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老公用學生

成人文學
2013/ 10/ 13
顧海偉從商店裡出來。天太熱,他一出家門就到這小店裡買了一瓶冰汽水。一邊咕咚咕咚灌下去,一邊打著手機跟他兄弟們叫著:知道了,你們再等會我馬上到。

而商店裡老闆娘正躺在躺椅上一手拿著蒲扇扇著扇子,老闆則坐在板凳上給老闆娘捶腿,他們夫妻倆歷來這樣,所以海偉在商店裡買東西的時候也沒感到稀奇,只是打趣了一聲叔叔對阿姨真好啊就匆匆付錢離開。

老闆娘名叫邱淑芬,是這小店老闆侯丁的第二任老婆,在海偉所在中學教英語。侯丁在與邱淑芬結婚的時候還是工商局的小官,因為自己做官的關係自己這家小商店也開得不錯。不過後來犯錯誤被人擼下來了,現在賦閒在家看店。他和前妻有個女兒,今年16了,邱淑芬後媽倒也做得不錯,沒怎麼為難過這個女兒。

自從海偉出了小商店之後,淑芬放在丈夫膝頭的玉腿就不怎麼老實,來回交疊了幾次之後,她對自己的丈夫說:丁子,跟我去後面幫我舔舔。接著她大聲喊道,小囡,來前面看看店,我跟你爸到後面商量點事兒。接著他們女兒就從後面來到前店,侯丁就跟著淑芬到了後面兩人一起回了臥室。

到了臥室,淑芬看了看表,把自己裙子一掀脫下內褲坐在床上,也不看自己丈夫一眼,小聲命令道:舔!侯丁兩眼直盯著老婆的下面,有些恍惚的跪在老婆兩腿間,俯下身子伸出舌頭舔起了淑芬的外陰。當侯丁舔到的時候才發現老婆早已陰中生楚,才幾下就進入了狀態。

哦……好……再深一點……嗯嗯……很好……你的舌頭……嗯……比……比以前靈活……哦哦…快點…

侯丁聽話的加快了舌頭的速度,同時右手伸進了自己的褲襠裡開始自慰。就這樣舔了不到五分鐘,淑芬一手抓著侯丁的頭髮往自己的陰部死頂,侯丁知道這是老婆要高潮的前兆,身體不禁一哆嗦,右手從褲襠裡掏出的時候已經滿手白漿了,同時他用自己的嘴唇死死封住了老婆的陰部,並且加快了自己舌頭的速度,終於把淑芬送上了頂峰。

哦……來了……你全部喝掉!快……哦哦……

雖然淑芬知道自己的老公一定會喝掉的,但是命令自己老公做這種事情的時候總是能讓自己的高潮更爽,所以她總是樂此不疲的在最後抓著侯丁的頭髮命令他。

侯丁已經嚥下淑芬的分泌物,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過他還是感覺很興奮。淑芬看了一眼侯丁的右手,又看了看表:你也射了?侯丁點頭,淑芬面露輕蔑的一笑,真快。一句話讓侯丁滿臉通紅,兩眼盯著地面不敢看她。居然還知道害羞,哼淑芬的最後一哼也不知是笑還是歎氣,不過她今天似乎非常不爽:

老娘還沒爽的時候你居然先射了,媽的,把褲子內褲都脫掉,讓老娘看看你的鳥!

淑芬……我……

我什麼我,趕緊。

侯丁立刻閉嘴,站起來開始脫自己下肢上的衣物。

不要把你右手上的髒東西抹到褲子上,小心點!

侯丁聽話的小心起來,乾淨的脫掉衣服。然後站在老婆面前等待發落。

還站著幹嘛,跪下啊……

侯丁聽從老婆的命令,又跪到老婆的兩腿之間。淑芬瞥了一眼侯丁的內褲,陰莖的位置白茫茫一片,不禁調笑道:

哎呦,還射得挺多的嘛。自己舔了,快點,手上的和內褲上的。

淑芬,你不要太過分。侯丁說這話的時候底氣有些不足,但這種事情他以前確實沒做過,實在有些超出他的想像力了。可是聽到老婆命令的那一瞬間的一絲興奮也許連他自己都沒感覺到,可是他敏感的下體卻已經開始慢慢抬頭了。

你說什麼?我不要太過分?淑芬就想訓小孩子一樣用手指一下一下頂著侯丁的太陽穴,你他媽害我不淺,伺候老娘的時候事兒還挺多。現在知道害羞了?知道害羞你這兒怎麼又起來了?

顯然淑芬已經注意到侯丁下體的變化,她瞥了一眼那個完全勃起之後不到八厘米的突起,恨從心生,一腳踢到侯丁的胯下,邊踢邊罵:

這種情況都能勃起,真他媽是個賤貨!

侯丁猝不及防,啊的一聲向後躲去,卻也沒敢站起身來。

不許躲,跪回來!

侯丁聽話的跪回到原位置,淑芬繼續踢了兩腳:賤貨!賤貨!侯丁雖疼,卻沒敢再躲。就在淑芬準備踢第三腳的時候,侯丁身體一哆嗦,射了出來,幾乎全都射在了淑芬的腳上,淑芬瞬間大發雷霆:

我算是看出來了,你他媽就是個賤種。說著甩了兩巴掌在侯丁臉上。指著自己的腳吼道:舔!先把我的腳舔乾淨!然後在舔乾淨你的賤爪子和內褲!

這次侯丁沒有做其他分辨,趴下舔起了自己老婆的腳,他認真的將腳上的精液捲進口中,表面上看不出什麼,但是他內心的糾結與興奮只有他自己知道,糾結在於他不停的掙扎自己不能這樣墮落下去要站起來和老婆理論,可是身體卻臣服於這樣做所帶來的無限快感,拉著他不停的墜向深淵。

侯丁處理自己的精液的時候,夫妻二人都沒有說話,各有心事。淑芬用一種輕蔑的目光看著伏在自己身下的小男人。他在與自己結婚的三個月後從崗位上被刷了下來,緊接著床上也從此一蹶不振,原本就不大很難滿足自己的陽具就從來沒有在自己的陰道裡堅持三分鐘以上,有時候甚至直接不舉。後來由於自己的迫切需求老公建議由他給自己舔到高潮,當時慾火攻心就答應了。第一次的時候一開始舔,侯丁的陰莖就勃起了,然後一直堅持到自己三次高潮之後才射了出來。後也也嘗試過先舔然後再插入,可惜還是兩分鐘就射,甚至一提插入直接就軟掉了。從那以後淑芬就再沒有動過這心思,最近六年來一直是由侯丁的舌頭滿足自己。

侯丁將自己所有的精液舔乾淨之後,淑芬讓他穿上褲子出去吧,自己在臥室坐會兒。侯丁一言不發的穿上褲子,動作有些畏畏縮縮的。他開門轉身準備關門的瞬間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問道:那……我先出去了?遞過去的居然是一個滿懷歉意的眼神,不過淑芬根本沒看他一眼,衝他擺擺手,轉身摸起了床頭櫃抽屜。侯丁沒有再多話,帶上門出了臥室。

淑芬在抽屜裡摸出了一盒煙,熟練地點著然後抽著煙走到窗邊打開窗戶。幾天來她自己已經發現,自己似乎是喜歡上海偉了。像今天這種海偉來買東西,然後引得自己慾火上升,不得不去臥室由老公伺候著高潮一次的情況已經三次了。每次自己被舔時候的假想對象都是海偉,她害怕自己這樣下去會控制不住被侯丁發現,雖然也許他不會對自己怎麼樣,可是作為少婦的矜持卻讓她前進退兩難。

幾天之後,海偉再次來到小商店,他的手機似乎停機了,來打公共電話。商店裡還是和幾天前一樣由侯丁坐在小板凳上給躺在躺椅上的淑芬捶腿。海偉旁若無人的打著電話,淑芬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不停地來回亂瞟,每瞟過一圈總是要在海偉身上停留一下。同時淑芬不由自主的開始幻想海偉操幹自己的場景,陰部開始濕潤,兩腿也開始不安份的疊來疊去。海偉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侯丁卻已經注意到了。他有些卑微的看了自己老婆一眼,小聲說道:淑芬,今天太陽不錯,咱倆去把臥室裡的被褥拿出來曬曬吧。淑芬一聽怒從心起,還敢讓老娘幫你幹活?可是看到侯丁侷促不安的樣子,心念一轉,連忙說好,把小囡叫到前面看店,帶著侯丁進了臥室。

侯丁剛把臥室門帶上,撲通一聲跪在淑芬身前,跟上前去用舌頭幫老婆舔。淑芬卻好整以暇的翹起了二郎腿,一言不發的望著侯丁。侯丁眼神急切起來:

淑……淑芬,他嚥了口吐沫,我知道你也想了,讓我伺候伺候你吧。

淑芬卻不急了,她在這幾天已經做出抉擇,她想要自己的丈夫這地臣服自己,或者就離他而去,然後去追求自己的新生活。至於之後去勾引海偉,還是另覓情人,這個今後再說。她深深地看了侯丁一眼,緩緩說道:

我厭了,姓侯的。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咱倆離婚;這個時候淑芬還是並不是很傾向於讓侯丁徹底臣服,她還是比較喜歡離婚這個計劃,第二,從今天起,你做我的奴隸,不再是丈夫,我要做什麼你不能再管,你能做什麼卻必須得聽我的。現在,你在我面前自慰,射出來之前必須做出選擇。

侯丁很詫異自己老婆說出來奴隸這種字眼,其實他不知道的是,淑芬在上大學的時候接觸過一部分情色文學,當時看的時候淑芬感覺很噁心,連害羞都看不上,根本看不下去,但是某些文章題目裡赤裸裸的性奴隸三個字卻並不怎麼深刻的深刻地印在了她的腦海裡,並且被她在前幾天偶然間從自己的記憶裡翻出,況且她也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看過侯丁隱藏在自家電腦裡的一些文件,從而幫助自己下了一部分決心。

但是淑芬已經不容的侯丁多問,甚至連多想一下的時間都已經沒有,淑芬翹著的二郎腿一腳踢在侯丁胯下:

快開始吧,賤貨!

侯丁似乎不願意反抗老婆,或許他也已經做好了選擇,卻不想破壞淑芬精心設計的儀式。他拉開拉鏈,準備掏出自己的陰莖。淑芬卻輕描淡寫的命令道:褪掉褲子。

侯丁順從的將褲子內褲褪到膝蓋以上一點,此時他的陰莖已經勃起,他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中指夾住陰莖開始上下擼動,眼神一直盯著淑芬的美腳。淑芬就這樣高高在上的看著,一言不發。

儘管侯丁盡力忍耐,他還是在不到四分鐘的時候交了貨,似乎是害怕招惹妻子生氣,在他一哆嗦的一瞬間,他趕緊用自己的雙手摀住了陰莖,不敢讓自己的精液射在淑芬的腳上。

選好了嗎?

沉默,侯丁是絕對不會選擇離婚的,這一點他自己心裡清楚。可是要他直面他淑芬給他安排的這個角色,他似乎還有些猶豫。雖然他心裡明白這會給自己帶來多麼強烈的快感。

沉默漸長,淑芬似乎明白了什麼。她輕蔑地笑笑:

如果你選二,就舔掉你手上的髒東西。

看似更為殘酷的事情卻讓侯丁如釋重負,侯丁開始小心翼翼的舔掉自己雙手上的精液。語言上的服從似乎比肢體上的表達更困難更羞恥。淑芬作為教師的淑芬深知這一點,可是她也明白,必須得讓侯丁嘴上服這個軟才能更深入的打擊他的羞恥心:

舔都舔了還怕羞?來,賤狗,給主人表示一下你的忠心,不然主人不餵你哦。

沉默,侯丁似乎還是有顧慮,或者就跟淑芬說的一樣,是對嘴上的服從感到害羞。淑芬見他還不發言,頓時怒從心起,啪的一聲甩了一巴掌在侯丁臉上,伸手開始抽侯丁的腰帶,侯丁見到妻子的這個動作似乎有些警覺,但還是沒有反應過來。淑芬抽出腰帶站起身,繞到侯丁背後,一鞭子狠狠抽到侯丁鬆鬆垮垮的屁股上,侯丁大叫了一聲,淑芬小聲吩咐他不許叫,並且轉身把門鎖死,這時院裡傳出聲音,是小囡:

爸,你咋啦?

沒……沒事兒,就是碰了一下。你好好看店。

然後就沒了聲音。

接著淑芬又是一鞭子抽到侯丁的屁股上,侯丁不敢再叫,只得咬牙挺著,把腦袋深深地埋在床上的被褥裡。

淑芬邊抽邊罵:你個不知好歹的東西,敬酒不吃吃罰酒……積壓了六年的怨氣似乎在今天蓬勃而出。在第六鞭子下去後,侯丁終於忍受不住。挺起上身小聲叫道:

主人!主人!我錯了,求主人饒了我吧……

淑芬終於停了手,捋了捋有些凌亂地額前碎發。說道:

現在求饒?哼,剛才幹嘛去了?現在主人要罰你,撅起屁股來,我要再抽你十鞭子讓你長長記性。

主人不要……

還敢還嘴?二十鞭子!

侯丁終於不敢再說什麼,知道自己今天這皮肉之苦是受定了。可是淑芬似乎還不滿意,她捋這腰帶,慢慢吩咐著她的要求:

我抽你這二十鞭子,每一下你都要自己數著。然後要謝我,然後開始罵自己一句或者向主子效忠,不許只用一句,聽懂沒有?

侯丁機械的點點頭,淑芬一鞭子上去,同時吼道:

聽懂了沒有!

聽懂了主人。

去,自己把屁股撅高。兩隻手扶住,不許躲。

看侯丁擺好了姿勢,淑芬一鞭子抽上去。



一,謝謝主人懲罰。我是賤貨,我就是您最忠誠的奴隸。



二,謝謝主人懲罰。我不要臉,我只配給您舔,我就是生活在您腳下的一條賤狗。

……啪

二十,謝謝主人懲罰。主……主人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侯丁似乎說得太多了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主人從今往後我就是您的工具,您隨意支配。

二十鞭過後,侯丁的屁股本應該血肉模糊。但是因為淑芬怕打完之後處理傷口麻煩被女兒看出破綻。在屁股已經開始皮開肉綻之後把目標移到了背上。打完之後,淑芬褪下自己的內褲,直接拉過侯丁的頭伸進裙子裡頂在自己的私處:舔!

侯丁聽話的伸出舌頭,開始認真的伺候老婆的私處。

恩……恩……好……再深一點賤貨……大力一點……恩……哦……好好……爽……伸進去笨蛋……舔舔後面……恩……不錯……再來……

這一次侯丁舔了十幾分鐘淑芬才高潮,在命令侯丁清理過自己的下面後她舒爽的坐在床邊,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做。

侯丁戰戰兢兢地跪在一邊,看著自己熟悉又陌生的老婆。其實淑芬在外人面前一直端莊賢惠,平時對待自己也很溫柔體貼。即使是自己下面不行以後淑芬雖然幾乎不怎麼做家務了,但是由於家裡的錢幾乎都是她掙得,自己又無法在床上滿足她,侯丁自己也覺得自己多做些家務理所應當。而淑芬平時對待自己的態度並沒有太大變化,反而使自己由於愧疚更願意去伺候她。至於最近淑芬態度變差,侯丁似乎明白了自己老婆的心事。但侯丁基於男人的自尊心,似乎不願多嘴。

賤貨,明天主子就要去偷漢子了。你有什麼想法?

事已至此,侯丁雖然心中扔有些不捨,卻也不敢說出一句反駁的話,直得應道:賤奴不敢多嘴。

雖然也聽出來侯丁話中似乎有不滿之意,但淑芬的總體目的已經達到,並沒有深究。反而覺得侯丁這有話卻不敢說出口但眼神中明顯又帶著一絲渴望的怯懦神情甚是好玩兒。

這天,海偉還是像往常一樣在放學之後隨便在校外吃點東西就在學校裡打球。天黑了才回家,他的父母一年中很難回家一趟,兩人都是生意人,成天滿世界飛來飛去,海偉已經習慣這種沒人照顧的生活。

當他騎著山地車出校門的時候,看到教師車棚中邱淑芬正推車出來,想兩人正好順路,就上前打招呼邀約一起回去,他在人前一直是這般人畜無害的樣子。淑芬當然是在專門等著時機啦,她與還未在學校裡並無交集,反倒是自己的女兒似乎和他挺熟。今天她故意讓自己的女兒先走,自己在這裡等海偉製造巧合。這時聽到海偉邀約自己一起回去,淑芬心花怒放,卻裝作一副驚訝的樣子:

哎呀海偉你還沒回家啊,好啊,這麼晚了老師一人回去還真有些害怕,我就把保衛工作交給你了哦。

海偉似乎沒聽出淑芬話裡的勾引之意,大大剌剌的說道:沒問題,走吧邱老師。

路上他們談的挺合,顧海偉在人前一直還是比較受歡迎的人物,頻頻把邱淑芬逗得前仰後合。在邱淑芬巧妙地話題引誘下,海偉毫不設防的告訴了邱淑芬一些比較私人的信息,比如喜歡什麼樣的女生啊之類的。而海偉也樂得逗這麼一位美女老師開心,一直在有意無意的說著恭維的話,一直誇讚邱淑芬美貌溫柔之類的,差點讓淑芬開心的直撲上去說出告白的話來。

從這天起淑芬就經常製造機會與海偉聊天,趁機表現自己嫵媚的一面已達到勾引的目的。

自從得知海偉一個人住之後,淑芬就偶爾去他家做客,或者說是給他送點熱菜熱湯讓他不要老是在外面吃不衛生的東西,或者乾脆說是快考試了來給海偉補習功課。偶爾也邀請海偉來自己家吃飯,一開始海偉很不習慣,後來海偉就偶爾邀她出來一起吃飯遊樂,說是為了謝謝她的幫助。

淑芬開始覺得海偉已經察覺到自己在勾引他了,並且他似乎也不反感自己。可是作為女人她很難開口直接告白,尤其是自己還是一個已婚女人,她怕嚇著海偉。而海偉呢,顯然已經知道這位女教師鄰居似乎很想和自己發生關係,可是他還想吊她一下看看能發生什麼更有趣的事情,反正自己不缺女人。

兩人就這樣互相釣了三個月,三個月後已經入秋。淑芬又一次到海偉家幫他補習功課。就在海偉趴在桌前做題的時候,淑芬在他的家中亂轉,有意無意的繞到海偉的房間裡坐在床上,靜靜聽著外面的聲音。海偉做了一會兒題目之後感覺不對勁兒,起身走進自己的房間,邊走邊說:邱老師,您幹嗎呢?小心翻出來不該看到的東西哦。邱淑芬聽到聲音立即起身開始幫海偉收拾床鋪,並將自己引以為傲的屁股撅得老高。然後她 假裝有點喘的答道:我幫你這小懶蟲疊被子呢,這床真大……

海偉走進房間,看到邱淑芬高高撅起的屁股,配著連衣短裙下肉絲中修長的美腿,頓時血氣上湧,恨不得立即上了她。但是他心思一動,邱淑芬進這房間至少有五分鐘了,要是疊被子早該疊好了。他看著邱淑芬有些心不在焉的動作頓時恍然,也不說破,走過去有意無意的輕撫了一下淑芬的翹屁股,還沒等她還嘴立即說道:這床太大了,難怪您這麼長時間沒疊好,我來幫您。接著走到床的另一面開始幫忙疊被子,彎下腰之後兩眼一直盯著邱淑芬彎腰之後低胸衣洩露出來的春光。邱淑芬聽了海偉的話差點羞死,又看他這色迷迷的模樣,想在賣弄一下等他捅破這層窗戶紙。可她扭來扭曲海偉就過過眼癮,頂多找機會捏捏淑芬的小手,反倒是弄得淑芬心如鹿撞。疊完被子,海偉伸個懶腰,故意把自己已經鼓鼓的胯部頂得高高。然後說有點熱去洗把臉。淑芬瞟了一眼海偉,心想等他洗把臉回來他就冷靜下來了,自己怎麼辦?海偉的挑逗已經讓自己慾火中燒,剛才看了一眼海偉鼓鼓囊囊的胯下更是連呼吸都有點急促了,自己甚至都能感覺到自己的淫水順著絲襪在不停的流下去。海偉又繞回到這邊。打開門之前又有意無意地掃了一下淑芬豐滿的乳房。淑芬頓時控制不住自己輕輕呻吟了一聲。而海偉就像沒聽見一樣繼續把手伸向門把手。

這時淑芬嚶嚀一聲從後面死死抱住海偉的虎腰,兩眼通紅似是要哭的樣子,嘴裡埋怨道:

死弟弟,你還真狠得下心啊。

海偉心裡此時已經開始竊喜,表面卻繼續裝下去:

老師您這是怎麼了?

死弟弟,都把老師逼到這地步上了你還不放手……嗚……說著竟然哭了起來,人家都放下一切面子架子這樣對你了,你居然還說這些沒良心的話……

好啦,邱老師小美人兒,忍的受不了了吧?讓哥哥看看你忍成什麼樣了?看看是你腿上的淫水多還是你臉上的淚珠多。

淑芬聽後不禁破涕為笑,此時海偉已經轉身,將淑芬推坐在床上。牽引著淑芬的手搭在自己的腰帶上。淑芬自然明白意思,她紅著臉雙手解開海偉的腰帶,褪下褲子,全然沒有剛才勾引人時那麼灑脫。

僅僅從內褲外面就可以感受到那根肉棒的霸氣,淑芬看到內褲上巨大的隆起後呼吸不盡一滯。接著她迫不及待的拉下內褲,巨大的蟒蛇彈跳出來,淑芬愛不釋手的上下擼動。此時海偉的手也已經攀上了淑芬的雙峰,受此刺激淑芬不禁呻吟陣陣。

舔。一個簡單的命令結束了淑芬腦中混亂無序的狀態,她不由自主的張嘴將巨物納入口中。海偉感覺到身下的女人全無技巧可言,不禁有些失望。淑芬此前完全沒有口交的經驗,怎麼會有技巧,何況她一開始口交就遇上這麼一個大傢伙。這時,海偉繼續發佈著命令:

邱老師記住,給哥哥口交的時候要跪著。淑芬聞言不禁抬眼向上嗔了海偉一眼,無奈海偉往後撤了一步,淑芬再想坐在床上已經不可能,雖然還可以選擇蹲著,但她確實不想違抗情郎的命令。她已經好久沒有這種被支配的感覺了,今天終於可以放開身心。女人的天性並不是支配與控制,而是被支配與控制,幾年來淑芬一直被迫作為夫妻生活的主導支配和控制著一切,她早就已經累了,今天終於可以放鬆,選擇被面前這個男人控制,她在內心深處是十分歡迎這種感覺的。

淑芬跪下生疏的努力含著海偉的雞巴,海偉卻感到不耐煩,因為面前這個美女在口交方面實在是個新手,弄得他一點感覺都沒有。他又命令道:

你努力把嘴張大,不要動。讓我操操你的嘴巴。淑芬依言不在前後晃動腦袋,海偉兩手扶住淑芬的腦袋,陰莖開始在女人的嘴裡抽插。由於女人並不懂得什麼換氣技巧,直插的女人不停咳嗽,卻逃不開男人的控制,只能乖乖把自己的嘴巴當做小穴奉獻給眼前的男人。

一輪抽插過後,眼前的美人已經滿臉眼淚鼻涕毫無美感,海偉抱著她來到自家的大浴池準備來個鴛鴦浴。再幫助淑芬簡單的洗刷之後,海偉直接將還沒有脫掉衣服的淑芬抱入浴池,淑芬在浴池中已經意亂情迷,彷彿身上每個敏感帶都在被海偉襲擊一樣,一邊輕聲呻吟一邊不停地索吻。海偉翻身將女人壓在身下,讓她跪在自己身前,一手掀起短裙,一手撕開絲襪扒開內褲,扶住雞巴用龜頭不停地摩擦淑芬的陰唇以及高高翹起的陰蒂。淑芬被這樣一激,差點就洩了身,不停地向後鬆動屁股以期海偉進入。

恩……恩……好弟弟……你倒是進來啊……別再逗老師了……,求我……海偉的惡趣味偏偏在這時候上了頭。

求你了好弟弟,把你的那根插進來吧……老師受不了了啊……恩……,叫哥哥,還有你要求的露骨一點哦……不然哥哥可聽不見……顧海偉對女人的表現似乎並不滿意,他性格中惡魔的一面慢慢顯露出來。他準備一次性擊破女人所有的矜持,他不驕不躁的揉著女人身上每一個敏感的地方,卻用下身靈活的躲開女人已經充分濕潤的洞穴,使得女人心中的慾火不停上升卻始終無法自己熄滅。終於,淑芬受不了了。

你……你真狠……哦……好哥哥……求求你給我吧……我的騷逼很癢……求好哥哥把你的大雞吧插進來吧……妹妹的騷逼逼受不了了啊……此番話一出就連海偉都下了一跳,沒想到這浪女已經被自己逼成這樣了。當下也不含糊,挺槍直刺,隨即開始抽插。

啊……剛剛被海偉刺入的時候淑芬似乎有點疼,想當淒厲的一聲慘叫之後,淑芬已然經歷了一次高潮……接著她不停地大叫著:

疼……疼……好哥哥你輕點兒……哦……哦……好爽……哦……哦……好哥哥……好大……插……插我……插到底了……,呵呵死你個婊子……勾引我這麼長時間終於現原形了吧……操……你的小屄還真他媽的緊……你老公的雞巴很小吧……不能滿足你是不是?,好哥哥……別……別提他……好掃興……插我……狠狠的插我……我就是你的小婊子……恩……恩……,再叫的浪一點騷一點……勾引我的小騷屄……我是騷屄……恩恩……我是賤貨……求求哥哥狠狠插我……恩恩……哦……爽……好爽……插到騷屄最裡面了……來了來了……啊啊……短短四十分鐘,淑芬已經經歷了四次高潮,她也早已經沒有半分力氣,只能在海偉的操幹下小聲呻吟:

哦……哦……不行了……要插壞了……好哥哥饒了我吧……額額……恩……好哥哥饒了小騷比吧……恩恩……又要來了啊啊……就這樣草幹了將近一個小時,海偉終於射在了淑芬的小屄深處。

射精之後海偉查看了一下淑芬的情況,發現小穴已經被幹的紅腫了,於是他將淑芬全身衣物剝下放到陽台上晾曬,讓她自己躺在浴池裡休息,自己把雞巴上的淫液抹在了淑芬臉上之後做了一些清理工作就出去喝茶了。

淑芬在浴室恢復了一些體力之後擦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突然發現一個尷尬的問題,自己的衣服不見了,向外大聲喊道:海偉,幫我把衣服拿進來。海偉聽後徑直走進浴室,淑芬見他進來,下意識的摀住自己的身體。海偉一邊色迷迷的打量著淑芬的裸體,一邊答道:

剛才操你的時候你的衣服已經全部濕了,現在還沒曬乾呢,你先就這樣來給我『補習補習』吧。,這……淑芬聽到這話還是有點害羞,而她自己清楚的是當她聽到操你兩個字的時候,自己的小屄又已經開始分泌淫液。

剛才還『好哥哥好哥哥』的叫得那麼親熱,這還害什麼羞,來來來你再在我家挑個什麼地方也讓我再操操的那麼緊的小騷逼。哈哈……海偉的笑聲已經有些囂張了,他在被自己上過的女人面前一直是這個樣子的,尤其是這種自己送上門來的騷婦。看淑芬還在矜持,海偉索性直接走進浴室將她從浴池中抱出來,拿起毛巾隨便一擦就將她抱出了浴室。出了浴室將淑芬放下,海偉繼續說道:邱老師,剛才我都沒有給你機會選擇我們合體的地方,現在給你個機會。我非常推薦餐廳哦,像你這樣的一身美肉就是應該放到餐桌上來享用才對呀。不然書房也不錯,畢竟那才是您作為教師應該工作的地方啊。雖然您也可以就像您一開始想的那樣選擇臥室,可是這麼中規中矩的實在是有些掃興啊。海偉一邊說一邊用自己內褲中堅硬的雞巴頂著美女教師的肥屁股,兩手繞到美人前面一手把玩起兩隻豐滿的奶子,另一隻手已經向下深入到那一片濃濃的黑草地中,他不用看就知道淑芬的兩腿之間淫水是多麼的氾濫,怎麼樣老師?選好了嗎?那就去吧!說完海偉就張開雙手退後一步,彷彿是獵手放掉到手的獵物似的。

淑芬剛才已經在海偉的三重刺激下慾火中燒,根本沒心思想歡好的地方,海偉的這一撤真把她急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她睜眼一看眼前距離餐廳最近,斷斷續續的答道:那……恩……那就餐桌吧……,好吧,那你還不趕緊去擺個姿勢?聽到這話,淑芬已經顧不得矜持,三步並作兩步跑到餐廳,直接趴在餐桌上將屁股高高翹起等待著海偉的插入。海偉慢悠悠的來到餐廳時已經一絲不掛,巨大的雞巴高高翹起彰顯著主人旺盛的性慾。

來呀好哥哥,快來插老師的騷屄吧……老師現在在餐桌上你想怎麼用就怎麼用……,邱老師,哥哥的雞巴粗不粗?,粗……粗……哥哥的雞巴又粗又硬操得老師爽死了……你快來呀……啊……恩,那比起侯叔叔的如何?,粗……粗的太多了……跟哥哥的比他的就是跟繡花針……你快來插妹子的騷逼啊……那老師的小屄實在太緊了……哥哥的雞巴插不進去啊……,你還逗老師……快來啊……老師的騷屄緊還不都是為了伺候你的大雞吧……快來插我啊……受不了了啊……,把兩腿繃直並緊!自己伸手把你的騷屄扒開求我!快!淑芬聞言趕緊照做,接下來呈現在海偉面前的是一幅極其淫蕩的畫面,一個知性美女翹著腳繃著腿伏在餐桌上,兩隻乳房在餐桌上壓得很扁,為的是將自己的肥大屁股盡量翹高,而雙手卻伸到屁股後面將自己的陰唇扒開迎接侵略者的入侵。而這幅畫面的配音更加讓人血脈噴張:

好哥哥,老師的淫穴癢死了,求你快用你的大雞吧給老師殺殺癢,快來把你的大雞吧賞賜給老師,快來用你的大雞巴把我幹死……快……恩……海偉頓時不再猶豫,提槍上馬,一手按住淑芬雪白的背脊一手拉著淑芬的烏黑髮絲開始狠狠的操幹起來,沒幾下就已經將淑芬送上了第一次高潮。

啊啊……來了來了……好哥哥你輕點人家受不了了嘛……啊啊……好爽……再來……,媽的騷婊子再叫幾聲好聽的,你叫的越浪哥哥就越開心,哥哥開心你才有得爽!懂不懂!,哦哦……懂……我懂……好哥哥你好強你的雞巴好大好粗好雄偉……只有你能頂到最裡面去……我是你的……額額…我是你的…啊啊……恩……,你是我的什麼……說啊!,我是你的騷逼賤貨……我是你的騷婊子……我是你的騷老師……我是你的蕩婦淫娃……啊啊……來了來了……啊啊……好爽啊……抽插了百來下,又兩次將淑芬送上高潮後,海偉一把將女人從餐桌上拉下來,本來是想讓女人給自己口交,可是想想剛才在臥室女人差勁的表現又打消了這個主意。而在淑芬那邊,短時間內洩了這麼多次已經讓她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失去海偉作為依靠差點癱在地上。海偉將她按在地上,美臀高高翹起,右臉和胸脯貼著地面,然後一腳踏在淑芬的左臉上,將自己的雞巴從後面狠狠插入。這個體位給海偉帶來的征服感極強,他一開始就兩手捏著淑芬的屁股全力抽插。而淑芬那邊已經洩的沒有力氣繼續喊叫,只能不停地小聲呻吟:

啊……恩啊……好哥哥……我不行了……饒……饒了我吧……嗯嗯海偉已經顧不得太多,又抽插了百多下後將滾燙的精液射入淑芬花徑深處,重重的打在她的子宮壁上。淑芬被他一激,又洩了一次身……淑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短短的一段路她差點摔倒了三次。她今天算是徹底爽了一天,直到晚上十點多才回到家。她是穿著海偉哈哈哈衣服回來的,因為她自己的衣服實在是沒有乾透。回到家之後,小囡已經睡去。侯丁正眼巴巴的等著自己回家。

老……老婆,你怎麼回來這麼晚啊?淑芬一眼瞪過去,惡狠狠地回道:怎麼,主子的事兒你也敢管?,不不……不敢,奴才不敢。我這去給您放熱水洗澡。侯丁戰戰兢兢地說到。這時已經不敢再問衣服的問題。

等等,先跟我回屋。侯丁沒有說話,跟在淑芬身後進了臥室,轉身把門鎖死。接著跪在了妻子面前,等候妻子發落。淑芬坐在床沿,翹起二郎腿:

先把褲子脫了。侯丁聽話的脫掉褲子露出完全疲軟的小雞吧,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沒錯,老娘今天就是去偷人了,你敢有意見?,不敢不敢。侯丁說話的時候有點哆嗦。

哼!今天我們做了將近一天,洩的我腿都軟了。你真是廢物一個,他的東西比你大了兩倍還多,又粗又硬插死我了。淑芬一邊羞辱侯丁,一邊留意侯丁下體的情況,發現侯丁的小雞吧果然在自己的羞辱中慢慢地勃起,而侯丁這此竟然莫不急待的伸手想要自慰。

停!不許自慰!你個賤東西,自己的老婆被別人搞了居然還能興奮成這樣,你他媽天生就是戴綠帽子的料!淑芬當然不會讓侯丁得逞,他踢開侯丁伸向自己誇下的手,然後脫掉自己的內褲,我地底下都被他插腫了,現在有點疼,快給我用你的賤舌頭按摩按摩。說著她一把將侯丁的腦袋拉到自己的胯下,深入到裙子中。

對於這種口舌伺候侯丁已經非常習慣,他仰著頭,努力伸長自己的舌頭去取悅妻子,等待著妻子高潮的時刻噴到自己口中。而這次似乎有所不同,侯丁甫一伸出舌頭,妻子就迫不及待的按住他的腦袋,照以往這是妻子高潮的信號,他下意識的張大嘴巴封死妻子的外陰,並努力用舌頭刮著妻子的大陰唇。這次令他吃驚的是一堆滑滑的有些腥味的液體流入他的嘴巴裡。他瞬間但應過來那是什麼,開始拚命掙扎,而淑芬的手大力的將他的腦袋控制住,讓他不得掙脫。

哈哈……淑芬的笑聲有點囂張的感覺,你知道那是什麼對吧……那可是老娘被人搞過之後沒洗澡專門為你帶回來的精華,你可要好好品嚐好好吸收。吃了大雞吧射出來的精液總比你那小雞巴射出來的精液要有好處,說不定還能讓你的雞巴更大點呢。哈哈……侯丁放棄了掙扎,開始像以前一樣伺候淑芬的外陰,默默地吞下自己不知是哪個男人的精液。黑暗的裙子下他已經流出眼淚。

淑芬估摸著自己的陰道已經被侯丁清理乾淨之後,一把拉出侯丁的腦袋,發現他正在默默的流淚,一種成就感頓時充滿全身。她繼續囂張的笑道:

哈哈……你個窩囊廢居然哭了,哈哈……好好享受這屈辱的感覺吧賤貨!我去洗澡,如果你要自慰的話最好在我洗完出來之前,並且記得自己用你的狗舌頭清理乾淨。說完淑芬就出了臥室去洗澡,只留下一個男人跪在床前,一邊無聲的哭泣,一邊用右手的食指中指配合拇指捏住自己短小的陰莖不停擼動。不到三分鐘全部射到地板上,他又用力的擠壓了一下自己的陰莖,跪著倒退了一步,趴下身子,舔舐自己剛剛射出的精液。他已經連與淑芬陽奉陰違的勇氣都沒有。眼淚不住的流下,混合在自己的精液裡,被他全部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