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婆葉柔

成人文學
2013/ 10/ 13
「小老婆,還等什麼,快脫衣服伺候你老公洗澡啊。」王浩淫笑著催促葉柔寬衣。

葉柔嬌媚的望著王浩一笑。雙手從背後緩緩的拉開套裙的拉鏈。轉過身軀,雙肩一縮,套裙無聲無息的滑落地上。由於沒穿胸罩,豐滿雪白的大奶子挺在葉柔傲人的身體上,如同一對白色的汽球微微地顫動著,那紅色的乳暈清楚可見,看上去只是很小的一圈,而乳頭如小顆的紅棗,點綴在那迷人雙峰之上。

而下身卻穿了條粉紅色水晶絲滾邊的小內褲。從背後看去,她的內褲陷入雙股的中間,只有一條縫,大大的雪白肥臀誘人得很,她的一雙粉腿卻更迷人,雪白的耀眼,修長光潔,簡直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看著葉柔的半裸體,王浩的陰莖不禁高高挺起,褲子彷彿搭起了一個小帳篷。

這時葉柔看見王浩下體的變化,呀的一聲,俏臉通紅,「真是個色狼,這樣就忍不住了。」葉柔的內褲竟是如此窄小,前面的小布條僅僅掩住她隆起的的大陰唇,黑色的陰毛絕大部分都在外面。而此時葉柔的下陰在她透明狀的內褲下的樣子朦朧,有一條細細的紅色肉縫,暗紅的大陰唇上還有許多一叢叢的陰毛。

「快,快脫,小老婆,你老公我忍不住了,快全脫光。」王浩瞪著佈滿血絲的雙眼喊道。

「哎,你這個小冤家。」只見葉柔靦腆地慢慢脫下那小得不能再小的透明內褲,露出誘人的美腿的根部,並用雙手將她的大腿扶正將那妖艷的淫穴朝向王浩,把她那美麗的小貓咪完全呈現在王浩眼前!

王浩張大眼睛看著葉柔的陰戶,兩片肥美的陰唇正慢慢顯露出來。王浩正想用手指撥開兩片淫肉而露出黑森林的入口處時,葉柔媚笑道:「好了!還是讓小老婆先來服侍老公吧!」說著緩緩轉過身來,慢慢的除去王浩全身的衣物。葉柔雙手輕輕一推,王浩順勢坐在浴缸裡,葉柔優雅的抬腿邁進浴缸,一絲不掛的跪坐在王浩身前。

打開浴缸的水龍頭,溫暖的水流沖刷著葉柔和王浩的每一寸肌膚。葉柔溫柔的用小手替王浩清洗著大雞巴,看著王浩粗長無比的大雞巴,完美無缺的身材,葉柔也不禁深深的被面前的男人吸引。「拋開工作不說,這個男人確實值得自己對他獻身。」

「乖老婆,快把嘴張開!--快點,給老公吹一會兒。」王浩挺立著大雞巴,大龜頭不停的拍打胯下葉柔的臉蛋兒。葉柔看見他男性的器官正在興奮的抖動,並且在向自己的嘴靠近,順從的嘴巴微微一張,王浩那根大雞巴就一下子戳進了葉柔的小嘴裡面。

葉柔的嘴裡被她的龜頭脹的滿滿的,真是想叫都叫不出來,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王浩滿意的低下頭,看著葉柔緊顰的眉頭,白皙的臉上泛起一抹暈紅,她的小嘴被迫張得大大的,在她紅嫩的嘴唇裡面快速進出的是自己那根粗大的肉棒,紫黑色的陽具和葉柔白嫩嬌美的臉形成鮮明的對比。

接著只見王浩把葉柔的頭按在兩腿間,腰部向前不停的猛挺,他那根粗長的陽具在葉柔的小嘴裡快速的抽動,頂的她全身前後不停的擺動--王浩只覺得自己的那個大龜頭被葉柔溫熱的小嘴緊緊包住,裡面真是又濕潤又光滑,比在陰道裡抽插更有一番心理上的滿足感。

大約抽插了兩百下,葉柔的小嘴已經不能滿足王浩的雞巴了,王浩現在更需要生理上的巨大滿足和發洩。他鬆開葉柔的腦袋,葉柔已經快喘不過起來了,「快!--小老婆!--手撐在浴缸邊上!--屁股對著我!--快點!--對!

--就這樣!--你這個小騷貨的身材真好!--」

葉柔被迫腳站在地上,上半身趴在浴缸邊上。王浩淫笑著:「小騷貨的口技真不錯!--舔的你老公的雞巴好爽!--現在老公讓你的屁股爽個底朝天!

王浩的兩隻大手從葉柔光滑的背上慢慢摸下來,葉柔S 形的身材從背後看是那麼的讓人衝動,摸到葉柔白嫩圓滑的屁股,王浩壞笑著:」小老婆,你這白嫩的大屁股真是誘人犯罪啊!

王浩欣賞完了身前這個一絲不掛的美女,真刀真槍的操幹馬上就開始了!一根烏黑油亮的巨炮在葉柔豐滿的白臀後面徐徐升起,「炮口」對準了葉柔的下體,慢慢的頂了上去,在王浩的雞巴和葉柔的陰唇接觸的一剎那,葉柔的身體開始微微的發抖。可這種女人嬌弱的樣子只會激起男人更大的慾望,果然王浩的大雞巴向後一縮,突然向前猛進,在葉柔的呻吟聲裡,王浩巨大的雞巴全部戳了進去。

葉柔的陰道被男性的陽具脹的滿滿的,而那根陽具好像沒有任何感覺似的仍舊不停的一進、一退、一伸、一縮--葉柔很快就站不住了,王浩用他肌肉發達的雙臂牢牢摟住葉柔的小蠻腰,讓他衝擊的時候,葉柔豐滿臀部上的肉能盡量和自己的小腹貼緊。用這個姿勢幹葉柔,她迷人的腰部和臀部曲線讓王浩為之瘋狂。

王浩還可以清晰的看見自己的陽具怎麼操葉柔的陰道。他的力量是這麼的大,每一次他的小腹和葉柔屁股的撞擊都會發出清脆的「啪啪」聲,而他深入葉柔體內的陽具更是在裡面幹出「撲哧--撲哧!」的水響。

「呵呵!--呵呵!--操爛你的騷逼!--小老婆!--騷貨!--叫呀!--哈哈!--」在王浩的吼叫聲中,葉柔已經越來越沒有力氣了,只能趴在浴缸邊上,屁股翹著,被動的讓身後這個男人狂操,用自己女性柔滑的性器滿足王浩瘋狂的慾望。

過了好一會,葉柔感到王浩戳的速度越來越快,陰道裡的陽具也開始有了微微的抖動。王浩用盡全力的狂操這樣一個美女,很快也有了飄飄欲仙的感覺。他伸手緊緊抓著葉柔肥臀上的肉,全速的挺進!

又狠狠的戳了葉柔100多下,葉柔的屁股都被他硬梆梆的小腹撞紅了一片,在突然一次猛插到底後,王浩終於發射了,從他的「大炮」裡面噴射出一股滾熱的精液,燙的葉柔淫水一陣陣的順著大腿根流下來。

王浩這才滿意的從葉柔的陰道裡抽出雞巴,把已經虛脫了的葉柔扔在浴缸裡。

葉柔仰面躺著,感到自己的兩個乳房脹的好疼,陰道裡更是火辣辣的痛,全身好像都被王浩弄散了架,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王浩也是體力消耗巨大,坐在浴缸裡不住的喘息著。

「小老婆,你真是個小騷貨,屄緊得快把你老公搾乾了。」說著王浩的一雙大手不停的在葉柔的雙乳和大腿間撫摸著。

「還說呢,人家快被你幹死了,老公,你的大雞巴好大好粗啊,快把我的小屄乾裂了。」葉柔撒嬌道。只見乳白色的精液從葉柔的小穴緩緩淌出,慢慢地流到屁股上,陰唇紅腫,非常誘人。

見到葉柔被自己蹂躪成這樣,王浩的大雞巴又硬了起來。

「老公,我給你口交吧,我真的是不行了,老公你的雞巴太大了,幹得人家小屄現在還疼呢。」葉柔求饒的看著王浩。說完就轉頭到王浩胯下。又翻過身將她的雙腿打開露出她濕濕的下陰,湊到王浩的嘴邊。說:「老公,等下記得也要幫你小老婆口交啊。」

葉柔先是用雙手撐在王浩的大腿上,慢慢套弄他的陰莖;再是用舌頭舔了一下王浩的肉冠,然後慢慢地將他的大陰莖含入她那迷人的小嘴中上下吞吐著,並用她的舌尖舔繞著肉冠的邊緣,不時吸著陰莖讓王浩更興奮;一會又吐出陽具在肉根周圍用她性感的雙唇輕啜著,再含入王浩的男根吸吐著。

葉柔的口技實在好得很,王浩興奮地輕抓葉柔的肥臂,將她的下陰壓向自己的嘴巴,用力吸著她的陰唇,她下陰處的陰毛刺在王浩嘴邊感覺怪怪的。王浩的陰莖一寸寸地深入葉柔美妙的小嘴,直到葉柔的唇觸及他的根部。

感覺著葉柔將他的大陰莖整根含入,王浩覺得陰莖脹得又更大了。如此口交來回數十次讓他差點射出。而葉柔在他陰莖抽動時總會及時吐出用力掐住他的陰莖,阻止他射出。由於王浩的陰莖沒有多少的毛,葉柔含著頗為自如。

葉柔吞吐著他的陰莖,繼而舔他的大小肉袋,將纖細的手指摩擦屁眼周圍,在他的屁眼戳弄著。王浩興奮之餘舌頭往葉柔的淫穴沒命地擠動著,葉柔頓時又哼哼唧唧了,她屁股用力下壓,將她的花心封住王浩的嘴。王浩的雙手順著葉柔美妙的身子游移,並揉捏著葉柔美麗的雙臀,但他再下去快要碰到葉柔的小巧的屁眼時葉柔用手制止了他。

因此王浩只有分開葉柔的大陰唇,用舌頭去舔她的陰核,逗得她下體一動動的,淫水不斷溢出流到王浩的嘴裡,感覺有些鹹鹹的。

王浩的陰莖被葉柔吸弄著越來越大,感到要射出的前夕他使勁擺動腰部將大陰莖送入葉柔喉嚨深處;葉柔的頭更激烈地一進一出,聽著葉柔性感迷人的小嘴時而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在達最高潮時葉柔竟粗暴得將大陰莖差點連兩粒肉袋都整個吞入,而此時王浩雙手狠狠地抓緊葉柔的屁股使她的陰道套住他的舌頭。

他用力把下體整個貼死葉柔美麗的臉孔,讓葉柔的小嘴無法吐出他的陰莖,使她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好喝下他的精液。只見王浩用力一挺,激射出的滾熱精液糊散到葉柔的喉頭深處;使得他的精液大半都讓葉柔當作營養品吞入,還有一部份則順著嘴角流出。

而此時葉柔的陰道也噴出了大量的淫水。全都湧向王浩的嘴裡,他也被迫喝下它……他們全身都如同虛脫,這樣保持不動。過了半響,葉柔將王浩的陰莖吐出,又扭動著大屁股把她的陰道從王浩的舌頭上拔出,然後轉過身壓住王浩的身子。

「滿足了嗎?,老公」葉柔邊說著邊用手指擦拭從嘴角流出的精液。

「嗯,你真是老公的小騷貨老婆,小嘴兒吹得老公的大雞巴爽死了」王浩愉快地抱著著葉柔的頭頸,親了她一下。

兩場大戰之後,兩人也是疲憊不堪。稍事沐浴之後,就來到臥室,雙雙鑽進大床,赤身裸體的相擁入睡了。

第二天清晨,王浩進行完例行的晨練之後,回到別墅二樓的臥室。想起臥室中床上一絲不掛的葉柔,他還沒進屋就已經脫光了衣服。掀開被子,展現在王浩眼前的是一具赤裸的女體。

一對顫巍巍的大奶子,紅腫的肉縫,簡直讓王浩快發狂了。王浩用雙唇輕吻葉柔的臉龐,慢慢的吻向葉柔的耳根,在葉柔的耳朵旁溫柔的說:「小老婆,老公又想要你了。」說完王浩猛地撲在葉柔火熱的肉體上。

葉柔溫柔的握住王浩挺立的大雞巴。感到自己手上那儲積以久的力量。粗大、炙熱的物體穿越了她的手心再次徐徐前進。葉柔緊握的手慢慢的鬆開。她感到自己的手正無意的把王浩那骯髒的凶器引導到她的陰道口。

此時葉柔就像一棵嬌嫩的小草,心甘情願的等待著暴風雨的襲擊。已經沒有任何的力量可以阻擋王浩的入侵。粗大的性具像鬆了的獵犬一樣,準確無誤的向它的獵物方向推進。

王浩的陰莖可以說是完全的勃起來了。巨大的龜頭也膨脹到可怕的程度,正朝著葉柔跨間那片濃密烏絲覆蓋著的狹窄幽谷間推進。巨大的龜頭慢慢靠近,慢慢的穿透那片濕潤的黑色草原,陷入了那早已滋潤的沼澤裡。

赤裸裸的大雞巴再次接觸到葉柔同樣赤裸裸的蜜源,龜頭的尖端再次陷入那早已是泥濘的純潔幽谷當中。貞潔的蜜唇早已失去了防衛的功能,正羞恥地緊含住光滑燙熱的龜頭。龜頭的尖端再次去探索那雨後的幽香芳草地,蜜汁再度被迫湧出,滋潤了王浩的龜頭。

王浩粗大地龜頭開始在葉柔地秘洞口進進出出,盡情地品味著蜜洞口嫩肉夾緊摩擦的快感,狹窄的神秘私處入口被迫向外微微擴張。王浩一邊恣意地體味著自己粗大的龜頭一絲絲更深插入葉柔那宛如處女般緊窄的蜜洞的快感,一邊貪婪地死死盯著葉柔那火燙緋紅的俏臉,品味著這矜持端莊的女性貞操被一寸寸侵略時那讓男人迷醉的羞恥屈辱的表情。

粗大的龜頭慢慢的消失在王浩眼前,葉柔狹窄的女性私處入口已經被無限大的撐開,去包容和夾緊王浩的龜頭。

王浩的龜頭擠刺進那已經被蜜液滋潤得非常潤滑得的秘洞中,深深插入葉柔的蜜洞,純潔的嫩肉立刻無知地夾緊大雞巴。粗大的龜頭撐滿在葉柔濕潤緊湊的蜜洞,不住地脈動鼓脹。

葉柔強烈地感覺到粗壯的肉棒慢慢地撐開自己嬌小的身體,粗大的龜頭已經完全插擠入自己貞潔隱秘的蜜洞中。葉柔的下半身有了反應,開始被又癢又麻的快感所支配,不由自主地皺起雙眉,輕聲地喘息。

王浩笑道︰「你的身體,反應還真是很強烈啊!舒服嗎?」說著,他的手加緊了動作,指頭伸入桃源之內,不斷轉換角度,在內壁裡輕磨緊擦著。

「啊…別太用力…」葉柔玉手伸向王浩的大肉棒。王浩把頭部埋向葉柔那豐滿的大奶子,含著那挺起的乳頭,用舌尖輕輕地撥弄著。

葉柔開始大聲地喘息著,緊閉雙目,既陶醉又緊張,雙手用力地按著王浩的背部,像是怕他突然離開她的乳房似的。

葉柔的情慾被挑逗起來,這時王浩惡作劇般的拔出大雞巴,他們又以69方式躺著,她的雙峰隨著呼吸急促地一起一伏,兩條腿分了開來,桃源溪口脹裂著,那兩片薄唇一張一合地泛著紅光,一粒小櫻桃在跳動著,滲著神秘的水份,紅艷艷的迷人極了。

王浩伏下身去,親她的桃源,用舌頭舐那裂縫,吮那迷人的櫻桃,吮那軟軟滑滑的嫩肉,十分有節奏。

葉柔一邊斷斷續續地說︰「啊…啊老公伸入…些…對…我早噴了…香水…輕些…好味道…嗎…」一會把王浩的寶貝納入口中,並用手輕輕拂掃他的陰毛。

葉柔的聲音越叫越大,嘴巴已經離開了王浩的寶貝,取而代之的是用玉手把它握得緊緊的,像要把它搾出汁來,屁投則不停推動,陰戶挺得更高,主動地配合著王浩口舌動作的節奏。

「我忍不住了,好啊…老公,掉過頭…來…快插我…吧!」

王浩依言掉過頭,繼續伏下來吻葉柔的雙峰,揉她的肉球。顯而易見,非要葉柔再三央求,他是不會再揮軍挺進的。

葉柔徹底投降了。

她聲嘶力竭地叫著︰「哼…不得了,老公…我好癢…好酸啊…快給我吧…你那寶貝棒棒…為何不插…進去…快…」

王浩「唧!」一聲,直插到底。他用力插著…

「啊,…老公…我好快…活呀…插吧,再用力…插深一點…對,用力…」

葉柔潮來了,她大聲喘息著,把王浩抱得緊緊的,兩條肉蟲,肉貼著肉,合二為一,密不透風。

葉柔兩腿緊勾著王浩腰部,桃源洞裡兩壁的軟肉,不停地收縮,吸吮著他的寶貝,如果不是百煉成鋼,王浩恐怕早已經不起這種吸夾而潰不成軍。

「啊!真舒服!」她喃喃自語,並開始了動作,不停地上下蹲坐,讓寶貝在桃源洞裡進進出出,一時左右款擺,一時上下聳動。

只見她張口閉目,嬌喘連連,桃源洞中的淫水沿大棍棒而下,流遍王浩的卵袋,濕淋淋地一大片。

葉柔雙手握著王浩雙腿,身子搖動,一對豪乳也跟著顫抖搖晃,雪白的皮膚,緋紅的奶頭,看得王浩眼花繚亂。

葉柔動了好一會,高潮又來了,手尖發冷,嬌喘如牛,小洞壁肉緊夾著肉棒,陣陣陰精如洪水般湧出。

王浩一會兒終於一陣衝刺,把葉柔的穴肉乾得來回翻動,最後插入到底,一會兒,他抽出肉棒,只見葉柔小屄中流出好多精液。

二人在床上躺了二十多分鐘。王浩又把舌頭伸進了葉柔的口中。他們一絲不掛,赤裸相向。王浩腑首向著她的芳草地,葉柔下意識地把玉腿張得開開的,讓他盡情地舐著,他將她流出來的淫水全部吸入口中,動作也還慚變得粗野起來。

葉柔如癡如迷、腦子內昏昏沉沉的,她的羞恥感並未完全消失,一直閉著雙眼。

她把王浩的肉棒握在手中,她感到身體在燃燒,將發燙的乳房重壓著他的胸部。

她閉著雙眼探索著,舐他的小乳尖,還輕輕的咬著。

王浩更加興奮了,用手將她的頭往下按,十分明顯,是要她去含他的那根肉棒。

葉柔順水推舟,玉手一握,肉棒順著手勢納入口中。

葉柔的吞吐,令到王浩無法再克制原始的粗暴,他像瘋了一樣,雙手緊緊握著葉柔胸前兩團白肉,用肘將葉柔向後一推。

在前所未有的快感中,葉柔拚命地夾緊著一對修長的玉腿,好像害怕走失了什麼似的。

葉柔興奮得哀呼著,扭動著。王浩的動作加快。兩人終於又合二為一,連在一起了。

王浩巨大的肉棒狠狠地插了進去,葉柔不由自主地「哇」了一聲,全身震動著,默默地承受著,小聲地呻吟著,緊緊地摟著王浩的腰身,恐怕他會突然離開似的。

王浩有節奏地一抽一送,葉柔一聲聲呻吟配合著。王浩幹得性起,將葉柔一條玉腿放在腋下,以便更深入地刺插到底。他的另一隻手掌,托著葉柔的臀部,隨著一抽一送,發出「叭!叭!」的手掌與臀部的抽擊聲音。

兩條肉蟲緊密無間地緊貼著,則發出「唧噗!唧噗!」的音響,幾種聲音混合在一起,好像一首做愛交響樂!兩個人的下身都濕滑異常,精液淫液流滿了葉柔的玉腿。

她已經不懂得說話了,只是不時發出「啊,噢!」之類沒有意義的音響。王浩的腰肢更加大幅度地運動著,他的「肉棒」似乎要在葉柔的桃源洞裡寫上草書的英文字母,所以不時靈活地轉動著,每一次轉動,都使葉柔的「啊」聲增大增長,他也就更加得意忘形,因為這是他久經訓練出來的技巧。

葉柔被插得死去活來,面部的表情已經十分僵硬,開始出現痙攣狀態,就像快要爆發的火山,而她的雙手緊壓著王浩的腰部,肥臀盡力向上挺著,要把整條肉棒吞噬在逍遙洞內,讓它佔有所有空間。

她終於忍受不住,大聲叫喊起來︰「用力…啊…太美妙了…老公快幹死我…死了…」

她不斷地呻吟、不斷地呼叫,王浩在她聲浪的掩蓋下,有些把持不住了。終於王浩抽出大肉棒,將它伸向葉柔的小嘴兒,在裡面射出了濃濃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