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個小我十一歲的女孩意外性事

成人文學
2013/ 10/ 16
題目裡沒有寫得那麼露骨。實際上是一段真實的交友的經歷。希望大家喜歡。

我還是修改了題目,她小我11歲,出國留學回來,原本抱著找個老公結婚的夢想,可惜遇到我,一個不適宜結婚的人。

這裡僅寫些性事,其他的感情的事情均忽略。我發現當時還是對她動了感情,但僅僅是那一段非常時期而已。

我也許真是一個「壞小孩」!

那是06年的年底,因為公司的管理上出現問題,所以我被推上了實際控制業務的崗位。但是國內畸形的管理方式又使得我的崗位始終沒有得到正式行文的肯定,說白了沒有委任書,隨時都可以換掉我。地位十分的尷尬。可是還有一大群弟兄們要吃飯啊。我當時也就沒有再過多的考慮,全力的頂了上去。帶著弟兄們開始了瘋狂的業務拓展。

大家的努力還是得到了回報,業務在逐月的上升。到07年的年初,第一季度,公司終於實現了收支平衡,按照我的計劃,到6月底就能實現大範圍的盈利,幾乎可以將去年的虧損全部填平。弟兄們都十分的興奮,有成效。我也在考慮是不是和老闆談,可以讓弟兄們的工資和獎金有所提高呢?而正當這時,老闆做出一個決定,我被放到一邊了。由老闆的哥們來控制業務。弟兄們都十分不解,我安撫弟兄們,讓他們都等等看。當然我也很失落,不幹業務也就有時間來交友了。後續的事情也就發生了。

天氣剛剛擺脫寒冷,當有未能徹底轉熱。

我仍然按照往常一樣,一早就到了辦公室。大約是7點45的樣子。像往常一樣,打開本本,然後去打水沏茶。

等一切準備工作做好後,便去收發郵件,查看QQ裡的聊天信息。

9點鐘了。所有的事情都完成了。當天要做什麼呢?因為不用管業務的事情了。所以便無所事事了。無聊加無奈。

那個時候,QQ還有聊天室的。於是打開聊天室,把海澱區的3個聊天室全部掛上。將自己的名字「壞小孩」填好。

我很少在聊天室裡說話,頂多就是看看,當天也是如此。這樣可以打發無聊的時間。

過了大約20多分鐘的樣子,突然QQ再閃。我一看,是有人加我為好友。我想,反正也沒事,就加吧。隨便聊聊。

如果不順眼,就拉黑。於是就確定加此人為好友了。可是這一加,一直到08年初,瘋狂的事情都有了。

她是一家公司的職員,因為有點背景,因此,公司的老闆很器重她,但是由於她是剛剛留學回國,公司又是國有企業,因此又不能太過於偏向,最初她幹的活很多而雜。現在轉為很專一很簡單,就是處理一些外貿單據。而我過去也搞過外貿,因此,從業務上我們有的談。也很快拉近了我們的距離。

我問過她,為什麼加我。她說得很簡單,她的一個女友就是在網上認識的一個老外,很快兩個人就結婚了。她也想效仿。她不喜歡老外,只能接受國人。在聊天室裡看到我,名字是「壞小孩」,但很少說話,於是便加我了。我是告誡她,我是一個「壞孩子」,而是網名也顯示了。希望她有所顧忌。呵呵,本來有嚇唬她的意思。讓她知難而退,反正我不想結婚,也就不用和她這個想結婚的人在一起了。但是,她非但沒有退縮,還和我說,「說自己壞的,反而不壞。」呵呵,完,我還甩不掉了。

既然甩不掉,我們就開始海聊。什麼都說說。我一直沒有在意。還同意了和她見面。那可是才聊了2個小時啊。

第一次見面的地點約在城西。是我們兩個公司的中間的位置,有地鐵,還比較方便。我到哪裡已經是晚上6點半了。我在地鐵裡稍微等了她一會兒。她從對面的列車裡下來。很湊巧我們都在車站的中間,她一打電話,我手機一響,她就看到我了。而我還傻乎乎的在看手機。好在我長得還能說得過去吧。她關掉手機,直接走到我面前。「嗨」,她和我打招呼。我抬頭看她,也回應了一句。「嗨」。

她,皮膚比較白,屬於我喜歡的那種白,身高還比較合適,到我的肩膀,燙的頭髮,戴著眼鏡,穿著得體,海外歸來麼,比國內很多女子還是有些品位的。當然,當時並未看清她的身材。「怎麼樣,我還可以吧,你還能接受?」她笑著對我說。「呵呵,嗯。你呢,覺得我怎麼樣?不是那種很嚇人的?」我有點開玩笑,也同時給自己一點退路。說實在的,我大她將近10歲啊。「呵呵,你不至於吧。我看還成。」她回答道。我拉著她就走。去一起吃晚飯了。

當天吃的是火鍋,當時在京城很火的。我們一邊吃,一邊聊。其中,還看到幾位演藝明星在旁邊的桌位上吃飯。好在我們都沒有追星的願望。看著那些追星的小孩,我們都是在笑。時間過得很快。在我們出了火鍋店,時間都已經是晚上10點了。我說我送你,她沒有反對。我打車,送她回家。在車上,她把頭靠向我的肩膀。她的手放在我的手裡。我在想,是抱她好呢,還是摟她好。於是順手將她攬於懷中。車上,我們低聲聊著。她說她的家庭情況,說她公司的情況。一會兒,車到她家把她放下,我就趕回去了。

就這樣我們交往起來,大約過了一個月。至今我也想不起來,當時我們是因為什麼話題談到的性。她說,她們在國外上學或實習工作的國人,因為很少能和國內的人交流,因此,在境外相互遇到後,會覺得格外的親切,當然,也會因此解決生理問題。有時能幹出很瘋狂的事情。她的皮膚比較敏感,曾經在於朋友做愛時,乳房被朋友抓得有很多血道子。呵呵,我的天啊。現在的女孩還是很開放的。我真的算是老古董了。

當然,我們還聊了很多別的,她給我看了很多她在國外的照片,還有一個很帥氣的外國男孩追求過她。但是因為她不喜歡和老外過日子,因此就放棄了。這也是她回國的原因。回國找個男朋友。

可我不能哦,不能作為一個男朋友的。我的性格,我的年齡,我的諸多方面。我就不是一個適宜結婚的男人。一輩子都會孤單的男人。

現在想起來,應該在5月份吧。在這之前我們是否還見過面,我已經記不起來了。我們在QQ上聊了一會兒,商量她傍晚,到我辦公室,陪我加班。

公司傳統項目從原有公司裡剝離出來,老闆想上市,我做一些業務的說明,那天要加班,估計會很晚。公司都這樣了,留不下業務人員了,我作為公司元老級人物,要對以前的業務做個說明,因此留下來的,只有我一個人。其他的業務都是配合,也只能配合,對於以前的業務他們都不熟悉。

在下班前的半個小時,她來了。我讓她坐在裡屋,雖然有人看到,但大家也都不理會,誰也沒有那個心氣再管別人了。公司讓老闆的哥們折騰的夠嗆,本來可以擺脫困境的,但是現在不僅沒有擺脫,反而增加了包袱。大家自然都不願意找事了。更何況對於我這樣的一個元老級的人物呢。

我把所要做的事情安排好,交由新人們去做。自己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和她面對面的坐下來,我們小聲的聊著下午的所見所聞,估計要吃飯了。我們一起去樓下的味千拉麵一起吃了面。眼看都快8點了。回到辦公室,看到同事們都還在整理資料,我就拉上她跑到辦公樓的樓道裡,那裡沒有人的。在哪裡我們相互靠著,她說起她和她的一個朋友在巴黎的一些事情,其中她們瘋狂做愛的事情,讓我聽得暈暈乎乎的。我摟住她,輕輕地問,真的麼?

她眨眨她的兩隻大眼睛,微微笑著說,「你覺得呢?」「我要試試才能知道。」我狡猾地說道。於是我跑到樓下,在藥店買了套套。又回到樓裡。

我有些緊張,當我看到她雪白的屁屁的時候。可是當時已經有些控制不住了,便急急忙忙的將套套套在雞雞上。她背對著我,俯下身。我試著從後邊進去,但幾次都沒有成功,也許是太緊張了。正在試著,突然聽到有人從樓上往下走。我急忙將褲子提上,她也是如此。並轉身貼到我身上。我把她拉往身後。走下來的是大樓的保安,晚上了,要有安全檢查的。正好讓我們碰上了。他問了我們是哪個公司的後,就走了。我也沒心思在樓道裡了。拉著她回到辦公室。

我辦公室附近的員工都回家了。只有另外辦公區還有人在加班。我看看周圍確實沒人,到那半個辦公區打過招呼後,回到辦公室。關上燈。將她放倒在大辦公台上。她將褲子退了下來,露出大腿。我分開她的腿,藉著從窗戶透過的外部燈光,觀看她的私密處。黑色的毛毛並不算多,覆蓋在那誘人的地方,大陰唇已經明顯的分開,可以直接看到那個小洞洞,陰蒂不是很大,略微凸起一點。我只是簡單的掃了一眼,已經按耐不住了。掏出自己還帶著套子的雞雞,換掉套子,重新挺槍進入。她看著我換套子,笑著說,你竟然還帶著它。哈哈,剛才嚇得沒有摘下來啊。我聽著,沒有說話,只是用力的,狠狠地插入了幾下。她沒有在說話,而是閉上眼睛,感受著進出的過程。我伸手在她的衣服裡揉捏她的乳房和奶頭。感覺真的很爽。很久沒有這樣了。每次進出都能感覺到她的口口箍著我,緊緊的。很快,我變一瀉千里了。我退了出來。將套套用紙裹好扔掉。扶她起身。她一邊穿好衣服,一邊說,現在天氣還有點冷。等過一陣,天氣熱了。她就穿裙子,而且不穿內褲。這樣我們就好做了。我笑著說,找好地方,我們大幹一場。她笑著答應了。沒想到這一發就不可收拾了。

大約過了兩周,我趕上週六和週日都加班,老闆對前期我準備的資料很滿意,進而加快了上市的步伐。我是到加班前才從財務調查的人員那裡知道,需要我做一些虛假的業務,至少我要準備一些業務背景,這樣老闆的哥們可以去做一些假的憑證。我也知道為什麼老闆能容忍他的哥們折騰他的公司。呵呵,關鍵時刻,真給他賣命啊。我不管哪個, 準備了一堆的業務案例在那裡,讓老闆的哥們去找憑證去了。週末這兩天,基本上都是上午我在辦公室準備資料,順手在接近中午的時候和她聊聊。下午前半段我依舊是準備資料,同時等待她的到來。

她幾乎都是在3:30分準時出現在我的辦公室門前。由於加班內容涉及到機密,所以幾乎沒有員工在辦公區。只是老闆的哥們回來一趟,然後出去,就不會回來了。這個時候到晚上8點都是我們的時間。她說過的穿裙子,還都是穿裙子來的。長裙,短衫,適合5月中下旬的天氣。她來後,我們是先聊天,她先去喝水,我收拾桌子上的東西。然後我們一起去會議室,會議室在辦公區的一角,旁邊就是機房,門口對著IT部,一般都是沒人的。機房的服務器聲音很大。她就是大叫,外邊也沒人聽見。窗外邊就是街區,人來人往。這個地方幾乎就是絕佳的辦事地點。

我們坐在沙發上,相互依靠著,我問她,今天真的沒有穿內褲?她咯咯的笑,沒有回答我。我試探著撩起她的裙子,她沒有阻攔,我便盡量的向上撩,看到那一小叢黑色的小樹林。我哈哈的笑起來。不管哪個,我把她放倒在沙發上。兩個人摟在一起,長長的濕吻,她的小舌頭不斷的攪著我的,我還是頭一次那麼長時間的和一個女孩相互攪舌濕吻。我伸手摸進她的短衫,將其胸衣直接拉上去,用手蓋在其乳房上,不停地揉捏,不時地輕提她的乳頭。很快,她的乳頭由軟變硬,挺立在那裡,乳房也更加有彈性,能感到她的乳房已經脹大了。我迫不及待的將其衣服掀起,用嘴去吸她的奶頭。她開始有了呻吟聲,她的身體開始扭動,我騰出一隻手伸進她的裙子,摸到她的那一小叢黑色體毛。那裡已經有水水了。我用兩個手指探進她的大腿內側,好熱啊。她緊閉著雙腿,夾著我的手指,我用力在她的陰戶口摩擦,盡量的沾更多的水水。

我不斷的吸允她的兩個乳頭,同時用一隻手配合著揉捏。另一隻手則去撫弄她的外陰。在不斷的撫觸下,她的腿分開了。我摸到她外陰的水水越來越多了。我試探著用兩個手指分開她的外陰,慢慢的深入進去,裡邊更熱了,而且更滑。我放開她的乳頭,準備低頭去吸她的陰蒂。她像是看出來了,輕聲地和我說,今天沒有洗。我停了一下。

我看了她一眼,覺得她並不是不想讓我繼續,而是真的沒洗。我笑了笑,繼續用兩個手指不斷的進出她的陰道。同時,用拇指按摩她的陰蒂。

她看我在繼續,頭向後一仰,長長地發出一聲「啊」,我一隻手摸著她的乳房,一隻手插著她的下體。她不斷地扭動著身體。過了一會兒,她輕聲的說「快,快進來吧。我想要!」我並沒有急於進去,而是繼續著用手撫摸。直到她的大陰唇連帶小陰唇都外翻了,才住了手。我戴上套套,挺槍便刺,她輕聲的叫了一聲,用手抓住我的胯部,配合著我的撞擊,一起用力。看著她的乳房隨著撞擊在不斷的抖動,我越來越興奮,龜頭不斷地牴觸她的宮頸口,加上她陰道一股股的收縮。我感到快不成了。我本想再多享受一會兒,但是,似乎根本不聽使喚了。連續幾下快速的抽插和撞擊,我徹底的繳槍了。一股熱流直出龜頭,我雖然已經射了,但雞雞尚未變軟,我也沒有停止抽插。她也動用她的陰道,從上到下擠壓著我的陰莖。好舒服。大約也就是不到一分鐘的功夫,她停住了,深深地長長地「啊」的一聲。我感覺到她的身子在顫抖,陰道在痙攣,一股液體順著她的陰道流了出來,我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她的。我傻傻地立在那裡。看著她。

大約過了有兩分多鐘,我的雞雞開始軟了下來,慢慢地滑出她的陰道。我取下套套。看著裡邊還有液體,我想應該沒有流出來,那麼順著陰道流出來的,應該是她的了。我俯下身去,在她耳邊說這事。同時,用手撫摸她依然堅挺的乳房。她聽完我說的,紅了臉,「討厭啦」,她小聲地說。我們都起身,拿消毒紙巾擦拭下身。我將套套和用過的紙收好,裝進袋子。扔到垃圾桶裡。我們兩個坐在沙發上,回味著剛才的「工作」,相視一笑。我側身摟住她,問:「一會兒,再來一次?」她順手躺在我懷裡,並沒有立即回答我,拉我的手示意幫她把胸衣的扣繫好。「我們先去吃點飯,買點冷飲。回來再說。我,餓,啦!」我一看表,好傢伙,都快6:30了。我們一起玩了快2個小時。呵呵,我拉起她,「去吃好吃的去」。

我們在外邊吃了飯,順便在同仁堂買了杜勒斯的套子。她說她只能用杜勒斯,其他品牌的過敏。天曉得,還有對這過敏的。我們進同仁堂的時候,發現,服務員比顧客多。我走向賣套子的地方,她也跟了過來。我抓住她的肩膀,將她推到門口,「你看別的吧,要不就在門口等我。」她站在門口,一臉茫然的看著我。我迅速的回到服務員那裡,買了套子和避孕藥。天啊,沒想到那麼貴。我很討厭使用套子。可是沒辦法。

我們回到辦公室。快7:30了。我小聲地對她說。「我買了套子。夠我們用的了。但是我不喜歡。如果你能接受,我還買了避孕藥。」她抬頭驚恐地看看我。突然低頭,紅著臉說。「好吧。我吃藥。」我樂壞了。當時,我是很高興,可是誰能想到後來竟會演變成讓我抓狂的。

天晚了,已經沒有人在辦公區了。我們就沒有再去會議室,直接就在進門後邊的空地上開始了。我找了一間大衣鋪在地上,將她上衣和裙子都一起脫掉了。我也退下褲子,將她壓在身下。這次沒有帶套子。我們沒有過多的前戲,而是直接進入了主題。我不斷用力的抽插著。她也挺腰相迎,能聽到我們下體相碰的聲音,有她的水水在,那嘖嘖聲,很清晰,在靜靜的夜裡很響。大約有10分鐘左右,她不在挺腰了,完全癱在大衣裡,用手抓我的腰,開始大聲的呻吟。我稍微變換了一下姿勢,用手扶住她的膝蓋,將其腿放在我的胸前,我完全能感到她的陰戶夾我的陰莖,還有我大腿內側碰撞她白白的屁股。她完全放鬆了,不住的來我的手,我鬆開她的膝蓋,任由她分開大腿,盡量的分開,我俯下身,用手抓住她的雙乳,使勁的揉捏,不住地揪起她的乳頭。她不住的搖頭,扭動身體,放生呻吟。她的聲音,她的扭動,她陰戶的摩擦,刺激著我,讓我越來越加快進入的速度。突然,她直起身子,用手攬住我的脖子,頭在我的肩膀上,長長地「啊」了一聲。我感覺到一股熱流衝擊著我的龜頭。我猛地一震,「別停」她說道。我往前一俯身,鬆開抓著她雙乳的手,支撐起身子,快速的抽插,她用牙在我的肩膀上用力的一咬。我一疼,更加的用力插入。很快,我也到了,但是由於已經有過了,因此,並沒有射什麼,而是仍然在那裡不住的充血,可是我已經到了頂峰。除了不斷地插入外,就是希望盡快的有東西射出來,好讓自己能放鬆下來。可是,持續了相當長一段時間,並沒有射出來什麼。而她,此時的她,摟得我更加緊了,「啊、啊、啊……」聲音不斷,「你瘋了。我又要來了。」我斷斷續續地說道。果然,她又一次咬了我的肩膀。我感覺到她的陰戶口緊緊的箍住我,陰道像吸盤一樣吸住我,她的大腿夾住我,盤在我的身上,乳房在不住的顫抖。我又瘋狂的插了幾下,精液像被她吸出來一樣,一股股的噴出來,似乎都噴乾淨了,不會再有什麼了。我終於解脫了。雞雞從她的陰道裡抽出來,依然在那裡直立著。她癱軟在地上。看著我的雞雞,伸手過來握在手裡。輕輕地撫弄著,嘴裡喃喃的說,「休息吧,休息吧。」

我們相互擦拭著,汗還有體液。我俯身,想吃她的乳頭。她俏皮的躲開了。迅速地穿上短衫,並沒有穿戴胸衣。提上裙子。看著我穿褲子。在我提上褲子準備拉拉鏈時,她的小手快速的伸進去抓住我的下體。「下次,我要吃。」我愣在那裡。「呵呵,逗你了。」她笑著,轉身進屋,我跟了進去,將避孕藥遞給她。她看著說明,拿過我遞過去的水杯,將藥和水一起送入肚中。

連續兩天,我是精疲力盡。還好,我上班不用記考勤。下邊的一周,我們天天見面,她下午準時在下班前的半個小時到我那裡,說是要犒勞我,這一周我吃得很好,我們並沒有在做。謝天謝地,她也沒有再要。再一周,她因為要出外貿單據,所以沒有來。我也不用加班了。每天都睡得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