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兵我的團

成人文學
2013/ 10/ 15
多年的部隊生活,使我對軍裝女性產生了一種無法磨滅的嚮往,妖嬈的身姿在軍裝的襯托下是那麼性感迷人,每次看見她們我都有一種抑制不住的衝動,漸漸的,我開始了一種讓我今生難忘的旅程。

我是一所部隊文工團的領導,手下有一群年輕貌美的女兵,每次到基層演出,我都會叢年輕的士兵眼中看見那一團團火眼,也難怪,連我都無法克制,他們怎能把持?

尤其是夏天,看著美麗的女兵穿著裙子從我身邊象鳥一樣快樂的行走,我真想看看她們的裙子裡面是怎樣一種風景?突然,一個大膽的念頭出現在我的腦海裡……

借口為了女兵的安全和部隊的管理方便,我把女兵的宿舍調到四樓,三樓用做演出的道具倉庫,男兵住在一樓二樓,因為我是文工團的一把手,堂而皇之的也搬到四樓,這一點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想法。可是他們怎能知道我的心裡已經開始了怎樣的一個計劃?

四樓的廁所在走廊的盡頭,以前的一間廁所現在被我改造了,因為以前只有男兵,所以四樓只有一間廁所,橫排五個便池,本來女指導員蘇娜提議再開闢一間廁所,被我借口經費緊張否決了,當然她是不會有意見的,因為她們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她們的領導會在這上面下文章!

我把最裡面的一個便坑用閣檔隔開,下面留了三十公分的空間,這個空間是我經過周密計算確定的,可以看見裡面蹲下的人膝蓋以上而不會被她發覺的高度,重新開闢一個門,女廁專用,這樣以來,我上廁所必須經過前四個便池,而躲在門裡卻可以清楚的看見走過的每一個上廁所的女兵!!

夏日的中午,知了在外面叫得人心煩,而我的心裡卻是猶如巨鼓板的激動,這一時刻終於來了,帶著最新的攝像機,看看樓道裡面沒有人,我悄悄留進了廁所,關上門,隔著深色的玻璃等待著美麗的時刻……

一聲清脆的腳步聲漸漸由遠而近,我的心開始跳動起來,一個美麗的身影出現在我的視線裡,這是我們團裡的舞蹈演員許晴,公認的美腿,修長堅實,臀部渾圓而性感,白皙的臉龐和文靜的氣質一直是團裡年輕幹部追逐的偶像,我無法克制自己的衝動!

門開了,從隔檔下面我看見一雙黑色的高跟鞋和一截纖細的小腿,一陣絲襪與衣服的摩擦聲後,我打開了手中的攝像機,趴在地上向隔壁張望:

一個豐滿白皙的臀部首先映入我的眼簾,臀部的弧線非常漂亮,一簇烏黑的陰毛在她的兩腿中間整齊的排列著,一股清澈的泉水從兩腿中間噴薄而出,帶著絲絲熱氣撞擊著便池。

我的心跳的很厲害,但是我已無暇顧忌這些,貪婪的看著。

黑亮的高跟鞋襯托出她優美的腳面,淡紫色的長筒襪顯得纖細的小腿非常誘人,黑色的小褲頭推在膝蓋部位,她優雅的在那裡靜靜的享受著這一切的安寧,哪裡會想到,僅僅在一木之隔的地方會有一個鏡頭在拍攝著這一切?!

「嗯」一聲輕輕的呻吟,一截淡黃色的便便從她優美的臀部下面露了出來,原來是大便!時間更長了,我真有眼福,我的機子一直開著,優美的臀部,纖細的小腿,黑色的高跟鞋,淡紫色的襪子,黑色的小褲頭,一切一切都被我的機子真實的記錄著。

她的臀部微微向上翹著,我清晰的看見了她的肛門,她的肛門很小,淡淡的紅色,一圈密密的褶子象菊花一樣整齊的從中間的小洞洞向四周輻射開來,幾根黑亮的陰毛散落在肛門四周。

我忍不住慾望,將攝像機拉伸了過來,她的整個肛門清晰的出現在我的屏幕上,我貪婪的攝著。

以下內容需要回復才能看到

來到隔檔的正前方,將鏡頭對準了我最想欣賞的地方,她的雙腿分開著,陰部完全展現在我的眼前,為了看的更加清楚,我的鏡頭對準她的陰道後,把畫面拉了過來:一個飽滿鮮美的陰道完全佔滿了我的屏幕,她的陰唇微微張開著,裡面的陰肉粉紅滑嫩,大陰唇象嬰兒的小嘴,紅潤晶瑩,上面還粘著少許的尿液。

我緊張的盯著眼前的一切,看著屏幕上碩大的陰唇,衝動的無法自治。

她那白皙的手拿著雪白的衛生紙,在她那渾圓性感的臀部和嬌嫩潤滑的陰道上細心的擦拭著,好像我的手在撫摸那裡。提好裙子,她輕盈的走了出去,正如她輕盈的走來。

我悄悄站起來,看見她秀美的背影在一身軍裝的襯托下顯得那麼優雅,那麼美麗。可是這美麗的身影包括她的一切,已經被我完全留在了我的機子上……

接下來的獵物!她叫文麗,是一名小提琴手,人如其名,文靜美麗,有著一張精緻白皙的臉,較小的身材上穿著一身和體的軍裙,一雙黑色的高跟鞋,長長的頭髮在後面完了一個節顯得額頭非常乾淨!(面對著我的鏡頭)她拉起了短裙,先是露出了粉紅色的小褲頭。

在她脫下絲襪的時候,我發現她的腿非常的白,白的似乎牛奶一樣!在粉紅色的映襯下顯得那麼文靜典雅!她哪裡知道,她的一舉一動全部被我看見了?

脫下軍裙,文麗婀娜的蹲了下去,她的陰毛很淡,黑亮的陰毛整齊的排列在陰唇兩側,陰唇粉紅,只見陰唇一陣輕微的收縮,兩片陰唇分開了,一股清澈的尿水,從她那迷人的陰道裡噴了出來,那情景好像是在我得眼睛上在尿尿,那是多麼清晰的一幅畫面?

隨著尿水漸漸弱了下來,她稍稍蹲了幾下,然後掏出一張餐巾,展開再疊好,右手把陰道和肛門上粘的尿水擦乾淨,提起褲頭,放下裙子,輕柔的走了出去……

一陣富有節奏的腳步聲清脆的傳來,從腳步上,我聽出來這正是團裡的指導員蘇娜。今年29歲,結婚剛三年,是個高傲美麗的女人,成熟、性感、豐滿,任何美麗的語言用在她身上都不為過,多少次,我都是以她為手淫對象的,而且這種想法和行動的實施絕大部分因她而起。我常常想像著在她裙子下面藏著怎樣的一方土地?因為某種原因,我只是在她中午睡著的時候偷偷溜出去,鑽在她的桌子下面,不敢碰著她的聞聞她的腳香順便看看她的小褲頭,想像著什麼時候能嘗嘗那裡的味道,她的皮膚如凝脂一般的紅潤光滑,她的雙唇微微張開,稍稍添裝的嘴唇是那麼性感迷人……

我的眼睛向下望去,我不禁驚歎上帝的奢侈,竟然給她了這麼完美的一張臉蛋,修長豐滿的身材,更給了她一個這麼精緻的陰部!陰毛被她護理得很好,整齊,顏色純黑發亮,弄而不亂,長而柔軟,我似乎能聞見那裡的淫香,陰道不大,好像只有我的未指那麼長,不敢相信已婚三年的蘇娜竟然有這麼小的陰道,如果能讓我享受一下,一定會讓我驚心動魄的。

蘇娜蹲在那裡,雙手並沒有想我想的那樣分開覆蓋在陰唇上的陰毛,一道泉水已經從茂密的森林中流了出來,我很不得趴在屏幕上,替她分開毛毛,好讓我看見裡面的神秘,可是她已經完了,我氣的恨不能馬上叫她過來讓我強姦她!

之後的日子裡,我利用工作之際,巧妙地配了女兵宿舍的所有鑰匙,藉著各種機會,我出沒在女兵宿舍,不為別的,只為了眼前浮現的各種絲襪,五顏六色的內褲,和一雙雙皮靴,皮鞋……

每每進去,我都會用攝像機拍下這些物品,編號,然後把這些片段和廁所裡拍攝的景象剪輯起來,作為手淫資料。

隨著時間的推移,文工團裡的女兵、女幹部的所有資料被我絲毫不漏的收集起來,夜夜在我眼前浮現……

盛夏,晨陽似火,烤的我心裡熱辣辣的,我開著車,疾馳在城市的道路上,絲毫無暇顧及街邊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是否還會出現一兩個美女,我心裡只想回到屬於我的地方--某部文工團!

今天是週末,大清早,我赤身裸體躺在在家裡,欣賞著DV裡拍攝的團裡美女一個個上廁所的嬌媚百態,膨脹的陰莖不住的跳躍著,(順便說一下為了更好的流連於美女之間,我一直未婚)看著畫面裡熟悉的一個個身影,我慾火焚身,想像著怎樣能把這些女人一個個收入我的胯下。

一個緊急電話把我從驚醒:集團軍決定抽調我團部分人員赴基層慰問演出,由於我手上正在籌劃一個全軍的文藝調研,集團軍決定由政委帶隊下基層,我留守!

聽到這個消息,開始有些鬱悶的我被電視裡傳來的陣陣的吁吁聲吸引了眼光,屏幕上一個精緻的陰道正在緩緩的留著尿液,一個念頭閃過,我頓時驚喜過忘。

穿好衣服,壓制住內心的巨大喜悅,我開車向文工團疾馳著,一個完美的計劃,在車輪的飛奔下漸漸形成……

回去的路上,我繞道精神病院,我的一個戰友轉業後分到這裡當院長,閒聊幾句後,我對他說:「哥們,最近參加全軍文藝調研,壓力太大,整夜無法入睡,吃了一些安眠藥,現在都有抗體了,幾片下去一點作用都沒有。」

「你看你,臉色很差,一看就知道極度疲憊,政治任務要完成,身體也要搞好,四十多的人了,經不起的。」

我心裡一陣發虛,他怎麼知道我睡不著,是因為我天天晚上看女兵看的……

「是的是的,你這有沒有特效的藥,吃一片就管用?」

「哈哈,你算找對人了,我這裡為病人準備的都是藥效很大,而且沒有副作用的,一般的鎮定藥品吃多了會有依靠,而且很苦,為了能讓這些病人安靜,我這的好要只要一片,就能讓他們安靜八個小時左右,而且無味……還有這個,鎮靜水,聞後的效果和藥一樣,主要是對付一些精神病發作厲害的男病人的……」

我已經聽不見他喋喋不休的自誇了,算了一下,先拿了十片藥,一瓶水,急匆匆的走了。

回到文工團,已經是中午了,緊急召開了支部會,傳達了集團軍的通知,安排部署了出發人員名單,留下了參見全軍調演的舞蹈演員許晴、丁嵐、方婷、編劇是指導員蘇娜、副指導員馬燕紅……

隨著馬達轟鳴,一輛輛考斯特駛出了營區,喧鬧的樓道內頓時多了一份難得的清靜,當然也多了一絲誘惑的空氣……

傍晚,我心猿意馬的坐在辦公室裡,仔細想想計劃還有沒有紕漏,腦海裡努力的演練了幾次,覺得沒有問題了,這才看看手錶,才七點,會議室裡傳來的新聞聯播的聲音,我知道,她們五個習慣性的已經在看電視了,我實在無法忍受這樣的煎熬,拿起攝像機,悄悄溜進了廁所,這裡打發時間可能會快點。

關上門,我悠閒地蹲在門裡,抽著煙,享受著難得的安靜,儘管團裡的女兵我已經全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但是,吃不到永遠是最誘人的,哪怕重複著一個動作……

地上已經四個煙頭了,我看看表,一個半小時過去了,差不多了,就在我準備起身的時候,樓道裡一陣輕快的腳步聲由遠而近的傳來,我急忙趴在門上,從小洞洞裡緊緊盯著門外,一個苗條的身影從我眼前閃過,是丁嵐。(舞蹈演員,21歲剛從解放軍藝術學校畢業,還是個學員五官精緻)

旁邊的女廁所開了,我連忙俯下身子,眼前是一截光潔的小腿,赤裸的腳丫白嫩細緻,穿了一雙粉紅色的夾板拖鞋,一陣悉唆後,丁嵐渾圓白嫩的臀部頓時呈現在我的眼前,雖然在DV裡無數次看見她的陰部,我還是很激動,丁嵐的陰道不大,小小的洞口以及向後的延伸線將豐滿的臀部勻稱的分成兩片,我貪婪的盯著丁嵐的陰道,一股清澈的尿液蓬勃而出。

我緊緊盯著,心裡暗暗說:「今晚,你們都是我的!」

九點鐘,方婷、丁嵐、許晴、蘇娜、馬燕紅陸陸續續走進了浴室,浴室裡嘩嘩的流水聲和姑娘們是不是輕笑聲,在樓道裡迴響。

我迅速走進了兩間宿舍,把藥放進了水壺,方婷、丁嵐、許晴一間,蘇娜、馬燕紅一間,關好門,我在浴室門口對裡面喊道:「蘇指導,你們幾個一會把門鎖好,我有點事到軍裡去,晚上不回來了,明早八點,準時排練。」

「好的,團長,您慢走……」裡面傳來蘇娜清脆的聲音,並夾雜著一兩聲輕笑,隱隱聽見是許晴在說:「團長覺得害怕了……多誘惑啊……(*^__^*)嘻嘻……」

「別胡說,小心團長聽見……」

「是啊,真的很誘惑,今晚,真的很誘惑!姑娘們,等著我吧……」我心裡暗暗的說。

穿著皮鞋……

用力關上門……

咚咚的大步走下樓……

脫下鞋,一百米速度回身……

上樓……

無聲的鎖好我的門,關燈……

……

我似乎聽見了我的心跳聲……

……

深夜,二點,一個赤裸的身影閃現在文工團的樓道裡,樓道裡寂靜無聲,只見黑色的赤裸身影一隻手拿著一條毛巾,和一個小瓶,另外一隻手拿著一把鑰匙,顫顫巍巍的捅進了許晴、方婷、丁嵐她們住的房間,房門無聲的開了,寂靜的房間裡,只有輕輕均勻的呼吸聲,空氣中瀰漫著少女房間特有的清香和沐浴液的淡香。

黑影慢慢走到許晴的床邊,從小瓶裡到處一些液體浸在毛巾上,輕輕覆蓋在許晴的臉上,幾秒鐘後,黑影拿起毛巾,輕輕搖了一下許晴,只見許晴絲毫沒有反映,黑影猶豫了一下,伸出手,揭開了許晴身上的毛巾被,在她的大腿內側重重的扭了一下。

「嗯……」許晴嘴裡發出的聲音把黑影嚇得立即蹲在了床邊,只見許晴翻了一下身子,悄然睡了過去……

足足有幾分鐘,黑影在床邊嚇得一動不動,看看沒有什麼反應,這才起身向方婷走去,此時,黑影已經看得出來沒有剛才那麼緊張了,腳步輕快,卻依然無聲……

幾分鐘後,黑影又閃進了蘇娜和馬燕紅的房間……

一陣房間之間穿梭後,燈開了……

我赤身裸體,面目通紅的站在門口,欣賞著眼前的美景:許晴、方婷、丁嵐、蘇娜和馬燕紅分別身穿陸、海、空、武警的演出服裝,上身統一是支付短袖,下身軍群,十雙修長的散發著妖艷光芒的裸腿,床上三個,沙發上兩個。

我支好攝像機,開始一個一個拍攝我早已擺好的造型:

方婷,一身海軍裝扮,慵懶的躺在白色的床單上,長髮凌亂的散在枕頭上,白皙文靜的臉龐微微發出淡淡的紅暈。

置身於如此美景,我心跳的猶如撞鹿一般,強忍住心中的慾火,繼續著……

許晴,一身空軍裝扮,趴在床上,烏黑的長髮柔順的貼在窄小的背部,深藍色的軍裙緊緊渾圓飽滿的臀部,修長白皙的雙腿輕輕合攏在一起,白嫩粉紅的腳底朝上……

看著白皙的腳掌,我心裡一哆嗦,連忙向下一個走去。

丁嵐,一身陸軍裝扮,渾圓結實的小腿捲曲著,雙腳立在床上,膝蓋彎曲,雙腿分開仰臥在床上,諧美的長髮凌亂的遮掩著白淨的面部,雙手在頭頂攤著,眼前丁嵐渾身透漏出一種邪魅……

馬燕紅,一身武警制服,側臥在沙發上,雙手和握,赤裸性感的秀腿微曲著,嬌媚的S身形,把女性特有的嫵媚,性感顯露的淋漓盡致。

看著在一旁坐臥的蘇娜,我心裡一陣湧動,因為這個形象是我精心準備的,從衣櫃裡取出一雙皮靴,輕輕穿在她的赤足上,轉身從床頭取過一個背包帶,在她的雙手上纏了一個毛巾,然後拿背包帶從雙手之間穿過,捆了幾圈,然後扶起她,走到門口,將背包帶從門樑上方穿過,就這樣,蘇娜一身武警制服,被吊在門口,光潔細膩的雙腿被皮靴包裹著,無力的站在那裡,一顆臻首軟綿綿的垂落,烏黑的長髮遮蓋了臉龐……

窗外,漆黑一片,偶爾一兩聲知了的鳴叫,似乎也在為我鼓勵,為姑娘們哀鳴……

開始了,這一天終於來臨了,朝思暮想,今晚就在眼前,此時此刻,睡夢中的姑娘們全然不知,往日嚴厲果敢的團長即將在她們身上施展男人的瘋狂。

我瀏覽了一下眼前的姿勢各異的睡美人,決定先從許晴開始,她的臀部是我夢寐以求的地方:

我彎下腰,雙手用力的隔著裙子揉搓著許晴飽滿渾圓的屁股,這個全軍區最美的臀部,此時就在我的眼前,我俯下身,一張臉整個想塞進許晴的雙腿之間,可是制服裙很窄,根本不能裝下我碩大的頭顱,我的臉在許晴雙腿之間摩擦著,一股淡淡的幽香滲入我的鼻孔,制服裙束縛著許晴滑嫩的雙腿,她的身體隨著我的用力也在輕輕的蠕動,我的頭在雙腿之間拱動著,卻也不能再進一步。

我的陰莖已經膨脹的難以忍受,翻身上床,將她的裙子一把推到腰間,許晴粉紅色的絲質小褲頭包裹著渾圓白皙的屁股,窄小的底帶像一條繩子,好性感的內褲,也是我早已記錄在案的經典內褲之一了,天天的溫習功課,使我對熟悉的一切早已不在,需要的是真正接觸的感動!

我跪在床上,分開許晴的雙腿,從腰間一把拉起她的臀部,許晴微微「嗯」了一聲,身體聽話的伏在床上,這個讓全軍區男人迷戀的屁股近在咫尺!我定了一下心智,盤腿坐在許晴跪在床上的雙腿之間,捧著她的屁股,伸手將內褲的底帶拉開……

許晴啊,美臀之花,你的肛門原來也是如此美艷,同樣粉紅的肛門四週一條條細細的褶皺均勻的排列著,螺旋著呈放射狀從中心向四周輻射,可憐的許晴死也無法知道,這個連她都沒有見過的地方,如今毫無遮攔的暴露在團長面前,而且即將經受洗禮!

我張開嘴,伸出舌頭,開始舔舐著許晴的肛門,我的臉埋在雙股之間,舌頭帶著貪婪的口水在許晴肛門地帶盤旋,許晴的肛門無意識的抗拒著,緊緊閉著洞口,我吸著,頂著,看著肛門不時的吞吐著她可憐的菊花,不一會,肛門四周被我的口水浸得濕滑,柔軟,我伸出小拇指,輕輕揉動著肛門,我的嘴則向另外一個誘惑之地進發了--陰道!

她的陰唇微微張開著,裡面的陰肉粉紅滑嫩,大陰唇象嬰兒的小嘴,紅潤晶瑩,外陰上也沾滿了我的口水,我再次佔領了許晴的陰道,剛才對肛門的愛撫早已讓這個女兵淫水氾濫了,我的舌頭輕而易舉鑽進了陰道裡,淫水,口水,不一會溢滿了,順著我的嘴巴滑落下來,我卻不想離開,許晴的外陰唇已經完全分開了,把我的嘴牢牢的包裹在陰唇之間,她的身體無力的反抗者,輕輕的蠕動,卻更加迎合了我的前進,她的身體開始配合我的舌頭,一進一出,品嚐著她潤滑無比的陰道,來回扭動中,她的肛門也最終失敗,放鬆的瞬間,一截小拇指艱難的鑽進了許晴的身體!

「啊……嗯……嗯……」

許晴無力的呻吟著,配合著我的舔吸,陰道裡的淫水氾濫了,我的陰莖在雙腿之間高揚著,陣陣跳動,我的舌頭已經感覺疲憊了,但是絲毫沒有想放棄的意思……

忽然,許晴的陰道裡一陣緊縮,「嗯……啊……」她的聲音裡帶著一絲哭意,我的舌頭頓時被她的陰肉吸住了,(順便說一聲,我的舌頭可以舔到我的鼻頭,這是一個常人難以企及長度)裡面傳來一陣奇異的力量,拉著我的舌頭滑向許晴的身體。

我加快了小拇指的速度,輕柔的抽插著她的肛門,(之所以輕柔,是我不想為我的淫慾帶來後果)同時雙齒咬弄著她的大陰唇,舌頭捲起來,在陰道裡向肛門之間的肉壁頂去,我的小拇指和舌頭同時配合,在許晴的陰道裡肛門裡同時發力。

「啊……」許晴的雙股一陣顫抖,臀肉拍打著我的臉蛋,竟然發出了啪啪的聲音,她要來了!

我把嘴巴漲到最大限度,完全覆蓋了許晴的陰部,就在抖動最劇烈的霎那間,我用力拔出了舌頭,「噗」的悶悶的一聲,許晴的屁股一緊,用力夾住了我的臉,一股溫暖的溫香的體液,衝出禁閉,射進了我的嘴裡,我拚命的吸著,吞嚥著這瓊漿玉液……

許晴的身子一軟,癱在了床上,依然是翹著驕傲的臀部,只是臀部上方已經淫水片片……

我把漲疼得陰莖放在臉盆裡,用涼水清靜了一下,不能這麼沒有出息,好戲繼續上演……

我來到方婷床前,俯下身子,仔細端詳著方婷粉紅潔淨的腳丫,伸出舌頭,在腳底板重重的舔了一下,好柔軟啊!方婷的腳底散發著淡淡的沐浴液的清香,我捧起雙腳,張開嘴,一下將方婷的一隻腳前部含在嘴裡,我咬著嘴裡的每一根腳趾,口水頓時佈滿了方婷的腳縫之間,我的雙手,輕柔的撫摸著方婷的小腿,舌頭捲住嘴裡的腳趾,開始一根根品嚐,我用力吸著,從指尖,到指肚,在到腳趾縫隙,一隻腳完畢,另外一隻小腳丫也順從的塞進了我的嘴裡,足香陣陣,口水連連,從足跟到腳趾,遍佈了我的口水,她的足肉柔軟清香,一吻就知道方婷平時非常注意保養自己的雙足,而且還抹了潤膚霜。

吃了好一陣,我在戀戀不捨的把她的腳取出來,只見腳趾上晶瑩水潤,白皙的肌膚,淡淡的顯露出青色的血脈,指肚飽滿,害得我有一次將腳趾輪流舔舐著……

分開雙腿,由於方婷是仰面躺著,裙子自然向上劃了一下,已經沒有衝動的前奏,一顆頭顱已經從方婷雙腿之間伸進了裙子。

燈光下,赤裸的身體暴露在床上,肩部以上卻淹沒在床上一個英姿颯爽的女兵的裙子裡,這是怎樣的一種風景?隔著熟悉的淡紫色的低腰內褲,我使勁拱著,雙手向上解開了方婷的上衣,熟練的剝下胸罩,開始玩弄著她的乳房,她的乳房不大,卻很堅挺,結實,一摸就知道還是個姑娘。

「嗯……嗯……嗯……」

方婷開始輕輕的呻吟,我收回雙手,一把擄下方婷的褲頭,毫不猶豫的再次鑽進了方婷的裙子,雙手繼續著玩弄,裙子裡光線幽暗,卻難以阻擋神秘的芳香,我緊緊的頂在方婷雙腿之間,開始了對陰道的衝擊,方婷的陰道比許晴的乾澀一點,我知道,她需要我的關愛,射出舌頭,有力的撥開緊貼在一起的陰唇,用舌尖慢慢挑逗著著方婷,方婷那裡受不了這種挑逗,不一會,陰道濕潤了,我的舌頭猶如靈蛇一般,輕快的鑽了進去,我的嘴巴吧唧吧唧的噙著方婷的陰唇,舌頭在方婷的陰道裡翻滾著,攪動著……

舌頭啊舌頭,你才是最幸福的!

方婷嬌喘輕輕,我的身體卻早已抵制不了接連的刺激,站起身子,捧起方婷的雙腳,合在我的陰莖上,開始讓她給我足交,看著衣衫凌亂的方婷,感受著濕潤的足肉在陰莖上的摩擦,不爭氣的陰莖瞬間……爆發了!

……

看了一下表,在這兩個女兵身上已經花了四個小時了,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必須有所選擇了,看了一下蘇娜、馬燕紅和丁嵐,我決定把丁嵐和馬燕紅放棄,衝擊成熟、性感、豐滿的蘇娜!我心中的性感女皇!

放棄歸放棄,這難得的機會我怎能不留下珍貴的資料?

我端起攝像機,仔細的把丁嵐和馬燕紅拍攝了進去,當然,在拍攝個過程,我拚命克制著心中的慾火,將兩個人從足到臉,從胸到腿,前陰後肛,全部仔細的記錄了下來,在拍攝過程中,當然免不了親吻兩人的嘴唇,乳房,陰道,肛門,還有腳趾,雖然時間少,但是過程還是一樣都沒有少,順便還讓兩人給我口交了一下。

時針指向了五點半,我已經連續在四個女兵身上戰鬥了四個小時了,但是我依然性趣高昂,調整好攝像機的角度,我朝著最後一個目標--蘇娜走去!

蘇娜垂吊在門樑上,門開著,樓道裡潔淨的自由的空氣在寂靜的夜晚如此讓人心曠神怡。

我赤裸著站在蘇娜面前,輕輕抬起她的下巴,蘇娜雙目微閉,紅潤光滑的面部,豐滿的嘴唇微微張開著,隱約可見潔如編貝的牙齒,我捧著蘇娜的臉,我知道,今晚最後的高朝即將到來,我要在這個成熟的女人身上,吹響今晚凱歌!

我吻著蘇娜的嘴唇,深深的濕吻著,舌頭撥開整齊的牙齒,輕而易舉的和她的舌頭交合在一起,我的眼睛緊緊盯著眼前的獵物,像一頭即將發動攻擊的豹子,赤紅的眼睛貪婪的盯著蘇娜的柔美的眼睛,我放開雙手,開始解著蘇娜的衣服,她的頭無力的搖擺著,我的唇卻隨時緊逼,時而前傾,時而後仰的頭根本無法離開我的貼身緊逼,制服散開,胸罩鬆鬆的被肩上帶子掛著,在胸前搖擺,我的雙手緊緊握著蘇娜成熟飽滿的乳房,使勁揉搓著,在乳房,在毫無贅肉腰間,在挺拔光滑的背上,我的雙手游動著,我轉到蘇娜身後,從後面摟著她,雙手繼續在平坦結實的小腹,乳房上游動,我的臉貼著蘇娜白淨的脖子,親吻著脖子,耳朵,微微裸露的脊背……

我的手順著裙子的腰帶,塞進了蘇娜的下腹,伸進了她的絲質的內褲,輕輕撫摸著蘇娜的陰毛,光滑,柔順是我的第一感覺,我腦海一遍一遍滾動蘇娜大小便時的情景,身體開始衝動了,此時,蘇娜也在我的撫摸下起了反映,喉嚨裡發出模模糊糊的重重的喘息,畢竟是已婚的女人,即使昏迷中,身體也是真實的!

蘇娜背對著樓道站在門口,我的整個身子已經在樓道裡了,夜風細細,曾經喧囂的樓道此時卻如此沉靜,彷彿不忍心看見如此嬌媚的女人即將面臨的狂風暴雨,蘇娜啊,這個你天天行走的樓道即將真實記錄著你的瘋狂!你的戰友們如何也想不到,這裡會發生什麼?

我蹲下身子,分開蘇娜的雙腿,側身蹲在蘇娜修長筆直的雙腿之間,整個頭向上,開始了對蘇娜襠部的第一輪炮火!

我摟著蘇娜的雙腿,摩挲著細膩溫暖的肌膚,冰涼的皮靴和溫暖的雙腿貼在我赤裸的身體上,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我仰著頭,如朝拜女皇般朝拜者蘇娜的陰部,蘇娜的褲頭已被我脫下,完美精緻的陰道就在我的眼前,陰毛濃而不密,烏黑光亮,整齊的排列引陰道兩側,陰唇微微深紅,是一個成熟女人標準的色彩,蘇娜啊,你的老公此時還在沉睡嗎?難道對眼前即將發生的災難沒有一點預感嗎?

我慢慢朝陰道前進,我的眼睛已經赤紅,身體已經膨脹……

豹子出擊了!

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我一口咬住了蘇娜的陰唇,「哎喲……」由於過分緊張,蘇娜一聲痛苦的呻吟立即迴盪在空曠的樓道裡,夜風無言,萬物無言……

那一聲「哎喲」無疑是吹響衝鋒號,我開始奮力衝鋒,我的舌頭早已讓這個成熟的美麗女兵胯下濕潤了,蘇娜扭動著雙跨,在我的臉上摩擦著,我的舌頭在陰唇之間滑動,在陰道裡面攪動,蘇娜怎樣搖擺,都無法脫離我的吸引!

我的舌頭撥開蘇娜的陰唇,舔到了陰道上方小豆豆,蘇娜的陰蒂已經充血了,凸凸的鼓了起來,我用牙齒輕輕咬住陰蒂,糾扯著,嘴唇夾住陰蒂,用力後拉,隨即陰蒂彈回,霎那間的吧唧吧唧聲飄蕩在樓道裡,我的頭在蘇娜胯下左右擺動,盡情的舔舐著她的陰道,陰蒂,陰唇,肛門……

蘇娜無法控制的身體來回搖擺,想要掙脫背包帶的束縛。

「啊……哎喲……嗯……不……要……」

蘇娜的呻吟漸漸變大,「啊……要……不……」

我不能允許她說不!我對著蘇娜的陰道發起了猛烈的攻擊,口腔裡咕嚕咕嚕的撞擊聲,糾扯陰唇的吧唧聲,飄蕩在樓道裡……

「啊……嗯……我……老……公……要……」

「啊……要……」

蘇娜雙腿之間的淫水已經佈滿了我的臉蛋,濃香,滑膩,聽見蘇娜的「要……」我早已迫不及待的站起身子,順勢抬起了蘇娜的一條長腿,一手摟著腰,一手抬起腿,一挺腰,碩大的陰莖像一隻靈巧的豹子,飛快的鑽進了蘇娜的身體!

「啊……啊喲……啊啊……嗯……老公……」

此時的蘇娜已經完全被我挑逗起來了,扭動著豐滿的屁股應和著我的陰莖,我摟著她的腰肢,用力的拉動著,陰莖陰道的交合聲,「吧唧……吧唧……」濕漉漉的擊打著我們倆個的身體,蘇娜的嘴張開著,靡靡誘惑的濕漉漉的聲音從幽深的口腔裡發出,陣陣的醇香噴在我的臉上,我一下擒住她的嘴唇,把舌頭伸進蘇娜的嘴裡。

「唔……嗯……唔……」

蘇娜已經無法喊叫了,但是身體卻更有力的隨著我的身體搖擺。

「啊……蘇娜……我要……操你……」

我喘著重重的呼吸……

「寶貝……蘇娜……我要日你的小洞洞,我要……操你……的。」

「唔……唔……操……我!」

蘇娜茫然的看著,讓誰操?難道是你的老公?如果你知道你對著你的團長這麼淫蕩的喊叫,不知道你會有什麼感覺?

我騰出另外一隻手,抬起了蘇娜的另外一支腿,此時的蘇娜完全吊在空中,雙腿緊緊夾著我的腰,襠部拚命應和著我的抽動,此時的我早已汗流浹背,渾身閃動著力的光芒,蘇娜的汗水也隨著額頭滑下,將幾縷秀髮黏在臉上。

「啊……我要……」

我的目光越過蘇娜的肩膀,注視屋裡的女兵……

猛烈抽動……

「操……操……操你!」

「啊……啊……哎喲……」

一陣猛烈的炮火,「啊……」

蘇娜一陣撕裂的呻吟,清澈的迴盪在深夜裡,在即將射精的瞬間,我拔出陰莖,跪在地上,一手扶著蘇娜的腰肢,一手迅速伸進了蘇娜的陰道用力的旋轉,扣動陰壁,只聽見「砰」的一聲,在我手指離開蘇娜身體的同時,一股清澈的淫水噴薄而出,射進了我早已張開的嘴裡……

我的陰莖一陣跳動,射出一股粘稠的白色液體……

蘇娜渾身軟軟的吊在那裡,我湊上嘴唇,愛撫的在蘇娜的陰道上戀戀不捨……

將一切收拾停當,晨曦已經透過樹梢射進了房間,樓道裡依然清新,旗開得勝的我,即將開始新的一天,我知道,之一切只是剛剛開始,我喜歡這裡--我的女兵我的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