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室爆肛小護士

成人文學
2013/ 10/ 13
我是一名醫生,在外科工作,其實大家都知道,醫院裡的醫生和護士之間,總是有那麼點說不清的關係,尤其我們外科,醫生護士經常一起手術,一起沒日沒夜的加班,就更容易有點什麼,不過我的這次經歷卻完全是個偶然。那年,我們科新分來個小護士叫張童,剛畢業輪轉玩,是鄭州醫學院畢業的,21歲,人長得不算漂亮,但是很耐看,而且越看越愛看,個子不矮,大概168,身材很好,前凸後翹,皮膚不是很白,但是很細嫩。其實已遠離的人都知道,最漂亮的護士不是在高幹病房,就是在手術室,這是醫院裡不成文的規矩。因為這兩個科室收入相對最高。活也相對好幹些。小童來的時候我還沒太在意,後來上了幾次手術,看著小童刷手服裡的身子若隱若現的,我越來越覺得這小妞兒真的不錯了。(在醫院做過手術的人都知道,醫院手術時的刷手服領口袖口都很大,很容易看到裡面,估計這種設計就是怕醫生手術室過分緊張,能有點調劑吧)。有時在台上,我也會半開玩笑的逗小童,說什麼今天怎麼穿的這麼緊啊什麼的,或是隨口講兩個黃色的笑話,每次這時候我們的老護士總是跟著一塊兒打諢兒,小童每次都是紅著臉低著頭笑。

大概在小童來的三個月後吧,北京的非典爆發了,那時我們醫院是定點收治醫院,全員都上一線了,我們外科也一樣,除了上一線的,就是留守值班的,我和小童都是值班的,那時我們上兩個24小時,休息4天,三組醫生護士固定輪換,其實那時醫院裡根本沒手術,但是值班的必須有。我的那次經歷就是在這時發生的。

每次我們值班,就是白天瞎聊,上網,晚上睡覺。那時是特殊時期,我們所有人都不會到處亂串聊天,所以每次就是我和小童兩個人,聊天過程中,我知道,小童在鄭州有個男朋友,也是學醫的,還沒畢業,聽說最近學校也放假了,那時我還和她開玩笑說要不是得上班,是不是她就回鄭州和男朋友約會了,小童說那是她初戀,而且他們倆就在她來北京之前才在一起開過房過過夜,一直都是在學校住,還說我們醫生都挺壞,老講那些笑話,護士長也不管。當時我就想,這小丫頭還挺保守。

後來,在我和小童值第三次班的時候,我發現晚上小童不過醫生辦公室玩電腦了,而且一晚上我也沒見到她。而且後來連著兩個班都是這樣,白天還好,一到晚上就見不到她了,而且有一次,我發現我們手術室的大門沒鎖,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每次五點以後,我和小童吃過晚飯,我就把手術室的們從裡面鎖上了,沒有總值班的電話,一般不會再開門了。我當時不知道為什麼一下就想到了小童,我在第五個班的晚上吃過晚飯七點多的時候,找了個理由讓小童回病房給我找點資料,然後偷偷的把以前從網上買的一個帶針孔攝像頭的火機放在手術室大門後面的櫃頂上,這個攝像頭充一次電能拍四小時,一共4G的容量,然後等小童回來還是像平常一樣鎖門,我問小童玩不玩電腦,她說不玩了,累了,想回護士休息室睡覺,我就走了,應為手術室的醫生值班室在最裡面,所以我在後面對前面的事根本不知道。不過我也不擔心,玩會電腦,就睡了,大概夜裡一點多吧,我醒了看看表,知道攝像頭肯定沒電了,於是就悄悄的走到前面,我看護士值班室的門關著,就悄悄的到大門口,把攝像頭取了下來回到辦公室,連上電腦,一看,果然,十點多的時候小童偷偷的領進來一個男孩,我想我猜的還真準,於是我把攝像頭充好電,在四點多時又放了回去,第二天早上七點多我叫小童去給我買早點時,又取了回來,看到那男孩是六點走的。第二天還是我們倆的班,我又拍了一晚,什麼也沒有。後來我連續拍了三次,發現每次都是第一天的班,那個男孩來,住一夜,第二天一早溜走,第二天的班很正常。其實在醫院,值班室小護士經常會帶男朋友來過夜,一般大家都知道,只是睜隻眼閉只眼,但是在非典這種特殊時期,這絕對是不允許的,這等於是在砸護士長的飯碗。我心裡對這事有數了。

在我們第十個班的第二天晚上,我吃完晚飯,就叫小童一起玩電腦,我和他說我找了個挺有意思的視頻,讓她看,於是我就把前面幾次拍的她什麼時候領男朋友近來什麼時候走的這幾段錄像撥了出來,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從時間還有地點上,一眼就能看出來是我們手術室,而且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認出小童來。小童看完後,當時臉就白了,因為她也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除了開除,不可能有其他的處理方式,在非典這樣的特殊時期的定點收治醫院,把外人隨意領進手術室過夜,這絕對是不允許的,如果讓衛生局知道了,連院長也吃不了兜著走。

我還沒說話,小童就哭了,和我說,讓我千萬別說,要不她肯定就被開除了,她男朋友也是因為學校停課了,就來北京找她了,白天就住在她租的家裡,晚上才過來的,就這幾次,真的沒有了。小童一再求我,說她家裡能把她弄到北京來,而且是正式編製的護士,真的不容易,如果她被開除了,真的就完了,她求我千萬給她一次機會吧。當時,我看她哭得那樣,就拍拍她的背,對她說,你男朋友來了,你也不能這樣啊,再說,你們在外面也有地方住,還非要來醫院啊,現在是什麼時候,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說這事我發現了這麼多次,你叫我怎麼辦,如果真的有什麼事或者醫院裡的攝像頭拍到什麼,我要替你兜著,我怎麼辦。小童聽了,只是一味的哭,一味的求我千萬幫幫她,她一定會記得報答的。這時我遞了張紙巾給她,讓她先別哭了,我順勢把她拉過來,拍著她的背說,我之所以先讓你看了,就是想幫你,但是你也要知道這真的是你太過分了,現在這種時候,你怎麼能這樣呢。小童一邊哭一邊說她以後再也不敢了,讓我千萬別和護士長說,讓我千萬幫幫她。我看小童真的被嚇住了,就把她來到懷裡,她開始沒覺得什麼,但是我的手剛一搭上她的腰,她好像就明白了,想要掙脫,我只是瞪了一下眼,她就沒再說什麼了。

這時我慢慢的一手摟著她的腰,一隻手順著衣服下面就伸了進去,由於我們穿的都是刷手服,所以很寬大,很容易就摸到了小童的胸,隔著內衣,我就能感覺到她的胸真的呢不錯,差不多有C吧,估計胸圍也要85左右,一隻手將將握住,這時小童已經明白了我的意思,雖然不願意,但是也沒再掙扎,我另一隻手順勢就解開了她的內衣,果然,兩個乳房握著感覺很挺滑又很軟,乳頭很小的感覺,我慢慢的摸著,嘴上親著小童的臉,她只是盡量歪著頭躲著我,但是身子還是在我懷裡。我摸著摸著發現她的乳頭硬了起來,我知道這小姑娘畢竟沒什麼經驗,被一挑逗就控制不住了,我這是把小童放到了辦公桌上,一下就撩起了她的刷手衣,小童沒反應過來,想用手擋,但是已經被我徹底的撩起來了,只見兩個乳房雖然不是很白,但是絕對很嫩滑,乳頭已經硬了,小小的像櫻桃核,而且乳頭乳暈都是粉紅的,我用兩隻手把小童的手按在桌子上,用嘴輕輕地親著兩個乳房,小童只是想躲但是又不能多開,我親了大概五分鐘吧,我已經聽到了小童嘴裡的哼哼聲,我知道她一直忍著,但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反應。這時,我用身子壓住了小童的身子,把她的兩隻手抓在一起,另一隻手解開可小童刷手服的褲腰帶,這是小童突然開始掙扎,想要從我身下滑開,但是我使勁的壓著她,她又是被反弓著壓在桌子上,所以很難使勁,我另一隻手一下就伸到她的小褲褲裡面,我知道這時稍一遲疑就前功盡棄了,我毫不猶豫的用手指探尋者小童的花心,我已經感覺到那裡已經是濕濕的了,我在洞口蹭了幾下,順勢就把一隻手指伸了進去,我伸進去的時候小童哼了一聲,我的手指在小洞洞裡慢慢的摩擦著,進進出出的沒幾下,我感覺到小童已經不再掙扎了,只是嘴裡想出聲,但是又強忍著,這時我慢慢鬆開了按著她手的另一隻手,看到她不再掙扎了,就一把拽下了她的褲子,連同小褲褲一起扔到了一邊,小童緊緊的並著兩條腿,同手擋著,但是我的另一隻手一隻就在小洞洞裡,所以我很容易就把整個手掌都罩在了小洞洞的外面,用插在裡面的手指不停地摩擦著,嘴也在不停地親著小童的乳房,我發現雖然小童的腿並著,但是下面的水已經越來越多了,而且她掙扎的也越來越輕了,這時我趁勢強行掰開了她的腿,看到她的小腹非常平,下面的毛也很少,而且是個標準的饅頭逼,外陰很厚很肥,陰道口很窄很細,陰蒂小小的突在上面,整個陰道口還有陰蒂都是紅色的。

看到這些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一下子就親了上去,小童雖然想掙扎開,但是無奈我的身子現在已經是在她兩腿之間了,她並緊腿只能是把我的頭夾得更緊,我一邊用手指挖弄著,一邊用舌尖舔著她的陰蒂,另一隻手攥著乳房不停地揉搓,雖然小童一直在掙扎,但是我能知道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了,而且下面的水也越來越多了,這時我的弟弟早就堅硬如鐵了,我拿出了插在陰道裡的手,用嘴繼續親著,用手飛快的解開了褲腰帶,刷手服就是這點好,一鬆就能脫到底,掏出了弟弟,把身子全壓在了桌子上,順手把小童的上衣也脫了,這時小童還想擋,但是我沾著她洞口的水,一使勁就整根的吧我的雞巴插到了底,小童被插的叫了一聲,我完全的壓在了她身上,感覺著我的雞巴被緊緊的包裹著,很暖很軟,可能畢竟她幹的不多,而且剛才插得很猛,我覺得雞巴被夾得還有點疼,我在裡面待了一會,覺得小童不那麼緊張了,我的雞巴也不很疼了,於是我直起了上身,開始慢慢的抽插,每次我抽出來是,都能看到把陰道口粉紅的肉帶出來,插進去的時候,又能看到肥肥的陰阜頂著雞巴的根,我慢慢的插著,我知道,已經插進去了就不用再著急了,大概插了三五十下吧,我感覺小童的小洞洞開始分泌出大量的水了,這時插得也越來越順滑了,我漸漸的加快了速度,這時小童已經徹底不再掙扎了,相反,兩條腿已經圈起來圍住了我的腰,隨著小童的水越來越多,我插得越來越順,小童開始用手抓著桌子嘴裡不停地哼哼了,雖然聲音很小,但是很好聽,我把兩隻手都抓住了她的乳房,使勁的揉搓著,突然我感覺小童一下弓起了身子,腿死死的夾住了我,下面一陣痙攣,沒想到這小妞兒這麼快就高潮了,隨著她的痙攣,我覺得一股暖暖的液體順著我的腿流了下去。

她弓著身子痙攣了大概一分鐘吧,然後就攤在了桌子上,我掰開了她的腿,看到桌子邊上還有我的腿上她的屁股上都是水汪汪的,我想這小妞兒還真的夠嫩啊,水就是多啊。我抱起了她,讓雞巴還在她身體裡,小童這時已經很配合了,緊緊的摟著我,我把她抱到了最近的手術室,放在了手術床上,把她翻了個個,讓她跪在手術台上。從後面看小童的曲線可稱完美,肩腰臀一條標準的S型曲線,臀部豐滿圓潤,屁眼閉得緊緊的,周圍一圈淡褐色的褶皺,我用手指沾了點小童的液體用食指輕輕地挖著她的屁眼,慢慢的把手指滑了進去,她使勁的擺著屁股,叫我別弄她屁眼,她說她真的沒動過屁眼,我根本不聽,一根手指慢慢的玩著,我把雞巴也插進了她的陰道,能感覺到手指能摸到雞巴的感覺,我慢慢的抽插著我的雞巴和手指,配合著一進一出,我看到小童已經用手死死的抓著手術台的邊,嘴緊貼著檯面,張著嘴,不知道是想喘氣還是想叫出聲,我突然停止了動作,這時小童不自覺地扭著她的屁股,使勁的在我肚子上蹭著,還自己前後的動著,我知道她又快高潮了,我停了大概半分鐘,然後由慢到快開始抽插,還是雞巴和屁眼裡的手指配合著一出一進,很快小童就緊緊地抓著檯子嘴裡哼哼著達到了高潮,這已經是她第二次高潮了,高潮的感覺大概持續了兩分鐘吧,之後小童就那麼一直撅著屁股趴在手術台上,就像死了一樣一動不動,但是我還一直沒射。

我保持著雞巴的插入,順手從邊上拿來了一瓶甘油,倒在了小童的屁股上,甘油順著屁眼流了下去,我慢慢的拔出了雞巴,又在雞巴上抹了點甘油,這時小童還是撅在那裡,還沒有從這次高潮中回過神來,我慢慢的把雞巴放在了屁眼上,輕輕地轉了幾下,小童也不自覺地哼了幾聲,我還是突然一使勁,順著甘油的潤滑,一下就插進了小童的屁眼,這次小童是真的被幹疼了,當時就大叫了一聲疼,然後就哭了起來,我管不了那麼多了,死死的攥住了她的腰,讓她的屁股死死的頂在我的肚子上,小童的屁股拱了幾次慢慢的也就好了,但是還是一直哭,一直說她真的沒幹過屁眼,讓我饒了她吧。但是我怎麼可能在這時放手呢,那就再沒有機會了,我還是保持著抓住她腰的姿勢不動,讓她的屁股緊緊的靠著我,說實話,我一直覺得幹屁眼比開苞還要爽,尤其是給屁眼開苞,那種被整個緊緊裹住的感覺真的太爽了。就那樣大概有三分鐘吧,我就那麼緊緊的頂著,也沒動,慢慢的,小童的屁眼可能也適應了,我開始一點一點的往外拔我的雞巴,拔了一半左右,又開始往裡插,我每次拔插的時候小童都在叫疼,都在哭。我插了有十來下吧,看到我的雞巴上已經掛上了小童肛門撕裂的血跡,我就又到了點甘油,一邊插,一邊倒,可能慢慢的甘油被送進去了,也可能小童的肛門已經適應了,我覺得插得沒那麼費勁了,於是我開始兩手抱住小童的屁股,全力的抽插了起來,大概插了百十來下吧,終於在小童的哭喊聲中,我射出了我的萬子千孫。

我射完後,慢慢的拔出了我的雞巴,看到小童的屁眼已經被撐得圓圓的,精液和血水順著屁眼往外流,小童還是那樣撅著爬在手術台上已經動不了了。我滿意的看著小童的樣子,想著終於又爆了一個菊花。然後給雞巴找了塊紗布擦了擦,又給小童幾塊紗布,讓她擦擦然後去洗,我看到小童從手術台上下來時,走路一直彎著腰扶著牆去更衣室洗澡了,我找了點84把地面還有手術台邊上擦乾淨,看沒什麼痕跡了,就也去洗了,我到女更衣室看到小童蹲在地上一邊哭一邊用水沖著屁眼,我走過去,用紗布擦了下她屁眼,看見還有點血,拍拍她的頭,對她說,沒事,明早就沒事了,洗洗快睡吧。然後我也回男更衣室洗澡去了。洗完澡看小童已經回值班室了,我也沒再叫她,直接回值班室睡覺了,一覺睡到天亮,直到接班的同事來。後來在值班的時候再沒看到小童的男朋友來,估計她也沒和男友說,我找機會又幹了小童幾次,也幹了幾回屁眼,後來小童已經知道我每次都要幹屁眼了,所以也就不再那麼掙扎了。非典一結束,小童就調走了,聽說是調到一個二級醫院去了,就再沒見過了。只是那時的經歷卻一直在我的腦子裡,真的懷念非典的日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