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夫妻的交友經歷(真實故事)

成人文學
2013/ 10/ 15
真實的經歷,但是為了不被別人騷擾,網名不是真的。

我們夫妻,今年都是三十四歲了,結婚快有十年了,有1個漂亮的女兒,快上幼兒園了。

老婆生完孩子以後,一直沒有上班,就是在家看孩子,準備等明年開春,孩子上了幼兒園後,再從新找工作上班的。我們的生活應該算是在普通不過的了。

但是這種普通生活在去年的某一天被打破了。

老婆在上認識了一個青島的網友--月光下的小孩QQ113649****後來才知道是他老婆的QQ,一看她個人說明就感覺比較上癮拉!豐滿的舒服死,和老婆聊得非常的好,基本上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這個月光,我在視頻裡面也見過,三十多歲,膚色比較黑,圓臉,感覺有些胖,或者稱為豐滿,因為還沒胖到那種車袋腰,水桶身材,在一套比較緊身的衣服下面包裹著的軀體,胸、腰、屁股圓滾滾的,實際上在這些剛剛步入中年的女人裡面,算是體型不錯的了,但是和我那經常游泳、鍛煉身體的老婆相比就要差一點了。有腰、有胸、有屁股這就是後來我回答老婆對月光體型的看法,老婆說我就是喜歡這樣的胖女人,但是月光並不胖的。

有一天晚上我回家後,老婆問我是不是想和其他的女人上床了。我開玩笑的說和你做愛做了整十年了,也想換一個試試,你有時間的話就幫我找一個吧。當時的感覺老婆只是和開玩笑罷了,我也問她,你是不是也想和其他男人上床,老婆說只要你願意,我就找,我說我不願意。

這件事情過去了有一段時間,有幾個月吧,有一天,老婆和我說了月光下的小孩想在視頻上見見我,我說又不是沒見過,有什麼好奇的。然後就和老婆一起到了電腦之前了。到了電腦之前,我見到了月光,還是原來的樣子,就是穿得十分的性感的。和我打招呼,我也禮貌的和她打招呼,然後把他的老公-月光老公介紹給了我們,月光老公是那種有些發福的人了,小腹開始有些下垂了,看著他倆,雖然不是特別的喜歡,但也沒有一點不好的印象。我老婆也把我正式的介紹給了他們。在網上,我老婆叫小傻,我叫小傻的老公,介紹的就是這個名字。

後來雙方的視頻次數多了,也開始隨便了,就開始進行了一些刺激的活動了,月光和月光的老公全裸的給我們看過,我們也全裸的給他們看過,相互的還開玩笑,比比誰的體型好什麼的,相互要求做一些具有誘惑力的動作,但更進一步,沒有進行過更激烈的,比如視頻做愛什麼的。

這樣,我們就和月光夫婦在網上聊了很久,主要是這兩個女人在聊天,也不知道老婆和月光是誰先提出的見面的,反正月光夫婦邀請我們去青島旅遊。老婆說她們在網上談了夫妻交流,也就是夫妻交換配偶的活動,問我願意不願意,要是願意,我們就去青島轉上一圈,不願意,就不去。心裡當然不是很願意了,問我的時候,我隨口就答應了,完全以為開玩笑呢,但是發現老婆她倆在玩真的,又很矛盾了,拿不定了主意。不想讓自己的老婆和其他男人上床,但是一想能交換夫妻又很興奮,和老婆商量了很久以後,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同意去青島看他們,大不了,就算自費旅行一趟吧。於是我在單位請了2天的休假,然後加上一個週末,一共4天的時間,完全可以去一趟青島了。

老婆和月光在網上進行了不斷的聯繫,制定了一下行程,從最開始到現在都是這兩個女人來安排的,月光兩口子也是第一次交友,和我們一樣,根本沒有經驗的,初步定的是,我們坐飛機去青島,他們在機場接我們,然後確定交流不交流,要是交流,就上賓館開2個房間,不交流,開一個房間,我們夫妻住,不管交流還是不交流,他們夫妻陪我們在青島玩三天,然後我們回北京。路費我們負擔,其他的他們負責。

這時候已經是10月下旬了,青島的旅遊旺季已經過了,票十分好買的,訂好了機票,然後和老婆一起去商場,給她們倆挑選禮品,畢竟第一次見面,還是送些禮品,這樣禮貌一些的。選好給他們夫妻帶的禮品,我們把孩子送到了孩子的姥姥家,跟他們說我們倆有事情,要外出幾天,但是沒法帶孩子,讓岳母和孩子的舅舅幫著帶幾天。

就這樣,我們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出發了

去機場的路上,一路上,老婆一直和月光進行短信聯繫,我要看內容,老婆不讓看。我和老婆說,要是想反悔現在還來得及,老婆紅著臉說,既然都準備那麼長的時間了,還是去吧。就這同樣,我們上了去青島的飛機。

飛機晚點,晚點兩個小時,晚上六點多鐘才到了青島,然後出了機場,就看到月光夫妻在向我們揮手。和視頻裡面的樣子有些區別,夫妻倆個人個頭不是很高,月光男人穿著深色的西服、白襯衫、打著領帶,比較精神,月光上身穿著一件短風衣,大領口的那種深顏色的短風衣,裡面的淺色帶花邊的襯衣,下面穿著一條短裙,一直到膝蓋的高跟的皮靴,穿的比較正式的。我們夫妻穿的要休閒一些了,我是穿的淺米色的三粒扣休閒西服,下面是牛仔褲,比較隨便的那種軟牛皮的皮鞋,老婆穿著件淺色的休閒外衣,下面也是牛仔褲,旅遊鞋。能感覺月光夫妻很重視我們的到來。在視頻裡面,我感覺月光老公有一米七多,但真人沒到一米七的,月光不到一米六,比我們夫妻要矮一些,我一米八零,老婆一米六五的個頭,像一米七的,感覺比月光老公都高。月光夫妻兩個很熱情地招呼我們,倒是我那在網上很能說話的老婆,這時候,有一些放不開,我也不是很放得開,感覺自己有些僵硬,不是很自然。

坐上出租車,月光問我們,是先去賓館,還是先吃飯。我說反正也沒什麼行李,就先去找地方吃飯吧。

我們到了市區,月光說先去五四廣場那邊吃飯,然後再去賓館,他們在賓館訂了兩個房間,找到了一個家飯店,裝修得體,雖然不是那種富麗堂皇的大酒樓,但也是中高檔的飯店,月光夫妻很重視我們的到來。月光老公說找個小包房,老婆說不用,大廳就可以,但還是找了個說話方便的小包房的,面向大海的房間。老婆和月光點菜,我和月光老公抽煙聊天,這裡的飯菜不錯,海鮮很多,但是我不是很喜歡吃海鮮的,喝了一些酒,大家也比較能放開了,吃完飯就9點多了,時間過得真快,不知不覺得2個多小時就過去了。

老婆這時候也不是那麼的靦腆了,和月光聊得比較歡。

月光老公把服務員叫來,埋單結帳,我們準備去賓館了。我和老婆拿上各自的小包,然後走出了飯店。心情有些緊張,也有些興奮。老婆對月光說,想去月光的家裡看看,月光說沒問題,反正也不遠,我們就打車去了月光家。路上月光老公說,他家面積比較小,不如我們的大,之類的無關緊要的話,能聽出來,他們也有些緊張的。月光老公說,在賓館距離他們家不遠。先去家裡坐一坐,然後再去賓館休息。

感覺車行使的十分的慢,很長時間才到月光家,雖然在視頻裡面見過月光家的房子,但是也只看到了月光家的臥室,想看看這個朋友的家,然後去賓館,完成我們的希望,一想到這些,心裡面就有興奮得感覺。

車又拐了幾個彎,就到月光家的樓下了,是一個普通的樓房,不是很高,但是也有電梯的。進了屋子,換鞋,月光家不大,兩室一廳,建築面積有八十多米吧。平時家裡面三口人住,這幾天,把兒子也送到岳母家去了。月光老公去給我們沏茶倒水。月光拉著我和老婆到處的看,參觀他們的小家。面積不是很大,也不是很有情調,但是很整潔,就是孩子的玩具很多。

客廳面積不是很大,東西不算很多,三人布藝的沙發正對著電視,雙人的沙發在靠角落的的位置上。電視不大,是青島本地的著名的電器廠生產的,沙發前是個普通的玻璃茶几,家裡面收拾得很乾淨。沙發邊上是個飯桌,深色實木的,上面鋪著一層保護貼膜。四把餐座椅,桌面上放著茶壺、茶杯等等很平常的東西。

月光家的客廳的陽台很大,陽台上面除了孩子的玩具以外,還有一個裝沙子盤子,裡面有鏟子什麼的,孩子喜歡玩沙子,喜歡大海。推開陽台的窗子,大海的味道立刻撲面而來的。

她家的孩子快上小學了,自己開始住一間小屋,小屋裡面有張小床,書櫃裡面都是小孩子看的書、玩具什麼的,變形金剛、汽車模型啦什麼都有,到處都是小孩子的玩具的。月光說明年孩子就上學了,準備再給孩子再買一張桌子,問我們給孩子的屋子裡面都有哪些的東西,有哪些東西?我家的孩子還小呢,本都是和老婆一起睡覺的,給孩子準備的那間屋子,現在只有老婆的衣櫃,孩子的東西基本沒買呢。

月光的大臥室,我還是比較喜歡的,面積有十五六米,有個大外飄窗,床是大號的雙人床,有兩米來廠,接近兩米寬,月光說是一米八乘兩米的,老婆說你們豎著睡也行,橫著睡也夠寬,問我們的床多大,老婆說我為了省錢,買的是一米五的床,比月光家的窄多了。兩個床頭櫃在床的兩側擺放著。床頭是皮革軟包的,半圓的形狀,感覺很軟的,靠著一定舒服的。老婆說,我們回家也換成大床去。

台式電腦擺在衣櫃的邊上,正對著床尾,坐在床上就可以操作電腦的,液晶的顯示器,也是青島本地那個電器大廠的品牌,一個長脖鹿似的攝像頭支立在玻璃微機桌上。我們就是通過這個攝像頭認識的月光、月光的男人,熟悉的他們的小家。

我和月光老公回到客廳裡面說話,月光家的茶沏的很濃,有些苦澀的味道,但是很解酒的。老婆和月光去了臥室關門聊天。我和月光老公也在聊天,開始說一些我老婆的喜好和她老婆的喜好什麼的,和一些其他話題,但是沒有涉及到今天晚上是否交流的內容的。老婆從臥室裡面出來,趴在我耳邊說,今天晚上就住他家吧。我看老婆,紅著臉。這時候,月光也從臥室裡面出來了,也紅著臉,有些興奮的神情,趴在月光老公的耳邊說了些什麼,估計是說我們住在這裡之類的云云。我還沒有反應過來,老婆就說,我同意了,今天晚上就在月光家住一夜了,明天再去賓館。月光老公笑了,有些尷尬,看的出來,他有些緊張,或者是興奮的。我也比較興奮或者說是緊張。畢竟考慮很久的夫妻交流,馬上就要實現了,我小聲對老婆說,要是反悔現在還來得及的,老婆看了我一眼。

月光說,讓我們先去洗個澡,老婆看看我,我看看老婆,說讓我先去,然後她和月光又進了南面的臥室。我把外衣外褲都脫了,然後就進了衛生間,脫掉內衣,然後拉上簾子開始沖澡,抹了一些香皂,簡單的沖了沖,然後擦了擦身子,穿上了內衣內褲,就準備出去了,這時候,月光進來了,雖然我穿著一些衣服,我看著她,感覺渾身的發熱,臉肯定紅了。月光遞給我一套比較厚的睡衣,說有些小,但是還是讓我穿上,不然會冷的,青島的10月下旬,晚上溫度還是比較低的。

月光老公也進去沖了個澡,也是穿著內衣套著睡衣出來了。我和月光老公看電視說話,繼續說著自己老婆的喜好,老婆和月光也先後進去洗澡了,沒到5分鐘,也都出來了。大家都穿著內衣睡衣。相互看著,氣氛十分的尷尬。還是月光老公打破了這種尷尬的氣氛,說我們玩牌吧,然後去打開了空調,說把溫度定到20度,這樣屋子裡面就不冷了。月光說,定到27度吧,暖和。

開始玩牌,約定輸的脫衣服。估計心思都沒在玩牌上,月光老公穿的也少,幾把下來,就脫光了,我做在他的對面,看不到下面,只能看到他那有著稀梳的胸毛的上半身。老婆就在月光老公邊上坐著,不斷的用眼睛看他,臉上又露出了紅暈,老婆的眼睛一邊看牌,一邊不斷的往他的兩條腿中間看,我們大家當然都知道老婆在看什麼的。老婆也就剩下一個帶黑色絲蕾的華歌爾紋胸和三角型絲蕾內褲了,胸口起伏很大,看樣子老婆很興奮的樣子,呼吸急促。

月光穿的還是比多,但是也基本不剩什麼了,也只剩兩件衣服了。下面只有一個平角內褲包著圓滾滾的屁股,上身只有一見前面系扣的真絲短內衣了,內衣是米白色的,可以看到裡面的乳房的深色的乳暈乳頭的顏色,讓人興奮起來了,小弟弟這時候,開始膨脹起來了.我也開始光膀子了,再輸上一把,我也就得光屁股了。

月光又贏了一把,我們三個又輸了,月光看著我笑了,說,脫吧,該脫了。我轉過身去,屁股對著他們,雙手抓著內褲的邊,開始脫內褲。小弟弟這時候已經堅挺的不行了。月光說,我來幫你吧,就上手幫我一下子就脫光了。我一咬牙,就轉了過去,身子對著他們,小弟弟雄赳赳的峭立著。老婆紅著臉,低著頭,手放在背後,開始解胸罩的背帶呢。月光老公的眼神這時候直勾勾的看著我老婆,然後轉過身子去,把月光的真絲內衣的鈕扣解開了,月光那有些下垂的半球型乳房從衣服的縫隙中跳了出來,看到這裡,我下面的小弟弟不爭氣的跳動了一下,表達了對那兩個乳房的想法。老婆慢慢的解開了紋胸的背帶,紋胸從老婆的胸口滑脫了下來,老婆那不太大的,但是很圓的乳房也展現在大家的面前了,這是老婆第一次在另外一個男人的眼前赤裸著身體。沒有什麼再能擋住我們的腳步了,上帝原諒我們這些放蕩的人吧,性福的時機到了。

我們開始行動了,月光老公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看了眼月光,用有一絲絲顫抖的聲音說,你們去大屋吧,然後把月光往我的身前輕輕的推了一把,月光這時候低著頭,紅著臉,用眼睛看著站在前面的我,我一把把月光抱了起來,月光雖然算是比較胖,但是不沉,抱起來很輕的,月光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把紅潤興奮的臉緊緊地靠在我的脖子上,耳邊能聽到這個懷裡的女人的清晰的喘氣的聲音,呼吸的熱氣吹在我的脖子上面,下面的小弟弟更威猛了,開始感到有些漲了。我回頭看了看另外的兩個人,老婆已經開始用手撫摸月光男人那條同樣挺立的器具上了,月光男人也開始摟抱著我那僅僅剩一條三角內褲的老婆了,眼睛裡面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我抱著月光走向了那個曾經在視頻中見過的的臥室了。

屋子裡面的燈是關著的,進門後,月光伸手把頂燈打開了,屋子裡面一下子就亮了起來。床上原來鋪著的床罩什麼的已經沒有了,代替的是兩個淺黃色的帶花紋的的枕頭和同樣顏色的一床被子,是雙人被。床頭櫃上放著一個小紙盒,上面畫著一對暴露的男女。

我把月光放到了床上,然後從床尾也上了床,面對月光,然後一下子就把她的內衣給脫了下來,月光就一條內褲了,很普通的那種四角內褲,不是那種誘人的丁字褲。

我把月光推倒在床上,然後跪在她的腳邊,雙手抓住內褲的邊,一下就把內褲給脫了下來。

月光拿了一個枕頭把自己的臉給蓋上了,害羞了,或者緊張的。月光身材比較小,比較豐滿,乳房比較豐滿,那種圓球型的乳房,略微有些下垂,比我老婆的大,兩個乳房靠的很緊,隨然躺在床上,但是中間還能看到有溝壑的存在的,心裡面十分的喜歡。我躺下身來,側面包著月光的熾熱的有些顫抖的身體,然後開始用我的嘴吻她的乳房,乳頭,乳溝,肚臍,小腹,一路向下,當開始再準備向下的時候,看到那裡已經一片驚濕了,在燈光的映射下,水汪汪的一片,月光用手捂著,不讓我親吻。用顫抖的聲音說你上來吧。

她的腳踩著床,雙膝微微的分開著,我趴到了月光的身上,用力抱著月光,她的乳房壓在我的身子下面,進入的一剎那,月光的身體僵硬,人往後仰。嘴裡發出呼哧呼哧的呻吟聲。我開始抽進,隨著我的動作,月光在抖動著身子,下面隨著我的運動在一下一下的迎合著,嘴裡面的聲音越來越大,在我的耳邊吶喊著,下面隨著一次一次的撞擊,也啪啪的發出動人的響聲。心跳加快,身體熾熱,下面被緊緊的包裹著,越來越緊,每近入一次,感覺就加劇一分,進出了也就不到百十來下,就受不了了,霜手緊緊的抱著月光赤裸的身體,小腹用力一頂,男人的根不由自主的跳動了起來,終於在月光的體內,一瀉千里了。

男人的子孫們狂瀉出去後,我趴在月光的身上,大口的喘著氣,沒有拔出來,依然停留在這個不是我的女人的女人的身體裡面。感覺我的心跳的十分的快,用手放在月光的左面的挺立的乳房上,能摸到月光的心跳也像兔子一樣的快,月光身上有了不少的汗水,月光面似桃花,在燈光下有些紅暈。

靜靜的。我和月光都沒有說話,好久。平時和老婆做完了,很快就困了,但是第一次和老婆以外的人做愛,做完了,興奮得一點睏意也沒有的。

月光突然問我,你帶套了沒有,這時候,我才意識到,原來約定的必須帶套,成了一句空話,只好說沒有。月光說,現在也來不及了,然後開始推我。她想起來了,我側過身子,躺了下去。

月光套了件衣服,打開房門出去了。

過了2分鐘,房門打開月光回來了,低著頭,往我的小弟弟上扔過來一條熱毛巾,然後放下手裡面的杯子,讓我擦一擦。我擦完了,然後月光上了床,躺在我的身邊,背對著我,我開始從背後摟著她,然後用兩隻手開始摸她的兩個乳房。從和自己的老婆上床的那天起,就夢想著能摸一對豐滿的乳房,今天終於實現夢想了。月光的手也在我的兩腿之間不斷的撫摸著。過了幾分鐘,小弟弟從的不適應狀態開始恢復了,月光也不斷的用她的屁股來蹭我的小腹,小弟弟很快的就又恢復了雄風。我們側躺在床上,我從背後一下就又進入了月光的身體。突然想起來,要帶套子的,然後問月光套子在那裡呢月光已經開始在我的抽插的刺激下開始呻吟了,嗚嗚啊啊…………不管套子了,用力的幹我吧。

第二次比較長,換了幾個姿勢,從側臥,到傳統的有征服感的男上位,享受女人運動的,能看到女人前胸在跳動的女上位,最後月光跪在床上把屁股對著我,我趴在她的赤裸的背上,雙手撫摸著豐滿的乳房,奮力的又運動了幾十下,第二次射了出來。射完後,趴在月光的充滿汗水的後背上。側著頭開始吻月光的臉,耳朵,脖子,月光翻過身來,用自己的胸脯面對著我,然後緊緊的抱著我,開始吻我的嘴。吻完以後,然後和我仰面躺著。誰也不知道說什麼,但是我知道我問我和他老公誰更強的話,不是很合適的。

這時候,月光的手機響了,是短信。

月光看了一下,說,他們那邊完事了,問晚上怎麼睡。我想了想,還是和自己的老婆一起睡覺吧,對月光說,我和老婆睡小屋,然後準備起身,月光說等一下,然後開始給那邊打電話,夜裡面很靜,能聽出來接電話的是月光老公,月光要和我老婆說話,我老婆接了電話,兩個人一商量,其實也就是月光的主意,大概的意思是,她們兩個女人商量下一步怎麼辦。

我去小屋找月光老公去。老婆過來找月光。

掛上電話,月光從櫃子裡面拿出了一個毛巾被示意我披上。我披著毛巾被光著腳走出了臥室,到了客廳裡裡面,找到了自己內褲,套了上去,小屋的門開了,老婆出來了,穿著棉睡衣,看著我,滿臉通紅,像小孩子犯了錯誤的樣子,一下子就撲了上來,抱住了我,一句話不說,就是用力的摟著我。我問老婆感覺怎麼樣,老婆說不知道,我也緊緊的抱住自己的老婆,吻老婆,老婆親吻我,然後說月光在屋子裡面等她呢,讓我去找月光老公去,就放開我,推門進了我剛才出來的那間屋子。

我進了小屋,

月光老公也穿著睡衣,但是下面光著腿,等著我,兩個男人見面,月光男人向我微笑了一下,有點皮笑肉不笑的感覺,有些尷尬,我也淺淺的向他笑了一下,心裡面有一絲絲的不快,畢竟剛剛幹完對方的老婆,相互送了一頂綠帽子。月光老公坐在地上,遞給我一根煙,我這時候才注意到,他們把被褥什麼的都鋪到了地上,他兒子的床太小,長度不到一米五或者的,但是窗不是很寬,而且怕小孩子半夜掉到地面上,還有個護攔,兩個大人在床上的話,勉強坐還可以辦事的時候,肯定不行,就把東西全鋪到了地上。我接過煙,月光老公幫我點上。然後看著我,想說點什麼,但是沒有張開嘴。我們就這樣對看著,事前的和感覺和事後的感覺就是不一樣的,氣氛十分的尷尬。

煙快抽完了,我對月光老公說,姐夫(月光比我們大1歲,網上,老婆有時候叫她姐姐),把窗子開一會兒吧,通通風,散散煙味。月光老公站了起來,拉開窗簾,打開了窗子,我也走到窗前,雖然從窗外吹來的是冷風,但是沒有感覺到什麼冷的感覺。看了看夜景,遠處的樓房上的燈還亮著,但是路上已經看不到什麼車了。我說姐夫,幾點了,姐夫說快1點了吧。我們扔掉煙頭,關上窗子,這時候,才感覺到冷。

月光老公說,到廳裡去吧,我們就到了客廳裡面。坐到了沙發上,我問月光老公,做了幾次。月光老公說就1次。我說我們弄了2次,你們完事以後,怎麼沒進去叫我們,月光老公說,本來想進去的,但是聽他老婆在叫床,就沒進去,讓我們在好好玩一會兒,就沒打攪我們,然後簡單的說了一下感覺什麼的東西。月光老公又拿給我一顆煙,點上,尷尬的氣氛這時候緩和很多,甚至是消失了,我們開始不用那麼小心的說話了,和剛到他家的時候差不多的氣氛了。

月光打開臥室的門出來了,然後說。我老婆叫我呢,我就起身進了臥室,

老婆坐在床上,靠著床頭,咬著嘴唇。我進去,關門,上床一下子就把老婆緊緊地抱在了懷裡。老婆開口了,月光說你挺厲害的,做了2次。我說你那邊呢,老婆說就一次,我問感覺怎麼樣,老婆說月光老公前戲很長,很舒服,但就是進入後就早洩了。後來聽我們這邊進行了第二次,他們也想,但是月光老公沒有勃起。就放棄了。我問老婆感覺怎麼樣,老婆說不知道。我開始吻我老婆,老婆把我推開了,說我嘴裡煙的味道太重了。老婆說晚上和我一起睡在小屋睡,他們倆大屋睡覺。月光和月光老公進了臥室。我下床,一把抱起自己的老婆,出了房門,到了小屋。

進了小屋,看到地上有一個撕開的套子的皮,我說過你剛才你們用套子了,老婆說用了,她幫著戴上的,老婆說月光老公的比我的粗,但是沒我的長,沒有包皮,看著光溜溜的,像條泥鰍魚,但是不太長。才開始感覺一些,還沒到高潮呢,他就不行了。我說我第一次的時候,也沒幾下就射了。第二次的時候比較長。

然後開始和老婆說過程,老婆緊緊地摟著我聽呢。我一邊和老婆說話,一邊把在枕頭邊上的畫著穿著暴露的男女的小盒子拿了起來,背面的說明上面寫著,十二隻裝,超薄、平紋帶顆粒的,包裝已經打開了,數了數里面還有十一隻。

老婆用手摸著我的寶貝,我用手一摸老婆,下面又開始濕滑了,就把老婆仰面放到,然後和自己的老婆做愛,老婆很興奮,比在家的時候,興奮多了。等我們結束後,老婆抱著我,準備睡覺了,這時候,從大臥室的方向傳來"嗚嗚啊啊"月光的叫床的聲音,月光兩口子也在做愛。可能有三點了吧,我和老婆才開始睡覺。這是一個興奮的一個夜晚。

第一天晚上就是這麼過的,我這輩子過的第一次這麼放蕩的過夜的。

第二天起床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多了,和老婆商量了一下一步怎麼辦,是繼續這麼在放蕩一下呢,還是收拾收拾,在青島轉一轉,看看秋天的青島的景色,然後打道回府,老婆希望再住一天,然後看情況再決定回去的。老婆說她喜歡昨天晚上的那種刺激的生活,說實話,我也想再一次的和豐滿的月光再過一次不受法律保護的性生活的

月光兩口子這時候也起床了,四個人一起動手把屋子收拾了收拾,把昨天哪些交流的痕跡都消除了,然後外出去吃早飯,KFC的早餐。

然後開始青島的旅遊,海底世界去,八大關景區,最後到了老人石浴場。在海邊散步,照相。

我和月光一起照了不少的相片,月光老公和老婆也照了不少,用DV照了不少的影片。天氣雖然變得很涼了,但是海裡面還是有些人下水游泳的。但是我們因為沒帶泳衣,就沒有下水。

晚上依然住到月光家,晚飯是我和月光老公做的,兩位夫人去美容院美容去了。

吃晚飯,看電視,上網,沒有了昨天的尷尬的氣氛了,大家已經熟識了,就像在自己家裡面一樣的自在了。

很快又到了睡覺的時間了,晚上依然是兩位給夫人決定。

我和月光睡小屋,老婆和月光老公睡大屋。然後半夜再換回來,但是會有驚喜給大家的。我問什麼驚喜,老婆說以後告訴我。

老婆先去洗澡了,洗完了,就進大屋了月光和月光老公去小屋鋪床了,然後是月光老公洗澡,月光男人洗完了澡,光著腿,穿著睡衣回來後,和我們說了幾句話,然後衝我笑了笑就進屋了,然後關上了臥室的門。

接下來是我洗澡,但是月光隨即就進來了。我們兩是一起洗的。一邊洗澡,一邊欣賞月光的身體。

豐滿,但沒有比較胖的肚子,肚子上有淺淺的妊娠留下的條文,但是因為是順產,所以沒有疤痕。月光幫我從頭到腳都塗抹滿了浴液,手裡面拿著薄薄的搓澡巾,幫我慢慢的搓,身上都是白色的泡沫,月光的那兩個不斷晃動的乳房上面也都是白色的泡沫,我一邊享受著月光給我的撫摸,一邊用下面的開始堅挺的武器在月光的光滑的身體上不斷地觸摸著,摩擦著。在雙手裡面倒滿了浴液,為了在眼前的這個性感的步入中年的女郎也塗滿的泡沫,月光用令我興奮的乳房在我的前胸、後背不斷的蹭來蹭去的,感覺到那挺立的乳頭在身上劃來劃去的,這可能就是那些色情洗浴中心、商務會館裡面說的乳搓吧。月光抱著我,在噴頭下面,沖淨了身上的泡沫,然後關掉水管,看是用毛巾給我擦試身子上的水,不讓我給她擦,在我的面前,為自己也擦淨了身上的水滴,然後把一條毛巾盤到了自己的頭上。我對著月光的後背,把手從她的胳肢窩下面把雙手伸了過去,把那兩個令人興奮的肉團拿到了手裡面,開始搓揉了起來,月光扭動著身體想擺脫我,下面小弟弟驕傲的頂在月光的後腰裡面,小弟弟因為興奮,前面開始有分泌物出來了。月光彎下腰,用手開始撫摸我的器具了,我用手扶著月光的圓滾滾的屁股,這個身上散發著浴液留著的香氣的女人,用手開始把我往她的身體裡面送了進去,潤滑的通道,一下子就進去了。

我們在衛生間裡面就開始運動上了,運動了一小會兒,月光用雙腳盤在我的腰上,上半身緊緊的壓在我的胸口上,我抱著月光的屁股,披上了睡衣,就把陣地轉移到了小屋裡面。

把月光放到地上鋪的厚厚的被褥上,開始進行抽進運動,換了幾次姿勢,最後,女上位的時候,我實在不行了射了出去。

做完了,我感到有些疲勞了,開始有些睏意了,月光起身,去桌子上拿起來了個東西,問我想看嗎

我說是什麼,月光說是DV,把我們剛才的都拍攝進去了,我突然感覺到,我在這場遊戲中就是一個演員,而月光是導演。我說那就看看吧,月光拿了過來,放給我看,前面有段時間是空白的,有十來分鐘,月光快進跳躍了過去,然後就看到披著睡衣的我抱著月光的屁股,月光的雙腿盤在我的腰裡面進了屋子,把月光放到了在地上鋪好的被褥上,然後翹起她的腿,駕在我的胳膊上,然後用力的進她,她在躺在床上,拉著我的胳膊興奮的扭動著腰,月光那令人興奮的呻吟的聲音從DV那小小的喇叭裡面傳了出來,聽著令人興奮不已的。接下來,我們換了個姿勢,標準的男上位,我伏在月光的身上,繼續抽插,後來又換成了男後位,女上位的姿勢。前後有10多分鐘的時間,看著我的困意全無,下半身又開始有反映了,想和月光再進行一次,手就在月光的身上不老實的開始放肆、任意的摸了起來,月光掙脫了我的摟抱,然後拿著手機,給他倆發了短信,那邊回過來電話,說完事了,讓我們過去。月光披上衣服,給我披上毛巾被,然後拿上DV就出去了,我也跟著月光出去了。

進了大屋,月光老公在床邊上的地毯上坐著呢,沒穿衣服。

我老婆在被子裡面坐著呢,看樣子也沒穿衣服。我過去上了床,看著老婆,掀開了老婆的被子,把她抱了出來,月光把披著的衣服脫了,四個人又開始坦誠相見了。

月光把DV給了我老婆,說你老公真的很不錯,都拍下來了,我老婆說讓我看看,我說你知道她要拍下來嗎老婆說知道,知道……說我們也拍了,在電腦裡面呢。老婆從床上爬了過去,打開了屏幕,然後拿起鼠標,關掉了一個東西。然後又打開了一個文件,是個視頻文件,開始播放。我屏住呼吸開始看…………看自己老婆在別的男人身下,被用力的進,呻吟…………不知道是興奮還是什麼,反正心跳的快極了。月光也上了床,月光老公坐在地上看屏幕。

屏幕上,老婆洗完澡進來後,就打開了計算機,然後反覆的調整了好幾次的攝像頭,讓鏡頭正對著床,然後就穿著睡衣上床了,在被子裡面等月光老公了,中間還接了一次電話,屋子裡面光照不足,錄製的效果不太好,圖像上面雪花比較多,聲音也不算太好,並不清楚老婆在電話裡面說什麼,但是應該是月光給老婆打過來的……月光老公進來了,脫了衣服,進了被子。老婆也脫了衣服躺在床上,月光老公應該是給老婆用口服務,在被子裡面一大團……老婆出來,老婆給他戴了個套子……然後老婆被他壓在身下……我看到這裡,看著同樣聚精會神觀看的老婆,老婆顯得十分興奮的樣子,但是又有些羞愧,雖然我們也拍過類似的東西,但是那是我們夫妻二人的,而現在是老婆和別人的老公的。大約2分鐘吧,最多也就是2分鐘,我看著播放器的進度條呢,月光老公突然停止運動了,然後從我老婆身上下來了。我看到這裡,想小聲的問老婆,過癮了嗎

月光把視頻關閉了,然後把DV接到了電腦上,播放DV裡面的內容。老婆看的聚精會神地,DV的拍攝效果和聲音效果比攝像頭的好多了,月光老公看了好幾分鐘,沉不住氣了,站了起來走出了屋子,月光也跟了出去。

看他們出去了,老婆一把揪住了我的寶貝,然後開始用口給我服務了。老婆剛才肯定沒過夠癮,不然不會這樣著急的。我把老婆的腿拽了過來,然後用我最喜歡的後入的方式開始幹老婆,摟著老婆的腰。老婆雙手撐在床上,用力的搖著身子,老婆說,把燈關了,我回手關了床頭燈,然後繼續和老婆做愛。

老婆的電話響了,估計是月光的。

我拿過來電話,遞給老婆,然後繼續運動,老婆對著電話說你們進來吧,我問怎麼了,老婆說他們要參觀……這時候,門開了,月光進來了,月光老公也進來了,我繼續運動著。月光夫妻也上了床,然後月光被壓在了身下,他老公開始奮力的進她,月光的呻吟聲又出來了。我老婆咬緊牙關一聲不吭。兩個女人是有區別的。四個人在床上肉搏著,床發出茲嘎茲嘎的聲音,我看著月光和他老公,然後奮力的進著我老婆。進著進著,月光起身了,屁股對著我。

我放開我老婆的腰,然後抱住月光的屁股,開始進她。月光老公,下了床,然後拉過我老婆,也開始進我老婆了。

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就從心裡面生了出來,加快了運動的速度。然後用力的一挺,一瀉如注。。。又射在了月光的身體裡面。

月光老公也停了下來,從我老婆的身體裡面拿出來了他那已經開始縮小的陽具。月光幫他把套子摘了下來,然後開始用嘴含著她老公的器物。這時候,我還在月光的身體裡面呢。我老婆爬了起來,然後從後面抱著我,用力的抱著我,我可以感覺到老婆的心跳的。十分的興奮…………

月光吐出了那個陽具,躺在了床上,我和老婆也躺在了床上。月光老公也上了床。我,我老婆,月光,月光老公四個人躺在同一張床上,月光老公從地上撿起來被子。四個人鑽到了被子下面。

我抱著老婆,月光夫妻抱在一起。人和人之間的最後一層皮被撕開後,就什麼話都開始說了,說話,聊天,撫摸,打鬧。直到天快濛濛亮了,大家的興奮才逐漸的褪去,我和老婆下床去了小屋,抱著睡覺了。

第三天,起床的時間已經是中午了,月光很早就起床了,給我們做好了做飯,原定今天的計劃是去嶗山的,但是時間不夠了,決定隨便轉轉。外出去海邊散步,吃了晚飯。

回到月光的家。又是晚上9點多了,月光把空調打開,屋子裡面的溫度慢慢的上來了。我們也開始脫去衣服,按順序去洗澡。

第一個是我,第二個是月光老公。然後是老婆,最後是月光。

洗完後,兩個男的只穿著內衣,月光穿著一件幾乎透明的內衣,老婆穿著我的一件襯衣,沒有系口子。打牌的時候,一動胳膊,乳房就有可能露出來。兩位女士是非常的誘惑人的,但是我已經開始感到疲勞了,心有餘而力不足。這幾天體力消耗太大了。

後來大家開始看電視,月光老公開始有些犯困了,就要吸煙,我和他就上了陽台,披著衣服,吸煙。我對他說,我今天感覺累了,想早點睡覺了,月光老公說,他也累了。吸完煙,進屋後,月光老公開了一瓶葡萄酒,拿了4個杯子。我們四個人,開始喝酒,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