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桂林的女網友

成人文學
2013/ 10/ 13
在網上我認識了一位桂林的女孩叫阿琴,說實話我有點愛上她了,在QQ上,她叫我過去,我連夜開車去了桂林。

到了桂林已經早上6點了,我找一家賓館住了下來,接著我給她打了手機,她說我馬上到。我太睏了,洗個澡就躺在床上就睡了。

也不知是什麼時候,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將我驚醒。我意識到阿琴來了,忙去開門。

門開了,我的阿琴出現在我面前。她太美了!比我想像的還要美,她今天穿著一件白色緊身的休閒短衫,將她一對毫乳托在胸前,纖腰下是彈力牛仔短褲,把她那肥肥的陰唇勒了出來。好肥的陰戶呀!我的老二有些硬了,這時我才發現我只穿著短褲。

「對不起。」

「哈哈。餓了吧。」她將一包吃的給了我,隨手關了門。

我是有些餓,但面前的阿琴使我忘了一切。在她將包放在桌子上時,我從後面一把報住了她。

「不!不!在網上我是鬧著玩的。」她想掙開我。

可我摟的更緊了,陰莖抵著她的豐臀。我的手已經伸進她的上衣裡,穿過乳罩我摸捏著她的乳頭。說實話她的乳房的手感真好!

「你比我想像的更美!我受不了了。」我說。

我開始親吻她的頸項,漸漸的我撫摸了一會,覺得該向下面進攻了。我把手慢慢的想下游移,當我的手到達她的腰部時,我突然加快了移動的速度,我的手伸進了她的短褲,哦!天哪,真是尤物,我的手感受著她的恥毛,輕輕的用手指摩擦她的陰蒂。這個時候,她突然伸出了它的手抓住我想要繼續探索的手,說:「不要了,你怎麼那麼壞?我不能。」我說:「沒聽說嗎?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啊……啊……不要……不……啊……啊……」隨著我將手指伸進阿琴的陰道,她像夢囈般的浪叫著。

阿琴被我弄得渾身趐麻酸軟,漸漸地身體開始不安的扭動著,嘴裡也開始發出叫春般的呻吟聲,再也不掙扎了,她的手也自然的伸到我的胯下……「好大啊!比我見過的大多了。你比我想像的帥多了。個子好高,肩好寬……」

我沒聽她下面講什麼,三下五除二把她的衣服剝下來。我清楚的可以看見呈半鍾狀黑色蕾邊胸罩以及36C堅挺巨乳和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褲,透過薄紗,濃密的黑色陰毛在那件又窄又小的黑色蕾絲網狀鏤空三角褲裡。

我不能自持了,脫下她的內褲,分開她的雙腿,哇!阿琴的陰唇正緩緩的流下淫水,我爬上床將臉貼上陰戶,用舌頭頂開那大陰唇,不斷的舔著阿琴的小穴。

「啊……啊……啊……好……好……」阿琴終於忍不住說了聲好。我更加賣力的用舌頭舔吮,兩手往上伸緊握著雙乳拚命的用力揉捏。

隨後阿琴的小穴不斷的抖動著,每抖一下就溢出一股淫水,不一會整片床單都濕了。一旦心房打開,辦起事情也比較方便多了,原始肉慾戰勝了理智、倫理,文靜的她沉浸於我煽情的攻勢。

半響阿琴不勝嬌羞、粉臉通紅、媚眼微閉輕柔的嬌呼道︰「啊……白紙……我好舒服……」我一聽阿琴動了春心,樂得動作更加快。拋棄了羞恥心的阿琴感覺到她那肥穴嫩深處就像蟲爬蟻咬似的又難受又舒服,說不出的快感全身蕩漾迴旋著。

於是我將阿琴的雙腿挪開,握著我的肉棒放在阿嬌的陰核上緩慢的磨蹭著,點燃的慾火情焰,促使阿琴爆發風騷淫蕩的本能,她浪吟嬌哼、朱唇微啟,頻頻發出銷魂的叫春聲「喔……喔……哥哥……好……好舒服……你……」阿琴被我逗得癢入心底,陣陣快感電流般地襲來,肥臀不停的扭動往上挺、左右扭擺著,全身陣陣顫動,彎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小穴更為凸出。阿琴正處於興奮的狀態,急需要大肉棒來一頓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洩她心中高昂的慾火,看阿琴騷媚淫蕩飢渴難耐的神情,我不再猶豫的對準穴口猛地插進去。

「滋!」的一聲直搗到底,大龜頭頂住阿琴的花心深處,我覺得阿琴的小穴裡又暖又緊,穴裡嫩肉把肉棒包得緊緊真是舒服透頂。或許阿琴久未挨插,嬌喘呼呼的說︰「啊喲!哥哥……你真狠心啊……你的肉棒這麼大……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插到底……」阿琴的小穴天生就又小又緊,看她楚楚可人的樣子使人於心不忍,不禁流露出疼惜的神情對阿琴說︰「阿琴嬌……我不知道你的小穴是那麼緊窄……讓你受不了……請原諒……」「哥哥……現在輕點兒抽插……別太用力我怕……怕受不了……」@為了使阿琴能適應肉棒的抽插及快感,我先使出九淺一深或九深一淺忽左忽右地猛插著。

大約五百多下後,阿琴原本緊抱我的雙手移動來到我的臀上,隨著上下起伏的動作而猛力的壓著,她浪吟嬌哼、檀口微啟,頻頻發出銷魂蝕骨的呻吟︰「喔……喔太爽了……好……好舒服……小穴受不了了……你……哥哥……好神勇啊……」強忍的歡愉終於轉為治蕩的歡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亂的她已再無法矜持,顫聲浪哼不已︰「嗯……唔……啊……哥哥……你再……再用力點……」「叫我親哥哥的……叫親哥哥……不然我不玩穴了……」我故意停止抽動大肉棒。

阿琴嬌急得粉臉漲紅︰「嗯……羞死人了……親……親哥哥……我的親哥哥……」我聞言大樂地連番用力抽插肉棒,粗大的肉棒在阿琴那已被淫水濕潤的小穴如入無人之境地抽送著。

「喔……喔……親……親哥哥……美死我了……用力插……啊……哼……妙極了……嗯……哼……」阿琴瞇住含春的媚眼,激動的將雪白的脖子向後仰去,頻頻從小嘴發出甜美誘人的叫床聲,她那肥臀竟隨著我的抽插不停地挺著、迎著。

「哎喲……哥哥……你的那個好……粗……比起我見過的大多了……」阿琴擺動著頭,開始胡天亂地的呻吟著。妹妹……你的小穴……好溫暖夾的大雞巴……好舒服……喔……喔……我……要幹死你……要天天……唔……幹你……幹死你。」我拚命的像頭野獸用力的插、再插,愈插愈快、愈快愈插……「喔……喔……太爽了……好……好舒服……小穴受不了了……你好棒呀……啊」春意燎燃、芳心迷亂的阿琴已再無法矜持,顫聲浪哼不已︰「嗯……唔啊……你再……再用力點……親親……喔親……親哥哥……美死我了……用力插啊……哼妙極了……嗯哼……」阿琴的小穴在我粗大的肉棒勇猛的衝刺下,連呼快活已把貞節之事拋之九宵雲外,腦海裡只充滿著魚水之歡的喜悅。

我的肉棒被阿琴那又窄又緊的小穴夾得舒暢無比,改用旋磨方式扭動臀部使肉棒在阿琴肥穴嫩穴裡迴旋著。

「喔……哥哥……親……親哥哥……我被你插得好舒服……」阿琴的小穴被我又燙又硬的大肉棒磨得舒服無比,盡情發揮淫蕩的本性,再顧不得羞恥只舒爽得呻吟浪叫著。

阿琴興奮的雙手緊緊摟住我,高抬的雙腳緊緊勾住我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肉棒的旋磨,她已陶醉在我年少健壯的精力中!浪聲滋滋滿床春色,小穴深深套住肉棒如此的緊密旋磨是她過去做愛時不曾享受過的快感。

阿琴被我得嬌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閉、姣美的粉臉上顯現出性滿足的歡悅,小嘴中只懂哼哼唧唧的呻吟︰「哎喲……哥哥……我好好爽……親哥哥你可真行喔……喔……我受……受不了啊……喔……哎喲……你的東西太……太勁了……」阿琴放蕩淫穢的呻吟聲從她那性感誘惑的艷紅小嘴頻頻發出,滑潺潺的淫水不斷向外溢出沾濕了床單。

我倆雙雙恣淫在肉慾的激情中!我嘴角溢著淫笑說︰「我的阿琴,你滿意嗎?你痛快嗎?」「嗯嗯……你真行啊……你的也太大了……喔……太爽了……唉唷!」阿琴被我挑逗得心跳加劇、血液急循、慾火焚身、淫水橫流,她難耐的嬌軀顫抖、呻吟不斷。

我促狹地追問說︰「你說什麼太大呢?」「嗯……討厭……你欺負我……你明知故問的……是你……你的……肉棒太……太大了嘛……」阿琴不勝嬌羞的閉上媚眼細語輕聲說著,這使成熟的阿琴深感呼吸急促、芳心蕩漾。

我存心讓端莊賢淑的她,由口中說出性器的淫邪俗語以促使她拋棄羞恥,全心享受男女交歡的樂趣。「阿琴……你說哪裡爽啦……」「嗯……羞死啦……你……你就會欺負我……就是下……下面爽啦……」她琴喘急促的說。

我裝傻如故︰「下面什麼爽?說出來……不然親哥哥可不玩啦!」阿琴又羞又急的說︰「是下……下面的小穴好……好爽、好舒服……」阿嬌羞紅了臉呻吟著說。

我卻得寸進尺的問︰「唔……說來我聽,你現在幹嘛?」「唉……羞死人了……」性器的結合更深,紅漲的龜頭不停在小穴裡探索衝刺,肉棒碰觸子宮口產生更強烈的快感,阿琴紅著臉扭動肥臀說︰「我……我和你做愛……我的小穴被你插得好舒服……我是個淫亂好色的女人……我……我喜歡哥哥的……愛你的大肉棒……」阿琴太舒暢得語無倫次了,簡直成了春情蕩漾的淫婦蕩女,她不再矜持,放浪的去迎接我的抽插。從有教養高雅氣質的阿琴口裡說出淫邪的浪語已表現出女人的臣服,我姿意的把玩愛撫著那兩顆豐盈柔軟的乳房,她的乳房愈形堅挺,嬌嫩的奶頭被刺激得聳立如豆,渾身上下享受我百般的挑逗,使得阿嬌琴呻吟不已,媚眼微閉,淫浪媚的呻吟狂呼、全身顫動淫水不絕而出,嬌美的粉臉更洋溢著盎然春情。

肉棒不斷將淫水自騷帶出,像個抽水幫浦似的,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來。

「阿琴你……你的穴……好……好緊……好暖……夾的……小弟弟……好爽……吸的……龜頭都……都趐了……」「哎呀……美死我了……啊……小祖宗……快……再快用力……我被……被你幹上天了……不行了……我要……要洩了……」大肉棒在騷穴上狂插狠抽的數百回,已快到極限要射精了,看到阿琴雙腿在抖動,屁股向上一挺,一陣陣的陰精灑在龜頭上,我再也忍不住的大叫︰「啊……我也要射了……」一股滾燙的元陽,似箭般的射向阿琴的穴心上,爽得阿琴緊抱著射精後趴在身上的我,一陣狂吻……我雖然射了精,但肉棒卻仍硬挺挺的插在阿嬌的騷穴裡!我將頭埋在阿琴堅挺的雙峰之中,一身是汗的喘息著趴在她身上,稍作片刻休息。

阿琴拿起毛巾愛憐的替我擦去滿身的汗及濕淋淋的肉棒,滿足而撒驕的說︰「你這冤家是想幹死人家是嗎?也不想想你這肉棒又長又粗,像發瘋似的拚命狠插猛抽,騷穴都被你幹爛了,現在還一陣陣火辣辣的……」突然阿嬌眼睛發亮似的望著我那兒︰「咦!你不是射精了嗎?怎麼肉棒還這麼大、這麼硬?我那死鬼以前只要一射精就軟趴趴的,你怎麼……真奇怪?」我略帶喘氣的說︰「我也不知道。以前每次打完手槍小弟弟也是軟下來,今天怎麼會這個樣子?我也一頭霧水……我想可能是你的穴穴太迷人、太可愛了,才會如此吧!要不要再來幹一回?」阿琴語帶關心的說︰「唉,你這麼遠太累了。歇會吧!」「沒事,沒事,你看小弟弟還威風不減,一定是還吃不飽,面對你這位嬌艷似花、又緊又暖的騷穴,我永遠都吃不夠……」「你真會灌迷湯,是不是我的淫水吃多了?嘴變得這麼甜……唉……你真是我命中的剋星!來吧!騷又開始騷癢起來了,快拿你的大肉棒來給小親親止止癢,可是得輕點,騷還有點痛……」聽到阿琴的話,我起身站在床邊,拉著阿琴的雙腿架在肩上,使阿琴的肥臀微微向上,整個騷穴紅腫的呈現在那。

此時我只將大龜頭在騷穴口那裡磨啊磨的、轉啊轉的,有時用龜頭頂一下陰蒂,有時將肉棒放在穴口上,上下摩擦著陰唇,或將龜頭探進騷穴淺嘗即止的隨即拔出,不斷的玩弄著,就是不肯將大肉棒盡根插入……阿嬌被逗的是騷穴癢得要死,大量的淫水像小溪般不斷的往外流!

@@「嗯……嗯……哥哥啊……別逗了……你想癢死人家啊……快……快插進來給我止癢……癢死了我……你可沒得幹了……」我似老僧入定,對阿琴的淫聲浪語、百般哀求,似充耳不聞,只顧繼續忙著玩弄。看著騷穴口那兩片被逗的充血的陰唇,隨著阿琴急促的呼吸在那一開一闔的嬌喘著,淫水潺潺的從穴口流出,把肥臀下的被單給濕了一大片……阿琴每當我的大肉棒插進時,就忙將屁股往上迎去,希望能把大肉棒給吞進,偏偏我不如她的願,只在穴口徘徊。

@@「嗯……哼……哥哥啊……別這樣逗我……我實在受不了了……快插進來吧……我知道你厲害了……快啊……癢死我……啊……」在「啊」的一聲中,我終於將大肉棒給全根插進去直頂著子宮口,繼而是一陣研磨,使得阿琴渾身一陣顫慄。我這時兩手把她的雙腿抱住,大肉棒緩緩的抽插著騷,每頂到子宮口時屁股就用力一挺!緩慢的進幾步退一步,活像個推不動車的老漢!我用的正是「老漢推車」這一招,配上「九淺一深」這一式!

經過剛剛的性交,我深深瞭解對付阿琴這種久曠的怨婦、天生的淫娃,狂風暴雨式是餵不飽她的,只有用這循序漸進的方式,才能將她這長久的飢渴給一次餵飽……「喔……喔……好漲啊……啊……快……快插深一點……別……別只插一下……我不……不怕痛了……快……快用力插……啊……」這一聲「啊」是我又把大肉棒給全根插進,抽出前龜頭還在子宮口轉一下才拔出來!我已不似先前的橫衝直撞,將「九淺一深」的九淺,分成上下左右中的淺插,只見肉棒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的頂著,中是在穴內轉一下再抽出,到了一深才狠狠的全根插進,頂著子宮磨一磨才慢慢的拔出,週而復始的大幹著……阿琴被插得不知如何是好,騷穴先被九淺給逗的癢死,再被一深給頂個充實!那深深的一插將所有的搔癢給化解,全身舒爽的像漂浮在雲端,但隨之而來的卻又是掉到深淵的奇癢無比,就像天堂地獄般的輪迴著!

「啊呀……哥哥你……你是哪裡學……學的……這……這整人的招式……太奇……妙了……一顆心被……拋上拋下的……啊……又頂到……啊……別……別拔出來……再……再頂一下……」阿琴被幹得半閉著媚眼,腳丫子緊勾著我的脖子,屁股不斷的向上迎合、著,騷穴周圍淫水決堤似的溢出,兩手抓著豐滿的乳房揉著,口中不斷哼出美妙的樂章︰「啊呀……美啊……多插……多插幾下……到子宮……癢……癢死我了……啊……爽死了……老公……插死我吧……啊……好……快……」我就這樣插了二百多下,覺得時候差不多了,開始加快速度,大肉棒毫不留情的盡根而入、次次到底的用力著!

「阿琴……我怎麼捨得癢死你……幹死你!這招的滋味就是這個樣……現在就來幫你止癢了……爽不爽啊……還會癢嗎?……」阿琴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衝擊,使她一陣陣猛顫,全身有如被烈火焚燒,週身顫抖而趐麻。這超然的大肉棒,這別具滋味的招式,使阿嬌不顧一切的奉獻,用盡所有力量迎湊著肉棒,還嬌呼著︰「啊……哥哥我……我愛你……我愛死……你的大肉……大肉棒了……別……別怕……幹死我吧……我願……願死在你……你的大肉棒下……快……快用力……再快一點……」我看著阿琴扭動的身軀,知道她已進入瘋狂的狀態,遂抽插得更急更猛了,像汽車引擎的活塞,將龜頭不斷頂著子宮撞擊著,撞得阿琴便似暴風雨中的小舟起伏不定!陣陣的衝擊由陰道傳至全身,阿琴被我插得已是陷入半昏迷狀態,口中呻吟著自己也不知的語言,配合著肉棒不停的抽插騷穴所發出的聲音,奏出一首原始的樂曲……我狂插狠抽的足有二百來下,阿嬌突然大叫︰「啊……不行了……死我了……唷……又洩……洩洩了……啊……」一股濃濃的陰精衝向我的龜頭,我連忙舌尖頂著上顎,緊閉著口深深吸了兩口氣,眼觀鼻、鼻觀心的將受陰精刺激得想射精的衝動給壓下。

阿琴從極度的高潮中漸漸醒轉,發覺可愛又可恨的大肉棒仍然深插在穴中,半張著媚眼喘著說︰「嗯……真被你給死了!從來沒有嘗過這種滋味,怎麼一次比一次強?這次連精也沒射,大肉棒比剛才更粗更燙了,還在騷裡跳動著呢!」還泡在騷穴的大肉棒,被洩了精的騷穴緊緊包裹著,子宮口像個頑皮的孩子吸吮著龜頭……你沒事吧?看你一時像失了神似的一動也不動,還嚇了我一跳!看你慢慢醒過來才放下心,是不是被我得爽死了?」「是被你給幹死了一次,不過騷穴裡……哥哥,我要你動一動!」,說著,阿琴是一臉嬌羞。

我奇道︰「為什麼?你不累呀……」「不累,不累,我的騷穴又再癢了……再幫我止止癢吧!」阿琴趕忙著說。

我心想︰真是一個大騷貨!或是飢渴過度想一次吃個飽?又或是心疼我尚未射精,怕我漲得難受吧。

「好……會你過夠的!等一下……」說完抽出大肉棒,用毛巾將沾滿淫水與陰精的大肉棒擦乾,再細細的擦著阿琴的騷穴.

「嘻……癢死了!你怎麼拔出來了?啊……別擦了……擦的人家癢死了!」阿琴渾身抖動著,像被人搔癢似的嘻笑著。

「不要亂動嘛,等一下給你嘗嘗另一種滋味!」放下阿琴的雙腿,將大枕頭墊在她的肥臀下,使騷整個突出,陰唇一張一合的充滿了淫靡的感官刺激!

我翻身上床趴在阿琴的肚皮上,兩人成69式,大肉棒逕自插進她的櫻桃小嘴!同時也用嘴吻著阿琴的陰蒂和陰唇,吻得她是騷穴猛挺狂搖著,黏黏的淫水泊泊自騷流出,我張嘴吸入口中吞下!阿琴也不甘示弱的吹起喇叭來,只見張大著櫻桃小口含著半截大肉棒,不斷的吸吮吹舔!雙手一隻握住露出半截的肉棒上下套弄,一隻手撫摸著睪丸,像玩著掌心雷似的!

我被吸吮得渾身舒暢,尤其是馬眼被阿琴用舌尖一卷,更是痛快無比!

我不禁用舌猛舔陰蒂、陰唇,嘴更用力著吸著騷……阿琴終被舔的吐出大肉棒,含糊的叫道︰「唉啊……受不了了!快來幹我吧!」我存心整整阿琴,想起美好的的乳交!遂翻過身跪坐在阿琴胸前,粗長的大肉棒放在豐滿的雙峰間,雙手將乳房往內一擠,包住大肉棒開始抽動起來……阿琴心知肚明我這冤家不搞得自己癢得受不了,大肉棒是不會往騷裡送進去的,知趣的將每次抽動突出的龜頭給張嘴吸入……@「唔……妙啊……嬌……這跟騷有異曲同工之妙啊……乳房又軟又滑的……嘴吸的更好……啊……妙……」我很爽的叫出來,速度也越來越快。

阿琴吐出龜頭,叫道︰「好心肝!騷穴癢得受不了……這乳房也給你幹了……喂喂騷穴吧……真的需要啊……」看著欲哭無淚的阿琴,心疼道︰「好!好!我馬上來你……」說著起身下床,抱住大腿夾在腰上,龜頭對著騷磨了兩下,臀部一沉,「咕滋……」一聲插進去。

阿琴被鴨蛋般大的龜頭頂著花心,騷穴內漲滿充實,喘一口氣說︰「好粗好長的大肉棒,塞得騷穴滿滿的……」忙將雙腿緊勾著我的腰,像深怕他給跑了,一陣陣「咕滋」、「咕滋」的聲響,得阿琴又浪聲呻吟起來。

「啊呀……嗯……子宮被……被頂的麻麻的……唷……啊……麻啊……又癢又麻……啊……別太用力啊……有點痛啦……喔……喔……」我幹著幹著就把阿琴的手搭上自己的脖子,雙手托住她屁股,一把將阿琴抱起︰「阿琴……我們換個姿勢,這叫「騎驢過橋」,抱緊脖子,腳圈住我的腰,可別掉下去了。」說完,就懷裡抱著阿琴在房中漫步起來。隨著我的走動,阿琴的身子一上一下的拋動,大肉棒也在騷穴一進一出的抽插著!

由於身子懸空,騷穴緊緊夾著大肉棒,龜頭頂著花心!再說不能大刀闊斧的幹,龜頭與花心一直摩擦著!阿嬌被磨的是又趐又麻!口中頻呼︰「嗯……酸死我了……花心都被……被大龜頭給磨爛……搗碎了……太爽了……小祖宗你……你快放……我下來……我沒力了……快放我下來吧……喔……」我才走了幾十步,聽阿琴喊沒力了,就坐在床邊,雙手將她的屁股一上一下的拋動著。阿琴雙腿自勾住的腰放下,雙手抱緊我的脖子,雙足著力的拋動臀部,採取主動出擊。

阿琴雙手按著我的胸腔,把我推躺在床上,然後她的屁股就像風車般旋轉起來。如意一來,到我支持不住了,只覺得龜頭傳來一陣陣趐麻酸軟的感覺,與自己抽插騷穴的快感完全兩樣,也樂得口中直叫︰「啊呀……親親你唷……好爽啊……喔……好騷太棒了……喔……」「嗯……嗯……怎麼樣哥哥……還可以吧?啊……啊……你的也頂得我……好酸……酸啊……」你一言我一語的亂叫亂嚷,亂做一團。

畢竟,我倆已弄了不少時間,就在我攻勢下,不多久我倆又一次同時攀登性愛的極樂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