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交換的真實故事

成人文學
2013/ 10/ 14
前三十多年我都是一個非常貞潔的女人,但從那次開始,缺口一旦打開,就一發不可收拾。

我今年35歲,老公比我大4歲。結婚八年了,他是我的初戀。假如不是他一念之差,可能到現在我的人生軌跡還是那麼平淡,一起都因為交換而改變。

我不算一個非常保守的女人,但作為公務員我平時只以職業裝見人,究竟在那種環境裡不應該過於顯眼。大家也許不知道,別看機關比較正統,其實大家平時非常開放,在辦公室裡講黃色笑話是經常的事,不過我也很少參與。

老公的性格和我正相反,比較開放,比較輕易接受新鮮事物,也許是性格的原因,事情就是由他開始的。孩子逐漸大了,我們之間的性事反而越來越沒有味道,每個月有那麼一次,質量還不太好。在許許多多夫妻身上,這是一種通病,但通病卻沒有靈丹妙藥,更多人選擇了逆來順受,讓這種平淡伴隨他們終身,但有的人卻不甘心平淡。

對於生活循規蹈矩的我來說,這樣的生活彷彿很正常。但老公並不那麼看,他總是認為七年之癢,大家審美疲憊了,需要一些新的刺激喚起大家的青春。

我有時跟他開玩笑:「喚起了青春,你就不怕老婆跑啦?」他的回答總是那麼自信:「人生只有一次,我不願意讓你變成黃臉婆。」他這麼說總是讓我非常開心,但絕沒有想到居然是以那樣的形式。

第一次交換03年,他開始上網,一開始無非是看看新聞、逛逛論壇什麼的,偶然也當點小電影。有一次,一部歐美夫妻交換的電影給我們衝擊比較大,影片裡那些刺激的鏡頭令性生活平淡的我們進行了一次激動的性交,久違了的感覺洶湧而來。

從此之後,他開始偶然跟我提起交換夫妻的想法。我只當他開玩笑,也沒怎麼理會。誰知道他偷偷地去一些交換的論壇,還真的接觸到了一些這方面的人和事。有一次他在瀏覽網頁的時候,讓我撞個正著,他見我發現了,也不慌不忙地讓我一起看。

帖子裡的故事,還有照片對我震撼很大,想不到現實中居然真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老公於是試探我的口氣,是不是嘗試一下這種性愛?當時我沒有說話,只是感覺到臉上有些發燒。現在想起來,我都搞不清楚自己當時為什麼那樣,假如我當時堅定地拒絕,可能事情不會發展到今天。

老公見我不置可否,以為我默許了這樣的提議,於是更加積極地尋找交換對象。記得那是05年的春節過後,有一天他忽然拉我到計算機前,給我看了一封郵件,原來是天津的一個男人發來的,同意和我們進行接觸。我當時有些惱火了,沒想到他怎麼真的搞這種事情。

老公馬上對我進行了安撫,說只是接觸一下,瞭解一下對方的心理,而且保證假如我不同意,馬上斷絕與對方來往。

其實我當時沒有料到這裡存在一個陷阱,什麼叫「我不同意就斷絕來往」?

其實這個事情開始接觸就是不對的。雖然我隱隱約約感覺到不對,但竟然有一種好奇的心理讓我沒有跟他糾纏,這等於正式默許了,也許多年夫妻生活的平淡真的讓人有些厭倦。

對方是天津的一個私營企業的老闆,叫龍勝(化名),年齡比我老公還大幾歲。我們很快通過視頻建立了聯繫,在視頻中我看到對方是一個身材魁梧的人,樣子不帥但有些威嚴,至少不會讓人感到討厭。

一開始,都是兩個男的在視頻裡出現,實際上是為了讓雙方妻子看看。對方很快反饋過來,他老婆通過我老公了。我老公對我努努嘴,意思等著我表態,我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選擇了點頭。

那天晚上,老公邊在我嘴邊嘀咕著:「你要和一個生疏人做愛了,你很興奮嗎?」邊幹著我,我們進行了一次質量很好的性愛。

很快,我們相約了第一次見面,由於對方的孩子在外地上大學,所以約定到天津見面。一個週末,我們把孩子安排到他姥姥家,然後坐了長途汽車過去。

我們直接到了天津開發區下車,龍勝已經開著他的帕薩特來接我們。龍勝是一個身高1米85的大個,身材非常魁梧,在他面前,我老公1米73的個頭顯得氣勢上弱了許多。龍勝看上去感覺跟個黑社會老大似的,我和老公交換了一下眼神,兩人都不禁笑了出來。

其實龍勝是個脾氣非常隨和的人,跟我們介紹了一些情況,很快雙方就顯得有些融洽了。只是作為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活動,我心裡始終有些緊張,我感覺臉上的笑臉都有些僵硬。

龍勝從倒後鏡看出點什麼,笑著道:「徐太太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活動吧?緊張很正常。不過你別擔心,隨時可以選擇退出,假如實在不行,我們四人坐著聊天都可以。」我的臉唰地紅了,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不一會就到了他們家,是一個兩層的複式頂樓,大飄窗俯瞰了整個天津開發區,景色非常美麗。龍的老婆已經預備好飯菜,招呼我們趕緊吃飯。

龍的老婆姑且叫大嫂吧,年齡快40歲了,說實話,長得並不怎麼樣,比起我差遠了。我對自己可是滿有信心的,1米67的個子,115斤,身材略略豐滿,但配合75C的胸,可以說是相當的性感。

大嫂才1米6,人不胖,甚至可以說有些瘦,不過她氣質倒還行,像個有社會地位的人,原來是大學裡的講師。我真不明白老公圖什麼,也許是因為他比較喜歡瘦女人的緣故吧!當然男人看女人和女人看女人的評價標準是不同的。

很快我們就吃完了這頓心不在焉的飯。大家在客廳坐著看了會電視,氣氛有些尷尬。不過還是龍勝打破了這種沉默,他用詢問的口氣對我們倆說:「要不我們到上面主臥去看看影碟?」老公看了看我,我低著頭不說話,老公就點點頭。

龍勝夫婦帶著我們上了樓,大嫂隨便地坐在床上,老公也大咧咧地坐到床的另一邊,我小心翼翼地坐在窗邊的貴妃榻上。龍勝打開電視,挑了一張A片放了起來(和許多交換的描寫很相似),看來他已經是經驗豐富了。

看了一會,龍勝跑到我身邊坐下,我手足無措,不知道怎麼應付。老公看上去彷彿沒所謂,衝我們倆笑笑。過了一會,他見我沒反應,就把手攬住我的腰,那隻大手在我腰上一握,我居然感到有些酥軟的感覺。

龍勝在我耳邊小聲說道:「我一見你,就挺喜歡你的。」我的臉馬上燒得不行了。他加了點勁,我便靠在他身上。老公見此,也順勢倒在床上,滾到大嫂身邊,大嫂也沒拒絕,讓他這麼抱著。

又看了一會,龍勝也許覺得差不多了,就提議:「大家去洗澡如何?」老公表示同意,拉起大嫂就走進浴室。他這一走,我有種被拋棄的感覺,心裡不禁歎了口氣。

龍勝見我老公走了,馬上一伸手把我摟進懷裡,我有些吃驚地呻吟了一聲,他以為我在鼓勵他,嘴巴不由分說把我的嘴蓋住。不得不承認,他是個非常懂得接吻的男人,我被他吻得很舒適,我們的舌頭攪在一起,竟然有些來電的感覺。

龍勝見我就範,手開始隔著衣服揉搓起我的乳房,我的身子逐漸軟了下來。

他拉開我的衣服,由於是冬天,裡面還穿著毛衣什麼的,所以有些不方便,他命令似地說:「脫了。」我竟不由自主地解開扣子,他的話似乎有股魔力,讓我無法拒絕。

我站起來脫,他坐在那裡欣賞。一開始有些不好意思,衣服一件一件離開身體,我更加羞澀,究竟讓一個之前從來沒有婚外性經驗的女人在生疏男人面前裸露絕對不是那麼輕易接受的。

我只留了一套內衣在身上,感覺有點冷。他向我招招手:「來,幫我脫。」我又無法拒絕,順從地走過去幫他脫起衣服來。一開始我是站著的,動作起來頗不方便,他拉了我一把示意讓我跪下,我居然再次聽話地跪下幫他除衣。

龍勝的身材的確很魁梧,看得出來,他年輕時身材健美,但四十多的人終歸被歲月催出了一些肚腩。讓我驚異的是他那根陽具,當脫去褲子之後,我感到在白色的三角底褲中,它竟然是如此大。

他忽然拉我的手放在陽具上,我吃驚地抬頭看著他,龍勝微笑著道:「你不想看看它嗎?」我被他逗得「噗哧」一笑,氣氛一下子融洽了許多。

這時,老公和大嫂已經洗完澡出來了,我的臉再次潮紅,龍勝拉起我對我老公說道:「徐太太真是尤物啊!哈哈……」我老公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地乾笑。突然我感覺有些不好,怎麼自己老公顯得有些猥瑣?可能是第一次交換,他也非常緊張。

龍勝拉著我進了浴室,裡面的熱水還放著,他伸手在我乳罩背後的搭扣上一彈,我兩隻大乳房馬上如釋重負般被解放了,接著他又解開我的發扣,一頭漆黑的卷髮瀑布般撒了下來。

他從後面摟著我,親吻我的耳垂,雙手上下齊動,右手玩弄著我的乳房,左手插進底褲內進犯我的私地。一開始我還努力夾著腿反抗,可他鼻子裡噴出的熱氣讓我渾身發軟,嘴裡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呻吟。

他為了方便,居然拉起我的大腿架在浴盆邊緣,私地再也沒有了反抗,他粗壯的手指長驅直入摳挖著我的花蕾。我再也禁止不住那迸發的春情,底下已經氾濫了,我放肆地呻吟著:「啊……」我一隻手伸到後面撫摩著他的背頸,另一隻手被他牽引向下身,捉住那要命的陽具,它是如此地大,比老公的大多了!

不知不覺中我被轉過身來,我們再次激烈地擁吻,這次我是主動地接受。我感到他的陽具頂在我的肚子上有些堅硬,就自覺地替他脫去底褲,黑色的陽具,龜頭熠熠閃光,我衝動得差點暈過去。

他按了按我的肩膀,使了個眼色,我又無法抗拒地跪下來給他口交,我的嘴幾乎盛不下那碩大的陽具,「哦……寶貝,真舒適,你真是尤物!」龍勝的聲音彷彿是一種鼓勵,我更加賣力,學著A片裡的女主角。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讓他舒適,只是覺得服侍他可能要比服侍老公更專心。

吃了一會,他拉起我進了浴盆洗澡,他還教我如何在乳房上打上沐浴液給他擦背,笑稱這叫「鮑魚擦頭」。乳頭在他寬廣的背上往返揉動,不時如過電一樣讓我顫抖,此時我的身體異常敏感,已經隨時渴望男人的進入。

等我們走出浴室,老公已經和大嫂幹起來了,只見他坐在床上,兩人的下身結合在一起,大嫂仰著頭,身體扭動著發出銷魂的呻吟,老公的陽具在她陰戶中不停穿插著。老公用眼角的餘光看了我們一眼,馬上又陷入到瘋狂的做愛中。

在我腦海中一直有個問題,就是我老公跟別人做愛時到底是什麼樣子?忽然我有一種吃醋的感覺油然而生,也許是因為老公剛才有些忽視我的眼神。

龍勝拉我坐到貴妃榻上,重新開始了對我的攻擊。我的身體經過刺激之後已經變得非常敏感,其實下面的潮水根本就沒有停息過。我發覺他挺壞的,我坐在他懷裡,正對著大床,我雙腿搭在他毛茸茸的大腿上,他的陽具從我兩胯中穿出頂著我的私地,但他並不急於進入,只是用各種手法玩弄著我的乳房,還有氾濫的花心和陰蒂。

他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怎麼樣?你老公似乎很喜歡操我老婆,你看他幹得多來勁!」我知道他是在刺激我的心靈,但我還是醋意盎然,閉上眼睛回頭,用手摟著他的頭和他接吻,這次我是主動的。

他把我抱起來放在貴妃榻上,呈趴著的姿勢,陽具的龜頭不時地頂著我的陰唇。我知道他要進入了,我的身體緊張地等待著這一刻,可它卻彷彿不得要領,頂在下面亂攪,我有些受不了了,焦躁地扭動著身體,他卻在我耳邊說:「想要嗎?自己放進去。」我幾乎不加思考地伸手扶著那碩大的陽具對正我的花心,同時扭動著身體迎合它的進入,這時的我已經處在忘我的狀態,我急切地需要陽具的進入。當它破開我的陰唇插進去的時候,滿足感一下子從陰道中生起。真粗啊!我如釋重負般地長長呻吟。此時,老公正看著我,神情怪異。

我聽見他的身體撞擊在我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響,這種聲音是如此地淫糜,讓我不能自已。這時,我聽見老公忽然發出一聲沉悶的怒吼,這是他射精了,於是我更加放肆地淫叫,配合著龍勝操弄的節奏。

龍勝彎下腰伏在我背上,雙手伸到前面肆意地蹂躪著我豐滿的乳房,這讓我忽然產生了一種屈辱的感覺,覺得自己被玩弄,可這種感覺進一步驅使身體的感受。過了幾分鐘,我已經快衝上高潮,叫聲越來越急促,說實話,龍勝讓我達到高潮根本沒用多大力氣似的。

他似乎感到了我的狀態,忽然加快速度,當我快要達到頂峰時,他猛然拉起我的頭髮,讓我的身體後仰,這種疼痛成為了高潮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忘情地叫喊著、顫抖著,眼淚從眼眶中飄出……不知道過了多久,龍勝還是不停操弄,他的力量似乎永無止境。我已經不知道有過幾次高潮,兩手無力地支撐著身體,無奈地在那操弄中搖擺,嘴裡發出求饒的聲音:「大哥……受不了了……饒了我吧!我要死了……」龍勝把我翻過來,讓我仰躺在榻上,我終於得到了一絲喘息的機會,隨後我看見他的臉,嘴邊帶著勝利者的微笑,再次進入我的身體,我徹底崩潰了……這是一個沒有窮盡的夜晚,不知道龍勝為什麼有那麼強大的性能力,我先後又被他幹了兩次。之後那一次,老公和大嫂也加入進來,大嫂吃我的乳頭、我替老公口交,當時的情形非常淫蕩,我以前從來沒有想像過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在他們的夾攻下,我經常迅速地達到高潮,然後一直漂浮在那個狀態,高潮一個接一個。老公也和龍勝交換著來操我,我不停地接受男人的衝刺。

後來老公成為了觀眾,他在觀看著一個孔武有力的男人玩弄他的老婆,直至把精液射入她身體深處。他的神情從一開始的興奮,到後來有些醋意,可我似乎產生了一種報復的心理,就是你想交換的,你要的就是這種滋味嗎?

從晚上9點一直玩到天將破曉,這場刺激的宴席才宣告結束,我已經洩得沒有力氣,倒在老公的懷裡睡著了。還好,他沒有出讓這最後的權利。

這一睡一直睡到週日下午兩點,等我起來的時候,我發現他們已經穿戴整潔坐在客廳裡聊天。大嫂顯得非常開放,不停地跟我解釋,原來從兩年之前,他們已經開始了交換,並有過十幾次成功的經驗。龍勝沒怎麼說話,坐在一旁,不時看我一眼,那眼神讓我渾身發麻,讓我想起昨天晚上那淫蕩的經歷。我老公有些萎靡,原因很好理解。

坐了約莫半個小時,老公提出要走了,龍勝夫婦沒有阻攔,只是說了些讓我們再坐會之類的客套話。龍勝開車把我們送到長途汽車站,我們坐車回北京,一路上,我和老公很少說話,我緊緊地摟著老公,彷彿怕失去什麼。

這次經歷過後,生活重新恢復了正常,只是老公不再熱衷於交換了,而他在床上的表現忽然變得兇猛起來,經常非常粗暴地幹我,彷彿是受了那次的刺激,因為他時常在做愛中問我:「是不是龍勝的雞巴比我厲害?」我知道他自尊心受挫,所以也只能多給予安慰。

雖然老公比以往積極了許多,但由於客觀條件限制,我再也沒有感到那天的感覺,讓我顫抖的感覺。

黑暗的君王時間很快過了兩個月,老公因為出差要去南方呆一個月。天意弄人,一個電話忽然而來……在老公走後的第十天,我接到一個電話,竟然是龍勝打來的!所以我有時候想:人到底是不是被命運所操縱的呢?

龍勝在電話裡說:「大哥想你了,什麼時候再來啊?」我說:「老公出差了,不能去啊!」龍勝說:「他走了,你不是很寂寞嗎?來天津,讓大哥看看你。」我說:「不能這樣的,我答應過他,交換必須雙方都在。」龍勝說:「誰說這次是交換?我只單獨找你,你是尤物,不應該被寂寞鎖住身體。來吧,週末我等你。」龍勝的話如重錘一樣敲擊著我的心靈,我一時語塞,心裡怦然而動,竟然不知道繼續拒絕。

龍勝接著說:「我知道你忘不了我,何必欺騙自己呢?我為你預備一個美妙的夜晚。妍,我很喜歡你,很想見到你。」他的話語對我來說彷彿就是道命令,從那天晚上起我就發現了這個問題。是的,我無法拒絕他的請求,我只能以「考慮一下」作拖延。掛了電話,我陷入到無邊的痛苦中。

我知道,現在已經不是所謂不涉及感情的交換那麼簡單,我正在滑向危險的邊緣。我心裡感到有些懼怕,一個35歲、已經過了春情萌動年齡的女人,她有著正當的職業、有著幸福的家庭,但正在面對一種致命的誘惑,有些無力反抗。

到底是什麼讓我混亂?有些迷惑,是他巨大的陽具,還是威嚴的相貌?或者是他身上具有的霸氣?

掛上電話,我下意識地撥了另一個號碼,那是老公的電話。

「喂……老婆,是你嗎?」電話那邊響起那熟悉的聲音。

「是我……」我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哦,怎麼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此時是下午3點。

「想問問你還有多長時間回來。」「啊,就這個啊?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呢!不是已跟你說了嗎,至少要到月底。」電話那一頭,他語氣輕鬆。

「……哦,不能早點嗎?我想你。」沉吟了一下,我說出這句話,這是我作出的最大努力。但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告訴他剛才龍勝約我的事。

「希奇啊,你從來不會這樣,發生什麼事了嗎?」「哦,沒有,昨天晚上看了個片子,有點想你而已。」我撒了個謊。

「是不是那種片子啊?」「你就是知道那事,不是啦!」我腦海裡激烈地交鋒著,說還是不說?

「還有個事……」「哦,有什麼晚上說,我已經進了人家公司了,先這樣。」說著他就掛機。

聽到電話那端的盲音,我有些失落,在掛機那一瞬間,我本來是打算跟他說的。

這天晚上,我等待著老公的電話,我心中甚至把這當作命運的考驗,假如他給我電話,我便告訴他龍勝的事,並拒絕龍勝;假如沒有電話來呢,我不知道怎麼辦了。終於一個晚上他的電話沒有打來,同時伴隨我的是失眠的長夜,這是否又是命運的安排?有時候我很相信命運。

又過了兩天,到了週五,他再次打來電話。他問我什麼時候能來,我沉默了一會,他也沉默著等待,我彷彿感到電話對面那個信心十足的微笑。我倔強的天性忽然爆發:「不,我不去。」電話那頭傳來有些失望的語氣,他也沒有進一步誘惑我,就掛上電話。我似乎出了一口大氣,但同時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難以言表。這是我做出最後的抵抗,當時我很慶幸自己還能有這樣的勇氣。

轉天到了週六,兒子約了同學去郊遊。我以為,事情已經過了,一個寂寞的黃臉婆只能以逛商場來打發時間。

正逛著,電話忽然響了起來,我一看,竟然是龍勝的電話。

「我在北京,你在哪?」我的心竟然撲通撲通地跳了起來,我說:「我在外面逛街。」「和老公在一起?他回來了嗎?」「沒有,他還在出差。」「那好,你現在過來吧,我在XXX賓館412房等你。」他的語氣不容分說。

我還想說什麼,可根本就沒有機會,他已經掛了電話。這時的我彷彿陷入無邊的大海中,我該怎麼辦?根本沒有主意。

我茫然地在商場裡走著,根本不知道方向。要不,見他面時直接跟他說清楚吧!說來也希奇,這種危險的想法竟然在那一刻閃出,於是,腳步不經意地移到了商場門外,打了車直奔賓館去了。

走過酒店的走廊時,我下意識對著樓梯口的鏡子觀看了一下自己的著裝,上身黑色的高領毛衣,緊繃在身上突出了豐碩的乳房,一條格子的絨裙,下面是一雙高筒靴,頭髮捲著披下來。鏡子中的我是如此地性感,我開始有些惱火,竟然穿了這樣的一身。

敲門,裡面聽到一些聲音,門開了,那魁梧的身軀現入我的眼簾,天啊!他居然沒有穿衣服,只穿了一條底褲。他對我笑笑:「你終於來了,我知道你一定會來的。」說著一把將我拉過去擁在懷中,嘴已經封到了我的嘴上。

身後的房門緩緩地關上,門鎖合上的聲音,如重錘一樣擊碎了我的心靈,它彷彿關上了回頭的路。

我想反抗,但他是那麼的有力,只要一靠到他的懷裡,我便失去了力氣。擁吻了好一會他才放開我,我連忙說:「我來是為了……」可他用手封住我的嘴,指了指浴室,用命令的口吻說:「去,洗洗,別那麼累,放鬆些。」當我走進浴室那一步起,我知道我再也不能做出任何反抗了,我徹底投降。

隨便吧,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心裡這麼想著,閉上眼睛,脫起衣服。

當水澆到我身上的時候,我無比的愉快,壓在我心頭好幾天的石頭終於解放了,至少這算是一個解脫的方法。

忽然一雙手從身後插到我的脅下,我知道是他到來了,閉上眼睛,享受著他的撫弄。我感到下身有根硬梆梆的東西頂住,我馬上抓住大哥堅挺的陽具,大哥將我推靠浴室牆上,我雙手扶牆,屁股挺起來摩擦著身後的野獸,噴頭的水撒在我們身上。

大哥擠出一些沐浴液,將它抹在我的屁眼上,手指摳挖進去。他跟我做愛時經常喜歡刺激那裡,其實屁眼是我非常敏感的地方,但這次頂上來的竟然是他的陽具,而且經過手指和浴液的潤滑,碩大的龜頭竟然頂了進去!

我大吃一驚,回頭瞥著他:「不要,大哥,別……」他溫柔地說:「妍,我要你全部都屬於我。來,放鬆,放鬆。」沒有辦法,我努力地迎合著她,他的大東西一點點往裡突破,我的疼痛感逐漸產生,更有甚者還伴隨著一點便意。可隨著他的陽具的抽插,這些感覺很快便讓路於腫脹感。不過說實話,並不像人們想像中那麼興奮。

但大哥卻非常興奮,他一開始溫柔地摩擦,沒多久就變成了快速的衝刺,他一邊抽插一邊瘋狂地揉搓著我的乳房,這次他竟然更快到達了高潮。

休息的時候,我們聊了很長時間,當聊到我交換的過程時,龍勝似乎很認真地想了想,說道:「知道你一開始的時候為什麼沒有拒絕嗎?其實是因為你潛意識中早已厭倦了平淡的生活……」「不是的,我可以甘於平淡。」我連忙打斷他的話。

「你不過是嘴硬而已。但你為什麼有這種潛意識呢?那是因為你本身就是一個淫蕩的女人,你需要這樣的男人給你這樣的快樂。而潛意識是你無法知道的,否則怎麼是潛意識呢?那麼就是說這是你命運的安排。」我被他這麼一說,腦海有些混亂了,心中有個聲音在詢問自己:難道這真的是命運的安排?

他又使勁地抱著我,喚著我的名字:「妍,你是一個尤物,是我見過最性感的女人。你命中注定是我的女人,讓你的身體享受最熱烈的性愛。」他的氣我是人渣我發廣告帖禁用此網址柔的聲音讓我完全溶化了,心中那個聲音在回答:是的,江可妍,這就是你的命運。

整整八小時裡,我和大哥一直光著身子糾纏在一起,幾乎沒有離開過床上,我們除了休息,就是做愛.我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這種生活,無憂無慮地做愛,甚至連睡覺的時候也撫摩著他的陽具。過去三十多年貧乏的生活所帶來的壓抑一旦被釋放,是非常可怕的。我已經搞不清楚,到底喜歡的是他,還是屈從了那所謂的命運?

說實話,他給我帶來一種很充實的感覺,他的胸膛是那麼寬廣、那麼厚重,一種安全感縈繞著我的頭腦。女人最需要的可能就是這種充實的感覺,而不是在無聊空洞的日常生活中耗費生命。

從那天開始到老公回來總共十二天時間,他便一直呆在北京,我幾乎天天都要過去見他,有時是下班後,有時是晚飯後,有的時候甚至中午就離開單位。那十二天我有些瘋狂,滿腦子都在想著和他幽會,我完全被激情燃燒著。

老公回來前一天晚上,我想了個借口晚上沒有回家。在臨近天亮的時候,他再度將我送上高潮,我瘋狂地叫著:「你愛不愛我?愛不愛我?」他沒有回答,只是一味地微笑,勝利者的微笑。

從此以後我成了龍勝的情婦,他經常尋找各種機會到北京公幹或者其它什麼理由,但我非常清楚,都是為我而來。每次他的到來都會讓我有種緊張的情緒,不知道他又會給我帶來什麼樣的花樣?為此我還特地去上了環,預防懷孕。

他對於我來說,是黑暗的君王,讓我無法抗拒,每次都盡量抽出時間跟他見面。他在北京有一處房子,專門為了此事而停止了出租,他一來,我就會消失幾個小時到那裡和他淫亂.他非凡喜歡我穿著性感內衣在浴室邊衝著水邊做愛,有時候我發現鏡子中的我,白色緊身內衣被水沖濕緊貼在身上,深色的乳頭在白色內衣中若隱若現,濕透了的頭髮貼在身上,身材玲瓏剔透、神情嫵媚沉醉,我發現原來我竟是如此性感,我可能真是大哥說的尤物!

對於我的身體,龍勝彷彿有著無窮的性趣,他龐大的身軀經常覆蓋著我,他的身體肆意地玩弄著我的身體,有種要把我吞沒的熱情。他展示出各種各樣的性交技巧,是如此地精妙,有的甚至非常比如他忽然拿出眼罩蒙著我的眼睛,把我綁在床邊,用下流的語言蹂躪我,甚至用夾子來夾我的乳頭,因為對他的迷戀,我都忍受了下來,甚至刻意去討好他。直到很久之後,我才知道那叫SM。

和他做愛的過程中,我還發現自己是一個能潮吹的女人,這個詞也是他告訴我的,意思就是高潮時花心會噴水。每次噴水我都感到莫名的興奮,因為他顯得更加興奮。

每次和他玩過之後,我回到家都會無法面對老公,而且和他的性愛變得越來越無趣。與龍勝相比,老公彷彿跟小學生一樣,但我反而更加盡力地配合他讓他趕到快樂,我知道這是我的負罪感作怪。半年來,老公居然沒有任何察覺,這更加驅動著我的負罪感。

其實,隨著時間的發展,我發現,那十二天裡感受到的激情並不能讓我永遠保持快樂,更多的時候我是在矛盾中痛苦渡日。和龍勝一起盡情地享受著肉體的快感,和老公做愛時要死的心都有。

自贖之路9月底的一天,我又接到了龍勝的電話,他週四會來北京,讓我做好預備,等待新的遊戲。儘管半年過去了,但每次接到他的電話,我竟然還會心如小鹿亂撞。

週四下午,我就跟單位請了假到了他在北京的房子,龍勝早就在那裡等著我了。我們見面幾乎什麼事情都不做,就是直奔主題。

一進門,同樣的熱吻,他彷彿永遠那麼熱情。兩人分開後,他微笑看著我,我知道下面是什麼,於是自覺地脫去衣服。現在我已經學會了如何脫衣服能取悅他,我慢慢地脫去外衣、解開襯衣鈕扣,然後鬆開裙子,扭動著將裙子褪下。他坐在床上,瞇起眼睛欣賞著我的表演,在裡面我穿著黑色吊帶緊身內衣,下面穿著黑色絲襪,這是他最喜歡的裝束。

脫了之後我會幫他脫掉衣服,然後讓他坐在床邊,開始用嘴服侍那讓我迷亂的陽具。有時我還會用乳房為它乳交,他非常享受地哼著,現在我的口活已經讓他非常滿足了,看著他滿足的樣子,我更盡力地給他舔弄。

過了一會,他拿出一個眼罩幫我戴上,這是經常的道具。戴上後,他把我推倒在床上,粗暴地進入我的身體。這就有點希奇了,平時他都很耐心,經常前戲就做上半個小時。不過不容我細想,我已經沉浸在堅硬、粗大的感受中。

由於離上一次他來已經有半個月了,所以我貪婪地享受著他的操弄。我彷彿責怪他對我的冷落,瘋狂地扭動著身體。

操了一會,他忽然把陰莖抽出離開了我的身體,讓我感到一陣空虛。他道:

「你等會。」說完就走開了。我並沒有感到很希奇,因為他有時會在玩的過程中搞點新意思。

不一會他又回來了,陽具再次進入我的身體,但我忽然感到有些不對,因為他那根東西我再熟悉不過了,可是此時的感覺和以前不同。我猛地拉開眼罩,吃驚地發現,此時壓在我身上的竟是一個生疏人!而龍勝正坐在旁邊微笑地看著我們。

這個生疏的男人可能和我差不多大,見我睜眼,更加加快了速度。我驚叫:

「大哥,這人是誰?」龍勝還是保持著微笑道:「妍,這是給你預備的禮物,我們今天玩3P。」我還想掙扎,他彎下身來,壓著我的身子,和我吻了起來。我被兩個男人壓著根本動不了,下體任由那生疏人操弄著。

龍勝靠在我耳邊說:「上次我不是跟你提過嗎?你還說我不敢,這不就來了嗎?」我終於記得前兩次他說過的話,我以為只是玩笑,因為之後一個月都沒有再提過,沒想到是真的。

我痛苦地閉上眼睛,放棄了反抗,龍勝把我抱起來,讓那人躺下,讓我坐在他身上,用陰道套入那人的陽具,然後他拿了點什麼在我屁眼上抹了抹,就挺著大東西插進了我的後門。

雖然以前他也曾要過我的後門,但這次感覺非常不同,兩根肉棒同時在我的下身前後夾攻,我早已經被開發得很敏感的身體,馬上被他們驅動,剛才還有的一些驚奇和反抗已經消失無蹤。他一邊操著,一邊用鬍子在後面蹭我的耳朵,這是他最習慣用的招數。

在A片中,我曾經無數次看過這種情景,現在居然真的發生在我的身上。我的腦海被一種淫糜的想像左右著,我如A片裡的淫婦一樣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聯手操弄著,我任由身體去接受前後兩個男人,很快便被兩人弄上了高潮。

他們先後在我陰道和肛門裡射精後,這場3P淫戲始告一段落,我才知道,這個初次謀面的男人是他一個交換夥伴,叫高先生。休息了一會,高先生又淫笑著躺在我身邊,粗魯地佔有了我,而龍勝卻是一臉的微笑,自信的微笑。

那天我和他們兩人一直玩到晚上9點,龍勝才放我離開。

秋天的北京,天氣有些涼了,一陣冷風吹來讓我忽然感到異常嚴寒。那個讓我著迷的男人居然輕易地讓我和別人分享,那麼我在他心中到底是怎樣的地位?

也許我不過是一個玩物而已,是他眾多玩物之一,不過現在他對我還感愛好,他會在我身上尋找各種各樣的樂趣。

一路走我一路想著,淚水不禁流了出來。忽然覺得自己無比地下賤,和一個妓女沒有什麼區別,我知道這是悔恨的淚水。我忽然無比憎恨我的老公,是他的好奇和色慾讓我走上了這一步。

女人始終是感情的動物,對一個男人的愛可以讓她為他做任何事,但龍勝對我的態度,讓我第一次對這種感情產生了懷疑。沒有感情,女人始終不會為身體而對一個男人迷戀,至少我不會這樣。

在這之後我努力斷絕和龍勝的來往,雖然在之後幾個月時間裡,我偶然還會赴他的約會,但我卻下意識地減少對他的依靠,比如尋找出差的機會,藉此避開他。

龍勝似乎感覺到什麼,在與我偶然的幽會中雖然他依然非常勇猛如昔,但有時候空檔的時候,我和他會長時間不說話,經常產生失落的感覺。我確定和他的關係快到頭了。

這種失落的感覺傳染到了我的現實生活中,我和老公的關係也越來越冷淡,有時候一個晚上我們都不會說一句話。他從來不會去感受我,所以這麼長時間,我都是一個人在肉慾中孤身奮戰。假如他關心我多一些,假如對我的感受敏感一些……06年1月1日,我特定挑選了這一天給龍勝打了個電話,我決絕地在電話裡對他說我不會和他在一起了。可想而知,電話中的他是如此地驚奇,不過他迅速又恢復了對我的自信:「妍,你擺脫不了的,這是你的宿命,你命中注定要跟著我。」「收回你這一套吧!我已經想通了,我不過是你的玩物,我不會再這樣下去了,你不要再打攪我的生活。」說完我便掛了他的電話。這一刻,我有些解脫的感覺。

其實龍勝並沒有真正瞭解我,我是個倔強的女人,認定了的事情是無法挽回的,而正是這種倔強的性格將我從中拯救出來。對,他說得沒錯,我是被命運左右的女人,最終是我的性格讓我離開了他。

雖然之後他很長時間對我百般引誘,但我咬牙堅持不去赴那些讓我曾經快樂過、但現在更多是痛苦的約會。甚至我將手機號碼改變,幸虧在與他交往的過程中,我長了個心眼,一直沒將工作單位和單位電話告訴他。

龍勝,這個曾經讓我顫抖的人,在與我糜亂了一年之後,終於在我的生命中消失了。

06年春節過後,也就是我步入深淵一週年左右,我和老公提出離婚,因為我覺得我是被他出賣了才走到這一步。對於我的決定他非常吃驚,並極力希望我能回心轉意。在問及原因時,我死活沒有告訴他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在我眼中是個可憐又可恨的男人,我不想讓他徹底失去生活的信心。

我對他說:「假如你不相信我,那麼請你看看我婚後的生活,我不會因為別的男人而做出這樣的決定。」是的,我不是因為別的男人做出的決定,只是我不願意越走越遠,我要回來,尋找那個心安理得的我,那個沒有痛苦和肉慾糾纏的我,哪怕一切已經無法再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