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外大一女孩之一初識在九月

成人文學
2013/ 10/ 12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我上研究生一年級。若干年之後那些場景依然歷歷在目,今日我把回憶整理下,發表出來,和大家分享。研究生複習了大半年,第一志願報考的是清華大學,這也是我們專業全國排名第一的專業。初試分數超過複試線2分,參加了複試,但是還是被刷。於是聯繫調劑,最終調劑到北京某211工程院校,也算是不錯了。但是那段時間我非常失落,一是大學畢業那天就和相戀三年的女朋友分手了,而是所調劑到的院校和專業都不是我滿意的。

渾渾噩噩中,我過著有一天沒一天的日子。學校那個時候晚上不斷電,上網也免費,我於是成了夜貓子。有段時間也確實是精蟲上腦,到處加女網友。但是也沒遇到幾個能看得上或者是聊得比較投機的。有一次我無意中加入了一個北外的新生群,群裡有那麼幾十個人,女孩居多,我用另外一個小號加了群裡幾個比較活躍的女生。然後挨個去聊。其中有一個聊得比較投緣,於是也是聊的內容不斷深入中……

這個姑娘是天津塘沽人,在北外讀日語系。我記得那個時候是9月底了,我們聊到互相交換了名字和照片。姑娘挺白的,不高,160左右,照片看不出身材,戴著個眼鏡,挺文靜的樣子。她說我長得不怎麼樣,我沒好氣的對她說,我又沒想和你談戀愛……她倒是沒怎麼在意,兩個人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從高中到大學,從天津到北京。交流著對各種事物的看法,我那個時候也特別有耐心,可能是覺得18歲的女孩,不能心急,得慢慢來。

事情的轉機來得總是那麼快,也是那麼巧。那年十一,我去承德某親戚那,她正好坐城際回家。她給我發飛信說,和同學一起在北京南站等車,同學的車先開了,她被拋棄了。我說你挺可憐的,像條被遺棄的小狗。她說那你收養我把……我說可以啊,真的假的。她說,我叫你主人吧。聽到這個稱呼我當時小幻想了下,我心裡想這個女孩不是太單純就是太放縱。於是從那天開始我叫她小寶,她叫我主人。

在承德那幾天挺沒勁的,因為親戚住的地方是一個告訴公路項目部,在山溝溝裡。於是我沒事就和這個女孩用飛信和QQ聊天。她說做寵物會給我拿水、給我蓋被子,給我按摩等等……我沒事也樂得和她聊。後來不知怎麼就聊到了性教育的問題。慢慢話題就轉移到互相詢問對方的性觀念、性經歷。我給她說了我和前女友刺激的性經歷,她告訴我她經常自慰。聊到這裡基本算是一個跨越了,呵呵,相信各位狼友應該也有同樣的體會。

我們約好十一放假回來見面,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普通的聊天而已。見面算是挺突然的,那天好像是週末,她和朋友在五道口逛街,她朋友中途和男友赴約去了,她就想起了我。我正在學校無所事事,接了電話也沒多說,就直接打車過去了。記得是約在五道口的地鐵附近的KFC。那天她穿了個連衣裙,我在KFC外面就看到了她坐在窗戶邊上拿著一本小書在看。我走進去,坐到她對面,說了句你好啊。她抬起頭充我笑了一下,很大方的說「 你好哇」。我這時候開始正經大量她:雪白的肌膚,戴著眼鏡的小圓臉看著倒還比較自然(說實話當時我就覺得這個姑娘挺open的),身材嘛,連衣裙還是能看到不少的,75分吧。

於是在KFC我使出渾身解數,又是講笑話,又是社會熱點,還和她聊twitter。她雖然不上這個網站,但是多數話題還是聊得比較開的。聊得入神,猛一看手機都五點多了。我請她到東王莊路的熊家吃了烤肉。晚上七八點鐘又在東王莊小區的小花園裡坐了一會。不過小狼我確實表現得挺正經,話題都不怎麼帶黃的,更別說會動手動腳了。九點鐘,送她坐運通110回學校了。

她在我回學校的公交車上給我發消息,前兩句還比較正經,後面就開始挑逗我,說在小花園的時候黑乎乎的還真怕我亂來。我一看這姑娘挺主動啊,立馬不客氣的回她說,我是怕吃了小便宜,沒得大便宜。她回我說:什麼大便宜小便宜?我說你不懂就算了,小孩子單純點好。她很不服氣得回我說,哼,我只是沒有實際經驗而已。就這麼一來一回的,我在公交車上就把她撩撥得不行,她告訴我,自己偷偷在上鋪自慰。呵呵,當時哥們就發動全部腦細胞,用盡在SIS上所學的和她短信性愛了一把,不過遺憾的是,我在公交車上,自己沒有自慰。不過我知道,這個姑娘已經跑不了了。

幾天後,她約我去爬香山,還說什麼想在香山看日出。呵呵,這不是給哥打野戰的機會嘛,不過我還是比較理智的,我說大晚上冷,是帶個帳篷嗎。她說實在不行就睡香山底下唄。我看她來真的,於是我在網上預訂了一個賓館,離香山比較近。我和她一在網上商量去香山的細節。我們約在十月底的一個週四去逛八大處,然後週五一早去香山看日出。因為週末香山人太多了。我週四上午提前到了賓館開好房間,在超市買了避孕套,養精蓄銳,哈哈。

週四下午我陪她逛了八大處,嗯,挺正常的,就是在爬坡的時候牽牽手,她很自然的臉紅了。我在八大處挺老實,心裡想,現在時機不太好,等到了賓館,哈哈。吃了晚飯,我帶她到我定好的賓館。我還在想自己該怎麼開場比較合適呢,只見她卻直接坐到床上了,用遙控器開了電視看。我一般和她說話一邊慢慢將身湊過去和她坐到一起。我抱她,她幾乎沒有躲閃,只是閉著眼睛。我就膽子更大了,直接強吻她。感覺她確實沒有經驗,只是一個勁的喘息,也不怎麼會回應我。我用舌頭試探她的嘴唇,她慢慢也用舌頭來回應我,我的手開始在她身上遊走,乳房不大,一個手能握住一個。我的嘴在她臉上移動著,緩緩親吻到了她的耳朵,她身體一顫。咬她的耳垂,她用力的抱緊我,但是一直沒說話。我繼續將舌頭伸進她的耳朵,她低低的呻吟了下。我聽到這個呻吟實在是忍不住了,努力壓住那股慾火,慢慢的一邊親她一邊脫她的衣服。她比較配合我的動作,沒幾分鐘,她就光著身子了。她的陰毛比較多,應了那句毛多慾望強的話,小BB倒是比較嫩。我三下五除二脫掉自己的衣服,趴在她身上繼續吻她。她反正就是不說話,只是輕輕的呻吟著。我也挺緊張的,因為比較和對方沒什麼接觸,而且對方還是個小女孩。我用手摸索著她的下面,發現已經濕了一片,於是我說,我進去了。拿出早放在枕頭底下的TT戴上。她說,我是第一次,你輕點。我當時也有顧慮,不過終究還是敵不過自己的慾望。費了好半天終於進去了,一下子沒有控制好深度。〔痛!〕她喊了聲,雙手緊緊地抱住我。我半天不敢動,感覺裡面很緊。問她還疼嗎,她說好點了。於是我慢慢地開始抽插。她緊緊抱住我,身子很滾燙。我本來還想多插一會兒,沒想到不到五分鐘,我就忍不住射出來了。事後我抱著她,蓋著被子躺了一會。

那天我確實有意識想看看有沒有落紅來著,可是不知道因為天色陰暗沒有開燈還是什麼原因,到今天我竟然記不清那次到底有沒有落紅了。不過終究,我覺得她第一次是真的。抱她到床上,讓她給我舔下。〔舔?!〕她非常驚訝。我說現在談朋友的做就在那天晚上,我教她給我口交。她的尺度果然很大,讓她怎麼樣就照做,不過我自己口味也不算太重,玩的花樣不多。第二天一覺睡到九點多,呵呵,日出自然就沒去看,反而在床上又來了一次。對於我來說,心理上的快感遠勝生理上的快感。她會乖巧的叫我主人,看著張嫩臉在你身下給你舔著,雖然不怎麼熟練,但是滿足感真的是無與倫比。

從那天開始,我和她有了一段很深刻的交往,當然我和她不是男女朋友,因我心理上接受不了她比我小這麼多。她一直非常痛苦,因為她愛我,而我對她卻只有性的索取。總是和我哭哭啼啼。後來,我們之間的故事一直在延續,之間她找了兩個男朋友,也和我斷絕我聯繫,不過到現在一直還若有若無的聯繫著,但是我們已經大半年沒有做愛了。我也不太想去破話她現在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