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網友在奧迪車裡的一夜

成人文學
2013/ 10/ 14
我是一個司機,今年22歲,給老闆開車的,奧迪A6L。老闆對我不錯,他的外出也不多,平時沒事的時候就讓我到公司的休息室上網,說總在車裡坐著輕易長痔瘡,呵呵~

開始的時候我玩遊戲,這邊掛著QQ,一天,QQ有新的消息,因為在遊戲中我就沒在意,後來老闆要出去,我趕忙退出遊戲,點了一下信息,是加我好友的,女的,32歲,盤錦的(我在瀋陽),由於要出車,我也沒和她說話,通過之後就匆匆下了。

我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2點多了,再上QQ的時候她還在,而且QQ裡有她的消息,「你好」,「在麼」……我正猶豫要不要先開口說話的時候她發來了信息:

「你好」

「你好」

「怎麼不和我說話?」

「啊,不是,我在工作,沒時間啊……」

「哦,你是做什麼的?」……

我們就這樣聊了起來,後來我知道她是自己開便利店的,因為店裡也不忙,就上網打發時間。我說我22歲,她說你太小了,我比你大十歲呢~但是她又說,我喜歡和比我小的人玩。快5:00的時候我說我要下了,因為要送老闆回家,她說很喜歡和我聊天,捨不得我,於是約好第2天繼續聊。

結果不巧的是,老闆上車的時候告訴我,回家預備一下,明天去北京,明天早上6:30到他家接他。我暈!~

在北京待了3天,天天都很忙,所以沒時間上網,等我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9點多了,我打開QQ發現她給我發了好多信息,大部分是說我是騙子等等的,我問了句「在麼」,沒想到她還在,我和她解釋我沒上網的原因,她說不信,我說你怎麼才信?她說你來請我吃飯吧。呵呵!~我真的是頭一次碰到這樣的事,腦袋有點充血,我說好啊,但是我得和老闆請假,她說好,她隨時都有時間,讓我安排好時間之後給她打電話,並給我留下了她的手機號。

當晚我失眠了,激動?懷疑?還是什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明天要和老闆請假!~

我和老闆說想開車回奶奶家看看,老闆很大方,他說正好後天要去深圳,這幾天車就歸我了,等他回來的時候接他就行,和老闆請好假以後我給她發了條短信,大意是明天上午10點鐘左右到,她說好的,然後給我她店的地址。

第2天早上不到7點我就出門了,兜裡揣了上月的工資-1000元整,實在是有點激動,一個半小時以後我到了盤錦市內,可是在GPS上卻怎麼也找不到她店的具體位置,後來好頓打聽才找到一個不大的便利店,我看到一個中年女人,長髮,很直,從車裡看不清是什麼顏色,我給她打電話,結果這個女人真的接了電話!~我判定就是她,我說姐姐我到了,她說你在哪?我就在你門口的車裡,你出來吧。

她掛掉手機,和店裡的夥計打過招呼就奔我而來,看了下全身,身高160上下,不算胖,長的還不錯,和這個年齡段的女人比沒什麼出奇的地方,先是開門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然後坐在我旁邊,我們都有些尷尬,後來她打破了尷尬,我們去吃飯吧,你頭一次來盤錦吧?我給你接風。我說別,說好了的,我請你。然後我們相視一笑,沒有過多的交談。

到了飯店她點了幾個菜,然後要了2瓶啤酒,我趕忙阻止,我開車,不能喝酒,但我看她的意思好像是想喝一點,我一咬牙,那就來2瓶吧。我捨命陪姐姐。

她聽完笑起來,很溫柔的笑。喝上酒之後感覺都放鬆了許多,我問她,你一天不在店裡沒有事麼?

她說沒事的,我是自由主義者。我說你老公不管你呀,她說偶然一次沒關係的。不知不覺都喝5瓶了,我平時是不喝酒的,雖然我才喝了不到2瓶,但是已經明顯感覺到,再喝就沒法開車了,萬一刮了沒法和老闆交代,她也通情達理,說別喝了,我們走吧,我說好。隨後結帳走人。

上車一看都2點多了,真不知道這飯吃了這麼長時間,我說我們去哪啊?她想了想說,我們去唱歌吧,我想也好,能找個地方醒醒酒。這時她拿起手機打電話,「喂,志偉(應該是她老公),我今天去我媽那,晚上你自己吃點吧。」我也沒過問,隨她指引來到一個KTV,把車停好找了一個小包,又要了一打啤酒!

我看那酒眼睛都綠了,就說了3字:還-喝-啊!

她笑了笑說,你不喝也行,那就唱歌吧!~其實我最不愛唱歌,應該是不會。

挺難聽的,我說我還是喝吧,你唱~我們坐在一起,她拿著麥,我拿酒瓶,昏暗的燈光讓我有種莫名的衝動,我看著她唱歌的樣子,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說出那句話:姐,你挺漂亮的。因為酒精的作用,她的臉本來就有些紅潤,加上我這句話變的更加的嫵媚,漂亮,我想我能有這樣的感覺可能也是酒精的作用吧!~她沒說話,只是靠呵呵的更近了。

我順勢摟著她,我也不知道我哪來這樣的勇氣,這時我忽然明白一個道理:網友見面難道只是吃吃飯這麼簡單麼?所以我覺得現在做的事是順理成章的!~於是我更加大膽,放下酒瓶,右手攬過她的肚子,有一點贅肉,但是並不妨礙手感,我輕輕的親了她一下,她遲疑了一會,然後轉過頭,向呵呵過來,我立即迎上去,吻住她的嘴,瞬時我感覺渾身一陣痙攣,然後就放鬆了,我撩起她的衣服摸她的乳房,有些懈,不是很堅挺,然後鬆開她的嘴向下搜索著,她很配合,放下麥撩起自己的衣服和胸罩,這樣那對乳房就沒有拘束了,我咬住她的乳頭用力的吸,右手在揉那個,她低聲的呻吟著。

忽然有人敲門!我們忽然都驚醒了,她連忙整理衣服,我問誰啊?是服務生,那意思是說聽半天沒人唱了,看看人是不是走了。大爺的,看到我居喪的表情她笑著對我說,我們換個地方吧。我說好,結帳,開車走人,我說去哪?她說她不喜歡旅館,太髒,我開玩笑說那就在車裡吧,呵呵。

沒想到她當真了,她說好啊,正好沒試過!我腦子嗡的一下,我回過神說,那我們把車停哪啊?她說往前走吧,找個胡同進去就成,那晚上沒什麼人。走了大概7,8分鐘,她指路,終於找到一個路燈很少的胡同,我把車停在暗一點的地方,熄火。

我卻不知道怎麼開口了,她看著我,說,你就預備這樣坐著麼?傻弟弟?我說去後面吧,然後我們下車坐到後面,把車鎖了,基本是漆黑一片,這樣我更放的開,我們抱在一起吻著,手伸進她衣服裡抓她的乳房,她自己解開胸罩的扣子,這樣我摸起來就更順手了,她也在撫摩我的老二,她還說,還是小伙厲害,說硬就硬,我把她按在座位上,吮吸她的乳頭,她呻吟著,身體也隨著扭動,我解開她褲子的扣子和拉鏈,然後脫她的褲子,她配合的抬起屁股,脫掉鞋子,然後自己脫掉上衣和胸罩,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能感覺的到,我也脫自己的上衣,她過來解開我的牛仔褲,比較誇張的是她連我的內褲一起拽掉。

然後用手套弄我的老二,然後一下含到嘴裡,我差點射了出來,實在太刺激了。她一下一下的吞吐,我也在揉捏她的乳房,忽然感到要射,於是我制止了她,我說,姐姐你再舔我就要射了~她起來笑笑說,真笨~我說好,我看看姐笨不。

我脫下她的內褲,並把她的2只腳也放在座位上,我坐在地板上舔她的B,她忽然抽了一下,然後說你慢點。我能感覺到她的陰毛很多,水更多,味道有點騷,但是不嗆人。

我一邊舔一邊掏她的陰道,流了很多水。她用手抱著我的頭,她的叫聲也越來越大,動作也大了起來,然後幾乎是顫抖著說,我要他……我坐回座位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我對她說,我沒帶TT啊,她笑了一下,從她的包裡拿出一盒,說,從店裡拿的,然後我打開後坐的頂燈,她拿出來一個,還用手在我老二上套了幾下才幫我套上。

然後騎到我身上,我隨手關了頂燈,她很熟練的就將我的老二塞了進去,然後深吸一口氣,慢慢上下的動著,我2手掐著她肥大的屁股,中指在她的肛門上活動著,嘴上咬著她的乳房,感覺實在太爽了。不一會她就滿身是汗了,我說你趴下吧,然後她趴在座位上,我從後面操她,就是得貓著腰,沒幹幾下就累的要命,她好像也感覺到了,然後轉過來平躺,把一條腿放在頭枕上,這樣我就方便多了。

我們激烈的運動著,其實我不怕外面人知道什麼,這車的減震很硬,車裡動的再激烈,外面也很難發覺。大概有個不到10分鐘吧,我就感覺已經箭在弦上的感覺了,我說我要射了,她說來吧,寶貝,我要你!這話實在太刺激我了,我又衝刺了10幾下就交槍了。

然後我們抱在一起坐著,她撫摩我的老二,我撫摩她的乳房,說一些無聊的話。她對我說,他又站起來了,我還想要,我說好,姐說了算,然後她親了我一下,我伸手去拿TT,她攔住我說:我沒病,別帶那玩意了好麼?不舒適,再說我一直吃藥呢,沒事的,好麼?我當然十分願意,儘管心裡還有些害怕。但是也顧不了許多,把她拉上來就插了進去,感覺真的不一樣,很細膩,很滑,還很暖和,她也受不了忽然的刺激,叫了一聲。

然後慢慢的動了起來,真的是太舒適了,我的中指慢慢的伸進她的肛門裡,她沒拒絕,我慢慢的進出,她好像還很受用,我對她說,姐,我想操這~可以麼?

她停下考慮片刻說,那得帶TT,我說好,然後她幫我帶上一個TT,她轉過身,趴在前排坐椅上,把肛門對著我的老二,我也在摸索著,我說:你往後靠,這樣角度不對。

她靠回來,手扶著我的老二往她肛門裡塞,很緊,我扶著她的腰一用力,進去了!她叫了一聲,然後對我說,先別動,讓我適應一下,然後她漫漫的活動起來,我的手在前面按摩她的陰蒂,她大聲的呻吟著。她的肛門實在太緊了,沒10分鐘我就想射了。

我說姐,我又要射了,她把我的老二從她肛門裡拔出來,拿掉TT,然後騎到我身上,把我的老二塞進她陰道裡,然後對我說,來吧,給姐射進來!然後就瘋狂的動起來,我是再也承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了,我大叫一聲,然後就都射在了她陰道裡。她還說呢,你怎麼射那麼多啊,啊~!

我一看表都12點多了,這頓折騰可真是要了我的命了。我說睡一會吧,她說好,但是不准穿衣服,我暈!等我醒來的時候是5:40了,我說姐,起來吧,一會人就多了,她起來看了看表說,哦好,起來吧。我正預備穿內褲呢,她忽然撲過來,抓著我的老二擼了起來,幾下他就又硬了,她笑著說,我幫你吹出來吧。

還沒等我答應,她就開始吹以來。她一邊吹以便按摩我的蛋蛋,偶然還在我肛門上劃拉幾下,我感覺我又要交槍了,她也感覺出來了,於是加快速度,然後我就全射在她嘴裡~我趕忙幫她拿衛生紙,她吐完說,你怎麼總射那麼多啊?我笑笑,沒回答,然後收拾垃圾。

我們穿好衣服,激情過後理智佔了上峰,我感覺必須走了,於是假裝接了個電話,說單位有急事,必須得把車送回去,她說,哦那你快走吧。我把她送回到她店裡,她親了我一下,說。路上小心,到家給我電話,我說好的,姐再見。她笑了一下,就下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