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纏綿

成人文學
2013/ 10/ 12
爸爸和丫頭,相識於網絡,相知於現實。兩個人為情所動,不攙雜任何功利的想法。丫頭並不要求爸爸什麼,沒有一絲一毫趨物逐利的念頭,癡情於爸爸,至真至純。在聽到爸爸喃喃了一句「好想讓你懷上我的孩子」,丫頭竟然在和爸爸相處時毅然停止了避孕措施,真的懷了爸爸的孩子。

但是,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和壓力,爸爸在和丫頭相處一年後,不明不白地和丫頭分了手。既沒有說明原因,也沒有告別的話語,只是淡出了各自的生活,慢慢地不在聯繫。

從此,丫頭生活在被毀滅的世界中,她帶著心靈的巨大創傷,帶著自己和爸爸的孩子──一個可愛的女兒,痛苦地生活在自己的心靈深處,絕望的情感和痛苦的經歷,不能向外人袒露一點。用丫頭自己的話說,她被爸爸徹底給毀了。

爸爸在和丫頭分手後,在舒緩了一段緊張的心情後,也開始在心靈上日夜忍受著歉疚的折磨和思念的痛苦。他思念這個願意為他懷孕的女人,他知道他拋棄的是怎樣的純真感情,他想找回他的女人,他的丫頭。

表面上,他們有著各自的工作和生活,環境比較優越,生活也還算平靜。但兩個咫尺天涯的人,卻沒有一刻不在思念著對方。因為,他們畢竟是為了愛才走到一起的。

偶爾,爸爸會發個短信給丫頭,丫頭也會禮貌地回復爸爸。但他們都小心翼翼,都避免觸碰心靈深處的傷痕。在爸爸一邊,他歉疚著,怕不被原諒和不被重新接受;在丫頭一邊,她的哀怨無從平復,她也再也承受不起第二次被毀滅的打擊。

就這樣,在分手的三年多時間裡,他們一直都有聯繫。為了他,丫頭一直堅持不換手機號碼,她不想因為聯繫方式的改變而讓他無法找到自己;她在堅守著她的情感,她的愛和她的恨。她允許他不來找自己,但不能允許他找不到自己。

隨著他們分手的時間漸長,他們思念的情愫愈強。

無論在網絡,還是通過短信,爸爸都越來越強烈地表達著找回丫頭的意願;而丫頭,在心靈的深處掙扎,她很想重新接受爸爸,回到這個男人溫暖的懷抱。

但以往的傷害太大,丫頭無法承受再次被拋棄、被毀滅。她在猶豫、在掙扎、在愛與恨的深淵中無法自拔。

事情突然就有了重大進展。爸爸出差,在離開家的那段日子,他幾乎天天給丫頭打長途電話。有幾夜,他們徹夜長談,幾乎整夜不眠。

丫頭壓抑了多年的情感終於爆發,她說:「爸爸,你為什麼不要我了?為什麼?你為什麼拋棄了我?」男人無法回答女人的問話,他只是在重複著:「丫頭,我不會讓你再離開我了。我要你一直陪著爸爸。你能一直陪著爸爸嗎?」女人聽到這些,不禁泣不成聲,只能一聲聲地呼喚:爸爸,爸爸,爸爸……長夜漫漫,距離遙遙,兩個有情人在電話中擁抱彼此,終於重新燃起情愛的火焰……但是,丫頭並沒有答應爸爸要求出差回來後他們見面的建議,她還有太多的心緒需要整理,她覺得很難再次面對這個愛恨集於一身的男人……

***  ***  ***  ***

距離爸爸出差回到家已經過去二十天了,期間他和丫頭只是通過網絡有些聯繫,依然是禮貌而平淡的,彷彿之前幾夜的電話徹夜纏綿並未存在,生活依舊是平靜如常。但是,他們都在努力建設這個以他們孩子的名字命名的博客,他們在這裡宣洩著對對方的思念、愛戀、渴望和期盼……這天,爸爸參加一個國際會議,到賓館報到入住以後,他突然意識到這是他和丫頭相會的好機會。於是,他開始給丫頭發信息、打電話,希望丫頭能過來看他。

從丫頭的回話中,他體會到了丫頭的猶豫,也感受到了丫頭的溫情……

「喂,你在哪裡?我到了。」「啊!我在車上,快到賓館了。你不是說你還要一段時間才到的嗎?怎麼這麼快就到了?你別亂走,就在大廳等我啊!」「嗯,那我就在附近走走。你到了給我打電話吧。」爸爸去另一個地方參加會,丫頭先他一步到了他們約定見面的賓館。當爸爸急匆匆趕回賓館時,在大廳並沒有看到丫頭。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爸爸環顧燈光閃爍的街道,看不到丫頭在哪裡。

「喂,丫頭,你在哪裡呀?」爸爸給丫頭打電話。

「我在外面,好像是在……」「你身邊有什麼標誌性的建築?」「嗯,有個學校,是……」「哦,那你回頭,往回走,我在門口等你。」爸爸只等了片刻,便覺得時間好慢。他朝著丫頭來的方向迎了過去。走了一會兒,只見遠處一個身穿著他很熟悉的制服的女人,慢吞吞地向這邊移動,腳步中充滿了猶豫。她眼睛看著路邊的廣告牌,心中仍然在掙扎,不知怎麼去面對這個即將出現的男人,一個拋棄了她整整三年半的男人。

儘管,他們已經有了幾夜電話中徹夜長談,有了博客中盡情宣洩的思念和愛戀,但真正面對這個男人,丫頭心裡仍然是非常的矛盾。她艱難地挪動著腳步,還沒想好怎麼去面對這樣一個讓她又愛又恨的男人。

就在丫頭還在沉思的時候,男人已經出現在了她的面前,她吃了一驚,捂著嘴失聲叫了出來。

爸爸快步走到她面前,一邊說:「你還看什麼呢?」一邊順手拿過了她背在肩上的小包,同時,另一隻手很自然的握住了她的手,牽引著她,並肩朝賓館走去。

感受著身邊這個女人的女性氣息和柔弱,爸爸心裡有點愜意的感覺。

「你的手好涼,冷嗎?」爸爸握著丫頭的手,感受著女人的柔軟。

「不……」丫頭的聲音低得彷彿沒有說話。她哀怨的神情中,隱藏著些許羞澀和不安,任憑男人牽著她走。

「來的還順利嗎?」「嗯……」「坐什麼車呀?」他聽她說過,現在她那裡交通不是很方便的。

「別人的車。」「哦……你吃飯了嗎?」爸爸問丫頭。他們一起走到了賓館,正好門口有個餐廳。

「沒有。」「那我們去吃點飯吧?」「你不是吃過了嗎?」「你不是沒吃嗎?」「我不想吃,現在不想。」「那怎麼行?」「真的,不吃。過一會兒再說,好嗎?」「哦,好吧。」爸爸看著丫頭,從丫頭的眼睛中看出,她似乎並不想把剛見面的這段時間浪費在吃飯上。

***  ***  ***  ***

進入房間,男人和女人都有少許的慌亂和猶豫,但是,男人知道現在該幹什麼。他走到她面前,她拘謹地坐在圈椅裡,看著電視機屏幕(說她看著電視機屏幕,是因為其實她並沒有看進去到底電視裡在演什麼),握住她的雙手,想把她從椅子上拉起來。

丫頭的身體有點僵,身體向後使勁,企圖避免被爸爸拉起來。

但這須臾的堅持立刻就被爸爸的堅決所粉碎,她被爸爸緊緊地擁在了懷中。

這個熟悉又陌生的懷抱,讓丫頭整整等了三年半,也恨了三年半……爸爸擁抱著丫頭,推著她一點點後退。她在掙扎中慢慢地向床的方向退去。

終於,她的雙腿碰到的床沿,男人再一使勁,兩個人便一起倒在了床上。男人向前倒,女人向後倒,男人的身體壓在女人的身上,嘴唇也吻住了女人。

女人輕歎一聲,張開嘴接納了男人的侵入。兩個人忘情地親吻著,男人把自己的三年來的懊悔、思念、慾望和期待都化做激情的吻,在女人的唇間、臉頰、脖子、耳垂上不停地進攻,他想讓女人陶醉在自己的溫情中……男人開始撫摩女人的胸,但女人身上穿的制服有點硬,於是男人便開始解女人衣服的扣子。雖然女人這時並不很主動,但她也沒有制止男人的舉動。

男人得到了默許和鼓勵,便大張旗鼓地動作起來。他脫下女人的外衣,又去脫女人的褲子、內衣……女人終於阻止了他,輕輕說:「我自己脫。」女人起身,走到門口,那裡有壁櫃,裡面有掛衣服的衣服架。丫頭在那裡猶豫著,慢慢脫去自己的制服,掛好,又脫下自己的褲子,依舊掛好。

她脫得很慢,掛的也很慢,好像心裡在掙扎:是否就這樣,又跟這個男人上了床?

但脫衣服、掛衣服總共也不會用多長時間,該面對的事情依然要去面對。如果不想和這個男人上床,也不會答應他到這個賓館來見面了。丫頭只好在男人的催促聲中返回到床前,但她並沒有脫完,她只是脫下了制服,依然穿著棉線長袖衫和長褲,裡面還有內衣褲。

男人卻早以脫得只剩下一條短褲,身上蓋了被子在床上等著丫頭。看到丫頭來到床前,他拉住丫頭的手,掀開被子,把丫頭硬拉上床。丫頭一邊說:「你幹嘛呀!」一邊被男人裹進了被子裡面。

丫頭問男人:「你今年本命年?」男人回答:「去年呀。」丫頭說:「好難看呀。」原來,男人穿了一條平腳紅色短褲,那還是去年根據傳統的習俗專門買來安度自己本命年的。男人有點不好意思,想想也沒有專門為這次見面換一條內褲。

(既然你不喜歡,我就脫掉它好了。)男人心裡想著,就在女人面前把內褲脫掉了,伸出手,扔到這個賓館標準間的另一張床上。

「你幹嘛呀!」女人看著男人一絲不掛了,明知故問道。

「你說幹嘛?」男人反問,並把女人摟在懷裡,一隻手在女人的身體上下撫摩著。接著,男人開始除去妨礙他撫摩她身體的衣服,他脫她的衣褲、脫她的胸罩、脫她的小褲頭。

女人一邊反抗著,一邊配合著男人,讓男人把她脫得寸縷不留。

現在,男人和女人的肉體真正的緊密地貼在一起了……

女人的身體,仍然如三年前的纖弱,乳房有些鬆軟,但並沒有縮小,在男人的手中,仍然是大大的一握。

纖細的腰枝,平坦的小腹,讓男人愛不釋手,情慾勃發。男人的手在女人的胸前、背後、小腹、陰阜和屁股上反覆搓揉,為自己積蓄著激情的能量,也不斷激發著女人的慾望。

女人的手也不停地在男人身體遊走,她用手用心在觀察男人的身體,在體會相隔三年多後,男人的身體發生了哪些變化。她發現男人的身體一如三年前的堅強,她所熟悉和迷戀的體味仍然是那樣讓她陶醉。

他們親吻著,兩個人的舌頭相互糾纏在一起,一會兒纏綿在男人的嘴裡,一會又相擁著回到女人的唇齒之間……男人起身、翻轉、沉重的身體整個地壓到女人的身上,他用腿分開女人的雙腿,將下身對準女人,輕輕地說:「幫我放進去。」女人伸手握住男人的堅硬,引導著他進入自己。當這個火熱勃大的肉體帶著無盡的力量和愛戀闖入女人深處的時候,女人從心底發出一聲呻吟,彷彿要將已經壓抑多年的怨憤、悲情和懷念釋放。

男人在女人的身體深處感受著女人的濕潤、溫暖和緊緊地包裹,他一邊喃喃地呼喚著:「丫頭、丫頭,你不許再離開我……」一邊拼盡全力縱動身體,猛烈地撞擊著女人。

女人緊緊抱著自己身體上瘋狂的男人,承受著男人有些粗魯的力量,用瘋狂和溫情回應著男人……男人的瘋狂撞擊迅速把女人帶上了高潮的頂峰,女人尖叫著,身體痙攣,雙手在男人光裸的背上拍打著,她使勁親吻男人,咬男人的舌頭、嘴唇和臉頰;她那充滿激情的濕潤溫暖的陰道,緊緊握住男人,鼓勵著男人的瘋狂。而男人好像不知疲倦,一直在女人身上動作著,只是他在瘋狂地抽插一陣後,會停下來,在調整自己激動的情緒、抑制自己射精的慾望。

女人似乎感覺到了男人的猶豫,她說:「爸爸,你射出來,你射出來……爸爸,我要你的全部。爸爸,一會兒我去買藥。你射出來吧。」「不,你別吃藥,不好。」男人說著,從女人身體上下來,陰莖上粘滿女人的液體,有些疲倦地躺在女人身旁。

男人輕喘著說:「丫頭,你想把爸爸累死呀?」女人側身擁住男人,輕輕抹去男人額頭上的汗水,心疼地說:「我不想讓你這麼累。」男人不說話,只是吻著女人,拉著女人的手,放到自己的陰莖上。

女人歎了口氣,輕輕撫摩著男人。

男人枕著女人的臂膀,臉貼在女人的胸前,吸吮著女人的乳頭,一邊用手在女人的雙乳上搓揉。

「啊,輕點啊,你以為你是在揉麵團?」女人說。

男人「呵呵」笑著,不說話,依舊用力吸吮女人、搓揉女人。他突然發現,在女人雙乳中間靠上的皮膚上,有一塊深色的褶皺,有一圓錢硬幣那麼大。

「你這是怎麼搞的呀?是帶什麼項鏈墜磨的嗎?」男人撫摩著女人這塊變色的皮膚,關切中稍有些玩笑地問道。

「什麼呀……」女人的神情有些灰暗,繼續說道:「你知道在你拋棄我這幾年,我是怎麼過來的嗎?我被你毀了,包括我的心理和身體。這塊皮膚,是我得了神經性皮炎後留下來的。醫生說,我就是太過焦慮、太過壓抑呀……」男人沉默了。他沒想到,他的不辭而別竟然給女人帶來了這麼巨大的傷害,他對自己這幾年的無情,應該有怎樣的懺悔呀。可是,這些能彌補女人已經經受過的傷害嗎?

女人啊,你怎麼就這樣癡情?你難道就不恨這個男人嗎?你被他傷害得這麼深,為什麼還要重新回到這個陷阱中啊?

女人啊女人,你怎麼就像撲火的飛蛾,不顧一切地衝向那傷人的激情中?

男人呢?你不需要檢討嗎?你怎麼對待這個女人呢?你怎麼捨得丟棄這樣的感情呢?為什麼貌似強大的男人在真情面前多是這樣畏首畏尾呢?古今中外,有多少真情被辜負的癡情女子,又有多少薄情寡意的負心郎?

做為一個女人,丫頭是優秀的。俊美的相貌、婀娜的身姿、碩士學歷和令人羨慕的職業,這樣的女人應該是男人一旦擁有、別無所求的。但是,女人卻為了自己的感情,承受了這麼多年的煎熬。難道真的是「紅顏女子命多舛」,還是男人有眼無珠?

面對女人憔悴的心理和倍受煎熬的身體,男人在心理上感受到極大的鞭撻,他該怎樣來彌補這個女人對他的一片真情呀?

「爸爸,你不是好馬,你吃了回頭草!」女人對男人說。

是啊,男人心裡在想,他的確不是好馬,但是,如果能重新得到這個女人,做不做好馬又有什麼要緊的呢?

男人不由得又緊緊擁抱住女人,他們又溫柔地親吻在一起。男人的手又去探詢女人濕潤的世界,那裡又是一片慾望的海洋。

「爸爸,我們起來吧,我想出去走走。」女人說。

「好的。」男人答應著,看了看時間,已經晚上十點多了。他們從七點多進了房間,已經激情親熱了三個小時了。

男人和女人一起起床,開始穿衣服。

兩人一起走出賓館,順著大道向西邊漫步走去。

夜空下,空氣顯得很是清新,近處和遠處有些霓虹燈在閃爍,晚秋時節,夜風已涼,卻仍舊溫柔。夜風拂面,清涼清爽,並不凜冽。已經是將近晚上十一點鐘了,人行道上幾乎沒有了行人,快車道上,也只是有亮著頂燈的出租車不時駛過。

安詳靜謐的氣氛圍繞著這兩個剛剛經歷了激情的男女,他們攜手享受著這種很少有的、只有他們兩個人的城市的街道。

後來,丫頭在她的日記裡寫道:

「我一直想在某個夜晚和他散步在城市的街道邊、路燈下。今天是天賜良機,我挎著他的胳膊慢慢地走在霓虹閃爍的夜裡,有風涼涼地吹在臉上,雖說有些冷,但在那一刻心裡快樂極了。

走著走著,我們就看到一處娛樂中心,我倆都記得我們在這個中心附近見過面,雖說是兩個人經歷的同一件事情,但是感覺卻天壤地別。

他似乎感覺出我的瞬間的不快,他沒有多說,我也沒有多提。我們繼續慢慢地前行,期間依舊沒有太多的話語。

在一處門面不大、乾淨衛生的小酒店前,我告訴他:我餓了。於是我們有了認識以來第一次的共同宵夜。在黑管演奏的《回家》的樂曲聲中,我看著他喝下了一大盆的菜粥,我感覺很好笑。因為他電話裡告訴我他現在是沒有食慾也沒有性慾,呵呵……在他吃完了晚餐後還能再喝下這麼一大盆粥叫沒有食慾?在他瘋狂地在我身上傾訴完離別的思念後,我似乎連站的力量都沒有了,叫我怎麼相信他沒有性慾?

這時我感覺到他還是他,他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和我認識他的時候一樣。我心中不禁湧上一絲酸楚,今後的路一定又是崎嶇坎坷的……」連續兩個多小時的做愛,男人已經很疲憊了,又在外面走過了兩條街,男人真的感覺很累。當女人還要繼續轉到另外一條街道,繼續享受在夜間挽著自己的愛人散步的愜意的時候,男人嚇唬她說:「別往那裡面走了,那邊很僻靜,不安全的。萬一碰到歹徒怎麼辦?」「可是我還不想回去,在外面走走多好呀……對了,你說,如果碰到歹徒,你怎麼辦呀?」女人說。

男人現在就想回去躺到床上,於是說:「這個問題很難辦,我看最好還是別碰到這個問題,我們還是回去吧。」女人只好跟著男人回去了。

回到賓館房間,兩個人先後去洗了澡,然後,他們相擁著躺在一張床上。

男人的手又開始在女人身體上撫摩,嘴唇也一直親吻著她。女人掙脫開男人的糾纏,說:「等等,爸爸,讓我先看看說明書。」原來,在他們剛才出去散步的時候,女人看到一個「夫妻用品」仍然在營業,就要去看看有沒有「毓婷」,一種事後避孕藥。

男人不讓她去看,說,「別吃藥,吃藥對身體不好。」但女人堅持著,說:「我去看看就回來,你別跟著我過去,你等我吧。」說完,女人就去了那個小商店。

「怎麼樣?」看著女人回來,男人迎著她問道。

「沒有,沒賣那種藥的。」「呵呵,我說不讓你去吧。沒有好,走吧。」……「你不是說沒有賣的嗎?」男人問。

「有呀……」女人一邊看著藥品說明書一邊回答著男人,有點得意,聲音中透著對男人的戲謔。

「不吃這個藥好嗎?對身體不好的。我可以不射。」男人說。

女人認真地看著男人,說:「爸爸,你還是射出來吧。你不射出來會不舒服的。再說,這個藥我吃的還少嗎?你又不喜歡戴套,以前每次跟你做後,我不都要吃藥嗎?怎麼現在就不能吃了呢?要說不好,也早都不好了,不在乎多吃這一兩次的。」說著,她又自言自語道:「好幾年不吃這個藥了,都不知道該怎麼吃了。」聽著女人充滿柔情的話語,看著女人充滿誘惑的肉體,男人有點激動。他將正坐著看說明書的女人拉倒在自己懷裡,親吻她的乳房,脖子和嘴唇,雙手也在女人身上不停地撫摩著,下身的堅硬在女人的大腿上摩擦,「來吧,丫頭,別看了,我不射。如果射,我也射在外面。」女人放下那一頁藥品使用說明書,回吻著男人,說:「把燈關了吧?」「不關,我要看著你跟你做愛。」男人說著,一邊又一次進入了女人。

「哦……爸爸……」女人呻吟著,再次緊緊抱住壓在她身上的男人,任憑男人在她的身上馳騁。

被子被掀到了一邊,兩個人都赤身裸體暴露在柔和的燈光下,男人的身子一起一伏,肉體相撞發出「劈啪」的聲音,床鋪也在男人激烈的動作中晃動作響。

女人的恥骨聯合處被男人撞得很疼,但她仍然用呻吟聲鼓勵著男人,讓男人在她身上發洩著情慾和力量,和男人一起享受著性和愛。

「爸爸……爸爸……爸爸……」女人一邊親吻著男人,一邊呼喚著他──這個她深愛著的男人。

……終於,男人大汗淋漓地從女人身上滾落下來,「丫頭,我累死了,我累死了……」「爸爸,爸爸,我不想讓你這麼累呀……」女人又一次心疼了,「可是,爸爸,你怎麼不射呢?」「不,我不想,我不想讓你吃藥。」「真的沒關係的,你看,我都把藥買來了。」「不……」男人把女人摟在懷裡,「不射了,我們休息吧,我好累。」「好的。爸爸,你喝水嗎?我給你倒點水喝吧?」「好的。」女人裸身下地,去放著開水壺和杯子的檯子那裡倒了一杯熱水,回來餵著男人喝了。男人轉過身,說了聲「睡吧」,就閉上了眼睛。

女人坐在男人身旁,把床頭燈關掉,靜悄悄地躺到男人身旁,卻怎麼也睡不著。她聽著身邊男人的均勻的呼吸聲,透過衛生間透過來的一點光亮,看著男人頭埋在賓館巨大的白色枕頭裡,睡得很安詳的樣子,心中不禁泛起一波母性的漣漪。她覺得這個男人像極了孩子,在激烈的做愛後,竟然可以睡得這樣的安詳和天真。

忽然,男人咳嗽起來。女人趕緊起身,正好男人也被自己的咳嗽驚醒,他回頭看到女人正坐在他身邊看著他,就嘟囔了一句:「你怎麼不睡?」「我聽你咳嗽呢,你要喝點水嗎?」「嗯,要喝。」女人從床頭櫃上端起已經準備好的水,又喂男人喝了一些。

男人說:「丫頭,你也睡吧。」「好的,你快睡吧。」女人給男人拽了拽被子,重新關上燈。這一次,她怕她躺下的動作影響到男人,就轉頭躺在了男人腳那頭。

***  ***  ***  ***

大概是清晨六點左右,男人醒了。他是個習慣早睡早起的人,生物鐘就定在了早上六點,一般情況下,他總是六點左右醒來,即使是熬夜也不例外。

他轉身,手摸到了女人的腿。

「你怎麼睡那頭了?怎麼還穿著內衣?」他摸著丫頭的身體問道。

「爸爸,你醒了?」丫頭起身,坐在他身邊,「我怕吵著你,就睡那頭了。

我穿著衣服是因為我想著要給你倒水喝;再說,我也不習慣裸體睡覺的,從來沒有過。」男人把女人拉到自己身邊,放倒,然後脫去她的內衣,又一次進入女人的身體……

一夜纏綿後的第三天,中午,爸爸在賓館給丫頭打電話:「丫頭,你在幹嘛呢?」「去腐敗的路上。」「什麼?」「吃飯去呀。」「哦,下午有時間嗎?能到我這裡來嗎?」「不知道呀,你不是在開會嗎?我不去了吧?」「下午會就結束了,沒什麼事了。你來吧,我想你了。」「我現在也說不好去不去,你先忙吧,我要去了就給你打電話。」

***  ***  ***  ***

兩點多吧,丫頭打來電話:「爸爸,我到了。」「那你自己上來好嗎?坐電梯,好嗎?」由於男人洗完澡只穿著內衣褲,他不想再穿,因為反正一會兒還得脫,所以他就不想下樓去接丫頭了。

「好吧,我自己上來。」丫頭掛了電話。

只一會兒,門鈴就響起來,丫頭到了。

男人關上門,就抱住了丫頭。他推著她朝床的方向走,一邊脫她的衣服。

「又脫我衣服。」丫頭說著,但還是配合著男人。

「把窗簾拉上吧,大白天的,我真不習慣。」丫頭說。

深秋時節的午後,天高雲淡。房間的窗戶朝西,正好全部接收午後的陽光。

溫暖明媚的太陽把光亮灑進房間的每一個角落,整個房間都沐浴在宜人的秋日陽光中,令人感覺十分舒服。在這樣的環境中,男人情慾勃發,唯一的想法就是把這個小女人抱上床。他過去拉上一面窗簾,照在床上的光線被擋住了。

在陰影中,男人把女人脫光,塞進被子,然後又脫光自己,鑽進被子和女人裸身擁在一起。

他們開始親吻、撫摩。

「爸爸,為什麼我們見面就要這樣呢?不做愛不行嗎?」丫頭吻著男人,撫摩著男人,一邊問道。

「不行!」男人吸吮著丫頭的乳頭,手指插進女人的陰道,說道:「你看,你這麼濕,不做愛怎麼行?」說著,男人的手流連往返地撫摩著女人的陰毛、陰蒂、陰唇和肛門。

「對了,丫頭,我現在身體有味嗎?上次你說到我的體味,我想知道,那是什麼味?好聞嗎?會不會讓你覺得討厭?」男人抱著女人問道。

「你現在沒什麼味。我那次說的是我第一次被你抱著的時候,你體味好大。

等我回家,脫衣服的時候,衣服上都是你的味……」「哦,什麼味呀?」「你的味。很男人,很性感,很好聞,讓人心旌搖動。」女人的話讓男人本已勃發的性慾更加膨脹,他一翻身跨上女人的身體,一番探索便利索地進入了女人的身體深處,開始猛烈的抽動。

女人依舊緊緊抱著男人,大腿分開,兩腳踩在男人的腿肚子上,任憑男人在她身上折騰。她呻吟著,親吻著男人,鼓勵著他向自己的深處猛攻。

男人就像一台無法停止的打樁機,一下,兩下,三下……從上向下,連續不停頓地插著女人,砸著女人……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男人仍然不知疲倦地工作著。用女人的話說,男人每次做愛都是那麼認真、努力和執著。

……又是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女人的身體已經被他頂得有些疼了,男人終於到了。他低沉地呻吟著,用力將陰莖頂在女人的深處,一股股精液射進女人的身體裡。

「呼……累死我了……」男人說著,從女人身體上下來,從床頭櫃上拿了幾張紙巾遞給女人,讓她擦拭陰部。他問她:「我忍不住射進去了,怎麼辦呀?」「沒關係,一會兒我去買點藥。」女人說著,一邊起身,「我去洗洗。」「嗯,去洗吧,我們也差不多該走了。」男人說著,也起身穿衣服。

……收拾停當,大概下午五點,兩個人退了房,一起離開賓館。

「你去哪裡?」走在向北的街道上,男人問女人。

「我去單位。」「明天不是週末嗎?怎麼不回家?」「不回,明天單位要體測呢,我今晚回單位,明天體測完了再回家。」「你回去吧,我自己走就可以了,你別送我了。」女人拉著男人站住。

「走吧,我們先去吃點飯,然後送你上車。」兩個人並肩走在人行道上,女人一邊走,一邊找藥店。

「呵呵,前面有個藥店,我去看看。你別去,你進去會讓你有點難堪的。我去了。」女人說著,走進藥店。

男人又朝前走了幾步,避開藥店的門口,等著女人。

一會兒,女人拿著剛買的藥出了藥店,又在旁邊的小商店買了一瓶礦泉水。

接著,她打開藥盒,拿出說明書,看著上面的使用方法:

「房事後服用一片,十二小時後再服用一片;或者房事後一次服用兩片。」她說:「那我現在先吃一片吧。」男人看了看表,說道:「別呀,你現在吃一片,到明天早上五點都就要吃第二片,那樣你就要很早起來。不如等七、八點鐘再吃,這樣到明天上午七、八點吃第二片。」「不,就現在吃!」女人說著,就把藥吃了。

這時,他們已經走到了車站,女人說:「你回去吧,我在這裡等車,該回去了。」男人看著對面的肯德基店對女人說:「我們吃點飯你再走吧,我請你吃肯德基。」女人推脫了一下,便跟著男人朝肯德基店走。其實,女人是很希望能和男人再多待一會兒的,只不過她怕佔用男人太多時間。她很高興地挽著男人的臂膀,邊走邊說:「要知道來吃肯德基,我就把優惠券帶來了,我有好多優惠券呢!」……終於,到了該分手的時候。夜幕中,男人默默注視著他心愛的女人上了車,揮揮手,兩個人都知道,他們又要相互盼望,盼望下一個遙遙無期的相聚。

他們都知道,這就是婚外情人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