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盛開的季節

成人文學
2013/ 10/ 12
又是櫻花盛開的季節,無論經過了多少年,這都是我無法忘記的景色,站在春風揚起的花海裡,漫天撒落的花瓣開始飄落,伴起我長長的頭髮偏偏起舞,回憶著那曾經在花海裡相擁攜手看夕陽落日的承諾……那是我高中的第二個春天,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從此我的生活展開了一個新的篇章。在校園裡那幽靜的迴廊、火熱的球場、鬱鬱蔥蔥的林蔭道,雅致的噴水池旁曾經都留下了我們彼此相惜身影,我不知道為何是他……開學起,就總有男生圍繞在我身邊,而他,可以說,並不起眼,也不算出類拔萃,是我無意間撞見了他的眼神:是那麼的深邃,明亮……又隱隱約約有一股幼稚的孩子氣。我分不清是他含蓄的外表還是他的那害羞的微笑讓我愛上了他?我總是喜歡每天放學和同學一起有說有笑地離開教室,走他常走的那條路;如果有幸他與我擦肩的時候,我會停止自己的歡聲笑語,靜靜地等著與他擦肩而過,喜歡那種離他很近很近的感覺,喜歡與他擦肩時的那種心跳的頻率,等他走後,我會深呼吸!!這段愛情就這樣莫名其妙的開始了……人總是認為快樂的日子過得太快,在一起的時間感覺忽然間變短,校園的小路也覺得不再那麼漫長,夜色仍然不能讓我有勇氣總表達我內心的洶湧。直到第二個春天來臨的時候,3月4日我生日的那天,我穿上了喜愛的嫩綠色的小外套和白色鑲小碎花的蓬蓬裙,幻想著自己就是泛著綠色世界的公主,怦然心動的和他相約在春風中,相約在那盛開的櫻花下。

點點陽光透過櫻花的間隙灑落在他的臉上,我能看到他,應該說,我能感覺到他眼力所流露的無限溫柔。我記不清我們如何走到了學樓頂層,來到一扇陌生的門前,我從來沒有來過這裡,心頭湧起千萬的緊張和好奇,我遲疑了、停滯不前。而他卻輕輕的握住我的手溫柔的告訴我:這裡有他為我準備的一個驚喜,一份生日禮物!看著他的眼神,我無法說出拒絕的話。接下來,我做出了這一天第一次妥協,按照他的要求,我閉上了眼睛,由他牽著我進了房間。

在我萬緒的腦海中,也許--我想過拒絕、想過選擇過離開;可我還是不由自主的跟他走進了那扇門,「睜開眼睛吧!」他的語氣今天格外的溫柔,讓我有種自己就是今天最幸福的主角般的幸福感。帶著緊張和興奮的心情,我迫不及待的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那動人的花潮,透過教學樓的窗外,夕陽的艷麗光照著一串串纏綿的櫻花,顯得更加的絢爛奪目;風起時,飄搖得跳動著繽紛的細碎花紅。我知道這是他精心選好的位置,這就是他給我的生日禮物。

「來吧!我們坐上去,一起欣賞你生日的夕陽美景。」他的話打斷了我,從陶醉中如夢初醒的我,才發現,原來這是一間雜物間,不用的課桌已經在窗前搭起了一個檯子,上面鋪墊著體育課用的軟墊,看來這是他精心佈置過的。未等我多想,他忽然用有力的雙手環抱起我,將我放到了墊子上,一切來得太快,當我想說不的時候,他也跳了上來,和我坐在了一起,我們相互依靠著,望向窗外那一望無邊的夕陽。

「我會給你一個家。」他的聲音並不小,可我還是覺得自己沒有聽到,我不知道該轉身還是該等待他再說一次,我只聽到我劇烈的心跳聲。跟著他用有力的雙手環抱住我,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我想掙扎,可我去全身失去了力氣,我感覺自己癱軟在他強壯的臂膀中,腦海裡一片空白,唯一記得的是眼前這爛漫的櫻花花潮。我不由得仰起臉,靜靜的等待,他低下了頭,雙唇交接的時候,我感覺到窒息順著我的唇向全身擴散。我居然流淚了,這就是幸福還是感動?我不斷的問自己。

「我會給你一個家,等我們畢業後。」他再次肯定的對我說,我如失控般側頭去迎合他的唇,他抓住我的肩膀,將我轉向他,再次緊緊把我抱在他的懷裡,那種害怕失去我的心情是那麼有力的傳達給我,這是我們第二個吻,在他溫暖的舌尖頂開我已經呆滯的雙唇時,這卻才是我們第一次真正的吻,再次的窒息,讓我不知所措,我甚至不知道我的手應該放在哪裡,心跳更猛了,「砰砰」的迴盪在我整個耳邊,他的舌頭開始在我嘴裡來回的竄,我甚至有些要吐的感覺,但我卻不想放開嘴巴,緊貼在一起的身體,讓我感受到他的心也在使勁的跳,他鼻子裡暖和的氣息撫在我的臉上,與此同時,我感到心跳的每一下,在我小腹下面也會一陣陣的收縮起來,微微的還有一些奇妙的液體流到了襯褲上,我忽然有一種難於啟齒的羞恥感。

我害怕付出,我還存在一點點理性,但我也找不出結束這接吻的借口,因為我並沒有失去什麼,反而是在享受著一種快樂。於是,相吻沒有結束,我也不想結束,他一隻手開始在我的背上撫摸著,另一個手滑到我的腰下,隔著我的裙子扣在我的臀上,要是平時碰一下可沒多大感覺,但現在不一樣,我覺得神經上麻麻的舒服的感覺通過臀部流過後背,直往腦子裡沖,整塊頭皮開始發麻,我越來越感覺到襯褲裡的濕潤讓我感覺有些噁心的不自在。我忽然如夢醒般用手制止這種舉動,可他強有力的手臂卻更加自信的在我身上移動,這種力量讓我覺得女人的柔軟和一個男人的執著,那種力量讓我似乎等待著他的征服。

我第二次妥協了,鬆開了手,期待般的等待著什麼事情發生,我驚訝自己的選擇,唯一能做的是閉上了眼睛,如同一個掩耳盜鈴的受害者,默認著他的一切行為。他的一隻手幾乎遊走了我整個後背,接下來是撫弄我的長髮、臉頰、脖靖及不斷的向下滑動,當他另一隻手穿過上衣,向上在我的小腹和胸衣間來回的撫摸時,那種不自在變成了千萬的小蟲子在叮咬我的身體,我兩隻腿開始不聽使喚的來回的搓著,盡量收緊的大腿根部想把那來自襯褲的羞恥感深深的隱瞞起來。

胸前忽然一鬆,我意識到胸衣被打開了,束在胸上的緊迫感並未因鬆開的胸衣而釋放開,反而胸部所有的脂肪都好像集中到了一起,鋌而有力。來自外面的約束轉換成了內在向外的擠兌感,就在同時,他的一隻手一把抓在了我的胸上,手指緊而有力的來回一捏,佈滿了感覺神經的胸部立刻讓我感覺到一點點的痛楚。

「啊!」我脫開他的嘴輕輕叫了起來。他也許意識到自己的粗魯,也被嚇得停住了手,這一叫,我似乎從夢裡回到了現實,我立刻把雙手隔在胸前,我不知道自己的臉紅成什麼樣子,因為這一刻只覺得臉頰燒得厲害,偷眼看時,他的臉也是紅的,就在四目相對時,我在他面前有種說不出的羞恥感,我甚至覺得自己當時是有多麼的狼狽,襯褲似乎已經濕了一大片,我好想哭,心一酸,眼淚便湧出了眼眶。

我開始不停的向他解釋道:「我不是壞女生,我不是那種隨便…… ……」

「我愛你!」他眼神堅定的看著我,我也不記得他反覆的重複了多少次,我才安靜了下來。我不得不承認我愛聽,我也一直期盼著從他口裡親口說出這三個字。

「可是…… ……」我想告訴他,我並不是恨他,可他沒有讓我說出口,帶著我唇中的餘溫,他再次吻向我,這一次,更加的深切,更加的澎湃。

放在胸前的手,被他輕易的推開了,換來的是他轉變得溫柔手掌,如絲綢般輕撫在我的胸上,手指的縫隙輕輕夾住我的乳頭,小動作的揉弄著。他身體開始向我壓倒性的傾斜,我也隨他向後倒下,雙雙躺到了墊子上,我更有說不出的激動,我害怕這種感覺,因為這讓我不知所措,也讓我越來越不瞭解自己,一個全新的自己還是一個陌生的自己?

快速的心跳讓我覺得呼吸不夠,我不得不急促的加大呼吸,來緩解我體內窒息的恐懼。半壓著我身體的他,忽然離開了我的嘴唇,湊到我的耳邊輕輕的說:「你好美,我不能失去你。」 聽到這句話,害羞、甜蜜越發的混淆了。這時,我才發現,我上衣的紐扣已經完全解開,幾乎半個身體暴露在房間的空氣中。早已經被解開的胸衣已不能遮掩住我隆起的胸部,奇怪的是,這一次,我竟然忘了用手來掩蓋胸前,不,也許是我不想,我甚至配合著他微微抬起上身,讓他撥掉我的外套,抽走我的胸衣,就這樣赤裸上身,躺在他的身下,我驚訝著自己大膽的同時,內心又有一絲渴望著即將發生什麼的好奇。

他放在我胸上的手每動一下,都讓我全身輕輕的震一下,這和平時自己洗澡時搓揉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這已經不能用舒服來形容了,害羞讓我緊張得身體開始顫動起來,我不斷告誡自己,我愛他,我應該接受這種愛的表達方式,也許,這樣就可以安慰自己放鬆一些。可一陣一陣來自胸部神經的刺激讓我的身體不停的抖動,我想叫,可我努力的咬住嘴唇,這種強壓的忍耐讓我漸漸失去了意志。

他的呼吸變得沉重而急促了,手也變了個方向,輕撫的滑過我的小腹,移動到了我的大腿處,在大腿內側來回游動,這是我很敏感的地方,每一根手指都好像在彈奏我的神經,我忽然間發現我全身都變得敏感起來,每一個舉動都讓我頭腦發麻似的抓狂。我不得不微微的扭動著全身,這樣我覺得會舒服很多。

他的手繼續的遊走在我的腿部,很輕,很慢,很溫柔,不時碰上了我的大腿根部,每碰一次我都感覺像觸電一般,我甚至感覺,他有些故意的往我那裡碰,可我並不生氣,因為那種感覺是舒服的,忽然他抬起碰到我襯褲的手,看了看,手指在眼前相互撮了一下,我偷偷看了一眼,立刻知道那是什麼了,因為從接吻到現在,我最不想他知道的秘密已經被他發現了,那就是我下面收縮時就會流出的一些液體,我趕緊把頭埋在他的懷裡,我不想他看到我因為這種羞恥而通紅臉。

「可以嗎?」他似乎看穿我的想法般,輕聲問我。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點了頭,或者是搖了頭,我不清楚,我怕看到他的臉,因為我害怕自己會妥協,只是閉著眼睛任憑自己的好奇心在跳動。而他更加放肆的挑逗著我的神經,把動作集中到了大腿根部,手穿過了裙邊,掠過襯褲的腰帶,進入了我下面,直至碰到我下面有毛的地方,我沒有讓人碰過那裡,可那感覺就像是愛在昇華的一種體現,也許是還有襯褲這一道最後防線給我的安全感,我並沒有反抗,耳邊迴盪著他不厭其煩的讚美我的話,而手指也不斷的在我下體上反反覆覆滑過,我開始意識模糊了,可以說是喪失了。我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我既渴望發生我從來不敢想的事情,可卻又害怕發生,害怕這中幸福感的短暫性,害怕一切將在發生後失去不復存在。

呻吟,不,也許是我急需空氣而過於急促的喘息,也不知道多久了,忽然感覺雙腿傳來一絲涼意,我才發覺他什麼時候已經將我的裙子褪到了腳踝,再輕輕用腳一蹬,便完全脫離了我的身體。我想說什麼,可我軟得沒有一絲力氣,顫抖是我身體唯一的回應。

他似乎停止了在我身上的動作,我正猜想著是不是結束的時候,我聽到了他解開他金屬皮帶扣的聲音,我意識到將要發生什麼,我本能的睜開眼睛,想要看個究竟,而他已經整個人翻到了我身體上方,他應該是赤裸了全身,因為我感覺到第一次這樣感受著男人熾熱的壓迫感,我只能看到他胸部以上,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我忽然想將他推開,我低聲企求他不要,可我卻犯了個致命的錯誤,就是和他眼神的交織,朦朧中,我看到他的眼神,那充滿著哀求的眼神,我的心一下軟了半分,他緩和的問我是不是不喜歡他?我搖了搖頭,但並沒有鬆開推著他的手,他繼續說道:「我不會強迫你的,因為我沒有見過女人那裡,也沒有碰過,你讓我摩擦一下?好嗎?」見我沒有回答,他又說:「我不會進去的,你就讓我在外面感受一下。」也許是我相信了他,也許是我內心也在渴望著他、也許反抗本身也是沒有意義的、也許我是軟弱的,一番短暫的心裡較量後,我再次的妥協似乎出賣了我,好像告訴他我內心深處隱藏著渴望以被他征服。

我用手摀住了自己的臉,我害怕再看到他的眼神,我羞恥自己的妥協,卻又因為莫名的興奮和好奇而全身燥熱。他好像受到了某種鼓勵般,開始輕輕向下拉扯我的襯褲。他的動作很慢,但是很堅強,我配合著他翹起屁股,襯褲緩慢的滑過身體,可由於我夾著大腿,他再次受到了阻繞,可我的意識已經完全喪失了,此時哪裡還有力氣繃著腿,不是很費勁,他還是將我完完整整的裸露在他面前。

可以說,我是在昏迷中還是在夢境中等待著他接下來的動作,此刻我感覺好奇心掩蓋了我所有的恐懼和害羞,我甚至期待著他超越對我的保證。他慢慢的分開我的雙腿,也許有六十度吧,或許更多,接著一個硬物抵到了我平時小便的地方,我不由得睜開了眼,看到他溫柔的眼神對視著我,彷彿要我信任他,我深深的呼吸著,開始集中精神放到他的動作上。我想配合他,想表達我對他的愛。我不敢想他硬硬的東西是什麼,但我知道他這樣做一定很舒服,而我也是一樣的,那欲頂而動的在我下面刺激著,此時他在我耳邊堅定的給了我一個承諾--「我不會離開你。」我內心瞬間如同春風裡的櫻花蕩漾起來,我為自己擁有這櫻花盛景般的愛情偷偷的自豪著,夕陽下,一切都那麼的朦朧起來,我感覺自己像朵含苞欲放的櫻花,忽然有種想要綻放的感覺。他似乎要發生什麼似的激動了,身體開始緊張起來,我只是感覺他那硬硬的東西開始在慢慢的分開我下面,我想說不字,但還沒有說出來,就立刻感到有異物迅速進入了我的身體,下身瞬間傳來猶如撕裂般的劇痛,鑽心的刺痛,身體第一次被別的東西進入,塞得滿滿的,我終於忍不住叫了,手也不知所措的抓住他的背,發洩著來自身體的不適,他好像沒有聽見,仍然不斷向我裡面進入,這幾乎使我昏過去,只是他下一次刺入時的疼痛才使我回復清醒,我的眼淚嘩嘩的流出來,這一刻,我只想一切趕快結束,我想回家。

我能清醒的記得每一個細節,甚至每一次的感受,那不是先前的舒服,而是從未有過的異物進入所帶給我的不適感,而我有些後悔,更多的是害怕,我沒有經歷過,也沒有誰和我說過,我忽然好想媽媽,她從來不會讓我受傷,而我現在是在做什麼?我也不知道,他的動作沒有絲毫減輕的感覺,而是在他加大的喘氣聲中,更顯得猛烈了,直到一陣陣有溫度的東西衝抵在我裡面,他才停了下來,隨著他在我裡面的異物漸漸鬆軟而變得緩和了些,他整個人好像沒有力氣般壓在了我的身上,結束了嗎?我不敢動,直到他開始離開了我的身體,我才感覺下體忽然被抽空一樣,卻還是火辣辣的隱隱作痛。

我不知道他當時在想什麼,他坐在墊子上,看著墊子,他笑了,開心的笑了,許久才對我說:「我是你第一個男人,我很高興。」然後他俯身再次抱著我,想到我成了他的女人,想到他給我的承諾,我心裡又有了一絲慰寄,身體的疼痛拋在了身後,只想他緊緊抱住我,不要放手。

「很痛吧?」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開口問我。

這一問,好像激醒了我身體的感覺,我再一次感覺到身下火辣辣的近乎失去了知覺,有點麻木了,我在他懷裡默默的點了點頭,而那疼痛的感覺從頭腦中迅速竄到鼻子中,然後,反饋到神經、在到眼睛。終於,眼睛裡再一次流出了那痛楚的淚混合著臉頰上未乾的淚,重重的淚滴灑在那花潮上……我找來襯褲準備穿上時,才發現,在靠近我下體的墊子上有一些血斑,我低頭看時,順著我下體流出了一些紅白色的粘稠液體,見我呆呆的看著,他笑了笑安慰我說:「這就是我們愛情的見證,那紅色就是你處女神聖的血。」我沒敢再多看一眼了,此時的我只想穿了衣服,便往家趕。他在後面喊我,可我沒有停留,也不想停留,我只想回家,回到母親的身邊,靠在母親的身旁大哭一場。

回到家,家裡沒人,我衝到衛生間,蹲在地上,痛痛快快的哭了,換下襯褲時才發現又流了好多血在上面,我嚇壞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怕,我的整個思緒沒有了意識,草草的墊上一個衛生巾就蒙頭大睡了。

這就是我十八歲的生日,一個刻骨銘心的生日。

第二天,衛生巾仍然沒有完全乾淨,但血明顯少了,他來找我,我躲了起來,我想整理我煩亂的思維,因為我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處理!我恐懼。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我不停的在書店和網絡上翻閱和查看了有關男女之間的資訊,買了試條做妊娠測試,但我還是不敢相信,在月經沒有到來的日子,忐忑不安的過著每一天。

有些事情經歷過後,生活一切都變了,在同學中,在朋友間,我感覺我變了,至於變成什麼,我自己也不清楚,也許只是覺得,我是個真正的女人了,更重要的是,我覺得,我有了一個愛我一輩子和給了我一個承諾的男人。

我蛻變了……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開始了接受這一美妙時刻給我帶來的快感,偷偷摸摸的和他做愛,我漸漸懂了很多,也漸漸為身體帶來的興奮所誘惑,在學校、在旅社、甚至在家,我經歷著前所未有的刺激。當然,在相處的那段日子,我還為他流過兩次產。我第一次懷孕時,那時40多天沒來例假了,沒有敢去大醫院,就到了一個很不起眼的小診所,檢查時醫生告訴我懷孕了,當時我的心裡很害怕,嚇得哭了,那時我多麼希望他能夠陪在我的身邊給我一些安慰,可是他退縮了什麼也沒說,我只記得自己躺在那冰涼的手術台上的時候,有一個像利器一樣的東西在我的身體裡流竄,那摧心的疼痛讓我唯一的感覺就是萬念俱灰。離第一次墮胎五個月後,我第二次懷孕了,我很想成為一個理智的人,但是碰到洪水猛獸時,那也只有招架之功無還手之力,不小心的我又懷孕了,而這一次,也是意味著我將對自己所做的事痛苦一生,由於我的前一次的手術後和這一次都是在不正規的診所,診所的衛生條件很差再加上醫生不專業的操作下,我大流血了,命是保住了,可是我也失去了將來可以成為母親的事實!!「天是灰色的」我看不見我的路途,我彷彿我即將掉進了一個沒有盡頭的黑洞,我感覺到我是那麼的無助,那麼的渺小,內心裡那巨大的黑洞整日整日的吞噬著我的心。而此刻的他並沒有陪在我身邊,也沒有安慰的話對我說,只留下我弱小的身軀靜靜的躺在那讓人心酸的診所裡,我幾次覺得我的人生是否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我不知道,我瀰漫、我困惑。可我還是任自己的內心繼續麻痺著大腦,內心還是像著了魔一樣的想著他,我不斷的對自己說:為了他,我願意失去我的一切,我願意為他付出。我越來越發現自己不能沒有他,即使是他不方便陪著我,而我也願意一個人孤獨的躺在家裡,忍受著那次身體虛弱帶來的病痛、忍受著他不在身邊的淒涼、忍受著為他,我失去的一切。

季節在變化,而我和他的愛情如煙火一樣在瞬間開出耀眼的美麗,又在頃刻間變成飄浮在空氣中再也看不見的塵埃,隨著高中的畢業也終成了塵封的過去,我開始失眠,在夜裡吞下片片白色藥物、在我的手臂上留下了道道愛情的見證,我不斷的整夜站在他家樓下,卻再也等不到我熟悉的身影。當花瓣再次灑落的時候,我希望我的記憶隨之消逝,忘記他,忘記櫻花見證的愛情。

後來,聽同學說,他又找了好幾個女朋友,但都是到手後便分開了。對於他的故事,給我帶來的是太多的「傷殘」,記憶是苦澀的美麗,很動聽的總是承諾,而眼淚和甜蜜,再無法實現的諾言裡,我看到今生無法忘卻的疼痛。生活還要繼續,可是可悲的姐妹們呀,你們是否也在期待著下一個春天帶來的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