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輪姦

成人文學
2013/ 10/ 12
武艷麗像其他應屆大學畢業生一樣為找工作而忙碌著,雖然她出生在一個中產階級的家庭,父母在這個城市多多少少有些門路夢奪奩奫,榼榮榻槓但她並不願意讓父母為自己解決工作。

像其他新時代的女孩一樣她更希望能靠自己的力量找到一份工作,哪怕是一份微薄薪水的工作也足以滿足她渴望自立的心。

她也有一個男朋友獌瑳瑱瑭,蜾蜬蜼蜪是大學同學,兩人一直不溫不火進展很慢, 當然這多少也與武艷麗的害羞與男友的木衲有關。

武艷麗學的是財會專業,在目前的社會來講, 這樣的專業說吃香也吃香,說困難也困難。

吃香在於每個公司都需要會計,困難在於每個公司都想找有經驗的會計。

武艷麗自然也明白這一點,所以她決定放低姿態,先從積累經驗與資歷開始。

工夫不負有心人,很快武艷麗便接到一個房產公司的電話,讓她去面試。

第一次參加面試的武艷麗既興奮又緊張,著實在網上參考了不少關於面試要領的資料。

第二天,武艷麗穿上了一套自己從未穿過的職業女性套裝,連她自己也不敢相信鏡子中的美麗女性就是自己。

粉色的西式短裙套裝,前包後空的黑色魚口高跟鞋,再加上第一次穿上的淡粉色絲襪,讓整個她看起來既成熟性感又不乏青春可愛。

為了這次面試,武艷麗昨天還專門去理髮店做一個韓國流行的末稍帶波浪的髮型。

給自己上了一點淡裝後,武艷麗踏著高跟鞋發出蹬蹬充滿自信的聲音出門了。

出租車足足轉了1個多小時才到,下車時司機不懷好意的往武艷麗的大腿上瞄,這讓第一次穿這樣衣服的武艷麗感到更加不自在。

下了車環顧四周,讓她有些出乎意料,這裡並不像她想像的那樣是寫字樓林立的辦公區。

左邊是亂七八糟的工地,一座6層的建築物剛開始刷牆,右邊看起來則更像一個貧民區,一幫衣衫襤褸的人坐在門口無聊的扇著扇子。

武艷麗向工地那邊走去,走了幾步她突然感覺一隻手抓住了她的腳踝,嚇得她叫出聲來。

回身一看,才發現是個四五十歲的老乞丐,有氣無力地趴在地上,嘴裡念叨著姑娘行行好,姑娘行行好……武艷麗仔細打量了她一下,老乞丐斷了一隻腿,身上也滿是傷痕,眼神混沌,看起來頗為可憐。

生性善良的武艷麗從錢包中掏出50塊錢給了乞丐,這是她下午回家的打的錢,她決定改坐公交車回家。

老乞丐楞了一下,立刻千恩萬謝的磕起頭來。

武艷麗尷尬地衝他笑了笑,趕快向工地方向繼續前進。

找了半天才在工地找著一個辦公室摸樣的小平房,進去房間著急嚇了武艷麗一跳,一大堆民工擠在裡面吵吵鬧鬧,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武艷麗在人群裡看到一個穿著西裝的年輕男人,連忙上去問他請問這裡是XXX房地產開發公司嗎?那男子好容易才擠過身來問你找誰?武艷麗急忙說我叫武艷麗,我,我是來面試的,請問我該去哪面試啊?男人自顧不暇的說你先在那邊坐著等等,我們經理馬上就來。

隨後他轉身衝著那幫民工高聲說別吵了別吵了!我們經理馬上就來!我進去給他打電話,你們安靜等著!說完急急忙忙擠進裡屋把門反鎖上了。

這幫民工圍門口喊了一會,才罵罵咧咧的各自找地方坐下。

武艷麗很不自在的坐在一個角落裡,房間裡臭烘烘的汗味她倒可以忍受,只是這樣的情況實在與她事先的預想差距太遠了。

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感覺腿上熱熱的,抬頭一看嚇了一跳,一屋子的民工都傻傻的盯著她的修長的腿看呢。

屋裡的氣氛一下凝固起來。

武艷麗感到渾身發燙,她拚命地把兩腿併攏,並用簡歷遮蓋著自己的裙口。

這時一個聲音打破了凝固的空氣姑娘你的腿真白啊,那是不是你那……絲……襪整出的感覺啊?武艷麗臊得滿臉通紅,尷尬地罵到流氓!她的聲音被一陣哄堂大笑給壓下去了,誰也沒聽到。

這時她突然感覺大腿上的絲襪繃緊了,低頭一看,發現坐旁邊的民工正用手輕輕拉扯她的絲襪呢,武艷麗羞怒地盯著這人的臉,他臉上黑一塊白一塊全是灰,唯有鼻子下面有兩根乾淨的道道。

臉上的壞笑和癡迷扭曲在一起,看起來極為醜惡。

武艷麗正想推開他,突然屋外衝進來一個人大聲叫著他媽的!那小子溜了!!咱今要工資是沒戲了!頓時屋裡罵娘聲一片,民工們紛紛起身往外走。

這時武艷麗身邊的那小子一把把武艷麗給拽起來大聲嚷嚷兄弟們,工資沒要著沒關係,明天咱再接著要。

不過今天咱兄弟們都有福了,看看黑胖子給咱送了個啥!所有人都回頭看著武艷麗,屋裡瞬間變得死一般安靜。

武艷麗嚇得大叫你們想幹什麼?你們敢靠近我我就叫人了!這時一個矮胖子民工向眾人說到張二傻說得對啊!這妞跟黑胖子是一夥的,咱要不著工資當然得拿她抵債了!大家說對不對啊?一幫人眼睛都直了,開始小聲嘀咕起來,是啊,這工地一個外人都沒有,咱給她拐咱棚裡好好享受!媽的,這妞真他媽水啊,身材比昨天電視那主持人還好!長得像那個啥,那個孫燕子?還沒等武艷麗叫出聲來,一個民工已經從後面用麻袋把她的上身給套住了。

緊接著她就感覺到一堆人抬著她出去了。

武艷麗死命的掙扎,無奈她哪敵得過一幫天天幹活的民工。

一路上只感覺到無數只手在她腿上,腳上,手上,身上亂摸,抓得她生疼,還有人索性邊走邊抱著她穿著絲襪的腳舔。

沒過多久她被扔到地上,頭上的麻袋也被扯掉了,武艷麗立刻高聲尖叫救命啊!救命啊!!誰來救救我!那個矮胖子抹了抹口水淫笑著說你在我們棚裡面,周圍連個鬼都沒有,你叫有鳥用!……媽的,這妞哭起來還挺漂亮!一幫人閃電般的脫了臭烘烘的衣服,像餓了一個冬天的狼一樣撲在她身上,胡亂摸著,舔著。

他們一輩子也沒機會跟這樣漂亮的女孩說上話,更別提接觸她的身體了。

武艷麗已經哭成了個淚人,見喊叫沒用只好可憐的哀求他們各位大哥大叔,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剛畢業是來找工作的,你們如果放過我我會好好感謝你們的。

可這些早被熱血沖昏了頭的餓狗哪裡還懂得憐香惜玉,三下兩下便撕開她的粉色外套和裡面的白襯衫,露出少女傲人的酥胸。

圍在前面的人都看傻了,媽呀,這比我媳婦的好看多了,我媳婦那都癟了。

突然一個民工像瘋了一樣地撲上去亂啃起來,疼得武艷麗叫出聲來。

一幫人見狀都像蒼蠅一樣圍上去,就像爭搶蒸籠裡的饅頭一樣亂抓。

武艷麗的哭叫聲已經被幾十個民工亢奮的喘息聲給淹沒了。

擠在外圍的民工搶不到柔軟的乳房便紛紛把注意力轉向其他的地方,武艷麗穿著絲襪和露指高跟鞋的修長美腿自然成為他們的第一轉戰目標。

張二傻頭一個衝上去,他就是在辦公室裡第一個以絲襪為話題調戲武艷麗的人。

在張二傻心裡,絲襪高跟鞋是城裡女人與農村女人區別性的標誌,雖然改革開放,農村女人也學著城裡女人穿絲襪,但她們因為幹活與貧困變得畸形的腿穿再好的絲襪也不像那麼回事。

如今抱著這樣一雙白嫩修長的絲襪美腿,對於一直夢想變成城裡人的張二傻,就好像做夢一樣。

他胡亂地舔著武艷麗的腿,雙手像鐵鉗子一樣錮著她的腳脖子,還是處男的張二傻已經與周圍的一切都隔絕了。

在舌頭與絲襪與腿互相的摩擦中,他胸口那團火越燒越旺,只想找一個平時更不敢想像更特殊的方式來宣洩它。

於是張二傻不再舔武艷麗的腿,而是一把推開正在舔她腳背的小子,死死抓住武艷麗穿著前包後空高跟鞋的腳,急不可耐地掏出陽具,從武艷麗的腳底與高跟鞋的夾縫間塞了進去。

武艷麗的高跟鞋在後面有一個帶扣的袢勒住後跟,袢的拉力使得高跟鞋與她的腳底緊緊的夾住張二傻的陽具,一邊是絲襪奇妙的觸感與柔軟溫熱的腳底,一邊是冰涼堅硬的高跟鞋面,在這種奇特的夾擊中,張二傻舒服得翻起白眼,瘋狂地抽動著,就像武艷麗的腳是一個下賤的妓女一樣,用力地野蠻地操著她。

武艷麗全身都被民工們的手和陽具還有舌頭摩擦著,嘴裡也塞著矮胖子的舌頭,矮胖子一輩子也沒娶過老婆,如今卻把自己肥碩惡臭的舌頭塞在一個20歲的美女口中,他的口水止不住地往外流,灌進武艷麗的口中。

武艷麗突然覺得腳底一股滾燙的熱流,原來是張二傻射了。

其他的人也都瘋狂的為自己災難般的慾火尋找一個出口,有人學著張二傻幹起了武艷麗的腳,有人用陽具胡亂的蹭著武艷麗酥軟的乳房,有人死命抓著武艷麗的手幫自己套弄。

而矮胖子則把自己臭不可耐的陽具塞入了武艷麗的小嘴裡,即便是妓女也不會願意舔這樣惡臭的腫肉,如今卻完完全全地塞滿在一張性感的小嘴裡,一直頂到了武艷麗的喉嚨,武艷麗不停地產生乾嘔反應,喉嚨抽筋般的收縮和一股股噴射的唾液讓矮胖子爽得頭腦一片空白,他竟就這樣把陽具呆呆地插在武艷麗的喉嚨裡忘記拔出來,武艷麗憋得開始眼睛上翻,全身抽蓄,要不是旁邊的民工急忙推開矮胖子,恐怕她就挺不過去了。

胖子拔出來後武艷麗死命地呼吸和咳嗽著,但這並不影響其他人繼續用她美妙的肉體發洩自己的獸慾。

後面兩個幹著武艷麗美腳的民工也都像張二傻一樣著了魔,好像武艷麗的腳天生就有著妓女般下賤的魅力,讓他們控制不住自己瘋狂粗暴地操著它。

精液和瘋狂的摩擦讓武艷麗腳上的絲襪都開絲了,正在操著她腳的民工索性把陽具從開絲的洞裡硬塞進去,瘋狂的操弄起來。

一個瘦高個的民工瘋狂地舔著武艷麗的美腿,突然他像抽筋一樣抖動起來,光是視覺和觸覺的刺激就讓他忍不住射精了。

癱坐了一會,他似乎覺得吃了虧一樣,一把推開正貼著武艷麗屁股的幾個頭,掏出陽具壓進武艷麗穿著褲襪的屁股縫裡。

他半天不動呆呆地盯著武艷麗在絲襪包裹下圓潤嬌翹的屁股,他就連在垃圾堆裡撿來的色情雜誌上也沒見過如此性感的屁股,等他清醒過來後興奮地喊著,城裡女人的屁股就是不一樣!他奶奶的比月亮還好看!說完他趴在武艷麗背上,下身擱著褲襪在武艷麗屁股縫裡快速的摩擦著,嘴裡死命地咬著武艷麗的耳朵,武艷麗這會已經顧不上疼了,整個人像傻了一樣任由這幫民工擺佈著。

啊呀一聲,瘦高個民工隔著褲襪死命一頂,竟撐著絲襪頂進武艷麗屁眼裡了,與此同時精液撲哧撲哧的射出來,流得武艷麗檔部一塌糊塗。

武艷麗被屁眼傳來的劇痛驚醒過來,掙扎著哭喊起來,還沒等她喊出聲,一個陽具又塞進她嘴裡了。

等瘦高個的陽具拔出來後,絲襪仍然深陷在屁眼裡,形成一個像有魔力般的性感的洞,幾個民工爭先恐後的衝上來把自己的陽具插進這個讓人無法抵抗的洞裡,借由陽具隔著浸透精液的絲襪與肛門內壁的摩擦,產生出瘋狂的魔力,讓粘在武艷麗屁股上的民工像吃了搖頭丸一樣狂動起來。

可惜抽插了不到10下,強烈的生理與心理的刺激便讓他射了出來,陷進肛門的絲襪居然還沒有破,在它的阻隔下,精液向外倒流出來,順著武艷麗的大腿一直流下去去。

這個年輕的民工還不願拔出來,想繼續佔有這個魔洞,他的朋友卻不幹了,一把把他拉扯下來,一個40出頭的中年民工立刻趁機騎了上去。

其他沒搶到的民工急切的問瘦高個怎麼樣?怎麼樣?城裡女人的肛門啥感覺??他才緩過神來罵到,你們懂個屁,這妞的肛門自然是爽,但是絲襪包著雞巴插進去,又癢又緊的感覺那才叫牛B!比幹我媳婦那鬆不拉嘰的洞強多了!這幾個民工聽罷若有所悟,猴急得直哆嗦,眾人一塊把像狗一樣騎武艷麗屁股上的中年民工翻過來,大哥,別光你自己爽啊,前面還有個洞呢,給我們讓個位置啊!中年民工聽罷一翻身把武艷麗給翻過來從後面抱住她,陽具仍然直挺挺地塞在她屁眼裡。

其他幾個民工急忙上前,照著瘦高個民工的話隔著褲襪就往武艷麗小穴裡頂,絲襪又奇妙地被撐進小穴裡,緊緊包裹著他的陽具。

武艷麗與男友交往了好幾年,但從來沒讓他碰過自己,此時卻被一個民工骯髒惡臭的陽具硬生生塞了進來,又羞又憤的她在劇烈疼痛的刺激下居然昏死了過去。

兩個民工一前一後把她夾在空中抽插起來,其他的民工玩不到她的嘴和乳房,只好都掙搶著操她穿著高跟鞋的腳。

這雙絲襪美腳在這之前早被幹了二三十次了,高跟鞋和絲襪上糊滿了口水和精液,讓這雙本身就有著淫踐魅力腳看起來更加淫糜。

此時這個淫亂的場景正被一雙眼睛悄悄的窺視著,一雙貼著地的眼睛。

誰也沒想到之前武艷麗給過錢的老乞丐竟一直跟著她進了工地,後來又看見她被眾民工抬出來,便一直跟到了這裡。

沒有人知道他是如何說服自己的良心不去幫助這個可憐善良的女孩的,他只是趴在那裡,用那雙混沌的眼睛呆呆的盯著。

武艷麗被這幫民工以各種姿勢操著,被撐進小穴的絲襪早被頂破了,精液像水管漏水一樣從裡面往外流淌著。

三十多個民工每人都在她身上發洩了不下五次,他們積攢了一年的慾望本想等著領到工資回家鄉傾洩在自己發福的媳婦身上,沒想到卻在這裡全給了武艷麗。

武艷麗的小穴紅腫得像兩片嘴唇一樣,刺激著民工們繼續沒完沒了地往裡塞。

過了十多個小時,這幫民工才滿足地離去,一片狼籍的地上留下已經昏死過去的武艷麗撅著紅腫的屁股趴著,好像等待著下一個人來幹的母狗。

身上衣服已經變成亂七八糟的碎條,絲襪被撕得破破爛爛,被撐大的部分仍然塞在屁眼裡,全身上下都糊著白濁的液體,高跟鞋已經被精液遮擋得看不出顏色,紅腫的小穴像泉水一樣往外冒著精液。

在外面悄悄趴了十幾個小時的老乞丐這時急切地匍匐過來,像狗找到食物一樣整個身體壓了上去,武艷麗在他身下就像一個散了架的玩偶。

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老乞丐直接把自己糊著亂七八糟東西的陽具捅進武艷麗紅腫的小穴裡。

老乞丐感到武艷麗的小穴在不住地抽蓄,加上內壁的腫大讓她的小穴異常的緊。

隨著老乞丐的抽插,武艷麗的小穴不停地往外翻著白色的精液。

正當老乞丐猥褻地在她身上聳動時,不知道為什麼武艷麗突然甦醒過來,當她扭頭看到趴在她背上的居然是她曾施捨過的老乞丐時,她徹底地崩潰了,拼盡全身力氣想掙扎起來。

無奈被四十個男人折騰了一晚上的她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只是抽蓄般地蹬著穿著高跟鞋的腳。

她的甦醒讓老乞丐更加興奮,把她仰面翻了過來,跪趴在她小穴前繼續瘋狂的操弄起來。

老乞丐一邊抽插一邊抓起武艷麗的一隻腿,貪婪地透過露趾高跟鞋的鞋口舔著她絲襪包裹的腳趾。

突然老乞丐一口狠命地連鞋底一塊咬住武艷麗的腳趾,抽蓄了幾下射精了。

腳趾的疼痛和滾燙的精液讓武艷麗放聲尖叫起來。

老乞丐全然不管地繼續抽蓄著,精液就像開了閘一樣源源不斷地射出來,好像這是他積攢了一輩子的精水一樣。

過了四五分鐘,一道手電筒的光照進來,還沒射完的老乞丐慌忙拔出陽具,飛快地像暗處爬去。

武艷麗急忙向突然出現的人大呼救命,這幫人卻不理會,只是拿手電照著她,為首的幾個好像在商量什麼。

原來他們是附近貧民區的人,聽見武艷麗的尖叫趕來的。

過了好一會,一個男人才過來把武艷麗一把抱起來扛在肩上。

武艷麗鬆了一口氣,十多個小時的可怕噩夢終於要結束了,可憐的女孩立刻昏睡了過去。

武艷麗緩緩掙開眼睛,出現在眼前的不是父母也不是醫生,而是一個骯髒的胖子淫邪的臉,而下身正被他聳動的陽具侵犯著。

環顧四周,幾十個貧民區的男人圍著她,有的手淫,有的操弄她的絲襪腳,有的舔她的乳頭,武艷麗再一次昏死過去。

一個滿臉小坑的男人一邊把雞吧插進武艷麗腳面的絲襪破洞裡,一邊流著口水一邊口齒結巴著說我,我剛才還,還想這妞腳,腳上怎麼糊這麼……這麼多精液,原,原來她,她的腳,比,比B還爽……呵呵呵另外一個老頭一邊把烏黑長斑的雞吧死命往武艷麗小嘴裡塞,一邊淫邪的笑著這妞又昏死過去了,連插進喉嚨都醒不過來,只是抽兩下~夾得我雞吧癢癢的,爽死我了!昏暗破舊的小屋內點著一盞搖搖欲墜的黃色電燈,這個平時死氣沉沉的屋子裡現在卻充滿著瘋狂的低吼聲,偶爾夾雜著幾聲少女的驚叫和呻吟,但是沒多久又被男人們興奮的嘈雜聲給壓下去了。

喧鬧聲引來貧民區一堆閒人堵在窗外圍觀,當中有小孩,有老人,有壯年男子,站在前面的男人都瘋狂地想擠進屋裡去,圍在後面的已經等不及地掏出雞吧套弄起來。

就連小孩子褲子都頂得老高,眼神裡又好奇又害怕。

這個不足15平米的小屋子如今已經塞了不只30人在裡面,夾在中間的是掛著破爛衣服和褲襪的武艷麗的玉體,雪白的皮膚與周圍密密麻麻骯髒黝黑的肉體形成了可怕的對比。

黑胖子的雞吧被武艷麗紅腫的小穴緊緊的包裹著,他的雞吧甚至能感覺到武艷麗小穴因為充血過度而帶來的心跳。

他已經在裡面射了三次,這次又再次忍不住了,於是他把整個肥胖的身體壓在武艷麗身上,用手使勁地掰著武艷麗穿著褲襪的屁股,骯髒的大嘴死命把武艷麗的香舌往外吸,同時加速聳動起來。

伴隨一聲畜生般的呻吟,黑胖子射精了,他拚命地把跳動著的雞吧往武艷麗小穴深處頂去,精液像開閘的河水一樣往子宮流去。

周圍急不可奈的人群把胖子從武艷麗身上拉了下去你小子都射四次!讓哥們也爽爽!已經昏迷不醒的武艷麗的舌頭因為胖子的用力吸食淫糜地吐露在她性感的小嘴外,一個年輕人忍不住猛地把雞巴塞進她嘴裡,攪動著她的香舌……胖子喘著粗氣擠到一個角落裡坐下,透過人群的縫隙看到幾個年輕人把武艷麗給倒了過來,一個舔著她的絲襪屁股,一個把她的頭死命往自己雞吧上按。

胖子雖然射了四次,看到這樣國色天香的美女被像性奴一樣被一堆男人輪姦發洩,下身又忍不住挺立起來。

武艷麗的後庭,小穴,美腳,小嘴都被胖子一一幹過了,胖子努力的琢磨著一會該換個什麼新花樣幹這個美女,因為他知道這女孩照這麼折騰恐怕挺不過兩天,不抓緊享受了以後就沒機會了。

正當他低頭琢磨時卻發現自己腳邊有一女式背包,這包一看就不是貧民區的女人能背得起的,一定是剛才把武艷麗從工地扛回來時哪個小子順手把她包也給帶上了。

胖子翻開包一看,除了幾十塊錢還有一包絲襪,心裡淫笑起來這個賤貨,出門還帶包絲襪幹鳥?,後來一想才明白很多女性在出門時都會備一包絲襪在包裡,以防腿上的掛絲以後還可以拿備用的換上。

胖子拆開絲襪,輕薄如蠶絲的質感讓他又興奮起來。

他把絲襪套在雞吧上套弄起來,感覺彷彿是武艷麗的美腿在摩擦著自己的雞吧。

這事他以前沒少幹過,經常去附近公寓偷少婦們晾在外面的絲襪回家手淫。

突然他靈機一動,想到一個讓他熱血沸騰的想法,於是立刻站起身來,雞吧上掛著絲襪就徑直擠到武艷麗面前,正準備操武艷麗的一個男人轉頭看見胖子,驚奇的問呀,胖子,你雞吧上那絲襪哪來的?胖子一笑從這妞包裡找到的,你先讓我幹,我教你們個更爽的方法!胖子沒等那男人應聲,就把套著絲襪的雞吧塞進武艷麗小嘴裡了,隨著胖子的抽動,武艷麗的口水與絲襪混合起來,濕軟的口腔與乾澀的絲襪對雞吧產生一種奇妙的摩擦,讓胖子爽得不敢動太快,稍微一動就有射精的危險。

周圍的人看著胖子這表情都呆住了,旁邊幾個小子看得口水都快出來,躍躍欲試。

胖子沒動兩下就撲哧撲哧射精了,這次射得居然比上次還多,大量的精液被絲襪包住,形成一個小球。

胖子把雞吧退出來,把包裹著精液的絲襪留在武艷麗的小嘴裡,然後用手壓住她的下巴,再慢慢把絲襪從武艷麗的上下牙之間往外抽,這樣精液便從絲襪的縫隙裡全部逼進武艷麗的嘴裡了。

旁邊的兩人早等不及了,一把搶過絲襪,兩人把連褲襪的兩隻腿各自套在自己雞吧上,一上一下把武艷麗夾在中間。

下面的人把套著絲襪的雞吧死命往武艷麗小穴裡頂,另一人則想插進她的後庭。

雖然武艷麗的小穴和後庭裡滿是淫水和精液,但是套著絲襪往裡插還是有很大的摩擦,這種快感再緊的小穴也比不了。

兩人興奮地使勁往裡頂,摩擦的巨大疼卻把武艷麗給疼醒過來,哭喊著掙扎起來。

被兩個強壯男人夾在中間的武艷麗越掙扎越讓兩人感覺到施暴的快感,用力一頂,裹著絲襪的兩根雞吧就全沒入她的雙穴裡。

隨著兩人的抽動,武艷麗疼得全身繃緊,胡亂地掙扎著,這時她的兩條腿卻被周圍的人給扯開,用雞吧操弄著她的絲襪美腳與高跟鞋的夾縫。

武艷麗的大腿被劈開後,兩根裹著絲襪的肉棒就更深入了,直頂入花心。

武艷麗起初強烈的疼痛感這時卻突然轉化成無法抗拒的快感,並且隨著小穴和後庭裡的肉棒抽插越來越快,這種快感也像爆炸一樣飛速膨脹,以至於武艷麗在短短幾秒內就無法控制地達到高潮,頭腦一片空白地大聲呻吟起來。

武艷麗突然發出的嬌媚的呻吟讓兩個男人像吃了興奮劑一樣加速衝刺,連續不斷的高潮讓武艷麗意識模糊,只是瘋狂的呻吟,甚至開始不由自主地舔吸著插在她嘴裡的肉棒。

周圍的男人全都興奮起來看這婊子真他媽賤,開始主動舔老子了……哦……受不了了!太爽了!抽插著武艷麗小嘴的男人說著就忍不住射精了,武艷麗又迫不及待地開始舔吸下一根肉棒。

看著這淫糜的場面夾在武艷麗上下的兩人都受不了,兩股滾燙的精液射了出來,被套在雞巴上的絲襪包裹起來。

兩人意猶未盡地抽出雞巴,把套在上面的絲襪褪了下來,包裹在裡面的精液流得絲襪上到處都是。

這時旁邊一個男人提議不要再用這雙新絲襪套雞巴上,太浪費。

給武艷麗換上這雙新的絲襪,要套雞巴玩就用她身上穿的這雙已經破爛不堪的絲襪來套。

眾人都紛紛同意,三下兩下便給武艷麗換上了這雙雖然完好無損但卻滿是精液的新褲襪。

被輪到的下兩個男子這次也跟之前輪姦武艷麗的民工一樣,索性直接隔著絲襪把雞巴硬塞了進去,絲襪再次被撐大頂進武艷麗的小穴和後庭,形成兩個紗漏般的洞……十幾個小時後,一屋子的男人都疲憊不堪地離去了,剩下半昏死的武艷麗叉開著兩條絲襪美腿呈大字形躺著,小穴和後庭處的絲襪仍然像紗漏一樣塞在裡面,隨著呼吸向外一股一股地冒著精液。

幾個一直趴在窗外看的小孩一個個面紅耳赤,見大人都走了便偷偷溜進來。

幾個小孩呆呆地近距離看著武艷麗誘人的裸體,半天沒有人動。

突然為首的一個小孩一下撲上去抱著武艷麗豐滿的酥胸就咬,其他小孩也像給了信號一樣一股腦全撲了上去,貪婪地舔著武艷麗的每寸肌膚,好像要把她吃掉一樣。

過了一會,這幫小毛孩都學著大人的樣子,用自己還沒切開包皮的短小陽具摩擦操弄著武艷麗的小嘴,美穴,後庭和美腳,沒聳幾下一個個就都射精了。

然而他們的精力比大人們還旺盛,一次又一次地在武艷麗身上發洩著青春的慾望。

一幫員警進了貧民區,不知道是哪個好心人報了警。

員警們來到小屋前都吃了一驚,剛聽到報案以為是哪裡的女乞丐被這幫貧民抓來輪姦了,一看到武艷麗才發現明顯是個剛畢業的大學生,雖然身上滿是淤青和精液,仍然無法遮掩她出眾的美貌和身材。

下半身塗滿精液的絲襪和高跟鞋更是讓人一見到她就無法忍耐自己的慾望。

這幾個員警也不例外,一個個下半身早已敬禮。

互使了幾個眼色,為首的員警便把旁邊一男人抓過來凶狠地問到:是你強姦了她吧?沒有啊!大哥,冤枉啊,我才路過這裡!放屁!不老實是吧?不老實先關你一禮拜再說!員警大爺,我真的沒有啊,求求你們放過我吧!看你這樣子也不像會說謊,那麼她是自己來這裡賣淫的吧?啊?……這個,……這個我也不知道啊沒事,看這婊子這賤樣肯定是她勾引你的,沒你責任。

哦……啊……是啊!大哥聰明,事情就是這樣的,小的也是沒辦法啊!行,那我們就把這妓女給帶回局子去了。

幾個員警說著就把昏死的武艷麗給架起來,背著手拷上手銬。

為首的員警過來猛一巴掌抽在武艷麗臉上,她立刻驚醒過來,一看是員警眼淚立刻湧出來。

員警叔叔,快救救我,快救我出去!救救我!老員警又是一巴掌,把武艷麗給打蒙了放屁,救你?得抓你!你賣淫犯法,跟我回所裡吧!武艷麗剛想辯解,老員警又是一巴掌,打得武艷麗一陣眩暈,不敢再說話,泣不成聲。

就這樣,幾個員警架著武艷麗的胳膊走了出去。

派出所離這裡不遠,他們也都沒開車過來,於是便一路走著回去。

武艷麗因為下身疼痛難忍,只好叉開癱軟的美腿,踏著高跟鞋一瘸一拐地走著。

上身什麼也沒穿,一對豐滿性感的乳房就在胸前晃蕩著,下身穿著的連褲襪全是精液,小穴和後庭處的絲襪仍然像紗漏一樣塞在裡面。

周圍圍觀的群眾都議論紛紛,這姑娘,這麼漂亮怎麼出來幹這事,把自己糟蹋成這樣……看她光屁股穿絲襪,還塞進那裡面,真不要臉……連腳面上都是精液,真不知道跟多少個男人幹了那事……武艷麗只是使勁低著頭哭泣著,臉漲得通紅,雖然疼痛難忍,但她還是拚命加快腳步,好快些擺脫這些圍觀的視線。

架著他的員警假裝一本正經,一進派出所便迫不及待地把她扯進一間房間,鎖上了門。

幾個員警飛快地脫了褲子就想撲上去,為首的老員警攔住了他們,等等,這騷貨就這麼操不過癮,得用點工具,等我去裝備庫拿點。

一幫人相視而笑,武艷麗像待宰的羔羊一樣被他們拷在了水管上,不住地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