,那根粗壯的肉棒依然頂在了她甬道的門口,稍一用力,就能長驅直入!

「警察叔叔!就是這兒!我聽見有女人哭,有人……!」廁所的門口傳來雜亂的腳步聲,以及強光手電的光柱。

高個男人一愣,慌亂中從地上跳起,還被自己的褲子絆了一下,險些摔倒,拎著褲子,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翎兒躺在地上喘著粗氣,許久才回過神來。剛才不是聽見有警察來嗎?怎麼沒人進來?

她從地上爬起來,小心翼翼的走出公測,一探頭,就看到金旭正坐在廁所門口的水泥台階上,擺弄著手裡的手電。

「主人!」翎兒歡叫一聲,跑了過去,小臉在金旭的小腿上不停的摩擦著。

「幹得不錯,」金旭拍了拍她的小臉:「給你的獎勵。」說著金旭拉開褲子的拉鏈,將早已暴怒中的陰莖請了出來。

陰莖高高昂起,如同自由女神手中的火炬一般堅挺,斜指向翎兒的小臉。

金旭手握著陰莖,將龜頭抵在她的鼻尖上,微微用力,便幫助她完成了一個小豬的鬼臉,鬼頭上滲出的粘液塗抹得她的鼻尖亮晶晶的。

翎兒滿臉酡紅,如同多日未聞酒味的酒鬼碰到了千年佳釀一般,雙目迷離,小嘴微張,紅嫩的小舌頭用力伸出嘴巴外面,費力的想要舔舐那根粗壯的肉棒,卻在金旭的戲謔中不能得逞。

終於,金旭將陰莖放到了她的嘴邊不再移動,她雀躍的一口含住,賣力的吮吸起來,發出哧溜哧溜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裡無人的街道路邊,這聲音傳出去很遠,很遠。

天快亮的時候,金旭才牽著如同母狗般爬行的翎兒回到了家中,翎兒緩慢的在地上爬行著,她覺得渾身是如此的酸軟,在那個隨時會被別人發現的街邊,金旭和她做了一次又一次,她身體裡灌滿了金旭的精液,每邁出一步,都有一種如同水氣球般晃動的感覺。

家裡的沙發上,金旭再次打了個響指,看著失去焦距的翎兒的臉,用柔和的語調說:「我數到三,你就會沉沉的睡去,等到你醒來,你就會忘掉這一整晚的事情,而只記得我沒能催眠你,被你嘲笑的事情……一……二……三」尾聲清晨的陽光灑在大地上,金旭迷迷糊糊的醒來,打著哈氣,一屁股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向躺在地毯上翻著書的翎兒問著好。

「翎兒姐,我怎麼腦袋暈乎乎的,我記得昨天睡得挺早的啊。」「不曉得,我哪知道啊,你天天都玩到快天亮。」翎兒頭也不抬,翻著手裡的書說。

「真是奇怪了……」金旭撓著自己的腦袋。

「話說,你把那東西漏出來在我面前晃什麼?想性騷擾嘛?」她抬起頭皺了皺眉,把書放到一邊,對金旭說。

「哇靠,我為啥是全裸的?」金旭大叫一聲,雙手護住下體,一邊高喊著,你這個女色狼,一邊跑回房間去穿衣服了。

鬧鐘噠噠噠的敲響了九下,屋子的大門被打開,離開多時的金旭的父母回來了。

金旭的父母一邊感謝翎兒在一周裡照顧金旭,一邊詢問著金旭的情況,有沒有按時吃飯,有沒有早早睡覺。

金旭奇怪的看著父母:「你們不是昨天才走的嘛?怎麼這麼快才回來?」金旭父母搖頭歎息,唉,這傻孩子就知道玩遊戲,都分不清日子了。

翎兒完成了任務起身告辭,婉言謝絕了金旭父母留她吃飯的好意,而當她拎著挎包準備出門的時候,金旭追了出來。

「翎兒姐,你的書落下了。」「哦。謝謝。」翎兒接過那本名字叫做《催眠師人格修養》的書,向金旭道了謝,邁著歡快地步子,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