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電後的春光燦爛

成人文學
2013/ 10/ 16
南方的夏天總是很熱,到了晚上也感覺到一股股的熱浪,要不呆在吹著空調的房間裡感覺就簡直是在桑拿一樣,尤其是我現在正在做劇烈的運動,頭上的燈一黑,空調,電視,電腦統統的沒聲沒響,我腦子還沒反應過來,下面小弟弟卻被差點嚇軟了。

「怎麼了?」被我壓在身下的女友許思還沒搞清楚情況,喘著氣問道。我幾秒鐘後就適應了這黑暗而且安靜的環境,底下的小弟弟的又開始重振雄風,我一邊起伏著一邊回答道:「沒事,就停電了,過一會兒就修好了吧。」許思「嗯」的一聲後也把停電這事扔到一邊去,雙腿又勾住我的腰,熟練的配合著我的衝刺。

停電這玩意兒我還真不陌生,當年上學讀高中那會兒就經常停電,那時候覺得停電還挺好玩的,尤其是在上晚自習的時候,大晚上的做題複習是最沒意思的了,可突然那麼一停電,蔫頭蔫腦的人立馬就有精神的了,教師裡也就和炸鍋了一樣,熱鬧極了,吹口哨聊天打鬧,甚至趁機去摸摸女同學的手,也不怕被人發現。我有賊心更有賊膽,瞅準這時機,摸到那個平時就對我眉來眼去的班花旁邊,毫不客氣的玩弄那對尚未發育完全的小乳房,嘿嘿,就那麼幾下,班花同學就成為我的第一屆女友了。可惜啊,才上大學就分手了,都沒來得及嘗嘗那青梅的味道。

可惜不見停電好多年了,我不由得想起了這些陳年的舊事。「好爽啊……用力,操我……」,可能是我一心二用了,動作才緩了點就被許思感覺到了。這個聲音很悅耳,說話卻很放蕩,叫床呻吟風騷入骨,誘惑得讓人發瘋。

我和許思交往兩年多了,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就立馬決定要追她了。許思是一個雜誌的記者,長得清純漂亮,談吐修養上佳,和她在一起總是讓人覺得就如沐春風,對她有種說不出的好感。我是個想做什麼就不猶豫的人,儘管許思的追求者很多,在眾多的勁敵中我條件不是很突出,但我還是鍥而不捨,充分的發揚了我黨我軍的優良傳統,一不怕苦二不怕累三不怕死,對她張開了攻勢。不過這世間上不怕死的不止我一個,想當年唐伯虎同學為了進華府追秋香,敢把板磚往頭上拍,現在那更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別說是板磚,就是許思讓他們喝三鹿那群牲口也能興高采烈的喝得和王寶強一樣。在一眾追求者中眼看我就要掉隊了,沒想到餡餅突然砸到我頭上,某天許思採訪某黑心工廠被不明真相群眾圍攻,我正好路過,操起幾塊板磚,就衝了進去。當然我不是金剛葫蘆娃,雖然也經常在廝混,但也比不過人家專業流氓啊。不過就算這樣,我全身掛綵的英勇形象打動了許思的心扉,再加上我臥床的那段時間交往,我就這樣成功了。

能報得美人歸已經是我天大的幸運了,沒想到和許思交往到床上後更讓我驚喜連連。很難想想這麼漂亮的鮮花在我之前沒有被人采過,等她嘗到過性愛的滋味後她也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她敢於和我嘗試著花樣百出的姿勢,也會很配合著我做些調情調戲的事情。平時許思作為一個記者在外面顯得很精明能幹,再加上她又漂亮可人,男人都把她當成心中的女神一樣,都不敢褻瀆冒犯她。我開始也一樣,就算是做愛的時候也小心翼翼的生怕侮辱她,後來某次看a片看到女優給人口交的時候,我忍不住也向她要求了下,沒想到她猶豫了下居然同意了。後來時間久了在我的有意無意間調教下,許思身心都對我放鬆,積極熱烈的開展床上運動。

現在就能看出我們這麼長久配合以來的默契來了,雖然房間裡黑乎乎的但一點也不影響到我們的做愛,我抬起臀部抽出肉棒再插入到那個溫熱緊湊的蜜穴動作一點遲緩都沒有,許思嗓子眼裡發出的叫床聲也一如既往的動人:「好硬……好舒服……,頂到裡頭了……要被你幹死了……」,我最喜歡的就是她的淫言蕩語,想到她平時那麼的端莊大方,在我的胯下卻說著那些放蕩無羞恥的話我就覺得特別的刺激。「好思思,你真是迷死我了,看我怎麼操死你……」我知道思思也喜歡聽這些粗話的。果然思思很興奮,蜜穴的嫩肉一陣陣蠕動,夾得我的肉棒欲仙欲死。

一口氣插了上百下後我把許思的兩條腿抬起來搭到我肩上,動作轉成慢條斯理的一進一出了。這種姿勢我很喜歡,許思被壓到前面的時候整個人就如同一個躺到地上的7字一樣,修長白皙的大腿緊繃著的腳丫充滿了誘惑,現在雖然看不著,但手上摸著體會著那份細膩滑嫩一樣回味無窮。許思平時經常練瑜伽,這個對身體柔韌性要求較高的姿勢她卻不覺得難受。

我和許思的床上運動總是要持續很久,被我調教過的許思胃口也很大,所以適當的調整也是必要的,我們這種和風細雨般的動作也是我們休養生息的手段之一。不過沒兩分鐘,房門突然被推開了,悉悉索索的好像還進來一個人。黑燈瞎火來小偷?我腦子突然閃過一個念頭,許思卻沒有察覺到,性愛中的女人身體敏感但對環境卻很遲鈍。現在這個局勢很不妙,我的小弟弟被許思的蜜穴咬著,上面赤身裸體手無寸鐵,我只能停下來按兵不動。

「思思,你在嗎?我怕。」那人影卻倉皇的問話了,聲音裡還還帶著顫音。

一聽到這話我就放心了,原來是許思的好朋友沈佳。話說我忘記交代了,因為我和許思工作地點雖然都在一個市裡,但也離得不近,平時我都是住在單位的單身公寓裡,而許思和沈佳合租一個小戶型的兩室兩廳的房子,不過兩人都各住一屋的,怎麼她跑過來幹嘛?

許思這才發現有人進來了,聽到是沈佳的聲音卻又放鬆下來,卻忘記我們還在做愛了,回著她話說:「是佳佳嗎,你怎麼了?」,沈佳聞言舒了口氣,「停電了,屋子好黑,手機又沒電了,我好害怕。」沉思噗哧一笑,「這麼大人了,居然還怕黑。」沈佳好像也很不好意思,「小時侯就很怕黑,今天晚上我就睡到你這了。」說話摸摸索索的走到了床前。話說這麼長時間我沒開口,就因為這時候太尷尬,等到她走到我們面前的時候許思也發現這個情況了,脫口而出:「不要!」,沈佳取笑著說:「你還害羞什麼呀,以前我們睡了這麼多次,你呀,下面有幾根毛都清清楚楚。」本來我下面都快軟下去了,一聽到這麼露骨的話,又一下就硬了,頂得許佳呀的呻吟起來。

「石,石頭……,你怎麼在這?」,這下輪到沈佳大吃一驚了,她立馬又意識到我們正在做什麼,頓時尷尬不已,要是現在能看得見的話,我估計她臉色也一定很精彩。既然她發現了,我也懶得遮掩了,索性大大方方的給她打了聲招呼,「是我,我怎麼不能在這啊,美女什麼時候也負責查房了,要不要給你出示下身份證啊。」「呸,我要是警察的話,就把你們抓起來了,一對姦夫淫婦!」沈佳被我出口調戲有點氣急敗壞,轉身想走,又猶豫起來估計還是不敢一個人待在那邊,最後還是爬到床上靠牆的那一側,說:「你們繼續吧,等來電了我就過去。」說起來現在許思對性愛的接受度也很高了,在我的熏陶下,她和我一起看了不少的東瀛愛情動作片,什麼3p4p多人之類的也不陌生,實踐中我們也在無人發現的地方也打過野戰,但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遇到過。我是無所謂,沈佳是個女的,再怎樣也輪不上我吃虧,沒想到許思居然也沒意見,可能是她覺得黑燈瞎火的反正沈佳也看不到,或者她也很想體驗這種特別的刺激感吧,我覺得她好像小穴裡更有反應了,一張一合的咬得我龜頭酥麻酥麻的。

每個男人心裡都有過雙飛的夢想吧,看電影裡3p大戰總是幻想自己也有那麼一天,沒想到現在也出現了這一幕。沈佳也長得很不錯,兩條長長的腿,前凸後翹,頭髮長長順順的,面容清秀,是個很有味道的江南美女,她在銀行工作,性格開朗活潑,平時也有不少的人追她。由於她和許思關係很好,我們也在一起吃飯玩樂,但也沒熟到做愛都不迴避一下的程度。今天機緣巧合居然能在她面前上演一場春宮戲,真是十分期待啊。當然,我也沒敢動沈佳,畢竟她是許思的好朋友,侵犯了她後果會很嚴重。不過,就算這樣也很刺激,我身體裡的荷爾蒙都熊熊燃燒起來,就想痛痛快快的大戰一場。我低頭輕輕的在許思耳邊說:「我要狠狠的性愛……」,許思在好姐妹面前聽到這話,耳朵都發燙了,情慾也更加高漲起來,「我要你操我,從後面操我……」。

呵呵,雖然不能把另外一個美女吃到手,但有在她面前表現的機會,我肯定不會放過。許思很自覺的就面朝沈佳,雙膝跪趴在床上,圓臀豎起來等著我的肉棒進入。這種犬交式的姿勢我最喜歡了,這姿勢的美妙之處想必大家都知道。不過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歡,有的女人覺得太羞恥太下賤,又不能和男人面對面交流會覺得沒安全感。但思思也很喜歡,她很樂意把她放蕩的一面展示給我,滿足我的佔有慾。我跪在她後面,雙手撫摸著那兩瓣豐滿的臀肉,挺著堅硬的肉棒一下子就插到底,接著就是毫不憐惜的猛烈衝刺。思思立馬進入了瘋狂的狀態,也顧不得最好的姐妹就在身邊了,呻吟起來:「好硬啊……衝到裡面了……好爽……」,再加上我衝擊到她屁股發出的啪啪的聲音,氣氛真是迷亂極了,也不知道沈佳聽到心裡是什麼感覺。

在我們做著的時候沈佳也沒睡著,翻來覆去的動個不停。終於她不能裝得無動於衷了,賭氣一樣的和許思說:「熱死了,你們兩個狗男女,怎麼還不完,思思,你叫床聲音太大了。」許思喘著氣反駁她說道:「你才是狗男女呢,還說我,你以前和男朋友做的時候,也不一樣喊得我這邊都聽得到的。對了,說起這個,怎麼好久沒看到他了。」沈佳歎了一口氣說「早分手了。」許思突然來精神了,「怎麼了,幹嘛分手呢,你怎麼沒和我說過!」我真服了她,這種時候居然八卦起來。

「分手又不是什麼好事情,分就分了,幹嘛滿世界的宣傳」沈佳話說得很輕鬆,不過語氣還是有點落寞。

許思被我在後面幹得嬌軀亂顫,一邊卻不忘記鼓勵好姐妹「說得也是,不過也沒關係,你這麼漂亮,還愁找不到帥哥!」。唉唉,這兩女人一個側躺著一個跪趴著,面對面居然就這麼聊上了。不是雙飛嗎,怎麼成這樣了,我心裡淚流滿面啊。沉思好像覺察到了我的不滿,趕緊撅著屁股前後套弄著。

「哪有這麼容易啊,不像你好運,石頭這樣的好男人可不是那麼好找的。」這個沈佳,還蠻會誇人嘛。

「呵呵,哪有啊,石頭也就一般般了。」許思謙虛著回答,這話我可不愛聽,尤其是現在這時候,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可忍小弟弟堅決不忍。我抓著許思的屁股下面兇猛的衝刺進去,再快速的抽送出來,刮得小穴裡面的嫩肉都快燙起來了。

許思這下受不了了,聲音一下子就斷斷續續了:「老公……我……我錯了,你……好厲害!大棒子……幹穿了呀!」黑暗裡也看不清沈佳的表情,就聽到她聲音一顫,嬌嗔道:「死思思,叫得這麼騷,也不怕被人聽到……」「啊……啊……不行了,……要被操死了,……不管了,你愛聽……就聽吧!

許思開始胡言亂語了,估計現在就算把她拉到街上去幹她也說不出反對。

「我才不愛聽呢,嗯……」沈佳嘴上說得很硬,卻沒有轉過頭去,而且聲音裡似乎也有點點異樣了。

嘿嘿,看來這淫靡的氣氛也讓她受不了了,但要她也投入到我們的大戰來也還是有困難的啊,不過毛主席說得好,有困難我們要上,沒有困難我們創造困難也要上,換到這時候,沈佳有需求了我要上,沒有需求我給她創造需求也要上。

於是我開始開動想著主動出擊挑逗沈佳了。別看我下面動得和馬達一樣,這會兒腦子也轉起來了,偉大領袖毛主席教導我們說,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統一我和思思的思想,攻下沉佳這個山頭。落實到實處就是堅決滿足許思的要求,再利用許思她們親密無間的關係,從內部攻破沈佳的堡壘,最終讓沈佳臣服到我的胯下。

和許思這麼長時間了我自然知道怎麼能讓她欲仙欲死,她身體敏感帶很多,耳朵脖子乳頭陰蒂陰唇大腿都是,但最最敏感的卻是菊花,每次一摸上去她就受不了。現在就正是來這招的好時機啊,許思小穴裡淫水橫流,我用手指蘸了些順勢點在那朵小菊花輕輕的撫摸起來。許思的菊花也很漂亮,小巧精緻呈粉紅色,每次後入的時候看到它就心醉,早就盤算把這個小洞洞也佔為己有了,以前許思倒也不反感我我碰它,但真要進去的時候她還是有些害怕,所以現在也還是處女地。當然我倒也不是很心急,革命導師列寧同志說過:牛奶會有的,麵包也會有的,許思上下兩張小嘴我都用過了,攻佔後門的那天還會遠嗎。

這些話題扯遠來,其實是我手指才碰上去,許思身體就顫抖起來,「討……討厭了,怎麼又玩人家……人家後面……我受不了了,要飛起來了……」。

沈佳也好像被感染了一樣,呼吸急促起來:「思思,你在說我也快受不了了,好熱,你熱不熱?」「是……是啊,好……好熱!小石頭燙得我舒服死了。」許思腦子有點不夠用了,答非所問。

「小石頭?小石頭是什麼東西」沈佳也迷糊了。呵呵,這是許思給我我石頭的小弟弟取的愛稱,不過像到戰況激烈的時候,許思更喜歡說得下流直白。

「小石頭……是我的寶貝,是石頭的大肉棒棒……大雞巴呀!」許思被我弄得忘記了羞恥。

「啊!!!……思思,你說話怎麼這樣粗俗」沈佳也沒料到許思口不擇言了,頓了頓,卻問道:「小……小石頭,真的有這麼好嗎?」嘿嘿,看來我的手段很有效啊!以前我聽到別人吹自己女朋友乳房多漂亮屁股多滑的時候下面總是反應熱烈,這好比偷窺更讓人覺得刺激一樣,更何況女人這種好奇心重的動物。果然沈佳開始有衝動了,下一步我就是要慢慢的挑逗出她的情慾。於是我用食指慢慢的侵入了許思的菊花裡面。

受著雙重刺激的許思,叫著床還不忘和好朋友交流:「受不了了……要被操死了……大肉棒……好粗,好……硬,好燙啊!佳佳……你又不是沒做過!」孺子可教啊,這廣告,這番言傳身教,效果槓槓的。!

「是……是很舒服了,不過,哪有你這麼誇張!」「小石頭是最……最厲害的,小穴穴都快被插爆了,爽死了……大雞巴了最……棒了!」這廣告做的,比候總的八心八箭廣告還聲情具茂了。「佳佳……你要不要也來嘗嘗?」「我才……不要……我自己用……用手也……能解決!嗯!……嗯……!」沈佳喘著氣,說著話。再伴隨著床單的動靜,我才發現她一直在自慰。

想想著那麼一個美女躺在身邊,白玉般的手指放在下身小穴裡,壓抑著裝作沒事的樣子和我們說話,再加上胯下的女友膣腔裡面的嫩肉擠壓著我的肉棒,以及手指傳來她菊花的感覺,我慾火焚身,顧不上別的了,死命的往裡衝刺,一時間就聽到啪啪衝擊屁股的聲音。也不知道多長時間,許思哀號一聲,肉洞最深處湧出一股熱流來,打在我龜頭上讓我渾身一哆嗦,也緊跟著精液也發射了出去。

然後兩人都無力的趴在床上。

房間裡激烈的戰鬥硝煙散去,我們的喘氣聲小了下去,沈佳的呻吟卻大了起來。我歇了一會兒後精力回復了一些,也開始有心思觀察沈佳的情況了。翻了個身,手搭到了一個渾圓的大腿上,我立馬就反應過來這不是許思的,因為剛才我們運動那麼激烈,她身上也流了不少的汗,不過我也沒有縮回來,嘿嘿,有便宜不佔是孫子。我不動神色沈佳卻有了反應,身體突然繃緊了,溫度也上升起來。

沈佳終於忍不住大聲的呻吟起來,嘴裡還埋怨我們:「好,好難受!你們兩個舒服了,卻害死我了!啊……啊!」許思翻過身去,手摸到沈佳身上去,「來,讓我來安慰安慰你!……哇,你的胸也不小嘛!」沈佳嚶的一聲沒有反抗,任由她的好朋友手在身上遊走,「嘻嘻,你的乳頭硬了哦……」許思手到了要害地方,她在上面明修棧道,我在下面也同樣暗渡陳倉,手不之不覺的就摸到那那片神秘地帶,那裡濕漉漉的春潮氾濫了。

「不要,我真受不了了!」沈佳都帶著哭音了,也不知道是對許思說呢還是對我求饒。

「看你這麼難受,要不讓我家石頭做回雷鋒好了。」呵呵,許思自己爽夠了,就大度的讓好姐妹也嘗嘗甜頭。

「真?真的?別騙我,我快瘋掉了。」沈佳看來飢渴難耐了。不等許思回答,就順著我的手撲到我身上,緊接著兩隻手從我胸口一路亂摸到胯下。

我的雙飛夢啊!終於就要實現了嗎,我心裡無聲的吶喊!等那兩雙手抓住那條肉棒的時候,沈佳都快哭出來了:「它怎麼軟了,你不是說它厲害嗎!」傻孩子,剛射過哪能這麼快就生龍活虎呢,許思趕緊安慰她:「別急,它馬上就硬了,我家小石頭可厲害著呢,嗯……要不你用嘴把它吹起來?」我一聽樂了,簡直想抱起我的好思思親一口,她可真是夠貼心的,就知道我喜歡這一套。

「口交?」沈佳遲疑了一下,不過馬上我就感覺到龜頭進被潮濕的舌頭添了一下,然後龜頭被溫熱的口腔包裹進去,我享受著這份愉快的感覺,腦子裡出現沈佳那張俏麗的臉龐,想想她那個櫻桃小嘴要含住我的大肉棒應該也不容易吧。

腦子裡意淫著她的表情,陰莖慢慢的張大起來。沈佳見我的反應很熱烈就越發的賣力起來,嘴巴被撐成o形也,舌頭卻努力的在裡面舔弄著,這美女的口交技術還真不錯,看來以前沒少鍛煉啊,就不知道她下面的滋味如何,嘿嘿,想想等下就要把幹進她的小穴裡,那根肉棒又堅硬如鐵了。

正當我摩拳擦掌準備大戰一場的時候,意外又發生了--來電了!突然間燈光大亮,刺得我眼睛都睜不開。這時候空調也重新開起來了,電視也傳出了聲音,但房間裡氣氛好像卻凝固了一樣。來電了……這不是坑爹嗎!這時候怎麼能來電呢!我尷尬的看著趴在我胯下還含著那根大肉棒的沈佳,沈佳繼續保持著深喉口交的姿勢,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我有點不知所措。我轉頭看了看旁邊的女朋友許思,她臉上帶著那種滿足後的神情,她也在看著我們,嘴角卻露出另外一種奇異的微笑。現在這事情尷尬了,黑燈瞎火的時候大家都彼此看不到對方的表情,做了也就做了,就當作一場虛幻的夢。現在猛然之間來電了又好像從虛幻中回到現實,一時間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說起來這局面我也很無辜的,毛主席可以作證從頭到尾我沒有對沈佳用強的,許思大方送禮,沈佳順水推舟,我不過坐享其成而已。不過這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話我可不會說出口,現在滿屋春色,風光旖旎,賞心悅目,能多看幾眼就多看幾眼。許思自然不用多說,我對她高潮後的樣子很熟悉,沈佳現在這樣子可是第一次看到。這位江南美女的皮膚本來就很白皙,情動之時透出一層紅暈,顯得更加明艷動人,由於她張著嘴含住我的命根子,臉形有些扭曲了,不過不損美貌容顏。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把睡衣脫掉了,從我這角度看過去正好看到她那對美乳,比思思的大些形狀也是很美,乳頭都硬硬的立起來了,讓我心裡發癢直想抓住狠狠的蹂躪一番,再往下看烏黑的毛髮就遮住那片神秘之地了,當發現她那條純白色小內褲就掛在小腿處時我的慾火騰的一下就上來了,本來就很粗的肉棒又好像漲了一圈。沈佳被我這麼一弄都憋得快翻白眼了,掙扎著把肉棒給吐了出來。

我以為事已至此看來今天的艷福到這就要結束了,沈佳就算再想要也沒勇氣在許思面前再給我口交吧。沒想到今天意外連連,許思也爬到了我襠下,用手摸了摸那根殺氣騰騰的大肉棒,說:「哇,小石頭好嚇人啊,又這麼大了,佳佳,這可是你弄成這樣的,我今天沒力氣伺候它了,你可要負責把它給擺平哦!」做記者的有幾個不心思靈動的,察言觀色更是裡中能手,她這話一出既避免了這尷尬氣氛,又化解了幾個人心裡的顧慮,沈佳這慾火也不是說去就去的,但臉面上肯定不是很好看,現在許思給了這麼一個台階,她還不順水推舟。至於我,呵呵,更是心安理得的享受這份幸福了。果然沈佳白了許佳一眼,沒有推辭,又低頭含住我的肉棒吸吮起來。

大家都是聰明人,既然放開了就沒那麼多顧慮了,那麼一段時間就好比看電影的按下了暫停,現在又繼續開始而已,區別之處,就是畫面從黑白的一下子就過渡到藍光高清的了。許思不比剛才的沉思只能聽聽音效,她可是近距離的觀看著沈佳為我口交的畫面,她的慾火也被撩撥起來了,竟然也伸出舌頭,一會兒舔舔沒被沈佳含住的棒身,一會兒舔弄沈佳的小臉,兩手還不甘寂寞的摸她的乳房。

口交的樂趣不光是在於身體上的感受,更是精神上的享受,沈佳和許思口交時媚眼如絲的那種神態就好比最厲害的春藥,挑逗我身體裡每根神經,讓我有種帝王的征服感。要不是我剛才射過一次,恐怕我就要忍不住射到她們嘴裡了。

可能是性格原因,沈佳在床上比許思更積極主動,舔了一會兒後她就翻身跪坐到我身上,細腰扭動著追尋著我的大肉棒,然後重重的坐了下去。哦,我們同時發出舒服的呻吟聲,她的小穴看來也很長時間沒進過客人了,肉棒才刺進去就感受到蜜穴裡嫩肉的熱情招待。沈佳上下起伏套弄著,嘴裡叫喚著:「啊……啊……好舒服……好爽」,許思趴在旁邊目不轉睛的看著我們交合之處,驚訝的說:

「佳佳,你水好多啊!你也是小色女啊!」「別……別……笑話我,我才……不色!」沈佳還落不下臉面呢,「還嘴硬,石頭你出來,讓她做清純玉女!」許思嚇唬著說,「別……別……我是色啦,我要啊!」想不到沈佳信以為真,著急了。

「這樣才對,佳佳,石頭最喜歡女人發浪了,你越淫蕩他越喜歡呢!」許思此時就像個惡魔一樣,不像她平日的形象。不過我能猜到她的想法,畢竟我和她做的那會兒她叫得那麼下流不知羞恥,她怕沈佳心裡會瞧不起她的,此時趁機把沈佳也變成這樣,以後誰也別笑話誰了。許思繼續誘導著:「佳佳,你喜不喜歡小石頭呢。」「嗯……嗯……喜歡,我喜歡大肉棒……大雞巴呀!」沈佳沉迷進去了「喜歡大雞巴什麼呀?」「大肉棒……好硬,好大,我……喜歡被大雞巴操,大雞巴……操到子宮,操破小……騷穴!」也不知道是聽取了許思的教導呢還是沈佳也就這風格,隨著進入狀態叫床也越來越露骨了。

「佳佳,你的小騷逼被幾根雞巴操過了?」八卦黨兇猛啊,許思果然是記者,這時候還不忘記做個採訪。

「啊……四……四個,我被四根雞巴操過了……」沈佳此時知無不言「佳佳你好浪,被這麼多人操過,最早是被誰操的」「嗯……嗯……大三的時候……被男朋友操的……」「他是怎樣性愛的……」「不……不記記得了……」「還有誰操過你!」「後來談的兩個男朋友,啊!他……他們都沒有石頭厲害啊……石頭雞巴是最棒的……」「嗯,嗯,石頭是最厲害的,我最喜歡他從後面幹了,邊幹邊說我是只小母狗呢……」「母狗式……我也也喜歡了……石頭……我也要做你的小母狗……請你……粗暴的幹我」這種要求我是求之不得,都不把肉棒從洞裡拔出來,直接把沈佳從觀音坐蓮的姿勢推倒成犬交式,許思爬到她身下讓她趴在自己身上。

「佳佳,被從後面操是什麼感覺?」「唔,好深……小穴像被幹穿了,像母狗一樣,感覺好……淫蕩啊!」「是啊,什麼羞恥都不要了,這滋味也挺刺激呢」「要刺激……就讓石頭給你帶上狗鏈,像外面遛狗一樣把你牽到外面去讓別人看。」「啊……不要,好丟臉,石頭會不捨得的,我只做石頭的母狗啊,嗯……我下面也好癢,佳佳你用嘴巴來舔我小穴吧……」「好……好的,嗯?下面好猩啊,還有石頭的精液呢!」「對,舔我陰核,舔我小穴……嗯,你舌頭舔到我屁眼了!」「思思你屁眼很漂亮呢,石頭有沒有操過這裡呢?」「啊……感覺好奇怪,嗯……還沒有……石頭想操,我有些怕怕……?」「思思的漂亮屁眼被操的話,也肯定會……會很漂亮的,哪天我幫幫你把它洗乾淨讓石頭操……好不好。」「嗯……嗯……好啊!石頭的大雞吧這麼大……會不會把它操壞呢?」「不會的了,a片女優的被幾個人輪流操屁眼小穴,也不會壞呢!」「人家還要出去採訪呢,要是屁眼被操腫了,被別人看出來就丟臉啦!」「嘻嘻……那些男人知道外表這麼清純的思思屁眼都被操了,肯定會被嚇死的……」「還說我,佳佳你也是假正經呢,你這麼瞭解,是不是屁眼也被人玩過了?」「還……還沒有了,不……不過,屁眼有次被男友塞進了跳蛋。」「哇……你挺厲害的,下次我讓石頭操你屁眼好不好!」「好……好的,思思你捨得讓石頭再玩我嗎!」「我們是好姐妹嘛……」「思思你真好,以後我也可以讓老公操你……,啊啊啊……石頭你幹嘛打我屁股,疼……」「打得好,石頭,把這母狗屁股的打腫,我只會讓石頭玩……別人想都別想!」「我錯了,……石頭別打了……你狠狠的操我吧,我也只讓你操……只做你的母狗啊……你想玩我哪裡都可以……」「佳佳……告訴你個秘密哦,其實石頭早就想操你了……」「啊……是……是嗎……」「是哦……記得上周我們出去玩嗎,你穿著短裙,裡面穿的是丁字褲吧」「唔……唔……是的,你怎麼知道的。」「你爬山的時候我們在你後面看了到哦,毛毛都看清楚了,石頭下面都硬了……」「啊……好丟臉……」「佳佳你穿成那樣,是不是想要男人視姦你啊……」「不……不是的啦,都怪你們了……」「我們怎麼了?」「你那天前晚上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是不是正在被石頭操……」「啊……你知道了?」「廢……話,你說話語氣那麼怪,誰都能猜出來……」「真的嗎?呵呵,你就動心了?」「是……是啊,你們壞死了,我聽得下面水都流出來了,裡面都受不了了」「那你還和我講那麼長時間……人家也忍這句話忍著不叫出來,也很辛苦呢」「嗯……要是我被石頭這樣操,肯定要叫出來的。」 本文來自織夢「早知道了,你被上任男友操的時候,我都能聽到呢……」「嗯,嗯,思思……石頭好厲害……比他們都強呢……」「嘻嘻,石頭當然最厲害了。」「我快不行了……我要他射到我子宮裡……」「不要,你不是她女朋友,他不可以射到裡面的……」「啊……我要來了……」「石頭射到佳佳嘴巴裡……女優都這樣呢!」「好……我也要做女優……石頭的女優……喝石頭的精液……」「嗯,石頭射到你嘴裡,射到你臉上……射到你身上」「我喜歡這種感覺,嗚嗚……我是不是很變態啊……」「沒……沒有了,我也喜歡石頭這樣對我呢。」「啊……石頭射得好多啊!都射到我臉上了……「「嘻嘻……我來給你做個精液面膜吧」「也分你一點吧」「好啊好啊!」

阿甘同志說,生活就像吃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刻吃到什麼滋味的巧克力。嗯,在精液噴薄而出的那一刻,我由衷的感謝國家,感謝坑爹的中國電力,讓哥吃了兩顆美味的巧克力。