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人的妻子

成人文學
2013/ 10/ 13
今年我們一起度過了三十的生日,已經三十了,我們本能的吵架少了些,過去談戀愛的恩愛勁又有些回來了。

我老婆雖然已經三十了,但是卻長得跟小姑娘似的,許多不認識她的人都以為她只有二十歲,而且她長得漂亮,圓潤鮮艷象娃娃一樣的臉蛋,大大的眼睛,小巧的櫻嘴,皮膚細膩白皙,只是個子矮了點,只有一米五五,但是卻更顯得小巧玲瓏,就像是一個中學生,而且她的乳房豐滿,屁股大而圓,非常性感,讓人一看就會想入非非,所以我們周圍很多的男人都暗戀著我的老婆,我和老婆都知道。

比如住在我們對面的繼鳳,他是我的侄兒輩的,經營著石礦,很有錢,已經六十了,但是身體健康,精神很好,而且是有名的風流;他曾經多次對我老婆表示愛意,而且一直對我老婆總是愛護有加,關心倍至,即使我的老婆從來都不理他。

我的老婆都被他感動了,有時她都跟我說:「要是你有繼鳳對我的情義的一半我就足夠了。」我就會取笑她說:「人家對你那麼深情,你怎麼報答人家呢?

不如就以身相許得了」她會白我一眼,用她的小拳頭使勁捶我,然後歎口氣說「我也想報答他,可是今生跟了你這個沒有良心的呀,要是有來生我會好好報答他的。」

還有我們隔壁的昌林,比我們大三歲,長得精瘦,也頗算瀟灑,據說他的性慾非常強烈,他的老婆幾乎忍受不了;他也在背著我追求我的老婆,聽老婆說,只要我不在旁邊,他就會向她示愛,他說做夢都在想念我的老婆,我的老婆是他今生的夢想,說我老婆是他最愛的女人。老婆說她有時候都幾乎動心了,她說有時候要是昌林動手摟住她她都可能沒有勇氣拒絕。

雖然我們經常吵架,但是我們的感情一直非常好,我們之間從來沒有秘密,我的老婆有什麼話都會跟我說,包括那些人追她的一切行為她都毫不隱瞞地告訴我,因為我們互相信任。

還有我們地方上的一個地頭蛇余國辰,他的老婆雖然漂亮嬌媚,但他自第一眼看到我的老婆就被我老婆迷上了,他甚至公開上門跟我說要我讓出老婆,但是被我老婆嚴詞拒絕,雖然他在地方上非常霸道,但是在我老婆面前卻非常溫柔,最後他說,他會一直愛我老婆的,直到我老婆自己回心轉意地愛他,他說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她,他會努力贏得她的芳心的。於是我老婆便勸他改惡從善,他便一改往日作風,竟然也得到人們好評,甚至當上了老闆,發了財,洗刷了他的臭名,於是他就更加愛我的老婆,他說這一切都是我老婆的功勞,而且他的老婆也跟我的老婆成了好朋友。

還有我的一個遠房堂兄大春,他也時時在覬覦著我的老婆。

雖然有這麼多的人愛我的老婆,但是我卻對我的老婆非常放心,因為我知道除非萬不得已,我老婆絕對不會輕易被人追上手的,因為我老婆非常注重感情,她是個感情動物,沒有人知道只有在我老婆被真情打動的時候最脆弱,只有在那個時候動手強行摟抱她,並且不停地說愛她,她會掙扎一陣,但是要是堅持不放地摟緊她,她很快就會被真情軟化而任人疼愛。我老婆說很多次,昌林、繼鳳、還有餘國辰都曾經強行抱過她,她也掙扎,但是他們卻總是在她即將失去掙扎的勇氣的時候卻放開了她,要是誰還堅持一分鐘就會得到她,有時我老婆和我都替他們惋惜,其實好多事好多時候離成功只差一步的時候卻被放棄了。她問我要是哪一天她真的沒有控制住自己我會原諒她嗎?我說會的,只要你得到了真情,我說我會為你高興的。那天晚上我跟老婆兩個聊天聊到很晚,女兒睡得很熟了,我們才赤裸地擁到了一起。

粉紅色的燈光,我老婆敏敏特別的嬌羞可愛,我擁著她香軟的嬌軀,吻她的櫻唇,她的舌頭小巧溫軟,唾液清香。她的眼中滿是深情。她荷藕似的玉臂摟著我的脖子,軟軟地偎在我的懷裡,雪白豐滿的酥胸緊貼我的胸膛,我的手輕撫她滑膩的背,然後向下撫摸她肥碩白嫩的屁股,我的堅硬的陰莖緊貼著她的腹部,她的腹部非常柔軟,雖然因為生育過而小腹稍微凸出,但是那種白裡透紅的肚皮鮮嫩的水汪汪的卻更加顯得可愛。我粗硬的陰莖在她的小腹上揉來揉去。我恨不得把她摟進的我身體裡去,跟我融合在一起。

戀愛時,我們經常整夜地做愛,甚至陰莖整夜不抽出來,把她的陰唇搞得又紅又腫,害得她走路都得慢慢走,而且樣子彆扭。

老婆用她那肥白柔軟的小手輕輕握住了我陽具,愛惜地撫摸,她的手綿軟溫熱,柔若無骨,然後她情不自禁地轉過身子,低下頭輕輕吻我的陽具,輕輕地親吻,柔柔地用舌舔著龜頭,溫潤的嘴唇銜著粗壯的陰莖,嬌態可掬。她的柔軟的長髮披散下來,散到我的腿間。她親吻我的陰囊,兩顆卵蛋在她的暖暖的小嘴裡吞吐,陰莖就依偎著她白嫩的臉頰。我抱過她的身子,讓她倒騎在我的頭上,讓她的陰部正好位於我的眼前,她白嫩得像水豆付的肥白豐滿的雙股之間,那張小嘴已經微微張開;她不喜歡陰毛,每次當陰毛長起來,她就會讓我用我的刮鬍刀把她的陰部刮得乾乾淨淨,所以她的陰部白白的沒有陰毛,只有些稍有點粗糙的毛茬,我也很喜歡這種乾淨。她的大陰唇肥厚綿軟,要是用手撫在上面感覺如綿如酥淡。

此時她的陰唇微微張開,就像小巧而唇微厚的性感的小嘴,露出裡面紅潤鮮艷花蕊般的小陰唇和陰肉,散發著淡淡的清新的騷香味,讓人發狂的味道,我老婆的這種氣味就是好聞。我把我的唇貼上她的陰唇,她外陰的裂口沒有我的嘴大,所以我的嘴把她的外陰全部都覆蓋了,只剩下小巧精緻的肛門在外面。她的陰道小但是卻彈性非常好,當初生女兒時,我以為她會像許多其她女人那樣也會把我外陰撕裂,但是最後她沒有一點事,完好無損,在她坐月子的時候我就吻著她還帶血的陰部說真是好東西。

我輕輕用舌舔她的大陰唇、小陰唇、陰道外口,她那兒濕得厲害,略帶騷香的滑膩的愛液溢入我的口中,我貪婪地吸吮,心中充滿了愛,我慶幸有這麼美麗可愛的妻子。我將臉偎在她肥白香軟的屁股上,親吻她的小肛門,親吻她的玉臀。

妻子也很動情,她使勁吸吮著我的陰莖,親吻我的卵蛋,親我的腿根,親吻我的大腿的陰毛。

我把她拉過來,我們深情地對視。然後我把她壓在身下,她張開腿勾住我的腰,伴著她「嚶嗯」地一聲低吟,我把我粗壯的陽具插入了她的陰道,讓我著迷的熟悉的溫熱立刻緊緊地吮住了我的陰莖,就像是一張小嘴。她把臀部微微上翹,讓我的陰莖連根都進入了她的陰道,我的陰囊貼在她的肛門上。我開始抽動,慢慢加速,越來越猛,我長長的抽出來,然後再深深地插進去。敏敏淺淺地呻吟,嬌美宛轉,她長長的睫毛微閉,粉嫩的雙頰暈紅,可愛的小嘴微微翕動,伴隨著我的聳動,動情地宛轉地呻吟。我喜歡看著自己心愛的人的美麗的表情跟她做愛,動情的時刻真是女人最美麗的時刻,我常看著她的表情,使勁衝擊。開始的時候敏敏發現我在看她,她總是嬌羞地把頭躲進我的懷裡不讓我看,但是後來她知道我看著她的感覺很好,她就不再躲了,她便閉上眼睛讓我看個夠。

我在她的耳邊輕輕地說:「敏敏,我好愛你!!!我愛你!!」

她激動地迎合著我的動作,摟著我的脖子一邊嬌吟一邊低低地對我說:「我的好丈夫,我也好愛你!我最喜歡你搞我!」

最後我們同時到達了高潮,當我把精子射進她陰道深處時,她的身子忽然綿軟下來,一下子失去了力氣,我們靜靜地擁在一起,我把陰莖仍然插在她的陰道裡,我的陰莖有一個特點,就是即使我到了高潮,只要我不拔出來,就不會軟下去,它會一直堅硬如鐵。因此我們常常就這樣插著睡覺。到早上醒來時也不會脫落,不過要是換了別的女人可能就不行了,因為我的老婆的陰道把陰莖吮得非常緊,她的陰道非常有彈性,緊緊地吸住陰莖,就像是沒有牙齒的嘴一樣緊緊咬住陰莖,所以我們就插在一起睡覺一般不會脫開。

雖然我跟老婆經常吵架,但是每次我們吵完架之後,我們都會瘋狂地做一場愛,然後所有的不快就煙消雲散了。這是我們戀愛時就約定好了的,就是要是我們吵架了或者打架了當天晚上都一定要做愛,哪怕是帶著忿恨的心情也要做一次愛。

就是這個約定一次次地挽救了我們的感情。

第二天,好像是星期六,昌林的老婆跟孩子一大早就去走親戚了,老婆讓我也把女兒送到爺爺奶奶那兒去度週末。結果我在家裡跟幾個堂兄打麻將,我給老婆打了個電話說我不回家了,我就在老家打麻將直到第二天天亮。

天一亮我就趕回了家,我回到家時,大門已經開了,但房門還關著,我用鑰匙打開房門進去,老婆竟然還在睡覺。她全身竟然不著寸縷,玲瓏美白的玉體橫陳在床上,她睡得香甜,好像是疲倦極了,她滿臉春情紅潤嬌媚,嘴角還帶著一絲幸福滿足的笑意,她髮絲凌亂,床單跟被子都凌亂不堪,皺皺巴巴,就像是有人在床上長時間地踐踏與蠕動過,為什麼會這樣呢?我有些不解。我輕輕地把被子拉過來蓋住她美麗的身體,我親親她的乳房,聞到有一股異樣的味道,好像是唾液的氣味,好像還有微微的汗味,我想可能是昨天晚上有點熱,敏敏流了點汗,我還忍不住慢慢分開她的腿,我看到她的陰唇微微張開,就像我剛出裡面拔出來時的陰唇一樣,她的小陰唇又紅又腫,我想可能是我前天搞的太用力的原因,我親了親她的外陰,卻感覺到她的外陰潮潮濕濕的而且還有一股好像是精液的味道,跟我把精射在她陰道後的那種味道相似卻又好像不同。但是我很喜歡聞這種味道,雖然我從來沒有聞到過這種味道,但是只要是我的敏敏的味道我都喜歡,我輕輕地吸吮,忽然感到嘴裡有一股鹹鹹地液體,我一看,原來從她的陰道深處流出了一些乳白的象精液一樣的液體,以前只有當我把精射在她身體裡之後才會有這樣的液體流出來,沒有想到今天我的親吻也能讓她流出這樣的液體。我心裡特別高興,我想也許她正在做著春夢,也許正夢見跟我做愛吧。

老婆可能被我的親吻弄醒了,她用腿夾住我的頭,低低地呻吟,低低地叫喚:「阿林,阿林」我從來沒有聽到過她這樣的呻吟,我忽然很動情,我深深地吻著她的外陰,舔她紅腫的小陰唇,舔她略帶鹹味的陰道口,舔她可愛的小肛門,她的小手抓著我的頭髮,把我拉近她的陰部,很久,她用溫軟白膩的小手捧著我的臉向上拉,嘴裡嬌滴滴地說:「阿林,上來呀,我還要!!」她仍然微閉著眼睛,一臉陶醉的表情。

我很奇怪今天她是怎麼了怎麼老是阿林阿林的叫呢?我說:「你今天怎麼了,怎麼老是叫什麼阿林呢?」

老婆聽到聲間忽然睜開眼睛,看到我,好像有點驚慌,但她馬上嬌嗔地說:

「老公呀,你別管我,我愛怎麼叫就怎麼叫不行嗎?」

我說:「行,你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好了,誰叫我那麼愛你呢,你是我的小寶貝。」

她替我拉開褲子拉鏈,用她的小手掏出了我的陽具,我的陽具已經硬得又粗又大,青筋暴露。她吻了吻我的龜頭,然後就轉過身把屁股撅過來,撅到我的面前,雪白豐腴的大腿和粉嫩肥軟的雙股之間,那個玉洞櫻唇微張,就像是一張飢渴的小嘴,嘴邊還掛著剛才那種象精液的乳白的液體,我把陰莖輕輕地插進去,我看著我的粗硬的一根肉棒,就像桿面杖一樣插進她的身體裡面,一根粗長的棒子慢慢消失在她欺霜壓雪的屁股之間,把她的身體跟我的身體緊緊地結合在一起。

我的心狂跳不已,就好像又回到了初戀的時光。當我終於滿足地把精液射進了她的陰道深處後,她也已經到了兩次高潮。我抽出陰莖後,她嬌軟地倚在床上,用她的白白胖胖的小手握著我的陰莖,她溫柔地用嘴舔著我沾滿透明粘液與乳白精液的陰莖,她柔柔地舔,深情地吮,把我的陰莖親得乾乾淨淨,光潔無比。她的陰門口又流出了那種乳白的液體,很多,這次我知道是我的精液,我到門背後拿了毛巾幫她把下身擦淨,然後我讓她再多睡一會兒。她睡在床上,用被子蓋住肚子,露出雪白亮晃晃的四肢。她忽閃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著我,淺淺地幸福地笑,略帶調皮的神情。

她的眼睛一直跟著我轉,一點也沒有睡意,我說你不要睡要不就起床吧,她撒嬌地搖頭。忽然她要我坐到床上,她抱著被子偎進我的懷裡,我緊緊地抱著她柔軟的身體,撫摸著她柔軟的長髮,嗅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溫香,此時才能真正體會溫香軟玉抱滿懷的感覺。

「你真的愛我嗎?」她忽然低低地問。

「當然,我愛你,這還有懷疑嗎?」我堅定地回答她。

她猶豫了片刻,然後問:「要是我真被別的男人愛了你會怎麼樣呢?」

我說:「不是正有好多男人愛你嗎?這有什麼奇怪的呢。」

「不是的!」她嬌嗔地說:「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說的是真正地愛了,愛了你懂嗎?」

我想了想,我想像著別的男人也像我一樣的愛她,愛我深愛的女人,跟她柔情蜜意地做愛,也能讓她感覺幸福和快樂,只要我的愛人快樂與幸福,那麼就是我的快樂與幸福。

「只要你願意,只要那個人是真心愛你,並且能讓你感到快樂與幸福,我會很高興的,我會為你感到高興的。」我認真地對敏敏說。

「真的嗎?」她好像如釋重負地樣子,她抬頭吻了一下我的唇,柔情地說:

「謝謝你我的好丈夫,我的親親丈夫,我愛死你了。你知道嗎?今天開始我好害怕你不會原諒我,我好覺得對不起你,要是你不肯原諒我的話我都不敢對你說。」

「有什麼事你儘管對我說吧,我會原諒你的一切的。」我吻了一下她的臉蛋。

她嬌羞地依著我的胸膛說:「我們那天晚上的聊天被昌林聽到了,所以你昨天晚上不在時,他就來了,當時我正要關門睡覺,他卻闖了進來,然後他一直對我訴說著他對我的愛慕,說了好多,好癡情,所以我很動情,當我感覺動情的時候,他就強行把我擁進了懷裡,我怎麼掙扎他都不再放開,並且他一直在我的耳邊說著愛我,想我,海誓山盟;所以我終於被他的情征服了,我當時感覺到他已經完全地進入了我的心,我的心已經完全地接納了他,我沒有任何勇氣與力量再掙扎,我只覺得我陷入了一個溫柔而幸福的漩渦,我心甘情願地陷進了他的溫柔的懷裡,女人就是有這樣的弱點,總是會為情所迷,她們是為情而生,所以我情願陷進真情裡。」

她抬頭看我,我低頭吻她,我說:「只要你感覺幸福,只要你快樂!」

她又繼續說:「當時我剛洗完澡,只穿著睡衣,就是那件只到膝蓋的睡衣你知道的,所以我在他的懷裡,他很輕易地就能達到我身體的任何部分,他的手好溫柔,他撫摸我的乳房,他的手從睡衣的下擺伸進來,撥開我的乳罩,溫柔地握住我的乳房,輕輕地揉,緩緩地摸,好深情,好纏綿。你知道除了你之外再也沒有另個的人撫摸過我的身體,所以當他的手握住我的乳房的時候我就像觸電一樣敏感,我幸福的幾乎昏厥,我想大聲呻吟,但是卻無法呻吟,因為他已經吻住了我的嘴,他的舌頭伸進了我的嘴裡,我的牙齒已經無力拒絕他的進攻,我情不自禁地吻住他的舌頭,他的舌頭靈活而溫暖,讓我陶醉,沒有想到他竟然吻得那樣細膩那樣纏綿,他舔我的唇,我的齒齦,吸我的唾液,吻我的舌尖,親我的鼻子,還有他的一隻手在撫摸我的乳房。當時我除了能綿軟地偎進他的懷裡任他愛之外,就只能用我的心去感受他的愛了,而且我還情不自禁地解開了他的褲子,我的手伸進了他的短褲,握住了他的雞雞,他的雞雞好硬啊,雖然沒有你的粗,但是長度還是差不多,而且他的比你的硬得多,真是象鐵,我沒有想到男人的雞雞能硬成那樣。

當他的手向我的下身移動的時候,我的睡衣已經脫掉了,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脫掉的,是怎麼脫的,但是確實我是一絲不掛了,就像現在這樣了,而且他的衣服也脫光了,他雖然瘦但是很有勁,胸肌真是很發達,我被他摟在懷裡時,感到非常的安全,我覺得那是個港灣,我希望在那個港灣裡游泳。我也不知道我當時怎麼那麼不知羞,我竟然主動張開腿讓他的手撫摸我的下身,我閉著眼睛感愛著他的手順著我腹部向下,向下,摸著我的小肚子,然後再向下伸入我的兩腿之間輕輕地摀住我的陰部,他的中指卡進我的陰縫中,其餘的手指撫摸著大陰唇,我那兒已經濕得一遢糊塗,當他把他的中指象雞雞一樣伸進我的陰道內撫摸時,我竟然到了一次高潮,我渾身酥軟,欲仙欲死的幸福與快感從下身從陰門從他的手指傳到我的全身傳到的我腦神經,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他的陰莖很白淨,好奇怪怎麼會那麼白淨呢?白白嫩嫩的像一截蓮藕只有龜頭紅潤得可愛,而且沒有包皮,真是好標緻的雞巴,我簡直喜歡的發瘋,我好喜歡,我情不自禁地低頭親它,它帶著一股香味,肥皂的香味,因為他剛洗過,為了好愛我他剛洗過。我像小孩子吃奶一樣吮他那白白的陽具,心裡像蜜一樣甜蜜;他一隻手握著我的乳房,一隻手揉著我的下身,陰唇與陰道,當我用口噙住他的陽具時,他顯得很激動,他的手加大了力度,揉得我的陰部又疼又舒服。很快他竟然在我的嘴裡射了精,他忽然停住了手的動作,然後在我的嘴裡抽動陰莖,只抽動了幾次便停止了,接著我就感覺到陰莖一陣陣地跳動,從他的龜頭射出滾燙的液體,一陣又一陣,直到射得我滿嘴都是,原來精液是鹹的,只是鹹鹹的,而溫熱。從來沒有讓人把精液射進進嘴裡,你也沒有,你知道嗎?那種感覺真好,好幸福好滿足,我只要一想起昌林那根漂亮迷人的白雞巴曾經把精液射進過我的嘴裡,我的心就會感到一蕩。那些精液我一點不剩地全部都吞進去了,吞進我的肚子裡了,讓昌林都感動得連連親我抱我愛撫我。他說他的老婆從來都沒有親過他的雞巴,真不敢相信他的老婆怎麼那麼傻,那麼好看的雞雞她怎麼就不肯親呢?

我一點都不後悔接受了昌林的愛,因為他那麼愛我,對我一往情深。他在我的口裡射精之後,陰莖在我的嘴裡很快就蔫了,不像你射了精都不會蔫,不過他的陰莖就是蔫了也很好看,我仍然把它銜在嘴裡,他翻過來壓在我的身上,他用雙手抱著我的屁股,他的胳膊墊在我的屁股下面,把我的陰部墊得微微上翹,然後他就把頭埋進我的雙腿之間,他溫柔地親吻我的外陰,他的舌頭會伸進我的裡面,他舔我的大陰唇,舔我的小陰唇,舔我的屁眼,舔我的屁股,還有大腿,他的舌頭好靈巧,好暖和,好甜膩。

我忘情地親吻他的下身,他的卵袋乾躁而溫暖,他的臀部肌肉結實而有輪廓,他的屁眼像一朵菊花,可愛而乾淨,我從來沒有那樣動情地親吻男人的身體,包括你,我的親愛的丈夫,你可別生氣。」我聽得都很感動我說:「我不會吃那些乾醋的,你說吧。我還在聽著呢。!」

她接著說:「昌林的陰莖硬起來真是好快,剛剛都還是蔫蔫的躺在我的嘴裡,可是一轉眼間就已經硬得像鐵一樣了,一下子幾乎搗進了我的喉嚨。他的性慾真是強得讓人不可想像,他進入我身體的時候,是從後面插進去的,他伏在我的背上,緊貼我的屁股,然後他的堅硬如鐵的陰莖就從後面刺進了我的身體,那可是陌生的陰莖第一次進入我的身體,那種堅硬而火熱的肉棒長驅直入地進入身體深處的感覺真好,做女人真好。

半夜的時候,他竟然把陰莖插在我的下身裡,然後抱著我從後門溜回到他的家裡,然後我們在他家的床上,在他家的寫字檯上,在他家的屋子中央,我們盡情地做愛,特別是有時,我可能清楚地看到他那白白的陰莖在我的下身進進出出,有時還伴著撲哧撲哧的聲音,我一想到他那漂亮可愛的陰莖在我的陰道裡,在我的身體裡,把他跟我緊密地連接在一起,從此我們的關係便有著質的改變,都是因為這條可愛的白淨的陰莖進入了我的身體的。我們從此不再僅僅是鄰居。

昨天我把我的第一次給了昌林,你知道是什麼嗎?是我的肛門,那是從來沒有人進去過的,所以是第一次,因為我的陰道第一次給了你,所以我只好把我的肛門的第一次給了阿林。當他向我索我第一次的時候,我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他,我高高地撅著屁股,把肛門露在他的面前,他把我的肛門用嘴親得濕潤而滑溜時,他便把他的陰莖慢慢插進我的屁眼,我感到肛門被撕裂一樣的劇痛,比第一次破身痛十倍都不止,然後便有一根粗硬的東西進入我的腸道,我的肛門脹痛難忍,我咬著牙堅持住了,因為我是為了愛,我想像大便一樣把進入我腸道的東西排出來,但是他卻還在往裡插,一直連根都插進去了。然後他開始輕輕地抽動,輕輕地,雖然如此,但是我還是痛得要死。我痛他便不動,好一點的時候他就再動,經過好長時間,大約在進去約兩小時後,我的痛感才好了些,他便在我的肛門內隨意地抽插,我開始感覺到那種脹痛的感覺真是很好。真到昌林在我的直腸內射了兩次精之後,我才算是完全適應了肛門的性交,並且還能到達高潮,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但是如今我卻享受到了。

你知道昌林昨天晚上跟我做了幾次愛嗎?八次呀,而且每次都近一個小時,也就是說在你回來前二十分鐘他都還正在我的陰道內抽動,我幾乎被他弄死了,我的下身已經疼得不敢動了,但是我情願,哪怕被他搞死我都情願。昨天是我一生中最值得記住的一天。」老婆停下來,靜靜地看著我,一會兒她說:「我愛你,但是我也很愛昌林,你不會怪我吧?以後我就做你跟昌林共同的女人好嗎?你介意嗎?」

我想像著我老婆在昌林的身下、昌林的懷裡宛轉嬌吟,跟他緊密地連接在一起的那種幸福的樣子,還有她竟然忍著巨痛把肛門的第一次給昌林的那種感人情景,我知道她是真的動情了,她真是愛昌林的,昌林能給她我都不能給她的幸福感,那麼我又會說什麼呢?只要我愛的人快樂幸福。

我吻著她嬌艷的臉龐說:「我怎麼會介意呢?我知道你是真愛他的,而且他也是真的愛你,我怎麼會介意呢,我替你高興都還來不及呢。」

老婆高興的摟著我的脖子,興高采烈地說:「謝謝你老公,我好愛你。」

她雪白的乳房微微蕩動,我不禁心裡一蕩,我握住她的一隻乳房,然後低下頭溫柔地親吻。乳香醉人。

天已經大亮了,我讓老婆再睡一會兒,我出來坐門診,可是老婆卻要我把昌林叫進來。我出來的時候,昌林正在門口張望,他正準備躲開,我叫住了他,我說:「敏敏讓你進去,你到她那兒去吧。」

當他迷惑地從我面前走過時,我輕輕地對他說:「你可要好好對她啊!她很愛你!」

他才如有所悟,他說了聲謝謝,然後就飛快地跑進了我的屋裡,然後我聽到了房門關上的聲音。接著傳來敏敏快樂的笑聲,那笑聲很快就好像被什麼摀住了,我知道那是昌林的吻。

後來好久屋子裡沒有了聲音,我終於忍不住用鑰匙打開房門進去了。原來敏敏竟然是要昌林來哄她睡覺的,此刻她正躺在昌林赤裸的健美的懷裡,她嬌艷的臉蛋貼在昌林的胸膛,睡得香甜可愛,她的一隻手還握著昌林的陰莖,昌林的陰莖果然非常白皙,不像我們一般的男人那樣黑,他那東西白的真是很好看,連我都忍不住想多看幾眼,難怪敏敏會那麼喜歡。

從此我的老婆就有了兩個男人,兩個丈夫,她變得越來越年輕,精神勃發,愈加嬌艷欲滴了,我這一切都應該感謝昌林給她的愛。昌林跟我也成了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