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我開苞的妓女與我的情緣

成人文學
2013/ 10/ 15
並非一般意義上對年輕女性的稱呼而是對從事她那個行業的女性比較斯文的稱呼,粗俗點的稱之為雞,帶侮辱性的呼之為婊子,書面的寫法是妓女,而中國官方的稱謂則是賣淫女。

小姐也分三六九等,有的招搖於市臨街賣笑,有的附庸笙歌當壚傍酒,有的則棲身風月場所,或髮廊,或桑拿,或酒店飯肆,不一而足。小月算是比較高級的那種,在我所在城市最高級的卡拉OK做陪酒陪唱小姐,當然,如果大家都相投的話,

也會陪宿。小月當然不是她的真名,所有的小姐都不會告訴你她的真名,所以大多會告訴你她叫小艷、小晴、小雨、小雪之類。我也不知道小月的真名,只知道她是個四川妹。像很多四川妹子那樣,小月是個美人兒,身材高挑,皮膚雪白,眼睛很大,像是一泓湖水,顧盼之間,眼波流蕩,常讓我想起明眸善睞這個詞來。我常驚詫於四川這個省的怪異之處,那些窮山惡水間怎麼會生長出這麼多美女。國家真應該把這個課題好好研究一下,以資改善中國婦女姿色的整體水平。做她那一行的多舉止輕佻、言語粗俗,就是很多有幾分姿色的也不能倖免,所以經常一個外表很美的小姐,接觸多了便會覺得面目可憎,索然無味。小月卻無此痼疾,雖然言詞平淡,卻也娟娟可愛。

我和她算是風塵之交,可以稱為朋友的那種。她剛開始做的時候,是我幫她開苞,當時的代價是一萬元,現在想起來還覺得很值。我所謂的開苞,並不單純是指做一次。我個人認為那些花錢一次破處後提褲子走人的男人很蠢,因為女人第一次很少有快感,更何況是面對一個完全陌生的人,而做愛是兩相悅的事,兩人都有感覺才可以水乳交融、高潮迭起。如果萍水相逢做一次的話,最好找個會疼男人的熟婦,而不是未開苞的小處女。開苞最好的方法就是和女孩一起呆一段時間,先培養一點感情,然後破處,再慢慢讓她感覺到快感。總之做男人的要張馳有度,充分享受過程美。那段時間我正好工作的很累,就放自己一個長假,開車和她去湖南張家界玩。

那年我25歲,精力正盛,第一天走了八百多公里到長沙,揀了間四星級的酒店住。一路上和小月嘻笑相對,大家已經很熟絡了。在酒店的飯店就餐後,回到住房,小月放熱水給我洗澡。我當著她面脫光了衣服,她大概第一次見男人全裸,羞的滿面通紅。我進盥洗間泡在浴缸裡,勞累了一天,泡熱水全身舒泰,就叫她進來幫我擦背。叫了幾次她才進來,已經脫了外衣,身上穿著很舊很土很難看的內衣,但瑕不掩瑜,反倒愈發襯的她皮膚白嫩。當時她只18歲,身體卻已經長成了,身材高挑,腰肢纖細,那雙腿修長而又筆直,屁股上翹出一個美麗的圓弧,我怦然心動雞巴倏倏勃起,就叫她脫光衣服到浴缸裡,她忸怩了半晌,才期期艾艾的背對著脫了衣服,轉過身來,臉羞的紅布一樣,一隻手遮住胸部,一隻手遮住陰部,遮遮掩掩的邁進浴缸。我知道對這種女孩一定要溫柔,就輕聲安慰她:不要怕,我也是年輕人呀,

雖然電影裡的嫖客都是又老又醜的壞蛋,但我人還算不錯,你把我當男朋友那樣就行了。她畢竟還是未涉世的小姑娘,噗哧笑了:你的樣子還算帥莎。她說話帶個莎的尾音,很好聽。沒見你之前,我還猜想你是個老頭,誰知這麼年輕一笑之間,她雖然還是很害羞,但已經沒剛才那樣侷促。手從胸部放開,我看到一對白嫩的奶子,她的奶子並不很大,但相對於18歲的女孩來說,已經相當可觀了,奶子是我喜歡的那種球形,乳暈很大,呈紅黑色,乳頭卻似乎看不到,縮在乳暈裡,

我輕輕攬住她,撩了些水在她的奶子上,用手輕柔的撫摸,她身體顫了幾下,然後便適應了,我探身過去在她額上一吻,然後轉到髮際親她的耳朵,用舌頭撩撥她的耳垂,再把舌頭伸進她的耳朵裡挑弄。大概從沒受過這種刺激,她口中悶哼了一聲身子軟綿綿的倒在我的臂彎裡。我另一隻手開始加大力量揉搓她胸前的兩陀肉球,用指尖刺激她的乳頭,那小豆豆受到招呼馬上從乳暈裡挺身而出,而她的奶子也好像發漲,感覺堅挺了很多,越發具有彈性。

我的嘴轉移目標去吻她的唇,她的嘴唇本能的躲避了一下,就被我的嘴唇捉到,這就是嫖處女的好處,不用擔心她有什麼性病,可以放心的接吻。她的嘴唇很柔,我用舌頭撬開她的牙齒,把舌頭伸進她的口腔,反覆撩撥,她的舌頭慢慢有了反應開始與我的舌頭互相挑逗。她顯然有過接吻的經驗,懂得怎樣去刺激對方,香甜的舌頭伸進我嘴裡讓我舔食。我感覺時機成熟,手慢慢從她的美波向下撫摸,一路越過她光潤的肚皮,再潛入水裡摸平滑的小腹,觸摸到她兩腿間微微的隆起,再摸到她的陰毛,她的陰毛很短卻很茂密,像一層絨,我把玩著她的陰毛,手指在上面反覆劃圈,在她兩腿間攪起很大的水浪。我知道那水浪正刺激她的小穴,她身子灼熱微微顫抖,兩腿抽搐。我把她攬緊,讓她靠在我肩上。攬著她的那隻手從她的腋下穿過揉捏她的左乳,嘴脫離她的嘴轉移到她的右乳,用舌尖在她的乳暈上打轉,圈子逐漸縮小到她的乳頭,她帶水的乳頭有香甜的氣息,我刺激了一陣乳頭,再張口吞食她的乳房,一下子吞入半邊乳房,在嘴裡輕咬,然後再吐出,再吞入,如是反覆。處女小月哪受的了這種刺激,口中啊啊的叫出聲來。我另一隻手從陰毛向下,摸到她的陰部,她全身很大幅度的抖了一下。我的手慢慢的在她的陰唇上移動,她的大小陰唇又肥又厚,手指可以感覺它們的豐腴,在水中摸起來滑溜溜的。我找到她的陰蒂用大拇指不停摳弄,中指向她的小穴慢慢插入。她的小穴中滿是水,可以明顯感覺到比浴缸的水更濃更滑的那種,應該是她的淫水。她口中發出陣陣呻吟。我的手指插入一小半,觸到了一個柔軟的膜,她哆嗦了一下,口中啊了一聲:痛啊。

我知道那是她的處女膜。我可不願意用手指來破處,就縮回中指,在她的陰道口來回逡巡,過了一會兒,她忽然全身抽搐,臉上滾燙,眼神迷離,雙腿用力的夾住我的手,我知道她高潮了。我於是停止把玩,溫柔的吻她,她淡淡的回應。

洗完澡,她細心的用浴巾幫我擦乾身子,包括我堅挺的雞巴。我攔腰抱起赤條條的肉體,把她扔到床上,再按住她一陣狂吻。然後問她:剛才舒服嗎她臉上通紅,默不做聲,但臉上的表情告訴了我肯定的答案。我並不想今晚破處,而是想先撩起她的情慾,就問她看過黃碟沒有,她說這幾天住在青姐家裡看了幾隻。

青姐就是介紹她給我的媽咪,是我所在城市出名的媽咪,以手中靚女多而且女服務好而出名,看來果然名不虛傳,專門讓這個小妮子看黃碟學習怎樣伺候男人,我問她有沒有看到怎麼吹簫,她點頭。

我於是躺下來讓她幫我口交,她聽話的爬過來,從我的乳頭舔起,慢慢舔向下,然後含住我的龜頭。這也是處女的好處,一開始就可以很好的調教,反倒是許多有過很多性經驗的小姐,怎麼也不肯吹簫。而這種小處女,一開始就讓她看口交的黃碟和幫人口交,她會以為口交是當然的性愛方式。

她的動作很笨拙,呼吸急促,舔幾下就要透透氣,過了一會兒慢慢熟練起來,不用再另行透氣。她的態度很認真,仔細的用濕漉漉的舌頭從不同角度舔,用紅嫩的嘴唇來回的親,還不時挑起眼簾用明亮的眼睛看我,臉上卻一副純真的表情,讓我覺得各外的淫蕩。

她開始用嘴套弄我的雞巴,我的雞巴早被他的舌頭舔的濕淋淋,插在她口中潤滑無比。開始她插的很淺,插幾下就用細小的牙齒輕輕咬我的龜頭。我一直躺著享受她的服務,這時忍不住抬起身用手去玩她的奶子,玩了一會兒覺得不過癮,就讓她掉轉身,屁股對著我,用力揉搓她肥大的兩片屁股,她的屁股上翹的厲害,摸起來特別彈手。我的手轉到她陰部,摳弄她的陰蒂,她口中開始呻吟,但含著我的雞巴只能發出嗯嗯唧唧的聲音。小穴裡開始濕熱,慢慢流出晶瑩的愛液,我越發賣力的挖,那小洞彷彿是個泉眼,不停的有水流出。她是那種水特別多的女孩,我的雙手都被染的濕漉漉,而淫水順著她的大腿流到床單上,打濕了一大片。她已經可以很熟練的用嘴套弄了,而且越來越快,越插越深,我的龜頭彷彿插進了她的嗓眼。我心道這小騷貨真是個天才,第一次口交就這麼棒,可別給她小看了,不能這麼快射,誰知一有這個念頭,卻越發控制不住,口中倒吸幾口冷氣,顫聲道:好爽。脊背一陣發冷,肛門一收縮,一股精液激射而出,射在她喉嚨深處。她放慢了速度,

手嘴並用直到我全部射出,把全部精液吞了下去,又用舌頭把我的雞巴舔的乾乾淨淨。真不錯,不是第一次吧?我問她,她回答說是第一次,不過青姐詳細教過她,我心裡感歎當紅媽咪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我說明天陪你去買幾件衣服,她謝過我後就偎到我懷裡。我兩個一絲不掛,相擁著睡去。

也許是開了十幾個鐘頭車很累,我一覺睡到天亮,醒來後和她吃了早餐,就帶她到平和堂買衣服。她雀躍的像個小孩,經心挑了幾套。她是天生的衣服架子,幾件衣服著在身上,土氣盡去,彷彿是個明艷時尚的城市少女。我又特別挑了幾件性感內衣給他。當她最後穿著小可愛和短裙子與我攜手離開時,在路人眼中我們十足是一對讓人艷羨的情侶,絕對沒人相信我們是一個嫖客和一個妓女。

張家界離長沙有300公里左右,先是從長沙到常德的高速公路,大約100公里左右,我昨晚睡的好,精神十足,不到一個鍾就到了常德,然後進入了200公里的山路。小月昨晚之後與我越發無間,今天買了幾套漂亮衣服,心情歡暢,對我語笑嫣然,說不出的好。我一路使用定速巡航,不時用手摸摸她的奶子,她婉轉相承,一路春光旖旎,我不摸她的時候她就跟著車裡的音樂不停唱著。看來她會很多流行歌曲。這200里的山路卻很難走,很多地方一面是懸崖,一面是峭壁,路全部是S形的,走幾十米就是個180度的大轉彎,好在路上沒什麼行人車輛,勉強可以保持40公里的速度。又走了大約一個鐘頭,天色已近午,我在一個較寬敞的樹蔭下停下車,喝水吃餅乾、八寶粥。她自己吃了幾塊餅乾,然後開了一罐八寶粥,一勺一勺的喂到我嘴裡。冷氣的風吹動她的頭髮向後輕揚,她白嫩的臉紅撲撲的,明亮的眼睛帶著憐愛看著我,而外面人跡全無,彷彿整個世界只有我和她,我心裡一蕩,一把攬住她,嘴唇往她唇上印去,她熱烈的回應,我們長長的一吻。我把她緊身的吊帶衫撩到胸脯上,解開她的胸罩,她叫道:不好,會被人看到。我說哪有人,就算被看到,又不認識我們,怕什麼。她於是不再反抗,我把頭埋在她胸前去吃她的奶子,她受癢吃吃的笑。

吃了一會兒,覺的脖子偏的疼,我於是把自己的坐位往後挪,抱起她讓她坐在我腿上,再埋頭到她的胸間耕耘。雙手遊走到她的短裙下,隔著小內褲揉她的那塊秘肉,她口中嗯嗯著,一會兒底褲便濕透了,我除掉她的小內褲,仔細看她的美穴,

只見黑天鵝絨一樣的陰毛下,她的陰唇紅紅的,許多女人的陰部都會有黑色,她卻沒有,靠近陰唇的皮膚和其它的一樣白嫩,然後顏色直接過渡成陰唇的紅色,紅白相映,很是好看,而陰唇早已濕漉漉的,之間一個玲瓏的小孔,從小孔中正滲出淫水。我把座椅的靠背放下,然後將小月放在靠背上,撩起群子,嘴向她的小穴舔去,當觸到她那塊誘人的嫩肉時,她嬌呼一聲: 鬍子……鬍子扎的好痛。

原來我今早沒剃鬚,鬍子刺在她那柔嫩的肉上,我索性把下巴在她的陰唇上來回磨蹭,搞的她淫水四濺。我用舌尖撥開她陰蒂的包皮,在她細小圓潤如紅豆的陰蒂上反覆挑撥,那小豆子變得堅挺無比,隨著我的撩撥在我的舌尖跳躍。小麗口中淫聲漸濃,兩腿反覆扭動,但被我的雙手牢牢抓住,哪裡動的了,只是全身隨著我舌頭的節奏輕輕顫抖,淫水也越來越多,搞的我滿嘴都是。很多人認為女性的淫水很補,食之有益,我國以前的財主會把紅棗楊梅之類的浸泡在丫鬟姨太的陰道裡,等浸透了服食用來進補。而實際上,經科學研究,女人的陰精淫液和男人的精液一樣,其成分百分之九十幾都是水分,並沒有特別的營養價值,當然也無害處。所以我便當是喝水,把她的淫水統統吞到口中。我用唇分開她的陰門,鼓起腮向裡面輕輕吹氣,小麗啊了一聲,我又吹了幾下,然後張嘴把整個小陰唇都吞到嘴裡,嘴唇封住陰唇間的縫隙,鼓起腮幫子用力一吹,一股氣流直衝進小月的陰道,震動處女膜和淫水發出咕噥一聲悶響。如是反覆幾下,小月已嬌喘連連,渾身虛脫一般癱成一團。我知道她已經快不行了,馬上立起舌頭,往她的小穴裡抽插。開始不敢插的太深,只在洞口逡巡,然後在抽插中慢慢的深入,直到觸到她的處女膜。小麗隨著我的抽插輕輕呻吟,卻已經有氣無力。我於是加快抽插,舌頭嘖嘖有聲,小麗的叫聲又響亮起來。

這時忽然一聲車喇叭響,側臉看去,一輛大客車正迎面緩緩行來,離我們只有十幾米遠。小月顯然也看到了,驚惶失措。但也許這額外的衝擊對大腦別有一種男人也給不了的刺激,她陰道裡倏地噴出一股陰精,噴的我滿頭滿臉都是。小月全身癱軟,想起身,卻偏偏無力。我手一推,將她退到後排,馬上發動車子。那客車上已經有人看到了我車子裡光著身子的小月,馬上有人開窗張望。我一踩油門,欲和那輛客車擦身而過,卻偏偏正好在道路的急轉彎處,只好減速打方向盤,卻益了客車上的人把小月看了個飽。車子轉了個彎,把大客車甩在了身後,被大山擋住看不到了。偏偏那客車似乎是旅遊巴士,一起有三輛,後面的兩輛也是一陣鼓嘈。人總是有羞恥感的,雖然車上的人不可能有認識的,但我依然覺得面紅心跳,不過卻隱隱有種別樣的快感。等那兩輛車都過去了,小月滿面通紅的象塊紅布,從後排爬過來穿上衣服。我停車調整好座椅,再重新上路。

小月滿臉通紅做在我旁邊,我出言相慰,她一言不發。走了十幾分鐘,她才恢復過來,臉上卻仍留下兩陀潮紅,我知道那是高潮後的餘韻。見我仍是安慰不停,她忽然噗哧一笑,一臉的漫爛,說:我才不在乎,反正又不認識。

然後把音響的聲音調大,跟著音樂和唱。她終究是剛才高潮的脫力,不一會兒就睡著了。我也不吵她,調小音樂用心開車。這200里的山路走了差不多5個鐘頭,下午4點左右終於到達了張家界。

張家界地處湘西,以彝族居民為主,是個很小的城市,因為發展旅遊業為主,酒店倒也好多家。我出門在外對飲食沒什麼講究,對住宿卻很挑剔,揀了全市最好的一家酒店住。等辦好手續進到房裡,人已累的不想動彈,撲在床上便睡,小月也挨在我身邊睡了。一覺醒來,見小月象隻貓一樣偎在我懷裡,睡的正香,臉蛋紅撲撲的,長長的睫毛不時微微抖動一下,小嘴飽滿而紅潤,我忍不住在她臉上一吻,

她被吻醒了,卻依然偎在我懷裡,眼珠骨碌碌的轉動。我看了看表,已經八點多了就和她起身出去吃飯。

走出門來,外面已是萬家燈火。我開車兜了一圈,在家很旺的飯店外停下。和小月走進去,但見很多人都在吃桂魚火鍋,於是也叫了一份,考慮到小月喜歡吃辣椒,我特意要求加辣。這一餐小月吃的很是暢快,我也胃口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