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中換了妻

成人文學
2013/ 10/ 15
說到換妻,我和我妻子僅僅是在網上聽說過一些,開始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認為這些拿自己老婆或老公給別人玩,簡直就是一群變態者,非常鄙視。後來經常看到有這樣的消息在社會中流傳,久而久之,也就見怪不怪了。但我們倆誰也沒想到,這種換妻的遊戲在不知不覺中竟然發生到了自己身上,從此改變了我們的觀念,對換妻這一遊戲有了新的認識。

我和妻子是一對戶外裸拍愛好者,經常出沒於荒郊野外、深山密林,甚至在深夜跑到公路上拍攝裸體的寫真,拍攝的題材主要是妻子在野外的裸體寫真,有時我也會脫光了衣服和妻子站在一起拍幾張裸體合影。

由於擔心白天會有人出沒,我們的裸體合影只在深夜創作,合影並不是那種兩個人一絲不掛的站在一起呆板的表情,而更多的是擺出大量淫蕩的姿勢進行自拍,甚至還邊做愛邊拍下野外性愛的場面,非常刺激。

但是我們這種自拍野外性交的寫真非常不方便,一面要做愛,一面還要擺弄相機,很是影響情緒,嚴重時陰莖都不能完全勃起,而且由於相機固定不動,拍出來的照片經常不是不清楚,就是人物從畫面中偏移很多,常常拍完後回到家中一邊觀看創作的效果,一邊自言自語的說:「要是有個人幫我們拍就好了。」沒想到的是,這句口是心非的話竟然在某一天實現了!

記得那是八月的一個深夜,我和老婆決定到野外來一場自拍加野戰,於是我們驅車來到了郊外的一處森林公園,駛入密林深處,在一條小路邊停下,關了大燈。我和老婆在車上很快的脫光了衣服,帶上手電筒、三角架和相機,僅僅穿了一雙拖鞋下了車,輕輕的關上車門,我倆便一前一後的沿著路旁的羊腸小道走進了森林……四週一片漆黑,寂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似乎都能發出很大的響聲,我倆躡手躡腳小心翼翼地往林中深處走去,生怕發出聲響而會招來遠處護林人的狗叫。走了大約三百多米,突然在不遠處的前方一道白光閃出,緊接著又是一道,在漆黑的夜裡顯得那樣的明亮。伴隨著閃光隱隱的聽到好像有人說話的聲音,我倆嚇壞了,立即停下腳步,愣在那裡,仔細地向前張望著。

第一道白光閃過之後,我還以為是天上打閃電了,第二道閃光之後,長期擺弄相機的我立即意識到這是有人在拍照!拍誰?難道看到我們後拍下了我倆一絲不掛的鏡頭?不會,這麼遠靠閃光燈是拍不清楚的!前面密密麻麻都是樹木,我睜大雙眼也沒看到前面的人影。

就在這時,又是幾道閃光,隱隱的又傳出說話的聲音,而且好像是個女的!

我妻子湊到我的身邊,輕輕的在我耳邊說道:「前面有人,我們快走吧!」我盡量壓低嗓音說:「你在這別動,我去瞧瞧怎麼回事。」說完沒等妻子反對,我便脫了鞋,光著腳不發出聲響踩著鵝卵石鋪成的小道往前走去。

這時,前面的閃光又開始了,一連閃了好幾次。我越走越近,繞過一個土堆我看到了前面不遠處站在兩個人,還聽到一個女人輕輕發出笑聲。接著前面的閃光燈又在閃了,藉著反射回來的刺眼閃光,我看清楚了,竟然是一男一女兩個人一絲不掛的赤裸站在那裡,每閃一下,似乎那個女人就換了一個姿勢,竟然是那個男的正在給女的拍照。

『原來是這樣,看來也是同好啊!』我心裡不由得一陣暗喜,好奇心也越來越強烈,我倒要看看這對男女是怎樣在玩。

就在這時,我老婆也躡手躡腳的跟了過來,輕輕拍了我一下,把我嚇了一大跳,不由得「啊」的一聲。這一聲叫頓時驚動了前面那對裸體男女,那男的迅速轉過身朝向我這個方向,問了一聲:「誰?」好戲是看不成了,我只好壓了壓那顆緊張得「撲通、撲通」亂跳的心,輕輕答了一聲:「是我。」「幹什麼?」那男人緊張的又問了一句,透過星空的微光,隱隱看到那個女的蹲下身子縮成一團。

「呵呵,我們也是來拍照的。不好意思,打擾了。」到了這個份上,我只能實話實說了,盡量緩和著氣氛,又往前走了幾步,和那個男人距離保持了大約三米停下。我的妻子緊緊地躲在我身後,十分緊張。

隱隱覺得那男的彎下腰在地上摸索著什麼,我頓時有點緊張起來,我以為他會拿石頭什麼的要跟我拚命或是自衛。突然,一道手電光從那個男人的位置發射過來,照在了我的身上,我妻子緊緊躲在我背後,雙手緊緊抓著我的胳膊。

似乎那個男人從我倆赤裸的身體和手裡拿著的相機、三角架上明白了什麼,口氣緩和了下來:「哦,你們也是拍這個的啊!」「嗯。」我輕輕的嗯了一聲,接著說:「打擾了。你們繼續拍吧,我們到別處去拍。」那男的沉默了一會,說:「算了,我們拍好了,要走了,你們玩吧!」回頭看了看那個女的,那女的站了起來,走到那個男人身邊,和我妻子一樣緊緊地躲在他的身後。

我見此情況,再在這裡拍下去已毫無意義,沒準這兩人一走就會報警或者是喊人來,那樣就不好玩了,便說:「呵呵,我們也不玩了,已經沒興趣了。」那男的一聽,又沉默了一會,突然問道:「我看你們還帶了三角架,準備拍合影啊?」我說:「是啊!」他一聽好像比較激動,有點微微顫抖的說:「這多麻煩啊!要不……我替你們拍?用你們自己的相機。」我愣住了,真沒想到會是這樣!對他們的極不信任使我立即帶著玩笑反問了一句:「哈哈!你替我們拍完了是不是再叫我替你們拍,作為交換啊?」本以為這句笑話會使他再沉默一會,沒想到他立即回答:「也可以,那你先替我們倆拍幾張,我們還真沒在外面拍過這種合影呢!」兩個女人開始躁動了,那女的緊張連連:「不幹,不幹!」我妻子似乎更加惱怒:「你有病啊?趕快回去!」那個男人把那個女的拉到一邊小聲說著什麼,隱隱的聽到:「是用我們自己的相機……沒事的……聽話……」我扭過頭對妻子小聲說:「我替他們拍有什麼關係?既然大家都看到了,事情不要搞僵的好。」說實話,這傢伙提出這個「幫忙拍照」的建議後,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似乎湧上一種莫名的激動。

對方好像沒了動靜,那個女的也沒有再說話了。那個男的走了過來說:「就算交個朋友吧,你替我們拍幾張。」說罷把他的相機遞到我的手裡。這是一架單眼反光相機,黑夜中也看不清是什麼品牌,那男的教我:「按這個就可以了,別的不用管,都是自動的。」然後那個男人走到女人身邊說:「拍吧!」我端著相機,回頭看了看妻子,才發現她遠遠的躲在黑夜之中,只能隱隱的看一個白色的身體。由於黑夜裡什麼都看不清,我只能把鏡頭大概的對準了他們所站的位置,輕輕的按下了快門。

閃光燈過後,相機的後背顯示器上出現了一對裸體的男女站在一起的合影,我仔細地拿到眼前觀看,只見那女的身材很好,長相也不錯,就是表情很呆板,一臉不高興的樣子;畫像中那個男的看上去較強壯,表情似乎很開心,微微的在笑。

我繼續端起相機,對準他們按下了快門……藉著閃光燈的反光,只見那男的摟著他的女人一會摟抱,一會接吻,一會撫摸,簡直就沒把我放在眼裡,根本不理會對準他們的相機,忘乎所以地做著各種動作。似乎那個女的也來了興趣,動作越來越主動……我妻子這時也悄悄的湊了上來一起觀看他們的「表演」。

一陣狂拍之後,那對男女似乎衝動起來,透過每一次的閃光明顯地看見那個男人的陰莖開始勃起,顯得很長。那個女的開始發出輕微的呻吟聲,昂頭搔首,用手緊緊握著那個男人的陰莖,旁若無人進入狀態了,似乎這裡只有他們倆。

我被他倆的表演搞得下身也開始有反應了,但手裡的相機並沒有停下,還是在不停地拍著。我的陰莖已經完全勃起了,我有點慍怒,小聲說道:「你們好了沒有?該替我們拍了!」這話一出口,我突然想到還沒有和妻子商量一下能不能在他們面前這樣表演,儘管我的妻子平時僅我們倆單獨在一起時表現得比較「淫蕩」,但這畢竟是第一次在兩個陌生人面前啊!

我停下拍照,轉過身去小聲問妻子:「怎麼樣,我們也讓他們幫我們拍吧?

省得擺弄那個三角架了。」我妻子有點緊張,緊張得話也說不出來。我乘機補充道:「是用我們家的相機,拍了大家分手後誰也不認識誰。怎麼樣?」「那就快……點。」妻子小聲的回應了一聲。我知道她同意了,便走過去,說:「該輪到拍我們了。」說完把他的相機往那女的手裡一遞,把我的相機交在那男的手裡。那對男女似乎不太情願,好像剛剛的表演還沒結束,意猶未盡,但也不好拒絕。

那男的接過我的相機,說:「開始吧!」說完就按下了快門。我不高興的說道:「你認真點啊!真不夠意思。」那男的「嘿嘿」乾笑了兩聲,等我回到妻子身邊後,開始替我們拍了起來……我和妻子也如法炮製,兩人不停地變換著姿勢,對面的閃光燈不停地閃著,一張又一張的拍下了我們倆親熱的場面……我的陰莖開始不聽話了,高高的勃起來,我的手在妻子身體上不斷地遊走,觸到了她的大腿根,竟然是濕的,原來有液體順著她的大腿流了下來。

我已經受不了了,從妻子的背後抱住了她,用陰莖不停地在她的屁股縫處摩擦著。對面的閃光燈還在不停地曝閃,我也全然不顧了,把妻子按著使她彎下了腰,高高的翹起屁股,然後將陰莖順著她濕滑的大腿插入了下身的肉縫中,深深的滑入了陰道……今晚實在太刺激了,真的沒有想到在這荒郊野外有四個赤身裸體的男女互相拍照,然後各自又開始了性交。妻子有點興趣了,猛地站直反過身面對著我,一邊抱著我狂親起來,一邊微微抬起了腿調整著身體,讓陰莖重新插入她的陰道,最後乾脆跳起來用兩腿夾著我的腰,像爬樹那樣拚命扭動著屁股,使陰莖被動地在陰道裡攪動著。

我和老婆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做了一次愛,在完成他替我們拍照的「任務」之後,他們也走到黑暗中做愛,只是沒有當著我們的面。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我們四個人一前一後走出樹木,他們是有準備的,幹完後便穿好衣服,我們倆卻把衣服放在了車上,只得光著身子跟在他們後面向車子走去。

他們的車停在很遠的地方,走到叉路口我們便分手了,他們默默地一聲不響朝著他們停車的地方走去。我們回到自己的車上,穿好了衣服,發動汽車緩緩順著小路向前駛著。

在大燈的照耀下,那對男女還在繼續前行,等我們的車子靠近他們後,那個男的擺擺手打了個招呼,我搖下車窗,對他們說了聲「再見」,準備加速離去,忽然那個男的靠近車窗伸著頭對我說:「我們去吃點東西吧?我來請你們。」我猶豫了一下,轉念一想,畢竟我們的認識是這麼巧合,雖然都當著人家面做了那種事,但還是有些距離感。

我扭頭看看老婆,低聲問了一句:「要不要去吃點東西?」老婆沒有吭氣,嘀咕了一聲:「隨便你。」我扭回頭對著那個男人說道:「那就去吧!」於是兩輛車一前一後的駛進了市區,在一個很小的飯館門口停下,我們一前一後走了進去,點了幾個菜,要了兩瓶啤酒,我們四個坐在一起吃了起來。

燈光下,見那對男女氣質很好,男的似乎像個有教養的人,中年人,身體很壯,長得也比較成熟、英俊。女的長得比較小巧玲瓏,雖沒有那種驚艷,卻也顯得比較耐看,絕對是氣質淑女的長相,但性格略顯活潑。

我們吃著飯,聊了些無關緊要的話題,喝下兩瓶啤酒後,我們互相交換了QQ號,說些「以後常聯繫」、「交個朋友」之類的客氣話,始終沒有談論剛剛在樹林裡的那一幕。吃完飯後,我們便各自返回,沒有再作逗留了。

時間一晃過了快一個月,我和老婆也早已忘記了這件事。一天,我打開電腦後,QQ上出現了那個男的要求添加好友的信息,我遲疑了一下,便同意加了好友。那個男的在線,客氣的同我打了個招呼,然後說:「你老婆長得很漂亮啊!

你也很帥!」我「呵呵」了一聲。他接著又說:「你那天替我們拍的照片很好,我和我太太都很滿意。」我趕忙說:「我技術不好,拍得讓你們見笑了。」「我和我太太還想請你幫我們再拍一次,你不介意吧?」那個男的緊接著說道。我遲疑了大約有四、五分鐘,轉而想想這也沒什麼,都已經替人家拍過了,而且看上去這對男女也不像是什麼壞人,便回答道:「什麼時候拍?」「就這個週末吧!我們約個時間,還到那個樹林裡拍,怎麼樣?」那個男的很急切的說,「如果你覺得划不來,可以把你老婆也喊上,還跟上次那樣,我也替你們拍。」那個男的補充道。

「我來問一下她吧!」說完我便喊過老婆,把這件事同她說了一遍。我老婆愣了半天,擔心地問:「不會出什麼問題吧?」我回答道:「這有啥問題啊?這兩個人跟我們一樣愛好這個,請別人拍比自拍要方便多了,何況都已經互相拍過了。」雖然我嘴上這麼說著,但心裡隱隱還是覺得有點啥說不出來的感覺。

於是約會就這麼定了下來,我們約好見面的時間--明天晚上零點後在那個樹林邊碰面。

第二天夜裡,我和老婆驅車趕往那個郊外的森林公園,在零點準時到達了那個會面的地點--上交我停車的那個小路上。在大燈的照射下,四周空無一人,當我正在為他們倆的遲到而感到有點不快時,從樹林邊走出了一個人朝我們擺了擺手,一看,正是那個男的。

我趕忙關掉大燈,將車子熄了火,我和老婆下了車朝他走去,當然,手裡提了相機,但沒有脫光衣服。走近了那個男的後,朝樹林中一瞧,隱隱約約看見他老婆正站在樹林之中。

我們簡單的打了個招呼,我老婆和他老婆互相說了句「你好」,然後四個人朝樹林深處走去。

今晚的天氣很好,天上沒有雲,明亮的月光反射到大地上,映照著四個人的身形。在樹林中走了大約一里路,我們來到一片小小的空地間,小小的道路兩旁各有一張平時供遊人歇息用的石條凳子,我們停了下來,不約而同地說:「就在這裡吧!」「是先替你們拍,還是先替我們拍?」那個男的問道。

「先替你們拍吧!」畢竟我還是有點不好意思。

「那好吧!」那個男的說完就開始動手脫衣服,並催促他的老婆也脫掉。很快,他們倆就脫了個光溜溜的站在那裡。

「你們也脫了吧,一會就輪到幫你們拍了。」他老婆突然冒了一句。

我看了看我老婆,說:「那我們也脫了吧!把衣服收好,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我老婆「哦」了一聲,但遲遲沒有想脫的意思。我放下相機,七手八腳把自己脫了個精光,然後催促我老婆:「快點啊!」我老婆這才開始動手脫去她身上的衣服,一直脫完最後一條內褲,一絲不掛的站在那裡。

月光下映襯著四個赤身裸體的身影,兩個女人雪亮的肌膚顯得那樣的明顯。

我開始替他們倆拍照了,閃光燈不停地閃著,他們倆不停擺著各種姿勢,在閃光燈的反射下顯得那樣的美麗、激情和淫蕩……不知怎麼回事,他相機裡的存儲卡很快就滿了,不能再拍了,於是我遞過去我的相機,現在輪到他來拍我們倆了。

時間大約過了三十分鐘,我相機裡的1G存儲卡也儲存滿了,大家都停了下來,我摟著我老婆,那個男的拉著他老婆,我們四個都沒有穿上衣服,走到了一起,開始小聲交談起來。接著兩個女人單獨交談起來,好像拉著什麼家長,也許是談什麼時尚的話題。

我和那個男的走到放衣服的那邊,取出香煙點著吸了起來,然後坐在石凳子上聊著。煙吸得差不多了,那個男的突然問我一句:「不夠盡興!這樣,你陪我老婆回車上去取存儲卡,接著再拍一會,好不好?」我一愣:『我陪你老婆?你老婆自己去就是了,或者你跑一趟更快。』心裡還在想:『我陪你老婆,那我老婆跟你待在這裡等我們啊?』那個男的似乎看出我的心思,笑著小聲說:「我老婆很好的,你陪著她去一趟,她一個人不敢走這麼遠的夜路。」說完「嘿嘿」怪笑了一聲。透過這笑聲,我能感覺得他的含意,但一想到我陪他老婆一絲不掛的走那麼遠去取東西,然後把我老婆赤身裸體的丟在這裡讓他陪著多少有點不對頭。

突然腦子裡又覺得一絲怪異的感覺不斷襲來,似乎很心跳、很刺激的感覺。

去他媽的,豁出去了,我就陪他老婆走一趟,我老婆丟給他在這裡待著,時間這麼短,估計不會發生什麼事,最多他們倆光著身子聊幾句閒話罷了。

「那好吧!」我回答道。那個男的走過去對他老婆小聲說:「你快點去車上把包裡的存儲卡拿來,我們再拍一會。我腳扎破了,讓這位先生陪你。快去!」「啊?!」那個女的驚訝地回了一聲,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老公。

「快去啊!時間不多了,別耽誤事。我已跟這位先生說好了,他跟著你,別怕。」那個男的用命令似的口吻說道,藉著月光似乎看到他臉上有一絲詭異的笑容。

「哦!」他老婆應了一聲,好像明白了什麼,轉過身對我說:「走吧,帶上電筒。」「哦,那我穿一下衣服。」我慌忙答道。「還穿什麼衣服啊!這裡烏漆八黑的哪有人啊?再折騰天就亮了,快去快回吧!」那個男的立即用阻止的口氣責怪道。

「哦!」我應了一聲。「呵呵……」那女的笑了一聲,接著說:「快走吧,鑰匙你拿著。」說完把車鑰匙遞給了我。在我老婆還愣在那裡不知所措時,我和那個女的已一絲不掛地裸奔而去,留下同樣赤身裸體的老婆和那個男人站在那裡等候著。

我和那個女的快速向停車的方向走去,那個女的好像腳上的鞋不跟趟,發出很響的聲音,我連忙放慢腳步,叫她走路輕點,她輕輕笑了一聲,小聲嘀咕著:

「你扶我一下啊!」我愣了愣,只好伸出右手拉住她,她卻用左手一下子挎住了我的胳膊,右手還緊緊抓著我的胳膊,把整個人的重量都靠在了我的胳膊上。

這種攙扶著走路是很不穩的,我們倆不斷地左右搖晃著,她胸口的乳房不時地就碰到了我的胳膊,搞得我心裡「砰砰」直跳,腦子裡開始胡思亂想著,閃過了一絲「邪念」……暈!我竟然跟一個赤身裸體的女人走夜路,而且自己也是一絲不掛,而且她的乳房不停地擠碰到我的胳膊。想著想著,下面的小弟弟開始不聽話了,我明顯地感覺到它在慢慢地勃起,走了沒一半的路,已經完全挺立在那裡了。

「你這鞋不行,走不穩路,我胳膊都要給你拽掉了,要不我抱著你走吧!」我故意半開玩笑地說道。「好啊!來!」真沒想到這丫的竟然這麼皮厚,靠!真把我當成你老公請來的苦力了啊?

那女的說完真的轉過身,跟我面對面的站在一起了。我暈死了,沒辦法,那就抱起來吧!我彎腰一手摟住她的脖子,一手摟起她的雙腿,把她臉朝上抱了起來,她也不客氣,往我懷裡一躺,用右手往我脖子上一勾,就抱起來了,似乎她還很享受。算你狠!

我抱起她後,感覺很輕,比我老婆輕多了,這女人小巧玲瓏些是好玩,抱著還真挺輕鬆。我托著她慢慢朝前繼續走著,沒多會就有點累了,胳膊有些感到吃力了,她的身子開始下沉,朝下彎著的屁股不知不覺地就碰到了我那勃起的小弟弟,她感覺到了。

我也感覺到了,正在為此而感到尷尬時,她突然說道:「你下面那個東西怎麼是硬的啊?」媽的!明知故問,夠調皮的!

「不硬就有毛病了!」我沒好氣的回了一句,氣喘吁吁的說道。

突然,她用一隻手開始掏摸起我的小弟弟來,一邊摸著,一邊還說:「很大呀!」受不了了!真他媽的受不了了,我豁出去了!誰怕誰啊?我一彎腰把她放下,再一把將她摟在懷裡,使她的一對乳房緊緊貼在我的胸口,然後親吻起她的臉,下面的小弟弟順著她兩條大腿縫就擠進去了。她明顯是有準備的,一點反抗都沒有,兩條胳膊順勢也將我摟住,嘴裡喘著粗氣迎合我的吻,我們倆竟然一絲不掛的站在那裡互相親吻起來了!

沒多會,她微微分了一下兩條大腿,她的個頭很小,翹著雙腳努力地讓她的下身能接觸到我的陰莖,並且輕輕前後扭動著屁股摩擦著。我的小弟弟明顯感覺到她的下身越來越滑順,她流水了。

我彎下腰,把她兩條大腿卡在我的兩隻胳膊上,她兩腿頓時呈「M」字形狀給我抬了起來,我用兩個手掌扶著她的兩個屁股瓣,朝向我陰莖挺立的地方尋找著,終於龜頭碰觸到了她那已經分開的陰唇,我一挺腰,沾著淫水順勢就插了進去。她「嗯」了一聲,很享受地扭動著,我就這樣抱著她懸空抽插著,一邊插一邊還慢慢向前走……在快走到車子邊上時,我終於抵受不了這種刺激,將精液一股一股地傾洩而出,射入了她的陰道裡。在快要射精的一瞬間,她感覺到了我射精前的症狀,一把緊緊地摟住我的脖子,拚命扭動著下身,使勁地在我的陰莖根處摩擦著她的陰蒂。在我射出第一股精液時,她明顯地顫抖起來,發出很大的呻吟聲,然後突然僵住不動了,雙手死死摟住的我脖子,牙齒也緊緊地咬住了我的嘴唇,我知道,她也到享受到高潮了。

一切恢復平靜後,我放下了她,她立即蹲下,在我的電筒照射下,只見一股一股精液從她的陰部滑出,流在了地上。她擺了擺手,小聲說:「車上有紙。」我趕緊跑到車邊打開了車門,從裡面的抽紙盒裡拽出一疊衛生紙,走過去遞給了她。

她反覆擦拭著陰唇四周的精液,但仍有精液不斷地從陰道口滲出,她抬起頭朝我看了一眼,苦笑著說:「你射得真多。」我「嘿嘿」乾笑了一聲,說:「趕緊拿了存儲卡回去吧!沒事吧?你老公會不會發現?」她冷笑了一聲說:「你以為你佔了便宜呀?你老婆說不定現在正在跟他抱在一起呢!」「什麼?!不會吧!」我緊張的問道,腦子裡開始出現一幕我老婆正在被那個男人操的場景……「會的!我老公很有魅力,一會回去你看看就知道了!」她很自信的笑著說道,然後站起身回到車上取了存儲卡,我們便開始往回走。我心裡開始不舒服起來,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走那麼快幹嘛?這麼吃醋啊?你佔了別人老婆的便宜,人家佔點你的便宜你就急成這樣?太小氣了吧!我都沒說什麼,你著什麼急啊?」這丫的嘟囔著一邊走,一邊不停地用衛生紙去擦拭著順著下身流出的精液。

走了一半後,她又攙住我的胳膊,在我耳邊小聲說:「一會你發現他們倆不正常不會發火吧?你要是發火,我就把你剛剛幹我的事說出來!哼!」靠!這丫的夠狠!

「我不會的,放心吧!大不了算是扯平了。」我小聲嘀咕著,心裡卻很不是滋味。

「那就好!我們走慢點,他們也許還沒結束呢!」她又提醒了一句。

「那我們把鞋脫了走輕點,悄悄到他們邊上看看他們到底怎麼樣了?」我突然覺得這個辦法挺好,觀看別的男人幹我老婆,心裡很早就有這個幻想,現在可能就會實現了。想到這裡,心裡既激動又有酸酸的感覺,下面的小弟弟又開始有反應了。

「好好好,太好了!我也想看!」她回答道,語氣中顯得有些興奮。

慢慢地,我們悄悄回到了我老婆和那個男人停留的地方,隱隱的能看到前方遠遠的有一個白點,我明白,那一定是我老婆的身體在月光下反射的身影。我輕輕拉著那個女的彎下腰往前摸去,躲在一塊石頭後面,距離那個白色的身影很近了,已經可以明顯看出是個裸體女人的身影,只是老婆身邊並沒有那個男人。

正在奇怪時,一個赤身裸體的男人出現在我老婆身邊,隱隱約約見他好像把我老婆拉到一起,抱了起來,接著又聽見幾聲清脆的親吻聲。

「好了,別搞了,他們快回來了。」這分明是我老婆的說話聲。別搞了?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們已經幹過了?

「沒帶紙,就拿我的內褲擦吧!」黑暗傳出那個男的聲音。靠!拿內褲擦,這分明是已經做完了,也射進去了。我一陣眩暈……我像沒魂似的繞了一個大圈子,帶著那個女的假裝從原路返回的樣子,並故意弄出點動靜。我們來到了我老婆他們倆待的地方,只見那個男的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坐在那張石頭凳子上吸著煙,明顯一看煙就是剛剛才點上的。再看我老婆,離那個男人遠遠的站在那裡,背對著他……真能裝蒜!

「怎麼搞這麼久啊?」那個男的先發問了,明顯地想鎮住我,免得我懷疑什麼。

「靠!你老婆穿的什麼鞋子啊,一路上跟小腳老太太似的,光了腳讓她走又說紮腳!」我沒好氣的回答道。

「那你怎麼不攙著她啊?」那個男的假惺惺地責怪著我。『攙?我不光攙你老婆了,還抱了,還操了她!』我心裡狠狠地說道。

「那開始吧!再拍。」那個男的站起身,扔掉煙頭說道。

我接過相機,走到老婆身邊故意說:「我們就不拍了,一會我們倆親熱一下就行了。」「嗯!」我老婆回答著,聲音中透出一點點緊張的顫抖。我明白了,全都明白了,啥也不用說了,你給這個男的幹了,反正我也把他老婆給操了!彼此還是不挑明為好,這樣也不錯!扯平!

我開始替他們倆拍照,這次拍照他們倆直接就把陰莖插在屄裡面讓我拍,全是性交的畫面。我一邊拍一邊回頭注意著我老婆,果然見她躲在一旁蹲在地上,手不斷地在下身摸著什麼。切!在往外摳精液呢!肯定剛才也是被人家射了一陰道的精液,怕流到腿上,想讓它淌到地上去。

這兩個男女一邊擺著各種性交的姿勢讓我拍著,一邊開始不斷地抽插起來,看上去那個男的好像很興奮。『插得舒服吧?你老婆陰道很滑溜吧?好多水吧?

哼!全是我的精液在裡面呢!插吧,好好插吧!』我心裡狠狠地罵著。

終於,那個男的低聲哼著射精了……操!剛剛才在我老婆屄裡射過,這麼快還能再射?佩服!我不由得暗暗讚賞著。

我放下相機,走到老婆身邊,老婆緊張的看著我,我說:「我們也來親熱一下吧!」老婆有點心虛的緊張連聲應道:「嗯,嗯。」我扳過老婆的身體,讓她彎下腰將屁股高高翹起,陰戶對著我。我把勃起的陰莖沾了沾她陰唇周圍的淫液(多半是那個男人留下的精液),順著陰縫輕輕地插了進去,媽的!我的小弟弟一點都沒費勁就完全滑進了老婆的陰道,果然是被那個男人操過了。

我一邊抽送著陰莖,腦子裡不斷閃過那個男人操我老婆的情景,很奇怪,沒有那種生氣的感覺,相反有一種非常刺激的感覺不斷湧出施加在我的小弟弟上,使得陰莖變得更加堅硬和敏感。

「你們不過來看看?」我突然簡直就像個流氓一樣,邊操著老婆邊喊他們兩個過來觀摩。他們兩個果然走了過來,站在一旁看著我們倆性交,還不是發出一陣陣奸笑。「真漂亮!真好看!真刺激!」那個男的還不停地讚賞著,接著又半開玩笑故意說道:「能不能讓你太太摸著我的弟弟啊?讓我也感受一下嘛!」媽的,分明是說給我老婆聽的!女人就是這樣,一旦被人操過了,也就不在乎了,聽了這話她竟然一點慌張的表現都沒有,分明是很想那麼去做。他媽的!

豁出去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不挑明罷了。

『不挑明也好,這樣裝糊塗更好玩!』想到這裡,我隨口就應道:「好啊!

老婆,你就握著他的弟弟表演一下。」「哦!」老婆機械的應了一聲,好像還不是太好意思,真能裝純!我一看她這樣分明是以為我不知道她和這個男人已經發生了關係,更覺得刺激!我一把拉起老婆的手放在那個男人的陰莖上,我老婆順勢就將他的陰莖握在了手裡。

很快,幹不到一百下我就高潮了,將精液射在了老婆的陰道裡。等我拔出陰莖時,我老婆竟然還將那個男人的陰莖握在手裡沒放開,正一騷貨!

此事發生過後,在以後的日子裡,我們又組織過幾次外拍的活動,而且越來越放得開了,但誰也沒提出過交換性玩伴,雖然實事上已經這麼做了。不過大家彼此都有一個公認的底線:那就是給對方拍照時一定不能使用自己的相機。

在後來的活動中,我們到外地一起旅遊,甚至連房間都是只開一間,四個人睡在一起,誰也不提要交換,但比交換做得還要過火。我們在賓館一起放縱、一起洗澡、一起做愛,輪換著和對方的伴侶性交,非常開心!

同睡在一張大床上時,有時候我睡在中間,讓兩個女人睡在兩邊,那個男人睡在另一個女人邊上;有時候換過來,他睡中間,兩個女人睡在他的兩邊,我睡在其中一個女人邊上。當然,四個人睡在一起是肯定是全裸的,一摟過來是誰就插誰,甚至我們在操對方老婆時,另一個也會跑過來插入,兩根陰莖硬是插在同一個陰道裡,感覺奇妙極了!

或者我跟我老婆做愛時,他也會上來要我老婆含著他的陰莖,玩得很放蕩,我的老婆和他的女人在這種情況下,分明已經成了一個標準的蕩婦,非常自然,非常順從,全無害羞的表情。

日子久了,我們也會在一起談論第一次的交換,當成一個開心話題來回味。

原來,那天他們倆早就計劃好想交換一下,他做通了他老婆的思想工作,用非常巧妙的辦法讓他老婆跟我做了愛。當我和他老婆離開去取東西時,他走到我老婆跟前閒聊,他說我老婆當時有點緊張,他很禮貌的勸她放鬆,不要緊張,之後說了一些「人生哲理」,然後隨著談話的節奏慢慢靠近我老婆。

事實證明,當一男一女陌生人一絲不掛的站在一起,只有幾公分的距離時,兩人的性激素都會上升,這是人身上的一種動物本能,異性之間本來就相吸,何況又是全裸近距離站在一起。

他說後來他邊聊邊替我老婆理了理頭髮,這一招挺準、狠!我老婆明顯地感到了他急促的呼吸,這種呼吸聲本身就容易刺激人的性慾。之後他開始輕輕在我老婆的背上撫摸,說我老婆渾身有些顫抖,他問她是不是有點冷?然後輕輕的將她擁入懷裡,我老婆顫抖得更厲害了,他又故作驚訝的問她怎麼了?不舒服?病了?這些溫柔的關懷讓我老婆徹底失去了防禦能力。

他緊緊地抱著我老婆,撫摸著她的頭髮和後背、腰部,直到屁股,下面的陰莖也在不斷地勃起,抵在了我老婆的陰部,我老婆完全處在一種恍惚的狀態中,像個木偶似的任由他操控著……接下來的事情不用多說了,他把我老婆給幹了,幾分鐘就射在了陰道裡。他說我老婆在整個做愛的過程中一直呆在那裡,直到他最後射精時她才有了感覺,不停地扭動起身子,不想他把陰莖抽出來。

之後他到處找衛生紙想替我老婆擦拭一下陰部,卻沒有帶紙,我老婆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剛剛跟這個陌生男人性交了一次。在感覺到有精液順著大腿往下流時,我老婆趕緊蹲在地上把精液從陰道裡摳出來,這也就是我聽到的「用我的內褲擦吧」那句話。

我老婆提到此事時,說當時她都傻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他是怎麼插進去、怎麼操、怎麼射精的她都記不清了,只覺得當時陰道裡湧入一股暖流,感覺很舒服,本能的扭動起身子來,但還是清楚自己已被這個男人給幹了,很害怕,怕我知道了會翻臉。

這事就這麼結束了,但我一直沒有向我老婆說那天晚上我陪他老婆去取東西時,其實我們倆已經在路上就做了愛。男人,還是要神秘點好,這樣讓老婆始終覺得欠我點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