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公園的性愛

成人文學
2013/ 10/ 14
深圳本是個燈紅酒綠的禁區,有錢人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沒錢人也想盡辦法往那裡面擠,狂熱的酒吧、舞廳,激情碰撞的溜冰場,暗渡陳倉的髮廊、桑拿屋;還有美其名曰的健身房,可惜那只是有錢的專利,眼花撩亂的這一切,無不從感官、識知刺激著人的神經,尤其是初見世面的少男少女們。

那年夏天,我來到了分公司,也是在深圳市內,我主要工作是學習管理,輔助主管管理公司下屬車間的生產,剛跟著主管進車間,我大吃一驚,上千人的車間居然只有幾十個男人,更不得了的是,居然還有將近十來個這樣的車間,情況都跟這裡差不多,真的陰盛陽衰啊,這就注定了我的小兄弟跟我一樣天生忙碌的命。哈哈,這是後話。

深圳的氣溫一般都比較高,尤其是夏天,天氣更是炎熱,女人們為了涼快,穿得自然就很少了。這樣有很多機會讓我大飽眼福,在公司的上下班地方、路上、食堂、宿舍隨處都可見,高挑形的、豐滿形的、苗條形的、清秀形的、可愛形的,幼女、少女、熟女,姿色各異、各有特色,害得我的小弟弟經常勃起,遇到不少尷尬的場合,真的是無地自容啊,不過因禍得福,也煉就了我後來御女、破處無數,金槍不倒的絕活。

說了這麼久,忘記了介紹我自己,本人身高一米八,相貌堂堂,看上去一表人才,其實我心裡還是希望是淫才。本人的特點是肌肉發達,特別是兩塊胸肌,這樣也便於以後跟女人幹那事時,做些高難度的動作,從外表上看來我應該算是比較酷的那種,剛一來到公司上班,我就吸引了不少女人的目光。

第一天上班我來公司時,在辦公室就認識了來深圳後的第一個女人--王艷,當我們見面,她向我點頭致意時,就緊緊吸引住了我的目光,我眼前一亮:好個天生尤物的女人,漂亮精巧的五官,勾人魂魄的眼神,齊肩的秀髮,單薄的緊身衣服,勾勒出她挺起的胸部曲線,纖細的柳腰,性感、聳起的屁股,走起路來感覺一扭一扭的,使我心跳猛然加快。我的下身不知不覺中就硬了起來,我偷偷用眼角掃了一下周圍,點了下頭,趁機坐下來,挪動了下屁股,雙手護住褲襠,以免被人發現。

以後一個多月裡,我慢慢認識了她,她在辦公室負責文檔管理,工作跟秘書差不多吧,聽說她已經有了男朋友,因此我從未奢望有一天能跟她在一起,只希望天天看到她就滿足了。

剛來我是住在公司宿舍,宿舍旁邊是深圳的一個大公園,每天早上起床後,我都要去公園跑趟步,呼吸下新鮮空氣。有一天早上我起得特別早,在公園裡幸運的看到了王艷,她穿著鮮紅的運動衣正在跑步,漂亮的雙腿,鼓鼓的屁股和上下聳動的豪乳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我加快步伐假裝從她身邊擦過,果然我期待的那富有磁性的聲音叫住了我:「振東,怎麼看不到姐姐啊」!我答應著走到了她的身邊,然後跟她一起走在公園的林蔭小道上。她跟我談論著公司的一些趣事,談著談著提起了她男朋友,這時她顯得有點不開心,我試探著問她:「是不是你男朋友欺負你了,大哥可以幫你作主哦」!

她嬌媚的橫了我一眼,帶點哀怨的說:「他啊,除了工作就沒有別的了,我們在一起遲早都要分手」。我作弄的說道:「那你男朋友真的白癡,放著一個絕色美女,都不多關心、疼下,換成是我,肯定天天陪在你身邊,呵護著你。哈哈,這樣我不是有機會了」!她白了我一眼,說:「你小子,少佔你姐姐的便宜」。

她跟我說話不留神,不小心妞了下,我眼疾手快,趕緊扶住她,當時沒有注意手扶在什麼地方,只覺得軟軟的,我發現她臉一下就通紅了,對我說:「你``你```鬆手」!」我一看原來是抓在她的雙乳,忙鬆開手,低下頭,不小心看到了她比饅頭還白的雙乳,粉紅的奶頭,像一顆帶著蜜糖的致命毒藥誘惑著我。她看到我呆呆的眼神,忘著她那個地方,臉也更紅了,不自然的去扯自己運動服的下擺。

我被她發現,更是慌得要命,話也說不成句了。

尷尬了一會兒,還是王艷先開了腔,她聲音有點變樣:「你,你的屬相是什麼?」

「龍」,我隨口回答。「那你才23歲啊」,我知道她是明知故問,我們大學剛出來工作的人,肯定都差不多是20歲出頭點。

「我發現公司裡有好幾個女孩子對你有點兒哪個呢。」她恢復了活潑的語調,我紅著臉看了她一眼,「我才不稀罕呢。」

她瞪大了雙眼,「喲,這麼大口氣,眼光還蠻高的嘛。」

我心裡說「王艷,我看上的就是你,我多麼想擁有你的一切」,可是我嘴裡說出來的是:「我還剛剛從學校出來,怎麼會交女朋友呢?」

她說了一句」可是「就停住了,沒有再說下去。這時我發現她故意走得比呵呵後點,水靈靈、嬌媚的大眼睛上下打量我的身體。我知道許多女孩子喜歡我不僅因為我能熱心幫助人,還因為我有一付好身材。這場相遇後,我跟她更親近了。

我跟她還是相約在這個公園,我記得是8月底的一個晚上,天氣比較熱,人們晚上大部分呆在家裡,公園裡人也不是太多,她穿的是比較緊身的那種衣服,襯托出水蛇般的腰身和翹起的圓臀,露出雪白的小腿,顯得性感,像枚紅透了的成熟果實,使人忍不住想咬一口。我們一起來到公園的小河邊,這裡除了潺潺的流水和偶爾幾聲蟈蟈的叫聲外,幾乎聽不到別的聲音,從這裡越過小河邊只有依稀的燈光射來。

我和她坐在小河邊,開始她離得我不是很近,我跟她談著談著,就越來越靠近她了,應該是熟悉了環境,心裡也就沒有了那股陌生感了,畢竟她心裡對我還是有好印象,才會跟我晚上來這裡約會。慢慢的,我牽住了她的手,她震了一下,沒有拒絕,我豁出去了,深情的盯住她的雙眼,」艷兒,我喜歡你,真的好喜歡你。「她低頭不語,我一把抱住她,用手抬起她的頭,一手舉起來,對天發誓說:「艷兒,我真心喜歡你,願意跟你在一起天長地久,永不分離,有違此誓,天打雷劈。」

經過我一番甜言蜜語,王艷被感動了,她不回答我,而是用熱情的雙唇吻住了我,我們激烈的擁抱在一起,我把手伸向了她飽滿的乳房,同時不段戳揉著她的耳垂,王艷體溫急升,喘息著回應我。慢慢的我左手一點一點往上移動,伸進她衣服隔著胸罩撫摩著她,不時從旁邊碰著她光滑的肌膚。

我一陣手忙腳亂,鬆開她上衣,粉紅色的胸罩包著遙遙欲墜的雙乳,那一雙大白兔彷彿要躍出來。我吞了吞口水,伸手去扯她胸罩,她攔住了,哀求的對我說:東,東,不要這樣,我怕我們會忍不住。」我哪裡管得住這麼多,「我愛你,艷,我不會讓你再受傷的!」性急之下使勁一扯,「啪」的一聲,乳罩被扯了下來,王艷隨之也驚叫一聲,羞澀的把頭埋在我懷裡,輕聲說:「東,你一定要珍惜我!」我邊答應著,邊用比看到錢還發光的眼睛看著她的雙峰。一對堅挺的乳房顫抖著呈現在我面前,光滑、雪白,像綢緞一樣的頂端是一對嬌嫩欲滴的新鮮葡萄,我不禁讚歎一聲,伸手去摸,那種溫暖、令人消魂的肌膚觸感讓我陶醉不已不知過了多久,我的手開始隔著衣服摸著她的豐滿臀部和私處,她也慢慢將手觸碰到我早已高高聳起的褲襠,並引導我伸到她的兩腿之間那片叢林,另一隻手在我褲襠外輕輕捏了一會兒,稍微猶豫了一下就去拉了我的褲鏈,我的陰莖於是赤條條的彈了出來。王艷的雙眼向下望去,又咬著嘴唇斜看著我:「好大啊,你```你每天都這樣嗎?」我嘿嘿的笑了笑,故意問:「哪樣啊?」她吃吃的一笑,用小手使勁一捏我的陰莖,「你說哪樣呀?」我有些受不了了,說,「艷,給我弄下吧!」

於是,我們兩個一人伸一隻手在對方褲襠裡,相互手淫起來。我喜歡王艷那溫濕的桃花源,尤其那芳草淒淒的山丘,我在肉縫的一端到另一端來回遊走,她嬌喘著扭動屁股,似乎在尋找著什麼,然後像我以前那個女孩子一樣,一個勁兒的說:「往上一點兒,再往上一點兒」,我只好「順流而上」,終於在頂端觸碰到一個突起的肉豆,王艷身體一抖,輕呼了一聲,屁股不段的聳動著,像是要逃避,卻又像送上我手掌來,做著圓周運動,不住的摩擦我的手。

這邊,他捏握我陰莖的手也加快了節奏,與以前我自己做的不同,她在前後套弄的同時,還不聽的捏著,一緊一鬆,似乎很有經驗。我第一次體驗女孩柔嫩的小手為我手淫,那種激動就不用說了,加上王艷的喘息一個勁兒向我脖子和臉上噴熱氣,我也開始爽得用力去揉那顆小肉豆,這時王艷緊抱我,雙腿夾緊我的右手,兩個乳房貼在我胸口,使勁揉動。她的肉縫好像在淌水,那肉豆則滑滑的按不住了。王艷的喘息有開始出聲了,剛剛「啊」了一聲,馬上又壓低聲音,變成了哼嘰,我知道她是怕有人聽見,忙說:「艷,這附近沒人,你別怕。」她咬著牙使勁搖搖頭,加快了動作,一會兒,她全身也開始抽搐,呻吟和哽咽混在一起,她的嘴卻張開死死咬住我的肩膀,我疼得要命,卻也不敢喊出來。

高潮過後的艷,顯得特別嬌艷,尤其是衣服凌亂,更是引起我不斷膨脹的遐想和慾望,此刻就算是有人拿刀架在脖子上,我也忍不住了,何況是在公園的林蔭角落裡;依稀的人影從面前不遠的小道上經過,使我有了一種偷情的快感。我再也忍受不了心裡洪獸般的慾望,紅著眼睛,瞪著身下已發情了的淫蕩嬌娃,低呼一聲,撲了上去......

我如同兇猛的野獸般,連扯帶撕的清除著我跟她身上的故障,我的機巴早就硬綁綁地挺起,在白白的屁股溝中不停的摩擦,欲找到那快樂的世外桃花源,終於我從後面扒開兩扇屁股,發現了新大陸,黑森林密佈的白色山丘裡,正從粉紅色的消魂洞湧出勾人的溫泉,我的小弟弟再也等不急了,急衝了進去,「吱吱」的一聲,我的小弟弟一頭栽進了消魂洞裡,美美的泡著,並開始興風作浪,那感覺爽呆了,緊緊的、熱熱的、濕濕的、麻麻的。

王艷緊閉雙眼,發抖的嘴唇漫無邊際的吻著我,在我耳邊不段的說:「東,我愛死你了」。我也喘息著回答,「心肝寶貝,我也愛你」,她的手從我背後上下撫摩,並問:「舒服嗎」。我點頭,她又問,「你說,我們現在是在做什麼?」我愣了愣,「那你知道你那東西叫什麼嗎?」艷的聲音有點淫蕩的又問。我越來越興奮,在她耳邊道:「我的那個叫雞巴,你的叫騷逼,我們現在幹的叫大雞巴操小騷逼。」我的一番話調起了艷不少情緒,她拚命的咬著嘴,壓低聲音:「.....啊.....恩......啊......哼....哎喲....東.....東.....快......快來啊,用你的大雞巴使勁操我吧,啊....」

她的騷樣使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我把她轉過身來,頂在樹幹上,壓她彎腰撅起屁股,我滿是青筋的大雞巴,從她那兩團圓滾、白嫩的屁股縫中猛的插了進去,不段的前後聳動,雙手不停掐著她那雪嫩的屁股和大奶,我幹、我使勁幹,並呼喘著:「你這個尤物、騷逼,今天我要幹死、爽死你」。

她還在強忍著,不敢出聲,只是嘴裡哼嚌,「.....恩....恩.....啊.....啊......真刺激.....我要死了.....飛上天了......快.....使勁操我....」『艷快達高潮了,屁股也開始主動扭動起來,迎合著我的抽插,一下一下的前後左右搖擺、挺動做著圓周運動,我的雞巴根部頂在她屁股上「啪」的作響,她回手緊抱著我的屁股,死命的往裡掐,發出長長的哭似的哼叫:「啊....啊.....啊.....我死了....飛了.....啊....」一股熱流湧向我的雞巴,她的陰道肉壁有節奏的收縮起來,我渾身像觸了電一樣,雞巴龜頭一麻,一股熱流猛的噴射而出,直噴在她子宮壁,王艷身體一抖,連聲呻叫,兩腿一軟就撞到了樹上。

我趕緊抱住了她,她回手緊緊也摟住了我,讓我的機巴緊緊的插在裡面。除了心跳和喘氣聲,就沒有了任何聲音,野外的偷情,帶來了無比的快感,更何況是這種姿勢,我們在一起相擁著,看著天天的星星,多麼美妙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