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教練

成人文學
2013/ 10/ 13
哎~

他是一家知名健身房的教練,也是我看過身材最好的男性。其實,這樣是有點誇大,因為至少健身房其他教練也都壯的跟牛一樣。不過,看過全裸的他,那副畫面每當在我腦中浮現,我都會感到臉頰緋紅、以及下體隱隱抽著!

從頭說起吧。

會去那家健身房,起因於好友F入會了,好像可以免費推薦朋友試用幾天。我被推薦了,但一去的第一次,就會有個業務用三寸不爛之舌說服你買。我拗不過,就糊里糊塗買了一年。

那個業務(我還記得叫Eric,這是真名?哼!)還說服我,用半買半送的方式買教練「一對一」的指導。我也莫名其妙買了好幾堂。

「你要指定男生還是女生啊?可以挑哦……」Eric笑著問。

「男生好了。」不為什麼,既然要指導挑男生好像比較對。

於是,我啟用課程的第一堂,這位名叫Tom的教練就來了。

第一眼看到他時,我的直覺就是一團肉

他身高約一七五、染棕髮、緊身的背心下是明顯的線條,手臂的肌肉紋路極為迷人,看起來堅實又強猛。

「早安,小姐,我怎麼稱呼你?」他彬彬有禮的開場。

斯文加上壯碩,分數瞬間上升。

「叫我Sandrea!」我答道。

「嗯,Sandrea小姐,我一定要去簽樂透了,能帶到你這種超級大美女,……」他的嘴巴甜又不下流,「那我們開始第一堂課吧。」

「嗯!」

***  ***  ***  ***

接下來的幾堂課,我們就這樣一對一指導。

有去健身房的都知道,其實男教練在帶女生作重訓的畫面是很煽情的,尤其是男教練不懂得離遠一點的話。(也許是故意的)

「Sandrea,再來!十五,十六,十七,很好,再來!……」

「啊……啊……嗯……」

這類文字放在別的地方就有別的意思,但當下可真是全身肌肉酸痛到不行,Tom就會半哄半強迫地讓我有辦法做下去。

我去健身房都是穿著運動型內衣和運動褲,但這個時候應該沒人有任何性慾吧!(還是別人會有?我不知道!)

總之,我跟Tom的故事,不是在上課中發生的。

那一天我運動完,洗完澡,一身清爽地準備回家。看到Tom。他親切地跟我打招呼,我也笑笑回他。他跟著我走出店門:「Sandrea,回家嗎?」

「對呀。」我笑笑。

「我送你回去,我有車。」

「你不用上班嗎?」我奇了。

「沒關係呀,溜出來一下,ok的啦……」他爽朗地笑著,「我找個人幫我cover一小時沒問題。」

我笑笑地舉起手,「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有騎車,而且……我結婚了。」

這是我過濾掉第一線搭訕者的方法。只要我嗅到他的企圖的話。

Tom雙手一攤,笑開了嘴:「我可沒說要強暴你,小姐,只是載你回去。你不要,fine,我不介意!」

「嗯,那byebye羅。」我跟他道別。

他走進店裡,忽然回頭大喊:「那後天看得到你羅?」

「嗯,後天見。」我再度揮手。

回去以後,我發現我腦子裡不時的會跑出他的曲線:

Tom脫下上衣……Tom脫下短褲……Tom脫下內褲……

『放輕鬆,Sandrea。』Tom溫柔地對我說,強壯的手臂抱起我,『我會很溫柔的……』

該死!為什麼我在想這些?!

我打了一下自己的頭,起身去倒了一杯冷水,面對一桌子待整理的報表,實在提不勁來。那晚,又跟夜歸的先生吵架,我們持續過著同床異夢的日子……

***  ***  ***  ***

兩天後,我再度去上課。同樣,下課後,Tom尾隨出來。

「Sandrea,我送你回去。」

「先生,你是有失憶症嗎?」我笑笑。

「沒有,可是我決定了,你騎車,我騎你的車載你回去。」這聽起來很蠢。

我不禁要問:「那你要怎麼回來?」

「走路,順便健身啊。」他笑道,「哈哈……好了啦,了不起坐計程車回來嘛。」

面對這種被拒絕了還鍥而不捨的人,我所歸納的結論是,要嘛是不識相的豬頭,要嘛是高手。而這兩者,其實往往只有一線之隔,豬頭不過是一直在錯誤的時機出手的高手而已。

我心軟了,沒什麼理由不要嘛。

「好吧,你自願的哦。」

他很開心地去借了一頂安全帽,載我回去。我也在家門口目送他走回來。

***  ***  ***  ***

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

當答應了他一次後,以後每次下課他都會騎著我的車載我回家,然後自己走回去。幾次後,即使他沒指導我的課,只要他發現我有來運動,又剛好有空,也會送我回去。

有一天,我正要坐上車,他示意我等一下。

「今天玩點不一樣的。」他笑著。

「什麼?」我好奇著。

「我載你,可是你反過來坐,背貼著我的背。」

我從沒聽過這種載法,不過,聽起來很有趣。

我這樣讓他載了回家,很刺激,但不會太危險,看道路用不同的方向移動實在很有趣。突然的加速、減速,也會讓人心跳加快。(強力推薦,大家也可以試試)

***  ***  ***  ***

第二天,我又去了,同樣他要載我。

「再玩點不一樣。」他又神秘的說。

「這次怎樣?」我期待著。

「這次,我坐你後面載你,好不好?」他詢問式的表情問我。

我腦中盤算了那個畫面,好像有點超過,又好像還好。

「那……試看看羅!」

他先坐了上去,屁股盡可能的往後退;我坐上去本來應該還好,但他要極度前傾才抓得到把手,等於前胸緊密的貼著我的後背。

「……這樣不會太黏了嗎?」我還是要稍為抗議一下。

「放心啦,沒什麼,只是騎車而已。」他辯解道。

最好是只是騎車啦,我心想著。

他發動了車,很奇怪地用超級慢的速度騎著。

我感受到他的上臂貼著我的肩,每一次轉彎或加速都可以感受到碩大肌肉的撞擊。我背上兩塊硬的像石頭的東西,想必是他的胸肌。隨著呼吸往前壓迫,而我也感受到他堅實的腹肌以及下面--一個很硬的東西,頂在我的股溝! ><

我家離健身房不遠,所以那段路沒有騎很久,不然,那種奇怪的姿勢一定會被警察攔下來的。不過,老實說那一段肉體的磨磳,著實讓我臉紅心跳了起來。

他若無其事地回去了。

***  ***  ***  ***

之後的下課,他幾乎一定會在門口等我出來,然後都會提議用這種怪異的姿勢騎車載我。

是不是有個科學家提出狗對鈴聲會有制約反應?!

我發現我也開始制約了!每次要去健身房之前,都會期待著下課後片刻的肉體交會!

我們一直保持這樣,沒有人更進一步。直到有一天,一如往常,我們用這種奇怪的姿勢騎著車,同樣是臉紅心跳的耳須廝磨,同樣是在我家底下兩人下車。

「我借一下洗手間。」他說。

這聽起來再正常了不過。

我帶了他上去,他進了我們家的廁所。我到廚房倒了杯水給他。他從廁所出來。我覺得他的眼神似乎怪怪的。我拿了水給他,兩人接近時,只覺他呼吸有點急促,眼神好像有點閃爍,而我該死的眼角不小心瞄到了他的運動褲底下是高聳的隆起。

我只記得我瞬間臉色一陣緋紅,他也察覺到了,往前靠了一步,他的臉距離我的臉只有十公分的距離,講話根本是直接對著我的臉呼氣。

「Sandrea,謝謝你幫我倒水。」

他說一句再簡單不過的話,我卻臉紅心跳,根本無法回答。更重要的是,我發現我的腰際好像頂著一個堅硬的東西。我更不敢去想那是什麼!(好啦,我承認我有想那是什麼……)

他見我神色有異,靠了更近,一手扶著我的手臂,又小小聲地吐氣說:「你老公哪時回來?」

好啦,這種畫面,這句對話,一切都已經超過了我殘存的理智!

快速地轉了一圈,卻只能虛弱的說:「你……你問這幹嘛?」

之前說,高手就是在正確時機作正確動作的人,他每一個動作,都精準地出手!

他這時又過另一隻手搭上我的肩,我的胸部和他結實的胸肌隨著兩人急促的呼吸、大幅壓迫。

他把頭側到我的耳邊輕輕說:「我想要你!……」

我這時已經方寸大亂,尤其是當全身都被堅實的肌肉包圍時,我只能急促的呼吸,氣若游絲的說:「他……一兩個小時才會回來……」

這當然就是綠燈了!接下來的事情也理所當然地發生!

他慢慢地脫了他的背心,露出驚人的胸肌。

我忍不住用手去摸:「好……好大!……」

他面帶笑容,一手溫柔地抓了我的手,往下至褲檔;他用我的手把他的運動褲脫去,我的手就直接握觸著他的大陽具!他的尺寸很大,我的手一握觸,整個人開始慾火挑起,底下開始有點濕的感覺;他手沒閒著,很熟練地把我的運動型內衣脫去,以及我的短褲;他專心地凝視我的身體……

「很美!……」他說著。

我則是瞄著他的陽具和胸肌,早就心神蕩漾了。

他的動作一直很慢,很精準,如同表演一般,把我放平在沙發上,兩手開始玩弄我的乳房。

我低聲呻吟:「啊……」

他愛撫了很久,把我的慾火徹底挑起!

抓住我的腰,抬起我的腿,準備進入……

我半呢喃地抓住他的手,「套子……」我說著。

他點了點頭,從地上的褲子中拿出一個保險套帶上,笑了笑,重新抓住我的腰:「Sandrea,我要進去了……」

他的龜頭稍微在陰道洞口磨磳、就慢慢地插了進來。

「啊……啊……啊……」

他的尺寸真得很大,那種被插入的感受像界在快感和痛楚邊緣,而他一直頂到最深,我感到子宮頸口都被頂入,整個人隨著他的插入而像是瀕臨痛暈、或昏迷,但又像整個被快感淹沒!

他緩慢地抽插著幾下,忽然無預警地開始大力擺腰,每一下都是粗大的頂到深處!我根本來不及防備地開始叫了出來:「啊!……啊……你……好深!啊、啊……」

他不顧我的浪叫,抓著我的腰,不停地大力挺進,那種被插入底、又快速出入的感受,實在是完全陷入無意識的歡愉當中!混沌中,我只記得他抓著我的乳房,用力地插著!我整個人根本無法思考,只是不停地感受那種撞擊!

他一陣快而大力地抽插後,會突然又變成慢慢的進出;我會意識稍清,嬌喘漸慢,手會去摸他結實的胸肌;而沒幾秒,他又會忽然加速,我又失神地狂叫:

「啊……我……要死了……啊……好大……啊……」

一陣快、慢交替後,他又開始快速抽插。而這次卻不再慢下來,只一直保持著快速的插入、抽出。

「你……等一下……啊……等一下……慢點……啊……」

他不理會我的請求,反而速度更快。幾秒後,我高潮了!整個陰道一陣強力地抽搐,整個人不停地扭動、淫聲叫著抽搐……

他更加快速度。忽然間,一陣低哼,他也射精了!在我裡面,兩個人的下體交錯痙攣著!

我們喘氣喘了很久才停。

***  ***  ***  ***

他把我抱起來,親吻我的全身,我也放浪地抱著他,摸著他每一塊肌肉。忽然間,他把我抱起來,像抱新娘入洞房一樣。我一陣輕呼,他把我抱進浴室……

「我幫你洗澡……」

他說這真的有點怪,畢竟在自己家裡。不過,總是要衝水的。

我打開淋浴的蓮篷頭,水柱衝著我們兩個。我凝視著他肌肉的線條,我居然又……

該死的,又有了淫蕩的想法!><

「有沒有試過泰國浴?」我媚笑著問他。

他一臉困惑。

我拿起沐浴乳往乳房上一抹,抹出許多泡沫;接著,叫他坐著、我跪著,用我的乳房在他的背上幫他抹著泡沫。

「舒服嗎?」我賊笑著。

他不可置信的表情:「好舒服……」

我不停地上下、左右游移著,下垂的乳房磨著他的背肌,雙手撫摸著他的胸肌。沒多久,他忽然起身把我抱到正面……

「正面也要抹肥皂!……」他淫笑著。

我扶著他的肩膀,乳房來、回畫過他的胸肌,腹肌,以至他的臉;他貪婪地試著將臉埋進我的乳房間;我繼續塗沫著,他抱著我的腰,臉上是滿足的邪惡笑容。我的乳房觸碰他每一塊完美的肌肉,心中也是一陣蕩意。

這樣一陣,他終於受不了了,坐起身,就想要再插進來。我推開他。

「每次都忘了套子……」我媚笑著。

我從浴室抽屜裡拿出套子,幫他戴上。他正面抱著我,半躺在浴缸裡。我坐在他上面,他調整了角度,就這樣又插入了。即使是半躺姿,他還是保持他一貫的技巧,先一陣慢,再一陣讓人招架不住的快速抽插,再交替……

我在浴室裡又再度高潮一次!終究他也再度射精!

我們兩個在浴缸裡沖水,我笑著說:「如果再來次泰國浴,你永遠都回不去了!……」

他也笑笑。

之後,當然就是各走各路。我還好心地幫他叫了個計程車。

之後,在健身房裡,他當然對我百般慇勤,也常要再載我回家。不過,我再也沒給他載過了。

我堅持一夜就是一夜,是不能因為身材好、技巧好而改變的。可是他的身材現在回想起,還是讓人臉紅心跳。

另外,他是極少數我的ONS地點發生在我家的故事,這點,我覺得有些許的罪惡感,畢竟我有已婚身份。但我幾乎也可以確定,我先生有作過類似的事、成為縱容我犯罪的理由!

事實上,就我所知道的健身教練,他們性生活都蠻精彩的,當然,也可能我所認知的樣本裡面有偏差也說不定。不過,他們體能好,對肌肉的操控度好,常能帶給對方(和自己)更高的享受。

跟健身教練作愛,往往很享受,他們會像在練身體一樣要求完美。想到這裡就又開始臉紅了。

不過,如果認為他們上課就是為了把妹、上床,那真的是侮辱了他們。我所認識的教練,每個都很在意專業的態度,即使學員穿得再少或再呻吟,他們都不會表現出輕佻的態度或吃豆腐。要發生什麼故事,也不會在健身房裡或上課中。這點,他們其實真的很敬業。不過,下了班,都會男女,就不一樣了

教練也是人,而且是身材很好的人!

我好像該停止再發花癡了

***  ***  ***  ***

時間上相隔沒幾個禮拜,我跟Tom仍維持著上課,但沒有再發生過關係。有一天,Tom來指導我的重訓課程,旁邊跟來了另一個教練--Kevin。Kevin是個年紀與Tom相仿,身材較矮,但全身肌肉也是快把背心爆破的那種。

Tom跟我介紹著:「Sandrea,這是我同事,他叫Kevin。」

「你好。」我禮貌的點了頭。

「我跟Kevin是好朋友,他是我們這裡拳擊有氧的指導老師。」

「我不想再花錢買課程了。」我聽到這裡就忍不住插嘴,吐了吐舌頭。

他們兩個互相對看,笑了出來。

「Sandrea,你誤會了。」

「我們不是來跟你賣課程的,那樣太沒道德了。」Kevin笑著說:「而且,拳擊有氧是免費的,Sandrea,看來你從來沒去上過哦。」

Tom也笑著。

我臉紅了:「對不起……那……你繼續說吧。」

我臉紅了,低著頭。

Tom點點頭,繼續道,「我跟Kevin常一起聊天,他跟我講,他最近看到一個學員,很希望找來幫他忙,我們一討論,就發現他講的是你。」

「幫忙?幫什麼忙?」我一臉疑惑。

「當拳擊有氧的助教。」Kevin清清喉嚨說。

「就是上課時在旁邊示範動作的。」

「可是我完全不會啊!我連課都沒上過啊!」我說。

「當助教不需要會,只需要站在台上示範就可以了。」Kevin很親切地微笑道。

「我當然會先示範,你只要跟著作就行了。」他繼續說。

「基本上就像隨班助教那樣。我們上課有時會挑動作好的上台去幫忙示範,一方面讓台上人看起來多一點,一方面也讓教練有機會下去作一些個別指導。」

「可是我連打都還沒打過,怎麼知道我動作好?」

Kevin又笑了:「Tom告訴我,你很熱衷健身,幾乎每天都來,而且上課時也很有天份。」

他說:「而且我是之前經過你在作重訓時,看你的動作,我就覺得你的外型線條很好,動作也很扎實,就想找你當我拳擊有氧的固定助教。」

Tom也加入了遊說:「Sandrea,拳擊有氧一小時可以燃燒400卡,你來當助教,等於強迫自己去做這個運動,這對你有氧運動的量、肺活量和循環,都只有好沒有壞。」

他們一搭一唱的把我講的有點動搖了,我就答應他們試試看。

為了上課,我去買了一件像他們在穿的小背心,還刻意不要挑太低胸的,而且為了怕胸部塞不進去,特別去找一件彈性材質的緊身背心穿起來,雖然胸部大的很明顯,但至少夠緊,胸部不會晃動得太厲害,也不會露出溝來,應該不至於造成大家上課不專心吧

(我是不知道其他健身房是不是有這種慣例,找學員去當助教,但事後看起來,我會猜是他們串通好,只是為了讓Kevin有機會認識我而已!>< )

***  ***  ***  ***

上課的過程是沒問題的。

我變成每個週末固定一天晚上的時段,陪Kevin在前面做動作。在課前Kevin會先稍微跟我講解一下,讓心裡先有個底。我也的確有達到運動的效果,而且也不只我,另外還有兩位我不認識的女的,會一起在台上帶。我不知道她們是不是也是學員。

開始強迫投入後,我發現,我還蠻喜歡拳擊有氧的那種激烈揮汗的快感,是一種徹底解放的享受!

如我所說的,故事都不會在上課或上班時間發生。

開始當助教後幾個禮拜後的一天,一如往常地上完了那堂課,學員們紛紛離開,各自去洗澡。我和Kevin留在教室裡聊著天,稍微做做伸展操。他跟我聊著一些跟拳擊有氧相關的知識。

我們愈聊愈投機,就在教室裡邊說、邊練了起來。他又放起了音樂,我們就在教室裡隨興地動來動去。不知不覺,時間就這樣過去了,直到其他的教練來關燈,驚訝地發現我們還沒走。

「Kevin,要關門了。」

我們這時才發現健身房人都走光了,燈也關的差不多了。

「啊,怎麼辦,我還沒洗澡呢。」我說。

「那不行,那會感冒。」Kevin體貼地說,轉向那位教練。

「XX,我幫你鎖門,我讓她去洗。」

「哦,好啊,那交給你哦,我先走了。」那位教練說,還補了一句,「大門也關上了,你等下帶她走後門出去。」

「嗯,好!」Kevin跟他保證著。

***  ***  ***  ***

Kevin帶著我走到淋浴間門口,幫我拿了毛巾,接著跟我說:「跟你打個商量,Sandrea,我們省一點電,我開男生的就好。我挑一間離你最遠的,保證不會偷看,好不好?」

我當然覺得有點怪,不過跟他算有點認識了,想說應該不會怎麼樣,我就答應了。

(之後我認識其他的健身教練,有提起過這個故事,因為我想知道這裡面到底有哪裡不合理。那個教練邊聽邊搖頭,直說Kevin至少違犯了好幾個他們的內規,一口斷定這一切是之前就策劃好的。)

我淋浴著,聽到在離我有段距離的地方Kevin的聲音傳來,「我在最裡面這間,你放心,我不會偷看的。」

「好,我相信你啦,不用一直保證。」我說。

我才剛開始洗頭,就發現一件很嚴重的事:在拿了毛巾之後,我忘了去拿衣服。這表示我洗好後,只有毛巾可以披。

平常時候可能無所謂,但現在淋浴間裡只有我跟他兩個人,怎麼樣都讓人不放心,但我已經洗下去了,總不能現在全裸跑出去很遠的櫃子拿衣服吧。我思索著,一直猶豫到洗好,最後還是Kevin這幾周的表現符合正人君子、讓我決定相信他。

我洗好,把毛巾圍住我的身體。那個毛巾也不怎麼大,大概剛好從胸部以下到大腿,至少該遮的都遮了。

我出去,到了淋浴間外面的鏡子前吹頭髮。

才剛開始吹,我就聽到他的腳步聲。

「洗完澡真舒服,對不對,Sandrea。」他大大方方的站在身邊,我們兩個人面對著鏡中的自己。

我瞬間臉紅了起來,紅到耳根都發燙著。

Kevin拿了一件比我還小的毛巾,從他的腰際以下圍住,只圍到膝蓋,而且打結開叉的地方在左腰間,正對著我,我稍一向右瞥就會看到他開叉那裡露出結實的一部份臀部,裸露的上半身,誇張地胸肌和腹肌毫不害燥地昂立著,任何女人看了都會臉紅心跳,更何況我現在和他男、女共在一室,全身除了毛巾外正一絲不掛!

更慘的是,我在鏡中看到褲檔部位的毛巾有明顯的隆起,而且我認為,我看到了那個部位的跳動!

我現在會覺得他根本是故意,要讓我臉紅,但我當下真得除了緋紅外,別無反應的餘地。

在毫無心理準備下被推入當下的情境,如果他那時對我硬來,我應該不會反抗。不過他並沒有,而是完全若無其事的講著今天所聊到的有氧內容,好像我們是穿著正常的、在課堂一樣。

我仍偶而偷瞄一下他的胯下,仍似乎可以看到一點跳動的動作,表示他心裡應該不是沒有邪念的。可是話題仍是百分百的普通級。

之後,我們就各自去換了衣服。他帶著我走到後門,我就回家了。

那天沒發生任何事,但那一幕近乎挑逗的畫面讓我難忘!Kevin仍如我所想的是好人,但是勃起表示他並不是沒有非分之想。

***  ***  ***  ***

第二周,我特別提高警覺著,但我們下了課就自然地各走各的了。

直到再下一個禮拜,同樣的情形。下了課後,他找了話題跟我哈啦,這次是廣泛的在聊有氧運動;同樣是聊著聊著就過頭了,直到同一個教練又探頭進來提醒我們;我們又去洗澡,同樣是只開一間!

這次我不會再犯上次的錯了。把全部的衣物帶進淋浴間。洗完,原本就要全部穿上,不過,覺得只披一條浴巾還蠻舒服的,就只穿了內衣褲,用浴巾圍住自己,走了出去。

沒多久,我又聽到Kevin的腳步聲,同樣是只圍了一條浴巾而裸著;讓我臉紅心跳的胸膛、同樣是若無其事的跟我並肩站在鏡子前;同樣的,我又該死地開始緋紅到了耳根!

他忽然瞥向我這邊,跟我說:「Sandrea,你今天是不是很累?你看起來全身很酸痛的樣子……」

「我還好,不會太累……」

他接著完全理所當然地走到我的背後,大大方方地把兩隻手放在我的肩上:「你肌肉看起來累的很,我來幫你按摩吧……」

遇到這種情形,我當然可以立刻正色離去,也可以慢慢享受。

在我仍思考時,他的手已經開始按摩的動作,而口中開始專業地講解:「你這裡是我們叫三角肌,常會有很多酸累積在這裡,所以你這裡會很痛,尤其是剛做完像拳擊有氧的上肢運動,我們應該用這種按法,你感受看看……」

這些話很成功地除去了我任何害怕的心理,反而有點覺得在上課。他按的真得很舒服!沒多久,我發現我就不自覺地閉上了眼睛……

他仍自按著,口中繼續講解著。我慢慢陷入享受的酥軟中……

他的手開始離開我的肩上方,往下游移到兩手的上臂:「這裡有二頭肌,三頭肌,剛也都大量的使用,所以我們要好好地按摩,血液才會……」

我口中時而發出:「嗯,瞭解……」的話,但其實根本沒在聽,而是享受在按摩之中。

他的手又再度往下走,到了背的中央、腋下靠近乳房的地方,嘴裡仍繼續侃侃而談,不過,手開始往胸部的外緣刺探!見我沒反應,就一寸、寸前進,直到後來,他根本是伸進浴巾裡,隔著胸罩按摩我的胸部,口中仍在鬼扯一堆學問!

我沒有阻止他的原因,是因為他雖然手正在按壓著我的乳房,但仍是隔著胸罩,他並沒有把手伸進去,好像仍游移在好心按摩的尺度邊緣;另一個原因是,他按的真得超級無敵、有夠舒服,實在讓人不想喊停!

就這樣按摩了一陣,也不只是胸部而已了,而是開始在全身幾個定點按摩。我已經有點忘掉理智了,開始忘記我跟他現在共在一室裡,忘記我的已婚身份!並不是開始有非分之想,而是腦中開始空白,沒有道德或慾念,只有最末梢神經傳回來的欣快!

他大概見我舒服的樣子,起了色心(或是原本的真面目),手慢慢游移回上半身,輕輕地、慢慢地把我的浴巾解開……

「啪」的一聲掉到地上!

再不中斷地按摩著我的背部、直到胸罩的吊扣……輕輕地解開,把胸罩輕柔地往下拉,讓我的乳房露了出來……

我從酥軟的快感中醒了過來:「你?!……」

他把身體靠近我,胸肌頂著我的後背,兩手托住我胸部的下緣。我從鏡子裡看到我的乳房被托高,顯得格外的巨挺,下緣還有一雙黝黑的手……

這個畫面實在太過惹火了!

他輕聲的說:「Sandrea,會很舒服的……」

我無法解釋是哪點不對,也許是氣氛不對,也許是我那天心情不對,但這句話把我拉回了現實,讓我快速地醒來!

「不要!……Kevin,抱歉,不能這樣!……」

我掙脫了他的懷抱,把胸罩拿起來,一把抓住浴袍,一邊往外跑,跑去櫃子把衣服拿出來,手邊發抖著穿上。幸好他仍有著基本的良心,見我不願意就範,也沒有勉強。他仍是開門帶我出去。

那之後,我當然再也沒去拳擊有氧班當助教了,反正也不是只有我一個。

***  ***  ***  ***

日子又過了一個月。

我跟Tom的課程上到一半,Kevin又走了過來,示意Tom,他想跟我單獨講話。我停止重訓。

「Kevin,怎樣?」我不是很客氣的說。

「Sandrea,我要為那天跟你說對不起……」他說,臉上笑容十足,「我那天真得沖昏頭了。我希望用行動跟你表達我的歉意!」

「不用了啦,我們只是公開關係,沒什麼好對不起的,真的!」

「不不,我一定要說對不起,你一定要收下這份禮物!……」他認真的說。

我笑了出來。「好啦,那你要怎麼樣?」

怹見我不像再生氣,就笑了:「這是個很特別的禮物,真的,可是你可能需要來我家。」

我疑惑著,想著他是不是又想重施故技:「喂,你又想幹什麼。」

「不,不!真的,我只是要給你禮物。」他說:「我保證不會對你怎麼樣,我人頭保證。 如果我強暴你,我們當天可以錄影,我強暴你我就讓你告到我死為止。真的!」

錄影?!強暴?!

這愈聽愈不合理,要是他強暴我錄下來,帶子不給我、反而用來恐嚇我,就更沒法想像了!

他是把我當小孩,認為我想不到嗎?!

我把這些跟他說了。

「不然叫Tom來嘛。」他說:「他在旁邊看,應該我不會怎麼樣啊。」

這聽起來也像是跟豹借膽,Tom是跟我上過床的,而我最近也拒絕了他,萬一兩個聯合起來強暴我就慘了!

我還是搖頭不要。

我們一來一往地推托,他最後說,「好了啦,老實告訴你,是一個很特別的秀,我想表演給你看,可是我們需要一個地點。我不會藉機強暴你的啦。」

我那時聽起來,是像魔術的東西,或是什麼,坦白說我也有點好奇,就答應了他,但表示我不要什麼錄影、錄音的鬼玩意之類的。

他說好。

我運動完也是十點多了,依他指示去叫他。他見我來,就把事情交待一下,就帶著我到了他家。

***  ***  ***  ***

他招呼我坐了下來,拿了杯香檳給我。

「看秀還要喝香檳啊?」我笑著。不過,心裡有點起疑,萬一他把我迷倒怎麼辦?所以我一口也沒喝。

他進了房,去忙了好一陣子,我在外頭等得都快不耐煩了,開始催他。

忽然間,客廳的燈暗掉了,我連他哪時出來按掉的都不知道。

地板上不知哪裡傳來一個像很大的手電筒的光,只是是一閃、一閃的,紅色的光,音響也同時開始放出電子音樂。我吃了一驚。只見他走進客廳,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豹紋的內褲,走了進來。在燈光下,他的裸身顯得狂野而挑逗,散發出情慾的誘惑!

他開始隨音樂俐落地舞著,每個動作都大膽,充滿性暗示。

我嚇了一跳,想到他萬一硬來怎麼辦?!但燈光氣氛和這個挑逗的畫面讓我慢慢停止思考,慢慢開始臉紅心跳……

他手中拿起一個黑色的皮鞭,氣勢十足地抽了一下沙發:「啪!」

接著,邊舞著邊向我走來……

他用皮鞭圈住我的脖子,讓我感受到他的胸肌剛好壓迫著我的乳尖;接著,他開始隨音樂擺動,在我身上磨磳,隔著內褲,他用他的陽具大方而用力地在我身上劃著,在我大腿上磨擦……我那時腦中早已一片混亂而空白了!

1

我整個人情慾開始高漲了起來!Kevin也是,動作開始愈加狂放。忽然間,他把內褲一扯,露出了他的弟弟出來,在閃爍的燈光中,顯的格外堅硬和巨大!

他走到我背後,胸肌不停地磨擦我的背,而我一直感覺到他弟弟的堅硬。他從背後貼近我的耳根,隔著音樂問著:「想不想要?」

我意亂情迷的沒回答,他又更大膽地用陽具頂著我的臀,像磨擦般地游移,手則扶著我的腰,一手往下,隔著褲子撫揉我的下面……

我的情慾已經被挑動的受不了了!終於反身一轉,一手勾住他的脖子,一手摸著他的胸肌,用力地把舌尖伸進他的嘴裡……

這等於是說「要了!」

***  ***  ***  ***

我們激情地舌吻了許久。他忽然抽身,一把快速地把我的衣服全部脫掉,扯掉我的內褲!

我驚呼了一聲:「啊!……」

他低頭去拿了東西。我用了最後的理智提醒他要帶套,他點了點頭。走了幾步,拿出套子帶上。接著,拿起手中的皮鞭,把我的手反捆在大門的門把上。我當下是淫慾戰勝了理智和危機感,只覺格外興奮!

我的手在背後被捆住,他則開始狂野的蹂躪我正面每一寸肌膚,不停地撫弄我的乳房,揉弄著我的臀部,以及其他部份的皮膚……

我早就開始淫聲大起……

閉眼呻吟……

他扶起了我的腰,二話不說地大力挺進!我叫了出來……

隨著電子音樂規律的節奏,他不停地抽插著……

「啊……啊……啊……」我的叫聲埋沒在音樂中。

他擺動腰際抽插著!一口蓋上了我的一邊乳房,貪婪地吸著,另一手則上、下不停地用力揉捏。我整個人陷在狂野的歇斯底里中,不停的叫著……

這個姿勢一陣後,電音忽停,他也停了下來。

他把我的手解開來,把我轉身面向大門,讓我手扶在大門上,他從我的背後一把扶正姿勢,接著抓住臀部,用力地插入……

「啊!……」我仍忍不住驚呼。

此時音樂沒了,四周安靜,只有肉體碰撞的聲音。閃爍的光線仍舊閃著,我也仍心神迷亂地不住隨著他的進出而嬌吟著……

他的兩手抓住我的乳房,用力地握著,腰部大力地抽送……

他開始一陣低呼的聲音:「嗯……嗯……」像是在健身時用力運動的聲音;而我的雙乳被他牢牢地握住,乳尖的快感、被抽插的快感、燈光音效的快感,全部不停地湧上……

我只記得我不停呻吟,不停浪叫著,他抽送的愈來愈快,直到他抓住我乳房的手一緊,我陰道內感受到他射精的抽動感!……

良久,他手慢慢放開了……

我們維持這樣的背後擁抱姿勢,放鬆了一陣子。他去關了燈,把大燈打開,然後讓我去簡單沖了水。

我們邊穿衣服,我邊笑著問,「搞了半天,你叫我來看秀、是要我用身體付門票錢啊?」

他好像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一直笑,然後一直說對不起。

「不過,我可沒強暴你哦。」他說。

同樣的,我們又若無其事的進入第二天的正常生活。

之後,我也沒再去拳擊有氧,也稍稍刻意地避開了他。

***  ***  ***  ***

有一天,我經過在一樓的教練室,聽裡面傳來的聲音,我停下了腳步。

「你後來有再幹到那個Sandrea嗎?」是Kevin的聲音。

「沒有,她不給我幹,唉!」Tom說。

「我要好好謝謝你介紹這個超正點的貨色給我啊,哈哈!」Kevin輕薄地笑著。

「對啊,跟你說贊吧!」Tom說著。

「對啊,要胸有胸,要身材有身材,會叫會扭,很久沒遇到這種好貨了。」Kevin說著。

「你有騙到她錄影嗎?」

「沒有,她後來不要,我準備東西準備著也忘記要準備錄影機了,後來一帶她進門才想起來也來不及了。」Kevin說。

我眼前發黑,有種想跳樓的衝動。

「有沒有辦法騙到她3P啊?」Kevin問,「我好想看她一邊被從後面插、一邊被我射在胸部上的樣子哦!」

「媽的,你講的我都硬了啦。」Tom也淫笑著。

我聽不下去了,他們要怎麼去策畫他們的事,我再也不想看到他們了!

我第二天起再也沒去那個健身房,白白送了一個多月還沒用完的時間回去。

【全文完】

***********************************

後記:

現在回想起來,這是個以退為進的故事,而且Kevin的創意蠻有趣的,只是之後被我聽到那段對話,讓我美好印象全消。不過,光就肉體來說,健身房教練真的沒話說

我之後又有一、兩個健身房教練的經驗,都被姐妹笑稱是健身房殺手了

我對這次的經驗真的有很多心情上不滿的地方,不過,你不得不承認,他在第一次拒絕後想出騙我去的方法,然後再想出跳猛男秀(健身房教練的優勢)是個很妙的主意,我果然也淪陷了

我猜測,他這招應該不只對我用,不知道有沒有人有類似遇到這招的,當下真的很難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